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圣街

74.9万浏览    2943参与
超高校级的普通人
修罗场!٩(๑`н&acute...

修罗场!٩(๑`н´๑)۶

(林恩,对不起,我就站死神尼克一秒)

修罗场!٩(๑`н´๑)۶

(林恩,对不起,我就站死神尼克一秒)

超高校级的普通人
精卫:刚刚我和海燕努力了一下

精卫:刚刚我和海燕努力了一下

精卫:刚刚我和海燕努力了一下

香槟树
【现在是你登场的时候了,我的女...

【现在是你登场的时候了,我的女儿。】

很喜欢这句台词,涂之

好兄弟要我打两个tag这就打!

【现在是你登场的时候了,我的女儿。】

很喜欢这句台词,涂之

好兄弟要我打两个tag这就打!

furgkts

救命,我暗戳戳磕大士和林恩的cp好久了,所以他们俩还真是个冷圈吗???

如果有人知道他们俩的tag的话麻烦踢我一下,感激不尽

他俩不会连tag都没有吧???救命如果不是啃腿肉啃腻了我都不来老福特找饭吃

如果真没有,请务必让我来创,感激不尽

救命,我暗戳戳磕大士和林恩的cp好久了,所以他们俩还真是个冷圈吗???

如果有人知道他们俩的tag的话麻烦踢我一下,感激不尽

他俩不会连tag都没有吧???救命如果不是啃腿肉啃腻了我都不来老福特找饭吃

如果真没有,请务必让我来创,感激不尽

Akinonasi_
把动画补完了…omg🤤🤤林...

把动画补完了…omg🤤🤤林老师🤤🤤❤️他怎么这么涩🤤🤤🤤omg

把动画补完了…omg🤤🤤林老师🤤🤤❤️他怎么这么涩🤤🤤🤤omg

plhz_

帅是真帅。会穿也是真会穿啊啊啊啊啊啊啊

帅是真帅。会穿也是真会穿啊啊啊啊啊啊啊

骑士长

【尼林】正负极

*字数9k+


01.

林恩对尼克的初印象可谓是十分糟糕,他接到尼尔的短信便带着莉莉急匆匆赶回家里,刚抵达门口,便能在门外听到那陌生恶魔不屑一顾的语调,傲慢的印象便在他脑海中给这个恶魔加上标签。


他打开门,刚刚询问了一句,那恶魔便擅自握住他的手,说些糟糕透顶的话,果然尼尔那样的恶魔还只是少数,他这么想着,将被恶魔握住的手挣脱开,然而他到底是低估了这恶魔的痴汉程度,他蹙眉望向尼尔,下意识说了句“去报警,”倏然想起他是尼尔的哥哥,叹了口气隔开尼克(他在握住他手时便进行了自我介绍)和莉莉之间的距离。


之后一定要远离他。


林恩想的很好,可尼克却像是一个黏性十...

*字数9k+







01.

林恩对尼克的初印象可谓是十分糟糕,他接到尼尔的短信便带着莉莉急匆匆赶回家里,刚抵达门口,便能在门外听到那陌生恶魔不屑一顾的语调,傲慢的印象便在他脑海中给这个恶魔加上标签。


他打开门,刚刚询问了一句,那恶魔便擅自握住他的手,说些糟糕透顶的话,果然尼尔那样的恶魔还只是少数,他这么想着,将被恶魔握住的手挣脱开,然而他到底是低估了这恶魔的痴汉程度,他蹙眉望向尼尔,下意识说了句“去报警,”倏然想起他是尼尔的哥哥,叹了口气隔开尼克(他在握住他手时便进行了自我介绍)和莉莉之间的距离。


之后一定要远离他。


林恩想的很好,可尼克却像是一个黏性十足的口香糖,紧紧黏在了1031的公寓里,甚至企图跳到他身上。林恩从未遇到过这样性格的恶魔——尽管他目前认识的恶魔只有尼尔——尼克张扬大胆热情以及十足的不要脸,若他们是一块磁铁,那么他和尼克便是磁铁的正负极,永远不可能凑到一起。


“你什么时候能走?”林恩看向在1031里到处打量的尼尔忍不住问道。


“我难道不能住在这里吗?”尼克嬉笑着,手指随便指向一处房间,“这个房间就不错。”


“那是我的房间!”林恩自认为自己的性格比较温和,除了少数事情很难有人能让他情绪波动很大,然而在认识尼克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里他便想着怎么杀魔埋尸。


“好啦,开玩笑的,我早就找到一处房子让我居住了。”


“哦。”林恩不愿和他多费口舌,在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后,便打算远离尼克,他真的认为自己可以远离尼克,直到那天以后他听到尼尔和大毛他们私底下的讨论,他离得比较远,但对于事件的还是能完整理解。


“尼克他去住酒店了……”“他不是说有……”“他骗人的,不过我倒是乐意他住酒店,谁让他……”


后面的林恩便听不清了,他内心对尼克的印象模模糊糊地改变了一些,尽管他还是不大喜欢这高调的恶魔,但若是在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上,他倒是愿意帮助尼克一些。于是他给尼克打了电话,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不过还是能听清楚尼克那欠揍的话语。


“天使怎么愿意给我打电话了?”


当这段话传到林恩耳边时,那一刻他甚至想立刻挂断电话,但想到尼克善意的欺骗,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语调保持平和。


“你在住酒店?”


“怎么可能,我现在早就住进我自己的房子里了。”


“但是尼尔说……”他话未说完便遭到了打断,“尼尔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


那倒也不是,若尼尔是直接对他说的,他可能还存在那么点怀疑,但这事是在一旁偷听到的。


林恩将身体微微靠在一旁的架子上,说:“我只是想说你要是没找到房子,1031可以让你住一段时间,但既然……”话又一次未说完,就被打断,林恩抿了抿唇,听着手机里面尼克尽力保持冷静却还是能感受到急切的声音。他说:“若是你竭力邀请,那我肯定要去住。”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林恩有些怀疑自己同意他暂时住进来的决定正不正确,然而他还是回答:“你进来只有沙发,除非尼尔愿意和你一起住。”林恩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想起两次被打断的话语,在尼克夸夸其谈他和他弟弟关系有多好的声音下,打断问道:“你们恶魔都喜欢打断别人说话吗?”


手机那头连续不断的声响停顿了一刹那,随后林恩听到的是止不住的低沉的笑声。


“你们天使也都喜欢打断别人说话吗?”那笑声像钻进了林恩的脑袋里似的,让他想起了自己刚刚在做些什么,他颇有些羞恼地挂断了电话。


果然,同意一个这样子的恶魔住进来果然是一个坏决定,林恩伫立了一阵,随后像是想起些什么,打开手机将与尼克有关的所有备注,都打成负极。


当然,这并不能阻止最后尼克住进来的结果。



尼克还是住进来了,伴随着尼尔不可思议的神情,这让林恩不知道如何面对尼尔,毕竟在尼尔的心里,这幢公寓最不同意尼克进来的应该就是他。


但好在尼尔在开头震惊后没再作出什么神情,就那么平淡地接受了以后客厅沙发上会长出一个尼克的事实。这让林恩松了口气,在决定作出的那会,他也想过后悔,但答应别人却做不到属实不是他的性格,于是当1031几乎所有人都适应了尼克的时候,最别扭的反而成了林恩。


他也想适应,可很难有天使能够适应几乎每天都在偷吃他零食的恶魔吧!林恩看向尼克头上有些扭曲的天使光环,面容逐渐变得难以控制,最后还是尼克带着许多礼物诚心道歉,林恩才不至于赶尼克出门。林恩已经想清楚了,这种恶魔就不应该惯着,给他一根树枝他都可以顺着往上爬。


“你什么时候能找到房子?”林恩走进坐在沙发上的尼克,视线向下地俯视着他。此时已是尼克住进1031的第二个星期。


“还差一段时间,我一定尽快。”尼克咬着手里的饼干,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并没有被林恩的俯视而感到丝毫压迫感。


林恩叹了口气,顺势坐在尼克旁边,视线略过尼克发散到不远处桌子上的一株植物。


他们曾经养过几株不同的植物,但最终都以枯萎为最终结局,不是水浇的太多就是太少,在第三株植物死亡后,他们决定不再种植,毕竟植物死亡的时间甚至快过他在1031修炼成精的时间,林恩认为他们不该再这么霍霍下去,于是1031有好一段时间都没养过植物。


林恩发散的视线重新凝聚起来,现在这株是尼克带来的,他当时说了什么来着,好像是自己带来的动作自己照顾,尼克也没反驳,倒是没有想到过了一个星期,这株植物还是那么长相喜人,这倒是让林恩对尼克的感官变了一些,但毕竟是杯水车薪。


窗外也许开始下雨了,雨水滴落的声音被紧闭的窗户阻拦,若不是望见玻璃上的水渍,林恩甚至会怀疑这是什么物体的磨砂声。


“你可以慢慢找。”倏忽间,林恩张了张嘴,声音比大脑还要快地发声。


他下意识地想要懊恼自己的快言快语,却发现尼克脸上还未褪去的惊讶,也许是第一次见到尼克出现这种表情,他竟也不去弥补一下刚刚那句话,带着调侃意味地问道:“怎么?用不着这么惊讶吧。”


他心情大好,想着就算接下来尼克说出令他不喜的话语都可以一笑而过,可这次他却久久等不到尼克的声音,林恩发散的视线终于重新注视到尼克身上,确实是身上,因为尼克的脸早已被他的双手掩埋。这出乎意料的举动让林恩头一次那么认真地端详起尼克,他弯起嘴角,决心放过尼克一回,手轻轻撑起身体,他打算站起来离开,那迟来许久的回答终于在客厅内响起。


“我还以为你讨厌我呢。”尼克的声音像是那被窗户隔开的雨点,细小地,微弱地,还带有点被手掌捂住的蒙蒙声,听不太真切,若不是林恩就坐在他旁边,也许会这么略过这句话,但他听见了,在他即将起身离开时,手掌摩擦着沙发布料,他弯着腰,思量片刻后又重新坐下。


尼克感受到身旁又重新陷下,他说地小声也是带着些林恩也许听不到的想法在,可现在,尼克觉得自己腰也许弯地更下去了,又或者自己的手连着耳朵一起捂上了。


林恩也许已经在说话了?尼克不确定,他的耳旁一片寂静,他也不知晓自己为何那么在意林恩的看法,竟蓦然地说出那句话,要知道在人际交往中最忌讳直接询问他人是否讨厌自己,这虽然有些自欺欺人,但却能让一段关系很好的维持下去,在尼克之前的交往中他都是这样,他最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但遇到林恩后,他学习地那些沟通的方法好似一下子溃败,他搜集脑海里所有应该说的话,最后说出口的却截然相反,他喜欢看到林恩为他烦恼的模样。


因为他是天使吗?尼克有时候会这么想,也许是他太少见到天使了,他才会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来。


他还记得那时第一次见到林恩时的场景,他正在对着尼尔夸夸其谈,说实话,那时他对尼尔口中的林恩是有些不屑一顾的,但当门开了以后,他转头,心随着一跳,接下来的一切都有些不受控制。他能看出林恩眼中对他的不喜,若是平常,他早已和对他不喜的人慢慢淡开联系,然而他却黏上了林恩,他本以为这位天使会愈来愈烦自己,于是他撒了个谎,说自己早已找到住处,想着远离林恩去缓解他奇怪的举动,本来一切都应该平淡地接下去,可是他却在酒店里接到了林恩的电话,他问他如果没住处可以暂住1031,尼克脑海里不停地说不可以答应不可以答应,口头上却截然相反,于是他住进了1031。


他本想着若是再看到林恩对他不喜或者不耐烦,那么他一定搬出去,然而这个天使好像不记得他之前说的话有多么令人讨厌似的,当初见面的不喜早已消失不见,尽管林恩有时候会表现地很烦他,可尼克却感受不到任何对他负面的情绪,他们是完全的正负极,尼克想,内心却控制不住地欢喜起来,他害怕极了这陌生的感情,于是他故意做些林恩讨厌的事情——不过却又不愿意林恩厌恶他,事后又会认真道歉——妄图让林恩说出让他离开1031这样的话。


林恩说出来了,他的目的达到了,尼克松了一口气,想着终于可以逃离这怪异的情感,他冥冥之中知道这是什么,但他没有经历过,他完全是个新手。可林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居然又反悔了,当尼克听到林恩愿意等他找到住处再离开时,他瞪大双眼,不可思议般地看向林恩,这副状态足足持续了三秒才停歇,他听到林恩后面紧跟着的言论,但内心被狂喜和焦虑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霸占着,扰乱他的思绪,他只能用力弯下腰用双手掩埋脸庞,像鸵鸟一样,后来他感受到身边原本陷进去的一小块正在恢复,他知道林恩要起身离开了,因为他的不言不语,倏然之间,在他忘记思考的那一刹那,他本来永远都不会说出口的询问脱口而出,随后,他陷入无尽的后悔中,懊恼自己的轻率。


窗外的雨下得格外猛烈,噼里啪啦地打向玻璃,窗户已经隔不住那响亮地音调,宛若嘈杂地摇滚音乐在寂静的客厅中不停回响。


尼克从思绪的泥潭中挣扎出来,一时之间有些庆幸这如雷贯耳的雨声,可以让他不必去听林恩的回复,可林恩却不愿如此,他拍了拍尼克的背部,将他从手掌的控制中抽离出来,他猛地抬头,一直被掩埋的耳朵突然失去遮挡,刹那时,他好似可以听见万物的声音,就连林恩的呼吸声都能在雨声中听的一清二楚,更罔论林恩的回复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林恩惊诧道,他看着尼克,尼克却一直盯着前面不知哪处,也不知他有没有听他说话,林恩无奈,只好继续道,“刚见到你时也许是有些偏见……”他话未说完,猛地感受到身旁属于尼克身体的颤动,但这颤动来的太快,消失的太快,他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现在没有,”他说,“尼尔带给我属于恶魔的印象太过强烈,因此我总以为你会和尼尔相差不多,但倒是我忘记了,人与人之间都不尽相同,更何况是恶魔,”他忍不住笑道:“我对你的初印象确实不好,但这几天你住在1031却把我的一些想法改变了,你没我想得那么恶劣,尼克,也许我还是会拥有一些偏见,但我认为总有一天那些偏见也会消散,我们会是朋友,尼克。”


林恩说完,忍不住再次看向尼克,而此时尼克早已恢复成刚刚那样——深深弯着腰用手捂住脸——他无声笑道,也不再想得到尼克的回应,这样的尼克颇有些反差可爱。


他再一次想起身,而尼克也再一次在这时出声,此时的声音倒是比之间要来的嘹亮一些,就是带着些许颤音,“谢谢,我决定要搬出去了,在三天后。”


“你不用着急。”林恩没再坐下去,站了起来,和最开始那样俯视着尼克,尼克感受到了迟来的压迫感,他心脏像是要跳出喉咙,所以他不敢说话,只能不住地摇头,表示一定会搬出去,接下来,尼克听到一声叹息,那心脏在林恩的叹息之后变得正常起来,他听到林恩说:“好吧。”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


尼克还是搬出去了,甚至没到第三天,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里的房子突然变得那么好找,就好像是特意为他准备似的。尼克只好收拾行李,压下心头的那点后悔,离开了1031,此时可没有雨,他甚至不能靠着下雨再住一天,也许他会想念有时凌晨时间林恩房间的光亮,那缓慢地,小心翼翼地,生怕吵醒他的走路声,以及偷偷给他盖被子的举动。他每次都会在那走路声响起时清醒,每当这时他总会庆幸自己的浅度睡眠。


他搬离的时候,1031几乎都到了,当然还有林恩,他搬起一个玻璃制品,透过玻璃望向不远处的林恩,由于玻璃的反光而显得影影绰绰,那么地不真却,他拿下玻璃制品,恰在此时,他看见林恩朝他笑了一下,能够清晰看到的笑容。


这一切也不是都那么糟糕,尼克下意识地回笑着想。


林恩看到那抹笑容倒是有些懵了,一股热意从他血液中往脸颊上奔腾而去。他猛地低下头去搬一些小物件,现在是初秋,阳光慢悠悠地洒向街道,凉风在如此时间段早已算不上奢侈品,林恩只穿了一件衬衫,往常来说应该是正好的穿搭,不会冷也不会热,可此时他却宛若置身于盛夏。他努力想平静下来,将大脑放空,尼克的笑容便在此时擅自闯进了放空的大脑,在那里驻足下来,就像他本人那样热烈地想要引起林恩的注意。


他对着这副景象手足无措,幸好尼克今天已经搬离,他想,这才松了一口气,将这怪异的情绪放进深处。


可他忘了,那处地方离1031并不远,而之后尼克完全可以天天前来。


所幸这时的尼克同林恩一样,他遭受此情绪祸害的时间更长,而他也无法对此有好的解决方法,只能在搬家结束后任由自己锁在房间中,但是努力不去想的结果通常与自己想要的相反,尼克无所事事时想到林恩的时间反而更多了,在搬出1031的第三个星期,他终于承认了自己感情,他在心中大喊,我投降了!可以了吧!该死了感情!他在这场战役中一败涂地,可这并不能使现状变得好转,反而更加糟糕,在承认后的第一晚,他失眠了,由于他无时无刻想再见到林恩。


夜晚寂静无声,尼克望向外面的树木,它们浸润在月光之下,显得有些闪闪发亮,尼克转过头,再次尝试睡觉,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了风声,风推着树木,让它将树枝打向窗台,这让尼克彻底睡不着了,他睁着双眼,今天的月亮格外的亮,竟能透过窗户盖在那一席被子上,当他清醒时,风又消失不见,树枝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四周再次恢复宁静,尼克听着自己愈发快速的心跳声,他发现他又想着林恩了,于是他捂住耳朵不愿听那吵闹的心跳,可这时风又来了,像在刻意和他作对一般,树枝有节奏的敲击窗户,就像此时他的心跳。


他得去1031,就连风都在为他助力,他为内心深处的渴望寻找借口,他得去1031,为了什么呢?他想,他是单独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他得去1031,为了热闹,他下定决心时,月亮早已落下,四周陷入了最黑暗的时候,幸好太阳升起的格外快速,在尼克还未反悔时,便慢慢出现在天际。


于是在早上九点,1031的门铃响了好一阵,林恩开门时,看见了让他失眠一晚的罪魁祸首——尼克。


林恩思绪飘向了昨晚,他上床闭眼,脑海中却全是尼克那抹突然的笑容,他努力将画面擦去,可不到十秒钟又重新浮现,于是他只好去想些其他事情,他又想到了那株绿意昂扬的植物,他用力摇了摇头,植物消失了,他却在脑海里又看到了尼克调笑他时的场景。林恩烦躁地起身,再次躺下,将脑袋完全蒙在被子里,掩饰他早已通红的脸颊。


“你怎么来了?”林恩从回忆中抽离,努力保持镇静,掩盖一晚未睡的痕迹。


“来吃早饭。”尼克回答,他略微低下头,实在是他脸上的黑眼圈有些格外明显。


林恩一时无话,他侧身让尼克进来,“大毛他们都去工作了,我今天休息,所以没有做早饭,如果你要吃早饭的话最好自己去买。”


“我自己带了。”尼克敢肯定自己现在肯定很傻,毕竟怎么会有带了早饭还来别人家的这种举动,然而林恩却像是没察觉到一样,有些呆滞地点了点头,让尼克坐到餐桌旁,“我先去洗漱。”他说,然后逃离餐厅。


林恩必须说尼克现在很怪,当然他也很怪,不然他根本不会让尼克带着这么牵强的理由进来。


他在洗手间足足洗漱了十分钟,想着一顿早饭应该已经吃完后,才回到餐厅,原先坐在餐桌旁的尼克已经不见,他以为对方离开了,忽略了一些失落,刚想松了口气又在冰箱边看到了尼克,看到他正在把玩两个磁铁,将那一正一负吸引在一起又剥离开。


不知为何,在看到这个画面的一瞬间,林恩整个身子都颤栗起来,他几乎提着一口气快步走到尼克身边,他问道:“你在干嘛?”那声音紧绷地快不像他了,可他还是提着那口气。


“没,没什么”尼克猛然将两个磁铁放回冰箱上,保持着一正一负贴合的状态,林恩感觉到那一口气在迅速抽离,他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本应该凉爽的午后,却让他双颊沸腾起来,他不知道尼克想的是不是和他一样,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好像不是他亲身经历一般,他的灵魂好似飘在高空看着底下他的身体在下一秒转身逃离,接下来,他的灵魂回到他的身体,他听到了尼克离开的声音。


他也在逃离,他在逃离什么,我在逃离什么?

林恩闭上双眼,呆坐在沙发上直到莉莉回来。

“莉莉,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他睁开双眼,望着莉莉,虽然他内心早有决定。


“什么?”莉莉顺势坐下,作出一副仔细聆听的动作。


林恩看着她,这才放松心情笑了笑,道:“其实是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一个故事。”林恩将这几天事情加以掩盖地说给了莉莉听。


“哥哥!”莉莉猛地叫道。


“什,什么?”林恩心虚地扭头,若不是担心出现破绽,他此时可能早已被吓地跳起。


“你故事里的主角爱上她了呀,他陷入恋爱了。”莉莉忍不住笑道,她喜欢听这样的故事。

尽管早已有一些感受,但骤然听到这样的回答还是让林恩呆住了,他僵坐在原处,连莉莉离开都毫无察觉,还是门口再一次出现的门铃声将他唤醒。


“谁啊?”他边喊边开门,然后再一次僵住了。


“尼克。”尼克说,露出了林恩脑海里早已展示无数遍的笑容,“林老师怎么不让我进去?”


“哦,哦。”林恩猛地回神,仿佛刚刚学会走路一样,晃晃悠悠地让尼克进来。


“你怎么又来了?”他有些手足无措,他甚至还没消化好自己的情感,那故事里的主角之一便直接重上门来,这让他的语气都开始抱怨,但当他发现尼克表现地更加无措时,那原本漂浮在半空中的心,竟然慢慢回到原处去了,他放缓声音,解释道:“没有说你不能来,只是我以为你会明天再来。”


“明天我还能来吗?”


“当然。”林恩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有些苦涩,他不知道自己在尼克内心的形象,他蓦然想起之前那次沙发上的话题,左右观察后发现四周没有别人,便忍受不住一般地一股脑倒出,“你不喜欢我吗?我总感觉你面对我时好似战战兢兢。”林恩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这么说,但若他不说,他担心自己会死于此。


“没有,怎么会,我怎么会讨厌你。”尼克的语气有些急促,他匆忙咽下了“我那么喜欢你,”让语句突然结束。


气氛再次凝固起来,林恩懊悔自己不动脑子说出那句话,尼克后知后觉起来疑惑林恩的话题。


他随着对方开到客厅,不停地瞄着林恩的侧脸,视线突然看到那株快要枯死的植物。


“林老师,它怎么开始枯萎了?”


林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那株植物变得枯黄,心里猛地一紧,竟然将1031就没活过一株植物这件事全部道出,“不过你居然没有拿走吗?”他之前担心看到这株植物会忍不住想起尼克,便一直刻意不往那里看,此时却发现这植物竟然一直呆在1031。


尼克听到所有人都养不活时便忍不住大笑,此时也笑着说:“我不是看你们一点绿意都没有,好心留下吗。”


“那还是算了,留下还不如带走。”林恩紧绷的身体彻底放松下来,想起自己刚刚说出口的话,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


“没事,留在这里吧,我以后每天来,保管把它照顾的好好的。”


“你又哪来的时间?”林恩坐在沙发上,看着身边的尼克,突然想起之前那次的对话也是在这里,也是这样的场景。


“你没听过那句话吗?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是有的。况且来你们这里我还能蹭一顿饭,算是我赚了。” 


林恩想反驳他说的话,可他不能拒绝尼克每天来1031这样的事情,他恨不得他每一秒都来,于是他顺着尼克的话题应了下去,不管他们在想什么,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倒像朋友一般。


尼克每天来1031这件事便这么敲定了,艾勒他们对于这件事都无所谓,真正在乎的只有抱有相同心思的两人。


这一晚,尼克躺在床上,想起白天他们说的话题,简直像夫夫一样,他傻笑着,脑海里不住地想写乱七八糟的事情,竟又一次失眠了,直到早晨六点才堪堪睡着。


这一觉愣是补足了两天的量,睡到下午五点才清醒,尼克坐直身体懵了两秒钟,发现闹钟上的指针指向五点十分,猛地从床上扑起,几乎是紧赶慢赶才在五点五十赶到1031,此时距离吃完晚饭已经有一段时间,林恩坐在餐桌旁,对尼克的到来都有些不抱希望,当门铃响起时,他几乎是从餐桌上跳起来,然后看到门口抱着玫瑰花的尼克。


“你带玫瑰花来干什么?”林恩紧张地咽下口水,他几乎找不到自己声音的位置。


“增加点仪式感。”尼克说,他倒是很想直接回复送给你,可他还是不敢。


林恩捏了捏衣角,远离的紧张又一次传来,他只好回到餐桌旁,去加热了一些饭菜,用工作来让自己的动作不那么刻意。而那捧玫瑰则是被尼克打理打理放在了那株绿萝的旁边。


之后的每一天尼克都会带玫瑰过来,有时候是一束,有时候是两束,有时候也会是一捧,绿萝旁边的玫瑰一直在更换,好似永远都不会枯萎,而本郁郁寡欢的绿萝也在尼克的照料下重新散发生机。


直到一天,艾勒望着在打理花草的两人,忍不住感叹道,“你们真的好像夫妻。”说完便猛地闭嘴,等待两人联合的反驳,然而他却发现尼克和林恩只是互望一眼,便继续自己手中的事情。


艾勒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逐渐显现,然而他到底觉得这不可能,只好洗脑自己他们并没有听见。


林恩不断地偷瞄着尼克,对方那抹悄然的笑容彻底令他心中的枷锁褪去,最后还是林恩决心跨出一步,尽管在此之前,他再一次去询问了莉莉,这一次增加了对于另一人的描述。


“那肯定是两情相悦啊!”


于是此时,林恩低头看着手里的玫瑰忍不住轻笑,尼克询问他在笑什么,林恩望着坐在不远处的艾勒示意尼克跟他来到阳台。


“在笑你居然喜欢我。”林恩说,不出所料地看见了尼克猛然绷紧地面容。


“这是什么不好说的事情吗?”林恩又说,他一步步紧逼,几乎要将尼克逼到角落。


“我,我不知道。”尼克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太清楚了,清楚地知道自己爱他,午夜梦回地夜里想的也都是他,他望着林恩清透的绿色眼眸,他不知道对方爱不爱他,他本就是一个对真正的感情容易退缩的人,可此时那本应该掩藏的情感因为他的大意而暴露了,他像是裸//体呈现在空气中,供所有人嘲笑,他想着退缩,可是他早已退无可退,背后是墙壁,面前是林恩那固执的表情,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想破罐子破摔,他想说,是的,我爱你,但胆小却像是牢笼一样将他囚//禁,他在里面挣扎着出来,玻璃门倒映着他难看的面容,夕阳的余晖更显得凄凉,他再一次望向林恩的眼睛,此时那眼睛被夕阳映照着好似火光,而那难以掩盖地情感便是已经燃烧的火,在眼眸中跳跃着窜出。


倏然地,也许是为了这烈阳般的火光,也许是为了让自己的面容不那么扭曲,他又说,:“我知道。”


“知道什么?”林恩笑了,可此时他却好似不再需要那个答案,而尼克也不再需要了,那烈火早已窜出燃烧着他的衣裳,于是他抱住林恩,任由火苗吞噬他们的心脏,那急剧跳动的心脏。在模糊之间,他突然想起冰箱上贴在一起的磁铁,轻笑着在林恩耳边呢喃道,“我之前一直以为我们是磁铁的正负极,截然不同。”


“那现在呢?”林恩闭上眼睛,整个身体都贴在尼克的身上。


“还是正负极,但却是两个磁铁的正负极,可以紧紧黏在一起,互相吸引。”


林恩不住笑道:“那么你好,我的负极。”




————end————

写e了,写到后面一直在想他们怎么还没表白,怎么还不在一起,恨不得提前两千字让他们直接结婚😇

来る、来る、犬様
呜呜呜这个艾勒真的好嫩好可爱,...

呜呜呜这个艾勒真的好嫩好可爱,最近几画的艾勒感觉头发变长了,特别好看呜呜呜,有没有大佬把这只吸血鬼最近几话的小胡子p掉的,只要没了小胡子再加上头发长长了些,他看起来真的超嫩超可爱啊!难怪他偏要留一撮这么怪的胡子呢,我估计他自己是知道自己长得什么type的(毕竟经常被变态追求)所以才故意留了胡子,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嫩更有男人味一点?

呜呜呜这个艾勒真的好嫩好可爱,最近几画的艾勒感觉头发变长了,特别好看呜呜呜,有没有大佬把这只吸血鬼最近几话的小胡子p掉的,只要没了小胡子再加上头发长长了些,他看起来真的超嫩超可爱啊!难怪他偏要留一撮这么怪的胡子呢,我估计他自己是知道自己长得什么type的(毕竟经常被变态追求)所以才故意留了胡子,就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嫩更有男人味一点?

五行缺钱💰
一直想用手绘的方式记录下自己的...

一直想用手绘的方式记录下自己的爱好

虽说今天才动手()

(非专业人士,画技不好见谅🤧)

一直想用手绘的方式记录下自己的爱好

虽说今天才动手()

(非专业人士,画技不好见谅🤧)

弱碱性过氧化氢
  林老师看了直呼造谣

  林老师看了直呼造谣

  林老师看了直呼造谣

半夏—bx

【尼林】那晚

作为一名优秀的鸽子(划掉)up主,咕咕咕对艾勒来说属于家常便饭但这次是属于被动

他嗑的CP明显不对劲

据他观察,林老师明显在躲着尼克

最少有半个月了

那怎么行

作为尼林粉头,艾勒燃起了斗志

“嗯?半个月前?”

为了找到原因,艾勒选择曲线救国

他去找了泥泥

“我记得他和林老师看了一部文艺片,然后就成这样了”

泥泥也想知道,据说是莉莉要做电影解析,于是她顺便给林恩推荐了一部文艺片林恩又不想一个人看,所以他又去找了尼克

“我怎么会知道?”

泥泥一声冷笑,难得有了恶魔的样子

“他特意给我打电话给我炫耀的样子像极了一位优秀的好哥哥”

(优秀归优秀,尼克肯定没想到他亲爱的弟弟比......

作为一名优秀的鸽子(划掉)up主,咕咕咕对艾勒来说属于家常便饭但这次是属于被动

他嗑的CP明显不对劲

据他观察,林老师明显在躲着尼克

最少有半个月了

那怎么行

作为尼林粉头,艾勒燃起了斗志

“嗯?半个月前?”

为了找到原因,艾勒选择曲线救国

他去找了泥泥

“我记得他和林老师看了一部文艺片,然后就成这样了”

泥泥也想知道,据说是莉莉要做电影解析,于是她顺便给林恩推荐了一部文艺片林恩又不想一个人看,所以他又去找了尼克

“我怎么会知道?”

泥泥一声冷笑,难得有了恶魔的样子

“他特意给我打电话给我炫耀的样子像极了一位优秀的好哥哥”

(优秀归优秀,尼克肯定没想到他亲爱的弟弟比他还先脱单)

“我后来去问了尼克,他说他忘了”

泥泥补充道,他想起那天尼克糊弄他时的表情,再次冷笑

“让他自生自灭吧”

然而说归说,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

两人凑一块商量半天,最后猜测原因就在那天晚上

但直接问尼克又得不到答案

两人陷入了死局

“呜呜呜呜呜呜”

(药剂店有吐真剂,要不要试试)

阿布加入讨论

两人陷入沉思

有三个人前来买药

“吐真剂?没那么神奇”

露露拿出一管药剂递给他们解释道

“只是能减弱意志力,问问题更容易问出来罢了”

“而且……”

她想了想,补充道

“如果是意志力强的人说不定会失效”

三人再次陷入死局

[艾勒,晚上要不要来隔壁喝酒]

水晶发来邀约

艾勒有了主意

“所以,我要把这个给尼克喝?”

水晶看着试管里的药水,不确定道

“准确来说,是把尼克灌醉再让他喝下”

艾勒纠正道

“简单!”

水晶踌躇满志

“那么,最后在确定一下我们的计划”

目标到来前,总指挥艾勒满脸严肃

“尼克喝下药剂后,水晶会发来信号,由泥泥在1031启动尼克的私人法阵,再从传送阵脱身”

计划异常简单,甚至没有艾勒的戏份

“尼克已经开始说林老师是恶魔了”

泥泥收到了水晶发来的信息,他迅速启动法阵,并从传送阵离开

尼克裹着酒气被传送过来,还并未意识到环境的转变

他好不容易站起身,结果一个踉跄,又带倒一个杯子

刺耳的破碎声吵醒了林恩,也让尼克的酒气散去了点

“尼克?”

被惊醒的天使毫无睡意,看到恶魔的瞬间想起了那个晚上,下意识的想躲,被恶魔抓住手腕,逮到沙发上

事实上尼克的力度并不重,林恩稍微用点力便能挣脱

尼克也想起了那个晚上


尼克也林恩并排坐在沙发上

文艺片真的无聊

这次进度条还未过半,尼克就感到左肩的重量,林恩又睡着了,天使这次把翅膀舒展开了,尼克被罩了进去,所幸遥控器正好在右手旁,他把声音调到最小

哪怕是睡着了,天使的翅膀仍在不安分的轻动,羽毛若有若无地扫过恶魔的脸颊

又或是无聊的文艺片太过催眠

总之尼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

此时电影恰入高潮,女主在夕阳下质问男主“你真的喜欢我吗”

此时尼克的意识正被拉入黑暗,但他又偏偏分出一缕不太清醒的意识收到了这个模糊不清的疑问

“不,林恩”

恶魔被引诱着露出藏在最深处的欲望

“我爱你”

他呢喃着

尼克用最后的神智得出一个结论

林恩当个天使可惜了

引诱可是恶魔的活

此时电影迎来结局,男女主在海岸上相拥,身后是被海鸥撞落的夕阳

放弃抵抗的尼克被海浪声卷入黑暗,与林恩依偎着入眠

你说尼克忘了吗

他当然记得

毕竟他第二天早上独自在沙发上醒来想起自己说了什么屁话后尴尬的能扣个别墅出来

至于现在……

醉酒的恶魔一把把天使扑到在沙发上

直视着天使翠绿的眼眸道

“你是撒旦派来诱惑我的吗”

“尼克,你……”

林恩还未反应过来,尼克便自顾自的疑惑道

“可你明明是个天使…”

林恩被尼克没头没尾话讲的不明不白

而又忽的想起半个月前的夜晚,再加上尼克的一身酒气

林恩以为自己懂了

他决定说点什么安抚一下这位躁动的恶魔然而……

“算啦”

他像是自暴自弃

附身将林恩整个拥入怀中

嘟囔着

“反正你早就诱惑成功了”

然后丢下赤耳面红的林恩睡着了

林恩试着推了推

纹丝不动

无奈叹了口气,泄愤般薅了把尼克的头发

也就随他去了

后来的1031发现尼克和林老师与之前没什么两样了

然而当泥泥以关心为由向尼克询问两个晚上发生的事时

尼克嘿嘿一笑

“我忘了”

喝醉的恶魔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Overthinker
被同学狠狠喂了一口安利。光速摸...

被同学狠狠喂了一口安利。光速摸了。帅哥馋死我算了。


开始看了,虽然没有什么时间😭…

被同学狠狠喂了一口安利。光速摸了。帅哥馋死我算了。


开始看了,虽然没有什么时间😭…

冥暘
看到尼尔说可以拜托尼克 突然在...

看到尼尔说可以拜托尼克

突然在想尼克看到会怎么样呢?先嘲笑一下,然后暗戳戳的调查到底是谁干的,或者直接看出来是麦粒肿?好想知道尼克发现的样子!

看到尼尔说可以拜托尼克

突然在想尼克看到会怎么样呢?先嘲笑一下,然后暗戳戳的调查到底是谁干的,或者直接看出来是麦粒肿?好想知道尼克发现的样子!

燕子牌海盐

e36里的泥泥帅我一脸…重温第七遍 终于忍不住画了:P

e36里的泥泥帅我一脸…重温第七遍 终于忍不住画了: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