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家灯火故事长

460浏览    128参与
湖畔再续花与酒

生死难隔(三十九)(盗墓哥X诈尸邪)(慎入)

上一篇 )

~~~~~~~~~~~~~~~~~~~~~~~~~~~~

话音未落,一个巨大的人影从旁边砸过来,继而抱住石头,艰难落到他们身边:“天真你个没良心的,不先关心我胖爷,花儿爷那边有黑瞎子,他怕什么……”


吴邪看了看他,发现人没受伤,松了一口气。


这雪崩来得突然,去得也快,没一会儿四周便恢复了平静,吴邪几人先后从雪里爬出来,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并没有伤亡,只是损失了一些物资。


解雨臣看着一片茫茫白雪,叹了口气:“那几个应该是汪家留下的最后血脉,平时肯定也是受了不少保护,能力明显不怎么样,只是血脉里带来的仇恨,驱使他们不自量力地来攻击我们。”


“害,...

上一篇 )

~~~~~~~~~~~~~~~~~~~~~~~~~~~~

话音未落,一个巨大的人影从旁边砸过来,继而抱住石头,艰难落到他们身边:“天真你个没良心的,不先关心我胖爷,花儿爷那边有黑瞎子,他怕什么……”


吴邪看了看他,发现人没受伤,松了一口气。


这雪崩来得突然,去得也快,没一会儿四周便恢复了平静,吴邪几人先后从雪里爬出来,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并没有伤亡,只是损失了一些物资。


解雨臣看着一片茫茫白雪,叹了口气:“那几个应该是汪家留下的最后血脉,平时肯定也是受了不少保护,能力明显不怎么样,只是血脉里带来的仇恨,驱使他们不自量力地来攻击我们。”


“害,胖爷我就不懂了,这得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能让你们这两家世世代代得不共戴天。”


“是天授。”张起灵道。


在张起灵简短但清楚的介绍里,几个人搞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天上真的有神仙?”吴邪不可置信道。


“哎呀你在哪个墓里没见到点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胖子嫌弃道,“我看现在教育就应该让小孩儿看点不一样的,天天搞得孤陋寡闻的。”


……


一路上吴邪没再跟张起灵说话,张起灵知道是因为自己不辞而别的缘故,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跟在吴邪身后。


他觉得这样的吴邪很好,还有些年轻人独有的可爱。


其实离终极越近,他的记忆恢复得越来越多,在记忆中他看到了和现在很不一样的吴邪。


起初他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变化这样大,因为对于张家人来说,很小的时候就需要定性,未来漫长的一辈子都很难会有大变化。


但是,一步步走到后来,张起灵才发现,吴邪的这种变化,似乎是和自己有关。


……


前方有一个巨大的雪崖,吴邪快走了两步,想看看下面有多高,不料被身后的张起灵一把攥住了胳膊。


吴邪回头,皱眉道:“怎么了?”


张起灵没说话,吴邪抬头看了看其他人,发现解雨臣也表情凝重,一边黑眼镜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吴邪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便没再向前走,也没有问为什么,很奇怪,走的路越多,他的好奇心似乎渐渐没有那么旺盛了。


张起灵难得有些失神,他有看了一眼雪崖,才继续跟上吴邪的脚步。


记忆越发清晰,张起灵眼前出现那个人躺在崖下的场景,他身上的红色的喇嘛袍因被血色洇染而越发夺目,喉咙处的伤痕流出的鲜血浸透了旁边的积雪,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红宝石一样的光。


像彼岸花一样热烈而决绝。


……


黑眼镜一只胳膊搭在解雨臣肩上,显得不那么正经:“解老板,路是自己选的,你的是,吴邪的也是。你这边有瞎子,我那个便宜徒弟也不是个认欺负的主儿,再说了,哑巴能什么都不知道?这记性好的,也比不上这刻在本能里的深刻。”


解雨臣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


“还有,你这一路一直在关心吴邪。他有什么好的,瞎子在这儿你还不高兴?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听什么,解老板你点。”


“滚。”


……


越接近真相,反而越有些“近乡情怯”之感。


晚上休息的时候吴邪坐在帐篷边,明天就能到青铜门,他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来自雪山深处的召唤。


胖子在一边弄吃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罐头搞得这么好吃的,吴邪吃了不少,打算四处走一走。


他找到张起灵的时候,张起灵坐在雪地里,看着远处。


也不能说是看,因为吴邪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只是在发呆。


“你都记起来了吗?”吴邪问道,“我回忆起很多片段,但似乎缺少一些很重要的点,目前还无法将它们连接起来。”


张起灵转过头来看他,雪山上澄澈月光下他的一双眼睛像井水泛起稀碎的涟漪——很少有人的瞳孔是纯黑色的,但是这很适合张起灵。


张起灵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凑过来,吴邪也盯着他,两个人一点一点靠近。


他们在雪山的一块巨石后面,在月光下接吻。


张起灵似乎什么都很擅长,吴邪没过一会就呼吸紊乱急促。


两个人都仿佛带着些孤注一掷,吴邪是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张起灵则是沉溺在吴邪与遥远回忆中相似的气质,又带了些心疼的意味。


两个人慢慢不满足于亲吻,张起灵的手抚上吴邪的衣领,拉链刚拉了一半,吴邪忽然挣扎起来,一把推开了他。


石头后面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胖子举着跟柴火走过来:“哎找你俩半天,胖爷我……哟,对不住,胖爷来得好像不太是时候啊。”


胖子一脸揶揄:“天真,你看你嘴红得,胖爷今晚可没做辣菜啊。”


吴邪恼羞成怒,却又说不出话来,最后胖子被张起灵淡淡看了一眼,才作罢躲到一边去了。


……………………………………

时间有点长了,这段时间实在有些忙,对不起!!!!>人<>人<

微语故梦深

2022稻米节杭州场

画包包展区墨脱酒馆


有一说一,这个转经筒的设计还是不错的


2022稻米节杭州场

画包包展区墨脱酒馆



有一说一,这个转经筒的设计还是不错的




微语故梦深

2022八一七稻米节杭州会场的墨脱邮局返图来啦!!!


“遇见你们的那刻,我的世界活了过来。”


2022八一七稻米节杭州会场的墨脱邮局返图来啦!!!


“遇见你们的那刻,我的世界活了过来。”







zzz

我竟然忘了稻米节!!!

  如题,在学校开学又不开学的恐吓下,我竟然错过了817!!!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罪过罪过😭不说了,补直播去

[图片]


  如题,在学校开学又不开学的恐吓下,我竟然错过了817!!!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罪过罪过😭不说了,补直播去


与灵同尘

虽然乐堤港的线下有小意外 但是还是好感动

虽然乐堤港的线下有小意外 但是还是好感动

昀祁

817明年再见!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这几天很开心!😋

817明年再见!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这几天很开心!😋

古灶不暖

度假

  浴室的门被打开,雾气迫不及待地涌出,与外界闷热的空气交织在一起。

  吴邪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入庭院。胖子瞧见他走来,便在躺椅上嚷嚷:“哎天真同志,要是按咱们现下这赚钱速度发展下去,我打包票,不消一年铁定赚个盆满钵满!”

  许是人们越发向往自然,加之各地暑假已然开始,雨村的游客日益增加,喜来眠作为有帅哥加持的店铺,生意更是愈发兴隆。

  吴邪并未搭话,只是走来坐在了另一张躺椅上。胖子在一旁口若悬河:“到时候咱们就买三张按摩椅,并排放着,累了就躺在上面享受按摩,直接把瞎子的副业发财路给断了!”...


  浴室的门被打开,雾气迫不及待地涌出,与外界闷热的空气交织在一起。

  吴邪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入庭院。胖子瞧见他走来,便在躺椅上嚷嚷:“哎天真同志,要是按咱们现下这赚钱速度发展下去,我打包票,不消一年铁定赚个盆满钵满!”

  许是人们越发向往自然,加之各地暑假已然开始,雨村的游客日益增加,喜来眠作为有帅哥加持的店铺,生意更是愈发兴隆。

  吴邪并未搭话,只是走来坐在了另一张躺椅上。胖子在一旁口若悬河:“到时候咱们就买三张按摩椅,并排放着,累了就躺在上面享受按摩,直接把瞎子的副业发财路给断了!”

  胖子越说越激动,竟是从躺椅上起来要去抱吴邪。还未走几步路,一块白毛巾便迎面飞来,随之而至的是吴邪无比嫌弃的声音:“去去去,滚去洗澡去。”

  胖子嬉皮笑脸地将毛巾捋成长条甩上肩头,身子微微一蹲,道:“得嘞吴娘娘!”接着在吴邪的唾弃声中走远。

  看他走远,吴邪便倒入躺椅中,捞起桌上的手机,熟练地打开视频软件。

  机械的女声响起:“暑期去哪玩最好?这几个地方千万不要错过。”

  吴邪默默看完,手指一划,没想到接连两个短视频都是关于暑期旅游的推荐。吴邪啧了一声,忍不住吐槽道:“这算不算信息茧房啊?”

  这时旁边递来一块冰西瓜。吴邪偏头看,是小哥。

  吴邪接过冰西瓜,看向专心吃西瓜的男人,一瞬间心中念头百转千绕。

  “要不,咱们也去旅游吧?”

  身旁男人投来疑惑的目光。吴邪啃了一口瓜,回答道:“我们还没有过纯粹的旅游吧?这次试试,如何?”

  小哥似是在思考,半晌,他点点头。

  “可以。”

  吴邪仿若得了家长应允,当即便捣鼓起手机来。

  不过一会,胖子冲完澡出来了。他看见桌上两块瓜皮,便说道:“嘿你俩吃瓜不叫上我?”

  张起灵扭头看向他,说:“你在洗澡。给你留了一块,在冰箱。”

  “还是咱家瓶仔贴心哈。”胖子眉开眼笑地跑去厨房端西瓜,走时还顺走了桌上的两块瓜皮。

  待他重新回到庭院时,已是打着西瓜味的饱嗝。

  “欸胖子胖子你快过来,帮我参谋参谋。”吴邪疯狂朝他招手。

  胖子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慢慢悠悠地溜达过去。

  “参谋啥呢?汪家的事儿不都解决了嘛?还有啥事得劳烦你胖爷我出马?”

  “我打算再干两天活咱们就去旅游几天,您不是云游四方见多识广吗,请您来看看我这计划怎么样。”吴邪盯着手机头也不抬。

  “旅游?”胖子一愣,随后行走速度翻倍,风一般刮向吴邪,“去哪儿旅游?”

  “厦门吧,比较近。”


  三天后。

  三人起了个大早,草草解决早饭就背上行囊出门,只是这次背包中装的不再是吃饭的家伙,而是轻松的行李。

  吴邪关上喜来眠的大门,挂上“暂停营业,出门度假”的牌子,便与胖子小哥二人坐上顺路的三轮车晃晃悠悠离开了雨村。

  到达鼓浪屿民宿时已是下午,胖子进了门就将口罩一摘背包一扔,飞扑上床,脸埋在被子里闷声道:“小花可真仗义嘿,民宿也定的这么高端。这床真软。”翻了个面,问道:“小花和瞎子怎么还没到?我可等着花爷请吃大餐呢。”

  吴邪拉开背包链,将行李翻出来整理,应道:“他们应该晚上能到。小花专门去接瞎子耽搁了点时间,自然没有咱们坐高铁直达来得快。”说着空出一只手猛地一拍胖子,怒骂:“你不脱鞋不换衣服就上床,脏不死你,快下来,我可不想倒斗没被条子拉进局里就先染上新冠被拉去隔离。”

  “得。”胖子恋恋不舍地起身,和吴邪他们一起整理行李。整理完毕后,三人换上舒适的衣衫便按着攻略上的指引出门觅食。

  攻略上的店铺推荐普遍都是网红店铺,哪怕还未到饭点,每间店的门前也排了长长一队人。

  胖子和吴邪两人偏要凑年轻人的热闹,分别跟在一队尾巴处排上,让张起灵一人在旁边的树荫底下等待。好不容易,两人才分别捧着满满的吃食回来与张起灵碰头。

  也不知道吴邪打哪儿买到一份福鼎肉片,辛香的味道伴随着热气直往鼻孔里钻。

  胖子早就按耐不住,第一个伸出恶手,捞了一块肉片,等不及吹凉便放入口中,烫的吱哇乱叫:“嘶好好吃!好东西当然要第一个吃哎嘛烫死胖爷我了!嘶你们快尝尝啊!”

  吴邪无奈地瞧着他,说:“你好歹吹凉了再吃啊!把嘴烫坏了可有你好受的。”说着舀了一块吹了几下然后送到小哥嘴边,“小哥你尝尝。”

  张起灵却没动,只是看着吴邪,微微皱眉道:“你吃。”

  吴邪笑得欢极了,说:“我早吃过了。”

  胖子缓了过来,指着吴邪哆嗦道:“好啊天真!你居然背着我们偷吃!”

  “我买的还不许我第一个吃了?这是什么歪道理?”

  张起灵听后,才低头吃掉勺里的肉。吴邪紧张地盯着他皱起的眉头,担心其不合口味。半晌,张起灵眉头舒展说:“好吃。”随后拿过吴邪手里的勺又舀了一口。

  食物总是要争抢才更美味,一碗福鼎肉片很快就见了底。小哥素来不喜欢争抢,看见只剩下几片便主动退出战斗,拿起其他被忽略的美食吃了起来。

  许是高大的三人都穿着裤衩人字拖还围在一起吃小吃特别好玩,又或许是长得太过惹眼,不少人频频侧目。过了一会儿竟有几个小姑娘上前要微信,胖子正要咽下食物答话,却见吴邪笑着摆摆手,道:“不好意思啊我们没有手机。”几个小姑娘听到这话,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胖子抬脚轻踹吴邪,却被吴邪躲开,只好压低声音:“干什么呢你,你不加我加啊!”

  “得了吧你,就咱们这年纪都够做人家小姑娘的叔叔了,就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就这么打打闹闹吃吃喝喝,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太阳下山的时间,三人肚子也变得圆溜溜。


  吃饱喝足,接下来当然是散步。三人漫无目的地并肩溜达在一条人烟稀少的道上,走着走着,突然听见蝉鸣声中夹杂了类似于广场舞的音乐。

  小哥率先发现音源,道:“在那里。”邪胖二人顺着张起灵的手指望下去,竟是有一个小湖隐藏在繁密的树枝下。

  往前走了一段路,旁边赫然出现一道蜿蜒向下的小楼梯。三人对视一眼,张起灵就率先走了下去,吴邪紧随其后。

  走到楼梯尽头后发现,别有一番洞天。这里一点也不像旅游景点,倒更像是家楼下的小公园。刚刚听见的音乐声便是湖岸边的一个音箱发出的,音箱旁还有四五个大妈在随着音乐舞动。见胖子跟着她们的节奏扭动了几下,吴邪便笑着催促他加入队伍。

  接着三人顺着主路慢慢走,竟是走到了一片海滩前。

  沙滩上扎着好些个帐篷,有人卖酒,有人露营,有人演出。许多帐篷边上还缠绕着灯串,与海对岸亮起的灯光遥相呼应,影影绰绰,煞是好看。

  “这命中注定啊,胖爷我原本是想等小花他们一起来海边的,没想到,我们随便逛逛就到了嘿。”胖子说着便抬脚踩进沙子。不曾想这沙地软如泥沼般,刚踏进去沙子就要没过脚背。胖子一个没站稳,眼看就要摔倒,小哥快速伸出手把他扶稳。胖子拍拍胸口,念叨着:“还好还好,胖爷我差点英姿受损。”吴邪拍拍胖子的肩,迈入沙地,向海边走去。

  沙子细软,饶是三人身经百战也走得颇为费力。


  突然,吴邪停下叫住胖子,示意他看某个方向。

  不远处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啤酒桶,还有两瓶红酒,旁边坐着两个人自斟自饮。

  见吴邪他们瞧向自己,墨镜男人嘬嘴吹了声口哨,另一个粉红衬衫男子则是举起红酒杯遥遥打了个招呼。

  胖子三两步趟过去,拉开一张椅子便坐下,随后又是不客气地倒了杯酒灌下肚。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般做完,才说道:“你俩也太不仗义了,到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老实交代,是不是打算等到酒喝完了再告诉我们?”

  解雨臣笑了笑,不置可否。倒是瞎子发了话:“这不是担心打扰你们哥几个专心度假嘛,想着晚些时候再叫你们过来的,没想到巧的是,你们这就寻过来了。”

  那边小哥和吴邪走近打了个招呼后,便脱下鞋径直走向海。正逢退潮,许多人在赶海。

  两人的脚刚踏上湿润的沙子,就听见前方传来一声俏生生的欢呼:“妈妈快看!我又找到了一只寄居蟹!我能不能把也把它装进瓶子里带回家?”

  吴邪鬼使神差地走近几步,看见那女孩满面笑容,许是得到母亲的夸赞与应允,因此格外高兴。

  “小妹妹,你好呀。听到你说抓到了一只寄居蟹,能不能借给哥哥看看?”吴邪上前,微笑着询问道。

  “当然可以!呐,帅叔叔,给你!”女孩扎着羊角辫,笑得可爱。

  吴邪在心中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自认为更帅更和善的笑容,柔声道:“要叫哥哥噢。”

  女孩没说话,只是狡黠地笑笑踮起脚抱住妈妈的腰。


  寄居蟹已经被装进玻璃瓶子,小小的两只。

  “小哥你看。”吴邪转身,想要将瓶子递给张起灵。却见张起灵并不在身边,而在五米开外背对着他们站着。

  正想喊一声,就看见小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弯下腰,似是将两只手指插进沙子把什么东西夹了出来。

  小哥看了一眼手上的物什,便转身走了回来。直到小哥走近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小女孩,吴邪才看清楚那是一只更大一些的寄居蟹。

  小女孩登时欢呼,甜甜地谢过张起灵,随后拿过吴邪手中的瓶子将大寄居蟹装了进去。

  糖果罐一样大的玻璃瓶子,成了三只寄居蟹的家。


  吴邪和小哥离开母女俩的身旁,走着走着,吴邪突然愤愤“揍”了张起灵一下。“凭什么喊你哥哥喊我叔叔?差别对待啊这是!是因为我没你帅吗?”

  “哟呵,是哪个刁民这么大胆拿我们家瓶仔出气?”胖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老了就是老了,谁让你保养得没小哥好?”

  吴邪转身就冲向胖子,作势要打他。胖子冲到海里,掬起一捧水就泼向吴邪。

  “嘿你个死胖子敢泼我?”吴邪猝不及防被泼了一身湿,自然是选择回击。

  两人就这么在海水中闹腾,水花四溅,惹得周遭的人不敢轻易靠近。

  张起灵双手抱胸站在不远处,不参战也不躲开溅到身上的水滴,只是静静地看着两只幼稚鬼在水中扑腾。

  白色的浪花温柔席卷住他的脚踝,那风也用最轻柔的怀抱拥他入怀。似乎世间一切都会以最温柔姿态臣服于这个强大的男人。

  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总有这么几个人,与众不同。

  他们偏生不愿意向命运低头,更是大胆向上天索要,让那冷漠神明化作有温度的人,留于人间。

  胖子和吴邪趁着休息的间隙对视一眼,便齐齐使坏将水泼向小哥。两人站在水中贱兮兮地看着小哥笑。

  只见小哥云淡风轻地用手抹掉脸上的海水,慢慢步入水中。很快,海水劈头盖脸砸向两人。胖子和吴邪眼睛都还没睁开,手就率先加入了打水仗的队伍。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结束了这场水战。三人走上沙滩,随意找了片平坦干净的沙地歇息。胖子和吴邪一坐下便往后倒,小哥静默片刻,也躺了下去。身上的水淌下,没入沙子,形成模糊的人形轮廓。

  此时海平面上的霞云所剩无几,另一边的黑幕步步紧逼。很快,黑暗便将天边的明亮蚕食吞尽。海风也不再闷热,夹杂着丝丝凉意送到每个人身边。

  往上走几步的地方有一支校园乐队,女歌手的嗓音温柔:“这夜的风儿吹,吹得心痒痒,我的姑娘。”轻快的节奏似是要带着人的心绪随风飘去那广阔的海面上舞动。

  身旁的胖子跟着轻轻哼唱,远处是瞎子小花饮酒闲聊,吴邪心里是少有地彻底放松与惬意。在雨村时,日子虽也是闲散自在,可总免不了要因为喜来眠的生意操心,如今什么事也不用想,一身轻。

  想到这儿,吴邪忍不住轻笑一声,转头看向小哥。小哥的侧脸虽仍像往常那般淡漠,但他浅色唇边勾起的些许弧度将他此刻的愉悦暴露无余。

  吴邪把头又转了回来,看着点缀在夜幕上的星,心情好的不行。

  过了好一会儿,吴邪一骨碌爬起来,吓得胖子小哥齐齐坐起来。

  “天真你干啥呢?吓死我了。”  吴邪大手一挥:“走!我们去找瞎子他们拍照去!”

  “可以啊天真,你现在很会记录生活啊。”

  三个人气势汹汹地杀到喝酒的两人面前,话还没出口,就先被嘲笑了一通。

  “知道你们现在像什么吗?”没等他们回答,黑瞎子就继续说道:“特别像三只撒丫子跑进泥地又跑回来的狗崽子。”

  不赖他说话难听,三个人身上沾满湿漉漉的沙砾,形象要多差有多差。

  胖子刚要怼回去,却被吴邪吸引了注意力。

  吴邪转身拦住迎面走来的一对男女,问:“你好,可以帮我们拍张照吗?”  对方欣然答应。

  “快快快!”胖子瞬间把刚刚的拌嘴忘在身后,招呼坐着的两人过来拍照。

  “好了吗?三,二,一,茄子!”女子将手机还给吴邪,笑着挽着男子的胳膊离开了。

  人刚立刻,胖子和瞎子挤过来看照片。

  “哎别挤我!我发群里不就得了吗非得在我手机上看啊?”

  瞎子胖子哪里听他讲话,愣是挤着他把照片看了才推推搡搡地走开坐下喝酒。

  吴邪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看手机,又笑了起来。

  那是一张很好看也很好笑的照片。

  铁三角互相搭着肩站在中间,仿若三只泥猴,瞎子和小花各站一边,表情十分嫌弃。背后星星点点的光芒,汇聚成海,不禁让人想到那万家灯火。

  将照片发上群,吴邪息屏,斟了小半杯酒,坐下听他们谈天说地。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asu_sua

 与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与我遗憾的十七岁流年再也不见

 万家灯火 见证过往

 是否值得 靠岸停泊

  

 与你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与我遗憾的十七岁流年再也不见

 万家灯火 见证过往

 是否值得 靠岸停泊

  

喻予为休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蹭下自家热度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蹭下自家热度

湖畔再续花与酒

家人们新年快乐!!!!八一七稻米节快乐!!!!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明年稻米节再见,2025817,长白山见!!!!

家人们新年快乐!!!!八一七稻米节快乐!!!!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明年稻米节再见,2025817,长白山见!!!!

鬼性妄想症💙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沐阳ty

2022万家灯火故事长圆满结束

2022万家灯火故事长活动现在就圆满结束啦!

下面整理一下我们的16篇文章🥰
@北孚电池 第一棒—瓶邪—表白 

@陆青桓 第二棒—瓶邪—黎明 

@珍爱 第三棒—瓶邪—危险关系 

@萤照寒酥 第四棒—瓶邪—你亲我一下 

@一碗南瓜粥 第五棒—瓶邪—纯情101 

@徐X(头像本命) 第六棒—无cp—虞美人 

@杭州名木 第七棒—瓶邪—连阴天 

@讲故事的翀宇 第八棒—瓶邪—天赋异禀 

@鱼落 第九棒—瓶邪—麒麟劫 

@钦仔w(约文前看置顶) 第十棒—瓶邪—搞什么名堂 

@温泽子 第十一棒—瓶邪—塌房了但是没有塌全 

@我佛了 第十二棒—瓶邪—夜谈 

@与淮 第十三棒—瓶邪—带我走 

@沐阳ty 第十四棒—瓶邪—乐 

@全称叶子  第十五棒—瓶邪—谁看见了鸢尾花

@雪落逢初夏(随缘更新) 第十六棒—瓶邪—同生?or花钱? 


再次感谢16位作者及@潜辞 等帮忙宣传,万分感谢🙏

一纸内外,见闻山海,万家灯火,数不尽的故事。祝书内书外的各位新年快乐❤️年年岁岁,都有今朝,我们明年,活动继续,精彩继续🥳

第十七年,我还在,书中的故事也还在发生。请评论区留下:新年快乐,我们19:30演唱会见!💕


阮云ruan

  终于把新年贺图赶出来了   今年画的是秀秀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新年快乐💕💕

  终于把新年贺图赶出来了   今年画的是秀秀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新年快乐💕💕

此兔名曰樱

「于风雪中回眸」


明明只是一页书的雪,但路途好远。...好远。


感觉其他的都无所谓了....我的记忆永远只会停留在那年的夏天..我只会等那个不会等到的人..。

十年之约是我最虔诚、最清澈、最热枕的念想。

「于风雪中回眸」


明明只是一页书的雪,但路途好远。...好远。


感觉其他的都无所谓了....我的记忆永远只会停留在那年的夏天..我只会等那个不会等到的人..。

十年之约是我最虔诚、最清澈、最热枕的念想。

全称叶子

【瓶邪】谁看见了鸢尾花

  鸢尾花象征着自由、光明以及好消息。鸢尾女神是天后赫拉最喜欢的女神,因为她总是为赫拉带来喜讯。

-----------------------------


胖子说吴邪一大清早的去收玉米了,让张起灵去找他,等他到了玉米地,看着绿油油的一片,才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玉米成熟的季节。


哗啦一声,吴邪从一片玉米杆子里钻出来,雨村的气候不适宜种玉米,但是吴邪不管这些,他种玉米也不是为了收获,是为了还没成熟的玉米杆子,把外层拔掉嚼里面的芯子,是种甜丝丝的味道,张起灵之前提过一次,吴邪就总想着这个东西,专门从网上买了种子,没想到真长出来了。


玉米杆还带着昨夜的雨水,吴邪从一把里挑出一根,掰...

  鸢尾花象征着自由、光明以及好消息。鸢尾女神是天后赫拉最喜欢的女神,因为她总是为赫拉带来喜讯。

-----------------------------


胖子说吴邪一大清早的去收玉米了,让张起灵去找他,等他到了玉米地,看着绿油油的一片,才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玉米成熟的季节。


哗啦一声,吴邪从一片玉米杆子里钻出来,雨村的气候不适宜种玉米,但是吴邪不管这些,他种玉米也不是为了收获,是为了还没成熟的玉米杆子,把外层拔掉嚼里面的芯子,是种甜丝丝的味道,张起灵之前提过一次,吴邪就总想着这个东西,专门从网上买了种子,没想到真长出来了。


玉米杆还带着昨夜的雨水,吴邪从一把里挑出一根,掰了一半给张起灵,说:“尝尝,我在里面逛了一圈挑出来的,嫩的很。”


张起灵很想告诉吴邪,之前吃是因为渴,他的味蕾很正常,对于这种淡的像水一样的东西,实在没必要特地种一片玉米来体验。


不过吴邪很高兴,他总是会在一些很平常的生活里找到高兴的事,然后跑去跟人分享,张起灵不理解,没事都是点头回应,算是知道了。


“今天晚上胖子说想炒两个菜。”吴邪靠到旁边的一个小土堆上,躲在玉米杆的阴凉里,“我也觉得,不用办的太大,咱们三个吃顿饭就算了。”


张起灵说:“以后不用了。”


吴邪“嗐”了一声,笑出来:“你每次都这么说,不过好歹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张起灵不说话了,但吴邪没让他闲着,硬拉着人去村口河里给自己今天的晚餐捉鱼。


村口河里鲫鱼不少,吴邪经常拿它熬汤,本来之前还放过不少草鱼的鱼苗,但是现在都看不着了,大约是被河流冲跑了,又或者是死了。


张起灵不喜欢下水,可能是地域的原因,他一没事就往山上跑,而且每次好几天,吴邪看不到他人,就只能折腾胖子,折腾的多了,胖子不干了,想尽办法把张起灵留下陪他共沉沦。


今天多云,时间不到中午,所以太阳不大,气温大约三十度出头的样子,吴邪脱了上衣,穿着一条短裤跑到河里,招呼这张起灵下来:“小哥,抓鱼在岸上抓不到的,你往里走走。”


吴邪说完,也不管张起灵的反应,一下子就扎进了水里,河水清凉,在盛夏游这么一回很舒服,张起灵也脱了外衣,随手找了根带尖的木棍,走到水浅的地方,专心的找起了鱼。


张起灵简直是个晒不黑的人


吴邪坐在水里,只露了个头在外面,水光粼粼,他的脑子有些模糊。


或许是感应,张起灵突然往这边看来,然后踩着水靠近,手里拿了一条还在蹦跶的鱼。吴邪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开,想伸手拿,被张起灵阻止:“它太滑了,拿不住。”


吴邪思索一下,跑到岸边,拿起刚丢下的玉米杆子,讲外面的皮拔掉搓成绳子,叼着芯子回去:“你给它嘴上弄个洞,咱们拎着他回去。”


他们只有一条鱼,按理来说用手拿回去就行了,但是吴邪很喜欢这种无用功,张起灵照他说的做了,两个人提着一条被刺了个对穿的鱼和几根嫩生生的玉米杆子回去,胖子躺在藤椅上睡觉,吴邪上去把人拍醒:“起来,我给你带好东西了。”


胖子迷糊的睁开眼,扫了两人一眼,对吴邪说:“天真你不会真把小玉米给摘下来吧,净会糟蹋东西!”


吴邪看了看手里的东西,觉得他的行为跟掰小玉米比过犹不及。



张起灵把鱼放在厨房,拿刀处理好,打算出来问问想怎么吃,结果吴邪已经没影了,胖子一个人拿着一根玉米杆,带着外皮边嚼边看手机,余光瞥见他,说:“天真又跑出去了,说是要抓毛毛虫。”


这个理由是编的,吴邪心里总是充斥着太多无端混杂的想法,张起灵的想法写在细节处,而他的想法写在大海里,一个钓钩下去,上来什么是什么。


张起灵去了村后面的一个草坡,那里有很多野花,吴邪也躲在花丛里,他正想叫人出来,却看后者高兴的冲他招了招手:“小哥,我种的花长出来了。”


吴邪指的地方是一株绿色的植物,张起灵疑惑的看过去。


“还没开花,但是能看出来是。”吴邪解释道,“我是去年种在这的,本来没报希望,今天突然想起来,可惜开花要到明年四月。”


张起灵摸了摸底下的土,是符合雨村气候的湿度,他淡淡的说:“回去吧。”


活不久,跟地里种的玉米,河里养的鱼苗一样都活不久。


吴邪转过头,依旧是笑着的:“你放心,它肯定能开花,它身上都没虫子。”

沐阳ty

【瓶邪】乐

争渡,争渡,吹起一番鸥鹭


2022万家灯火故事长—贺文第十四棒

#内有虚设,不喜勿喷


“北京瑞恩-罗恰德拍卖有限公司与国家达成十余项协议,今日起正式生效,包括考古、医疗、楼房、商业等多行多业,北京瑞恩-罗恰德拍卖有限公司同时成为我国商业等行业头等集团,董事长解雨臣表示…”新闻联播还在说着具体协议包含什么,我不仅咋舌,这同样是九门人家,差距怎么就这个大呢?


“哎呀,小天真,咱们这不发达了吗,有这么一大粗腿,那网上怎么说的,头顶一块布天下我最富,我觉得咱也可以和那沙特佬抗衡一下了,嘿嘿,你等着啊,我给花儿爷打个电话,都这么有钱了也不请我们吃个饭…”胖子没心没肺的搁那吆喝着,还真...

争渡,争渡,吹起一番鸥鹭


2022万家灯火故事长—贺文第十四棒

#内有虚设,不喜勿喷


“北京瑞恩-罗恰德拍卖有限公司与国家达成十余项协议,今日起正式生效,包括考古、医疗、楼房、商业等多行多业,北京瑞恩-罗恰德拍卖有限公司同时成为我国商业等行业头等集团,董事长解雨臣表示…”新闻联播还在说着具体协议包含什么,我不仅咋舌,这同样是九门人家,差距怎么就这个大呢?


“哎呀,小天真,咱们这不发达了吗,有这么一大粗腿,那网上怎么说的,头顶一块布天下我最富,我觉得咱也可以和那沙特佬抗衡一下了,嘿嘿,你等着啊,我给花儿爷打个电话,都这么有钱了也不请我们吃个饭…”胖子没心没肺的搁那吆喝着,还真打电话去了。


“喂,花儿爷哎,你这发达了,可不能忘了兄弟…”


“你们几个赶紧来拖车!”


“拖车?拖什么车。”


“我们到雨村小路上了,车都陷泥里面了,你们赶紧来拖车。”


“哎好嘞花儿爷!”


我们三个到了村口,直接傻掉了,前前后后数十辆车,百余人。


“吴邪,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就你非得来着雨村,天天下雨,车都开不了。在不来,你东西别想要了!”


“小花儿,你这干什么呢,搞这么大场面!”


“吴邪哥哥,这不小花哥哥和国家签了一堆协议嘛,出资给你买点补品嘛。”秀秀从车里下来说到。


“那至于这么多辆车?”


“我师娘把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买来了,把好几家店都买空了。”苏万从一辆车后面冒出头来。


万恶的资本家…当然这只能在心里bb


“不对啊小花,你不对劲,你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


“我当然有要求了,只不过先不能告诉你。”小花皎洁一笑。


“哎呀,吴邪啊,你怎么这么磨叽呢,赶紧来帮忙啊,看这这么多好东西呢!”胖子激动的都要原地转圈了。


经过n分钟的努力,终于把东西搬了进来,额,上到帽子下到鞋,从烤鸭到薯片,应有尽有。


“额,小花,你有什么要求我的赶紧提吧,我害怕。”


“啧,吴邪,你至于吗,就是我想来度假,这些买你给我当天导游总行了吧。”


“得嘞,花儿爷,咱准备怎么个玩儿法。”我还没说话,一旁的胖子跳了出来。


“就带我们上附近转转就行,我听说这儿附近有个小溪,就到那儿划船吧,主要放松就行。”小花一边打哈欠一边说完,就到屋里休息去了。


让我们把时间快进至2022-08-17


真的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这不知不觉,闷油瓶出来已经七年了,我这次是真的放下了吧?…刚要陷入沉思,闷油瓶就来叫我吃饭,胖妈妈今天显的格外兴奋,屋里屋外来回忙。


再一看饭桌,嗬,天涯海角各种菜系全是全了,杭州的西湖醋鱼、福建的海蛎煎、小花儿带来的北京烤鸭、四川的腊肉、烤全羊…光主食都好几样,那福建的沙茶面、浙江汤圆、小扁食…又在黎簇和苏万的强烈要求下做了一大碗螺蛳粉…


………


“叮!”清脆的一声,一堆人的酒杯碰在一起,现如今脑袋别在裤腰带的生活已经可以说拜拜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和小哥、胖子在雨村养老,秀秀和小花儿也都依旧有钱,黎簇他们现在也都混的风生水起,我还找到了我的…爱人闷油瓶。


大家都没有喝多,没有忘记还要出去逛逛,早在前几天,瞎子和小哥就做好了竹筏,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小溪边走。


我和胖子充当着讲解员,胖子道:“大家看前方的这块大石头,传说啊,这是一个巨蛇所变成的,因为巨蛇乱杀无辜,被玉皇大帝封印在此,直到改邪归正才能化成形。”黎簇毫不客气的怼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像巨蛇?不会是你编的吧。”胖子可不乐意了:“嘿,你这个小崽子,怎么和你胖爷说话呢,懂不懂什么叫三分靠看七分靠听,三分靠形象,七分靠想象。”


这时,水突然一急,我差点没站稳,闷油瓶把我抱道怀里,原本岸上的沙鸥和白鹭被惊飞,我忽然想起初中学过的一首诗,便说道:“这景象也就是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了吧。”


黎簇:“吴邪,你怎么和苏万似的呢,上次沙海‘离人悲’的时候就想问你了,你这个贼怎么和别的贼不一样呢?字写的比我这个高中生都好看。”


胖子道:“那当然,我们小天真可是浙大的高材生,来小天真,讲讲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鸥鹭的诗。”


“第一,我说的是首词,第二,人家叫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苏万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胖子哇哇叫道:“小天真,你怎么这样,欺负你胖爷没文化是不是!”


我没管胖子,说道:“这首词出自宋代词人李清照的《如梦令》,是她的早期作品,记录的是一次郊游醉归的情景,人声、鸟声交替响起,这不正好和我们现在差不多吗?”


小花儿在旁边呢喃了一句,“唉你还别说,还真很像,李清照写的真挺好的。”


“那是自然,这李清照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瞎子突然喊了句:“要是瞎子写,瞎子就写‘牛X,牛X,打死一片鸡鸭’。”


小花儿回手一个肘击,瞎子不敢吱声了~


不过我没有说的是李清照的背景、经历和我也极为相似,李清照也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很富裕,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了很好的文学基础,所以前期作品多以他悠闲生活为主。可她后半生有三个磨难,第一难再婚又离婚。第二难正赶上北宋灭亡,南宋建立,连年战乱,四处逃亡。第三难因她无儿无女,要忍受半生孤独。但我可能比她幸运吧,还找到后半生的伴侣。


苏万不知何时吹起了笛子,又让我联想到了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也是一首悲伤的诗。


杨好一脸哀怨的看着苏万:“怎么不吹萨克斯了呢…”


一片安好,十七年快乐(✪▽✪)


希望在大家能在看文的同时,把李清照和王之涣也给记住昂👀下次家长不让你们看文了,就告诉他们看文可以学语文!💞


图一:远处看雨村

图二:嫩牛五方和秀秀

(网上图片,如有侵权,会删除)

想找黎簇他们的,结果没有😅


泥炉煮酒共君享,万家灯火故事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