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水朝东

436浏览    157参与
穿雨衣的小熊_

从前的日子,总是苦中带些甜,他总爱握着我的手在院里的沙地上教我写他的名字,我总觉得我脑子笨,他笑着说 “吾妻是这天下顶好的女子,兰质蕙心” 

记得夏天呀,我和他吃完饭就搬两个板凳坐在院里看月亮,我指着月亮问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那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和玉兔吗?” 他像宠小孩子一般,又跟我讲故事,也总说些是是非非的话,讲些我听不懂的人间事理 我爱依偎在他怀里,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我十分安心,他轻轻哼唱着《映山红》,我仰头望他,那时我觉得我是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不久,我就有了,他高兴的像村口的二驴,抱着我在院子转圈,什么都不让我做,处......

从前的日子,总是苦中带些甜,他总爱握着我的手在院里的沙地上教我写他的名字,我总觉得我脑子笨,他笑着说 “吾妻是这天下顶好的女子,兰质蕙心” 

记得夏天呀,我和他吃完饭就搬两个板凳坐在院里看月亮,我指着月亮问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那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和玉兔吗?” 他像宠小孩子一般,又跟我讲故事,也总说些是是非非的话,讲些我听不懂的人间事理 我爱依偎在他怀里,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我十分安心,他轻轻哼唱着《映山红》,我仰头望他,那时我觉得我是这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不久,我就有了,他高兴的像村口的二驴,抱着我在院子转圈,什么都不让我做,处处顺着我,村里爱嚼人舌根的三婶也说我好命,生娃那天他哭的比女子还厉害,平常明事理一副男子汉的模样不见了,几个小时过去 “是个男娃!是个男娃!” 从此院子里多了一个板凳,他想了许久,取名叫“马骁”

骁儿一岁时,村里来了八路军要征兵,他想报效祖国,支支吾吾跟我讲了半天,我答应了,第二天,他不知从哪里找了一个收音机,说我把声音录进去,想他的时候就听,就像他陪着我一样,他唱了一首《映山红》 

走的那天,他穿着绿军服冲我挥着手,喊着 “英儿!骁儿!等着我!等我回来再给你唱歌!!” 我抱着骁儿眼含热泪,万分不舍,骁儿这时第一次喊出了“爹”

自此,我便天天盼着他回来,八年了,我也不再是懵懂的少女,村里人都说我男人死了,我不信 

这天,八路军又来了,我惊喜万分,叫了一声还在玩鸽子的骁儿,我们在门口等着,他问了一声: “娘,今天谁来啊” “你爹” 我多年思念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今天是十五,天很暗,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骁儿说想吃饺子,我想起来,他最爱吃猪肉白菜馅饺子了

板凳上骨灰盒倒映出月亮清晰的模样,我低头吃饺子,眼泪掉进了盘子里,我还是一个劲往嘴里塞,骁儿抱住我,我靠在骁儿怀里 “娘,别哭” 收音机里依旧唱着 “夜半三更呦盼天明” “寒冬腊月呦盼春风” “若要盼的呦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

祺会护轩

民国教师马×民国学生宋

  

BE预警!!!全篇2000+


xxs文笔 逻辑错误勿喷

  

灵感来源:万水朝东

  

  

  "如果婚姻自由,你也许会遇见比我更好的人"

  

  "不会再遇见比你更好的人了"

  

  

  

  

民国十四年冬 内忧外患

  

  

  

  马先生是一名大学老师,而恰好那一年我是他的第一批学生。当初与老师初见时,北平也是下着雪。老师年轻有为,一身正气,很是优秀。而我当时年轻气盛,只想着如何玩乐。当时世道盛行包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与老...

民国教师马×民国学生宋

  

BE预警!!!全篇2000+


xxs文笔 逻辑错误勿喷

  

灵感来源:万水朝东

  

  

  "如果婚姻自由,你也许会遇见比我更好的人"

  

  "不会再遇见比你更好的人了"

  

  

  

  

民国十四年冬 内忧外患

  

  

  

  马先生是一名大学老师,而恰好那一年我是他的第一批学生。当初与老师初见时,北平也是下着雪。老师年轻有为,一身正气,很是优秀。而我当时年轻气盛,只想着如何玩乐。当时世道盛行包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与老师就这样成了婚。婚后我们一直相敬如宾。


  

  

  老师也很尊重我,一直在书房,将仅有一间的卧室让给了我,就这样日复一日。住一起久了,不自觉的就会关心。

     

   

  

  不知何时开始,老师变得归家很晚,我会等老师回来以后再休息,我偶尔也会备点点心茶水。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吃食,正要拿去书房,一回头看见老师站在我身后,缓缓说到:

  

  

  "亚轩,以后不用等我了,还劳烦你费心准备,辛苦了。"


   “不辛苦,我也想为老师分担一些”


   “我们亚轩长大了,不似从前,只知玩乐了”


   “老师 为老不尊,惯会取笑人“


   “我也就比你大七岁,哪里老了“


   “好了亚轩,快去休息吧,还有啊,最近没事就不要出门了,听话,乖”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见老师摇了摇头走回书房,到嘴边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后来,我毕业后,时常在家待着,看看书,偶尔闲来写上几个随笔,老师早出晚归,我心疼他在书房休息不好,便提议让他来卧室休息,起初他拒绝,担心会影响我,我就自作主张将他生活用品全部搬到卧室,老师便也没再说什么。

  

  

  

  两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女儿,取名笑笑。再后来,老师同好友一起高举文化革命大旗,组织游街,反动派为了牵制住老师,将我掳走,作为人质,逼迫老师。为了救我,老师与反动派做了交易,将我换出去,自己任由他们处置。交易那天,在牢房,我与老师见了此生最后一面,老师见我面容憔悴,心疼不已,我依稀看到老师眼里含有泪水。我问老师: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交易,革命需要你,而我只是微不足道,如果我的生命能换来革命成功,我心甘情愿。”

  

  

  老师抚摸着我的头

  

   “我的亚轩真是长大了,但是你要我怎么舍得,亚轩。"


   “我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嘱咐你,好好抚养我们的笑笑,让她健康长大,我已将你堂弟接来北平,你出去后要好好生活,不必忧心于我。”

  

    

   说完,老师头也不回的走进那黑暗里,留下我泣不成声。

  

  


民国十八年


  

  老师宁死不屈,被押赴刑场枪决,而我亲眼目睹了他是如何倒在我面前的。老师在刑台上一眼就看到了我,还是眼神温柔的看着我,枪响前,老师高喊:

  

   “各国变法无有不牺牲者,新中国变法,流血牺牲,自我辈始!!!!”

  


  

   我晕了过去,醒来已在家中床上,堂弟见我醒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件放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

  

   "哥,这是他留给你的,若他遭遇不测,让我把此信件交给你。"

  

  我已经大概猜到信的内容,颤抖的接过并打开



信的内容很简洁:

  

  

  

"亚轩

  此生能遇见你,是我一辈子的幸运,如果婚姻自由,你或许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他不会似我这般将你狠心丢下,若你恨我,将我忘了也是好的。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相遇,我还想娶你为妻,我大概是个贪心的人吧。

  愿吾妻余生安好。

                                                                 绝笔"


   "不会在遇到比你更好的人了"


   “哥,你说什么?”


  

  “没什么,扶我去看看笑笑吧”


  


民国二十六年冬

  

      

  "老师,北平又下雪了,雪花很大,落的很温柔,我还依稀的记着当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也是冬天。我们的笑笑现已长大,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们的女儿很乖,也很听话,遗憾的是你还没有听到笑笑唤你一生父亲。你说要我忘了你,可是我怎么觉得,是你先忘了我啊,不然你怎么从来没有来我的梦里看看我啊…嘉祺"

  

   “我并不是不想来看你,只是不愿看见你再为我流泪”

  

   "马嘉祺,那就待到下辈子,你我再相聚。"

  


  

  



ˢʸˣ

亚轩每次很累的时候都会翻开微博看看你


亚轩每次很累的时候都会翻开微博看看你


盐YAN.

【祺我】展信佳 续

续文

建议搭配【祺我】展信佳 食用


我的丈夫死在了那年冬天,他回来的时候下了雪,但这里未曾下雪。


没有太过招摇,我紧握着手中的帕子,那几个人愈来愈近,在一瞬间我觉得心口紧得很,有种喘不过气的昏厥感。我更加用力握住了身旁玉盏的手,指尖已被冻到没有知觉,却更令我加深了眼前的真实感。


我看着他们走到我面前,耳边风声呼啸,强忍着的哭腔随风飘散着。马嘉祺那么高大一个人就静静躺在这小盒子中。那人说着,让跟随来的仆从把他的遗物交给我。


一封家书,一枚徽章,一支发钗。


东西不多,他还是牺牲在战场上。听那人说,马嘉祺总爱在傍晚围着篝火讲述我们相爱的故事,讲到动...

续文

建议搭配【祺我】展信佳 食用



我的丈夫死在了那年冬天,他回来的时候下了雪,但这里未曾下雪。


没有太过招摇,我紧握着手中的帕子,那几个人愈来愈近,在一瞬间我觉得心口紧得很,有种喘不过气的昏厥感。我更加用力握住了身旁玉盏的手,指尖已被冻到没有知觉,却更令我加深了眼前的真实感。


我看着他们走到我面前,耳边风声呼啸,强忍着的哭腔随风飘散着。马嘉祺那么高大一个人就静静躺在这小盒子中。那人说着,让跟随来的仆从把他的遗物交给我。


一封家书,一枚徽章,一支发钗。


东西不多,他还是牺牲在战场上。听那人说,马嘉祺总爱在傍晚围着篝火讲述我们相爱的故事,讲到动情处还会从包袱中掏出那支发钗,摩擦着,仿佛倒影出了我的模样。到死的时候还拉着他的手说照顾好我,那发钗上没沾上一滴血,白玉依旧清透。


我仿佛也感同身受——感受到了他濒死的无助感,感受到他的愧疚,感受到他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疼痛。感受到他的不甘,感受到他足矣融化整个寒冬的炽热爱意。也在某一瞬间,走马灯似的回顾了我们的过往,车水马龙如梦境一般虚幻,却似银针刺入我心。


“他说,最对不住的,就是你了。”


我握着那支发钗,雪花落在上面,如同敲在我心间发出清脆的声响。我哭了,哭的喘不上气,哭的浑身发抖,哭的站不起身。一滴一滴泪砸在那深数尺的积雪中。


你说

今朝若是同淋雪 此生也算共白头


那年冬天很冷,难捱的冬天没了他,似乎更难捱了。



马嘉祺,我替你看雪了,那谁替你爱我呢。



—THE END—




想看什么风景
见字如晤: 近来可好?许久未去...

见字如晤:

近来可好?许久未去校府与卿见之。吾等同各同胞相聚即将向厦门进发,临行前可通最后函件,思来想去吾冒昧将写于卿。匆匆一别还未来及询问卿闺名,夜夜悔之。如今家国遭难吾应首当其冲,恐不敢提治国民安,唯可抛头颅洒热血尽吾绵薄之力。走前吾心中还此一愿未曾达就。卿兄长实属当之吾辈楷模,愚同兄长相见恨晚畅所欲言无意得卿名为马芙,吾唤之芙儿,可好?

听闻芙儿素来热爱海棠,近日有同胞浅言一地其甚多,吾想,若此行胜利如归可否邀约与之一同前往江宁。其愿在吾心百般挣扎,念今此去凶多吉少才敢薄言于书信,吾十分悔恨那日己懦弱胆小不敢上前亲自问之,芙儿安好。

你之心意兄长告之吾已于心铭记,无需隐晦,吾斗胆坦...

见字如晤:

近来可好?许久未去校府与卿见之。吾等同各同胞相聚即将向厦门进发,临行前可通最后函件,思来想去吾冒昧将写于卿。匆匆一别还未来及询问卿闺名,夜夜悔之。如今家国遭难吾应首当其冲,恐不敢提治国民安,唯可抛头颅洒热血尽吾绵薄之力。走前吾心中还此一愿未曾达就。卿兄长实属当之吾辈楷模,愚同兄长相见恨晚畅所欲言无意得卿名为马芙,吾唤之芙儿,可好?

听闻芙儿素来热爱海棠,近日有同胞浅言一地其甚多,吾想,若此行胜利如归可否邀约与之一同前往江宁。其愿在吾心百般挣扎,念今此去凶多吉少才敢薄言于书信,吾十分悔恨那日己懦弱胆小不敢上前亲自问之,芙儿安好。

你之心意兄长告之吾已于心铭记,无需隐晦,吾斗胆坦言今世遇芙儿已是此生无憾,只未将芙儿明媒正娶属吾之憾,知芙儿情意吾还妄想与芙儿生至一儿一女凑齐对好字,男童唤马骁,女孩唤笑笑,同芙儿一般爱笑。此行吾知凶险,有去无回有往无返,甘愿为国献躯救民于水火无悔。倘若不得平安归来芙儿便将其忘之,弃之,不必长挂于心,实不想看到芙儿为吾伤怀忧思,方即另寻良配。

  

芙儿安好

吾情难尽,千万珍重

盐YAN.

【祺我】展信佳

万水朝东

全文2200+

后续【祺我】展信佳 续 


那年冬天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他牵着我的手说,等他回来就娶我回家。他握着我的手在雪地里一笔一划写下我们的名字。


雪地写诗,愈写愈相思。


我让他放心去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他回来,回来娶我。


我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等了一年又一年。你呢,为什么还不回来。


来年春天,院子里的花开了,我坐在躺椅上。阳光正好,我就这么躺着躺着。朦胧之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嘉祺,是你。你来找我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我们成婚了,他风风光光的给我办了场婚礼将我娶进了门。新婚之夜我躺在他怀里,他...

万水朝东

全文2200+

后续【祺我】展信佳 续 


那年冬天大雪纷纷扬扬地落下,他牵着我的手说,等他回来就娶我回家。他握着我的手在雪地里一笔一划写下我们的名字。


雪地写诗,愈写愈相思。


我让他放心去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他回来,回来娶我。


我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等了一年又一年。你呢,为什么还不回来。


来年春天,院子里的花开了,我坐在躺椅上。阳光正好,我就这么躺着躺着。朦胧之间,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嘉祺,是你。你来找我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我们成婚了,他风风光光的给我办了场婚礼将我娶进了门。新婚之夜我躺在他怀里,他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


我不知道他那天看着我的时候想到了什么,我只记得后半夜他匆忙的收拾东西出了门。走之前他往我枕下塞了个杏色发钗,在我额头留下了一吻。


第二天一早,我身边的床铺已经凉了。街坊邻居都说我嫁给他就等着当寡妇吧。


这杏色发钗便成了我们的定情信物,支撑着我等了一年又一年。


这几年来我也给他写了不少信,写着写着身边就多了两个小孩。


倒也是有趣,现在的街坊再来调侃我,身边总是一句


“不许欺负我妈妈!”


“嘉祺,骁儿和笑笑总是跟我嚷嚷着要爸爸。我就告诉他们爸爸是个大英雄,等你们长大他就回来了。骁儿又长高了......”





“马婶!那最后爷爷奶奶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我想他们会很幸福吧。”


我是马骁,我父亲是名满京城的革命英雄。街坊那群小孩老是缠着我让我讲他年轻的故事,我不喜欢小孩子。倒是我妹每次都不厌其烦地把家里剩下的几封书信拿起反复的给他们讲起。


破旧泛黄的信纸上是父亲写给母亲一行行的思念。


致吾妻:

见字如晤

     上次离家时,记得你的风寒又犯了,近来可好些了?骁儿和笑笑可曾惹你的不快?你在信中常是报喜不报忧,远在京城的我甚是担心你们。京城近来常是烽火连天。望着那些无辜百姓,心中总会心痛万分,总觉得应当做些什么,国生我,我必报国,这是应该的,爱妻不必担心。只是这日寇实在猖狂,上战场的战士死的死,伤的伤。我想,你若在场,定要吓得流泪呢。待到日寇投降,我定回家寻你们,到时候我们不会有离别,我们一同盼雪落共白头。

     我也常想,夫人是否也怪过我,在打雷下雨时夫人独自也是否会害怕,是否会怪我不曾留在身边。但国之所需为吾之所向,我不曾后悔过我的选择,相信夫人也是,也定会为我骄傲。生逢乱世,家国未定,男儿七尺之躯理应报国,我岂能袖手旁观,置那些百姓于水火之中。精忠报国,吾辈定当以身作则,即使以身殉国,也在所不辞,以身许国,是己所愿。夫人勿怪勿念。。

     只愿下辈子与夫人再续前缘,生在太平盛世,幸福美满,此生共白头。

     添衣,勿念。


                                  嘉祺亲笔


我缓缓合上信纸,拿起了一边的毛笔。我抬头望了望远处的青山决定为父亲母亲的故事执笔提个结尾。


马骁晚年回忆录。


     对于父亲,我是不曾记得的。也只是在母亲用手帕包着的两张泛黄的照片上瞧见过。第一张,他一身中山装,梳着看来有些违和的背头。想必是刚刚加入革命,眉眼间还有些许的稚嫩。第二张的父亲,经历了战火,一双丹凤眼变得坚定,好生英气。

     母亲早就知道父亲离家参军,这一去便是无回。早已做好了独自教育我和妹妹的准备。到我成年,翻看家书时才发现,父亲此生写过的文章数不胜数,但写过的家书却是草草几封,有的甚至只写了短短二字:勿念。

     母亲说,父亲是救国救民的大英雄。他写文章抨击黑暗统治,组织爱国青年演讲,反抗军阀的黑暗统治。他说,国生我,我报国。

     父亲的一生,不负国家,唯负母亲。在团圆节家家点灯团圆,老家常是灯火阑珊。母亲便在这时盼望父亲归来,等来的不过是父亲寄来的一封书信:一切安好,夫人勿念。到后来父亲在游行演讲时被政府军阀抓去,在牢里牺牲。母亲也是从父亲老友信中得知,信中还卷着那另一半的杏色发钗。她终究是没能在下个团圆节见父亲一面。


     父亲,您的愿望已经完成了,国旗依然飘在北平。您和母亲安好。



—TBC.—


扑凌蛾子
右边第四个是我的未婚夫,他答应...

右边第四个是我的未婚夫,他答应我革命赢了就回来娶我,但我却一直没等到他回来……

右边第四个是我的未婚夫,他答应我革命赢了就回来娶我,但我却一直没等到他回来……

Lamb
  总看大大们写的文,夫人总是...

  总看大大们写的文,夫人总是在家相夫教子,没接受过教育,所以我想写一个和嘉祺势均力敌的女主,在不同的地方为国家奋斗,书信来往,自动代入吧😘

  总看大大们写的文,夫人总是在家相夫教子,没接受过教育,所以我想写一个和嘉祺势均力敌的女主,在不同的地方为国家奋斗,书信来往,自动代入吧😘

酒灼其华

纪欢颜(二)

  上车时,马纪先挎着的包是瘪瘪的,只有几件衣裳,下了车却鼓鼓囊囊。我往里面塞了些干粮,还有几本书。车上无聊时,我拿出书打发时间,他看到了,眼里闪烁着羡慕又渴望的光,我递了一本过去。就如同沙漠中的旅人看到了绿洲,他急切的翻阅些,汲取着来之不易的养分,我只觉得有些心酸。我同他说送他两本书,他不要,沉默了一会,问我可不可以借,还与我说定会小心保管,我拿出书来让他挑,他也只是小心翼翼的选了两本出来,是《呐喊》和《复活》。书本被他珍重的放入了挎包,低垂着的眼睛似墨一般却熠熠发光,恍然间我看到了光芒劈碎黑暗,净化腐朽,如他一般的少年们站在光的源头。


我把在这边地址留给了马纪先,让他有事...

  上车时,马纪先挎着的包是瘪瘪的,只有几件衣裳,下了车却鼓鼓囊囊。我往里面塞了些干粮,还有几本书。车上无聊时,我拿出书打发时间,他看到了,眼里闪烁着羡慕又渴望的光,我递了一本过去。就如同沙漠中的旅人看到了绿洲,他急切的翻阅些,汲取着来之不易的养分,我只觉得有些心酸。我同他说送他两本书,他不要,沉默了一会,问我可不可以借,还与我说定会小心保管,我拿出书来让他挑,他也只是小心翼翼的选了两本出来,是《呐喊》和《复活》。书本被他珍重的放入了挎包,低垂着的眼睛似墨一般却熠熠发光,恍然间我看到了光芒劈碎黑暗,净化腐朽,如他一般的少年们站在光的源头。





我把在这边地址留给了马纪先,让他有事便来寻我。房子是拜托从前一同留学的学长找的,他现在是共产党的底下党员之一,负责情报的收集,听了我的想法之后大力支持,在这边给我提供了许多帮助。我们晚上见了一面,在他经营的餐馆里。这里人多口杂,确实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

“源森哥,幸好有你,不然我也没有办法这么快在这里安定下来。”

“都是为国奋斗,哪怕不是你,我也会想着能帮便帮。”张源森笑着摇了摇头,“对了,林伯父支持你吗?”

我摇头,“我是背着他偷偷来的,他甚至都不愿让我回国,说国内战乱危险,让我在国外安心生活,等风波平息再回来。可正是国有难我才要回,等风波平息…也未曾知这国家是否易了主换了面。倒不如回来面对,心中也有些许慰藉。”

张源森拍拍我的肩膀“林伯父也在为你考虑,拳拳爱子之心罢了。”

“我自然知晓,若我是未曾受过教育养在深闺里的小姐,或许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念想要出来报国,可偏偏我接受了新思想,看到了新世界,若要再让我坐视不理,我实在是做不到。”

我们都沉默了,试问我们这些人,有谁能够做到呢——看苦难蔓延,看人民堕落,看国家沦陷,这远比失去生命更让人痛苦。

熙熙攘攘的喧闹声传来,我们坐在二楼的隔间里,向下看去,是一群穿着短褂的人走了进来,他们要了一盘花生米,又一人要了碗烧酒,接过东西就缩到酒楼的角落里,或蹲着,或站着,享受难得的奢侈时光去了。几个穿着长衫的客人们坐在座位上不满的斥责着,与朋友交谈间,言辞不乏对这些人的轻蔑,于是他们缩得更里了,佝偻着背,垂着头,喝着酒,再偶尔抓一颗面前的花生——一群人只吃这一盘,很快便分食完了,他们就更加沉默了,只专注的盯着眼前的酒碗,最外侧那人垂在身侧的手无措的摩挲着衣角看起来格外局促,小口小口地抿着酒,好似生怕会喝完,但一碗酒有多少,喝的再慢再少也见了底,他看着眼前的空碗,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又看了看,将碗放下了,又把布袋紧紧的缠好塞回了怀里。他站起来,我才看清那是个半大的少年,脸庞黝黑却青涩,单薄的身躯让我又想起了马纪先,他们是相同的,同样的瘦弱,穷苦,却也是不同的—我总能从马纪先的身上看到一种向上的朝气,可从他的身上…佝偻的背低垂的头,和我自从回来见到的大多数人无二的麻木冷漠,畏惧自卑。

我闭上眼不愿再看“人们总是愿意将自己分成三六九等,然后被困在这个框架里一辈子不再迈出去”

张源森也注意到了这些,他已经习惯了,他也有些无奈,但却坚定的说“所以国家需要有人觉醒,我们就是。”

  

  

  

  

  

  这次有了新角色,猜猜是谁~好吧看名字也知道是以张真源为基础构建的啦🙏🏻对不起我真的太喜欢他了,所以私心就加上了。也许以后还会出现其他五个土豆,也许不会…走一步看一步啦。

  有读者吗(好像没有)…有的话大家也可以给我投稿,给他们写角色,正好为我提供一些灵感啦,感谢(鞠躬)

余笙.
🔥万水朝东宋亚轩 马嘉祺 万...

🔥万水朝东宋亚轩 马嘉祺 

万水朝东话剧纪念票根🎫

48小时发货

🔥万水朝东宋亚轩 马嘉祺 

万水朝东话剧纪念票根🎫

48小时发货

浅眠  (票务)

万水朝东 马嘉祺宋亚轩 亲笔签名照  

万水朝东 马嘉祺宋亚轩 亲笔签名照  

拖鞋大户

  是认真的小马🐎和宋啊

  是认真的小马🐎和宋啊

Yyi1^a

  其实做为哥酱的粉丝我真的很看重他的事业,我笑他的事业步步高升,我希望他的资源越来越好。不过突然一下子看到他牵别人的手,就挺落寞的,不是滋味。但是细想,我好像没资格,哪怕作为粉丝更多地应该是为他第一次参演话剧而骄傲和开心吧

  今天小借着月光又看到了这两张照片,写了些废话🤧🤧不喜勿喷

  愿哥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事业蒸蒸日上!收获更多的粉丝,我一定一定不会离开。

  其实做为哥酱的粉丝我真的很看重他的事业,我笑他的事业步步高升,我希望他的资源越来越好。不过突然一下子看到他牵别人的手,就挺落寞的,不是滋味。但是细想,我好像没资格,哪怕作为粉丝更多地应该是为他第一次参演话剧而骄傲和开心吧

  今天小借着月光又看到了这两张照片,写了些废话🤧🤧不喜勿喷

  愿哥哥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事业蒸蒸日上!收获更多的粉丝,我一定一定不会离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