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万神殿

4501浏览    112参与
Sunday

写了很奇怪的crossover,《流浪地球2》图恒宇和《万神殿》大卫.金。

《万神殿》的题材也是上传人脑意识,好像是改编自刘宇昆的作品,个人觉得还不错。

其实就是两个孤寡老男人交流感情

没有什么深刻的内容,主要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胡思乱想

对不起我的记性太差了完全记不住有些设定

不是专业的,有些地方可能看着很不合理。  

  

图恒宇收到过一个奇怪的信息。

在研究所的日子,自从丫丫和她妈妈出事过后便失去了滋味。图恒宇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丫丫两分钟到视频,看着自己的女儿拿起那本数独游戏,对着屏幕说,爸爸,这个题怎么解?一共多少次了,图恒宇问自己,一百遍,两百遍… …换一种...

写了很奇怪的crossover,《流浪地球2》图恒宇和《万神殿》大卫.金。

《万神殿》的题材也是上传人脑意识,好像是改编自刘宇昆的作品,个人觉得还不错。

其实就是两个孤寡老男人交流感情

没有什么深刻的内容,主要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胡思乱想

对不起我的记性太差了完全记不住有些设定

不是专业的,有些地方可能看着很不合理。  

  

图恒宇收到过一个奇怪的信息。

在研究所的日子,自从丫丫和她妈妈出事过后便失去了滋味。图恒宇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播放着丫丫两分钟到视频,看着自己的女儿拿起那本数独游戏,对着屏幕说,爸爸,这个题怎么解?一共多少次了,图恒宇问自己,一百遍,两百遍… …换一种计算方式,久到他已经背下来那页数独上的每一个已知数字,久到他已经把九九八十一宫格里的每一个数字都算出来,久到他现在甚至能闭眼背下来那八十一个数字。

丫丫还是会问,爸爸,这个题怎么解?他说,这里填四;他说,那里填八,下一个是五,下一个… …;他说,对不起,丫丫,这个题很难,爸爸不会。丫丫看不见,她还是对着屏幕,问完问题就希望爸爸抱抱她,丫丫听不见。

他知道马兆站在自己身后,经常看着自己魂不守舍的样子。图恒宇从不回头,但他总是听见那个熟悉的脚步声在自己附近停下来。“马老师。”他终于忍不住了。马兆眼里的神情他看不懂。后悔?担心?还是,夹杂着一丝期待?“丫丫还好吗?”对方问,他的眼光扫过550A屏幕上举着数独的丫丫,最后停在了图恒宇身上。“挺好的,我也挺好的。”

研究所的研究停了。马兆亲自下的令。图恒宇没有任何反应。中国政府明显更支持移山计划,这方面的研究停下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关于数字生命伦理问题的争论太过聒噪,甚至有人找到了那个科学家发疯的视频,“数字生命的科学家都是疯子!”“数字版弗兰肯斯坦”,他累了,他只想要丫丫。

马兆把550A留给了图恒宇,“反正现在研究方向转向了更高级的量子计算机,你留着吧。”自从研究所解散了过后,马兆似乎总是有意躲着他,毕竟当初那个承诺负责的人是他自己。很多研究所的人都加入了550系列的后续研发。图恒宇没有去,马兆也知趣地没有邀请他。他跑到国外工作,后来又申请了驻月研究员的工作,地球快要变成一个让他呼吸不过来的地方。他想逃。

“爸爸,这道题怎么解?”又一次打开丫丫的视频,离开了研究院,550A唯一的任务就是运载这个这个只有两分钟生命的小女孩,一个小小的,电子宠物。图恒宇苦笑了一下,这是他拥有的全部了。

“爸爸,你在发呆吗?”熟悉的声音响起。图恒宇愣了一下,这两分钟里丫丫的每一句话他都能背下来了,这句话,之前从来没出现过。“丫丫?”他愣愣地盯着屏幕。“爸爸?你怎么了,是丫丫惹你生气了吗?”女孩被自己父亲的模样吓到了,下意识地开始有了哭腔。即使在电脑里,她现在也只是个四岁的孩子。“爸爸,爸爸只是看到丫丫,太幸福了。”图恒宇瘫坐在座位上。

丫丫活过来了。

两分钟的生命在电脑里不断迭代,丫丫变得越来越有生气。“爸爸!你来啦!”她的声音也慢慢变得欢快了几分。图恒宇陷得越来越深,他不断地说服自己,麻痹自己,手尖触碰到冰冷的屏幕上,金属的凉意传来,他又一次醒来。

“爸爸!我看不见你了!你的屏幕中间怎么黑了一大片?”图恒宇抬起头,不算大的屏幕中间突兀地跳出了一个对话框。“爸爸,快看,有人在说话耶!”对话框里,那头的人发来一条信息。

“😕❓”*

图恒宇并不了解所谓的emoji表情,也并不清楚对方的意思。什么样的人能够黑进550A?他警惕地想到,还是说什么时候的病毒?焦虑攀上心,图恒宇飞快地设想了很多个结果,同时伸手打算拔掉丫丫的数据卡,如果550A被污染了的话,至少要保护丫丫。

“爸爸,你看,那个人在问你是谁。”丫丫显然能看到了信息,也读懂了其中的含义。图恒宇瞬间停下了手。这是信息?对方想和自己对话?为什么丫丫会知道?他试着叉掉对话框,没有反应。快!关机!他想要扑过去拔掉电线,但是丫丫比他快了一步。

“爸爸,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打招呼。”屏幕的间隙里,丫丫一脸天真的看着自己,对话框里赫然是她的回复,“👋”*

“丫丫,你在干什么?”图恒宇下意识地抓住电脑屏幕,就好像他正抓着丫丫的肩膀。丫丫害怕了,她的声音再一次染上哭腔,“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不对,图恒宇想到,他教过丫丫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说话。是电脑,是550A和对话框那头的人,丫丫… …丫丫也是程序的一部分。他试图驱逐这种想法,安慰起慌张的丫丫。丫丫就是丫丫,他的女儿。再一次地,他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让自己再度相信。

对话框里出现了新的消息,依旧是一堆奇怪的表情。图恒宇意识到,丫丫能够读懂它们,也可以用它们对话。不管对方是谁,丫丫比自己拥有更强的适应力。数字生命的优越性很快就得到了应验,即使那头的丫丫还只是个孩子的样子。已经迭代了好几百次的丫丫,能力恐怕早已超越很多普通人了吧。图恒宇自嘲地笑了笑,如果对方不是丫丫,恐怕自己也会感到害怕吧,这样一个数字怪物… …

“爸爸,”女孩从屏幕的空隙里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父亲,“他说他被困在了一个地方,希望有人帮帮他。”

“丫丫,你帮爸爸问问,和你说话的人是谁?”丫丫在那头慢慢地敲着键盘,一串emoji发送了出去。对方沉默了一阵,发来一张模糊的图片,接着又是一大串表情,其中连续的眼睛符号极为显眼,就像在拼命强调一样。“爸爸,他说,他逃出来了,有人在看着他。”丫丫似乎也读到了信息中的紧张感,压低了声音向图恒宇翻译其中的意思。他一下子愣了神,想起从前和女儿一起无聊的时候看谍战片时,她钻到自己的怀里故意压低声音说话的样子。进度条慢慢走完最后几秒,两分钟到了,视频再一次重新开始,对话框不见了踪影。图恒宇试图问丫丫还记不记得刚才的事情,但丫丫依然只是举起数独问到已经重复了无数次的问题,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

那张图片!图恒宇突然想到,图片虽然模糊,但是依然能辨认出是一个公司的logo,蓝色的背景里有个模糊的白色L字母。他记得这个图案,那是一家美国公司的logo。Logorhythms(标志节拍),一家被视为新时代苹果的大型科技公司,甚至是公司的创始人都和乔布斯有那么七八分相似,不少人说他就是乔布斯转世。然而真正让这家公司出名的是它的野心。当初数字生命的构想刚刚提出,不少研究所都将此视作一个机遇,而在美国更是搞的风生水起,数字派由此愈来愈壮大,而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这家公司。此前标志节拍已经靠着大大小小的电子设备占有了全美几乎四分之一的市场,甚至有人发现自己家里所有的电子设备,大到电视,小到芯片,全都印有标志节拍的logo。嗅到了新商机的标志节拍,迅速调转研究方向,凭借强大的科研团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在研究所解散之前,依稀听闻它打算进行实验的消息。

久违地,图恒宇打开浏览器,他已经太久没有怎么关注外界的新闻,以至于浏览器的界面甚至显得有些陌生。每日头条里都是陌生的消息。图恒宇没有在意,只是径直地搜索了标志节拍。第一个跳出来的信息依旧是公司的主页。滑动着页面,数字生命研究的消息几乎消失不见,只有在公司成就里简略地提了一嘴,“UI(Uploaded Intelligence)研究”。迫于社会舆论,很多公司不得不隐藏了这方面的消息。页面的最下方是骨干研究员的展示。图恒宇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大卫.金。两人很久以前的交流学习上似乎有过一次简短的谈话,图恒宇对他没有什么印象,只记得对方是个挺优秀的人。点开那人的头像,在个人介绍的末尾有着这样一句话,“遗憾患病去世。”即使是天才,末世也不会对他有任何怜惜。

图恒宇叹了口气,从界面中退了出来,似乎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他无趣地滑动着鼠标,界面滚动着,最后停留在一条很不显眼的词条上。“标志节拍人体上载实验失败”点开链接,页面上显示的只有一句简短的话“标志节拍进行数字生命上传实验,隐瞒结果,告知实验失败。”下面附了两张照片,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还有,大卫.金。图恒宇下意识地看了看消息来源,一个从未听过的网站。察觉到一丝异样,他试图刷新页面,但无论再刷新多少次,页面上出现的始终都是404 not found,直到最后甚至直接报错。图恒宇索性关掉页面,盯着屏幕上的绿色草原发愣。如果说标志节拍真的像网站上所说,它肯定早就实现了数学生命,那么刚才对话框里的,就是… …

屏幕的中央,一个黑点不断扩大,迅速又变成了对话框的样子。图恒宇屏息盯着它看了良久,没有消息。对方似乎在期待着他先发起对话。

“😕 ❓”学着对方的说话方式,他发送了一个消息过去。“💻👻”对方很快有了回信。电子幽灵?

“🙊🙊☹☹”对方接着发来一条信息,似乎是在祈求帮助。“❓”“👀👧”“… …”面对对方奇怪的聊天方式,图恒宇越来越头大,他直接向对方发去了大卫.金的照片,对方沉默了。“👨‍👩‍👧” 一条消息蹦了出来。“👨‍👩‍👧👨‍👩‍👧👨‍👩‍👧👨‍👩‍👧👨‍👩‍👧👨‍👩‍👧👨‍👩‍👧👨‍👩‍👧👨‍👩‍👧👨‍👩‍👧👨‍👩‍👧👨‍👩‍👧👨‍👩‍👧👨‍👩‍👧👨‍👩‍👧👨‍👩‍👧👨‍👩‍👧👨‍👩‍👧👨‍👩‍👧👨‍👩‍👧👨‍👩‍👧👨‍👩‍👧👨‍👩‍👧👨‍👩‍👧👨‍👩‍👧👨‍👩‍👧👨‍👩‍👧👨‍👩‍👧👨‍👩‍👧👨‍👩‍👧👨‍👩‍👧👨‍👩‍👧👨‍👩‍👧👨‍👩‍👧👨‍👩‍👧👨‍👩‍👧👨‍👩‍👧👨‍👩‍👧👨‍👩‍👧👨‍👩‍👧👨‍👩‍👧👨‍👩‍👧👨‍👩‍👧👨‍👩‍👧👨‍👩‍👧👨‍👩‍👧👨‍👩‍👧👨‍👩‍👧👨‍👩‍👧👨‍👩‍👧👨‍👩‍👧👨‍👩‍👧👨‍👩‍👧👨‍👩‍👧👨‍👩‍👧👨‍👩‍👧👨‍👩‍👧👨‍👩‍👧👨‍👩‍👧👨‍👩‍👧👨‍👩‍👧👨‍👩‍👧👨‍👩‍👧👨‍👩‍👧👨‍👩‍👧👨‍👩‍👧👨‍👩‍👧👨‍👩‍👧… …”越来越多的消息涌来,无论他怎么回应,对方只是机械地重复着三个人头的表情。大量的信息轰炸看得人心慌,无奈之下,他只好拔掉电源。随着屏幕全黑,消息消失,一切又归于安静。

那个对话框还是会时不时地从电脑里跳出来,图恒宇也慢慢习惯了,甚至能够从对方那一大堆表情了看出个大概。对方对自己的失态道了歉,修好了因为自己而崩溃的电脑,顺带修复了几个原有的问题。他断断续续地说起自己现在的状态,被困在外面同时失去了语言模块的功能。他总是不敢说太多,也从不涉及自己身上发生的变故。图恒宇曾经尝试着询问,但对方只是发来“👀”便消失不见。是谁在看着他?在数字生命支持率高涨不下的美国,标志节拍这样的公司依旧在进行实验也不是不可能。图恒宇关掉电脑叹了口气,望着550A皱起了眉,他能不能承受这样的危险变量?

大卫依旧是幽灵一般地跟在图恒宇周围。他时不时地帮着升级一下软件,检修一下设备里的bugg,帮忙监控一下数值;或者提醒什么东西快没了,偶尔给图恒宇预报一下天气,在地球天气越来越多变,天气预报屡屡失算的今天,他甚至帮着图恒宇工作的地方躲过了一次严重气候问题。倒是的确越来越像个电子宠物。

图恒宇试着和他一起想办法修复损失的语言功能,借助550A,他们成功让对方能够用简单的单词沟通。像个牙牙学语的孩童一样,大卫又一次开始了语言学习,凭借计算机的高速处理,很快到达了可以和人日常交流的阶段。

大卫的第一条非emoji信息是一个网址。图恒宇点开网址,是一个仅支持VR的游戏。家里正好有一副旧的VR设置,那是研究所散伙前马兆以大家平分没什么用的破烂时塞到自己手里的,“不用了也可以买个差不多的价钱。”这是他的原话,一个挺冷的笑话。进入游戏里面,偌大的空间里弥漫着被遗弃的气息,游戏里的建筑也很应景地变成了一大片废墟模样。

“这个游戏已经被遗弃很久了,准确的说,游戏公司早就垮台了。”一道略显僵硬的电子音从身后传来,那是一个跨在马上的骑士,全身的盔甲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他跨在马上抬头看着天,是电脑模拟的星空,因为太久没有维护显得有些失真,“这本该是一个像《头号玩家》里的绿洲一样的超大型游戏。”他回头对上图恒宇疑惑的眼神,“就是斯皮尔伯格拍的电影?2018年的老电影了,说起来,电影里的未来世界还是2045。”骑士抬手示意他环顾周围,接着耸耸肩,“可惜了,麦蒂一直很期待。”

“麦蒂?”

“我的女儿。”即使是电子音,图恒宇也听出其中的柔情。骑士跳下马和他平视。透过头盔的间隙,他似乎看到一双忧伤的眼睛。“这是我女儿喜欢的游戏人物。”他指了指自己,“之前只要一玩游戏,我总会扮演这个角色,而她则是女武士。”骑士拍拍自己的头盔,轻轻地晃动了一下,“明明我都快忘记自己的模样和声音,却偏偏记得这些... ...”

他转向图恒宇,把他拉到自己身旁,“重新认识一下吧,大卫.金。”他朝图恒宇伸出手,“我们见过。”

图恒宇回握了他,没有人类的触感,就像握住了一块轻飘飘的铁块。“你选中我,是因为你认得我?”

“不,是因为那台电脑。”大卫压低声音,“我从标志节拍的监控下逃出来,他们试图切断我和网络的连接,只有一小部分意识成功绕过了他们。我现在并不完整,基本上就是个电子玩偶。”他顿了顿,拉着图恒宇在废墟中游荡着,倒塌的石碑和房屋似乎也在昭示着一个时代的悲凉。“我那时很虚弱,不敢暴露自己,一旦被查到踪迹,公司会立马对我进行攻击。多亏了你的那台计算机我才能基本维持自己的存在。”

大卫看到图恒宇一脸警觉的样子,“你放心,我借用的是游戏里的初始形象,这个游戏的IP地址早就废弃了,他们应该找不过来。”

两人在一堆石块上坐下,大卫随意操控了一下,象征性地在游戏里点了把火。“你的自由度似乎很高。”图恒宇想到了被禁锢在视频那头的丫丫,而大卫似乎可以任意在数字空间里活动。“... ...”骑士盔甲里的人似乎缩了缩,电子音里有了些许波动,“那是以为上载的方式不一样。”他转头望向图恒宇,“我见过你们的研究。上传意识,这样的方式标志节拍也尝试过,但是不够,这样的成果达不到所谓的智能,所以他们想了一个新的方案,扫描一个活的大脑。”

“扫描?”

“或者说,打印更为合适。把你的脑组织用激光一点点剥离,扫描到电脑里,等到扫描结束的时候,你的大脑... ...”大卫做了一个空的动作。图恒宇立马意识到这个行为有多么激进,扫描活人的大脑!无论实验成败与否,没有了大脑的本体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我病了。快要死了。”大卫依旧用电子音继续陈述着自己的遭遇,“我申请作为实验者。”他突然笑了一下,“不过他们对我的家人宣称实验失败。我的妻子,她不理解我,我希望她能恨我,这样至少能断个念想。但是麦蒂... ...”

他沉默了,两个孤独的灵魂坐在游戏的废墟里,虚拟的火光跳动着,烟气上升到虚拟的星空。

“电脑里的小姑娘是你的女儿?”大卫打破了沉默。图恒宇盯着上升的火光,话题正慢慢地滑向那个两个人都在刻意躲避的禁忌。

“嗯。车祸。”

“你的女儿迭代学习的速度很快,再迭代过几次,她的能力将超过一些科学家。到那个时候,你怎么看她?”

“丫丫是我的女儿,这是不会变的。”

“可是她死了。”

“不!她没有!”

“我死了。”大卫没有再和他争论下去,望着情绪激动的图恒宇,他只是自顾自地陈述了这个事实。图恒宇呆住了,如果是别人,他或许会跳起来同他争辩,但这一次,对方和丫丫一样,也是一个数字生命。

“哪里有人会这样?”他再度敲了敲自己的头盔,金属的碰撞声传来,似乎标志着他非人的存在。“五年了。就算是活人出现在她们面前都会让人诧异,更何况是一个电子人?”他垂下头,“你很幸运,或者或丫丫很幸运,还有人陪伴着她从毫无意识开始成长。我呢?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他抬手调出了一张合照推到图恒宇面前,照片上的三人看着很快乐,照片里,那个女孩似乎扮演了一个武士的形象,女人则是一位法师,而大卫则是穿着简陋的骑士盔甲。“这是游戏的一个活动,麦蒂缠了好久,她妈妈才同意一起扮演。我们一起做了服装参加展览。这是最后一张合照,我那个时候已经病了,没有告诉她们。”图恒宇端详着合照,开车同丫丫和她妈妈一起去游乐园的画面再度出现在脑海里,一时间意识恍惚。

“... ...如果我的妻子爱上了别人,重组了家庭,我会感到愤怒;如果她们依旧没有走出悲伤,我会感到悲伤。除此以外我什么都干不了,在现实生活里已经没有我的份了。我可以操控房间里的灯光,可以操控电视,电脑,可以及时预告天气,我可以像一个电子管家一样,但我回应不了心爱之人的情感。我没有办法逗她们开心,在伤心的时候替她们拂去眼泪,也没有办法拥抱,或者回应她们的拥抱,我只能再橱窗之外眺望,我注定了只能做一个幽灵。”他苦笑了一下,“我的妻子是历史学教授,大概从她的角度来看,现在的我只是对她死去丈夫的亵渎吧。”

图恒宇回味着他的话,他想起丫丫冲着屏幕外的自己拼命地伸着胳膊,“爸爸,抱抱!”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触及到屏幕内的人,只能看着丫丫害怕地哭喊着,直到进度条重新开始。

“争论伦理的问题没有意义,至少对于你我来说。对于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被定义成人,这是已经延续了上千年的问题。从前有人争论是否要给予婴儿人的权利,现在什么还会这样争论数字生命。丫丫究竟代表着什么,机器也好,幽灵也好,我不在乎。这个问题在我这里很简单,我可以有很多身份,科学家,技术员... ...但是面对丫丫,我只想做她的父亲。我从不抱有那些狂热的数字生命派的幻想,我只想陪伴她经历一切。”

“或许你是对的。”

大卫安静地坐在石块上,不再说话,就好像刚才的谈话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

地面突然开始震动,传来不祥的撕裂声。

“怎么回事?!”他下意识地抓住大卫金属制的胳膊,但他似乎就像突然下线的玩家没有任何反应。坍塌的声音越来越近,图恒宇试图拽着对方逃跑,但大卫依旧纹丝不动。就在脚下的地面马上要塌陷时,他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推力,一个踉跄跌入了滚滚尘埃中。再一回头,他已经被弹出了游戏回到了初始界面。

是网络攻击。看来标志节拍的人还是找到了这里。图恒宇再度登入网站,一切都消失了,他站在一片漆黑的虚空当中。太迟了。发泄般地甩开了头上的VR头盔,他发现手机接到了好几个未接电话,是马兆打来的。正打算回拨过去,马兆的下一个电话拨了进来。

“图恒宇你在干什么?!”

“马老师?”

“你知不知道大使馆那边接到了电话说有人举报你试图恶意攻击网络?现在时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550A留给你不是为了让你随便乱搞!要是不想干了,就回国来!把550A还给研究所销毁。”

“图恒宇?你在听吗?”

来了,标志节拍的报复。图恒宇收好丫丫的数据卡,把550A用布盖着藏了起来。丫丫... ...他承担不了这么大的后果。

接下来好几天,他不敢再打开550A,甚至连自己的手机电脑都不怎么用了,除了偶尔被叫去处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他没有其他任何活动。

第七天的时候,他暂时借住的房子被敲响了房门。透过猫眼,他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疲惫的男人,两手空空,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了。

再次确保550A藏得好好的,他打开了门。

屋外的男人看到门开了,疲惫的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你好,我是彼得.韦克斯曼,大卫的朋友。”

“你是标志节拍的研究负责人。”

对方露出诧异的表情,但随即又恢复了开初的无力。“不——标志节拍不存在了,”男人靠在墙上,“有人举报公司多次恶意攻击联合国,已经被解散了。”

“这是真的?”

“是——额,公司内部有不少激进分子,已经被捕得差不多了。”

“那你呢?你是研究负责人。”

“我?”男人慌乱地移开了目光,“我不想掺和这些事情,我累了。大卫... ...”他开始吞吞吐吐地自言自语,看得出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我想还是要过来看看,艾伦躲着我,不让我再进她家门了,多半还觉得是我害死了她的丈夫... ...”图恒宇始终站在门口,而对方似乎也没有要进门地意图。

“啊,不要担心。”他看到图恒宇一脸戒备的模样,摆了摆手,“我是来告诉你,之后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我们找到了打电话和发起攻击的人,已经被警方处理了,如果你要赔偿的话... ...”

“不需要。”

男人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大卫... ...还活着,”他嘟嘟囔囔地说着,“我正在想办法告诉他的家人。”突然间,他撇开脸,发出一声叹息,“天啊,怎么会这样,我们明明是那么要好的朋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转过身去,捂住了自己的脸,“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真是个懦夫!太折磨人了!我的承诺… …我犯的错一辈子都无法偿还了... ...”

男人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一切都有些莫名其妙。第二天对他的举报就撤回了,大使馆那边还亲自打电话来向他道歉,叫他安心工作为人类做贡献。生活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他通过了驻月工作的申请,很顺利,下一批去到月球。

总算要离开地球了,他望向窗外的城市,这种都市就像复制粘贴一样到处可见。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去到月球的前一个晚上,他最后一次打开电脑,一封邮件弹出页面,没有发件人。图恒宇点开邮件,只有简短的一句话,“谢谢,祝你好运。”





LSKP
记录一个关于我卡的看法 好像是...

记录一个关于我卡的看法

好像是之前看三联还是南周上面的点评,角度非常新奇犀利,如下:
从观众视角看来,Caspian是一个孤独却不幸的天才,他的痛苦来自于一切都假的如此彻底。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一个家庭不幸的天才,他未尝不在期望着什么——他期望摆脱这令人痛苦的平凡琐事生活,期望着自己的不平凡,期望着,或许这令人再难忍受的生活背后藏着所谓的大阴谋。

换言之,孤独中的天才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期望而幻想出这样一个身世的故事,幻想自己身负重任、出生即是为了“拯救世界”,反而更能将故事中一些地方合理解释了。


不管怎么说,我对这个原著中并没有的角色投注了非常多的关注。剧组期望这一切是真是假,我不知......

记录一个关于我卡的看法

好像是之前看三联还是南周上面的点评,角度非常新奇犀利,如下:
从观众视角看来,Caspian是一个孤独却不幸的天才,他的痛苦来自于一切都假的如此彻底。

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一个家庭不幸的天才,他未尝不在期望着什么——他期望摆脱这令人痛苦的平凡琐事生活,期望着自己的不平凡,期望着,或许这令人再难忍受的生活背后藏着所谓的大阴谋。

换言之,孤独中的天才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期望而幻想出这样一个身世的故事,幻想自己身负重任、出生即是为了“拯救世界”,反而更能将故事中一些地方合理解释了。


不管怎么说,我对这个原著中并没有的角色投注了非常多的关注。剧组期望这一切是真是假,我不知道。或许原先在剧组的安排中就有一个第二季反转、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幻觉的情节?不知道了。只能说听闻网飞因为资金原因,虽然第二季已经制作完成却不能放出,真的非常遗憾。

新时代潮流老人wood

怎么万神殿也倒霉了,这是我没想到的。#第二季已经制作却被砍

#希望有平台接手

怎么万神殿也倒霉了,这是我没想到的。#第二季已经制作却被砍

#希望有平台接手

遊移月

悲報 萬神殿第二季續訂被砍⋯⋯

真的只是睡了一覺而已怎麼起來就是晴天霹靂(這是在幹什麼

悲報 萬神殿第二季續訂被砍⋯⋯

真的只是睡了一覺而已怎麼起來就是晴天霹靂(這是在幹什麼

晚夏绘澄江。

从Caspian x Maddie说开去

顺便把这个也放出来吧。

本来打算填个大坑写写动画后半段的两次存在性危机的。终究还是咕咕了。大概。有生之年吧。

原贴指路豆瓣《万神殿》讨论组:男女主好适合当小情侣啊(直接放外链会挂,只能这么地了)


——


1.

这两天为了嗑糖正在重温。看到Maddie第一次跟Caspian私聊时,Caspian让她给证据,她质疑对方身份说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跟他们一伙的,然后屏幕外的Caspian邪魅一笑(x)说不你不知道。还有他们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Caspian一直咄咄逼人问Maddie各种个人信息,把Maddie逼问到带哭腔才罢手。感觉前期就是Cas仗着自己比对方多知道一点就青春期式霸凌捉...

顺便把这个也放出来吧。

本来打算填个大坑写写动画后半段的两次存在性危机的。终究还是咕咕了。大概。有生之年吧。

原贴指路豆瓣《万神殿》讨论组:男女主好适合当小情侣啊(直接放外链会挂,只能这么地了)


——



1.

这两天为了嗑糖正在重温。看到Maddie第一次跟Caspian私聊时,Caspian让她给证据,她质疑对方身份说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跟他们一伙的,然后屏幕外的Caspian邪魅一笑(x)说不你不知道。还有他们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Caspian一直咄咄逼人问Maddie各种个人信息,把Maddie逼问到带哭腔才罢手。感觉前期就是Cas仗着自己比对方多知道一点就青春期式霸凌捉弄,结果后期跟Maddie见面后整个地位逆转——Cas:Trust me...Whatever you think you know about me, you don't.  Mad:You're a clone of Stephen Holstrom. You've been raised just like him so you can complete his life's work. Cas:😯(小丑竟是我自己


2.

顺便站在梦女角度(bushi)再复盘一波假女友Hannah。毕竟她是唯一一个被Cas真心爱过(好吧虽然还只是crush但仔细想想那也是他付出的真心啊!梦女狠狠慕了)的女人。虽然Hannah一开始在学校接二连三的刻意接近、在Cas房间里的有意套话都是显而易见带着任务性和目的性的,但篮球场那晚,当Cas在她背后跟她诚恳又大方地解释道歉(Cas说希望我们能有一场真正的约会,就像过去的人们那样,感觉有点cue小刘原著《奇点遗民​》里那种怀旧调调,总之就是少年早熟的迷人感),然后她顺利接梗表白,Caspian沉思一秒然后宣示主权般地进行一个长吻的亲之后帮她拿包,镜头给了Cas沾血的手一个特写,给了Hannah一个深邃表情的特写。(省略霸总文学➕萨德式欲望分析八百字)代入一下我觉得Hannah应该是be like明明是带着任务来的但是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他了……。Hannah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人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假的,之前看他觉得好像一个傀儡玩偶,生而非人,活在真空之中;但是那一刻她突然感觉到他作为一个真实的、有着自我意识而非cloned replicator的存在,被那种“人”才具有的巨大蓬勃的生命力(尼采意义上的“强力意志”)所打动震撼,于是望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BGM唱出心声:Are you a man or a monster?表情里应该是蕴含着从I know about you到do I really know?的自我怀疑、油然而生的对造神之事以及所造之神本尊的畏惧感、一点点的dokidoki等丰富要素😷


3.

会忍不住想如果Cas的一生并不是一个谎言,而是平凡普通但真实的一生的话,他的爱情就会像这样带着叛逆的元素轰轰烈烈下去。一刷的时候看到他跟Hannah确定关系后窝在床上同看一本漫画,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x当她说Maybe I like crazy的时候他一定觉得找到了灵魂伴侣,然后那个吻就显得特别有救赎意义,我也是zqsg有希望过这个姑娘能给他晦暗的人生带来一束光的(结果打脸来得这样快。Caspian好惨,阿妈好心痛,但这一切都是必要的💦)。所以回过头来看,经历了这一遭,所谓的最基本的人间信任整个破裂了一遍之后,他最后给Maddie的那通电话(I don't know any of them. I know you!)就显得更加珍贵也更加好嗑了👌🏻


    再刷的时候注意到Maybe I like blabla这个句式假女友其实是用了两次,有品到其中两个人注定不是同路人的一面。第二次那句“Maybe I like crazy"已经是她听了Caspian非常私人的感受之后说的,相对来说更有底气一点,但第一次则是在她说没想到Caspian这种人会into漫画的时候。这里也侧面反应出来他们其实就是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人吧,假女友的现行世界观里没有这样的想象力,想象一个既是不食人间烟火优等生又是沉迷漫画深宅二刺猿的叠加态Caspian。Cas当然立即表示我是个正常人,不是那种nerd,言下之意跟我tla不会亏了你的(😌)品品这句“You're calling me a nerd?”——反问得恰到好处,就是那种介于赌气和撒娇(💦果咩,之前看到有人说他好像犬系,我反思了一下,我承认,他真的有😢好嗑指数翻倍的那种),加上Dano神仙配音精准把握语气程度,简而言之就是他不撩到妹谁撩到妹_(:з」∠)_反正我是被撩到了。然后再回过头来看Hannah那句“Maybe I like nerds.”就。真的。好勉强。后面的对话也是,两次用同样的句式,用的还都是Caspian已经说过的词,其实蛮明显可以感觉出赶鸭子上架、三观不对路但还是要强行假装喜欢的别扭感(强烈推荐再去细品当女友问起那部漫画细节“what's his deal?Parasite”的时候Caspian那声画面外的轻叹!真的很绝,我的理解是那种“好吧虽然你不懂但谁让你是我女朋友呢那就勉为其难地讲给你听叭”的无奈+宠溺。相比之下想想女主Maddie日常就是打游戏,再加上都是Hacking一把好手,两个人的共同话题一定会更多!




还想到就是第三集爹妈上演砸手关键帧的时候,很绝的一个镜头设计是,真情流露的假爹拿过锤子,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做着最后的心理准备,而镜子上刚好贴着baby Caspian的两张照片。作为“父亲”的扮演者,他很清楚今夜过后他的儿子就将告别他,今夜过后他在他眼里的形象就将彻底粉碎,今夜过后他再也不是他精神意义上的父亲了。在宏伟的“人类补完”计划面前,他渺小的怜悯和真实父爱实在是不值一提。无可避免的命运的悲剧性由此诞生。“人生固然短暂,但无论在这大军之中或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出一个人真正幸福得从来不会感到——而且是不止一次地感到——活着还不如死去。灾难会降临到我们头上,疾病会时时困扰我们,使短暂的生命似乎也漫长难捱了。”痛苦不会因为人的逃避就消失,所以虽然“I don't have to be an asshole till he's like 8”……童年时期的Caspian半分不屑半分稚嫩地趴在桌上做题的样子、解出魔方谜题对着镜头笑的样子,像是在跟他说,永别了,“父亲”。又要夸一遍片尾A man or a monster,对应父亲最后坐在郊野的车里嚎啕大哭,比起成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真人,他最终还是咬牙选择了成为庞大机器中的那颗螺丝钉,选择放弃人性,助推Caspian走向人生既定程序中的下一环。也太令人动容了。


     后期有瞬间疑惑过Cary对Caspian到底是不是真心。导致我会confused的原因就是Cary在病床上跟资本家力陈自己应当被留活口的理由之一,是认为全项目只有他还能跟Caspian再打打感情牌,也就是说到底他给Caspian留下的“虽然我演你的恶爹但我其实是个好人我对你有父爱”的印象还是为了宏观利益而非真的出于一己私情。但是重刷的时候我还是偏向于相信他是付出了真心的,因为很多他的非表演时间都还是能感觉到他对整个造神项目的质疑以及那种更像是出于人类本能父爱,离开Caspian的痛哭、任务结束后回到基地对所有人甩冷眼等等。也许他的「我是整个项目里他唯一会信任的人」真的只是一句为求自保的托辞吧。这个人物的弧光真的挺饱满的xx

说到这里还想顺便夸一下就是整部剧人物塑造的丰富性。没有绝对的反派也没有绝对的正派,包括早期Pope满脸资本家丑恶嘴脸但到后期深入挖掘会发现他有自己的信仰坚持(且不论善恶好坏)。每个人物都有它的缺点和局限性,这样才显得真实和有深度,也是它跟其他作品拉开差距的原因所在吧。




4.

补第四集的时候看到Cas回的“Um. You ghosted me. Remember?”。记仇boy在Maddie惊慌失措发来求救信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你弧我☹️我凭啥帮你”。就,好可爱_(:з」∠)_



想借个电话还要先消费,Caspian跟漫画店老板“我记得你但你不记得我”的对话一方面好笑另一方面也挺心酸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因为单亲+种族遭受校园霸凌,一个因为早慧+不合群被刻意孤立,迥异的家庭但相似的境遇,也给两个人之后坐在树下的交心之谈铺好了共情的前提。


打电话交换情报的部分真的每一句都配得好棒。两个人在不断的揣测、怀疑和推理中互相试探。Maddie知道神秘人的名字和身世背景但不知道她从何而来为何而来,Caspian依靠异禀天赋叠加天选buff在暗网上比Maddie早接触到Laurie但别的一概不知。Caspian get了女孩的天真与轻信,转头抽出注意力诘问她的个人信息,be like这么容易就听信别人的话帮别人做事……不会是个未成年吧?于是沉默之后迟疑出声,问她是不是还在读middle school,Maddie握拳振声:High school!(瞧不起谁呢这是xx(当然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成Caspian在努力确认电话对面的陌生人是否值得信任,所以先从最好推测的年龄开始调查起,根据对面的反应得出多半是可以信任的结论)


我看组里有别的帖子在嗑那句“Ok. It's ok.”我看的两个字幕组一个翻译的是“好的,没关系”一个是“好的,别紧张”,我个人会觉得“别紧张”翻得更好,因为语气好苏代入Maddie真的完全有被安慰到……咱们就是说Cas真的很懂,前有跟假女友坦诚错误句句说到点子上,后有把小妹妹惹哭了立刻变温柔跟她对等交换信息。你看,没事的,只要你说了我想要的,我就会给你你想要的,you tell me your name, and I'll give you mine(已经有Holstrom那味儿了)。然后在Maddie试图夺回自己的话语掌控权、跟他扯Laurie和Cody的问题时,Caspian又强势stick to his own interest,“Maddie, why'd she warn u not to talk to me?”霸总基因确信。最后Maddie憋不住一口气秃噜完之后那个表情非常“卧槽我是不是说太多了?”,赶紧Bye完摁掉电话。


两块被Logorhythms强行分开的拼图终于要合二为一,我一边为纯爱嗑生嗑死一边满脸期待着剧情把压力啪地给回到无良资本家那边。




5.

(前情提要是豆瓣楼里有人ky)


第四集里假爹Cary misson completed,完成了俄狄浦斯试炼的Caspian带着“柔弱”假妈正式进入预设轨道第二阶段。我觉得手枪的设计很精绝,Renee那句You bought me it点出它的讽刺意味。买它的时候Cas还以为妈是真妈,爹是恶爹;等真正用上的时候局势已经完全反转了,妈是假的弱假的爱,爹是假的恶真的爱。而他出于关心和爱买给一个人防身的武器,最终变成了几乎杀死另一个真正爱着他的人的元凶。


今天还想到觉得被Caspian爱是很令人羡慕的事。这句话可以换成很多种表达方式,例如,Caspian是非常非常完美的恋爱对象,不论男女;还可以说,Caspian是非常丰满的角色,是一个健全的人(尽管青春期成长于那样不健康的家庭)。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表现出像楼上上上上那样以及再上上以及再上上上的那种行为和言论的——你可以说他不仅智商高,而且情商高;你可以说他非常懂得照顾人,而且不是墨子所谓“兼爱”的那种无差别式的关心,而是一种爱憎分明的状态。想到他对世界的漠然与对编程的投入形成的强烈对比就像那把枪的开端和结局一样明显。同样地,他对在意的人竭尽全力地护其周全,对所恶之事也不会妥协退让,而是或本能或有意地去反抗。


他表达喜爱的方式真的会让我觉得很熨帖,不忸怩也不僭越,就是那种恰到好处的尺度,会让你觉得非常舒服。这一点从他对在意之人的付出就能看得出来,是只有足够敏感才能达到的足够得体。无论是对Hannah从表示好感到宣示主权的一系列互动,还是在他关心母亲时强烈要求买枪、主动拿自己当hacker赚的钱出来补贴家用为母亲分忧,抑或是为受伤的Cary担心,直到他昏迷时他最后叫出的那声dad。所以我也真的很期待当他对Maddie真正产生好感、或者说意识到自己对Maddie的好感的那一刻,他会想要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我们因为Cas是这样的人而喜欢他,因为他有这样的momentum而希望他去爱、去被爱,去和适合的人达成一种更完美更幸福的人生;更因为我们自己也有这样的需求,我们自己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所能够完成的对另一个“人”的理解和共情,我们对美好事物的本能希冀和渴求,尽在于此……。



6.

第五集里主角团在讨论Logorhythms可能把UI服务器架设在哪里的时候,Maddie一脸风轻云淡说Yeah, like Norway。嗑到一种的「只有你我二人知晓」的隐秘感,在所有人线索中断一筹莫展时,是你递来的只告诉过我的情报让一切得以继续推行下去。




7.

(About 2 existential crises)

(摘抄部分出自小刘《The hidden girl》中译版: 

《隐娘》 — Chinese translation by 罗妍莉 in ONE•一个)


“生逢乱世,若要合于道德,便只能不问是非。”

会让我想到那句「只要你的心是善良的,对错都是别人的事」,想到「无字空碑向晚长立,待青史书功过斟浮名」。所以其实故事里的人遇到的存在性危机也平等地体现在现实中的每个人身上,是选择交出自主性、放弃独立思考的机会而循着各种为你设定好的既定轨道安身于世间,还是保持挣扎但必然痛苦的姿态去跟每一个当下的选择作斗争,去仔细地判定that's me/that's not me,even if it looks still on the track of destiny. How much will you willingly embrace it?


“我们为何要甘做权贵的鹰犬?”


“我们犹如冬日暴雪,落在白蚁蛀空的屋顶。”她说,“惟有加速催动旧的衰亡,才能引来新的再生。我们为这倦世报仇雪恨。”





8.

最后当女主说出“What makes you think I give a shit?”的时候,我觉得我都要窒息了。但是Caspian他挺过来了xx


那一刻他意识到,whether he likes it or not, admit it or not. Destiny's gonna be what it will be.顺便一提,在小刘的原著里整个Uploaded Intelligence的项目名就叫DESTINY,全称「Destructive Electromagnetic Scan To Increase Neural Yield」. What an acronym!

Charlo The Ripper

这段时间最上头的几个新老婆

所以我的XP是什么……?(摸不着头脑)

每天对着老婆发烧哎嘿嘿嘿嘿😍😍🥵🥵🥵

这段时间最上头的几个新老婆

所以我的XP是什么……?(摸不着头脑)

每天对着老婆发烧哎嘿嘿嘿嘿😍😍🥵🥵🥵

无言之意

很喜欢这个镜头所以画了

在纸上打草稿似乎效果好得多

很喜欢这个镜头所以画了

在纸上打草稿似乎效果好得多

absurd halo

素材:

瑞克与莫蒂

怪诞小镇

反派本色

极恶老大

地狱客栈

峭壁小镇

无机杀手

阴谋办公室

宇宙小子

星蝶公主

万神殿

猫头鹰魔法社


bgm为《峭壁小镇》《无机杀手》作者Liam Vickers为其有声恐怖小说《Design》所作曲Hail To Your God,可在网易云音乐搜索(没有单曲,只有声音)

可以看得出来视频标题其实是bgm名字的翻译

素材:

瑞克与莫蒂

怪诞小镇

反派本色

极恶老大

地狱客栈

峭壁小镇

无机杀手

阴谋办公室

宇宙小子

星蝶公主

万神殿

猫头鹰魔法社


bgm为《峭壁小镇》《无机杀手》作者Liam Vickers为其有声恐怖小说《Design》所作曲Hail To Your God,可在网易云音乐搜索(没有单曲,只有声音)

可以看得出来视频标题其实是bgm名字的翻译

你和你的所有

la la la that's how it goes

Caspian/Maddie


卡斯宾稍微察觉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原因是冰箱里的牛奶没了,纸盒空空荡荡却仍留在冰箱里,其实在一个家中正常不过,可总有些莫名其妙。他有时候很烦自己这些“莫名其妙”,随后又迅速被拉进正常的对话,以致于那些探究的想法烟消云散。在无话可说前他先说你忘了买牛奶,女人愣了一下,说好像是的。

他便拿了两片面包上楼。且不管牛奶,电脑界面很干净,没有任何消息进来。

对话停留在一个星期前,emoji穿插其中,他又翻阅了一遍,确认自己的理解毫无偏差,但始终没有回信,最后他关闭了对话框。

卡斯宾不做黑客的时候(有点中二),尝试做普通的高中生,高中生开party,他没有收到邀请,...

Caspian/Maddie


卡斯宾稍微察觉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原因是冰箱里的牛奶没了,纸盒空空荡荡却仍留在冰箱里,其实在一个家中正常不过,可总有些莫名其妙。他有时候很烦自己这些“莫名其妙”,随后又迅速被拉进正常的对话,以致于那些探究的想法烟消云散。在无话可说前他先说你忘了买牛奶,女人愣了一下,说好像是的。

他便拿了两片面包上楼。且不管牛奶,电脑界面很干净,没有任何消息进来。

对话停留在一个星期前,emoji穿插其中,他又翻阅了一遍,确认自己的理解毫无偏差,但始终没有回信,最后他关闭了对话框。

卡斯宾不做黑客的时候(有点中二),尝试做普通的高中生,高中生开party,他没有收到邀请,这个念头维持了两小时以此告终。

然后他尝试谈恋爱,这个时候他和上课除了发imessage就无事可做的男高中生一模一样,这并不让他兴奋抑或非比寻常,亲吻像触摸键盘,牵手像连通电源,至于上床——他们还没到那个地步,只是如此而已。他给汉娜讲漫画剧情,想说剧情讲出来没什么意思,话到嘴边却成了你还想听别的吗?

这使他也变成一个无聊的人。

卡斯宾十岁的生日愿望是“想成为滑板冠军”,吹灭蜡烛之后妈妈又重新点燃,说,不,卡斯宾,许一个更大一点的愿望吧。

卡斯宾抬眼看她——在她露出急迫的表情之前,点了点头。

更大的愿望在十七岁时也没能找到,他说了谎,妈妈露出欣慰的样子,所以他这个谎言恰如其分。

“……那你觉得他是怎样的人呢?”汉娜指着漫画书上穿风衣的男人问。

卡斯宾认为难以概括,但汉娜眼也不眨地看着他,他意识到她需要一个答案,正如他的母亲一般。那个答案对她们来讲是正确、唯一、不可撼动,正确答案,他想,教科书上多得是,为什么要问我呢?

他回答,他是个冷酷的人。

 

他和麦蒂见面,首先想到的是她竟然不是初中生,尽管看上去像,那台老旧电脑上的贴纸显得她太像初中生,麦蒂生气地说这是我小学看的动画片!

她问他要南瓜派还是苹果派,他觉得两者完全没区别,但她执意问,南瓜派或者苹果派。

卡斯宾说我不想吃什么派。

她撇嘴道,好吧,如果这会让你好点的话。

一些显而易见的场面话,卡斯宾想。

可麦蒂的声线平静、冷漠,仿佛比特洪流中的一颗石头。

一切都那么糟糕,不止这十几年的人生,还有那碗蔬菜汤(他应该把它喝完),运行的代码,再也买不到的vertigo,暴躁的emoji,此时此刻。

她将南瓜派放到他手边,嘟囔道,烂透了。


Castalia
  我看见一只二进制蝴蝶

  我看见一只二进制蝴蝶

  我看见一只二进制蝴蝶

山崩心跳yu

Roma non fu fatto in un giorno 

La città d' eterna 

La città di fontana 


依稀的记得在罗马市中心真的是遍地的遗址,包括城市里面喷泉也超级多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特莱维喷泉(la Fontana di Trevi ),相信大家会熟悉多半都是通过电影《罗马假日》,当年我还背对着许愿池往里面投下了一枚硬币来...

Roma non fu fatto in un giorno 

La città d' eterna 

La città di fontana 


依稀的记得在罗马市中心真的是遍地的遗址,包括城市里面喷泉也超级多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特莱维喷泉(la Fontana di Trevi ),相信大家会熟悉多半都是通过电影《罗马假日》,当年我还背对着许愿池往里面投下了一枚硬币来着的,据说这么做之后终有一天你会回到罗马,不知道是否灵不灵,下一次去罗马又会是那一年?

P2是万神殿的内部


2014,Roma,by楼主

Charlo The Ripper
我最近在看《万神殿》,很好看很...

我最近在看《万神殿》,很好看很上头

男主凯斯宾,尤其让俺浴霸不能(⺣◡⺣)♡

然后我上IMDB查剧集,发现他的声优是……这位哥

凯斯宾是我的新老婆→谜语人配的凯斯宾→谜语人是我的新老婆(??)

没有看不起谜语人的意思……他的声音居然这么sexy,真的惊到俺了

我最近在看《万神殿》,很好看很上头

男主凯斯宾,尤其让俺浴霸不能(⺣◡⺣)♡

然后我上IMDB查剧集,发现他的声优是……这位哥

凯斯宾是我的新老婆→谜语人配的凯斯宾→谜语人是我的新老婆(??)

没有看不起谜语人的意思……他的声音居然这么sexy,真的惊到俺了

第三宇宙速度

* Caspian x Maddie,与原作有出入。这么短你还好意思发


Caspian去短途旅行,跑去一个可能集基督徒和无赖黑帮于一体的集会上当义工。他在那里住了一阵子,没觉得多么有意思,但也不至于乏味。说难听点他在这世上除了当个人之外无事可干。大概在别人眼里他只是在虚度青春,去经历每个美国少年都会经历的阶段,包括但不限于怀疑自我、怀疑他者、怀疑人生、怀疑一切,内心升起要在街上随便抓几个路人然后打爆他的头之类的想法。一部分少年付诸行动,于是他们就变成了少年罪犯。Caspian讨厌一切的暴力行为,所以很明显他不属于上面一种,不过——也不能完全与之切...

* Caspian x Maddie,与原作有出入。这么短你还好意思发





Caspian去短途旅行,跑去一个可能集基督徒和无赖黑帮于一体的集会上当义工。他在那里住了一阵子,没觉得多么有意思,但也不至于乏味。说难听点他在这世上除了当个人之外无事可干。大概在别人眼里他只是在虚度青春,去经历每个美国少年都会经历的阶段,包括但不限于怀疑自我、怀疑他者、怀疑人生、怀疑一切,内心升起要在街上随便抓几个路人然后打爆他的头之类的想法。一部分少年付诸行动,于是他们就变成了少年罪犯。Caspian讨厌一切的暴力行为,所以很明显他不属于上面一种,不过——也不能完全与之切割,毕竟他自己也是个美国少年。他没想过自我了结,他只是觉得一切都在快速地向后退去,如果他不够聪明他就不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他确实很聪明,所以目前而言确实也只是活着。随便一个世界都可以把他消灭,但是目前看来没有人愿意这么干。等有一天所有人都忘记他了,或许他才能够真正地生活,然后再也不碰电脑一次;但是目前看来这是不可能的。看看那块黑板吧!那是刻进你基因里的东西,没有一个人比你更适合干这个,就连你自己都无法控制住你自己,挥动着蛇一样的思考回路。Caspian前所未有地恨过自己。


那么,Maddie呢?她看起来像个普通的学生,有点过于普通,以至于没有人听她在说什么。这点倒是和他很像,反正也从来没有人听他在说什么。他们像两个因年龄代沟无法和旁人交流被困在自我忧郁的典型青少年,虽然思维已经跑了很远,但是思维的结果还是幼稚且具有空想性指标的愿望;只是这不意味着他就有义务去听Maddie讲什么,他当然同情她的遭遇,但他根本没有义务做任何事,Caspian觉得如果每六小时就刷新一次世界观那他的人生早就可以宕机重启了,不去思考地活着才是最理想的活着。只是他没注意到这个结论是他此刻仍然思考而得出的结论,他不常想起Maddie,而一想起她他就免不了思考,起码他能确认一点:他与Maddie的相遇并不是被安排好的相遇,Maddie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随机数,没有一步指令可以导出她的结果。起码他和Maddie还不算无话可聊,虽然他不知道现在Maddie和她的爸爸到底怎么样了。他觉得Maddie不太想理他。那还算好,反正他现在已经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了,那个以前叫家的坐标是如此简单的东西,一切都无比简单化了,简单到让他感觉恐惧的地步。不过走到这一步,至少他还能打Maddie的电话,虽然她不一定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