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井寿

68412浏览    855参与
伊莎贝尔
【搬运——64】 三宫三 作者...

【搬运——64】


三宫三


作者:FL


原图地址 


【搬运——64】


三宫三


作者:FL


原图地址 


安西玛丽

用新画册里的新图自己拼个花+流,图二是湘北六人。

用新画册里的新图自己拼个花+流,图二是湘北六人。

Komorebi

我不止短暂爱你一下

“你只是短暂地爱了他一下。”

“不是,我是在很多个瞬间里爱上他。”

想写一个“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的一个故事。

希望大家多提意见嗷,看着玩吧!♥


天气预报里近日反复在说即将有寒流过境气温骤降,早上起来推开窗果然看见一片雾霭的灰蒙蒙天幕,前一天还恨不得穿上短袖绕着体育场跑一圈,今天就要套上厚厚的毛呢大衣。和朋友约了在凯旋城那家新开的咖啡馆见面,出门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路上果然下起了雨。起初是毛毛小雨,我并没有多么在意,走到一半的时候雨势毫无征兆地大了起来,沿街的商铺大多没有延伸到外面街道的屋檐或者遮阳伞,于是整条街几乎都没有能够遮雨的地方。大衣也没...

“你只是短暂地爱了他一下。”

“不是,我是在很多个瞬间里爱上他。”

想写一个“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的一个故事。

希望大家多提意见嗷,看着玩吧!♥




天气预报里近日反复在说即将有寒流过境气温骤降,早上起来推开窗果然看见一片雾霭的灰蒙蒙天幕,前一天还恨不得穿上短袖绕着体育场跑一圈,今天就要套上厚厚的毛呢大衣。和朋友约了在凯旋城那家新开的咖啡馆见面,出门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路上果然下起了雨。起初是毛毛小雨,我并没有多么在意,走到一半的时候雨势毫无征兆地大了起来,沿街的商铺大多没有延伸到外面街道的屋檐或者遮阳伞,于是整条街几乎都没有能够遮雨的地方。大衣也没有帽子,我只好冒雨向目的地赶。

还是早春时分,雨水顺着风挂到身上脸上的时候还是很凌冽的,那种冷虽说算不得刺骨,却也足以让人不住一哆嗦。

等我到约定的那家咖啡馆的时候,头发全是湿的,雨水顺着发丝流下来,滴到暴露在空气中的脖颈,冷意很久都散不去。毛呢质感的大衣耸着细小的毛,雨水打在上面虽说到不了皮肤,但那些水珠会停留很久,一触碰到就让人想起来在雨中街道急行的滋味。

我坐下点了热可可,紧紧抱着杯子驱散寒意。朋友在对面一边用棕色的勺子挑一杯堆得尖尖的芒果沙冰,一边絮叨最近一场全县联考的物理题多么变态。

我附和两句也谈起课业和篮球队的近况。朋友也知道我从初中时候就在校队打着不咸不淡的篮球,于是挺惊喜地告诉我刚刚进门在咖啡馆的置物书架上看到这一期刚刚出的《篮球周刊》。

正好我也因为捧了半天热可可,寒意驱散的差不多,就起身去进门入口处打算拿一本来看看,打发打发闲聊时光。

我转过咖啡馆用来遮挡隔绝出单独空间的排状立式花架,看到左侧没有挡板的临街四人座位坐了三个高大的男人。

阴雨天气,垂在落地窗边的厚重灰色窗帘被拉起一半,光线暗下来,遮住单独坐一边的那个男人的脸。

我向门口走,路过那张桌子的时候认出其中一个人是我们年级的崛田。虽然不在一个班,平时也没有什么相互认识交流的契机,但此人经常带领一群人在走廊横冲直撞,也算是脸熟。

前面有人进门,弓着腰搓手,显然也是在外头淋了雨。咖啡店走廊挺狭窄,我连忙向左边一退让路。再回身往书架走的时候,原本歪斜着靠在墙边的那个男人扭头看了我一眼。他留一头不及肩的发,懒懒撒撒披着,就像他懒懒撒撒靠着墙,一派淡然的漫不经心。咖啡馆里的灯光调的很是暗淡,那个人的眉眼大半隐没在灯光投下的阴影里,我看不真切。他手指夹着一根点着的烟,红色的烟头在黑暗里忽明忽暗,缭绕烟雾中像是某种隐秘信号,他好像并没有抽那根烟的意思,倒更像是拿着把玩。

我拿了那本《篮球周刊》,往回走的时候隐隐听见崛田喊了一声谁的名字,听着像是“三井。”于是那个眉目隐在暗处的人没有感情地“嗯”了一声。

三井并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氏,崛田也是湘北的学生,那这个“三井”就很显然只能是那一个人了。

我回到座位坐下,那杯可可已经凉的差不多了,我拿起杯子猛喝一大口。这家咖啡馆算不得十分高档,凉下来的可可沉淀了不少粉末,顺着液体黏在口腔,说不出的难受。我翻着杂志,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短短两句话我至少要看五六遍才会反应过来它在讲什么,满脑袋只有崛田刚刚那句“三井。”

三井,三井寿。

三井是我原来没分班时候的同学,是我以前篮球队的队友。

那时候他是很风光的国中MVP,耀眼的不得了,坐在我后桌,上物理课老是昏昏欲睡,老师一罚他就笑得灿烂“打球太累了,睡着很正常啊!”坦荡诚实得不像话。

他不小心腿受伤的时候我去医院看他,他拿着《篮球周刊》看的仔细,很认真地告诉我说以后要带领湘北去参加全国大赛称霸全国,和我一起。

那时候的三井就是少年本身,有无数的天光悠长和意气。那个时候的我也是真的畅想过和他一起打球,一直到打入全国大赛。

后来就是分班,后来就是三井再没来篮球队,后来就是我常常可惜也常常怀念。

那天出咖啡馆的时候雨早就停了,但我一脸晃神的样子还是让朋友疑惑怎么了。

我低头沉默半晌,自言自语一样回答“没什么,只是突然有点后悔。”

后悔没能留住那道光,后悔没能在他望我一眼的时候认出他的脸。

伊莎贝尔
【搬运——61】 SD同人漫...

【搬运——61】


SD同人漫


想看神奈川的球队一起合宿啊,还有各个球队的日常篇,超搞笑


图源:日站

翻译:•夏露薇凉

镶字:癸午


原文地址 


【搬运——61】


SD同人漫


想看神奈川的球队一起合宿啊,还有各个球队的日常篇,超搞笑


图源:日站

翻译:•夏露薇凉

镶字:癸午


原文地址 


安西玛丽

等井上粑粑发糖,先放大看流川的俊脸(图三有无字单人图),另外嘲嘲小三。

等井上粑粑发糖,先放大看流川的俊脸(图三有无字单人图),另外嘲嘲小三。

简_格鲁威尔

今天这个日子送糖,有点担心你的意图啊。

什么啊!就是普通的糖而已!我也一起吃就好,这样咪酱你总相信了吧?居然怀疑我。

不是这个意思......【吃下

结果恶作剧的和被恶作剧的都被酸到脸皱。

今天这个日子送糖,有点担心你的意图啊。

什么啊!就是普通的糖而已!我也一起吃就好,这样咪酱你总相信了吧?居然怀疑我。

不是这个意思......【吃下

结果恶作剧的和被恶作剧的都被酸到脸皱。

高等数学
您的打架打不过别人的不良三井已...

您的打架打不过别人的不良三井已上线✌

您的打架打不过别人的不良三井已上线✌

安澜

【牧三】糖霜的味道(十四)

第二日早晨,天空透白,雨已经停了。台风来得急,去得也快,整座城市被一夜大雨冲刷得干净湿润,晨光下又焕然一新。

  三井睡眼朦胧地从房间里出来,发现早餐已经在桌上摆好了。他低头欣赏了一下,有刚出锅的煎蛋、培根,散发着烤香气的吐司,新鲜的橙汁,多么愉悦的早晨,他不由赞了一声:“啊,好棒!”

  “早。”一个低沉声音从旁边发出,三井转过头,这才看见了阿牧。他整个人背着光,脸上一片阴影,不知是否错觉,脸色有点青黑,像变了个人似的。

  “早……你还好吧?”三井上下打量着问。

  “很好啊。”阿牧走过去把最后一个碟子放在桌上,看起来如无其事。

  “哦……”三井将信将疑。

  阿牧这时穿上了...

第二日早晨,天空透白,雨已经停了。台风来得急,去得也快,整座城市被一夜大雨冲刷得干净湿润,晨光下又焕然一新。

  三井睡眼朦胧地从房间里出来,发现早餐已经在桌上摆好了。他低头欣赏了一下,有刚出锅的煎蛋、培根,散发着烤香气的吐司,新鲜的橙汁,多么愉悦的早晨,他不由赞了一声:“啊,好棒!”

  “早。”一个低沉声音从旁边发出,三井转过头,这才看见了阿牧。他整个人背着光,脸上一片阴影,不知是否错觉,脸色有点青黑,像变了个人似的。

  “早……你还好吧?”三井上下打量着问。

  “很好啊。”阿牧走过去把最后一个碟子放在桌上,看起来如无其事。

  “哦……”三井将信将疑。

  阿牧这时穿上了自己的运动衣,昨天借来穿的衣服已经洗好烘干,叠得整整齐齐地放在洗衣间。房间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仿佛没有人住过。他招呼来三井吃早餐,两人面对面坐下,电视新闻里报导台风已经过境,天气转好,沿海的预警解除了,无人员伤亡,居民正在陆续返回家中……

  三井正扭头看电视新闻里的画面,阿牧忽然说:“昨天多谢招待,等一下我就告辞了。”

  三井转回头,愣了一下,迟疑着问:“今天,还打球吗?”

  阿牧沉默了一下,淡淡道:“马上就要开学了,学校里还很多事要准备。”言下之意不用再说。

  三井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抿了抿嘴。阿牧又说:“你现在的体能和已经比县联赛的时候进步了很多,按照目前这个节奏练下去,没问题的。”三井看了看他,许久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早晨的气氛就这样被破坏了。

  草草地吃完了盘子里的早餐,三井忽然跑回房间,很快又跑出来说:“对了,这个还给你。”

  阿牧低头一看,原来是那天借给三井的运动毛巾,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件东西。毛巾看起来已经洗干净,叠得端端正正,像新的一样。

  看到这毛巾,阿牧猛然想起了那天在海边的情形。如果没有那天,就没有后来发生的事,他们也不会在这个夏天一起跑步、一起打球,不会一起遇到台风,不会有昨晚的事……

  回头看,当初一连串的经历都是出其不意的巧合,直到发现自己陷得有点深了。

  阿牧默默收回了自己的东西,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然而在这种微妙的时刻,总令人联想这其中的含义……

  他把毛巾塞进口袋里,仓促中说道:“我该走了……”刚起身,又想了想,说:“记得不要练习过量,如果做负重训练,一定要循序渐进。”三井眼睛看着别处,说了些客套话。空气清新的早晨,阿牧逃也似的离开了三井家的公寓楼。

  之后阿牧没再去过他们对练的那个小球场,三井也没有约他,他一定也察觉到了什么。没过几天,暑假就结束了。

  开学后,阿牧回归他的校园生活。高三课业繁重,为了准备升学考试,很多同学都不参加社团了,但是篮球部的同学都还在,每天还是照常训练。

  看起来一切照旧,但是阿牧身上却悄悄发生了变化——他竟然在打球时分心了。训练的时候,他的心思会突然飘到别处,有时候别人叫他会没有回应,还有时候会答非所问……各种莫名的失误,尽管没有弄出大问题,但对于阿牧这样的人来说,实属不可思议。

  有一次队里打练习赛,阿牧做裁判。场上出现了明显的犯规却没有听到吹哨,等大家都觉得不对劲了,他还在发呆,心思不知道飘在哪里。

  “队长?队长?”阿神连唤数声,阿牧才回过神。所有的目光都朝向着他,带着诧异和关心,阿牧脸都僵硬了,他在学校还从没这么糗过。

  那天,阿牧冲进操场一连跑了二十圈,却发现运动这招似乎不管用了。他的脑子里总是出现那个人,赶也赶不走。一想到他,就仿佛回到了那个昏暗、静谧的深夜,触手可及的亲近,空气里都是他发丝味道……

  阿牧的反常被高头教练看在眼中,终于在一次训练后,教练单独找他聊天,询问他是不是学习紧张、课业负担太重?

  “我和你的班主任沟通过,以你的成绩,加上你今年在IH上的表现,上知名大学是没有问题的。”高头教练放下扇子,摘掉眼镜,露出了布满皱纹的眼睛。阿牧看着平时严厉的教练忽然像长辈一样关心自己,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跟你透露一下吧,xx大学的藤田教授早就来找过我,从你高一的时候,他就注意你了。还有xx大学,上周也联系我了,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选择机遇。阿牧,你真的不用担心。除非……你的志向更高,想去美国上大学,呵呵,努力一把我看也不是不可能。”

  阿牧惭愧得无地自容,喉头哽咽了,鼻头也发酸,强忍着说道:“教练,实在让您费心了。”

  “阿牧,这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你是我最好的学生。”高头教练拍拍这个年轻人的肩膀,也有些小激动,“今年的全国大赛打出了我执教以来的最好成绩,接下去你可以放开了打,不要有负担。以后球队训练的工作我会让阿神多承担一些,你要多多帮助他。但是眼下还有一个秋之国体,我想了想,还是由你带队吧,你看可以吗?”

  “教练,请您放心!”

  教练的一番肺腑之言深深打动了阿牧,他挺直了胸膛,感到浑身是劲,一扫之前浑浑噩噩的状态。“教练,那今年秋之国体的参赛名单有了吗?”

  “我正要找你商量呢,呵呵呵。”

  在神奈川县,秋之国体并不如夏季联赛那样受重视。县体育委员会本着让本县的篮球少年们多多参与的宗旨,每年会从各个高中挑选尖子生参加这项比赛。按照以往惯例,带队教练由各高中的教练轮流担任,球队队长也是轮流的。

  高头教练重新带上了眼镜,拿出了一份刚印好的名单。“这名单是县体委的高桥先生和几所学校商议出的结果,今年的队长是你,由陵南的田冈教练带队。”

  阿牧展开那份名单,一串名字里不偏不倚第一个就看到了“三井寿”。他莫名地慌了一下,差点手抖,使劲睁了一下眼睛,才确定不是眼花。湘北一共有三人入选,除了三井,还有流川枫和宫城良田。

  高头教练看着这名单,不禁搓着手感叹:“呀,今年神奈川的阵容真是有点令人期待啊,呵呵呵,希望田冈教练能好好利用吧。”

  提起田冈,高头教练的语气就带点了微妙的意思。县联赛上陵南一直视海南为对手,年年争,年年输给海南。对于这个常年被自己压着打的竞争对手,高头教练总是不经意流露出一丝傲然和得意。“田冈本来想让仙道做队长,我是不会计较的,不过高桥先生不赞成,他说仙道只是高二学生,而且从来没有过全国比赛的经验,他不合适,神奈川队的队长还得是你。阿牧,这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放开了去打吧!”

  高头教练放心地把秋之国体交给了阿牧,在他看来他这个教练已经不需要给出任何指导,阿牧身经百战,出类拔萃,完全知道该怎么做。可阿牧却没那个淡定,恍恍惚惚才反应过来,他和三井就要在一支队伍里打球了!

  自从那次发现自己对那家伙有了朋友以外的感觉,他再没见过他。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忽然拉近了他们的距离,然后又迅速疏远。不知三井会作何想法,只有阿牧心里清楚,自己是在有意回避着他。那天晚上对三井萌生了奇异的感觉,就好像那场雨一样突然,使他紧张忐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种感觉会将自己带向何方。

  阿牧回家后仔细看了那份名单,确实是令人期待的阵容,县里最出色的球员基本都在上面了。有海南、陵南、翔阳的人,不过最抢眼的还是湘北。

  入选秋之国体,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球员一种褒奖。湘北曾经年年垫底,去年还无人知晓,今年就有三个主力被选上,实在有点厉害。其实要不是赤木退社、樱木受伤,阿牧相信他们的五个首发会全部入选,超过了县里所有学校。

  不过最在意的还是三井,阿牧参加过两届秋之国体,和翔阳陵南的人都做过队友,什么样的队员都能配合。但这次遇上三井,他心里却没底了,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命运的安排太匪夷,这算是补偿前两年的缺失吗?过去见不到,现在反而要不得不面对他。

  就这样,阿牧对这届秋之国体产生了和对三井一样的心理——尽可能地躲避。那份名单被压在课本底下,平时也不去想比赛的事,直到比赛临近,田冈教练主动来找他。

  田冈这个教练是出了名的认真负责,阿牧对他印象一直不错,只是碍于高头教练的面子,才不敢多表露出来。田冈亲自找他,阿牧很过意不去,按理应该是他主动联系教练才对。

  “牧同学,离比赛还有两周,虽然你们都很优秀,可集训总是要参加吧?”田冈的话说得不轻不重,可阿牧已经鼻尖冒汗,连忙点头称是。

  “今年咱们神奈川真是人才济济啊,呵呵呵。”田冈教练笑出了一脸褶子,美滋滋地拿出一张草稿纸,“我是这么打算的,我排了这三个阵容,你先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可以跟我说。这周各位还是正常训练,后一周所有人到陵南来集训,如何?”

  阿牧不及细想,先赶紧点头,“您想得真周到,就这么办。”接着才从田冈手里接过那张草稿纸,低头看了起来。

  阵容一:鱼住,仙道,流川,三井,宫城;

  阵容二:牧,高砂,神,长谷川,流川;

  阵容三:藤真,花形,清田,仙道,福田。

  阿牧看完后愣着不说话了,他完全没想到会这样,原来自己和三井还不在一个阵容里。

  “这三个阵容在比赛中可以变换出好几种战术,简直无懈可击。”田冈显然对自己的安排充满自信,“我考虑了你们每个人的情况,当然也采纳了一些同学自己的意见。”

  “自己的意见?”阿牧重复着,心下疑惑。

  “本来我是想尽量让同校的在一组,毕竟在一起打球的时间久,互相熟悉,不过藤真同学来找过我,他请我多安排长谷川同学与校外同学合作,以此锻炼一下他的适应能力,这也是长谷川同学自己的意愿,所以我就把他和翔阳的同学分开了,我们队的福田也有类似的想法……”

  田冈说得滔滔不绝,阿牧听着听着,后背渐渐渗出一层冷汗,越发坐立不安。同为队长,藤真早早地就在为今年的秋体做打算,为自己的队员争取机会,而他在干什么?他在纠结自己的一点私心,而视大局不顾。牧绅一啊,教练是怎么对你说的?你又怎么辜负了教练对你的信任!

  “阿牧,你看看这名单,还有什么问题吗?”

  阿牧望着田冈亲切的笑脸,心慌意乱,不知如何作答。田冈把他的沉默当做了认同,说道:“好,没问题的话,你就把这个通知到名单上的所有人,陵南就不用了。让大家从现在的训练就准备起来,然后下下周一全体到陵南集训。”

  田冈满意地走了,看起来对今年的秋体十分期待,有大干一场的架势。而阿牧陷入了深重的自责和反省,他这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到了那个人,但他想到的是湘北对山王那场比赛上的他。那些热血澎湃的过往,如电影画面般一幕幕跃过脑海。阿牧一遍遍地问自己:你这么在意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是被他的自信和光芒吸引,还是为他一个人偷偷掉下的眼泪牵挂?也许都有吧。回到当初,自己的心愿就是想和他一起打球而已,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了,你又为什么退却?

  最后,阿牧狠狠告诫自己,无论如何要认真打好这次的国体。于是他先找了藤真,藤真在电话里说:“我已经知道了,咱们都是最后一次参加国体了,大家一起加油吧。”阿牧听到老对手的激励,感慨万千。藤真又问:“阿牧,冬季选拔赛你会参加吗?”阿牧告诉他不会了。

  海南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高三的队员不参加冬季选拔赛,为的是让后辈更早更多地参加实战。海南连续称霸神奈川17年,靠的就是一代一代的传承。

  电话那头的藤真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真是遗憾,高中没机会打败你了。”

  阿牧感同身受,自嘲地笑了笑,“凡事总是会有遗憾。”

  “不过还有秋体,这次要让所有人看看我们神奈川的实力。”

  “也是,一起努力!”

  阿牧和藤真通完电话,又想到还要通知湘北的人。赤木已经退部了,现在队长是宫城,阿牧没有宫城的联系方式,也没有和宫城打过交道。算起来三井现在是湘北队里的年长前辈,找他也是一样的,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去找三井,阿牧就怕自己先失了态。为难了一阵,他决定先通过县体委联系安西教练。

  第二天,阿牧慎重地拨通了安西教练家的电话。一想到对方是前国手、体育界的大前辈,那令人高山仰止的气势仿佛顺着电话线就传过来了。他用斟酌好的话非常礼貌地表明了来意,电话里回复:“哦嚯嚯嚯嚯,参加秋之国体是令人高兴的事,找宫城同学就行了,祝你们成功!”

  阿牧的脑门上默默淌下一滴汗,又请教安西老师对比赛有什么指导和建议,尤其是对湘北几位队员的安排,电话里回答:“有田冈君全权安排就行了,加油,啊嚯嚯嚯嚯!”

  就这样打完电话一无所获,阿牧还是去找了宫城。那天他又踏进了湘北,熙熙攘攘的校园已经染上了秋意。阿牧在教学楼外找了个正要放学的同学,大概是个一年级生,非常老实听话。

  阿牧对他说:“我是海南附中篮球部的,我想找你们校篮球部的队长宫城同学。”那位小同学立刻把他带到湘北篮球部,这是阿牧第一次看到湘北的篮球馆,也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学生球馆,比起经费充足的私立学校,这里的条件还是差了一些。球馆一侧的门半开着,不断有跑动声和拍球声里面传出来。阿牧心里一阵阵打鼓,又抓着那个小同学说,“麻烦请你叫宫城同学出来一下吧,我就不进去打扰了。”小同学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但还是照着他的要求做了。

  不一会儿宫城满头大汗地从里面出来了,一看就是在训练。

  “阿牧是你?”宫城有些意外。

  “你好宫城。”阿牧向他打招呼。

  那位小同学朝他俩鞠了一躬便迅速离开,走的时候还悄悄回头朝阿牧看了一眼。

  “宫城,这是今年秋之国体的名单,我是来通知你们,比赛前一周所有参赛队员都要去陵南集训……”阿牧简短地交代了一下赛前安排和比赛事项,眼睛却忍不住瞟向篮球馆的门。

  “多谢你特地跑一趟,我们湘北一定全力以赴。”宫城已经有了队长的样子,他很认真地看了田冈的草稿,又低头想了一想,然后从球馆里面喊出一个漂亮女孩。那女孩见到阿牧十分惊讶:“阿牧学长?!”

  “这是我们篮球队的干事,晴子,她是赤木的妹妹。”宫城给阿牧做了介绍,然后又对晴子说:“阿牧是来通知我们秋之国体赛事的,你帮我记一下。”晴子点点头,赶紧拿出了随身带的小记事本,先飞快地记录。

  阿牧对晴子依稀有些印象,夏季联赛的时候她经常和三井拉拉队一起出现。刚才她那一声叫唤也许已经让里面听见了,也许三井也在里面。

  怎么办?该不该进去打个招呼?阿牧违心地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不要打扰他的训练。

  那天阿牧和宫城在球馆外面谈了近二十分钟,宫城把集训和比赛的各处细节都问到了,还和阿牧互换了联系方式。至始至终,球馆里的训练一直没有停过,也没有任何人出来看热闹。阿牧一面松了口气,一面又有些失望。

  “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去了,下周见。”阿牧和宫城握了一下手,乘着将暗的天色离开了校园。

荷包蛋我还没有吃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樱木……红毛野...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樱木……红毛野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让我笑出猪叫!你求您全国大赛认真点谢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再和场外的另一只野猴子搞互动了谢谢!

网络搬运#侵删#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樱木……红毛野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半夜的让我笑出猪叫!你求您全国大赛认真点谢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再和场外的另一只野猴子搞互动了谢谢!

网络搬运#侵删#

东京莉莉丝

SD同人漫画#Summer Land第9话更新!!

重新拾回两年前的老坑!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呜呜呜!评论我尽量都回复,有问题都可以提哒!最后献给我最爱的三哥!

SD同人漫画#Summer Land第9话更新!!

重新拾回两年前的老坑!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呜呜呜!评论我尽量都回复,有问题都可以提哒!最后献给我最爱的三哥!

伊莎贝尔
【搬运——60】 ◆从左往右依...

【搬运——60】


◆从左往右依次:三哥,赤木,木暮,樱木,良亲,流川,道哥


◆你们就是神奈川最靓的仔(✪▽✪)


【搬运——60】


◆从左往右依次:三哥,赤木,木暮,樱木,良亲,流川,道哥


◆你们就是神奈川最靓的仔(✪▽✪)


伊莎贝尔

【搬运——57】


Boys , be Ambitious ③


拉拉队的对决→_→


樱木:篮球部现任队长和下任队长的对决 ๑乛v乛๑嘿嘿


流川:大白痴 ╮(﹀_﹀)╭


【搬运——57】


Boys , be Ambitious ③


拉拉队的对决→_→


樱木:篮球部现任队长和下任队长的对决 ๑乛v乛๑嘿嘿


流川:大白痴 ╮(﹀_﹀)╭


伊莎贝尔

【搬运——56】


Boys , be Ambitious ②


宫城:花道,流川,要一起好好加油哦!


【搬运——56】


Boys , be Ambitious ②


宫城:花道,流川,要一起好好加油哦!


伊莎贝尔
【搬运预告】 灌篮高手外传——...

【搬运预告】


灌篮高手外传——Boys, be Ambitious


作者:佐佐木雅良


湘北高中田径运动会的故事

樱木流川在球场外的配合

( 封面都好帅啊(✪▽✪) )


想看的举手(评论回复并持续关注)


【搬运预告】


灌篮高手外传——Boys, be Ambitious


作者:佐佐木雅良


湘北高中田径运动会的故事

樱木流川在球场外的配合

( 封面都好帅啊(✪▽✪) )


想看的举手(评论回复并持续关注)


东京莉莉丝

#Summer Land 第9话 预告!

又可以画我三哥惹!

#Summer Land 第9话 预告!

又可以画我三哥惹!

伊莎贝尔
【搬运——46】 Groove...

【搬运——46】


Groove——学园祭篇 ⑦ 牧大受欢迎 ♡


左拥三哥,右抱良亲

此刻我是牧叔(›´ω`‹ )


【搬运——46】


Groove——学园祭篇 ⑦ 牧大受欢迎 ♡


左拥三哥,右抱良亲

此刻我是牧叔(›´ω`‹ )


银鄞

三酱你跟流川多大仇啊hhhh一口气说这么多形容词还不带重复的😂

三酱你跟流川多大仇啊hhhh一口气说这么多形容词还不带重复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