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三十九

1341浏览    13参与
小qi

三成洞  孝昌洞和高尺洞

三成洞  孝昌洞和高尺洞

연우진延宇振fanclub

《三十九》孙艺珍的“男朋友”延宇振“纯情暖男”

作者:연우진延宇振fanclub
延宇镇在JTBC《三十九》中饰演金善宇一角,展现了车美珠(孙艺珍饰)的纯洁男友和金素元(安素熙饰)可靠的哥哥。此外,他还说:“不要说你不是故意的,你以后会后悔的。”他表现出对爱人的温暖体贴。

延宇镇在JTBC《三十九》中饰演金善宇一角,展现了车美珠(孙艺珍饰)的纯洁男友和金素元(安素熙饰)可靠的哥哥。此外,他还说:“不要说你不是故意的,你以后会后悔的。”他表现出对爱人的温暖体贴,以及用坚定的信念保护爱情而不动摇的成熟。这种成熟浪漫影响着周围的环境。

紫薰夜

谜样的感情【郑灿英×车美昭】

  我一直觉得,车美昭对我有某种谜样感情。每次只要我心情不好,或是情绪低落时候。她总是放下一切,先来找我。明明已经跟车善优医生在交往了。但只要我有事情。不管是不是跟车善优一起,先不理直接来找我。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张珠熙身上,就不会。

  

  ——某日

  ——车美昭家

  ——客厅

  

  我一个人来到她的家里,打算找她谈心。

  本来是想找珠熙一起来的。但她却说有事。透过手机另一头,张珠熙她这样跟我说着。因为这样,所以,我就一个人来到美昭家。

  

  「美昭呀,妳在厨房瞎忙什么呢?」

  

  「弄点甜点给妳吃!」

  

  「妳该不会是自己亲手制作吧?」...

  我一直觉得,车美昭对我有某种谜样感情。每次只要我心情不好,或是情绪低落时候。她总是放下一切,先来找我。明明已经跟车善优医生在交往了。但只要我有事情。不管是不是跟车善优一起,先不理直接来找我。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张珠熙身上,就不会。

  

  ——某日

  ——车美昭家

  ——客厅

  

  我一个人来到她的家里,打算找她谈心。

  本来是想找珠熙一起来的。但她却说有事。透过手机另一头,张珠熙她这样跟我说着。因为这样,所以,我就一个人来到美昭家。

  

  「美昭呀,妳在厨房瞎忙什么呢?」

  

  「弄点甜点给妳吃!」

  

  「妳该不会是自己亲手制作吧?」

  

  「才不是呢!做甜点多麻烦啊!」

  

  「如果不是亲手做的,磨叽那么久做啥?」

  

  「想把甜点的摆盘,弄得赏心悦目点。」

  

  「何必那么麻烦呢?吃进去的,都一样。」

  

  「不麻烦!色香味具全是必须的!」

  

  听完车美昭的话,我无奈的摇摇头。不愧是固执的车美昭,不管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家人说话不会听,更何况我和珠熙说的话。更不可能听。瞎忙一阵子后,车美昭总算忙完料理的摆盘了。

  

  从厨房忙完,那这托盘把东西拿到客厅来。我坐在沙发上。没多久,她把摆盘完的点心放桌上。我看她托盘中的点心,对于摆盘甚是疑惑。我看了实在是不懂,她要摆盘的主题是什么来着。

  

  「美昭,妳这摆盘我看不懂。这摆盘,总有个主题吧?」

  

  「没有,没有特别的主题。就随便摆一摆而已。要订主题的话,太麻烦了。」

  

  听完她的话后,我非常的无语。没想到她这么的随性,不过这也符合车美昭个性。接着,她坐在我的旁边。从盘子拿起一块点心。放在我嘴前。看这样子,是要喂我了。于是,我张开嘴“啊”一声。让她喂。

  

  「美昭,妳每次只要我有事。就跑来找我。那车善优怎么办?他就由着妳吗?」

  

  「这妳就不用担心了。他一直都知道,我看朋友比看他还重。」

  

  郑灿英听到车美昭说的话。马上满脸的黑线。没想到车善优还真的由着她这样做。只能说,车善优的心胸好宽大啊。绝了。

  

  (……叮铃铃铃)

  

  此时,郑灿英的手机响起了。看见来电显示,是张珠熙打来的。这时间点,她有什么事情?我瞥一眼车美昭,似乎不介意。

  我当着她面前,接起张珠熙的电话。

  

  (……通话中)

  灿英:哦?珠熙啊?有什么事吗?

  

  珠熙:灿英啊,美昭在妳家吗?

  

  灿英:美昭不在我家,反而是我在她家。

  

  珠熙:咦?灿英妳在美昭家?

  

  灿英:嗯,没错。

  

  珠熙:难得妳会在美昭家。

  

  灿英:怎么的难得法?

  

  珠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灿英:对了,妳找美昭有什么事吗?

  

  珠熙:……事情是这样的……然后……

  

  灿英:我明白了,到时候我在叫美昭回妳的讯息。

  

  珠熙:嗯。

  (……通话结束)

  

  和珠熙通完电话后。我告诉美昭珠熙说的话。她点了点头。表示晚点的时候。会回珠熙的电话。她叫我先吃她准备的点心。我听完她的话,点点头。开始吃她准备的点心。她也跟我一起吃这点心。我和她一起吃着点心。想问她的话很多。但我问不出口,就怕是我太过于敏感了。毕竟,她跟车善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问出那问题的话,车美昭可能会觉得我很奇怪。

  

  接着我的手机又再度响起。我看了来电显示是“振锡哥”。我真的不想接她的电话,或许我该考虑换一只手机号码。只有我这个重要的人知道,不让振锡哥知道。这样,我就可以摆脱他的连环Call。


Candy.F

部分图片转自@机智的追剧生活

B站刷灿荣cut五分钟就看不下去了

真心不懂孙仙演技颜值都在线,不会愁没资源

到底是怎么看上这种没有实质内容的剧本的,哎

更不要提我一直欣赏的美都了

拍摄《机智的山村生活》时凌晨还在研读剧本

当时我还满心期待这剧来着

未曾想居然!竟然!是如此让我失望的剧情。

相比之下,《酒鬼都市》和《WWW》故事精彩多了。

和美都合作CP的演员,在《春夜》里是一个恶毒的家暴丈夫,这剧里形象和气质改变很大。

部分图片转自@机智的追剧生活

B站刷灿荣cut五分钟就看不下去了

真心不懂孙仙演技颜值都在线,不会愁没资源

到底是怎么看上这种没有实质内容的剧本的,哎

更不要提我一直欣赏的美都了

拍摄《机智的山村生活》时凌晨还在研读剧本

当时我还满心期待这剧来着

未曾想居然!竟然!是如此让我失望的剧情。

相比之下,《酒鬼都市》和《WWW》故事精彩多了。

和美都合作CP的演员,在《春夜》里是一个恶毒的家暴丈夫,这剧里形象和气质改变很大。

紫薰夜

心动【郑灿英×车美昭】

  如往常一般,车美昭又来我家报到了。明明就有交往的男友,却三不五时的跑来我家作客。几乎每次来,都会带很多养生的食品和料理。虽说她是为了我着想,可总觉有些负担。又加上每次那些健康食品,我根本一个人吃不完。只好寄出一部分的商品,寄回杨平的老家。孝敬父母,毕竟他们是开小吃店的,更需要照顾健康。我明明叫他们多请一些人,他们不听。

  

  「呀!车美昭!妳别再拿健康食品来了!妳上次拿过来的,我还没有吃完!适可而止!」

  

  「灿英,妳这么说我可要伤心了。我是为了妳的健康着想,妳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知道,可我真的吃不完啊。那么多的健康食品,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吃完了。少拿点!...

  如往常一般,车美昭又来我家报到了。明明就有交往的男友,却三不五时的跑来我家作客。几乎每次来,都会带很多养生的食品和料理。虽说她是为了我着想,可总觉有些负担。又加上每次那些健康食品,我根本一个人吃不完。只好寄出一部分的商品,寄回杨平的老家。孝敬父母,毕竟他们是开小吃店的,更需要照顾健康。我明明叫他们多请一些人,他们不听。

  

  「呀!车美昭!妳别再拿健康食品来了!妳上次拿过来的,我还没有吃完!适可而止!」

  

  「灿英,妳这么说我可要伤心了。我是为了妳的健康着想,妳怎么可以这样做?」

  

  「我知道,可我真的吃不完啊。那么多的健康食品,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吃完了。少拿点!」

  

  「那好吧,确实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那么,我下次带养生料理来吧,带两人份的。这样就不会有剩下的,也可以养生。」

  

  我听完车美昭的话后,我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了。如果我是男生的话,肯定会为她这贴心举动心动的。不过,这次真的太过火了。如果不是寄一些回老家的话,估摸家里会变仓库了。想到那些吃也吃不完的健康食品我就头痛。也让我压力很大。因为都有保存期限的。过了,那东西就再也不能吃了。得丢掉了,多可惜。

  

  「美昭,妳来我这里报到的次数比珠熙多了。车善优都不会说妳什么吗?会不会误会,妳跟我在交往。而他只是隐瞒真正性向挡箭牌。」

  

  「灿英,妳说这话就有点夸张了。他才不会这样想呢。因为我之前已经事先跟他说过了。」

  

  郑灿英听完车美昭的话,顿时又不知道该回什么了。她说的好有道理,我却无从反驳。不过,按照车美昭这样的话。即便车善优医生不会误会,但在别人的眼光看来是有可能误会。但又不能阻止她这么做,因为即便阻止成功。过段时间后,她还是会恢复原先的那模样的。

  

  「美昭,我真的觉得。万一我不在后,妳可能会忧郁很久。按照妳现在这么黏人的状态。比起黏车善优医生,妳似乎黏我比较久。妳以后该怎么办?我真的很担心妳。」

  

  「……郑灿英,妳还真戳中我痛处了。我也不想这样,可一想到在我跟珠熙生活中再也看不见妳的身影,我就难过。所以,我想珍惜现在和妳相处的每一个时间。也好让我留下回忆。因为妳不在后,我跟珠熙要靠回忆支撑了。」

  

  听完车美昭的话,我忽然哽咽了起来。确实,在她离开后。被留下的人,会非常悲伤的。不管是她的朋友,还是父母都是一样。至今,她还没有勇气。跟父母提起她癌末的事情。怕他们知道后,会非常的难过。因为他们只有他一个孩子,在往后父母没有她的日子里该怎么过。光是想到这点,她就心痛不已。虽然车美昭答应过她,会好好的照顾她的父母。但还是觉得很难受,因为她所剩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在郑灿英身边的车美昭,逐渐的眼眶泛红。她真的很难接受,在未来的日子里没有灿英生活和她一起打闹的日子。即便有也只剩回忆了。当她得知这消息的时候,简直晴天霹雳。就像一直支撑着她的信念,在那一瞬间崩塌了。甚至还怨恨起老天爷,为何要这样对她的朋友。但不管再怎么恨,再怎么埋怨,这都是既定的事实,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她如此想。


紫薰夜

缠人【郑灿英×车美昭】

  车美昭已经知道这件事一阵子了。正因为她知道这件事,逐渐变得缠人了起来。我也拿她没辙。即便我叫她别这样做,她依旧听不进去。我只好随着她了。毕竟,她从未听话过。不只在她的养父母面前不听话,在我这边也不听。

  

  「车美昭,妳也该适可而止了吧?像妳这样,只会让我压力更大而已。节制点吧?」

  

  「我知道我该适可而止,可我做不到啊。」

  

  听完车美昭的辩解,郑灿英脸上布满了黑线。看来不管怎么劝,这人都不会听的。用缠她的时间,找车善优培养培养感情,不是很好吗?

  

  「我真的不解了,妳何必花这时间缠我呢?去陪车善优医生不是很好吗?美昭?」

  

  「我不是花时...

  车美昭已经知道这件事一阵子了。正因为她知道这件事,逐渐变得缠人了起来。我也拿她没辙。即便我叫她别这样做,她依旧听不进去。我只好随着她了。毕竟,她从未听话过。不只在她的养父母面前不听话,在我这边也不听。

  

  「车美昭,妳也该适可而止了吧?像妳这样,只会让我压力更大而已。节制点吧?」

  

  「我知道我该适可而止,可我做不到啊。」

  

  听完车美昭的辩解,郑灿英脸上布满了黑线。看来不管怎么劝,这人都不会听的。用缠她的时间,找车善优培养培养感情,不是很好吗?

  

  「我真的不解了,妳何必花这时间缠我呢?去陪车善优医生不是很好吗?美昭?」

  

  「我不是花时间,而是妳比他重要。灿英。」

  

  「还好只有我听到,要是他听到的话。肯定会伤心的。」

  

  「灿英,现在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妳。我只想花更多时间陪妳。」

  

  我听完车美昭的话,顿时愣住了。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或许她是待在车善优的身边吧?想到这里,我心头涌上难过的情绪。如果早点发现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活很久呢?当我被宣告胰脏癌第四期的时候。我整个世界崩塌了。万一我死了,我父母该怎么办?他们只有我。应该叫他们多生一个的。这样他们至少痛苦会少些。偏偏他们只有一个孩子,该如何是好?

  

  站在郑灿英身旁车美昭,正在隐忍悲伤情绪。她也感受到,对方的痛苦。因为对方活不久。

  

  「灿英,我知道妳现在很难过。妳又不愿意做化疗,如果做化疗妳可以多活一些时间的。」

  

  「美昭,我不会做化疗的。与其花费那些时间,我还不如保持原样。妳不也知道,做化疗会怎样吗?」

  

  「……我知道……但……」

  

  「别劝我了,就此打住吧。美昭。」

  

  车美昭听完郑灿英的话,顿时沉默了。看来,这人是打定主意。不做任何的治疗了。即便如此,她还是很难接受,眼前这人会离开事实。

  没想到到了三十代的尾声,她朋友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如果时间能倒转,回到胰脏癌变严重之前。她一定会想尽办法,叫对方拔除病根。这样,她就能长长久久的活着。而不是在三十代的尾声,放任对方的生命就此消逝。

  

  「美昭,我觉得那些年付诸在振锡哥的岁月感到不值得了。那时我一定是疯了,才那样。」

  

  「灿英,是我不该介绍妳跟他认识的。如果当初我没有介绍的话,妳也不会变成这样。」

  

  「这不是妳的错,要怪就怪我自己。断不了这段感情,一直犹豫不决。如果我果断些,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灿英……我对不起妳……」

  

  车美昭听完郑灿英的话,低头道歉。而郑灿英用双手捧起她下巴,摇头说:并不是她的错。是她自己的错,不该任由这段感情继续发展。

  

  美昭,妳一定要跟车善优医生。好好的发展,这样我不在时候。才有人帮我照顾妳。」

  

  「也该帮珠熙找个对象了。这样起码有人可以代替我照顾她。」

  

  「就算不用他照顾,我能照顾自己。灿英。」

  

  「我知道妳可以照顾自己,但也得妳父母着想啊。他们多么希望妳能有个交往的对象。这样他们才能放心。」

  

  郑灿英停顿了一下,心中的悲伤更强烈。万一没人能照顾她父母该怎么办?想到这里,她心中的悲伤只会越来越强烈。微微颤抖着身体。在身边车美昭,见郑灿英这副模样满是不舍。


紫薰夜

蛋糕【郑灿英×车美昭】

  ———周末

  ———郑灿英家

  

  不知为何,车美昭这人。来我家的次数变多了。我挺好奇的,为什么她要常常跑来我家。明明周末的时候,可以跟男朋友去约会的。她却没有。除非她忙,否则假日一定会来我家。

  

  「呀!车美昭!妳不跟男友Date的吗?」

  

  「阿尼,妳忘了我没男友吗?灿英?」

  

  「妳就别装了,妳明明跟那位金善优医生互有好感的。怎么不交往呢?我看妳的家人,都为妳操碎了心了吧?」

  

  「才不是!只有他对我有好感!我没有!」

  

  听完车美昭的话,我在心里摇摇头。又来了,这女人就是嘴硬。死不承认互有好感的事情。

  

  「我...

  ———周末

  ———郑灿英家

  

  不知为何,车美昭这人。来我家的次数变多了。我挺好奇的,为什么她要常常跑来我家。明明周末的时候,可以跟男朋友去约会的。她却没有。除非她忙,否则假日一定会来我家。

  

  「呀!车美昭!妳不跟男友Date的吗?」

  

  「阿尼,妳忘了我没男友吗?灿英?」

  

  「妳就别装了,妳明明跟那位金善优医生互有好感的。怎么不交往呢?我看妳的家人,都为妳操碎了心了吧?」

  

  「才不是!只有他对我有好感!我没有!」

  

  听完车美昭的话,我在心里摇摇头。又来了,这女人就是嘴硬。死不承认互有好感的事情。

  

  「我说妳啊,都39岁了。也该有对象了。」

  

  「妳还说我!妳自己不也没对象!」

  

  「我跟妳不一样,我打算彻头彻尾的当个不婚主义的女强人!只想一直陪伴着我的家人!」

  

  「别倔了,郑灿英。妳明明很渴望爱情。」

  

  我听完车美昭的话,无语了起来。虽然曾经这么想过,但最后还是放弃这事了。只要我一天不戒掉金振锡,对于我来说新恋情是很难的。

  

  车美昭见郑灿英,一脸闷闷不乐的模样。拿出一个漂亮的小纸盒,把那纸盒打开。里面是一个大约六吋的巧克力蛋糕,然后她喊了喊她。

  

  「灿英,一起吃巧克力蛋糕吧!」

  

  「嗯?这不是有名的那家甜品店的蛋糕吗?」

  

  「嗯,没错!就是妳想的那家!我特地为了妳,排了一段时间的队伍才买到的。」

  

  「妳该不会……是今天去排的吧?」

  

  「当然的啊!人超多的!等得我脚酸了!」

  

  「妳这丫头真是的。下次别这样了。」

  

  我和车美昭愉快的聊着天,边享用着蛋糕。我本想打通电话,叫珠熙一起来吃这个蛋糕的。但却被车美昭阻止了,她跟我说下次再叫她。我看了看这蛋糕的尺寸,是六吋大小的蛋糕。这种大小的蛋糕,我跟美昭两人根本吃不完。正在愁的时候,她忽然说:吃不完也没关系。明天还可以继续吃。好吃的就要慢慢享用。

  

  听完她说的话,我更愁了。本身我的胃就不大,甜点不可能一次吃很多的。大部分要分个几天吃完。但我庆幸的是,还好这SIZE没有很大。要是很大的话,真的会吃不完。因为多。

  

  「美昭,我挺好奇的。妳最近怎么那么反常?照理说,妳假日应该是去打高尔夫的啊。怎么三不五十的,往我这里蹿呢?我真不懂了。」

  

  「……只是……想尽量多陪陪妳……」

  

  说完这句的车美昭,原先灿亮的双眸瞬间变得黯淡了起来。见到这眼眸的我,觉得心情有些沉重。这丫头一定有什么心事,才这么反常。

  

  「妳,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嗯,我是有心事没错。但我还不想说,等我想说的时候。我才告诉妳,灿英。」

  

  说完这话的车美昭,抱了抱我。虽然我真的很想知道,她究竟有什么心事不能现在说。要等到之后才会跟我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件心事是最能影响车美昭这女人的心事。要不然,她也不会变得如此反常。只能等她想说再说。

  

  接着,我回抱车美昭并且拍拍她的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她的背在颤抖。只是没有很明显罢了。因为我靠她靠得很近。所以,能感受到这细微的变化。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导致她变成这样的。如果背在颤抖的话,那就代表是影响她很严重的事,不能轻易的说出口。需要等她心理建设做完才会说。


紫薰夜

需要妳【郑灿英×车美昭】

  ———郑灿英家

  ———寝室

  

  这天,因为感冒而请假在家休息的她。躺在自己最喜欢的床上,暂时闭着眼休息。因为连续好几天都没休息,只为工作奔波的她生病了。即便她提了分手,振锡始终不肯分手导致她变得烦躁。因为这份烦躁,只好用工作来避开。也因为这样,所以她彻底的生病了。她忽然觉得,此刻的生病是好事。因为不用见到振锡。

  

  (……嘟噜噜噜)

  

  她听见手机铃声,原先闭着的眼睛睁开了。看打电话来的人是谁,手机萤幕显示:车美昭。

  

  (……通话中)

  车美昭:灿英啊,今天要不要和珠熙聚一聚?

  

  郑灿英:我也想聚,但我感冒了。

  

  ...

  ———郑灿英家

  ———寝室

  

  这天,因为感冒而请假在家休息的她。躺在自己最喜欢的床上,暂时闭着眼休息。因为连续好几天都没休息,只为工作奔波的她生病了。即便她提了分手,振锡始终不肯分手导致她变得烦躁。因为这份烦躁,只好用工作来避开。也因为这样,所以她彻底的生病了。她忽然觉得,此刻的生病是好事。因为不用见到振锡。

  

  (……嘟噜噜噜)

  

  她听见手机铃声,原先闭着的眼睛睁开了。看打电话来的人是谁,手机萤幕显示:车美昭。

  

  (……通话中)

  车美昭:灿英啊,今天要不要和珠熙聚一聚?

  

  郑灿英:我也想聚,但我感冒了。

  

  车美昭:什么!妳怎么不顾好自己的身体!

  

  郑灿英:我也不知道自己突然生病啊!

  

  车美昭:妳自己的身体都不顾好,要怎么顾好工作。

  

  郑灿英:美昭,我是一个病人。妳就别再唠叨了,行吗?我还以为妳是我妈呢。

  

  车美昭:这样不行!我去照顾妳吧!

  

  郑灿英:别吧。我怕我的感冒会传染给妳。

  

  车美昭:这件事不得驳回,我得照顾妳才行。

  

  郑灿英:行吧,随妳。我也无法阻止妳。

  (……通话结束)

  

  和车美昭通完电话后,郑灿英无奈的摇摇头。车美昭这人总是如此强势,一旦下定决心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实行她想做的事情呢。

  

  (……叮咚叮咚)

  

  郑灿英正想闭回眼睛的时候,听见门铃响了。不禁震惊,那丫头怎么那么快就来了?通话完不到三十分钟呢。难不成是在她家附近吗?她带着疑惑的心情,从床上起身离开房间走向客厅,再走向玄关大门,将玄关门打开看见她。

  

  「灿英,妳的感冒严不严重?」

  

  「美昭,妳就别那么夸张了。」

  

  「我可没夸张,我是说真的。」

  

  「如妳所见,我感冒不严重。但为了避免感冒加重,我还是跟公司请假了。」

  

  「灿英!做得好!」

  

  「得了吧,进来吧。美昭。」

  

  郑灿英稍微让开路,让车美昭进来。等对方进到家中后,她才把玄关大门关起来。往回房间的路。而车美昭则是走向厨房,想做些可以让郑灿英感冒,快点好的料理。于是,她拿出手机,开始搜食谱,看有没有能恢复健康料理。

  

  ———约十五分钟过后

  ———郑灿英寝室

  

  车美昭用托盘端着热乎乎的南瓜粥进到房间。此时的郑灿英正在熟睡,她将粥放在柜上。用左手摸着郑灿英的额头,右手摸着自己额头。看看对方有没有发烧,所幸对方没有发烧呢。车美昭安静的看着熟睡的郑灿英,见到下眼皮的部分,有淡淡黑眼圈,她叹着气。看来这人,睡眠不足,否则,不会有淡淡的黑眼圈。

  

  虽然很不忍心叫郑灿英起床,但的让她吃点东西再吃感冒药,才能快点好起来,和他们聚。

  花了一些时间叫人,果然没多久她就醒过来。

  

  「灿英,先起来吃点粥吧。」

  

  「嗯?粥?难不成是妳做的?」

  

  「除了我做,还会有谁?」

  

  「也是,毕竟只有妳在这里。」

  

  郑灿英慢慢的从床上起身,她看见柜上的粥。那粥是一碗南瓜粥,她还以为只是普通白粥。

  

  「这是南瓜粥吗?美昭?」

  

  「是南瓜粥没错,妳以为是白粥吗?」

  

  「嗯,我确实那么认为。」

  

  听完车美昭的话,郑灿英点点头。见对方点头,她轻拍对方的背,将南瓜粥递给她吃。

  

  「美昭,妳喂我吧!就一汤匙!」

  

  「这……有点肉麻……」

  

  「没关系!就一汤匙而已!之后我自己吃!」

  

  「那好吧,只喂一汤匙。」

  

  车美昭用汤匙舀一勺南瓜粥,喂给郑灿英吃。喂之前有稍微吹凉,所以比较没那么烫口。而对方吃下她喂的粥,满意的点点头,比个赞。

  

  「果然,我还是需要妳的照顾。美昭,妳做的南瓜粥真好吃。」

  

  「灿英,我先去整理厨房。剩下的南瓜粥,妳自己吃吧。等整理完,我再来找妳。」

  

  郑灿英听完车美昭的话点头,表示她知道了。接着,她将南瓜粥放柜上,开始自己吃粥。车美昭见对方开始自己吃,离开了房间去整理厨房。由于她常常来郑灿英家的关系,所以每个地方她都熟悉的很,比珠熙还要更熟悉这里。偶尔,珠熙也会来这里,但常来这的还是她。


紫薰夜

安眠药【郑灿英×车美昭】

  和车美昭喝了一段时间的酒,她跟我说她想睡了。于是,我告诉她说,先去睡吧。我把空的酒瓶和空的零食袋整理过后,再去睡觉。她听完我的话后,点头。接着,她就进去房间睡觉了。而我则留在客厅,整理刚才的垃圾。整理完后,我把客厅的灯关掉。但因,还没有睏意。打算在落地窗前,看下夜景才进去睡。

  

  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我觉得特别忧伤。我开始后悔跟振锡哥开始这段感情。这段感情如此的痛苦,倒不如从未开始过。虽然已戒掉烟。可对于他还是好难戒掉。但我得努力戒掉。在落地窗站一会儿后,我听见细微的脚步声响。

  

  (……窸窣窸窣)

  

  我对这脚步声不已为意。因为是车美昭发出。因为今天,是我叫...

  和车美昭喝了一段时间的酒,她跟我说她想睡了。于是,我告诉她说,先去睡吧。我把空的酒瓶和空的零食袋整理过后,再去睡觉。她听完我的话后,点头。接着,她就进去房间睡觉了。而我则留在客厅,整理刚才的垃圾。整理完后,我把客厅的灯关掉。但因,还没有睏意。打算在落地窗前,看下夜景才进去睡。

  

  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我觉得特别忧伤。我开始后悔跟振锡哥开始这段感情。这段感情如此的痛苦,倒不如从未开始过。虽然已戒掉烟。可对于他还是好难戒掉。但我得努力戒掉。在落地窗站一会儿后,我听见细微的脚步声响。

  

  (……窸窣窸窣)

  

  我对这脚步声不已为意。因为是车美昭发出。因为今天,是我叫她留下来过夜。明天在回到她自己的家中。我以为她只是出来喝水的。但我听见,那脚步声正往我这里走来。接着,我就感受到一阵温暖。回头一看是她抱着我。

  

  「美昭,妳怎么不睡呢?」

  

  「没有安眠药,睡不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妳需要靠药睡觉了?」

  

  「很久之前就开始了,难以改善。」

  

  「这次去美国,妳就好好休息吧。让自己别在靠那药进入睡眠。这样是最好的方式。」

  

  「嗯,知道了。灿英妳怎么还不睡呢?」

  

  「就……没什么困意……想在客厅站会儿,看能不能出现的些微的睡意。」

  

  我说完这些话后,车美昭继续抱着我。紧紧的抱着,而我则碰触着她那双温暖的手。可是心还是好凉,因为振锡哥的关系。因为我三十几岁的岁月都在那人的身上。我知道不能再放任自己这样下去。但这段感情,不容易放下。我得强迫自己放下,这样才能完全戒掉。

  

  抱着我的车美昭,似乎感受到我沉重的感情。只是静静地抱着我,陪我看着夜景。就这样,我跟她在落地窗前待了很久。直到她强行拉着我离开落地窗往房间路走去,并告诉该睡觉。我就这样,被她拉到房间,和她共用一间房。不过,那也是我的房间。因为她是我的客人。

  

  ———隔天

  

  因为宿醉的关系,我头疼不已。最先早起,打算去做点解酒汤来喝。因为我没解酒药。我起床后,见车美昭还在熟睡。不忍心将她吵醒。我蹑手蹑脚的离开房间,不让噪音出现。进而干扰她的睡眠。虽然她没有起床气,但她好不容易昨天没靠那药熟睡。我怎舍得吵醒她呢?要知道,长期用那药帮助睡眠的人。通常会有副作用,除非逼不得已,否则别用那药入眠。

  

  安静的离开房间后,我去厨房探查冰箱。看看有没有材料可以煮黄豆芽解酒汤。巡视了冰箱一阵子后,发觉有制作黄豆芽解酒汤的材料。太复杂的解酒汤我不会做,只能做简单的汤。接着,我把需要的材料从冰箱拿出来。再将冰箱关上,开始煮解酒汤的征途。幸亏很顺利。

  

  过了一阵子后,解酒汤煮好了。我正打算离开厨房去叫车美昭时候,却发现她自己出来了。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宿醉也让她很痛苦。

  

  「美昭,来喝黄豆芽解酒汤吧。」

  

  「嗯?黄豆芽解酒汤?难道是妳做的?」

  

  「当然是我做的啊,难不成妳以为是外吗?」

  

  「我当然不是这意思,只是觉得妳很少这样的。灿英,我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没见妳做过料理。」

  

  「现在妳不就见到了?美昭?过来喝吧,冷掉就不好喝了。解酒效果也会下降的。」

  

  车美昭听完郑灿英的话后,眨眨眼。走向厨房。由于她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所以直接在L形餐桌附近,放张椅子就可以坐着吃了。然而,郑灿英坐在她的对面,低头喝着解酒汤。过一会儿后,两人份的解酒汤都喝完了。而车美昭先行离开,得在诊所看诊前回家换套衣服才行。因为昨天穿的衣服,那件衣服有酒味。

  

  郑灿英目送车美昭离开后,开始整理起餐具。因为再过几小时,她也要上班了。虽然很不想见到那人,但还是得去工作。等那些学生都教会演戏后,她就要离开。去看不见那人的地方工作,这样她也能尽快戒掉对那人的感情。


紫薰夜

执着【郑灿英×车美昭】

  喝酒喝到一半的时候,郑灿英因为跟车昭英起了口角,导致火气上升,来到酒吧外透气。正打算抽根烟的时候,车昭英从酒吧走出来。因为珠喜告诉她,郑灿英很生气。气到不行。她才出来,打算跟郑灿英好好的沟通,消消气。

  

  「妳不打算戒烟吗?灿英?」

  

  「妳出来做什么?又要对我唠叨了吗?」

  

  听见车美昭的声音,郑灿英再度变脸。一点都不想要见到她,因为她真的管太多了。连别人的感情之事也要干涉,光是想到这她就来气。

  

  「灿英,妳什么时候才要对他死心?明明是他先背叛妳,去留学的时候跟别的女人结婚。」

  

  「我也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更讨厌这样窝囊的自己,我现在...

  喝酒喝到一半的时候,郑灿英因为跟车昭英起了口角,导致火气上升,来到酒吧外透气。正打算抽根烟的时候,车昭英从酒吧走出来。因为珠喜告诉她,郑灿英很生气。气到不行。她才出来,打算跟郑灿英好好的沟通,消消气。

  

  「妳不打算戒烟吗?灿英?」

  

  「妳出来做什么?又要对我唠叨了吗?」

  

  听见车美昭的声音,郑灿英再度变脸。一点都不想要见到她,因为她真的管太多了。连别人的感情之事也要干涉,光是想到这她就来气。

  

  「灿英,妳什么时候才要对他死心?明明是他先背叛妳,去留学的时候跟别的女人结婚。」

  

  「我也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更讨厌这样窝囊的自己,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跟他一起出国留学,或许我跟他就不会变成这样。」

  

  「我看到妳为了他付出那些岁月,我觉得很可惜。那人到底是有多伟大?值得妳这样做?」

  

  「……妳还要继续唠叨吗?美昭?妳怎么那么执着?妳就这么喜欢我吗?」

  

  「我要在离开前,在妳家装监视器。」

  

  听完车美昭的话,郑灿英无奈的笑了笑。这种执着,不是普通的严重啊。什么时候,她才能不对她那么执着呢?把这执着用在别的地方,不是很好吗?偏偏用在她身上,虽然她知道。对方所说的话,都是为了她好,但也有负担。

  

  「我会想办法戒烟,跟戒了他的。所以,妳别再唠叨了,车美昭。」

  

  「这种事越早戒越好。一直拖的话,对双方都不好。知道吗?郑灿英?」

  

  听完车美昭的话,点点头。表示她会努力的。于是,郑灿英跟车昭英两人合好如初一起进入酒吧。在酒吧柜台坐着的珠喜,见她们两个合好,暗自松了个口气。每次只有她们一吵架。那脾气可输不了双方的,只会越吵越凶呢。

  

  「灿英、美昭,妳们两个总算合好了。刚才妳们吵架的时候,我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呢。」

  

  「为什么会捏把冷汗?珠喜?」

  

  「还不就妳们两的脾气,妳们的脾气都倔的很。一吵起来的话,双方都不认输呢。」

  

  「喔(哦)~我们两个有这样吗?珠喜?」

  

  听完珠喜的话,郑灿英和车美昭异口同声的。有点不太相信,珠喜说的话。珠喜见她们两的表情摆明就是不信她所说的话。但她所说的话都是真的,因为有句话叫旁观者清,当局者谜。她一直在她们的身边,所以看得很清楚。只是两个当事者不知而已,下次得引导她们。

  

  「先不说这个了,美昭、珠喜要到别的地方续摊吗?今天是难得的酒局呢。」

  

  车美昭跟珠喜听见郑灿英的话,同时摇摇头。表示不想续摊,因为明天还要工作,要早起。郑灿英见两人都摇头,顿时觉得很可惜。不过,明天要工作的话,确实不能再续摊下去。这样会造成明天的工作,集中力下降。即便觉得再怎么可惜,也只能散场了。但三人约好,周末的时候再喝一杯。这样就能尽情的喝了。

  

  接着,她仨人一道离开酒吧。打了一台计程车,一起共乘这台计程车。因为都住在一起。所以回家路都是一样的,只是彼此工作不同。郑灿英是表演老师、车美昭而是拥有一家医美诊所的院长和她姐姐合资开的。至于珠喜是百货公司专门卖保养品的柜姐,大品牌的那种。

  

  回到家后,三个人各自去梳洗一番了。为了天的工作振作精神。毕竟,今天喝了那么多酒。明天一早起床,可能状态会下降。的时候提早振作才行,免得到了明天下降更严重了。各自梳洗完后,就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毕竟,明天还要为了养活自己,而努力工作呢。


bookbaigeiorg

《随身带着番茄园》全集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380044
  • 文件大小:3.1MB
  • 书籍类型:Epub+Txt
  • 发布日期:2015-05-18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三十九
  • 书籍等级:
  • 这是一个救人后意外得到一个神秘空间的故事(所以,能见义勇为的时候还是去吧)

    主角唐晨东救了一个妹子,得到了一个神秘空间,于是他种了一种世上独一无二的番茄。

    他的番茄能治病,能强身,能练武,能修真……

    原来这种番茄是天庭十万天兵天将的常规食物之一……(天上的蟠桃可不够十万天兵吃的)

    于是,唐晨东把他的番茄卖到了市里,卖到了省里,然后卖到了全国,接着卖到了全世界,最后……竟然卖到了天庭!...

  •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380044
  • 文件大小:3.1MB
  • 书籍类型:Epub+Txt
  • 发布日期:2015-05-18
  • 连载状态:全集
  • 书籍作者:三十九
  • 书籍等级:
  • 这是一个救人后意外得到一个神秘空间的故事(所以,能见义勇为的时候还是去吧)

    主角唐晨东救了一个妹子,得到了一个神秘空间,于是他种了一种世上独一无二的番茄。

    他的番茄能治病,能强身,能练武,能修真……

    原来这种番茄是天庭十万天兵天将的常规食物之一……(天上的蟠桃可不够十万天兵吃的)

    于是,唐晨东把他的番茄卖到了市里,卖到了省里,然后卖到了全国,接着卖到了全世界,最后……竟然卖到了天庭!

  • 下载地址:https://dianshiju2.ctfile.com/fs/9025598-204787578
  • 弎壹
    XXXIX.假﹝ji&agra...

    XXXIX.假﹝jià﹞

           休假了,悄无声息地回去,没有朋友圈里留消息,没有空间里面传动态,没想告诉谁,我知道是在躲采和,虽不是我厌见的人,却怕了甫一见面浓烈的火药气息,有时候躲避争吵也是维系,我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搭伙过日子这种事情,男人多是弱势群体,我指现如今的中国,男人还真就成了海洋,漫无边际的围着凤毛麟角的岛屿,跟着洋流涌上去,冲刷几下,带着几粒可怜的沙退下来,当然,优质的男人不在海里,在岛上,一点一滴的渗在沙土里,相貌好,财力壮,这个没攀比,所以,我很珍惜。...


    XXXIX.假﹝jià﹞

           休假了,悄无声息地回去,没有朋友圈里留消息,没有空间里面传动态,没想告诉谁,我知道是在躲采和,虽不是我厌见的人,却怕了甫一见面浓烈的火药气息,有时候躲避争吵也是维系,我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搭伙过日子这种事情,男人多是弱势群体,我指现如今的中国,男人还真就成了海洋,漫无边际的围着凤毛麟角的岛屿,跟着洋流涌上去,冲刷几下,带着几粒可怜的沙退下来,当然,优质的男人不在海里,在岛上,一点一滴的渗在沙土里,相貌好,财力壮,这个没攀比,所以,我很珍惜。

           我说大为是移动的10086个传人,一点都不差,我约他是因为前段日子为采和受的伤,没想过会拉上娄趣和蓝家大小姐,但是她们就这样满面春风的挽着胳膊来了,我想大为这个记吃不记打的毛病算是顽疾,不然我该怎么解释饭后叫嚣着去酒吧这件事情,我似乎还能从他身上闻到残余的石膏味道。

           说这个喝酒的地方,我对这里多少也有些兴趣,不是因为酒,而是因为歌曲,几个贴着时代标签的歌手,弹着吉他,唱着时代印痕的歌儿,有多少人来到这里,就是想被唱回啤酒香波的时代,想想,那些年我们一起作的妖儿,然后笑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青春没了,痘还在。

           再漂亮的女人也觉得脸上差点儿意思,所以,大为的刀和药水儿依旧能够让他过上找女人下血本儿的日子。

           娄趣说,这就是贱,不找个正儿八经的媳妇过正儿八经的日子,整日泡在酒吧里勾搭那些能用扫描枪扫出价格的姑娘。

           是很贱,只不过这种贱就像是看见一个空易拉罐摆在路边上想要踢一脚,意思就是,像这样的贱,对于男人来说,很普及,不然我该怎么定义这个炮火连天的时代。

           采和说,别喊姑娘,叫小姐!

           看她一脸嫌恶的样子,我多半猜到了这个小姐不是真小姐,就像同志不是同志,公主不是公主,少爷不是少爷,这些词,就像癌细胞一样扩散在汉语文的知识经络里,我是真怕有那么一天,狸猫成了真太子。

           这个问题,采和有共鸣,因为日本色情业的渗入,压脉带成了世界上最淫邪的词语,所以,医院里鲜有这样的说法。

           难得有这么不谋同辞的时候,所以,我给她一个笑容,她也回我一个笑容,虽然这个笑容不太平常,但至少让我知道,今天我在她的视线里,出现过。

           回家,一个人走在路上,带着些微酒气,看星汉灿烂的夜,不错,有光的东西都漂亮,甚而至于,星星连成的线,也美。

           我想,这就是心情,我的文字一直活在我的情绪里,今天因为她的笑容,我可以写出一片美好的夜空,当然,在我情绪不好的时候,也曾这样描述过,就像遮光的黑幕被捅了无数个窟窿,透出光的,是星星!

           我想我对采和的这份在乎,就是情侣间最应该有的东西,只是这样的一个词语,似乎不是我这个年龄段的人轻而易举能够写出来,所以,还是心照。

           我不是一个喜欢和女人天天腻在一起的男人,采和也不是喜欢和男人天天腻在一起的女人,所以,除了电话上的交流,基本上,天天不见,她有要忙的工作,我有要见的人,野叔。

           之前在厦的时候,接过野叔电话,话了话家常,聊了聊静子,想着既然回来了,就该去把电话里的问候践诺,坐上高铁,也就七十分钟的样子,而况,那里有我喜欢的鱼、和酒。

           野叔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生活安然如故,就像维持他生命的不是氧气,而是氦氖氩氪氙里的一种惰气,我倒是喜欢这样一种一眼就能看到过去的感觉,摘栗子,打鱼,想想,三月天,这个季节这座城市的山里,有什么?

           野叔按下我跃跃欲试的肩,告诉我,湖里有薄冰,山上有积雪,院里倒是有口缸,缸里有酸菜,今天吃这个。

           也是,看看身上的棉衣、腿上的棉裤,猛地想起来,这是东北,南方的艳阳里露着腰,这里的炕头上裹着貂。

           静子读完了书,回到了这座城市,找了份不错的工作,过上了朝九晚五的日子,这也是野叔一直想要的生活。

           野叔把我来的事情告诉静子,所以,她早了两个小时回来,我们也早了两个小时喝上酒。

           我说静子就像这盆热腾腾的酸菜,读书的时候腌在缸里,生涩冰冷,随时间一点点发酵,现时捞出来,加了调味料,放在火上一咕嘟,不只菜的味道好,连汤的味道都让人垂涎。

           脸上有腮红,唇上有唇彩,头发有波浪,身上有香水味,嘴里,也多了很多让人爱听的话。

           社会是染缸?逗,明明是画笔!

           就像她说的,职业让她学会了,不用非得欣喜才能露出悦目的笑、不用非得漂亮才能说出赞扬的话、不用非得熟悉才能坐到一起吃顿精致的饭,假的虽是假的,但也算是一种构件,而且是,必不可少的构件。

           也是,眼前这个职业装下的女人,早已不是那个花几百块钱都要考虑许久的姑娘,知性、知性、知性!

           这个词,说三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