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三叶集

86浏览    6参与
俞律藝術
牛年话牛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牛年话牛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也是奇缘

我在老山荒芜的土地上

学会了耕田

结交了一个亲密朋友

一头老黄牛

我爱它的忠厚老实

喜欢它的顺从

它体重超过我几十倍

力气胜我百倍

头上有一双尖角

像兩把利剑

我手上有一条皮鞭

鞭上沾满它的血迹

它只要回头顶我一下

我就永远放下鞭子了

而它还昰喘着粗气

拖着沉重的犂前进

先岳父也爱牛师牛

是画牛美术大师

提议选牛为国兽

牛是我亲密好友

但我没有举手

牛年话牛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也是奇缘

我在老山荒芜的土地上

学会了耕田

结交了一个亲密朋友

一头老黄牛

我爱它的忠厚老实

喜欢它的顺从

它体重超过我几十倍

力气胜我百倍

头上有一双尖角

像兩把利剑

我手上有一条皮鞭

鞭上沾满它的血迹

它只要回头顶我一下

我就永远放下鞭子了

而它还昰喘着粗气

拖着沉重的犂前进

先岳父也爱牛师牛

是画牛美术大师

提议选牛为国兽

牛是我亲密好友

但我没有举手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桂花开了》

连续晴天
秋风不再冷淡
将小园里一群群其貌不扬的琐碎小花
吹成了金黄色的小精灵

园里浮动起金黄色的香
我解衣散步
兴奋得无所措手足

几十株桂花一齐都开了
秋风忙碌起来
将秋香送进家家户户

都说秋香比春香好
洁净的秋香为少年人涤去杂念
不像春香会撩逗人
连老人都要起下少年心

一阵阵秋香使人手足聪明起来
好似触摸冰霜
感觉到天地在初寒中的美

我家窗口的一株桂树认识我
它离我太近
它的枝叶好像扎根在我身上

我每天都给它浇水
它在风中向我点头
它真的认识我了

我刚才出门赴宴
只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回家看我的金黄色的小精灵

它一直在等我
已经很焦虑了
它找不到我了

在满地秋风里
它显得很慌乱
当它看见我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近它
立刻伸长枝杆
给我一个秋天的最香拥抱...


连续晴天
秋风不再冷淡
将小园里一群群其貌不扬的琐碎小花
吹成了金黄色的小精灵

园里浮动起金黄色的香
我解衣散步
兴奋得无所措手足

几十株桂花一齐都开了
秋风忙碌起来
将秋香送进家家户户

都说秋香比春香好
洁净的秋香为少年人涤去杂念
不像春香会撩逗人
连老人都要起下少年心

一阵阵秋香使人手足聪明起来
好似触摸冰霜
感觉到天地在初寒中的美

我家窗口的一株桂树认识我
它离我太近
它的枝叶好像扎根在我身上

我每天都给它浇水
它在风中向我点头
它真的认识我了

我刚才出门赴宴
只喝了一杯酒就回家了
回家看我的金黄色的小精灵

它一直在等我
已经很焦虑了
它找不到我了

在满地秋风里
它显得很慌乱
当它看见我迈着慌乱的步子走近它
立刻伸长枝杆
给我一个秋天的最香拥抱


老人与小花

馮亦同读俞公《桂花开了》


金灿灿的小花

在绿丛中捉迷藏

是谁走漏了消息

啊,迷人的桂子香

 

桂子桂子,你莫躲

看看老人家多慈祥

刚刚过去的国节庆

他人逢喜事精神爽

一支健笔耕耘七十秋

金色朝阳铸成纪念章

 

桂子说爷爷名菊味

想必是喜欢菊花啦

我们这些小不点

老人家,看不上?

太阳公公哈哈笑:

第九十三个重阳节

我送诗翁一顶金桂冠

拜托月桂姑娘来帮忙

 

小花小花,金灿灿

好一顶桂冠织起来

给菊味爷爷戴头上!


剑明和恩师俞老《桂花开了》

 

我也被这香韵迷醉了

在这弥漫的秋光里

和着千年不变的一抹夜色

感知这妖娆的律动

 

不知您窗前的它

是不是也和我窗前的一样

有过对白夜的感染

有过对皎洁月色的幻想

 

在秦淮河,在桃叶渡

虽然寂静的水上没有了渡船

我与您仍守在南岸

奢望李香君改画桂花扇

 

只等待,再送来一场柔情

而且与旧时爱情无关

掬一把失眠的星星撒开

让童心的明眸将诗意点燃

 

我想,您也会和我一样

存心在今晚梦回少年

回到三月的瘦西湖

去约会金秋羞涩的桂香

 


俞律藝術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重阳回首》

[图片]
重阳节属于老人

老人每天都过重阳节

重阳节是供老人研究老的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逝水流年不知哪里去了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的日子不知从哪里来的

这是不懂数学者的数学自慰


重阳节有两个太阳

一个叫得

一个叫失


一技蜡烛

越燃越短

把泪一般流在烛台上

凝结的蜡集中起来

放进嘴咀嚼

能嚼出种种滋味来


嚼过的蜡烛油搓成圆柱

插进蜡烛心

点上火

它又亮了


照亮一首诗

照亮一篇散文或小说

照亮一个人的啼笑

[图片]

 剑明和恩师《重阳回首》


您一生布...


重阳节属于老人

老人每天都过重阳节

重阳节是供老人研究老的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逝水流年不知哪里去了

因为老

一批又一批的日子不知从哪里来的

这是不懂数学者的数学自慰

 

重阳节有两个太阳

一个叫得

一个叫失

 

一技蜡烛

越燃越短

把泪一般流在烛台上

凝结的蜡集中起来

放进嘴咀嚼

能嚼出种种滋味来

 

嚼过的蜡烛油搓成圆柱

插进蜡烛心

点上火

它又亮了

 

照亮一首诗

照亮一篇散文或小说

照亮一个人的啼笑



 剑明和恩师《重阳回首》

 

您一生布衣,从杨州走来

走出小巷,走过旧时十里洋场

一直穿着的那双布鞋

走过了散文小说与等身的诗行

 

您说布鞋好,踩不痛小草

踏不化白雪,正合舞台的清唱

多少人生悲喜,戏在足下

吼一段老生,可唤醒多少重旧

 

得与失,两个太阳

抵不走一技蜡烛的光芒

烛泪是声色的,如水墨丹青

凝成秦准灯影,凝成京剧高吭

 

多少流年染红了斜阳

岁岁重阳,都属于笔底的霞光

不必登高,我看见了松柏

因为您的高度正适合我来仰望


 《重阳之约》

亦同和俞公重阳诗

重阳有两个太阳

一个在春天

一个在秋天

同样的明媚

同样的璀璨

秋阳比春阳更亮堂


重阳是两个九九

一个算春天

一个算秋天

加减乘除随天意

算盘是年轮

手机是掌纹


重阳是两首诗

前一首传统

后一首创新

押九字头的韵

抒久字头的情


重阳说:

我在东苑的篱下

跟菊味对诗呢

茶都凉了

你还不来!

(亦同按:胡子老弟捷足先登了)





俞律藝術
胡子和恩师:两座雪山互不相识却...

胡子和恩师:

两座雪山互不相识
却在一条河里融化成水
那是清沏见底的心
在倒影里相互问候

明天不许我不来
今天不许你早走
夕阳余晖要胜过朝霞
投来目光时要眉头不皱

两座雪山一南一北
不曾拥抱,却有共同的梦
爱过,被爱过,依然爱
才能天天按时招手

爱风 爱雨 爱自然
爱诗 爱书 爱生活
山路崎岖坎坷慢慢走
该忏悔的是反季节寒流

两座雪山
隔着一条河流
隔不住时光荏苒
隔不住相望相守

@

胡子和恩师:

两座雪山互不相识
却在一条河里融化成水
那是清沏见底的心
在倒影里相互问候

明天不许我不来
今天不许你早走
夕阳余晖要胜过朝霞
投来目光时要眉头不皱

两座雪山一南一北
不曾拥抱,却有共同的梦
爱过,被爱过,依然爱
才能天天按时招手

爱风 爱雨 爱自然
爱诗 爱书 爱生活
山路崎岖坎坷慢慢走
该忏悔的是反季节寒流

两座雪山
隔着一条河流
隔不住时光荏苒
隔不住相望相守

@

俞律藝術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岁月的双...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
《岁月的双桨》

喜闻杨苡、俞律先生获中国作协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七十周年荣誉证书”,兼和俞公新作《静静的河》:

不是瀑布
不是小溪
是静水深流
因宁静而致远
因沉潜而绵长
有白鹭驻足
有燕子筑巢
有岸风梳柳
有渔人泛舟
是岁月的双奖啊
在浩荡的波心上
摇白了少年头
摇皱了红颜
七十是里程碑
也是功勋章

不,不不
我是笔,也是桨
只因有那样的笔在
有那样的迎接晨光的帆和旗在
生命才不会熄火
每个方块字都会呼喊
给我以力
给我以光
你是最美的老人河

(2019国庆节,冯亦同作)

【诗家冯亦同和俞公】
《岁月的双桨》

喜闻杨苡、俞律先生获中国作协颁发的“从事文学创作七十周年荣誉证书”,兼和俞公新作《静静的河》:

不是瀑布
不是小溪
是静水深流
因宁静而致远
因沉潜而绵长
有白鹭驻足
有燕子筑巢
有岸风梳柳
有渔人泛舟
是岁月的双奖啊
在浩荡的波心上
摇白了少年头
摇皱了红颜
七十是里程碑
也是功勋章

不,不不
我是笔,也是桨
只因有那样的笔在
有那样的迎接晨光的帆和旗在
生命才不会熄火
每个方块字都会呼喊
给我以力
给我以光
你是最美的老人河

(2019国庆节,冯亦同作)


俞律藝術
恭和恩师“中秋没有过去”《满月...

恭和恩师“中秋没有过去”
《满月唱成爱情诗行》

故事是古老的
情感永远真实而鲜活
照过古人,也照着今天的
依然是中秋的银盘

 那些月光,在每一个角度
都写满思念,月光没有孤单
于风过处留下多少文字
又充盈着夜色温暖

许多年后,月色还妖娆
晕染起一位老生宏亮的唱腔
他唱亮了三米画室
唱红了九十三岁的面厐

平贵的妻子已隐身为蝴蝶
而薛平贵也无思念纠缠
一朵中秋的黄菊正在绽开
开成美好,开成一段新时光

风起时,叶子起舞
可能又是嫦娥牵动诗韵
再没有寒窑的冷,思念的苦
有的却是中秋暗涌的桂香

深呼吸,再唱一段
先生不老的口齿清晰依然
娓娓道来的京戏暗语
如锣鼓家伙,一再咚咚敲响

月亮是今夜的一盏大灯
永恒地普照大千万...

恭和恩师“中秋没有过去”
《满月唱成爱情诗行》

故事是古老的
情感永远真实而鲜活
照过古人,也照着今天的
依然是中秋的银盘

 那些月光,在每一个角度
都写满思念,月光没有孤单
于风过处留下多少文字
又充盈着夜色温暖

许多年后,月色还妖娆
晕染起一位老生宏亮的唱腔
他唱亮了三米画室
唱红了九十三岁的面厐

平贵的妻子已隐身为蝴蝶
而薛平贵也无思念纠缠
一朵中秋的黄菊正在绽开
开成美好,开成一段新时光

风起时,叶子起舞
可能又是嫦娥牵动诗韵
再没有寒窑的冷,思念的苦
有的却是中秋暗涌的桂香

深呼吸,再唱一段
先生不老的口齿清晰依然
娓娓道来的京戏暗语
如锣鼓家伙,一再咚咚敲响

月亮是今夜的一盏大灯
永恒地普照大千万象
它释放的能量,给一切怀念
唱成满月,唱成爱情诗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