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国机密

17.4万浏览    1611参与
顾随安

求问大家丕司马的初遇到底在哪里啊谢谢大家刷了一天愣是没找到…结果之后邺城阿丕提醒刘平小心司马懿直接把我看愣了万分感谢!

求问大家丕司马的初遇到底在哪里啊谢谢大家刷了一天愣是没找到…结果之后邺城阿丕提醒刘平小心司马懿直接把我看愣了万分感谢!

盘嘻嘻
这种缺少定见的人,空有匹夫之勇...

这种缺少定见的人,空有匹夫之勇,却没有半点信念与规划。这才是真正的软弱!——三国机密

看《三国机密》有感,软弱是缺少了自己的格局,从而行为上首鼠两端。

这种缺少定见的人,空有匹夫之勇,却没有半点信念与规划。这才是真正的软弱!——三国机密

看《三国机密》有感,软弱是缺少了自己的格局,从而行为上首鼠两端。

Matcha豆腐

【三国机密|骨科】曹丕x曹节| 哥歌

【三国机密|骨科】曹丕x曹节| 哥歌

凤皇湉湉

配音秀再修不好我要无聊枯了!🙃

我就是枯了也不会去更文的……😐

去年的配音比赛的现场视频现在看来还是很nice~🤗

——小狐妖、伏寿、林妹妹

配音秀再修不好我要无聊枯了!🙃

我就是枯了也不会去更文的……😐

去年的配音比赛的现场视频现在看来还是很nice~🤗

——小狐妖、伏寿、林妹妹

浊酒一生

琴瑟之御,莫不静好 十二

刘平一夜未眠。攸之在门外守了一夜。

“进来吧”刘平打破了夜的静。

攸之一愣,没动身,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在叫自己。

“攸之,进来吧”

攸之换换推开门,“陛下”

“子时已过,你怎么还不去歇息?”

“陛下还未曾睡下,奴才怎敢去歇息”

刘平仿佛没听见攸之的话,自顾自的说起来了:“董驿马不停蹄,今夜才到,而那个破使者今早就到了,看着他那容光焕发的样,估计大前日就出发了。哼,好一个燕王……”

攸之在一旁听着,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朕要御驾亲征。”这几个字从刘平嘴里悠悠的飘出,但却让攸之心中一震。


第二日,刘平不顾诸臣的反对,率五千铁骑从汉阳关出发北上。


燕王帐内。

“他还不肯吃饭?”

“是,司马懿已三天滴水未尽……恐...

刘平一夜未眠。攸之在门外守了一夜。

“进来吧”刘平打破了夜的静。

攸之一愣,没动身,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在叫自己。

“攸之,进来吧”

攸之换换推开门,“陛下”

“子时已过,你怎么还不去歇息?”

“陛下还未曾睡下,奴才怎敢去歇息”

刘平仿佛没听见攸之的话,自顾自的说起来了:“董驿马不停蹄,今夜才到,而那个破使者今早就到了,看着他那容光焕发的样,估计大前日就出发了。哼,好一个燕王……”

攸之在一旁听着,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朕要御驾亲征。”这几个字从刘平嘴里悠悠的飘出,但却让攸之心中一震。


第二日,刘平不顾诸臣的反对,率五千铁骑从汉阳关出发北上。


燕王帐内。

“他还不肯吃饭?”

“是,司马懿已三天滴水未尽……恐怕……”

“诶,不妨事,本王亲自去看看他”

燕王由侍从带着去了囚禁司马懿的帐子。司马懿依旧身披铠甲,侧卧在草席上,蜷缩着身子。

“司马将军,本王特地来看望你,你也不赏脸看下本王?”幽幽的语气,颇有几分调戏的意味。

“哼”司马懿冷哼一声,头也不抬。

“把他给我扶起来”

“是”

几个侍卫上前架着司马懿坐起,司马懿本能的反抗,奈何三天滴水未进,他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丝毫没有反抗的力气。

“司马将军,你可得好生照顾着自己,别到时皇上怪罪下来,说我怠慢了你,我可担待不起啊。”燕王蹲下来凑到司马懿面前,在他耳边幽幽的说。

司马懿依旧不说话。

“喂他”

一个士卒拿起一碗水,捏起司马懿的嘴,灌了进去。司马懿依旧有气无力,但脸上稍稍恢复了几分血色。士卒又拿着一碗粥灌了下去,纵使司马懿再想反抗也是妄想,铠甲在他身上就如同枷锁一样,压的他动弹不得。三五碗粥喂完,司马懿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洒在铠甲,流进衣服的粥,十分嫌弃。

“司马大将军,衣服都脏了,换了吧”燕王一个眼色,士卒就将干净的衣服递到司马懿面前。“更衣就不需本王帮你了吧?”说完,转身出了营帐。


等到司马懿再见到燕王已经是晚上了。司马懿一身白衣仿若月光倾泻,被四个士卒“请”到了燕王帐内。

司马懿微微抱拳,行了个将军礼。“不知燕王请在下来有何要紧之事?”

“无事,只想请将军畅饮一杯罢了”

司马懿看了看燕王,又看了看酒。

“将军放心,这次没下药。”燕王的语气有多了几分玩味。

司马懿轻蔑一笑,继而说道:“素问燕王有虎狼之心,此次真是让在下见识了。”

“多谢将军夸奖。哈哈哈。我只不过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

“我劝你省省吧。你捉我又有何用,我朝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将士。”

“可皇上的断袖之爱可只有你一个啊,是吧,司马将军”

司马懿的眼神仿佛能杀死燕王。

“燕王可真会说笑。多笑笑吧,反正两天天之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司马将军可真是低估了自己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了,我就不信刘平舍得拿你的命来保全他这江山。哦,对了,想必司马将军还不知道吧,皇上已经决定御驾亲征了,昨日巳时便出宫了。”

“你胡说!”

“不信?本王的情报从来就没出错过”

司马懿已觉失态,稍稍收敛了情绪,说道:“陛下亲征又如何?只不过给你这个叔叔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罢了,你可别不识抬举”

“我识不识抬举不重要,你最好给我好好活着,可别让皇上伤心。不过呢,你死了也没关系,只要皇上相信你活着就够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浊酒一生

琴瑟之御,莫不静好 十一

   司马懿率军出了青山关口一路北山。

  “司马将军,在下已打探清楚,绕过前面那座山,再向北走十公里左右就是邡城了,燕王占领邡城已三月有余。”

    “辛苦曹将军了。”

司马大军又行了半个时辰。绕过远山,到了山脚下。

   “扎营!”司马懿一声令下,士卒纷纷收整行李,安营扎寨。


中间跳过部分:司马懿和燕王两军交战三四个回合,次次司马懿占上风,但是刘平告诫司马懿不要伤害燕王。司马懿屡次想生擒燕王但都失败了,燕王发现...

   司马懿率军出了青山关口一路北山。

  “司马将军,在下已打探清楚,绕过前面那座山,再向北走十公里左右就是邡城了,燕王占领邡城已三月有余。”

    “辛苦曹将军了。”

   

   司马大军又行了半个时辰。绕过远山,到了山脚下。

   “扎营!”司马懿一声令下,士卒纷纷收整行李,安营扎寨。

   



中间跳过部分:司马懿和燕王两军交战三四个回合,次次司马懿占上风,但是刘平告诫司马懿不要伤害燕王。司马懿屡次想生擒燕王但都失败了,燕王发现司马懿的军队有意避让而且知晓刘平心慈手软,所以假意邀请司马懿到自己营帐中讲和。



“大将军,您切不可贸然行事!这……太危险了,还是我代您前去吧。”

“诶,曹将军不必担心,既然燕王指名道姓要我去谈和,岂有让你代去之理?不过你要记住,若我七日未归,你便带领这七万精兵杀他个片甲不留。”

“大将军,可是……您……”

“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歇息吧,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了。”说完司马懿便走出了曹丕的营帐,丝毫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


回到营帐,司马懿喊来了贴身侍从董驿。提笔在纸上书写着,然后工工整整的折好,交给了董驿。

“倘若我三日未归,你就回京讲这信交给皇上。”

“是”董驿看看信,又看看司马懿,沉重的点点头。








皇宫里,金銮殿内。

“什么!司马将军被俘?!”刘平座中惊站起。

“是……是……是”小太监紧张的回答。

“皇上,燕王派来的使者在殿外候着呢,其余话不愿多讲一句,说要当面跟您说。”

“宣觐见”刘平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眼睛红的仿佛要滴血。

“参见陛下”

刘平不语。使者十分自觉的站起身来。

“陛下,我王有令,命臣前来讲和。我王通晓事理,念司马将军与陛下情同手足,特邀将军去帐内一叙,不料将军不胜杯酌,醉倒于帐中。我王想亲自送将军回京,但这一路艰险,恐伤将军性命,故特派臣来向陛下讨要路费,以护将军周全。”

刘平青筋暴起,半晌,从嘴中挤出几个字:“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斩了!”

“陛下三思啊!两军交战,不伤使者啊!”岑大夫急忙劝阻。

“陛下想杀我可以,但是我还没有说路费是什么。”

“说”这从刘平嘴中蹦出来的一个字近乎是怒吼。

“传国玉玺”

刘平拳头紧握,指甲深深嵌进肉内,骨关节嘎嘎作响。

“拖出去,给朕关起来!”刘平第一次如此愤怒,这一声怒吼吓得诸位大臣没一个敢抬头。侍卫胆战心惊的应了一声“是”就将使者拖走了。

“下朝。”刘平冰冷的声音回荡在金銮殿,大臣们小心翼翼的退了朝,大气不敢出一声。



傍晚,攸之敲开了刘平寝宫的门。

“陛下,董驿求见。”

“进来吧”刘平的语气依旧冰冷。

“陛下,司马将军进燕王营地时给了臣这封信,说是如果他三日未归就带回来给陛下。昨日刚好是第三日。昨夜臣马不停蹄的从近路赶了回来”董驿眼眶深陷,眼珠子上布满了红血丝,一看便知这一路累坏了。

“行,朕知道了,你早些下去休息吧。”


刘平打开了信,几行字映入眼帘: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吁嗟阔兮,不我活兮,吁嗟洵兮,不我信兮。若有来生,誓当与子共白头。



信上的字在滴答声中被染花了。


 

  


浊酒一生

琴瑟之御,莫不静好 十

    十万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出了青山关口。虽说北上走这儿并不顺路,但刘平执意要送司马懿出关。

    刘平独自在山腰远望着司马大军离去,千万般的不舍终化作一杯愁酒,一饮而尽。

    “皇上,时候不早了,您看咱们是不是该启程回宫了……”

     “急什么,明天一早再走”

    “皇上,这荒山野岭的恐有野兽出没,而且这床铺这般硬,恐怕陛下的龙体适应不了”

    “攸之,你就这么不放心你为朕打造的驿站?朕瞧见这已...

    十万余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出了青山关口。虽说北上走这儿并不顺路,但刘平执意要送司马懿出关。

    刘平独自在山腰远望着司马大军离去,千万般的不舍终化作一杯愁酒,一饮而尽。

    “皇上,时候不早了,您看咱们是不是该启程回宫了……”

     “急什么,明天一早再走”

    “皇上,这荒山野岭的恐有野兽出没,而且这床铺这般硬,恐怕陛下的龙体适应不了”

    “攸之,你就这么不放心你为朕打造的驿站?朕瞧见这已建造完成,在这儿歇息一晚,无妨。你也找间厢房去歇着吧。”

     “是”


    青山隐隐,绿水迢迢。天刚蒙蒙亮,刘平便起身望向窗外的美景。这山、这水,不知已经被刘平欣赏了多少次,但伴着朝霞的山水刘平还是第一次瞧见。也许是真的睡不惯着简陋的驿站吧(其实也不简陋,就是比起皇宫差远了)?刘平难得这么早就自然醒了。也许,睡不习惯的不是这床,而是床边少了个人罢了。

     这关口的清晨静的出奇。想着攸之还没醒,刘平就自己斟了一壶酒,又坐回窗边,暗自伤感,做了一首词:

         


           与青山别君,心随君远征。伊人征战

      几时回?清酒已冷,心知仲达思归。   琴

      瑟与山奏,日夜盼君归。可叹江山无限好,

      仲达不归,朕独与山举杯。


     攸之寻着琴声来到了刘平的寝房。“皇上好兴致啊”

   “攸之有心啊,朕瞅着这琴色泽饱满,琴音及佳。来,朕这块玉佩赏你了。”

   “多谢皇上,但奴才不能收”

    “为何?”

    “这琴是司马将军命奴才藏在这驿站,说是凯旋之日给陛下一个惊喜”

    刘平抚琴,嘴角渐渐上扬。半晌没说话。

    “不知陛下方才弹奏的是哪种曲调?”

    “哦”刘平回过神来,“方才啊!啊,朕方才一时兴起做的曲,就唤做盼君归吧。”



    不知从何时起,“盼君归”这曲牌名就在京城流传开了。

  

                            


浊酒一生

琴瑟之御,莫不静好 九

      司马懿将皇上赏赐的银两全部分给士卒们了,战死沙场的他便几经辗转将银两加倍的给了他们家属,自己分毫不留。至此便有了“跟着司马将军有银子”的口号,每次司马懿带队出征士卒们都拼了命的杀敌,提着人头向司马懿。再加上司马懿通晓军事、指挥得当,司马大军屡战屡胜所向披靡。

    


   “报!陛下,燕王造反啦!”一个小兵莽莽撞撞的冲进金銮殿。

   “什么!”刘平一惊。

   “陛下,此次燕王起兵谋反来势汹汹,不容小觑,臣愿带兵平乱。”曹将军主...

      司马懿将皇上赏赐的银两全部分给士卒们了,战死沙场的他便几经辗转将银两加倍的给了他们家属,自己分毫不留。至此便有了“跟着司马将军有银子”的口号,每次司马懿带队出征士卒们都拼了命的杀敌,提着人头向司马懿。再加上司马懿通晓军事、指挥得当,司马大军屡战屡胜所向披靡。

    


   “报!陛下,燕王造反啦!”一个小兵莽莽撞撞的冲进金銮殿。

   “什么!”刘平一惊。

   “陛下,此次燕王起兵谋反来势汹汹,不容小觑,臣愿带兵平乱。”曹将军主动请缨。

   刘平片刻,刚要开口,一位老臣便上前奏道:“曹将军年级轻轻,沙场经验不足,而燕王老谋深算,城府极深,恐怕曹将军难当此重任,臣以为,比如让司马将军带兵征战。”

     “范爱卿说的有理,朕也正有此意。此次北伐,朕命司马将军为上将,曹将军、洛将军为副将,出兵讨伐叛军。”

      “臣接旨”三人一同答道。


   退了朝,刘平和司马懿在后花园闲逛。

  “仲达,此次出征非同小可”

  “区区燕王,陛下还担心我不成?”

   “担心,担心你杀了他。”

  “陛下是想让我活捉?”

  “不,我想让你把他赶回北方,让他安分的镇守北疆。”

  “义和呀义和”司马懿摇摇头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知道你重情重义,但燕王不除,后患无穷啊!历史上……”

  “仲达~”还未等司马懿说完,刘平就打断了他“皇爷爷在世时就教导我仁义礼,而‘仁’字当先,更何况他还是我叔叔,要杀他,那我岂不是不仁不孝!”

   “义和,当年先皇派他镇守北疆的意图难道还不够明显吗?”

    “仲达,你就应了我这一次吧,若有下次,我决不心软。”

     “唉~。行吧”


无言月上

chapter3
我想开车
不我不想

chapter3
我想开车
不我不想

无言月上

chapter1
校园paro的懿平
希望手写还看得清楚😂

chapter1
校园paro的懿平
希望手写还看得清楚😂

Jayne

【司马昭(曹丕)|李承鄞||权臣X太子】大荒三千桃花|皆不及他(野心组)

B站点这里

 @猎影人   @老福特橘园  

那么野心的组合,居然全网都没人搞,我抄着小剪刀来了,冷圈就自己产粮吧T T


司马昭(曹丕):得不到你就要得到你的天下

功名终成巴蜀夜话,爱恨随他。大荒三千桃花,皆不及他(王位)。

司马昭(曹丕)&李承鄞:爱情都是虚的,王位才是真的。

BGM:他和他的天下

素材:军师联盟,虎啸龙吟——司马昭

三国机密——曹丕

东宫——李承鄞


【司马昭(曹丕)|李承鄞||权臣X太子】大荒三千桃花|皆不及他(野心组)

B站点这里

 @猎影人   @老福特橘园  

那么野心的组合,居然全网都没人搞,我抄着小剪刀来了,冷圈就自己产粮吧T T


司马昭(曹丕):得不到你就要得到你的天下

功名终成巴蜀夜话,爱恨随他。大荒三千桃花,皆不及他(王位)。

司马昭(曹丕)&李承鄞:爱情都是虚的,王位才是真的。

BGM:他和他的天下

素材:军师联盟,虎啸龙吟——司马昭

三国机密——曹丕

东宫——李承鄞


浊酒一生

琴瑟之御,莫不静好 七

    董驿骑马跑在前,刘平紧跟在后,攸之和刘平的四个贴身侍卫围着刘平。一路颠簸,终于到了青山关口。

   “皇上,司马太傅还未到,不如咱们先去这旁边的驿栈休息下吧。”

    “好。诶,朕记得当初在这儿送别司马太傅的时候还没有这个驿栈呢”

     “这是奴才几个月之前命人建造的,还未完工,不过足以给皇上提供休息的地方。”攸之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得意。

     “有心了”

    一盏茶的工夫,...

    董驿骑马跑在前,刘平紧跟在后,攸之和刘平的四个贴身侍卫围着刘平。一路颠簸,终于到了青山关口。

   “皇上,司马太傅还未到,不如咱们先去这旁边的驿栈休息下吧。”

    “好。诶,朕记得当初在这儿送别司马太傅的时候还没有这个驿栈呢”

     “这是奴才几个月之前命人建造的,还未完工,不过足以给皇上提供休息的地方。”攸之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得意。

     “有心了”

    一盏茶的工夫,黑压压的军队出现在了刘平眼中。刘平坐在阁楼里伸直了脖子努力向外望着,“司马”大旗赫然出现在刘平眼中。刘平砰的一拍桌子猛然站起:“啊呀,攸之、董驿,快随朕下去,仲达快到了”

    “仲达!”

    “皇上亲自来迎接臣,臣不胜受恩感激。”司马懿翻身下马,对刘平行了个去全礼。

    “司马将军南蛮大捷,功不可没,何须行此大礼,快快起身,随朕去驿栈稍做休息”刘平上前拉起司马懿,司马懿紧紧的握住刘平的手,“传军令,全体将士原地稍作休息,一个时辰之后启程回京。”

     “走,去驿栈”司马懿小声在刘平耳边说。

     进了驿栈。“你们在外面守着吧”刘平吩咐攸之、董驿和侍卫们,然后和司马懿进了阁间。

     “仲达,我好想你!”刘平紧紧抱着司马懿,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了司马懿冰冷的铠甲上面。

     “我也好想你呢”司马懿温柔的擦去刘平脸颊的泪水,“你知道吗,我这些日子总是梦到你,梦到咱们相见的场景,如今总算成真了!”司马懿轻轻拍了拍刘平的背,“抱着盔甲不硬吗?”刘平摇摇头,“你不嫌硬,我还嫌沉呢。”

      司马懿脱去铠甲,把刘平紧紧的搂在怀里。

     “仲达,这几个月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刘平爬在司马懿耳边喃喃的说。

     “不苦,因为只要想到我思念的人也在想着我,我就不觉得苦了。倒是你,怎么偷偷跑出宫来接我”

     “╭(╯^╰)╮哼,明明是你想让朕来接,之前你那次送信不是悄悄送到宫中来,昨天却派人送到朝堂上去,不是想让朕来接你是什么”

      “几个月不见,变聪明了呀”

      刘平假装不屑。

      “不过,我也没让你就带这么几个人来呀,太危险了!”

      “诶,有你在,哪还有什么危险呢”

    “臭小子”司马懿的脸上露出了宠溺的笑。

    “仲达,时候不早了,朕先回宫了,你今晚安排将士们先在郊区找驿站住下。”

     “怎么,今夜不想我陪你?”

     “明早朕在朝堂上再次接你”轻轻的一个吻落到了仲达的唇上,刘平转身和攸之等人回宫了。

     

    

浊酒一生

琴瑟之御,莫不静好 六

    “启禀陛下,司马太傅的侍从求见。”

   “宣”

   “宣司马太傅侍从觐见”

   太监话音刚落,司马懿的贴身侍从董驿手捧司马懿的手书,出现在了义和面前。

    “启禀陛下,司马太傅前线大捷,大前日已率部队启程回京,特派奴婢快马加鞭回来报喜。”

    “好!司马太傅平定南蛮之乱功不可没,出师大捷。朕决定率文武百官躬迎司马太傅于青山关口”

    “陛下,臣以为,司马太傅出师大捷属实有功,但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前去迎接...

    “启禀陛下,司马太傅的侍从求见。”

   “宣”

   “宣司马太傅侍从觐见”

   太监话音刚落,司马懿的贴身侍从董驿手捧司马懿的手书,出现在了义和面前。

    “启禀陛下,司马太傅前线大捷,大前日已率部队启程回京,特派奴婢快马加鞭回来报喜。”

    “好!司马太傅平定南蛮之乱功不可没,出师大捷。朕决定率文武百官躬迎司马太傅于青山关口”

    “陛下,臣以为,司马太傅出师大捷属实有功,但也不必如此兴师动众前去迎接。一来劳民伤财,二来路途颇远,恐怕难保陛下安全,还请陛下三思啊!”一位老臣首先提出反对意见。

     “臣附议”其余大臣也三三两两表示赞成老臣的意见。

      马少保见刘平面露不悦,连忙上奏道:“陛下,臣以为,司马太傅首次亲帅大军便立下显赫战功,不如后日司马将军回来当晚在宫中大摆宴席以彰其功。”

      “善,那明日就由董驿代朕迎接司马太傅于青山关口”


   刘平激动的几乎一夜未眠。自仲达出兵打仗的这五个月中刘平日日盼着仲达凯旋的这天,而如今真就块盼来了,他却一刻也不想多等。


   第二日,刘平一上朝便一副病态,话没说两句就扣扣的咳嗽。身边的太监端茶倒水又轻轻的拍着刘平的背,谁承想刘平顺势吐了太监一身。

    “陛下龙体欠佳,臣以为陛下应当多多休息才是,今日早朝不如就到此结束,群臣上奏之事,臣将汇总整理送与陛下。”左丞相担忧的说道。

     “臣附议,陛下当以身体为重才是”

      “好,那今日早朝就到……咳咳咳……这里……咳咳咳咳”刘平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咳嗽。

      下了朝,攸之把催吐剂的解药拿与刘平服下。

       “皇上,这药效发挥作用还需再过半个时辰,要不再等等再启程?”

       “等?再等仲达都要过了青山关口了,去哪接?皇宫吗?!”

     “是,奴才这就备轿子。”

    “不用了,朕骑马走,快一点。”

    “是”

    “哦,对了,叫上董驿一起”


    攸之带着刘平一行人从小路出了皇宫。


   


断玉削锋

《后宫·双桓传》晨丕和檀丕的丧病小剧场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060407

就之前玩过的檀丕掉娃梗(有弹幕说你看檀丕喜极而嚎哭的样子多像甄嬛流产),突然发现晨丕就能配合他演了。霸霸也太严格了,这演得多好啊。大家说是不是?


救救播放量300的UP主!!!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060407

就之前玩过的檀丕掉娃梗(有弹幕说你看檀丕喜极而嚎哭的样子多像甄嬛流产),突然发现晨丕就能配合他演了。霸霸也太严格了,这演得多好啊。大家说是不是?


救救播放量300的UP主!!!

Jayne

【大三角】汉献帝|魏文帝|晋宣帝||刘平|曹丕|司马懿||思美人兮

B站点这里


CP:司马懿X汉献帝(刘平)——懿平

司马懿X曹丕——司马丕

曹丕X汉献帝(刘平)——丕平

这剧我怎么看都觉得平平拿了女主剧本~

素材:三国机密——刘平,司马懿,曹丕

原来你还在这里——程铮,周子翼

流淌的美好时光——齐铭

BGM:思美人兮——金玟岐


【大三角】汉献帝|魏文帝|晋宣帝||刘平|曹丕|司马懿||思美人兮

B站点这里


CP:司马懿X汉献帝(刘平)——懿平

司马懿X曹丕——司马丕

曹丕X汉献帝(刘平)——丕平

这剧我怎么看都觉得平平拿了女主剧本~

素材:三国机密——刘平,司马懿,曹丕

原来你还在这里——程铮,周子翼

流淌的美好时光——齐铭

BGM:思美人兮——金玟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