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三国杀

30.4万浏览    3465参与
黎明祈祷
不打tag看不出谁(?)

不打tag看不出谁(?)

不打tag看不出谁(?)

懿子想吃饭

【亮懿】谁又双叒叕被刀死了🆘


“亮的关系图里有君臣有亲人有师徒”

“懿的关系图里亮就是唯一”


谁死了我死了


打三国杀的时候偶然看见的……😢亮懿这波也太会了吧

【亮懿】谁又双叒叕被刀死了🆘


“亮的关系图里有君臣有亲人有师徒”

“懿的关系图里亮就是唯一”


谁死了我死了


打三国杀的时候偶然看见的……😢亮懿这波也太会了吧

阴间活来整我。
——“羽化而登仙。” 也不知道...

——“羽化而登仙。”


也不知道这张图会不会有人眼熟。

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旧图重绘,闲得没事干整的。

仓促的在某个地方画了一个遮挡,审核原因,看起来可能有些像女体或双性。

19年的图,改起来还是有差别的


【司马嘉坑已退。

——“羽化而登仙。”


也不知道这张图会不会有人眼熟。

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旧图重绘,闲得没事干整的。

仓促的在某个地方画了一个遮挡,审核原因,看起来可能有些像女体或双性。

19年的图,改起来还是有差别的


【司马嘉坑已退。

烤糊的艾草团子

邓姜的粮真是太少了(31)

    【打脸了,又更了】

    【三杀脸,架空,历史被吃,祥瑞御免】

————————————————————————

    也对,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干什么,耽误久了城门关了,那才尴尬呢。

    如果我早点打破沉默,哪里会这么仓促。

    出城走了大概一二里地,没敢走远,怕回不来。见没什么行人,我便把车子赶下了官道,往野地里走,幸亏之前的好几天都不曾下雨,勉强能走通。...


    【打脸了,又更了】

    【三杀脸,架空,历史被吃,祥瑞御免】

————————————————————————

    也对,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干什么,耽误久了城门关了,那才尴尬呢。

    如果我早点打破沉默,哪里会这么仓促。

    出城走了大概一二里地,没敢走远,怕回不来。见没什么行人,我便把车子赶下了官道,往野地里走,幸亏之前的好几天都不曾下雨,勉强能走通。

    “就、就在这里吧,有车子挡着,没人能发现我们。”

    说话间,我捡起一块有凸起的石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圈。

    “你这是做什么?”

    “有了这个,我、我们送过去的东西,就不会被抢走了。”

    姜维没说什么。从篮子里拿出那封信放进圈里,用一块小石头压住,又拿出一个变了形的旧手炉。

    那手炉是我娘留下的东西,她带了出去不小心掉在地上让马给踩坏了,我说要扔,可她硬是带回家清洗干净,小心地收了起来。

    没想到今天能派上用场。

    姜维把手炉的盖子打开,把里面的炭火都倒在了那封信上,干燥的地面掠起一阵卷地风,火苗一下子蹿了起来,把信烧成一堆灰烬,和浮土一起随着风旋儿向天上飞去。

    我被迷了眼睛,站起来揉了揉,迎着风走了几步,再睁开眼睛,只见暮色四合,烟霭弥漫,落日不见了踪影,而西边的天空堆满了发灰的云块。

    旷野中只有我们两个。

    幸好还是只有我们两个。

  “走吧,回家。”我蹲下来,拍了拍姜维的后背,“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天要黑了。”

    “是啊,太阳已经落下去了,天就要黑了。”

    姜维没有动,只是用比纸灰还轻的声音,把我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最后,是我把他拖到车上,然后纵马狂奔,这才在城门关闭之前赶了回去。

    “万幸,不然咱俩就要在、在野地里拢火堆了。”

    没有回应。

    难道?!

    我把帘子扯了下来,果然,人还在。

    就是说嘛,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

   “喂,我在和你讲话呢。”

    “我走神了,没有听见。”

    谁信啊。路上这么安静,我的嗓门这么大,你睡着了我都能把你喊起来。别装了,你只是不想理我。

    看来今晚的粥可能要剩一碗了,让他静一静吧。如果我不扯他,他也许能在那片旷野里待到天明,吹一夜的风。

    他回来以后直接进了屋子。门一关,不过灯还亮着。

   我在门口探头探脑,转了半天,想进去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过去啦,都过去啦,人要向前看嘛,学学安乐公,人家安乐公多豁达多通透啊。

    类似的话我早就说过,再讲第二遍,也没什么意思。

    很早之前我就听细作汇报,武侯是安乐公的相父,可我又怎么知道,在相父的忌日,安乐公是不是也会放下酒杯,屏退歌伎舞女,早早地把自己一个人关进卧房暗自神伤呢?

    要是实在难过,哭出来吧,不用绷着,没关系的。

    这话从别人嘴里出来,确是好心的安慰,但从我嘴里出来,却像是变了味的,假惺惺的嘲讽。

    比起掉眼泪,他可能更想报仇吧。

    我伸手摸了一下我脖子上那几道伤疤。我想,如果不是顾忌着安乐公和群臣,他早就用匕首割下我的脑袋了。

    那次我喝多了,就是去捉弄他的,我知道他绝对不敢乱动,便故意气他:看吧,我都送到你跟前了,你还是拿我没办法。

   凑合过呗,不然还能怎么着呢?

    类似的话我好像也说过——想起来了,那次他硬是给我扯到伐吴上去了——所以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呢?

    我总觉得一直以来的默契似乎要被打破了。

   但也许只是我自作多情,从来就没有过什么默契。

    越想越烦,也罢,不去管他。

    我转身回去,钻进被子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在黑暗中我想起了一双忧郁的眼睛。那双眼睛透过十数年漫长的岁月,从遥远的过去直直地看着我。

    虽然我连那位眼睛的主人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活着。

    那时候我刚来西边,每天吃饭都要腹诽一下高粱剌嗓子。修筑坞堡的时候,总会有羌人推着车子,拿着干肉、奶食、皮货什么的,跟军士互通有无。

    这种事情上面是鼓励的,毕竟要搞好跟羌胡的关系,后来招安过来的羌胡,我也是让他们跟汉人杂处。

    但还是出事了。

    一群羌人义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为首的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见到我,就用不流利的汉语说他的妻被一伙军汉抢走,让我为他做主,后面还跟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孩子。

    这种事情,处理不好的话,可能会被羌人当成发起战争的借口,所以我赶紧着手去查,果然把那几个王八蛋揪了出来,也在他们的营帐里发现了那名被劫掠的女子。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掀开帘子,被捆着扔在士兵臭烘烘的被卧上的赫然是一个汉人。

    一个汉人女子。头发已经有点白了,可脸还是很年轻。

    跟我预想的不一样,但万幸没出人命,不然真不知如何收场。

    她穿着衣物,所以我走了过去为她松绑,本想出言安抚,可是她的表情却异常地沉静,对此我甚至有点发怵,一个柔弱的女子照理说不该如此,至少她应该哭一哭呀。但我也不敢多问,确认她可以行走说话后,便带她去指认凶嫌。

    原来她和他丈夫是卖奶酒的,这几个混账仗着人多酒后使性,不给钱就算了,还抢了当垆卖酒的老板娘。

    这种恶劣的事情必须从严从重处理。

    但在派人叫他丈夫过来之前,我忍不住多了一句嘴:“你、你一个汉人,为什么要嫁到这边来?”

    “嫁?真是三媒六礼的嫁过来也好。”她拢了拢头发,冷笑道。

    “难道…”

    不用她开口,我想我已经有答案了。

   “那么,我叫你那、那个羌人夫君过来,当面说清楚,给他些财帛也就是了,然后送你回家,如何?”

   “多谢将军好意。”她转头看了我一眼,就是那个眼神,我以为我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但是没有,你看这不是又想起来了,她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我竟然记得!明明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但我已经无家可回了。我的庄子早被烧成了一片白地了。爹,娘,兄弟,一个一个地都被杀了。现在我的亲人也只剩下这两个…也许本不该有的孩子了,我除了留在这里,还能去什么地方呢?”

    我只能送她和那个所谓的夫君以及孩子团聚。我觉得她未必就过得很好,不然年纪轻轻的头发何以开始变白呢?但是她没有选择,没办法呀,就只能接受了。

    那几个凶嫌,自然是斩首示众,不然不足以平众怒。其实我倒真想给那个鼻青脸肿的羌人再打一顿,或者这人也该一并砍头,但是我又不能乱来,恨的牙痒痒。

    若不让这帮非我族类的东西心悦诚服,那以后还是要出事情。公事公办必须公事公办,后来类似的以及更惨痛的事情见多了,人也就麻木了。想我第一次上战场回来,直接吐得昏天黑地,根本吃不下饭,可后来手上的血还没擦干净就能大口大口啃饼子。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件往事呢?莫名其妙,不可理喻!

    停下来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意义呢。

    我用手抱住头,就好像按住了一个很深的伤口,回忆像血一样从指缝里不断流出。

    折腾到很晚我才渐渐睡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姜维不见了。

    “人呢?”我问胡三。

    “说是出去走走。”

    “没说去哪?”

    “没有,我也没敢问。”

    不怪他,毕竟我本来也没有说要限制他的行动,或许只是闷得慌出门散心吧,随他去。

    可为什么我总有一点点不安。

    好像他这一出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幻方君

三杀设的曹叡。


叡宝,我的第一常备主。💕

“孰忠孰奸,朕尚能明辨!”

(然后呼啦一大把子牌给出去,坐山观虎斗美滋滋)

三杀设的曹叡。


叡宝,我的第一常备主。💕

“孰忠孰奸,朕尚能明辨!”

(然后呼啦一大把子牌给出去,坐山观虎斗美滋滋)

渊远流长

就是说三国杀里曹仁的皮肤,虽知是想表现出仁子守城🐮🍺的样子,但这,我,你,蓝色高达(bushi)

不过第一张殊死拒守·SP仁子真的好好看!!铠甲盾牌黄金和蓝搭配色特有坚守感呜呜呜。据守樊城皮肤也好好看!!🥺p4大将军终于让我知道了仁子的模样,黄盖既视感啊XD(来源水印不妥删)

就是说三国杀里曹仁的皮肤,虽知是想表现出仁子守城🐮🍺的样子,但这,我,你,蓝色高达(bushi)

不过第一张殊死拒守·SP仁子真的好好看!!铠甲盾牌黄金和蓝搭配色特有坚守感呜呜呜。据守樊城皮肤也好好看!!🥺p4大将军终于让我知道了仁子的模样,黄盖既视感啊XD(来源水印不妥删)

黎明祈祷
点图的角哥……!!画不来的地方...

点图的角哥……!!画不来的地方都被魔改了意思(。)

点图的角哥……!!画不来的地方都被魔改了意思(。)

黄脉葵影视
用猫和老鼠的方式,来还原经典《三国杀》场面
用猫和老鼠的方式,来还原经典《三国杀》场面
重生之全球首富

啥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病吧!!

啥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病吧!!

平安颍川在线

占tag致歉🙇‍♀️

之前约稿印了孔融的小饼干周边(pu吧唧&亚克力挂件),

按最小起印量印的还是发不完😢所以问问有没有人想要!【会收取印制成本价+邮费】

🌸实物图见后两p

🌸入手方式见评⬇️

占tag致歉🙇‍♀️

之前约稿印了孔融的小饼干周边(pu吧唧&亚克力挂件),

按最小起印量印的还是发不完😢所以问问有没有人想要!【会收取印制成本价+邮费】

🌸实物图见后两p

🌸入手方式见评⬇️

ショタ が 大好き

三国杀武将DIY


拿破仑战争篇④


图一乐做的,技能尽量不与官方武将重合,强度也没试过,大概有些会特别恶心,有些又特别弱鸡。不喜勿喷。

三国杀武将DIY


拿破仑战争篇④


图一乐做的,技能尽量不与官方武将重合,强度也没试过,大概有些会特别恶心,有些又特别弱鸡。不喜勿喷。

鬼尸乐令

画了一堆游戏里的司马懿,那张粉色的主要突然想到了顺手画了哈哈哈一个是漫画一个是电视剧的,王者荣耀司马懿:“我太难了。”


tag太多了:

赛尔号 少年三国志 三国志幻想大陆 英杰传 三国杀 真三国无双 战姬天下 fate 萝莉养成计划 孟德大小姐与自爆少年 萌三国 虎啸龙吟 王者荣耀

画了一堆游戏里的司马懿,那张粉色的主要突然想到了顺手画了哈哈哈一个是漫画一个是电视剧的,王者荣耀司马懿:“我太难了。”


tag太多了:

赛尔号 少年三国志 三国志幻想大陆 英杰传 三国杀 真三国无双 战姬天下 fate 萝莉养成计划 孟德大小姐与自爆少年 萌三国 虎啸龙吟 王者荣耀

sanglav

【三杀】【全员欢脱向】暗恋阵线联盟*3

6.

“司马啊!!你这样是永远攻不下郭嘉的啊!”甘宁苦口婆心地劝告。

“我也觉得,郭奉孝明摆着是对你有意思的。”吕蒙赞同道。

“你这么一说,郭嘉还以为你讨厌他呢。为什么不直接表白呢?”马超说。

“你说得好听,你表白,赵云答应过你吗?”司马懿反问。

“那怎么一样,赵云又不像郭嘉那样单纯软萌,他太矜持。”马超自信满满,“我多表白几次,他总有一天要答应我。”


马超是唯一一个真的去表白过的人(不算吕闷骚的os表白的话),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并不算暗恋,而是明恋。

那为什么他被算在“暗恋阵线联盟”里呢?

大概是因为他的表白太过直球太过大大咧咧太过频繁太过随随便便,导致他...

6.

“司马啊!!你这样是永远攻不下郭嘉的啊!”甘宁苦口婆心地劝告。

“我也觉得,郭奉孝明摆着是对你有意思的。”吕蒙赞同道。

“你这么一说,郭嘉还以为你讨厌他呢。为什么不直接表白呢?”马超说。

“你说得好听,你表白,赵云答应过你吗?”司马懿反问。

“那怎么一样,赵云又不像郭嘉那样单纯软萌,他太矜持。”马超自信满满,“我多表白几次,他总有一天要答应我。”

 

马超是唯一一个真的去表白过的人(不算吕闷骚的os表白的话),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并不算暗恋,而是明恋。

那为什么他被算在“暗恋阵线联盟”里呢?

大概是因为他的表白太过直球太过大大咧咧太过频繁太过随随便便,导致他的暗恋对象认为,这只是某种针对他的恶搞。

 

今天在马超的日记里,是第四十次表白。

“败,收获子龙一颗龙胆。

但要兵家之法言道:越败越战,越挫越勇。”

 

乐观的马超写完了日记,灯一关上床睡觉了。

梦里他还在筹划着自己的第四十一次告白。

嗯,下一击,要让你避无可避。

 

7.

话说那日陆逊告别吕蒙,确实是去找了周瑜。

他去了周瑜的家,敲了敲门,听见周瑜说“门没锁,请进”,便进去了。

然后,砰,华丽丽地摔倒在了地板上==

陆伯言郁闷地想要爬起来,但是发现四周都是某种滚圆滚圆的物体,他尝试几次,未果。

 

一个清朗而又带着中二气息的男声飘了过来。

“哈哈哈哈~挣扎吧~~在血和暗的深渊里~~”

 

陆逊看着撒了一地的黑豆红豆黑米紫米血糯米等,默默地想把各种谷物分门别类挑出来。

“不用挑了,倒一个锅里煮成粥就行了。”周瑜大手一挥。

 

“公瑾啊,你在这折腾这些做什么呀……”陆逊汗颜,“孙伯符呢?”

“离家出走了。”周瑜淡定地说。

“啊?离家出走了?”陆逊惊,“你……你不去找找么?”

“有什么可找的啊?过两天也就回来了。”

也是,人家都是老夫老妻了,用不着我在这咸吃萝卜淡操心。陆逊想。

 

“那为什么离家出走啊?”

“我也不知道。”周瑜想了想,“好像是他嫌我嘴皮子太利索。”

 

————————

【三天前】

孙策(撂下沾着洗洁精的碗):“凭什么我既要做饭又要洗碗?老子堂堂江东小王霸三杀老白板,在爱情中的地位就这么卑微吗?”

周瑜:“因为你是我老攻啊。”

孙策:“哪有这种规矩?!你就不能自己干点活吗?”

周瑜:“那你就不能在下面吗?我何尝不想试一试在上面俯视你的滋味,可是你愿意舍弃这份快感让与我一次吗?你不愿意!我堂堂世间豪杰江左风流,在床上的地位就这么卑微吗?”

孙策:“……”

孙策:“就你嘴皮子利索!”

————————

 

“……所以他现在走了,公瑾你这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伯言,你也小看我么?”周瑜挑了挑眉,“看来我是得露一手了……”

他撸了一把袖子,伸手去掀高压锅的盖子——

“等一下公瑾你好像……”陆逊突然发现一个惊悚的问题,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周瑜一个用力。

“轰——”

锅盖飞到天花板上卡着,锅体下陷穿透碗柜砸到地面砸裂了木地板,砸出来的碗叮铃哐啷碎了一地,滚烫的粥泼的到处都是……

“……没放气”

 

此刻,陆逊无比希望孙策能够看见这一幕。


或许能让他彻底打消让周瑜下厨房的想法。


8.

帮着周瑜把能收拾的都收拾了,能修补的都修补了,又上外面买了两个小菜回来,两人坐下开始吃这餐饱经磨难的饭。此时太阳都快西沉了。

而陆逊同学也终于想起来,他此次来访的真正目的。

“公瑾啊,其实我来是想请教一下——怎么找对象呢?”

 

“怎么找对象?”周瑜摸摸下巴,“我也不知道,我都是等着对象来找我。”

陆逊:……

“那像公瑾这样的,应该有很多人表白吧?”陆逊问,“那你会选择什么样的呢?”

“额……”周瑜仔细思考,“长得符合我心意的,爱好相同有共同话题的,家庭条件门当户对的,职业不会太矛盾的,床上配合好的,xp观一致愿意挑战各种play的……”

“好的好的,谢谢公瑾。”陆逊赶紧打住他继续说下去那些限制级话题,“我还有事,先……”

 

“等等——还有一个。”周瑜说,“你得喜欢那个人本身,远胜过刚才我说的那些条件。”

 

陆逊若有所思。

“谢谢公瑾,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他说,“那我告辞了。”

“再见。”

 

陆逊走出去两步,又听见周瑜叫他。

“哦对了,你要是看见伯符帮我给他说声,高压锅盖子卡天花板上了我拿不下来,让他快点回来。”

隔夜说动漫

跌落神坛的《三国杀》:曾经的桌游界一哥,如今steam差评第一

跌落神坛的《三国杀》:曾经的桌游界一哥,如今steam差评第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