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明

13012浏览    10002参与
仙度瑞拉喜欢茶

故技重施

“炩主儿在怕什么?”进忠微微挑眉,目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她面色有些苍白,这段日子想必是不好过。进忠看着魏嬿婉如此模样,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他们初遇的那个夜晚。

魏嬿婉冒着雨一路奔跑,衣襟被雨水打湿了。那张清秀的小脸近在咫尺,那样怯生生的模样仿若重影一般。

魏嬿婉凝视着眼前的人,当他安然无恙的站在她面前时,不知为何心底里无名多了一抹欢喜。

“进忠……”她哑声轻唤着。

“炩主儿真是贵人多忘事。”他轻笑着,眼神却怔怔的看向窗外那簇径直垂下的凌霄花,艳丽极了。只是此时面对面前这个他死心塌地爱过的女人,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承认,他恨。他恨凌云彻。每每他站在嬿婉身侧时,嬿婉总是望着窗外的白云发愣...

“炩主儿在怕什么?”进忠微微挑眉,目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儿。她面色有些苍白,这段日子想必是不好过。进忠看着魏嬿婉如此模样,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他们初遇的那个夜晚。

魏嬿婉冒着雨一路奔跑,衣襟被雨水打湿了。那张清秀的小脸近在咫尺,那样怯生生的模样仿若重影一般。

魏嬿婉凝视着眼前的人,当他安然无恙的站在她面前时,不知为何心底里无名多了一抹欢喜。

“进忠……”她哑声轻唤着。

“炩主儿真是贵人多忘事。”他轻笑着,眼神却怔怔的看向窗外那簇径直垂下的凌霄花,艳丽极了。只是此时面对面前这个他死心塌地爱过的女人,竟有些不知所措。

他承认,他恨。他恨凌云彻。每每他站在嬿婉身侧时,嬿婉总是望着窗外的白云发愣,眸子里尽是思念和惆怅。他知道她心里爱着一个人,但那个人却不是他。所以他嫉妒凌云彻,想要除凌云彻而后快,彻底斩断了嬿婉的这般念想。

他也恨魏嬿婉,他自以为情爱二字于他而言不过是笑料一场,直到嘉妃生产的那个雨夜。雨水滴答滴答的声响覆盖了她一路踩踏着雨水的声音,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那处跑来。模样愈来愈清晰。直到那清秀的模样映入眼帘。他怔了,那是一种莫名的欢喜。这个籍籍无名的小婢女却令他心头一震。他可以为她倾尽所有,出谋划策,可最后却落了个可悲的下场。她亲手命人了解他的性命啊。

春婵微微皱眉,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进忠公公,帮帮我们主儿。”

进忠眼底尽是沉默还掺和了几分凉薄。

“带走。”说罢,侍卫一个劲的上来将魏嬿婉的手腕抓住,扣在背后,她一个劲的挣脱。没一会儿手腕那处变得通红。魏嬿婉却不甘,一个劲的挣开束缚。

进忠余光瞄到魏嬿婉的手腕那处通红,心中不免生出几分怜惜。

“放开!”他厉声呵斥道。

侍卫们知趣的松开手,站到一旁去。

“那就请卫答应自己走吧。”李玉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他在外头等了半天却便不见人影,察觉异样就半路返回。

她知道,他此刻什么也做不了。但她又何尝不是呢?

渐渐的,她收回眼底失落的目光。视线也从进忠身上移开。在两个侍从的看护下给押往慎刑司。

待那个身影消失在永寿宫时,进忠压低了嗓音,对春婵道:“快去寻和敬公主。”

~~~~~~~~~~~~~~~~~~~

翊坤宫

“奴婢给颖妃娘娘请安。”容佩淡淡道。

颖妃也不知为何,今日兴致勃勃的来翊坤宫请安。

如懿见状,轻笑道:“湄若可是有什么开心事,今日如此欢喜。”

“今日卫答应被押至慎刑司问责,五公主忽然离世,想必皇后娘娘也不甘让恶人逍遥法外吧。”颖妃淡淡道。

海兰轻睨了她一眼,自顾自道:“这眼下卫氏也算栽了,只是颖妃切莫轻敌啊。”

颖妃倒是不屑,嘴角勾起一丝轻狂的笑意,今日一身青色的青萝衣裳,衬得她青涩极了。

“臣妾身后是蒙古,臣妾的母家支撑着臣妾,卫答应断然不敢对臣妾如何。”

“湄若,你这玉簪倒是精致。”如懿余光不经意扫到颖妃盘发中的玉簪。

颖妃将玉簪从盘发里小心翼翼的抽离,双手奉上。

“这是我母亲留给臣妾的,据说着中原的东西啊和蒙古就是不太一样,瞧着模样怪好看的 今日兴起就带上了。”

那支玉簪上嵌着一些稀碎的玉石,瞧着不会过于华贵也不过于朴素。

海兰淡淡扫了那玉簪一眼。

“嘶~这玉簪我曾见过的。”海兰淡淡道。

颖妃用不可置否的目光打量着海兰,掩着面轻笑。

“这玉簪宫中可是不曾有的的,俞妃怎会见过。莫不是方才?”颖妃的言下之意如懿海兰都心知肚明。

虽说海兰心中有几分不悦 但并不发作。

眼看着,余晖被西山一点点吞没,那抹温柔的晚霞渐渐淡入黑夜…

“时间也不早了,臣妾就先行回宫,改日再来与皇后娘娘叙一叙。”

“容佩,送送湄若。”

待颖妃和她的贴身婢女离去。屋内剩如懿和海兰。

海兰定定的看着颖妃离去的身影。直到看不见半分人影才肯罢休。

“姐姐瞧着颖妃,觉着颖妃是不知人情世故和是真性情呢?”这话有些暗讽。

如懿微微抬眸,对上海兰那双幽怨的眼睛。

“咱们与她们啊,平日里只作姐妹聊聊天便是了,又何故要去在乎她人如何呢。巴湄若真性情也好,还是别的也好。只是咱们莫要与她太亲近便是。”

“哦,对了,凌云彻呢?”

“此次要多亏凌云彻,否则魏嬿婉怎么那么轻易就落网。”

“哦?”如懿细细思量着……

-boom-

👀❗️❗️是之前的一些画 

重画了几遍。感觉有一点点进步吧💫

👀❗️❗️是之前的一些画 

重画了几遍。感觉有一点点进步吧💫

流年

凹凸手游里的截图,友情出演@是贰酒‵ 

凹凸手游里的截图,友情出演@是贰酒‵ 

有奶味的泡芙

难道还要我像小时候一样追着你要糖吃吗

难道还要我像小时候一样追着你要糖吃吗

R3
雨落街头染车灯

雨落街头染车灯

雨落街头染车灯

曦景にっこう

要和虾饺一起唱歌吗♬


第二张是从二月到现在画的虾饺,还是有一点点进步的叭。。

要和虾饺一起唱歌吗♬


第二张是从二月到现在画的虾饺,还是有一点点进步的叭。。

是清红

姐妹们,他来了

他真的来了

基本上中午十二点五十多出金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


感谢好心人提醒了一下

姐妹们,他来了

他真的来了

基本上中午十二点五十多出金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试过


感谢好心人提醒了一下

⭐️林涵子✨

我其实很傻,

有时候说话不经脑子思考。

爹地们包容一下弱智儿童好吗
[图片]

我其实很傻,

有时候说话不经脑子思考。

爹地们包容一下弱智儿童好吗

是清红

这年五月,收获,倒是挺好的,诶嘿嘿

这年五月,收获,倒是挺好的,诶嘿嘿

仙度瑞拉喜欢茶

再遇故人

  如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头凝视着五公主生前最喜欢的拨浪鼓。她依稀记得,那个时候 五公主常常在她身边打转,软糯的童声至今还在她耳畔萦绕,轻轻的唤她额娘。

海兰见状 心中不免有几分吃味。

“姐姐,人死不能复生 节哀顺变啊。”海兰的眉头紧皱,那双澄澈的眸中充斥着惋惜。

如懿低下头,像是思绪飞到了窗外,随着那个天真烂漫璟兕一同离开,带她离开这个红墙瓦绿的深宫。

“容佩。”她冷冷道。

“娘娘吩咐。”

“这件事告诉皇上了吗?皇上怎么说的?”

“皇上吩咐了李玉去把卫答应带去慎刑司招供。”

如懿原来涣散无神的眸子中仿佛有一道波澜拂过。

“...

  如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头凝视着五公主生前最喜欢的拨浪鼓。她依稀记得,那个时候 五公主常常在她身边打转,软糯的童声至今还在她耳畔萦绕,轻轻的唤她额娘。

海兰见状 心中不免有几分吃味。

“姐姐,人死不能复生 节哀顺变啊。”海兰的眉头紧皱,那双澄澈的眸中充斥着惋惜。

如懿低下头,像是思绪飞到了窗外,随着那个天真烂漫璟兕一同离开,带她离开这个红墙瓦绿的深宫。

“容佩。”她冷冷道。

“娘娘吩咐。”

“这件事告诉皇上了吗?皇上怎么说的?”

“皇上吩咐了李玉去把卫答应带去慎刑司招供。”

如懿原来涣散无神的眸子中仿佛有一道波澜拂过。

“无论如何,这一次,本宫一定要魏嬿婉付出代价。”………

~~~~~~~~~~~~~~~~~~~

永寿宫

魏嬿婉一人独自坐在窗边,瑟瑟秋风轻拂她的发梢。她怔怔的看着那件她嫔位时穿的那件朝服,是那样华丽,一针一线的触感是那样的精致,朝服上的纹绣图案无不体现出华贵的视感。那是她心心念念的荣耀啊,是她的嫉妒和虚荣。但此刻,那件华贵的朝服挂着,分外冷清,仿佛是她触不可及的荣华。此时 ,一种独孤感在她心中荡漾开来。

“本宫……在做梦吗?”她自问道。

“一步错,步步错……原来从一开始就都是错的……呵……呵”她轻笑着自嘲道。她眼圈渐渐发红,鼻尖一酸。泪水瞬间夺眶而出,从她白皙的脸庞滑落,打落在冰凉凉的地板上。一切都显得那么凄凉,整个永寿宫冷清极了,冷清的可怕。大抵是前世的缘故,每每凝视着这个熟悉的地方,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她备受折磨的那九年。被羞辱,被欺凌。 有时甚至为了一碗菌菇汤,她要放下她平日里高傲的姿态低三下四的恳求下人。那日日下咽的味道她再熟悉不过,但更令她害怕的 是那汤药带给她的衰老。原来她样貌清秀,与年少的继后还有几分相似,可每每喝了那汤药 她就变得癫狂。眼前尝尝浮现出她的所念所想,以至于变成万人唾弃的疯妇,活的简直不如一个下贱的奴婢。甚至此时就算见了春婵,都会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生怕往事再现。

不经意间 余光瞄到了梳妆台上的红宝石戒指,它还和从前一样,静静的躺在那。虽说是红宝石里成色最暗的,但那上头的大雁祥云此刻却分外耀眼。

“云……云彻哥哥……”她急忙将戒指拿起 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指 欲将戒指一点点戴上。此情此景像极了她当年同她的少年郎在一处时说的话。

“看 这燕子是你,魏嬿婉,这云是我,凌云彻。”她的少年郎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仿佛是一道温暖的黎明,照亮她冰凉的心灵。她那时还是一个四执库的宫女,穿着麻衣粗布 笑盈盈的奔向少年郎的那头……

“对不起……”她闭紧双眸,将手中的戒指攥紧。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大抵是她太自私或者内心太狭隘。又大抵是因为凌云彻是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个地方。他们相识相知,从无话不谈的青梅竹马到现在形同陌路的陌生人。间接害死凌云彻是她最悔不当初的一件事,她常常在梦中惊醒,一旦联想到凌云彻当初惨死的模样,她就会一个人躲在角落暗暗哭泣……哪怕是后来她亲手了结进忠的性命,她都不会有半分愧疚。

“咯吱……”门被推开 ,李玉和进忠走了进来。李玉俊俏的脸上有几分幸灾乐祸。

“卫答应 ,由于卫答应和五公主的死有重大嫌疑被抓至慎刑司问话,带走。”

侍卫上来就要把魏嬿婉带走,春婵和澜翠慌了,她们急忙上前拉住魏嬿婉。慌乱之中,澜翠恳求道:“李玉公公,我们主儿才刚生产完 身子很虚弱,就放过我们主儿吧,我们主儿绝对不会做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来啊。”澜翠的嗓子兴许是方才一喊,有些沙哑。李玉感到无奈,道:“进忠,这事你来办 我先走了。”进忠微微点头道:“是。”

待李玉走远后,春婵见状,轻轻拉了拉进忠的衣角,小声低估到:“进忠公公,救救我们主儿。”

进忠闻言 转过头来看了看春婵,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笑容,带着几分嘲讽道:“这个是皇上下的命令,奴才们也不敢违抗啊。”说罢 ,于是他甩开了春婵的手,转头看向处于恐慌的魏嬿婉,轻轻用手指抬起她的笑脸,一脸邪魅的笑道:“炩主儿别怪奴才不帮你,想当初 奴才用一把伞换来了一根绳,这样的买卖,可不值当啊……”他凑到魏嬿婉耳边,刻意压低了嗓音道。

魏嬿婉瞪大了眸子,此刻面对这个从前的搭档竟有些害怕。

不可能!他怎么也记得?不会的,进忠不会知道的。魏嬿婉在做了一系列心里斗争后依旧不敢直视进忠。

“怎么了?不敢直视奴才么?”进忠继续追问,原本温和的眼神此刻变得阴戾。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慌张的摇着头,目光不停的闪躲。

是白余的号

想到一个脑洞,就是今天下午的那个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发出来,如果不适合那就删了吧…


曾可妮给喻言发消息:

“在吗?在吗?”

“在不在??”

【语音】:“喻言喻言,I need you。”

“快出来,gkd”

【语音】:“我跟你说,鹅鹅鹅鹅鹅。真的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下午找到了一个我们俩的cp的超话,然后不小心手滑点了个赞,结果竟然还被发现了。也不知道她们从哪里知道的,哎呦喂真是吓死我了,我们的事是要被发现了吗?她们还叫我以后冲浪记得切小号……”

“天呐!真的是吓死人家惹!”


或许有没有人要拿去写成文,标注来源就行【期待的目光】

想到一个脑洞,就是今天下午的那个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发出来,如果不适合那就删了吧…



曾可妮给喻言发消息:

“在吗?在吗?”

“在不在??”

【语音】:“喻言喻言,I need you。”

“快出来,gkd”

【语音】:“我跟你说,鹅鹅鹅鹅鹅。真的实在是太恐怖了我下午找到了一个我们俩的cp的超话,然后不小心手滑点了个赞,结果竟然还被发现了。也不知道她们从哪里知道的,哎呦喂真是吓死我了,我们的事是要被发现了吗?她们还叫我以后冲浪记得切小号……”

“天呐!真的是吓死人家惹!”



或许有没有人要拿去写成文,标注来源就行【期待的目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