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三明

18427浏览    9822参与
阿楠

最近不是很想更异闻录,先记个梗吧。

主公转世的时候误入魔女的宴会,与魔女做了交易,转世成女孩子了。因为代价,天生无法走路,眼睛也是盲的,然后和身为神官的天英(天音性转)是未婚夫妻。

综了咒回,天英做交换生去咒高(东京的)读书,跟五条悟是一届的。

最后就是甜甜的日常和秀恩爱啦,哈哈哈哈。

emmmmmmmm,主公是普通人,是·普·通·人!

九柱还是会成为主公的孩子,杏寿郎的性格会稍稍有些改动,毕竟要接手炎组,没有原著那么正直,但只会是稍稍

可能有个很雷很雷的地方,就是无惨会成为主公的孩子,有血缘关系的。

怎么办,我就喜欢这种很奇妙的东西哎...

最近不是很想更异闻录,先记个梗吧。

主公转世的时候误入魔女的宴会,与魔女做了交易,转世成女孩子了。因为代价,天生无法走路,眼睛也是盲的,然后和身为神官的天英(天音性转)是未婚夫妻。

综了咒回,天英做交换生去咒高(东京的)读书,跟五条悟是一届的。

最后就是甜甜的日常和秀恩爱啦,哈哈哈哈。

emmmmmmmm,主公是普通人,是·普·通·人!

九柱还是会成为主公的孩子,杏寿郎的性格会稍稍有些改动,毕竟要接手炎组,没有原著那么正直,但只会是稍稍

可能有个很雷很雷的地方,就是无惨会成为主公的孩子,有血缘关系的。

怎么办,我就喜欢这种很奇妙的东西哎。

最后,主公转世有改名,叫荣阳,姓没变。

名字的含义可以自己理解,总之就是这样。

具体设定等我考完试再说。

具体形象↑


档案

最近搞的设子

啊,新年快乐

最近搞的设子

啊,新年快乐

南阳算命先生
在考试前多少都是想摸鱼(dog...

在考试前多少都是想摸鱼(doge)

在考试前多少都是想摸鱼(doge)

蓝月湾ᵃ

宋队 动情了?

19

#轩文外加其他CP 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正主

HEHEHEHE

电竞文


我来啦我来啦!正片来了啦!


丁程鑫他们只知道刘耀文被骂的很惨WB热搜是关于他的,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刘耀文的WB私信已经爆了,一堆都是骂他的,刘耀文看了几条私信后面就看不下去了,刘耀文的眼泪慢慢的湿了眼眶,但是刘耀文不想让它掉下来,刘耀文缓了一会情绪,把WB所有私信都清除了,设置成不在收私信


刘耀文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用水冲了冲脸,拍了拍脸看了看自己应该看不出来什么就出去了,他出门后深吸一口气又换上了笑脸,突然后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这件事公司会处理”宋亚轩懒懒的靠着墙

“对不...

19

#轩文外加其他CP 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正主

HEHEHEHE

电竞文


我来啦我来啦!正片来了啦!


丁程鑫他们只知道刘耀文被骂的很惨WB热搜是关于他的,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刘耀文的WB私信已经爆了,一堆都是骂他的,刘耀文看了几条私信后面就看不下去了,刘耀文的眼泪慢慢的湿了眼眶,但是刘耀文不想让它掉下来,刘耀文缓了一会情绪,把WB所有私信都清除了,设置成不在收私信



刘耀文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用水冲了冲脸,拍了拍脸看了看自己应该看不出来什么就出去了,他出门后深吸一口气又换上了笑脸,突然后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这件事公司会处理”宋亚轩懒懒的靠着墙

“对不起啊,还连累到你和团队,都怪我”刘耀文说完表现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宋亚轩看到后一下子就把刘耀文拉到房间里,刘耀文一下子就被吓到了



“哎哎哎哎干嘛呀干嘛呀……唔”刘耀文大喊,宋亚轩觉得他太吵了就用手捂住他的嘴,“又不对你干什么,你怕啥”宋

“乖听我说”宋亚轩把刘耀文抱到怀里,刘耀文也慢慢的不挣扎了(主要是挣扎也没用啊!山东大汉的力气不可小觑啊)



“这事不是你的错,不怪你,不要理那么人说的话,都是乱说的,你已经很好了,你做好自己就好了,不要因为那谣言影响你,你太乖了,你比所有同龄的人还要乖还要懂事”宋


宋亚轩说完看了看怀里的人眼泪已经慢慢的留出来了,但是感受到宋亚轩看他了,就赶忙把眼泪擦掉(因为丁哥跟文文说过宋亚轩不喜欢看到人哭),宋亚轩看到他想擦眼泪就拉着他的手“想哭就哭吧,憋着心里很难受吧”


刘耀文听完后他不忍了,也忍不住了

“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她们骂我就算了,还把宋队你们一起说了,我一个人就拖累了你们,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宋亚轩就默默的听着OS:自己都委屈成啥样了,怎么还想着其他人的安危呢


中间宋亚轩累了把刘耀文公主抱到床上让刘耀文坐到他腿上

(画面自行想象啊啊啊太暧昧了呀)

……

………

…………


刘耀文哭了一会儿停下来了,宋亚轩特别温柔的问道“怎么样?好点了嘛?”

“对不起啊宋队耽误你时间了”刘

“怎么样?开心点了吗?”宋

刘耀文点点头“emmm宋队…”宋亚轩挑了挑眉“那个…你的衣服…要不我帮你洗吧”刘

“没事没事”宋(吻文你不觉得你们现在的坐姿你很危险嘛)


刘耀文突然想到他还坐在宋亚轩腿上,脸瞬间红了起来,“怎么?还想在我腿上坐着?”宋亚轩调侃刘耀文,刘耀文也经不起调侃,脸更红了,往宋亚轩怀里钻了钻


马嘉祺看刘耀文一直没下来就担心他出事了,然后就来刘耀文房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所以马嘉祺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刘耀文窝在宋亚轩怀里还一脸娇羞


马嘉祺赶快关上房门OS我是不是走错房间了?宋亚轩的怀里竟然有人?而且还是像极了宋亚轩的刘耀文!肯定是我开门的方式错了,在开一次!!!(马哥你应该没猜到后面更刺激吧?)



猜猜后面发生了啥吧?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

作者大大建议喜欢这篇文的宝贝们订阅o!作者大大踹不了太多人眼睛不太好使😂


————————————————————————————————————————————————


“枯黄的银杏树叶寄托着少年纯粹而又美好的爱意”


我的风皇 我的王 我下跪恭迎风皇


别低头o皇冠会掉的


“我的文轩终有一天会官宣”




黑羽家的小侦探

快柯短文(一)


写字不比打字快吗,懒得打字了啦(主要是我很懒拍张照就欧克了)

快柯短文(一)






写字不比打字快吗,懒得打字了啦(主要是我很懒拍张照就欧克了)

黑羽家的小侦探

[快柯]雨天邂逅(下)

不喜勿喷,直接进入主题


        晚上八点四十三分,柯南低下头看看手机,这时发现现在时间点:迟到不可能抄了八分钟吧,现在温度闷闷的,待会该不会要下雨了吧

        下一秒,大豆般的雨点啪啪啪打在地面上,眨眼间,水泥地湿润起来了

        柯南也感到十分无语,要知道他可没有带雨伞☂️...


不喜勿喷,直接进入主题







        晚上八点四十三分,柯南低下头看看手机,这时发现现在时间点:迟到不可能抄了八分钟吧,现在温度闷闷的,待会该不会要下雨了吧

        下一秒,大豆般的雨点啪啪啪打在地面上,眨眼间,水泥地湿润起来了

        柯南也感到十分无语,要知道他可没有带雨伞☂️

        几分钟过去,见雨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这时手机传来一条信息:柯南,很不好意思,因为今天下雨,白天我们就决定不去了,我想你应该没有去吧……

        传来信息的正是步美

        柯:……没有…啊哈哈,我也知道今晚会下雨就没有去了,拜拜

        美:那柯南,明天见啊

        柯:拜拜

        柯南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天空,却发现一个男人撑着一把伞为自己遮雨?!

        “大…哥哥?”柯南立马装出一副童真可爱的样子

        快斗慌张不已回答“小…弟弟,我刚刚看你没有带伞,我就想帮你……遮雨”

        柯南笑起来“那大哥哥,谢谢你啊,对了你一个人来这里?”快斗摇摇头“和我青梅竹马来的,可是下雨了,她又临时说不去了所以我才会在这里啊”

        “哦~,该不会和你女朋友来约会吧~小~偷~先~生~”柯南暗暗隐含道,略带坚定

        见柯南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实属很害怕自己的宿敌恋人

        “害,真是服了你俩,小侦探,我承认我就是基德,行了吗”为了不让柯南刨根问底把自己的秘密全部挖出来

        看着柯南一脸自信样子,果然他的是他的小傲娇,见他睫毛上还夹杂着一些雨珠……(我们小柯开始youhuo我了,啊啊啊)

        “emm,那个小侦探,不如我带你回去吧天冷,不要着凉了”

        “我家?还是带我去你家吧”柯南看上去天真无邪

        “还是算了吧……小侦探”

        卡,完了

梦衍.

「ykkn」双向暗恋(4)「同居」

*写的爽就完了()

*ooc致歉

———————————————————————————


Roselia练习室


“锵——”

“哇啊结束了,好渴好渴。”

刚刚结束完一轮练习的Roselia众人正在讨论着休息日发生的趣事。


“对了,话说yuki你和nonちゃん的约会过得怎么样了?”

kdhr一边擦汗一边问到。


“咳咳咳,就……过得蛮好的……”

正在喝水的中岛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呛到了。


“诶——yuki和nonちゃん居然偷偷去约会了,好狡猾!”

“话说kdhr你是怎么知道的。”

meguchi和aiai听到后问到。


“这个嘛……保密!诶nonちゃん你...

*写的爽就完了()

*ooc致歉

———————————————————————————


Roselia练习室


“锵——”

“哇啊结束了,好渴好渴。”

刚刚结束完一轮练习的Roselia众人正在讨论着休息日发生的趣事。


“对了,话说yuki你和nonちゃん的约会过得怎么样了?”

kdhr一边擦汗一边问到。


“咳咳咳,就……过得蛮好的……”

正在喝水的中岛被突如其来的提问呛到了。


“诶——yuki和nonちゃん居然偷偷去约会了,好狡猾!”

“话说kdhr你是怎么知道的。”

meguchi和aiai听到后问到。


“这个嘛……保密!诶nonちゃん你和yuki在用情侣钥匙扣啊——”

“啊,那……那个是前几天一起抓到的……”

“欸——好亲密啊。”

“就是说咯,好羡慕啊——”

meguchi和aiai又在一边起哄了。


“哪……哪有……”

志崎败下阵来,满脸通红。中岛则是乐呵呵的看着志崎。


“对了yuki,你打算什么时候和nonちゃん搬到一起住。”

“哈?什么搬到一起。”

“就是两个人住一起啊,还可以一起睡觉哦~”

kdhr对中岛坏笑到。


“那那那那那种事,怎怎怎么可能那么快!”

kdhr一句话就把中岛的防线彻底攻破了。


“对啊,yuki,你和nonちゃん感情那么好,现在住在一起也没问题吧!”

“两个人住一起想想都刺激!”

meguchi和aiai又在一旁起哄了。


“住在一起吗……好像不错呢……”

志崎看了一眼被围攻的面红耳赤的中岛,心里这样想着。


“kanonちゃん你评评理,前辈们今天是不是很过分!”

“嗯……啊……是。”

练习结束回家的路上,二人一起走着,志崎对中岛的吐槽有些心不在焉。


“诶——kanonちゃん,你不会真的也那么觉得吧。”

“嗯……yuki……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听到这话的中岛停下了脚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志崎。


“骗人的吧……kanonちゃん……”

“那……那个……”

中岛看着扭扭捏捏的志崎,心里暗叹一声。


“唉,好吧,既然kanonちゃん你也这么想的话,我就考虑下吧!”

“诶,可是yuki……你不会不方便吗……”

中岛突然把脸凑近,说到:“嗯……是有一些,但是如果是kanonちゃん的话就没关系啦!”

志崎被吓了一跳,耳朵红成了苹果。


“既然这样的话,就得和咨询下kdhr了……我们先回家吧!”

“哦哦,好。”


回到家的两人分别给kdhr发了消息,收到消息的kdhr也大为震惊。

“yuki你白天不是还觉得太快了吗?”

“额……虽然是这样子啦,但是kanonちゃん她好像很想住在一起,所以就……”

“……你还真是宠她啊。”


隔天,中岛和志崎两人来到咖啡馆,商量着搬家的事。

“嗯……首先要找房子啊,最好是离练习室近一点的……啊好麻烦。”

“那个……yuki,房子的话,我家有哦……”

正在喝咖啡的中岛差点喷出来。


“kanonちゃん……真是低估了你啊……”

“诶……没有啦,只是一间小公寓,有些年份了,但是一直没人住就空在那里了……”

“不管了,最麻烦的房子解决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kanonちゃん真厉害……”

“诶……还好吧……”


第二天,中岛在志崎的带领下来到了公寓。

“哇……kanonちゃん你确定这叫小??”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大客厅,沙发电视等家具一应俱全,客厅里摆放着一架钢琴,还有联通的开放式厨房。

“这厨房也好大,虽然说我们两个好像不会做饭……但是以后可以学!”


两人来到卧室,二十多平米的卧室足以摆上一张大床。

“啊……对了yuki,这里好像只有一个卧室……”

“诶,有什么不对的吗,我们不是本来就要一起睡的吗。”

神经大条的中岛没有发现不对,志崎此时已经害羞地低下了头。


“嗯……这里的家具都好齐全啊,看来不需要太麻烦就可以搬完了,到时候叫大家一起来吃个饭吧!”

“这里离练习室也很近,以后yuki我们可以一起走路去了!”


“今天先这样吧,回去准备准备东西就可以搬过来了!”

“嗯!”

说着,两人锁上了公寓的门。


一个星期后。

“呜啊!终于搬完了!谢谢大家啦!”

公寓里,Roselia的众人结束了忙碌,今天是中岛和志崎两人搬家的日子,为了答谢众人,两人点了许多的烤肉。


“庆祝yuki和nonちゃん住在一起,干杯!”

“干杯!”

“话说yuki你怎么和家里人解释的。”

“诶,我就说和朋友一起住了……周末会回去的。”

“那nonちゃん呢?”

“诶……我也差不多……我家里人都挺忙的。”

“诶——真好啊你们两个。”


众人一边聊着一边吃着变到了晚上,此时的众人都喝了不少的酒。

“嗝,yuki……你和nonちゃん有没有kiss过啊。”

aiai打了个酒嗝问到。


“诶?”

听到这的中岛酒立马醒了一半。

“那……那种事情还没尝试过……我连kanonちゃん的脸都还没亲过……”

“诶?这种事情肯定要你主动啊,nonちゃん那么腼腆,肯定会不好意思的吧。”


中岛悄悄看了一眼睡在沙发上的志崎,心里暗暗琢磨着kdhr的话。


“啊,都这个点了,aiai,meguchi,我们该走了,别打扰人家小两口了。yuki你等等别忘了把nonちゃん弄到床上去,还好你们之前已经洗过澡了,不然nonちゃん这样可难办了。”


kdhr和meguchi架着半梦半醒的aiai离开了公寓。

“一路走好!”


关上门的中岛看着在沙发上睡着的志崎,无奈的叹了口气。

“先收拾收拾桌子吧,kanonちゃん也是,怎么酒量这么差还喜欢喝酒。”


收拾完桌子的中岛架起志崎,走到了卧室,把志崎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

“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kanonちゃん睡觉啊,真的好可爱啊。”


想起晚上kdhr说的话,中岛犹豫要不要偷偷亲一下志崎的脸。正当中岛把脸凑近时,志崎突然睁开了眼睛。

“诶!ka……kanonちゃん你醒了啊,你听我解释……”

“嗯……yuki……”


中岛被突然醒来的志崎吓了一跳,但是在这时志崎却突然抱住了中岛的脖子。

“kakakaka……kanonちゃん!你你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亲你啦——”


话音刚落,志崎便在中岛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唇印,中岛被志崎的突然袭击弄得手忙脚乱。

“kanonちゃん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说!”

“不要……最喜欢yuki了……”


由于志崎一直抱着中岛不肯松手,中岛只好侧着身子躺上了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嗯……头好痛,昨天好像喝太多了……诶!yuki怎么……”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志崎发现中岛半个身子悬空在床外面。


“yu——ki——起——床——啦——”

志崎在中岛耳边呼唤着。

“嗯……kanonちゃん……早啊。”

“早~yuki快起床,我们该去练习了!”

“はい——”


“大家早安!”

恢复了活力的中岛元气满满的和众人打着招呼。


“早啊yuki……诶!”

三人震惊地盯着中岛。

“诶?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那个……yuki,你早上有照过镜子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早上出门有些着急。”

“额……nonちゃん还是你和yuki解释吧。”


中岛转过头看向门口的志崎,眼神充满了疑惑。

“yu……yuki……你的脖子……”

志崎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道。


中岛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突然瞳孔放大。

“诶……诶——!”

只见她的脖子上赫然印着一个鲜红的口红印。


“啧啧啧,yuki,你昨天还那么犹豫,没想到啊没想到……”

“不不不是的!是昨天kanonちゃん喝醉了才……”

“胡说,nonちゃん昨天都睡着了,肯定是你乘人之危!”


“呜呜呜……kanonちゃん你快帮我解释一下啊!”

“对不起……yuki……我对昨天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怎么这样……”

看着满脸通红的两个小年轻,三人不禁笑出了声。



就这样,中岛和志崎同居的第一天在欢笑声中结束了。

道冲湛兮

论穿来穿去如何让铁树开花(11)

在蔡居诚的怂恿下,邱居新报了男子1km。


1km,也就是两里。也就是绕着太和桥到长生店那一圈跑两圈的样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武当众弟子操练了两个月后,中秋节到了。


蔡居诚在这一天被解除了禁足。


哦耶!


武当弟子被允许在这一天下山去市集上逛逛。


练完舞后,武当居字辈弟子结伴下山。


一一一一一一...







在蔡居诚的怂恿下,邱居新报了男子1km。








1km,也就是两里。也就是绕着太和桥到长生店那一圈跑两圈的样子。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武当众弟子操练了两个月后,中秋节到了。










蔡居诚在这一天被解除了禁足。








哦耶!








武当弟子被允许在这一天下山去市集上逛逛。








练完舞后,武当居字辈弟子结伴下山。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哇哦!一一″蔡居诚满眼星星,道:″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下山呢。原来市集这么热闹啊!″








蔡居诚左看看,右看看,眼睛都快装不下了,然后拉着邱居新到处跑,跟个小孩子一样。








讲真,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看过武当山下的集市了。以前在武当山上鲜少下山,后面看的最多的就是金陵,在现实世界里,又没有这样的集市,以至于他都快记不清上次下山是什么时候了。







………








"唉?快看!那个是糖葫芦吗?”蔡居诚问道。








"嗯。"








蔡居诚抬头看着邱居新的眼睛,眼中满是希翼,一边看,一边眨巴眨巴眼睛。








"师兄想要?"








"嗯嗯嗯。"蔡居诚连忙点头,然后接着满眼星星的看着邱居新。








邱居新跟郑居和打了个招呼,带着蔡居诚走到卖糖葫芦小贩儿的边上。








″糖葫芦,一根。"邱居新跟卖糖葫芦的小贩儿说。








"等一下,等一下,两根,两根!"








"嗯?"








蔡居诚掏钱把钱付了,把一个糖葫芦给邱居新,"喏,这根是给你的。"










"谢谢师兄。"邱居新接过糖葫芦。







蔡居诚边吃着糖葫芦,一边向大师兄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发现什么,看见远处的糖葫芦小贩儿,把糖葫芦给了邱居新,说:"你帮我拿一下,我给大师兄他们也买一根。"










"嗯。"邱居新接过糖葫芦










蔡居诚走到路中间,觉得有点儿头晕。








正当他晕着呢,一辆马车呼啸而过。街边的行人纷纷让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马车撞飞了出去。










邱居新低头咬了一口糖葫芦,抬头便看到的是师兄被马车撞飞的一幕。心下一惊,丢了糖葫芦,赶紧向师兄奔去。










蔡居诚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他有点懵。










好好的,咋咋咋的的的被被被马车撞撞撞撞飞了呢。










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










好痛。








蔡居诚感觉他整个人都要散架。








"师兄!"声音急切。








来人是邱居新。大师兄他们也围了过来。








"蔡师兄!"










"居诚!你感觉怎么样?"郑居和关切的问。








蔡居诚张嘴想说话,结果却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蔡师兄!"










邱居新瞳孔猛缩,抬手给蔡居诚输送内力。










还别说,这真还挺管用的,内力输进来后,蔡居诚感觉浑身上下没那么疼了。










蔡居诚又呕了好几口血。把剩下的血给吐完。有点沙哑的说。










"我没事。"然后用手安抚似的拍了拍邱居新的后背,然后看了看邱居新,″我给你个糖葫芦呢。"










"急,丢了。″










″急什么啊?你看我这不没……呕一一!"又是一口淤血。








"居诚!"








邱居新加大输送内力的力度。导致蔡居诚又吐了几口淤血。








"呼一一!吐完舒服多了。"蔡居诚扶着邱居新,试图站起来。








邱居新把他架了起来。蔡居诚趁机动动手腕,拍拍他的肩膀。语气有点小委屈。










"你怎么把糖葫芦扔了?我还没吃完呢……"










"再买。"










"好!"










"居诚,你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会儿?"郑居和关切的问。








"不了,好不容易下山一回。你让小居新撑着我点儿。我们接着逛!"










"可是你……"










"别可是了,我觉得我一时半会儿除了有点恶心,没什么大事儿,我还没玩儿够呢。咱们先逛,逛完回武当山上再说。"蔡居诚忍着痛,说:″走,先去买糖葫芦。人人都有份儿!"








…………







蔡居诚一路上安分了很多。







走着走着,蔡居诚脚步虚浮,显然已经走不动了。










邱居新感觉肩上的蔡居诚越来越重。








"师兄?"








其他人也感到了不对劲,宋居亦过来帮着邱居新柴着蔡居诚。








"嘶啊……走不动啦,要不然……你背我吧。"








邱居新做势要蹲。








"诶,等等。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邱居新不管不顾的蹲了下来。








"师兄,上来。"








……………










蔡居诚趴在邱居新的背上。








有点困。








"好师弟,我有点困,先睡了……"








邱居新的心突然一下子悬了起来。








"师兄?"他先试探道。








无人应答。








"师兄!″语气开始急切。








"师兄!!!”








"嗯……?″蔡居诚迷迷糊糊的回答。








"师兄!”语气有点颤抖,″别睡!"








"可是困啊……又困又冷的……"








大师兄也发现了不对劲。








"阿新,怎么了?”










"师兄说,困,冷。"








″赶紧!快!"郑居和伸手把了把蔡居诚的脉,神色一凛,"赶紧!阿新!回武当!快!!″








"师兄!"








"嗯……?"








"别睡!"








"可是……我好困啊……要不你和我聊聊天吧?好不好?"








"好。"邱居新声线是抖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到,他师兄随时都可能离他远去。








"师兄。"








"嗯。"蔡居诚想出言安慰一下邱居新,却只有说嗯的力气。








"师兄。"










″嗯。"









″师兄………









……………








经过大夫全力的救助。蔡居诚成功保住了一条小命。就是得修养一段时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蔡居诚:谁家马车那么缺德,到处乱跑。








大家猜猜,那个马车的下场是什么样啊?








红心蓝手点一下嘛。评论,评论搞起来。




道冲湛兮

论穿来穿去如何让铁树开花(3)

  嘶…,头好痛,还是闭上眼睛歇会儿的好,早知道不䃥那么狠了。


   蔡居诚闭上眼睛浅眠,选择试着无视头上传来的疼痛。过了有一会儿,蔡居诚都快睡着了,却听见门有响声,睁眼一看,原来是郑居和。


   "我来给你上药。"郑居和噙着笑,温和的道。


  蔡居诚看似警惕的往被子里缩了缩,怀疑的看着他。


  郑居和见着对他如此陌生的师弟,心中有点失落,脸上笑意不减,...





  嘶…,头好痛,还是闭上眼睛歇会儿的好,早知道不䃥那么狠了。






   蔡居诚闭上眼睛浅眠,选择试着无视头上传来的疼痛。过了有一会儿,蔡居诚都快睡着了,却听见门有响声,睁眼一看,原来是郑居和。






   "我来给你上药。"郑居和噙着笑,温和的道。






  蔡居诚看似警惕的往被子里缩了缩,怀疑的看着他。






  郑居和见着对他如此陌生的师弟,心中有点失落,脸上笑意不减,出言抚慰道:“真的,不骗你。"说着,提起手中的药盒子晃了晃,″看,这是药盒子。"






    蔡居诚看看郑居和,又看看郑居和手中的药盒子,犹豫了一会儿。郑居和已经走到了床边,手刚碰到蔡居诚缠着绷带的头,就被蔡居诚躲开了。






  蔡居诚抬头看着他,睁着一双无辜大眼,一脸天真的问






  ″会疼吗?"






  郑居和听到是这种问题,轻笑一声,道:“不会的。"




  ″噢……"蔡居诚低下头,神色不明,头向郑居和的手上送了送。






  郑居和开始为蔡居诚的头上药。






  上到一半,蔡居诚来了一句″你………是谁?"






  ″郑居和。"





  "诶?我们两个的名字都有居诶。"





  ″因为我们同为武当居字辈。"





  “居字辈?那你是我的…………"师弟?






 "师兄。"






  “噢……,那……你是大师兄喽?"






″是。"







"郑师兄?"






     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郑居和心中一怔,下手不由重了一些。





"嘶啊一一!"蔡居诚痛呼出声。






   "呃,抱歉,走神了。"郑居和道。






   ″噢………"你丫是不是故意的?蔡居诚心中腹诽道。






  药换好了。






  ″接下来几天会有人给你换药,你现在失忆了,过几天后等你头上的伤好了些,带你去认认师兄弟们。"郑居和一边收手一遍说。






 ″好。"蔡居诚乖巧的说。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几天后………………






 蔡居诚头上缠着绷带跟着郑居和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此时,全武当上下已经知道蔡居诚失忆的事情。






"听说了吗?二师兄在后山半夜不睡觉自䃥山壁,失了记忆了!"






  “啊?真的假的呀?"






 "真的,听说今天出来跟着认认原先的师兄弟呢!"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先是来到了掌门萧疏寒在的金顶。






  ″这是你的师父,萧疏寒。"说着向萧疏寒做揖。






  "师父好。″蔡居诚有样学样的做了一个揖。






 萧疏寒向他点头示意,道:"头还疼吗?"






 蔡居诚歪着头想了想,"有点。"






然后是邱居新。






″这是邱居新,武当三师兄,你的师弟。"





蔡居诚盯着他看了一会。




 




   邱居新″嗯?"







″你长得挺好看的,看着眼熟。"








″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邱居新的语气有点愉悦的感觉。






"邱师弟好。"






  "嗯。"






″你怎么一直嗯嗯嗯的?"






郑居和解释道:"阿新的性子就是这样。"






″嗯。"






  ″你就多说两个字嘛~"蔡居诚道。




  


  ″师兄好。"






 "一,二,三,还真是两个…,真听话……"






"嗯。"






"再见,我去见其他人了。"蔡居诚向邱居新道别。






″嗯。"






  接下来的半天的时间,蔡居诚把朴道生、小亦子,萧居棠都见了个遍,甚至和朴道生聊的难舍难分(朴道生单方面)最后在还他那儿吃了个晚饭。吃饭的时候,还一直给他夹菜。






  "好,师叔,天色不早了,放阿诚回去休息吧。"郑居和道。






  "好好好,阿诚,好好休息,好好休息。"






 "嗯,师叔,晚安。"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码文很累的,给个红心,蓝手,鼓励鼓励一下嘛,给个评论也好啊。























道冲湛兮

论穿来穿去后如何让铁树开花?

是夜


       一名男子躺在自己软软的床上,一脸兴奋地盯着手机屏幕,一张俊脸上逐渐浮现出深邃的笑容(姨母笑),发出土拨鼠的尖叫


       "啊啊啊!!邱蔡万年香!我可以!!我可以!一一!″


      一边喊,一边在床上激动的滚来滚去。一看时间,12点了,随手去拔电热毯的插头,可惜呀,那个插头年久失修啊,蔡居诚拽的时候,只...







是夜






       一名男子躺在自己软软的床上,一脸兴奋地盯着手机屏幕,一张俊脸上逐渐浮现出深邃的笑容(姨母笑),发出土拨鼠的尖叫


       "啊啊啊!!邱蔡万年香!我可以!!我可以!一一!″


      一边喊,一边在床上激动的滚来滚去。一看时间,12点了,随手去拔电热毯的插头,可惜呀,那个插头年久失修啊,蔡居诚拽的时候,只觉得浑身过电,酸爽无比,还不等他有过多的反应。就抽了几下,













---


      


      再次睁眼,看到的是个古色古香的床头,不是他的小房间,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正当他打量的时候,一股记忆袭来。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大家好,我是蔡居诚,一个平平无奇的一梦江湖伽蓝玩家,虽然我和武当二师兄同名,但这不妨碍我嗑死邱蔡啊,我每天就这么平平无奇的上游戏嗑cp,但真的没想到,我的前世,就是武当的二师兄。从游戏里穿到了现世。




这就算了,我现在又穿回了武当。






emm…




好吧,现在我看看周围,嗯,是后山。想想我的遭遇,这段时间应该是在我夜袭邱居新之后。




     难搞哦。在现代待了一世我的性格有了些许变化。要是让他们发现,我的性格突然变了,岂不得把我送到云梦第四医院去?



     


      我不要。



    


     哦,让我想个好办法。我该如何名正言顺的变了性格?











     想出来了!





电视剧给了我灵感。




又集合了一下我现在的境遇,我得出了一个最好的办法。







装失忆!






好了,接下来是如何名正言顺的失忆?






让我们看看电视剧。不是头被撞了,就是头被碰了,就是头被打了。






我打开房门。左右看看没有人,走到了山壁旁,敲了两下。嗯,不错,很硬实。科学证明自己跑步撞墙是撞不死的,撞伤倒是可以。我们要相信科xⅰao。




瞄准




定位




3




2




1




冲鸭!!






“咚一一"的一声。我撞在了山壁上。成功的扑街了。






远处跑来送饭的武当弟子看到了一切。吓得手抖把饭盒子都摔了。






“郑师兄一一!不好啦一!!蔡师兄他自撞山壁寻短见啦一一!!!"


礁石

自家oc设定图登场——

《关于我oc图画完了自己的设定图却没画这件事》

ib美人呜呜呜

自家oc设定图登场——

《关于我oc图画完了自己的设定图却没画这件事》

ib美人呜呜呜

Hely

红皀三明

很多人知道沙县,不知道三明。这是我成长的地方,很多美丽的角落希望借由影像展现出来。

红皀三明

很多人知道沙县,不知道三明。这是我成长的地方,很多美丽的角落希望借由影像展现出来。

Esta·R·Lemoen

p1继续熟悉服装和琢磨人设

p2更多的是琢磨橙子的面部…

p1继续熟悉服装和琢磨人设

p2更多的是琢磨橙子的面部…

Esta·R·Lemoen
摸鱼摸一个 在努力研究大家的服...

摸鱼摸一个

在努力研究大家的服装……好复杂这个外套可恶

摸鱼摸一个

在努力研究大家的服装……好复杂这个外套可恶

鯉徔
舍友说,我画了个十年后的我,嘻...

舍友说,我画了个十年后的我,嘻嘻

舍友说,我画了个十年后的我,嘻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