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明

13492浏览    10077参与
卑微阿崽的设子铺
深夜撸崽超级快乐——

深夜撸崽超级快乐——

深夜撸崽超级快乐——

钉钉回放看了吗

Help

  “咚——”破旧的房门被人蛮横撞开,一股令人作呕的酒气在开门的一瞬间在不大的空间晕开。

  母亲坐在一旁的角落里,眼里黯淡无神。我好害怕,以至于缩在黑暗角落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寂静,si一般的寂静。再这样的环境下仿佛连呼吸都消失了。

  男人走的跌跌撞撞,让人看着有些发毛,就好像下一秒他就可能倒在地上。

  满地的空酒瓶在他的前进步伐中被踢开滚落到四周。

  母亲木讷的起身,想要去收拾地上的酒瓶。可却不料被酒瓶绊倒,随着一声闷响母亲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男人笑得开...

  “咚——”破旧的房门被人蛮横撞开,一股令人作呕的酒气在开门的一瞬间在不大的空间晕开。

  母亲坐在一旁的角落里,眼里黯淡无神。我好害怕,以至于缩在黑暗角落里连大气都不敢出。寂静,si一般的寂静。再这样的环境下仿佛连呼吸都消失了。

  男人走的跌跌撞撞,让人看着有些发毛,就好像下一秒他就可能倒在地上。

  满地的空酒瓶在他的前进步伐中被踢开滚落到四周。

  母亲木讷的起身,想要去收拾地上的酒瓶。可却不料被酒瓶绊倒,随着一声闷响母亲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男人笑得开怀,然后又突然停下。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我紧张地闭上眼留着一条小缝注视着他的动作。恐惧在心头扩散。

  男人在我面前停下,我的心跳的厉害。

  只见他在我躲藏的大衣柜里摸索,就像是变戏法似的摸出一瓶朗姆酒。酒精在酒瓶和微弱阳光的作用下散着晶莹的光

  他拿着酒又走回母亲的跟前,母亲一动不动。

  他要干什么?

  他用牙咬开了酒盖,把酒浇在母亲的头上。动作神圣的就像是上帝把圣水潵在教徒身上那般。

  他……为什么?

  “Boom”酒瓶狠狠的砸在了母亲头上,血顺着母亲的发梢滴落。

  天啊!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尖叫着冲出了狭小的黑暗空间。撒开腿向母亲房门跑。

  我慌乱地拿起话筒。

  “咚咚”我向发声处望过去。母亲的tou正想我滚来 ,乌黑的散发散发着令人作呕的酒精味。

  不,不,不

  “喂,你好?”

  “啊——”

  “嘟——嘟——”


  完

清兰
我终于打得了危机合约训练场了!

我终于打得了危机合约训练场了!

我终于打得了危机合约训练场了!

钉钉回放看了吗

关于成长应该知道的那些事(划掉)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慎拉(ーー゛


说话之前要三思,自己觉得不太和场合的话就吞进肚子里,别人听着会舒服的话就算讨厌也要多说点。当然别忘了就算沉默也别说粗话烂话。

  和大人们在一起的时候要少说话多聆听,至少要摆出一幅礼貌的样子,在大人们看来听话懂事的小孩总是最优秀的。

  对待朋友要多留心,记着是不是来几句“你还好吗”“没事吧”“怎么了”。当他们遇上了麻烦事,先考虑向他们伸出援手,实在不行就委婉拒...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慎拉(ーー゛


































说话之前要三思,自己觉得不太和场合的话就吞进肚子里,别人听着会舒服的话就算讨厌也要多说点。当然别忘了就算沉默也别说粗话烂话。

  和大人们在一起的时候要少说话多聆听,至少要摆出一幅礼貌的样子,在大人们看来听话懂事的小孩总是最优秀的。

  对待朋友要多留心,记着是不是来几句“你还好吗”“没事吧”“怎么了”。当他们遇上了麻烦事,先考虑向他们伸出援手,实在不行就委婉拒绝。

  永远记得保持礼貌和易接触的外表,永远保持别人眼中最好的模样。

  也许有时你会感叹自己像是一盆生长在铁丝和剪刀中的盆栽。担这又怎么样,这本来就是人生,这就是生活。

钉钉回放看了吗

循环(3)

前文提要(1) (2)    day3

  醒来,仍是那熟悉的一切。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老旧破钟。以及,熟悉的21:56……

  起身,我摸索的房间的小窗。正是夏日,微风徐来,轻轻的拍打在我的脸上。我回身看看墙上的挂钟。

  21:56:13

  我深吸了一口气,爬上窗沿。看着窗下的景物,我猛然想起家正是是六楼。

  6……多么不吉利的数字,闭上眼,晚上的微风吹着我的发梢。

  “吱呀——”房门被人推开。不用回头,...

前文提要(1) (2)    day3

  醒来,仍是那熟悉的一切。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老旧破钟。以及,熟悉的21:56……

  起身,我摸索的房间的小窗。正是夏日,微风徐来,轻轻的拍打在我的脸上。我回身看看墙上的挂钟。

  21:56:13

  我深吸了一口气,爬上窗沿。看着窗下的景物,我猛然想起家正是是六楼。

  6……多么不吉利的数字,闭上眼,晚上的微风吹着我的发梢。

  “吱呀——”房门被人推开。不用回头,我知道是母亲来了。让我猜猜,您是不是又拿着那把明晃晃的dao呢?

  睁开眼,身子向前倾。

  “boom”

  明天会不会又是老样子呢?



(4)day4

  这可真是个劣质“玩笑”

  仍是熟悉的一切……

  推开门,这次并没有什么事发生。我径直走向母亲的房间。

  空空荡荡。

  我这才明白,母亲,早就si了啊

  我跪在地上,捂着脸,一时间不知道该这么办。

  这究竟是怎么了……




关于文章的解析:

1.6楼:6在西方表不吉利和13类似

2.主角在day4醒来回归现实,而4则也表不吉利,文中也点明主角在周四发现母亲逝shi。(另外,前三天并不是现实前文day2结尾也说了这只是主角的一场空想,如梦如幻。至于为什么是梦中梦是因为我觉得这样写挺有代入感的⊙▽⊙)

3.其他地方不懂的评论区有空回_(:_」∠)_

钉钉回放看了吗

循环(2)

循环(1) 

  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汗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打湿了我的发梢。

  目光再一次漂向墙上破旧的挂钟。

  21:56分!

  我的心一下子剧烈的跳动起来,恐惧在我心中化开。我赶忙下床去开门,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啊!”我尖叫着。此刻,母亲正直愣愣的站在我的房门前。借着余光,我嫖到母亲的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dao。她的双眼空洞无神而她就那么木讷的站在那里。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还不等我多花时间搞明白这是怎么一...

循环(1) 

  挣扎的从床上爬起来,汗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打湿了我的发梢。

  目光再一次漂向墙上破旧的挂钟。

  21:56分!

  我的心一下子剧烈的跳动起来,恐惧在我心中化开。我赶忙下床去开门,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啊!”我尖叫着。此刻,母亲正直愣愣的站在我的房门前。借着余光,我嫖到母亲的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dao。她的双眼空洞无神而她就那么木讷的站在那里。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还不等我多花时间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大脑急促的催着我离开这。当然,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你要去哪里啊?”我听到母亲在我身后呼喊。

  来不及回头,恐惧弥上了我的心。我冲出大门,撒腿就跑。隐约间,我似乎听到了母亲在身后的谩骂声。

  大脑叫嚣着“跑快点!”“跑快点!”可是,腿脚却不听我的使唤。越跑越慢。

  越来越慢。

  越来越近。

  街上的行人似乎并没有看到这场闹剧般。各做各的。

  “Di————”我听到汽车长鸣。

  越来越近。

  汽车dai着我的手臂,顺势把我整个人拉进车di。

然后整个nian过。脑jiang四溅,xue肉mo糊。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越来越近。

  


文笔超菜,以下是我的解读分析。不想看可以划走了。


前文(1)提到21:57,主角在梦中si去。每当主角醒来,就会发现自己在21:56分醒来。根据这篇(2)可以实锤主角在醒来之后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可活动。而每当主角可活动的这一分钟结束或时间据主角的选择而延长,但都难逃一死。但最终还是会再次醒来,并循环往复。也暗示这终究是主角的一场空梦。具体内容下一更见⊙▽⊙(附上大纲)

  

钉钉回放看了吗

p1:女装大毛

p2阿日的和服(再次狗头)

自行避雷

灵感来源:https://yuexichaokuoaida.lofter.com/post/30e1cc65_1c9d35117 

p1:女装大毛

p2阿日的和服(再次狗头)

自行避雷

灵感来源:https://yuexichaokuoaida.lofter.com/post/30e1cc65_1c9d35117 

北原雪

求太太

绯的午夜后宫。。。。。求这个太太的文

绯的午夜后宫。。。。。求这个太太的文

懒皮多特

上卷·珺音·第一章·迷途(上)

“波瓦(爷爷),波瓦!”沐灵音穿着裘毛大衣和长靴冲出人群直奔王帐,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脸上是盈盈的笑容。

“波瓦!”

“慢点,不着急!”忽达善生怕她摔倒了,赶忙伸出手示意她慢些。

沐灵音冲到爷爷忽达善面前,兴奋不已的将东西小心翼翼的递出去,小声的说:“波瓦你看看,我捡到什么了!”

“好,波瓦看看,我的小公主捡到什么了?”忽达善将沐灵音怀里的东西打开,微光轻轻的落下,只见是一只白狐宝宝。八成是迷了路,错入雪原。

“呦,是白狐。”

“嘿嘿,可爱吧?”沐灵音说完,忽达善抬起手,沐灵音又将小白狐揣进怀里。“波瓦,我想……”

“你想把它养大,是不是?”

沐灵音眨着眼睛点点头,忽达善一笑,...

“波瓦(爷爷),波瓦!”沐灵音穿着裘毛大衣和长靴冲出人群直奔王帐,怀里还抱着什么东西,脸上是盈盈的笑容。

“波瓦!”

“慢点,不着急!”忽达善生怕她摔倒了,赶忙伸出手示意她慢些。

沐灵音冲到爷爷忽达善面前,兴奋不已的将东西小心翼翼的递出去,小声的说:“波瓦你看看,我捡到什么了!”

“好,波瓦看看,我的小公主捡到什么了?”忽达善将沐灵音怀里的东西打开,微光轻轻的落下,只见是一只白狐宝宝。八成是迷了路,错入雪原。

“呦,是白狐。”

“嘿嘿,可爱吧?”沐灵音说完,忽达善抬起手,沐灵音又将小白狐揣进怀里。“波瓦,我想……”

“你想把它养大,是不是?”

沐灵音眨着眼睛点点头,忽达善一笑,脸上的表情是:“我还不懂得你?”

“波瓦,可以吗?”沐灵音一脸的期待,忽达善收起笑脸,严肃的摇摇头。

“啊?!”沐灵音顿时失落的鼓着腮帮子,忽达善突然又笑了起来。

“不让你养才怪!”

话刚出,沐灵音的脸上仿佛春风拂过,笑颜绽开。

“谢谢波瓦!”沐灵音抱着小白狐转身,忽达善叫住她。

“阿音,一会儿你要准备准备,跟着莫托去你大爹爹(爷爷,这样写是为了区分,也可以理解为外公)那里住几天。”

“不是之前去了才刚刚回来吗?怎么又要去啊?”沐灵音有些不情愿的皱着眉头,腮帮子鼓得像两个包子。

“你大爹爹说,从晟朝来的商队带了很多好玩的东西,所以……”

“大爹爹有说是什么吗?”

忽达善也不明白的摇头,沐灵音想了想,突然笑道:“我知道了,我去问问阿卡(哥哥),顺便再让阿卡看看我可爱的小白狐。”

“去吧!”忽达善挥挥手,沐灵音抱着小白狐跑出王帐。

忽达善看着摇晃的帘子,心中隐隐觉得哪里有问题。

“阿卡——”沐灵音用尽全身力气,声音响彻云霄,周边的士兵都吓了一大跳。若不是他们深知灵音小公主的习惯,恐怕他们这会儿已经热血沸腾的去抓人了。

才跨进账门,沐灵音就冷不丁的来了个喷嚏。

“阿嚏!”

“阿音?”拓荷碰巧拿着羊皮卷从另一帘子走进来。

“阿卡。”沐灵音跟在拓荷身后,抱着小白狐。“阿卡,你知道晟朝的商队送了大爹爹一些什么吗?”

拓荷坐下,放下羊皮卷,摇摇头:“这个你大爹爹并没有说,不过当时莫托在场。你不是还要跟着他回去吗?趁着在路上时问问就可以了。”

“现在不能问吗?”沐灵音抱着小白狐,不明所以。

拓荷摇头,答道:“不行,因为,莫托还没到。”

“啊?”沐灵音一脸惊讶。“那为什么……”

“是你大爹爹提前传了信过来,等莫托到了,你就要立刻启程去丘夷。”

“这么急?”沐灵音顿时有些慌乱。“那不行,我得立刻去准备!”沐灵音急忙忙的跑出营帐,冲进自己的小账内。

一个时辰后。

“公主!公主!”

“来了!”沐灵音背着一个树皮编成的篓子,提着自己的东西走出来。

“公主!”

沐灵音拍了拍好姐妹安若的肩膀,安若点头明白,跟着沐灵音走到队伍前。

“莫托!”

看见沐灵音,莫托立即下马,给沐灵音行礼。

“公主。”

“你怎么还是这样啊!”沐灵音笑着看了眼安若,安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走吧,我们出发!”

“是。”

沐灵音上马,忽达善走到账前,远远的看着沐灵音。

拓荷走到沐灵音面前,将一把短刀递给她。

“路上小心,天变暖了,过黑雾林的时候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

“阿卡你就放心吧,阿音一定会没事的。”沐灵音笑着说完,看向忽达善,挥着手说。“波瓦放心,阿音很快就会回来的!”

“去吧。”拓荷看了眼莫托,莫托将手握拳放在胸口,低了低头,接着一勒缰绳,带着队伍离开。

看着队伍渐渐远去,忽达善的心中越来越不安。

总觉得,这一次,会有什么事。

从单颜部到丘夷国快马加鞭,日夜不停需要五天,如果中途加上休息的时间,就需要七天。

“莫托,大爹爹有没有跟你说,晟朝的商人,带的是什么好玩的?”

莫托想了想,说:“我当时在旁边只看到了一个个的盒子,并没有看见盒子里装了什么。”

“这么神秘啊?”沐灵音顿时觉得更有趣,心里的小激动愈来强烈。

出了冻雪原,空气变得越来越温暖。沐灵音脱下裘毛大衣,换上一身水蓝色的长裙。腰间的束腰上镶满了银铃,就连裙子的每一条褶皱都有银铃,走起路来,清响悦耳。

“公主,安若帮你把头发盘好吧!”

“嗯,好。”

沐灵音乖乖的坐在毯子上,安若小心的帮她把头发盘起来。

戴上银丝玲珑冠,束好发,围上白色丝巾。

“公主,再走一段路,就到黑雾林了,那里毒物多,公主带了香囊吗?”

沐灵音一笑,转头看向莫托:“带着呢!”

“那好,再休息一会。”

与此同时,鹧鸪城外,一队人马正缓缓行驶入城内。

“公子,鹧鸪城到了。”

闻声,马车内的人将帘子拉起:“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

“是。”

驿站。

“公子,祁大人来信。”

接过信笺,那人才看看内容,便皱了皱眉。

“公子,怎么了?”

“祁昇已经抵达波月城,并且已经将聘礼送到。”

“那,国主怎么说?”

“并未答复。”说完,便将信笺扔进炭火盆中烧掉。

侍卫看着信笺一点一点的被烧掉,又道:“那怎么办?如果国主不答应,我们此次就是无功而返,陛下到时候……”

“华戬不过只是灵音公主的外祖父,灵音公主大都在单颜生活,他有所犹豫是必然的。不过,为了自保,那就不一定了。”

“自保?”

“丘夷国能在这西域树立威严,靠的是什么?”

侍卫想了想,小心的回答:“单颜。”

“不错。单颜是蛮族,兵强马壮。而他丘夷不过就是一个势单力薄只能靠着联姻来站稳脚跟的小国。”

“所以,一只脚不容易站稳,需要两只脚!”

“终于开窍了?”

侍卫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那个,公子,我去让人弄些吃的。”

“靖恒,我们明日天一亮就出发。”

“是。”

进入黑雾林,视线变得有限。就算是白天,阳光也无法轻易透进来。

安若警惕的走在沐灵音身边,一只手扶着她,一只手拿着火把。脚下枯枝断裂的声音时不时地让人错觉,而沐灵音身上的铃铛声细细入耳,却又让人放松许多。

突然,一阵尖锐的叫声传来,所有人警戒。

“保护公主!”

“这是什么声音?”沐灵音不解的看着周围,除了一片黑漆漆的,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莫托走在前面,拿着刀:“这是狐猫的叫声,狐猫身轻如燕,又喜欢成群结队的狩猎。现在周围的火光不够,大家一定要小心。”

刚说完,沐灵音背后的篓子晃了晃。

沐灵音转头,在黑暗中看见一双眼睛。

“阿若!”狐猫扑过来,沐灵音想推开安若,安若却拉沐灵音到身后用火把将其击退。

火光闪过,黑暗中越来越多的眼睛出现。

“这么多?”沐灵音观望着四周,被莫托等人一圈围住。

沐灵音虽然在单颜生活,但是偶尔需要去丘夷待几天,学习晟朝的文字。

她记得她去得频繁的时候大多都是在秋冬,春夏很少去。走的路,也并不是这一条。

“保护好公主!”

刺耳的叫声传来,一只只的狐猫从黑暗中扑了出来。

安若抽出匕首应战,沐灵音只能毫无用处的站在中间,焦急的看着众人。

“大家小心啊!”

鹧鸪城驿站。

“公子,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

“祁昇在信中说,华戟有些动摇,也已经派人去接灵音公主。”

“那这是不是说明,华戟他……”

“只是过了华戟这一关,下一关,更难。”

靖恒想了想,有些害怕的皱着眉,眼神飘忽地说:“是忽达善!”

“不对,是沐灵音。”

“为什么?”靖恒不解,看向坐在桌前的人。

桌前的人放下手中已经凉透的杯子,道:“沐灵音自幼丧母,母亲又是忽达善和华韵公主的女儿,受尽丘夷国和单颜部的宠爱。她如果一定想要什么,忽达善,一定会想办法给她的。”

“所以,只要想办法过了灵音公主这一关,一切就好办了。”

“不错。”

钉钉回放看了吗

循环

  day1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21:57分,我si了。

  从梦中醒来,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不自然的移到墙上的老旧挂钟“滴答”“滴答”。我猛然发现时钟走到了21:56。

  刚才的梦还留有余韵,我盯着房门,久久不敢入睡。

  时间可不会因为这个停下。老旧的挂钟终究走在了21:57。

   也许这是我自己吓自己?我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吱呀——”

  房门被人推开,沉重的声音就...

  day1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21:57分,我si了。

  从梦中醒来,大口的喘着粗气。目光不自然的移到墙上的老旧挂钟“滴答”“滴答”。我猛然发现时钟走到了21:56。

  刚才的梦还留有余韵,我盯着房门,久久不敢入睡。

  时间可不会因为这个停下。老旧的挂钟终究走在了21:57。

   也许这是我自己吓自己?我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吱呀——”

  房门被人推开,沉重的声音就像是垂死的人发出最后的悲鸣。

  “怎么还没睡呀?”母亲推开门,笑着问。

  “……”我没有说话,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母亲慢慢踱步到我床边,坐在我的床沿。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眼前这幅景象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我做噩梦了。”余光瞟向母亲。母亲的脸越来越恐怖,开始向四周扭曲。我不明白,这是我的问题吗?

  “我梦到我si了”话音刚落我缓缓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的手上多了一把dao。径直向我kan来。就在此刻,母亲的脸扭曲成一团。这还是我的母亲吗?

  咚——

  我能感觉到冰冷的刀尖hua开我的脸颊,xue沾湿了我的脸,甚至我能感到自己的体温在不断流失。

  为什么会这样呢?

  


有参考其他太太的文,侵权立马删

  

  


  

钉钉回放看了吗
阿,这。。。(什么时候有空画,...

阿,这。。。(什么时候有空画,小声bb)

阿,这。。。(什么时候有空画,小声bb)

北原雪

求文

收一个现设嘉和旧设嘉的修罗场,女主是现设嘉的女朋友,我记得这个也是个车,我也很久没看到这个了,回去翻我的收藏的时候,我死活找不到,有好多都灰掉了QAQ

收一个现设嘉和旧设嘉的修罗场,女主是现设嘉的女朋友,我记得这个也是个车,我也很久没看到这个了,回去翻我的收藏的时候,我死活找不到,有好多都灰掉了QAQ

北原雪

占tag求文

求一个超远久的伦琴猫雷狮和新人女训练家的文,我记得是个车,我现在无论怎么搜都找不到了,有谁有链接的嘛?或者求这个太太本人求私求链接QAQ我的收藏夹列表里有好多都灰掉了

求一个超远久的伦琴猫雷狮和新人女训练家的文,我记得是个车,我现在无论怎么搜都找不到了,有谁有链接的嘛?或者求这个太太本人求私求链接QAQ我的收藏夹列表里有好多都灰掉了

北原雪
求这个神仙太太的文求私求链接,...

求这个神仙太太的文求私求链接,《我和我的儿子们》文章的名字好像就叫这个。文章的部分内容我的收藏夹列表里有好多都灰掉了QAQ个太太的文死活找不到

那是一个结霜的秋天,山谷边火红的枫叶落成一片绚丽的火海。这里是登格鲁星偏僻一隅。

  少年金是这附近唯一的一生就住在最偏僻,最陡峭的山尖尖的小木屋里,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下山了,今年的秋霜来的又快又急,冻伤了被金像宝贝一样供养起来的药草。

  少年用力摩擦了会儿裸露在外的双手呼出的气息化成白色的物体飘散在空中,白嫩的肌肤被秋风刮得通红,把人从里到外都冻了个通透。

  这次下山,他要来采购足...

求这个神仙太太的文求私求链接,《我和我的儿子们》文章的名字好像就叫这个。文章的部分内容我的收藏夹列表里有好多都灰掉了QAQ个太太的文死活找不到

那是一个结霜的秋天,山谷边火红的枫叶落成一片绚丽的火海。这里是登格鲁星偏僻一隅。

  少年金是这附近唯一的一生就住在最偏僻,最陡峭的山尖尖的小木屋里,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下山了,今年的秋霜来的又快又急,冻伤了被金像宝贝一样供养起来的药草。

  少年用力摩擦了会儿裸露在外的双手呼出的气息化成白色的物体飘散在空中,白嫩的肌肤被秋风刮得通红,把人从里到外都冻了个通透。

  这次下山,他要来采购足够过冬的用品,不然真等到白雪皑皑的冬日,这偏远的地方的物价简直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起到那时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

  少年生得一副好相貌,金色微翘的短发蓬松而柔软,随着他轻巧灵敏的步伐漾出一片片深秋的稻田似的波浪,精致的五官还未完全展开,却已然美丽又明艳,他的眼瞳是清浅的蓝漾着温柔而宁静错的,波光透着稚童般不谙世事的纯真。

  但他是登格鲁星出生。

  登格鲁星的所有生灵,都不会有纯白的心。

 少年沿路走着走着,风景似乎又随之陌生了几分……没办法,他好像又迷路了。

  然后他突然停住了。

  矮灌木中有异响,这很危险。山谷里有野兽,而野兽会在食物匮乏的季节食人肉充饥。

  少年冷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浅蓝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枝叶颤动的灌木丛,那里有黑色的烟尘徐徐散开,空气中弥漫着高温炙烤过的刺鼻味道。

  应当没有野兽在这种情况下捕猎才对,他们敏感的鼻子承受不住这样的空气,少年犹豫了一会儿,随手折了根树枝走了过去,小心地用树枝拨开那一直晃动着的灌木丛。

  那是一觉严重受损的某种科技装置,由于毁坏过于严重,表面的涂装全部被高温融化,联通金属材料都融在了一起,融化的液体被空气冷却形成不规则的空洞,看起来像一块丑陋的大石头。

  四散的破损部件和撞击产生的坑洞都是一片焦黑……

  金芒然……这是偏离了轨道的小型飞行器吗?

 在坑洞旁边蠕动着的……是个小婴儿。

  不对!是两个!

  金连忙跑过去将正在扒拉枝叶的孩子抱进了怀里,两个孩子大概一

药丸药丸

奇葩人╮(╯_╰)╭

遇见一个奇葩的客人,鸡蛋炒好放方外面拿,打算办饺子用的,结果他拿了起码有两块那么多,拿了没付钱他还说小气,以前放外面放那么久没从来没有人拿去拿去吃过,我真是第一次见过如此……的人←_←

遇见一个奇葩的客人,鸡蛋炒好放方外面拿,打算办饺子用的,结果他拿了起码有两块那么多,拿了没付钱他还说小气,以前放外面放那么久没从来没有人拿去拿去吃过,我真是第一次见过如此……的人←_←

无非是个破烂先生
“所以,那个少年,还在。”

“所以,那个少年,还在。”

“所以,那个少年,还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