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木

4873浏览    123参与
风谷

【简木】五月少年

抖音cp    简哥vs三木


又名:简班长和三木小娇妻的甜美日常


私设简哥名字为简铭


01


"简哥!简哥简哥简哥!"简铭"啪"地把手里的圆规摔在卷子上,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向他狂奔而来的少年,尽量保持着面容平静:"干嘛?""英语卷子!快快快!课代表说就差我了!再不交还得抄十遍,我上周的还没抄完!"三木单肩背着书包,重重地坐到简铭旁边,气都喘不匀,便开始挤眉弄眼地向简铭要英语作业。


简铭看着他着急的样子 ,有心逗他,便说不给,然后...

抖音cp    简哥vs三木


又名:简班长和三木小娇妻的甜美日常


私设简哥名字为简铭


01


"简哥!简哥简哥简哥!"简铭"啪"地把手里的圆规摔在卷子上,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向他狂奔而来的少年,尽量保持着面容平静:"干嘛?""英语卷子!快快快!课代表说就差我了!再不交还得抄十遍,我上周的还没抄完!"三木单肩背着书包,重重地坐到简铭旁边,气都喘不匀,便开始挤眉弄眼地向简铭要英语作业。




简铭看着他着急的样子 ,有心逗他,便说不给,然后平静地拿起圆规继续他的平面几何。三木傻了,一时间演技上头,扯着简铭的校服袖子不撒手,毛茸茸的脑袋在上面蹭啊蹭,嘴里含含糊糊地发出夸张而凄惨的哀求:"简哥啊!救命啊!简哥你这么帅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简铭闻着三木头上淡淡的洗发水香气,忍不住勾着嘴角笑了起来。三木听见简铭在偷笑,委屈地仰着脸盯着简铭,瘪着嘴哑着嗓子喊他:"简哥……"




简铭最招架不住这样子的三木,本就有心放他一马的简班长立刻从厚厚的文件夹里抽出了一张工工整整的英语卷子丢给他,然后就用左手支着头,微微转过身去不理三木。"谢谢简哥!"三木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还不忘在嘴里碎碎念:"我就知道简哥最好,简哥最帅,简哥全天下最善良,我三木,一定是上辈子造了功德才能遇上亲爱的简哥……"




简铭计算公式的手突然一顿。




他回过身去看三木专心致志的侧脸,刚好初夏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教室,把少年低垂的眉眼映得清亮明朗。简铭心里一动,不由得笑了起来。




傻子,我简铭能遇到你,才是这辈子最美好的幸运。




"简哥!我给你带了早饭!我记得你提了一嘴你爱吃东街的煎饼果子,我特意从宿舍溜出去坐公交车给你买来的!"




"值日?你别忙了,你这一周的值日我都帮你做了,你安心准备竞赛就得了。哦对了,得了奖学金记得请我吃饭!"




"简哥,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记得晚上回宿舍偷偷打开!不要太感谢我呦!"




"简哥!""简哥?""简哥……"




"谢谢简哥我抄完了!简哥你怎么这副表情?你在干嘛?"三木终于松了口气,将左手边的卷子恭恭敬敬地双手奉还,却不小心撞见了简铭盯着自己发呆的目光。"啊?哦没什么。咳咳,你去替我擦个黑板然后抄一下课表。""得嘞!"简铭看见三木笑着冲自己眨眨眼睛,心里瞬间流淌起一阵热烈的欣喜。




只要他快乐,要抄作业就抄吧。他突然想起那个段子,说是班主任指着班里倒数第一的女孩,责问她再不努力学习,以后怎么养活自己?这时排名第一的男孩子站了起来说,我的老婆,我可以养。




简铭抬头看着没心没肺地擦着黑板的三木,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若真的把这件事说给三木听,估计也不会被当真吧。或许只是得到一句打趣:"简哥你要养我吗?诶算了算了,还是等我三木挣了大钱,再来报答简哥这三年来的恩情吧!"




算了,他想要什么,给他就是了。




哪怕一辈子都只能当兄弟,也可以。


02


"累死我了简哥!给我喝口水!"训练结束后大汗淋漓的三木一回到教室就瘫在了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向简铭讨水喝。




简铭搁下手里的书,弯腰从地上的书包里抽出水杯递给他,杯子里的水加了些盐,不凉不热刚好可以入口。三木一口气喝完,身体向后一仰,闭着眼睛发出一声畅快的喟叹。"简哥?你为啥子要带盐水哦?"简铭淡声道:"怕你的水不够喝,提前给你准备的。"他偏过头看着一脸惊讶的三木,笑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三木捣蒜一样地点头,小心地将水杯还给了简铭,然后趴在桌子上,眯着眼睛盯着看书的简铭,傻傻地也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简铭用余光瞥了他一眼,以为他睡着了,便轻声对坐在窗户位置上的同学吩咐了一句,让他帮忙关下窗户。




吹着风睡觉,很容易头疼的。简铭又瞥了三木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三木却突然开口:"简哥,下周的篮球赛你会去看吧?"简铭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得到了满意答复的三木这才把脱下来的校服上衣胡乱团成一团垫在脑袋下面,侧着头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简铭知道自己方才叫人关窗户的话叫三木听了去,此刻眼睛盯着书,思绪却全然飘远,只剩下自己剧烈的心跳声,无比清晰。




这是简铭第一次看别人打篮球,体育运动对于他而言是一项多余的负担,他不爱跑步也不爱打篮球,对这些男孩子们痴迷的活动丝毫不感兴趣。他看着场上跑来跑去的运动员们,心里有些烦躁。




那么多人里面为什么没有三木?




"简哥!"简铭被吓了一跳,回头看去,是三木穿着球衣,手里提着两瓶冰镇可乐,兴冲冲地朝他跑过来。"你真的来了?天这么热,我还以为你要躲在教室里看书呢!"他将其中的一瓶递给了简铭,自己则拧开另一瓶的盖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喝了一半。"那你就在这儿坐着,看我如何carry全场!"三木跑开前,一如往常对简铭眨了眨眼睛。




冰凉的汽水,燥热的夏日,明媚的少年。简铭对着三木跑远的背影点了点头,把冰镇可乐攥在手里,小声地应了一句:"好。"




果然,对着数学题一筹莫展寸步难行的三木,在球场上就像是一只灵活的豹子,轻盈而又凶猛,攻守兼备,周转敏捷,令对面的球队找不到丝毫破绽。比分牌快速地翻动,三木一跃而起又是一个三分,引发台下一阵热烈的欢呼。




简铭没有吵闹,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三木举起手臂同队友兴奋地击掌,雀跃着冲观众席挥着手。他看见,三木始终面向的都是他所在的方向。




那是他的三木,天天跟在他身后,一遍一遍地叫着"简哥"的三木。




欢乐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可能是对面败得太惨而气不过,故意使坏,用力地撞在了正在运球的三木身上。少年跌倒在地,咬着牙环住受伤的腿,无论怎么努力,都没能站起来。




"三木!"简铭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以多么快的速度冲到了三木面前,他都来不及瞪上那个撞上的三木的人一眼,一把将三木从地上拉起来背在身上,一步一步地朝着医务室走过去。




简铭铁青着脸,三木心虚地低头。半晌,简铭坐在了三木旁边,递给他一杯温水,问他:"好些了没有?"三木赶紧点头:"好多了简哥,没什么大事的。"




还好只是拉伤,"一个月不能剧烈运动,反正也快期末考试了,你老老实实在班级里坐着复习吧,不许再出去打球了。"三木耷拉着脑袋:"好。"




"三木,"简铭突然出声,三木抬头,却发现简铭的脸和自己离得极近,他甚至能感受到班长戴着的金丝框眼镜带来的丝丝寒意。




不知为何,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简铭不说话,三木也不躲。简铭的手撑在三木身体两侧,将他整个人都环在了臂弯里。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简铭刚要抽身离去,就感觉到双唇上转瞬即逝的奇妙触感,像是,亲吻。




三木吻了他。




简铭整个人都被冻住了,他呆呆地保持着半仰起头的姿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简哥,往后一个月的作业还有考试,都拜托你了!"




三木对着简铭眨眨眼睛笑了,一如初见时的样子,笑容灿烂。




"简哥,我的往后,都拜托你了。"


03


"简哥,你以后想去哪里上大学呀?"还不等简铭回答,三木又抢答道:"我知道!反正不是北大就是清华,嘿嘿,对不对?"




简铭看了他半天,笑而不语。




"唉,我争取吧,要是能考个在北京的二本就好了,咱们到了大学也还能在一块。"




"好。"




五月初夏的风还带着微凉的雨气,两个少年揣着同样的心意,约定要一直牵着手,共同奔赴属于他们明媚灿烂的未来。

岭外音书断.

【木简or简木】无题

*极圈自产粮


*感觉不会连更


*抖音cp,圈地自萌,杠精退散


*大家喜欢的cp可留言或者私信,到时候可以写出来爽爽。


*进lof第一篇文(?)


*简木或者木简无差


                                  ...

*极圈自产粮


*感觉不会连更


*抖音cp,圈地自萌,杠精退散


*大家喜欢的cp可留言或者私信,到时候可以写出来爽爽。


*进lof第一篇文(?)


*简木或者木简无差


                                    


三木拿着卷子正发愁。



原因可能是有很多。什么考试不及格要抄提纲,或者是因为需要补考不能出去打篮球,亦或者……今天简哥没来,旁边的座位空荡荡的,搞得三木支着头占着两个位,看向想来坐简哥座位跟他聊天的人挑眉瞪了一眼。



“呃……三木,今天下午班长要回来,把他座位上的书拾捣拾捣,乱一片。”老师拿着书和保温杯慢悠悠的走进教室,用手摆嚯摆嚯让三木收拾好座位。



“哦,好的老师。”三木一听,挑眉乐了,把座位上不知道从哪里拿的书给搬下来,还拍了拍,暗自期待着那人回来重新坐在自己身边。



中午的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洒在三木的软毛上,像是镀了层金边般,手上也照着穿过树叶缝隙间斑斑驳驳的金斑。



简班长回来就是看到这样一副情景,拿着手里的纸条把它放到上衣的口袋里,走到三木身边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本想也先睡会,养好精神上下午的课,余光瞟见了三木头上一撮翘起来的毛,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抬手去摸想把它压下来,却没想到被早就醒过来的三木抓到手。



本来三木想着,到了午休简哥就可以回来了,想坐在位子上等他,但没想到等着等着就迷迷糊糊的合上眼趴桌子上睡着了。没想到睁开眼便看见简哥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



的头。



还抬手来摸,三木也比较敏感,头什么的不能随便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让对方放上去。



三木也的确这样做了。



他握着简骨节分明的手放上自己的头,还眨了眨眸子勾起一个微笑,声音有些沙哑的喊了声“简哥”,惹得前后左右回头注视着这两人,让简班长一个眼神瞪了回去,随后有些挣扎的从三木的手里出来。



三木的手……有茧子,估计是打篮球和经常罚抄弄出来的吧,比自己要大一些。简如是想着,目光对上人,见其笑颜轻咳一声转过头,嘴角忍不住的扯出一抹淡笑。



“嘿,简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噢。”三木先开了口,虽然还沉浸在对方光滑白皙的手都感觉中,但挡不住马上想和面前人说话的欲望,明明才一个上午,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觉得呢。三木也不知道。



“这才一上午,没到一天。”简看着对方桌上那张【56】分的成绩挑了挑眉,刚想说些话调侃调侃对方考这成绩估计会被老师留下补考抄提纲,却被门外的语文老师叫走去抱作业。


三木听见门外老师的话撇撇嘴,在人走后看到从对方口袋里掉下来的纸条,拿起来打开瞅了瞅。



哦……是奥数大赛的老师。



奥数大赛。奥数大赛???!!



三木不禁暗暗想着简哥自从自己转过来流露出的那些实力才不过是冰山一角,虽然知道对方成绩常年保持全校前三,但是这个奥数大赛挺夸张了。



三木挠头,三木叹气,三木看着自己的卷子。



整个下午,简就沉浸在老师叫他去哪就去哪,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搞得三木有些烦躁。在他终于停下来在座位上喘口气时,三木撑着头凑到对方身边。



“班长。”三木清了清嗓子叫了他一声,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并且让简有些不解的歪头。



“怎么,叫班长不叫哥了?”简有些莫名其妙,一下午本就感觉老师好像只知道自己的明智,不停的让自己干这干那,对班长的称呼变得反射性有些敏感,现在三木又不知道为什么叫了他一声,简哥有些不明所以。



三木轻笑,移着椅子上身凑到对方桌子上,扒着对方的桌面,手臂垂下,刚好碰到对方的手,随后动了动手指,将其轻轻握住,握在手心。



“没事,我想看看,我叫简哥你班长,会不会听我话。”


                                           


我好爱简哥,俗话说喜欢他就要让他当受。(bushi)


大概抖音上我喜欢的cp应该都会有文,但是观众老叶喜欢我也可以去写写试试。

一盘烧鹅
沙雕至极 “咻” “让让,子弹...

沙雕至极

“咻”

“让让,子弹过来了”

“哇哇大哭,要掉下去了”“咻

沙雕至极

“咻”

“让让,子弹过来了”

“哇哇大哭,要掉下去了”“咻

一盘烧鹅
想回学校阿,太难过了没带电脑,...

想回学校阿,太难过了没带电脑,没带手绘板

想回学校阿,太难过了没带电脑,没带手绘板

一盘烧鹅
今天网课太多 偷工减料一张 太...

今天网课太多

偷工减料一张

太难了

今天网课太多

偷工减料一张

太难了

Tee滋悠

时隔快一年去朋友家看望寄养她家的三木,想念,还是那张熟悉的脸

时隔快一年去朋友家看望寄养她家的三木,想念,还是那张熟悉的脸

我复活啦
更个新,三木 对老福特没啥希望...

更个新,三木

对老福特没啥希望了

更了没人看,无所谓


更个新,三木

对老福特没啥希望了

更了没人看,无所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