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枝明那

23万浏览    2241参与
折笠残桜

跟黎黎的互绘

手绘选手上指绘我就是个屑

麻了

跟黎黎的互绘

手绘选手上指绘我就是个屑

麻了

二猫にゃ

一点草图,瞎搞的性转pa

一点草图,瞎搞的性转pa

。。。…
是明那! 第一次发画,请多关照...

是明那!

第一次发画,请多关照捏(*ෆ´ ˘ `ෆ*)♡

是明那!

第一次发画,请多关照捏(*ෆ´ ˘ `ෆ*)♡

R

搞了一些还没有画完

但是不知道怎么弄成可以在商城下载的....只能在聊天界面添加到表情才可以用

要是有,想要的话,可以找我加微信(?)

补一下微信号→keife_ro

搞了一些还没有画完

但是不知道怎么弄成可以在商城下载的....只能在聊天界面添加到表情才可以用

要是有,想要的话,可以找我加微信(?)

补一下微信号→keife_ro

海盐茶
今天看了aki 好吵好可爱…...

今天看了aki 好吵好可爱…

*包装参考明治草莓牛奶

今天看了aki 好吵好可爱…

*包装参考明治草莓牛奶

亚铁
找不到文件了,只有之前截的遗像...

找不到文件了,只有之前截的遗像了,下次找到文件后再画(肯定找不到了)😔😔

找不到文件了,只有之前截的遗像了,下次找到文件后再画(肯定找不到了)😔😔

(*☻-☻*)

傻傻可爱小辣椒🌶️💗

傻傻可爱小辣椒🌶️💗

handsome tail
昨天的互动真是太棒了(真是太棒...

昨天的互动真是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昨天的互动真是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lilinange
臭不要脸的蹭蹭tag

臭不要脸的蹭蹭tag

臭不要脸的蹭蹭tag

山风山风

【akkn】《余晖与暴雨》part3

       啊——什么时候到最想写的地方啊——其实内容已经逐渐混乱起来了,这就是意识流流水账的混沌结合体吗(悲)


         已经,过去一周了。叶一次都没去过猫咪咖啡馆。

        他不是没有路过,甚至不止一次走到离咖啡馆只有几步远的地方,但总是在最后落荒而逃。...

       啊——什么时候到最想写的地方啊——其实内容已经逐渐混乱起来了,这就是意识流流水账的混沌结合体吗(悲)




 














         已经,过去一周了。叶一次都没去过猫咪咖啡馆。

        他不是没有路过,甚至不止一次走到离咖啡馆只有几步远的地方,但总是在最后落荒而逃。






         明明已经答应了的……叶坐在床边,捏着Loto的爪子,皱着眉头。

        就不应该答应的——他不想做不信守承诺的人,也可以说是不敢。

        他想起三枝明那和店里那只小黑猫,想起三枝明那抱着狗尾巴草的花盆冲他笑,想起小黑猫蹲在门口看他的眼神——

        就是那个眼神,就是那个眼神让他头脑发热许下了不该许下的承诺。叶把自己摔到床上,头埋进枕头里揉自己的头发。到底要不要去啊……





        啊,说起来,还没留三枝明那的联系方式……叶抬起脑袋,拿起手机——下午两点。

        就当是为了去要联系方式,去一趟很快回来,绝对不久留。叶下定决心,把揉乱的头发干脆随便梳了梳,别了个银色的发卡就出了门。






        刚走到离猫咖还有十几步的地方,三枝明那打开店门从店里冲出来,手里还拿着个猫砂铲。

        “啊啊啊又跑到哪里去了啊!”他四处张望了一圈,看到了站在原地的叶。

        “诶好久不见!”

        “什么又跑到哪里去了?”

        “就是那只小黑猫啊,我就是去换了个猫砂,又不见了……”三枝明那见到叶的喜悦瞬间变回了刚才的焦虑和担忧,“它现在长大了点,动作敏捷多了,动不动就从二楼窗台往外面跑……”

        “它一般会到哪里?我帮你一起找找。”

        “真的?帮大忙了!它每次都是在街上的某一个垃圾桶旁边……在店后门口捡回来之前都是饿了就翻垃圾桶,现在还是会翻,而且还不愿意长期待在室内。看来到它适应之前都有的忙了……”

        叶提议两个人分头去找,他从东边开始。沿着街道的岔路口看了五六个垃圾桶,都没有。

jh一直到猫咖后面的那个垃圾桶,叶掀开垃圾桶的盖子——

        好家伙,小黑猫坐在垃圾桶里对着他叫。估计是翻垃圾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去了。垃圾桶里虽然没什么东西,但还是有浓烈的酸臭味。

        其实他完全可以把垃圾桶放倒让猫咪自己出来,也可以去找三枝明那来帮忙。


        其实垃圾桶的酸臭味应该不亚于下水道。


        但是叶没有犹豫,他卷起袖子,直接一手让垃圾桶保持侧立,另一只手提着猫咪的后脖颈把它提了出来。

        刚把猫抱到怀里,三枝明那也来找这个垃圾桶。他看到歪在一边的垃圾桶,和抱着脏兮兮的猫,手臂和卷起的袖子也脏兮兮的叶,瞬间明白了——

        叶直接把手伸进了垃圾桶里,把猫救了出来。

        小黑猫还用脑袋蹭叶的手臂,三枝明那正想把小黑猫接过来用布兜着带回店里洗澡,叶看看自己的手臂和袖子,又看看猫,“它现在又脏又臭的,还是我抱着吧。”

        他原本很讨厌垃圾桶的酸臭味的。可是现在他不想放开怀里的小黑猫。手心和手臂处传来绒毛的触感,居然不会让他觉得反胃。




 










        三枝明那坐在小板凳上给猫洗着澡,转头看着叶的袖子,“叶要不把脏的衣服换下来?有垃圾桶酸臭味的衣服穿在身上多难受啊。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是淋浴间。我会帮你找好换的衣服的。”

        “我回家去洗就好了,不用麻烦。”

        “这怎么行,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你说是不是?”三枝明那正在给猫咪身上的毛打泡沫,小黑猫也附和了一声。

        叶只得去二楼把脏的衣服换下来,将垃圾桶味洗干净了。水流顺着手臂流淌下去,叶看着自己的手心,刚才猫毛的触感还很清晰。

        手腕处的伤口倒是没有添新的,是多亏了三枝明那和这只小黑猫吗。

        水流声好吵。叶闭上眼却又看到了那具腐烂掉的尸体,猛的睁开眼。

        吵死了。叶烦躁地关掉水,发梢的水珠滴滴答答,刘海上的水珠不断碰到眼睫又滴到地面。

        



        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好了毛巾和干净的衣服。叶擦着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灰蓝色、没有高光的眼睛正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

        


        他扯出一个笑容,又耷拉下嘴角。

        

        啊啊,在期待些什么呢,不过是从垃圾桶里把猫放出来而已。

       

         说到底,还是不要寄托什么吧。

 

         啊,它是不是还没取名字来着?









        “啊洗好了吗,衣服大小合适……”三枝明那正在逗小黑猫玩,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一回头,愣住了。

        他比叶要矮上几厘米,四枝暗那也没比他高多少,还好叶偏瘦,就把高中的时候买大一码的校服拿了出来。

        合适过头了。三枝明那原本一直讨厌高中校服的薄荷绿毛衣背心,没想到穿在叶身上却显得……

        超级可爱。加上刚洗完还没有吹干的头发,洗完热水澡后有些粉红的皮肤,三枝明那庆幸自己拿出的是这套衣服。

        啊,说起来叶本来就是高中生来着?三枝明那努力赶跑满脑子的叶好可爱的念头,把坐在桌子上的小黑猫往叶面前轻轻推了推,“这么多天了还没给它取名字,要不你给它取一个?”

        “叫Loto好不好?”

        “Loto?”

         “写起来和‘叶’很像……”

         “诶——那就这么决定吧!” 
















        叶把头发差不多吹干之后,坐到三枝明那旁边的高脚凳上,“衣服下次来会洗干净还给你的,谢啦。”

        三枝明那摆摆手,“这是我高中买大了一码的校服,从来没穿过也不会再穿了,就直接给你吧。”他顿了顿,小小声地说,“而且……叶穿这个很可爱……”

        “嗯?声音太小了听不清啊,你说什么?”

        三枝明那感觉面部温度急速上升,他拿过一份菜单递给叶 ,“我什么都没说!你看看想点什么,菜单上的我都会做,今天下午免单!”

        叶看了看菜单,只点了一杯葡萄味苏打汽水。

        “吃的不要吗?”

        “不用啦,谢谢,我不饿。”

        三枝明那接回菜单走到桌子对面的吧台,熟练地拿出材料,“要冰的吗?”

        “常温就可以啦。”

        “呜哇!”三枝明那在拿吸管的时候,不小心摸到了躲在吧台旁边收银机后面睡觉的一只橘猫,吓了一跳。这只大橘猫也被三枝明那吵醒,瞪了他一眼,跳下收银机的桌子,看到了吧台对面桌子旁坐着的叶。

        大橘猫快步走到叶脚边,跳上高脚凳又跳上桌子,要把脑袋往叶手心蹭。

        三枝明那用苏打汽水的杯子隔开了大橘猫的脑袋和叶的手。

        “抱歉啊,玉子烧一看到帅哥就走不动路。”

        “它叫玉子烧?”叶笑着把杯子移到自己面前,悄悄和橘猫保持距离。

        “暗那的取名方式是真的……楼上还有它哥哥蛋包饭和妹妹厚蛋烧……”三枝明那扶额,“就这一窝橘猫是他起的名字,其他猫都是我和店里的客人取的,不然可能还有天妇罗炸猪排等等等名字出现……”

        玉子烧又瞪了三枝明那一眼,踱着步子回去接着睡觉。

        “诶?它似乎不太喜欢你?”

        “不止玉子烧,店里脾气不是特别特别好的猫都不待见我,不管公猫母猫。”三枝明那悲伤了一秒钟便转移了话题,“不过叶看起来很受猫咪欢迎啊。”

        “可能吧。”叶咬着吸管,盯着三枝明那的红挑染和脖颈旁的白挑染看,“你和你哥哥的挑染蛮酷的。”

        “一开始是因为我和暗那长得像,为了好认,衣服的颜色也会穿相反的。后来发现我们两个性格完全相反,但是也没再改回来。”三枝明那逗着窗台上小猫窝里的一只大白猫,红挑染随着手的动作微微晃动。

        大白猫被他逗烦了,又要去接近叶,被三枝明那抱起来放到了地上。

         “叶真的好受猫咪欢迎……”三枝明那的语气中带着羡慕。这只大白猫算店里很挑客人的了,摸是管够摸,但基本不会主动接近客人。

        叶喝掉了最后一口葡萄苏打汽水,打了个小小的嗝。

        “明那这里有游戏玩吗?”

        “啊,暗那的vr设备似乎出了点故障,电脑里面也没有几个游戏。叶想玩游戏吗?”

        叶趴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有点想玩。没有就算啦。不过下次我可以带vr设备一起来玩吗?我正好之前买了个双人游戏,一直没找到人玩。”

        他偏过头看了看墙上的猫爪时钟,“啊,已经五点啦,那我今天就先回去可以吗?”

        “那我送送你吧?”三枝明那说着就要站起身。

        “我家也不是很远,不用啦。”叶走出猫咖,走上回家的路。

        今天的火烧云是粉红色的,很好看。叶抬头看了很久,继续往家走。

        身上有三枝明那常用的洗衣粉和香波的味道。叶举起袖子闻了闻,又不好意思地放下。

  

        闻起来……像什么呢……

        叶想了一会儿,没回忆起这个熟悉的味道到底是什么。

        嘛。总会想起来的。













其实是因为暂时没想到什么味道最合适(悲)

就这点流水账我还是分两天敲的就离谱 就这 就这 就这 就这

本来还有的脑洞想一起敲出来因为时间来不及甚至已经失去了码出来的欲望(悲)

猫毛(垃圾中转
这个我要单独发∠( ᐛ 」∠)...

这个我要单独发∠( ᐛ 」∠)_

三枝勃艮第

这个我要单独发∠( ᐛ 」∠)_

三枝勃艮第

猫毛(垃圾中转

搞了些狗狗的表情包

(扣明那的脸真的是一种享受,把明那不说话的俊脸放的老大然后自己把脸贴手机上哈嘶哈嘶

搞了些狗狗的表情包

(扣明那的脸真的是一种享受,把明那不说话的俊脸放的老大然后自己把脸贴手机上哈嘶哈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