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三森铃子

55291浏览    877参与
被被被被被

  大家都好耀眼好可爱🥹🥹,可惜teru没有到场九缺一啊啊啊

  以及就唱了两首歌也太短了吧,没反应过来就退场了我diu🤯🤯

  大家都好耀眼好可爱🥹🥹,可惜teru没有到场九缺一啊啊啊

  以及就唱了两首歌也太短了吧,没反应过来就退场了我diu🤯🤯

lemon

[楠条]但我爱你

   [番外篇1  Mimorin和派酱]

  “和派酱的初见是这学期开学时了。”三森低头看着礼帽说,“老实说。我俩第一次见面时。。。。。” 

  那还是三森来常乃木女子中学取报道相关的那天。“今天就是高中生了,以后就要有更繁杂的学业了。”三森想着,拿着书和校服先去了一趟自己的班级。班里一个人都没有,三森便找一个位置坐下。她打开手机,想休息一下。

   “呼,累死我了。”一个个子略高,留着双马尾的女孩进了班级。“你是。。。三森铃子同学对吧?”女孩问。“嗯,我是。您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徳井青空。跟你是一个班级的,以后我们就是同学啦!多......

   [番外篇1  Mimorin和派酱]

  “和派酱的初见是这学期开学时了。”三森低头看着礼帽说,“老实说。我俩第一次见面时。。。。。” 

  那还是三森来常乃木女子中学取报道相关的那天。“今天就是高中生了,以后就要有更繁杂的学业了。”三森想着,拿着书和校服先去了一趟自己的班级。班里一个人都没有,三森便找一个位置坐下。她打开手机,想休息一下。

   “呼,累死我了。”一个个子略高,留着双马尾的女孩进了班级。“你是。。。三森铃子同学对吧?”女孩问。“嗯,我是。您是?”“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徳井青空。跟你是一个班级的,以后我们就是同学啦!多多关照哦!”徳井把手伸到三森面前。“你好,你好。你以后叫我Mimorin就行。”三森握着徳井的手说。“你叫我sora吧,她们都这么叫我。”“好的,sora。”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班级群里发了每个同学的照片和名字啊。你没看到吗?”徳井问。“啊嘞?”三森急忙点开line查看了一下,“哦看到了。刚才没注意啊哈哈。”“那咱俩加个好友吧。”“嗯。”

  “sora,你在这儿啊。”一个留着披肩发的女孩子进了二人的班级。“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学校的。。。”“多嘴,sora。我叫Pile,sora你跟我出来一趟,妈妈让你跟我去干活。”“我不想干。。。”“快点!”“我,我知道了。明天见,Mimorin。”说完,徳井就跑了出去。留下了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三森。

    三森拿着东西往家走着,今天父母去奶奶家了,家离学校又很远,刚想着打辆出租车回家。她注意到一辆非常气派的车,过了一会儿,只见徳井青空和那个留着长头发的少女一块走了出来。“伯母再见。派酱,明天见啊。”“明天见sora。”“再见,徳井同学。”驾驶座上的女人便开车带着那个叫派酱的女孩离开了。

  “呀,Mimorin。”“啊,sora。”“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家了。”“刚才遇到了朋友,也在这里上学。跟她们聊了会儿。”“这样啊,不错不错。我的朋友们都跟我不在一个学校,也只有派酱跟我是一个学校了。”“那个派酱,看起来。。。”“啊,抱歉,她刚才有些不开心,所以态度不太好。”“啊没事,我没在意。”

  “正好我爸爸要开车接我回家,你也坐我爸爸的车让他送你回去好了。”“啊,不用太麻烦了。。。我正好。。。”三森刚想推脱,却被空丸(还是写空丸看着顺眼)直接握住了手。“一块走嘛,我想跟你聊天。”空丸开始卖萌。“啊呀,别卖萌啦,我坐就是啦。好了好了,我受不了了。”三森苦笑着说。“嘿嘿,谢谢你啦。”

  第二天,三森就看到sora和Pile一块在聊着什么,只听旁边的女生小声说:“知道吗?那个叫Pile的,据说是理事长的女儿耶。”“是嘛?”“那个双马尾徳井青空据说家里是做石油生意的。”“都是大小姐级别的,难怪会呆在一起。”“就是,有钱人家的女孩子跟咱们本来也不一样。”三森倒是没奇怪,毕竟自己家里父母也是大公司的董事长,别人的家庭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但没想到pile同学竟然是理事长的女儿。

  第一天就是三森留下来值日,同学们都走了,只有空丸没走。“我陪你值日吧,不过我值日那天你得陪我。”空丸拿着拖布说。“没问题,我倒要谢谢你陪我呢。”“喂,sora。你不走在干什么啊?”pile进来了,拖着懒洋洋的声音说着。“我不是说了陪Mimorin值日了嘛。”“。。。。。”只见plie盯着Mimorin看了起来。“啊,pile酱我。。。”(沃日,刚才我怎么就这么叫人家了,我和她还不熟啊。)三森急忙背靠向pile,背部已经是一身冷汗了。“我说sora怎么第一眼就和你交上朋友了,你还蛮可爱的嘛。哈哈哈哈。”三森回头,看到坐在桌子上的pile笑了起来。“那个,麻烦不要坐在桌子上,这样做不文雅,而且还很危险。”“我怎么做跟你没关系吧?”pile从桌子上跳下来,看着三森问。“我只是善意提醒你,你不至于这样吧。”“你不怕我吗?”“我有什么要怕的。”半响,两个人谁也没在说话。拿着拖布回来的空丸早在教室的门旁听半天了,生怕派酱的脾气刚才要发火,但没想到派酱竟然没有抓住三森打她。“哈喽,你俩看起来蛮愉快的。”空丸无奈的打着圆场。“完事了吗?sora?”派酱看着空丸问。“已经完事了。”“走吧,今晚咱俩要一块学习的吧。”“嗯。那我先走了,Mimorin。”“明天见,sora。”三森忽然觉得Pile也没那么难相处,但又觉得这孩子脾气不太好。

  “学校的社团怎么没有侦探社呢?”三森盯着社团纳新的公告。三森很喜欢侦探那种探案的感觉,想着高中的社团至少会有类似的社团,然而没有,这让她很难受。“不如,我去跟学生会长提一下好了,正好班里也有喜欢侦探的同学。”三森和几个同学商量了一下,就一块去会长办公室去问了。

  “侦探社这种社团不可能给你们批下去的。”“为什么啊?好歹告诉我们原因吧!”三森按住桌子问。“女校搞侦探社?你们开什么玩笑。”“我们。。。”“停。”旁边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派酱。”会长急忙起身,把凳子让给派酱。派酱走进办公室,三森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不会听半天了吧?”“听我说,侦探社这个怎么就不可以搞呢?”“派酱,女校搞侦探社这种,怕是很奇怪吧?”“有什么好奇怪的?女孩子就不能喜欢侦探了吗?”“这种社团怎么都跟学习没关系吧。”“回家部跟学习也没关系吧?母亲也说社团活动是可以增进兴趣的。”随后派酱看向三森:“Mimorin,我批准了。过会儿我会跟母亲说的。不过,你们要保证不能耽误学习成绩,不然这个社团还是要被驳回的。”“谢谢派。。。”三森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了。“叫我派酱就行,不必那么拘谨。”“谢谢派酱。”说完三森就和同学离开了。

  “你们两个以前认识吗?”一个女孩问。“不认识。”“她叫你Mimorin,我还以为你俩以前就认识了。”“对啊,她刚才叫我的是。。。”

   “不过那之后,说着说着就熟悉了。”三森看着天空。“派酱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子,有时候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她其实很好交流的。”“这样啊。还真是有趣的经历。”彩彩拿着水瓶说。“怎么可能会有不可爱的女孩子呢。”三森小声说着。

被被被被被

  p1-6 出自舞台剧#2nd 游戏环节,这眼罩我爆笑🤣🤣

  p9 摆了好久pose结果发现是在录视频的两人😂😂

  p10 什么既视感我已经不想再说了,总之很卡瓦😆

  p1-6 出自舞台剧#2nd 游戏环节,这眼罩我爆笑🤣🤣

  p9 摆了好久pose结果发现是在录视频的两人😂😂

  p10 什么既视感我已经不想再说了,总之很卡瓦😆

被被被被被

  又一个笑不活的长颈鹿诞生了🤣🤣

  p1-3 《这玩意儿可以站起来的哦》

  p4-5 《五等分的魔球》

  p6 非洲斗士萌P

  p7 颜艺战神森森森

  又一个笑不活的长颈鹿诞生了🤣🤣

  p1-3 《这玩意儿可以站起来的哦》

  p4-5 《五等分的魔球》

  p6 非洲斗士萌P

  p7 颜艺战神森森森

被被被被被

  心血来潮搞了九九组各位的表情包,边理边笑🤣🤣

  顺便祝各位长颈鹿中秋节快乐🥮🥮

  心血来潮搞了九九组各位的表情包,边理边笑🤣🤣

  顺便祝各位长颈鹿中秋节快乐🥮🥮

被被被被被

       p1-p5 非常想出演恋之魔球的mahone,以及请愿和她一起幕下出演的森森森,两人也太可爱了🤣🤣

  p6-7 最后的大家都泪目了,抱着森森森眼泪止不住的样子😭😭九九组都是小天使吧

       p1-p5 非常想出演恋之魔球的mahone,以及请愿和她一起幕下出演的森森森,两人也太可爱了🤣🤣

  p6-7 最后的大家都泪目了,抱着森森森眼泪止不住的样子😭😭九九组都是小天使吧

被被被被被

  我真是太喜欢少歌舞台剧辣

  p1 迷人的aiai smile

  p2-3 在印度revue里逐渐失智的纯纯🤣🤣

  p4 maya+nana,愿称之为最强组合🤙🤙

  p5 真昼女士可爱捏😇😇

  p6 有左轮说话就是硬气嗷(露&惠:???

  p7 真昼吃惊.jpg

  p8 恋光夫妻双打晶哥哥(正义的二打一🤣🤣

  p9 步梦跳即视感🤗🤗

  我真是太喜欢少歌舞台剧辣

  p1 迷人的aiai smile

  p2-3 在印度revue里逐渐失智的纯纯🤣🤣

  p4 maya+nana,愿称之为最强组合🤙🤙

  p5 真昼女士可爱捏😇😇

  p6 有左轮说话就是硬气嗷(露&惠:???

  p7 真昼吃惊.jpg

  p8 恋光夫妻双打晶哥哥(正义的二打一🤣🤣

  p9 步梦跳即视感🤗🤗

遥远时空中

这里出剩余的男女日本声优切页。由于之前已经出了一部分,目前只剩余列表里的声优还有余量了。

以单人set的形式出,单人切页不拆卖。

价格为1张1元(一张包括杂志正反两面)

若附带生写或海报,均为赠送品,不计入价格。

切页已经分好,日常保存在文件夹中,完整无瑕疵。

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私信,交易可走咸鱼。


这里出剩余的男女日本声优切页。由于之前已经出了一部分,目前只剩余列表里的声优还有余量了。

以单人set的形式出,单人切页不拆卖。

价格为1张1元(一张包括杂志正反两面)

若附带生写或海报,均为赠送品,不计入价格。

切页已经分好,日常保存在文件夹中,完整无瑕疵。

感兴趣的小伙伴欢迎私信,交易可走咸鱼。


manaka哒

为中之人操碎了心

  三森铃子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身体酸痛得不像自己的,手脚软绵绵的。呼出的气息烫得不行,却还是浑身发冷地往被子里缩。


  糟糕,这绝对是生病了吧。


  总而言之先向事务所请假吧。得到了事务所“请务必去看医生,然后好好休息”的回复以后,三森铃子一头栽进被窝里。


  迷迷糊糊地念叨着“看医生什么的等我起得来以后再说吧”。


  说起来,今天是3月15号啊…


  是海未的生日。


  三森铃子拿起手机,在推特上发了祝园田海未生日快乐的推文,嘟囔了一句......

  三森铃子睁开眼,伸了个懒腰,身体酸痛得不像自己的,手脚软绵绵的。呼出的气息烫得不行,却还是浑身发冷地往被子里缩。


  糟糕,这绝对是生病了吧。


  总而言之先向事务所请假吧。得到了事务所“请务必去看医生,然后好好休息”的回复以后,三森铃子一头栽进被窝里。


  迷迷糊糊地念叨着“看医生什么的等我起得来以后再说吧”。


  说起来,今天是3月15号啊…


  是海未的生日。


  三森铃子拿起手机,在推特上发了祝园田海未生日快乐的推文,嘟囔了一句“海未ちゃん生日快乐,今天抱歉了…”,之后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已经过了中午了,三森铃子坐起身,恍惚地看着从自己额头上掉下来的湿毛巾。


  约莫两分钟后,她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谁给自己放的湿毛巾?!


  “终于醒了吗?”


  听到声音,三森铃子才想起抬头往旁边看。


  ……


  靠…!


  次元壁破了?!


  发个烧而已…不至于吧!


  三森铃子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眼前的身影丝毫没有要消失的意思。


  “海未ちゃん…?”


  “是我,我还以为すずこ把我忘了呢。”


  “怎么可能会忘。”三森铃子小声嘟囔着。


  是的,活的园田海未就这样出现在了三森铃子眼前。


  园田海未端来一碗粥,让三森铃子趁热喝。


  “欸…海未ちゃん怎么会来这里?”


  “因为すずこ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温柔的话语里掺着或多或少的责备。


  “哎呀~人总会有那么几次生病的时候啦。”


  “请不要不放在心上!身体是最重要的,没有好的身体,就没有办法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园田海未板起脸。


  啊…被17岁的女高中生说教了。


  用的还是自己的声音。


  “海未ちゃん,粥没有放盐哦?”三森铃子喝了一口,察觉到不对劲。


  “欸?好像真的没放…对不起…!”园田海未有些不好意思,夺过三森铃子手中的粥,立刻就要去调味,被三森铃子拉住了。


  “没关系哦,生病了吃清淡一点是对的。”


  “海未ちゃん意外的也有冒失的时候啊。”三森铃子打着趣,看着园田海未慢慢红了脸,眼底满是笑意。


  三森铃子只喝了半碗粥,虽然为了安慰园田海未,说了什么“吃清淡一点”,但是果然还是太过于寡淡了。


  “すずこ最近很辛苦吧?”


  “嗯…还好啦,因为是喜欢的事情,所以OK。”


  园田海未看着眼前的人,面容憔悴,但是笑容却十分真诚。真的很热爱工作啊,三森小姐。


  “海未ちゃん呢?自从那天以后,大家怎么样了?”


  那天啊…2016.4.01


  “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穗乃果作为学生会长的也逐渐走上正轨了,我和小鸟已经不需要那么担心了。”


  “花阳作为部长,一直好好经营着学院偶像研究部,非常上心。”


  “绘里她们偶尔也会回来看看。”


  “凛的成绩在真姬的辅导下一直在提升。”


  “我们已经没有再练习舞蹈和唱歌了,大家聚在一起也只是聊聊天,一起吃便当,关系还是很好。”


  是啊,已经不用再练了。


  穗乃果她们的μ's在三年生们毕业后就解散了。


  三森铃子靠在床头,静静听着园田海未讲着她们的故事。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化作一阵清风,抚平了心中的不安,不知不觉间弯了嘴角。


  园田海未讲了很久,忽然顿了顿,


  “すずこ,我也想听听…这个世界的大家的事。”


  只可惜三森铃子已经困顿得睁不开眼了,含糊不清地嘟囔了几句话,园田海未听不清楚。


  看着三森铃子脑袋一歪就睡着了,园田海未无奈地笑笑,扶着她躺好,帮她盖好被子。


  “我很想念你,海未ちゃん…”


  这是园田海未唯一听清楚的一句话,非常非常清楚。


  园田海未忽地感到眼角有些酸涩。


  “我也是。”


  “我也该走了,请保重身体,すずこ。”


  三森铃子睁开眼时,已经是傍晚了。


  她醒了醒神,身体已经不难受了,只是有些恍惚。


  真是做了个不得了的梦啊,居然还在梦里被她说教。她即使在梦中,也是个认真又温柔的孩子呢。


  “好饿——”


  三森铃子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确实已经没有大碍了。她这才看到床头桌上还放着小半碗粥,她愣了愣,端起了那半碗粥。


  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啊…果然还是好淡啊,海未ちゃん…”


  她轻轻笑出声来,仿佛能看到那个蓝发少女因为这句话而羞红的脸。


  “下次要记得放盐啊。”

——————————————————

*开学前摸个鱼


Janice Lam

穿越?!(20)

在經過一場大戰後的絕望和恐懼正坐在一棟大廈的天台上休息,恐懼休憩地躺在地上,看着被雲層遮蓋、只透出一點月光的月亮


「喂…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絕望掃了眼恐懼,然後接着回頭去看人來人往的街道,「會有人來接應我們的」


「哼哼~讓我猜一下是誰吧~懦弱?還是憤怒~?」


「居然猜不到是我,真是讓人傷心啊~」


「啊啦~原來是妒忌~」


妒忌坐在欄杆上,跟恐懼有說有笑時,絕望突然插話道「東西呢?」


妒忌看着一心只想完成任務的絕望,頓時玩心大發,妒忌拿出口袋中的手環,那正是絕望需要的,妒忌跳下欄杆,一步步向絕望逼近,絕望也一步步向後退


恐懼見此情景,把倒在附近的......

在經過一場大戰後的絕望和恐懼正坐在一棟大廈的天台上休息,恐懼休憩地躺在地上,看着被雲層遮蓋、只透出一點月光的月亮


「喂…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絕望掃了眼恐懼,然後接着回頭去看人來人往的街道,「會有人來接應我們的」


「哼哼~讓我猜一下是誰吧~懦弱?還是憤怒~?」


「居然猜不到是我,真是讓人傷心啊~」


「啊啦~原來是妒忌~」


妒忌坐在欄杆上,跟恐懼有說有笑時,絕望突然插話道「東西呢?」


妒忌看着一心只想完成任務的絕望,頓時玩心大發,妒忌拿出口袋中的手環,那正是絕望需要的,妒忌跳下欄杆,一步步向絕望逼近,絕望也一步步向後退


恐懼見此情景,把倒在附近的一個空瓶子悄悄地傳送到絕望腳下,可想而知,絕望向後跌去,妒忌很無辜地被絕望拉着,兩人一同掉在了地上,恐懼則在一旁露出小惡魔的笑容


「兩位很恩愛呢~」


「恐懼!」絕望怒視着恐懼


「疼死了……」妒忌摸了摸撞到的腦袋


絕望撿起掉在一旁的手環,「這就能得知所有目標的位置了……」


「對了,我給你找了兩個幫手,好好利用吧~」妒忌拍了下絕望的頭後就消失走了


「還是跟往常一樣…看不清她啊……」


絕望一邊用食指轉着手環,一邊自言自語地說道,恐懼站在一旁,聽到了絕望的話,恐懼思考片刻後就走上前去,坐在絕望身邊


「你幹嘛笑得那麼噁心…?」


「嘻嘻~我們的小木頭難道對妒忌產生了一些感情~?」恐懼強調"一些"這個詞


「哈?!你在胡說什麼?」


「嘖嘖嘖~喜歡她就直說啊~反正也不止你一個有喜歡的人」

「?」絕望疑惑地看着恐懼


「呃…你不知道?」


「我知道你和憤怒是情侶,但是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我也沒興趣知道,好了,快點完成任務就回去吧」


絕望從地上站起,打開手環確認了聖翔眾人的位置後就離開天台了,恐懼也跟着絕望走,她一邊走一邊嘟囔着


「她不會真的沒注意到吧……?不對啊…怠惰看色慾的眼神還不夠明顯嗎…………等等!色慾好像也對那個人類有好感啊……」


「……唔………憂傷和懦弱以前也是……但是她們現在卻見不了面啊!這該死的異地戀!不對、她們有交往過嗎?呃……想不起…………」


絕望回頭看到獨自一人發瘋的恐懼,她想憤怒想瘋了?


「你還走不走?」


「哦哦、來了來了!」


恐懼跑到絕望身旁問道「你有什麼計劃嗎?單靠我們大概率是無法打敗她們的」


「妒忌不是說給我們找了兩位幫手嗎,當然要好好利用一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哦!她醒了~」


teru一睜開就看到所有人都圍繞着自己,一如既往吊兒郎當的怠惰戳了一下teru的臉


「這裏是……?」


「三森桑的家啊~看來精神還行」怠惰為teru診斷了精神狀態


「暫時沒有任何被入侵的痕跡,大家可以放心了」


「以防萬一,還是給所有人設個保護的術式吧」色慾提議道


「我來幫忙」


憂傷走上前讓中之人和聖翔成員分成兩批,前者交給了色慾,後者由自己來,聖翔成員看着身上的小傷口正在快速地癒合


「真厲害,傷口都消失了」純那感嘆道


「嗯,真的很驚人」真矢附和道


「Merci!這樣就不怕留傷疤了」


「接下來就是你了,生田輝」


憂傷轉身盯着teru說道,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teru身上,teru看了ayasa一眼,遲遲沒有開口


「伊藤桑,能請你到房間裏回避一下嗎?」


「好的,我明白了」


等到ayasa關上房門後,怠惰抬手在門外放了個術式,「放心吧,只是讓伊藤桑聽不到房間外的聲音而已~再加上…你也不想讓她聽到吧?生田桑」


「嗯……謝謝你…」


「teru…到底發生什麼了?你到底做了什麼交易?」


maho迫切地問着teru,所有人都在等待答案,在長久的沉默後,teru長嘆了一口氣並開口說道


「之前有次ayasa不是在一個小公園找到我的嗎,就在那一天我遇見了絕望……」


「記得那天我準備出門上班,在開門的一瞬間我的身體不能動了,然後眼前一黑,當意識恢復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悶熱的地方,身體仍然不能動,而絕望正站在我面前……她問我要不要做個交易,她給我想要的,我給予她情報」


「情報?你是怎樣跟絕望聯絡上………不對…難道!?」banana驚恐地看着teru


「你簡直是一個行走的監視器和竊聽器啊~」雖然怠惰還是用着戲謔的語氣說話,但眼神卻冷漠地看着teru


「teru醬……」


momoyo走上前抱住一直低下頭不敢看向眾人的teru,「沒事了…沒事了……」


「抱歉……抱…抱歉……」


「催眠」


「怠惰…你這是……?」


「只要她一直清醒,絕望就能收集到更多情報,先讓生田桑睡會吧」


teru昏倒在momoyo的懷裏,momoyo輕輕地把teru放到沙發上,色慾將房間中的ayasa放了出來


「伊藤桑,既然她已經做出她的選擇,我想……現在應該到你了」


ayasa並沒有回應憂傷的話,她只是握緊自己的拳頭,香子和双叶明顯看到了,她們互相給對方一個眼神後就把所有人都叫到身邊


双叶先開聲說道「之前星見也說了希望大家能坦誠相對,所以我想各位中之人能說出你們的煩惱,這也是為所有人好,現在我們有三位情感作為同伴,可以說是戰力大增,還有三顆水晶的線索,情報也不算少,但關鍵是……」


「關鍵是你們是否能堅定」香子補充道


「嗯,現在可以確定大部分情感的目標都是九九組的各位,所以希望你們把煩惱說出來」


「不要再埋藏在心裏了,我們都不想再有人被抓走……」真晝也勸說道,momoyo看她的樣子就知道真晝又想起華戀和小光了


「不是挺好嗎?來一場坦白局,我們就不參與了,水晶的線索就交給我們吧」


說完,色慾就把怠惰和憂傷拉走了,見情感三人組走開了,日向故意清了清嗓子


「那麼,就由我來開始吧」


日向把自己從以前跟風間認識的過程,到遇見萌p,然後喜歡上她,還有現在的感受都說了出來,順帶一提,日向一邊說的時候,萌p的變臉表演很精彩


「哦~萌p你是不是應該有點表示啊~?」maho起哄地說道


「呃、我…我……(////)」


「我、我也喜歡你!日向!(////)」


「那以後多多指教了,萌香」


「對了…你家裏那邊……?」


「放心,我會去跟他們說的,何況……有你在我怕什麼!對吧!」日向十指緊扣着萌p,並把頭挨近蹭了蹭,萌p臉已紅


「咳咳!接下來輪到我了」momoyo打斷了某對在撒狗糧的情侶


「以前我曾被kanon告白過,但是已經拒絕,現在我只想把haru醬救回來,然後告訴她…我喜歡她……」


「當然,還要把華戀和小光救回來,最後送你們回去……」momoyo溫柔地摸了下真晝的頭


「那我也來說說吧……」


「誒?omimo你…………」


「我不可以有煩惱嗎?」


「我們以為mimo桑會最後才說……」


「其實我曾經喜歡過haru醬……不過她喜歡的人不是我,而是moyo醬你哦~所以我現在只是想救出haru醬、華戀還有小光而已」


「接下來交給ayasa你說好嗎?」mimori看向ayasa說道


「嗯……」


見到ayasa依然猶豫不決的樣子,香子便開口說道「妾身相信妾身的中之人是不會逃避的」


「我……我喜歡teru,但…我沒勇氣回應她,未來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我……」


ayasa咬緊了下唇,真矢見此就打圓場說道「看來有時候一顆愛對方的心會成為兩人相愛理由啊……」


「伊藤桑,我明白你的難處,但是一直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克洛突然打斷道「我就沒那麼多考慮了,愛就愛,不愛就是不愛,未來的事情就讓未來的我去煩惱吧!」


「更何況未來的逆境不一定由你一人去面對,還有生田桑,我相信她一定會是你最強大的後盾,一個未來兩個人去面對,想像一下,是不是沒那麼可怕了」


克洛說完給真矢使了個眼色,真矢淡定地看了克洛一眼後立即接着說道「未來的確有很多變數,但不是所有結果都趨向壞結局,說不定是好的呢,試着勇敢踏出一步吧,不嘗試過就永遠不可能知道未來的結局了……」


「我知道了,我會嘗試的……嘗試踏出往未來的一步…」


"te醬……等你醒來後我就會給你回應的…未來……你願意和我一起去面對嗎……?"


「這可真是good ending喲~!」


「哦!奈奈!你的語氣好像華戀啊!」


「真的好像啊…」


「那我們要把本尊抓回來,讓她給我們說一次聽聽才行了」真矢戲謔地說道


「接下來到aiai桑如何?」


「啊?!哦好!」


aiai抓緊了衣服的下擺,「那個……最近…kdhr跟我……表白了………」


「哈!?」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續)

落木
我一整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整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谁在双厨狂喜 是我呀 是我呀

我一整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谁在双厨狂喜 是我呀 是我呀

zwq0016
生日礼物:海胆一份

生日礼物:海胆一份

生日礼物:海胆一份

阿文アブン
森森森生日快乐🎂

森森森生日快乐🎂

森森森生日快乐🎂

ハクノン
森要当妈妈了!恭喜!!!

森要当妈妈了!恭喜!!!

森要当妈妈了!恭喜!!!

NoKi爱恰糖(戒糖中
三森啊恭喜你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三森啊恭喜你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三森的人生圆满了啊呜呜呜呜呜😭😭😭😭😭😭真的好替三森开心啊呜呜呜呜(一个小时了还没冷静下来)

三森啊恭喜你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三森的人生圆满了啊呜呜呜呜呜😭😭😭😭😭😭真的好替三森开心啊呜呜呜呜(一个小时了还没冷静下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