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毛缟斑

43930浏览    528参与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キクラゲ(@unitako___)

地址:主页直通 

『夏目:我受够了』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キクラゲ(@unitako___)

地址:主页直通 

『夏目:我受够了』

RO0T_不想再腹泻了
画了老婆的推,俺是俺老婆永远的...

画了老婆的推,俺是俺老婆永远的画便器

画了老婆的推,俺是俺老婆永远的画便器

热心市民

目前全部跟妈妈有关的四格

来自微博EnsembleStars

目前全部跟妈妈有关的四格

来自微博EnsembleStars

芸早soda

约定

《约定》说是斑杏,其实是杏斑

指望斑A上去感觉有点难,还是让小杏来吧。根据个人剧情改编,因为看了最新集宝石商人而发疯写的,ooc属于我。


斑在ES大楼闲逛,反正回宿舍去也无事可做,四处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吧。必须让自己忙起来啊。

和父母冷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真是怀念以前以『MaM』的名义工作的日子,每当心情烦闷的时候就会满世界的唱歌跳舞。虽然以前没有细想过,这些都是依赖父母关系才有的福利啊。如今别说出国了,连以组合的名义工作都很难找到,只能接一些谁都能做的事。无聊是会杀死人的。必须要让自己忙起来啊。

今天的工作只有访谈节目,明天也是惯例的体育节目,事务所也是努力让自己保持曝光率了啊,...

《约定》说是斑杏,其实是杏斑

指望斑A上去感觉有点难,还是让小杏来吧。根据个人剧情改编,因为看了最新集宝石商人而发疯写的,ooc属于我。


斑在ES大楼闲逛,反正回宿舍去也无事可做,四处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吧。必须让自己忙起来啊。

和父母冷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真是怀念以前以『MaM』的名义工作的日子,每当心情烦闷的时候就会满世界的唱歌跳舞。虽然以前没有细想过,这些都是依赖父母关系才有的福利啊。如今别说出国了,连以组合的名义工作都很难找到,只能接一些谁都能做的事。无聊是会杀死人的。必须要让自己忙起来啊。

今天的工作只有访谈节目,明天也是惯例的体育节目,事务所也是努力让自己保持曝光率了啊,好想在灯光下舞蹈啊,以前有这么无聊吗?整个事务所的范围逛遍了,也没遇到什么能帮忙的事。

“毕竟已经算是晚上了啊”斑自言自语的坏习惯又来了,“先回去痛痛快快地夜跑吧♪”

斑正准备按下电梯关门按钮,看到一摸熟悉的颜色,一边按住开门的按钮,一边挥舞着呼唤这令人欣喜的名字“杏桑,晚上好啊啊啊,真是奇遇啊,一起坐电梯下去吗?妈妈帮你按住了哦!”

听到呼喊,小杏飞快地冲了过来,“小声一点啊,三毛缟前辈!”小杏低头喘口气接着说,“前辈,说了好几次了小声一点很羞耻啊,还有在公司要叫我『制作人』啊。”

这孩子还是和一样啊,斑这样想着,“杏桑,现在回去了吗?1楼可以吗?”

三毛缟前辈哪里有点奇怪?“谢谢,刚从前辈事务所出来,和工作人员交接材料已经是最后一项工作了,正好回去了,”其实是为了前辈的事情呢,这段时间比较忙感觉好久没这样独处能在这里遇上小杏也挺开心的,“三毛缟前辈现在回宿舍去?”

“是啊,工作辛苦了,乖孩子乖孩子,让妈妈好好摸摸头~”

小杏后退半步躲开了,“真是的,三毛缟前辈才不是我的妈妈呢……”

没想到小杏这次会躲开,斑有点诧异,眼底闪过一瞬落寞,这一瞬间刚好被小杏发现了,像是掩盖真心一样,斑立马强硬地揉了揉小杏的头,“有破绽!越是不让我做,我越是要摸摸!哟西哟西~♪”

“前辈,我送你回宿舍吧。”

“什么?谢谢杏桑的心意,送到男子宿舍,真是大胆呢~哈哈大笑,这是玩笑话,请不要用这样的眼神杀死我!”

电梯刚好到了底楼。“走吧,前辈,我也想和你说说话。我父母工作原因会晚些来接我。”

“这样啊,恭敬不如从命,杏桑还没去过星奏馆吧,让我来运送你过去吧!”刚出公司大门,说时迟那时快,没等回答,斑就一个横抱把杏抗了起来,一溜烟没影了。

小杏已经习惯这种运输方式了,以前在学校里就偶尔会被前辈这样运输到目的地,好吧,也不是偶尔。前辈果然哪里怪怪的。

很快,到了目的地——星奏馆。小杏觉得这次有些“晕车”,斑自顾自的介绍起了星奏馆。提到名字中的奏可能是保留了奏汰前辈的名字时,果然前辈是有心事的。从流星队那里了解过一些关于三毛缟前辈的往事,因为小杏一直在留意寻找这个人的过去,有意无意的听闻了那些事。

“不管怎样都好请放我下来,好羞耻啊。”小杏捂着脸。

“哈哈,你真容易害羞啊~刚刚这样像青梅竹马一样肌肤相亲挺好啊。杏桑轻的像羽毛一样,真的有好好吃饭吗?妈妈很担心哦。”说着,还是把小杏稳稳地放下来。

“妈妈还是青梅竹马,到底是哪一边啊?”小杏一边扶着斑一边吐槽。

“哈哈,真难抉择啊,我哪一边都不想放弃啊。也不是制作人和偶像关系不行,只是这样感觉太疏远了,太让人寂寞了啊。电梯里的时候你就让我叫你制作人吧,虽然英智桑是这么要求的,但我才不干,杏桑就是杏桑,永远都是我可爱的青梅竹马宝贝女儿啊哈哈哈~”

斑看上去心情似乎好转了一些,不过,又是这套说辞啊。小杏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斑误会了这份不满,笑话小杏像个孩子一样,让小杏不必担心,自己即使不是青梅竹马的哥哥也会这样照顾小杏。

小杏的倾听似乎有种魔力,斑说着说着把自己和父母吵架和目前的状况一股脑儿地吐露出来,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连忙让小杏不要担心这些。

小杏有些恼了,趁着斑不停的说着没关系不用担心的时候,双手抓住了他的衣袖,紧紧的。双方都愣了一下。

“杏桑?”

“别说话!”小杏下定决心似的猛抬头,三毛缟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住了,“斑前辈,别说这种和我没关系的话!”

突然被喊了名字的斑有些猝不及防,什么奇怪的感觉蹭的爬了上来。

“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有多喜欢你,我现在就有多生气!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呢?为什么在斑前辈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把我当作外人一样?请不要说这种感觉自己要消失的话,也请依靠我啊前辈!你一直帮助我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制作人,事到如今还不能信赖我吗?”小杏盯着那双被这份告白惊住的绿色双眸,坚定不移。

“杏……杏桑?”绿色的眼眸经不住这份赤诚,别开了视线,斑掩饰地挠挠后脑勺不敢再去看那双眼睛,“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事是无法找人商量的。”

“我真想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但是在我被诸多策划绊住,觉得无能为力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说的?斑前辈,你打算像这样一个人抗起全部吗?”

“……”

“但我还是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事,请不要再一个人抗了!明明之前还一直让我承认是你的『搭档』,还说不管多少次都会这样请求,你不会是在对我说谎吧?请依赖我这个制作人吧,就像你要求我依赖你一样,我们这样约定好了,好吗?”

斑最怕的就是那句反问,有些过激反应地接话,“那不是——!……我知道了。真是敌不过你啊……那,不是妈妈也不是青梅竹马的哥哥,作为三毛缟斑,我和杏桑约定,互相信赖彼此。可以了吗?”斑躲闪的视线尽力的稳固在小杏的身上。

小杏牵起斑的右手,小指勾住斑的小指,“拉勾!说谎的人要吞一千针!”

热心市民
是亲友给我画的妈!!!

是亲友给我画的妈!!!

是亲友给我画的妈!!!

xxxxxxxxx

梗源自p2举高高,主线剧情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感觉好有爱///////

巽:那个…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梗源自p2举高高,主线剧情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感觉好有爱///////

巽:那个…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斯诺克本克
自嗨产物,超多bug,衣服自己...

自嗨产物,超多bug,衣服自己随便画的,认真你就输了.jpg

自嗨产物,超多bug,衣服自己随便画的,认真你就输了.jpg

朝日夕景

是斑杏。


「那个……三毛缟さん。」

「怎么了?あんずさん有什么困难吗,可以全部告诉妈妈听哦!」

她小心翼翼、又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

「最近有一件很奇怪的事。」

「嗯嗯!」

「我不知道为什么能听到三毛缟さん的心跳声。」

「……?」

他愣了一下,手托下巴思考起来。

「难道あんずさん觉醒了当医生的能力?」

「不不不,我只能听到你的心跳声。」

「……」

「奇怪,心跳变快了。」

「……あんずさん,虽然很对不起不过妈妈现在要去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就这样,告辞!」

看着他不知为何匆忙跑走的背影,她有些困惑。

&&

过了两天。

「为什么鬼龙前辈在...

是斑杏。



「那个……三毛缟さん。」

「怎么了?あんずさん有什么困难吗,可以全部告诉妈妈听哦!」

她小心翼翼、又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

「最近有一件很奇怪的事。」

「嗯嗯!」

「我不知道为什么能听到三毛缟さん的心跳声。」

「……?」

他愣了一下,手托下巴思考起来。

「难道あんずさん觉醒了当医生的能力?」

「不不不,我只能听到你的心跳声。」

「……」

「奇怪,心跳变快了。」

「……あんずさん,虽然很对不起不过妈妈现在要去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就这样,告辞!」

看着他不知为何匆忙跑走的背影,她有些困惑。

&&

过了两天。

「为什么鬼龙前辈在帮三毛缟さん包扎伤口?」

「哦,小姑娘,你来得正好。这家伙前两天突然跑过来,说是要请教如何让心跳变平稳的方法。还二话不说要和我对战起来,到底怎么了?」

「哈……对不起,大概是我前两天对三毛缟さん说了奇怪的话吧。」

「奇怪的话?……先不说那个,他这个猛冲势头,一点都不像是要让自己的心跳变平稳,反而像是要让自己心脏停止跳动啊。」

「也是。」

她弯下腰,直视他的眼睛。


「三毛缟さん,请不要为了我奇怪的话伤害自己的身体,你的生命是很重要的。」

「……」

「……啊,你的心跳又变快了。」


ps:有空拓展一下这个杏能听到斑的心跳声的梗。

浣花鲤w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キクラゲ(@unitako___)

地址:主页直通 

【授转】【禁二传二改及商用】

作者twi:キクラゲ(@unitako___)

地址:主页直通 

芸早soda

辛苦了,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辛苦了,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芸早soda

看完个人剧情之后他就一直这么坐着了,在我脑海里,现在才抽出时间画出来,加了滤镜试试

看完个人剧情之后他就一直这么坐着了,在我脑海里,现在才抽出时间画出来,加了滤镜试试

江行寄远
梦女预警 是自设和斑妈,大约是...

梦女预警


是自设和斑妈,大约是逛游乐场~

梦女预警


是自设和斑妈,大约是逛游乐场~

轻沤沫

【斑杏】Mendacity

拼团群里抽奖产物,来自@残雨灬成墨 的点文 

至此我把bl,gl和bg 都写过了(可喜可贺 ?

原作向设定,剧情全靠乱奶 

ooc属于我

————————————————————————————


同样的谎言说的多了,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了。

三毛缟斑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临近返礼祭,即使是周末,梦之咲学院里也依旧是热热闹闹的。各个组合的后辈都在努力准备着返礼祭,为了对即将毕业的三年级的前辈们表达感谢和祝福。

但这一切都和单人组合的三毛缟斑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只是坐在三楼教室的窗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忙碌的众人。单人组合自然...

拼团群里抽奖产物,来自@残雨灬成墨 的点文 

至此我把bl,gl和bg 都写过了(可喜可贺 ?

原作向设定,剧情全靠乱奶 

ooc属于我

————————————————————————————


同样的谎言说的多了,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了。

三毛缟斑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临近返礼祭,即使是周末,梦之咲学院里也依旧是热热闹闹的。各个组合的后辈都在努力准备着返礼祭,为了对即将毕业的三年级的前辈们表达感谢和祝福。

但这一切都和单人组合的三毛缟斑没什么关系,所以他也只是坐在三楼教室的窗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忙碌的众人。单人组合自然不会有什么后辈,等到了明年“MaM”这个组合也应该不会存在了吧……

“部长……你有见到羽风前辈吗?”一个身影闯进了教室,像在找人似的四处打量了一番。

“啊啊是你啊!你是说羽风薰?妈妈一直在这里啊,被但是并没有看见他”三毛缟斑依旧坐在窗台上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姿势,来人是和自己同社团的后辈阿多尼斯。

“果然也不在教室里吗?制作人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到处都找不到 ……”阿多尼斯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可惜空空的教室看起来也确实没什么藏人的地方。

“我也没有看到小杏呢~快到返礼祭了,她应该很忙才对。”三毛缟斑有些遗憾地说到。

“说的也是,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说完阿多尼斯又急匆匆地跑走了。

“年轻人还真是精力旺盛啊~”斑在教室里不禁笑出声。

现在小杏在干什么呢?看起来薰那边也进行得挺顺利的样子,不枉他前两天费了那么多口舌。这样他也可以安安心心地毕业了,薰虽然有时有些不靠谱,但本质上并不是坏人,而且他那么喜欢杏,一定也会对她很好……

对,这就是斑自己所设想的结局。

在自己离开这个学院,迎来平淡的结局之后,来年杏还是会在这个学院就读。会有人替他去关心她,会有人替他照顾她,会有人替他去……爱她。

没错,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本来,一切都只是谎言罢了。那么,就让他这个说谎的小丑谢幕好了。让本来不该存在于这个故事中的人消失好了。

但是在他彻底谢幕之前,是不是还可以继续贪恋剩下没有几天的荒唐的梦?


“小杏!这里这里~这里还有空位子哦~快来和妈妈一起坐~”三毛缟斑坐在一个两人的位子上,远远地冲小杏挥手。周一的午休时间,食堂的人多的吓人,杏绕了快一圈也没有找到空位子,才顺势坐到了斑的旁边。

“哈哈哈!就是这样,果然小杏愿意和我一起坐~来举高高!”斑满脸笑容伸出手,做出要抱杏的样子。

“啊,不要胡闹!这里人这么多!!”

不过嘴上说着举高高,斑也没有真的这么做,毕竟这里人这么多他多少还是有分寸。

“啊啊~不闹了,小杏还是先吃饭吧。多多吃饭才能茁壮成长哦~”斑象征性地拍了拍杏的肩才收回刚才伸出的手。

虽然斑这个人有些怪怪的,但总是很照顾她,而且据说他们小时候关系很好,所以杏很放松地享受着她短暂的午餐时光。临近返礼祭各个组合的工作本来就多到令人喘不过气,拜某羽风姓人士所赐周末本来可以工作的时间也被消耗了大半,以至于她手上堆积的工作更多了。

斑来的比杏要早,所以很快便吃完了饭。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看着这个专心和食物做斗争的可爱女孩。周围嘈杂的声音和三三两两路过的人都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这一张小小的圆桌和他们两个人,斑也可以一直一直地看着这个女孩。

让他的眼中只能装得下她。

斑其实很想问问杏,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羽风薰是不是约你出去了?他有没有表白?你们……有没有在一起?

但他问不出口。

斑的心底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逆流的触感逐渐蔓延全身,令人难受。他的身体从生理上排斥他问出脑中的问题,或许是害怕得到肯定的答案,也或许是怕伤害到女孩。

斑从来没有这么不坚定过,包括他鼓励薰去向杏表白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不坚定过。那时他多坦然啊,多么地义正言辞,多么地理所当然,把一切和自己撇地干干净净。

到头来,他竟然自己在这里害怕?

一直到一顿饭快吃完,杏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平时吵吵闹闹的斑竟然格外地安静。而且一个人低着头,脸色也有点吓人。

“你身体不舒服吗?”杏担心地问道。

“啊!没事……”听到杏的声音斑突然晃神回来吓了一跳,“没有不舒服哈哈哈~刚才在想事情哈哈哈~”

“是吗?那就好,我之后还有工作,那么先走啦~”杏收拾好餐具给了斑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很快就走开了。


不过在那之后,斑还是整理好心情亲自去问了薰。

结局好坏与否,他总要亲自去面对才是。

当斑从薰那里得到否定的答案的时候,他心中反而涌现一丝窃喜。

“唉?你说周末?我带着着小杏去约会了。不过最后也没有问出口。明明已经要毕业了还让她面对这样的困境,想想我也说不出口呢~不过也可能是我自己找的借口罢了。总之,在我的高中生活里能够拥有一次‘和小杏约会’这样的经历,我就已经满足了吧~”

斑现在还可以想起羽风薰的一字一句,那些话盘旋在耳边让他的心情也跟随着起起伏伏。

他喜欢小杏,但是他真的喜欢小杏吗?

最一开始只是为了利用,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谎言。但是谎言一旦开了头,就又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弥补他。

他们儿时确实认识不假,但是并没有他平时所说的那么熟,因此杏对他毫无印象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所谓的儿时玩伴只是他一手编织的谎言,但是这样的谎话说久了,连他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他仿佛拥有了那段虚假的记忆,小时候他们是多么的熟络,长大后又在学院里重逢。一切是那么地水到渠成,从幼时开始萌芽的小小的喜欢在长大后生根发芽。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的话。


很快就到了返礼祭当天。斑第一次觉得热闹的祭典与自己无关,三年生在享受着学校里最后的舞台,路过的几个一年生眼角还挂着泪水。

但是一切的热闹和悲伤都和他无关,今天,他充其量只是个观众。

今天结束后,他就要离开这所学院,在这出滑稽的戏剧里无声谢幕。

但是偏偏有人要打破这乏味的结局。

“三毛缟前辈,原来你在这里呀~我还说今天一直没有遇见你,以为你没有来学校呢~”

与杏的擦肩而过是剧本里没有书写的剧情。

“说了多少次叫我妈妈啊!”三毛缟斑做出无奈的样子耸耸肩,“因为返利祭和我没什么关系吧,你看MaM就只有我一个人。”

“说的也是呢?难怪前辈不参加返礼祭。不过还是祝你毕业快乐~”

这样忙碌混乱的时候竟然还有注意到他嘛,真是温柔的孩子呢。

“前辈毕业又什么打算呢?还是继续当艺人嘛?”今天有太多人都在聊着类似的话题。

“应该吧,反正之前在海外也参加过很多活动。就这样继续做艺人好像也不错~那么小杏要来做我的制作人吗?”三毛缟斑随口开玩笑道。

“可以啊~反正我和前辈从小就是玩伴嘛,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帮忙的~”

杏的回答是斑没有预料到的。

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三毛缟斑突然想起之前红郎和他说过的,杏满怀真心地、信任着他为他熬夜准备舞台服装的事情。她一直相信着他的谎言,并且认为是自己的过错忘记了他。包括现在,她依然想要承担起“儿时玩伴”这一身份的责任。

或许就这样也挺好,他继续做艺人,小杏做他的制作人。这样他们就可以一直一直地在一起。

谎话说的多了,连自己都要信以为真了,包括喜欢你这件事。

她是那么温柔善良的一个人,所以才会死心塌地地相信着他的谎言。

但这一切只是他一个人的谎言,不应该由两个人来承担。

“小杏,对不起。”

是时候坦白了,即使会幻灭也好,即使会讨厌他也好。

“我骗了你。”

“嗯?指什么事情?”

“对不起,我们其实不是儿时玩伴,我和你也没有那么亲密,全部,全部都是我的谎言。为了接近你,为了利用你。对不起。”

离开我吧,骂我也好,打我也好,头也不回地走掉也好。抛弃我这个满嘴谎言的小丑吧,让我自己悲剧地谢幕吧。

空气保持了长久的沉寂,斑低着头不敢看杏的反应,杏也在用短暂的时间消化着巨大的信息量。

“哈——”杏突然发出一声怪叫,然后把手里的文件夹轻轻拍在了三毛缟斑的头上。

斑这才抬起头,因为杏不合常理的反应,这是在打他吗?是不是太轻了点?

“扯平了。你骗了我,我打了你,我们扯平了。”杏笑了笑,“前辈其实没有恶意吧,因为认识你以来你真的对我很好。那我就原谅你了,不过下不为例啊~”

那一下打的很轻,但三毛缟斑就像是被重击一样楞在原地。

为什么这么温柔?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原谅他?

他骗了她这么久,不该被这么轻易原谅的。这出悲剧本不该是这样的,是她将它强行改写了。

所以你才如此地令人着迷啊。

喜欢你这件事情,或许可能不是谎言呢?

“哈哈哈!”想明白什么的斑突然笑了起来,好似好久没有过的如此发自内心的笑。

“来举高高吧!!”说着这次斑真的把杏举了起来。

“小杏,我好喜欢你啊!”斑发自内心地说。不再被谎言掩饰,不再畏手畏脚。

“我也很喜欢你啊,妈妈~”杏温柔地笑着回应。

真是的,我明明说的不是这个“喜欢”,斑内心抱怨道。不过小杏竟然真的叫她妈妈了,平时可是格外抗拒的。

算了,这样也好。

是的,这样就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