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生三世枕上书

23.4万浏览    2014参与
姜糖

第五篇:续缘书-归还

叶青缇答应留膳碧海苍灵之后,凤九便忙于料理好酒好菜来招待青缇,还周到的准备了无忧糕做饭后甜点。

而此时的帝君正倚着膳房的门梁处,双臂环于胸前,看着凤九正在一番张罗。

“好香啊,小白”东华闻到这扑鼻而来的香气,便向灶台前走近了些,又道“小白,我瞧你今日做的这些菜品,同这仙界的菜肴似有些不同。”东华望着正在为菜肴精心摆盘的凤九,问道。

凤九一边忙着眼下的事情一边同东华说道:“青缇本由凡间而来,我想他应是很想念凡间的饭菜,所以啊,我就用了些凡间的食材、凡间的做法。”

东华忽的一股醋意横生,提了口气,略提了提声音道:“本君为神为仙几十万年,自当是吃不惯这凡间的饭菜,我要吃糖醋鱼。”说罢转身便大...

叶青缇答应留膳碧海苍灵之后,凤九便忙于料理好酒好菜来招待青缇,还周到的准备了无忧糕做饭后甜点。

而此时的帝君正倚着膳房的门梁处,双臂环于胸前,看着凤九正在一番张罗。

“好香啊,小白”东华闻到这扑鼻而来的香气,便向灶台前走近了些,又道“小白,我瞧你今日做的这些菜品,同这仙界的菜肴似有些不同。”东华望着正在为菜肴精心摆盘的凤九,问道。

凤九一边忙着眼下的事情一边同东华说道:“青缇本由凡间而来,我想他应是很想念凡间的饭菜,所以啊,我就用了些凡间的食材、凡间的做法。”

东华忽的一股醋意横生,提了口气,略提了提声音道:“本君为神为仙几十万年,自当是吃不惯这凡间的饭菜,我要吃糖醋鱼。”说罢转身便大步离了膳房。

东华这万年陈醋若是酸了起来,便是远在九重天的仙都能闻得见,连坐在客殿的叶青缇也不自觉的忽觉背后一阵寒意,凤九瞧着转身走开的东华,不解道:“明明方才还说香来着”可又转念一想,莫不是东华在吃闷醋“罢了,随后在与东华解释罢”

席间,东华先落座于主席,凤九将最后一道菜端到桌上后,便示意青缇随意坐,不要客气。

三人围着红木圆桌而坐,东华望了望一桌的菜肴,直到最后一道菜端上,也未等来他的糖醋鱼,有些失望地问:“我的糖醋鱼呢”

凤九侧过身,在帝君耳畔低声解释说:“今天是为了宴客,咱们便先依着客人的喜好,你的糖醋鱼待下会给你做,可好”凤九话落,回过身瞧了瞧东华,只见东华脸上虽无任何波澜起伏,她却知他仍是有些负气,可眼下要先以宴客为主,便没再多说什么。

凤九瞧着此时气氛有些沉闷,故想主动说些什么来打破僵局,便先端起酒杯,干咳了几声,顿了顿道:“青缇,这第一杯酒,要敬你当年以命替我挡剑,我先干为敬。”凤九一饮而尽,又倒下第二杯酒。

接着道:“这第二杯酒,要敬你当日及时告知我真相,我与东华能有今日,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凤九说完便又一饮而下,又倒下了第三杯酒。

叶青缇见状,本想接着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便跟着添满了酒。

“这第三杯酒…”凤九正要敬出第三杯酒,东华便将那满酒的酒杯夺到自己的手中,挑了挑眉道:“这第三杯酒,本君替小白喝了,以此庆贺青缇仙官位列仙班,圆了我在凡间渡劫之时,你因小白而死,小白对你的愧疚之情。”话毕东华仰首饮下杯中酒。 

叶青缇于凡间虽是一员武将,却不是一个空有一身武力没有脑子的莽夫,自然懂得帝君此番话为何意。便起身应了应,跟着默默的倒了三杯酒,一一饮下。许是酒有些烈,又或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叶青缇便觉有些恍惚,见着席上尽数凡间的饭菜,与其对酌的凤九,一时思绪竟有些被混淆,分不清这是天上还是凡间。

叶青缇拿起一块无忧糕,尝了一口后,悠悠得道“没想到还能再吃到你亲手做的无忧糕”

凤九吃的正尽兴,听到叶青缇的夸赞,抬起了头笑着说:“青缇仙官若是爱吃,便多吃几块罢。”

东华见状抬了抬眼,想了片刻,道:“夫人,本君胳膊昨日被你枕的有些麻,夹不起那无忧糕,不如你喂我吃?”

凤九正品着杯中甜酒,东华此言一出,一口酒差点没呛出来,顺了顺气后,脸上泛起一抹红晕,靠向东华小声嘀咕道“我何时能将你枕的这般筷子都拿不稳了,再…再说了我枕着的都是你的左肩,你右手怎会麻了?”

说完望向东华,只见东华一脸无辜的挑了挑眉,笑道:“许是你夜间睡的不老实罢,有劳夫人咯”

凤九瞧了还有客人在此,不想东华继续说下去,一时间拿东华没辙,便迅速夹了块无忧糕,一口塞到东华嘴里,松了筷子,有模有样的学东华挑了挑眉,道:帝君拿不稳筷子,便用手抓来吃吧。”

叶青缇抬眸看向桌上暗自过招的二位,回了回神,不由得加快了扒饭的速度。

酒宴后,叶青缇便请辞要赶回九重天,凤九想着还有些话未与青缇说清,遂道:“我去送送青缇仙官”

此话一出,似说与东华听,又似让叶青缇无礼让之理。

东华见状,便化出一盘棋来,自顾自的杀了起来,“我在此等你,夫人你且快去快回”

凤九与叶青缇走来到了碧海苍灵一处仙树下,凤九攥了攥腕上的茶色玉镯,顿了顿,抬起手,用力拔出了戴在手腕上那数百年的镯子。

想这镯子凤九几百年前戴上手腕上时尺寸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刚好合适,过了数百年,当时还属一届幼狐的凤九幻化的凡人之躯要比现在小上一些,而如今凤九将这镯子取下,便有些扯着骨头撵着肉的痛感。

叶青缇见到凤九此举,眉头一蹙,道:“小九,你这是作何!”

凤九缓了缓这手上的骨肉之痛,一字一句的说道:“青缇,我确有一些话早想与你说清。择日不如撞日,今日遇到了,便就与你讲了。”

远处,东华正望着树下的凤九与青缇,心里想着“择日不如撞日哪有用在这的道理”

青缇先是一怔,顷刻,倒是像做足了准备一般,道:“小九但说无妨”

凤九踱了几步,目光望向不远处的一汪清泉,泉眼涌出的泉水像极了曾经无法再回去的时光,又转头看着青缇 道:“青缇,那年我下凡助帝君渡劫,却不想将你也牵扯进来,又因救我而殒命,于我青丘白凤九而言,这是大恩”

“我救你,是我甘愿如此…”叶青缇忙着补道

凤九拿起玉镯,瞧了瞧又继续说:“这数百年间,我一直戴着它,便是用它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你一日不醒,我便日日欠着你这份恩情”凤九又接着说:“如今你已化肉身为仙体,位列仙班,便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这镯子于我也就无了意义,可我知这镯子是你在凡间的家传之物,今它于我已无缘,便是到了物归原主之时。”

青缇一愣,声音略带沙哑,道:“小九不愿与我有来世之情,而如今却也不愿再留下我送你的镯子?”

凤九思了片刻,接着道:“青缇,我刚刚从腕上取下这个镯子时,便在想这般扯着骨头连着筋的痛,就好似那些年我为救你,吃的那些苦与痛,如今又浮上心头。当年的恩,我已报,这镯子便不能再留它在我这,对你对东华都不公平。”

青缇听到此处,自知自己乃因执念而忽略了凤九这些年因这玉镯而被牵绊,若在执意不收回镯子,于谁都不能好过。便抬手取回了玉镯,放于手心,用法力将其化成一缕青烟,消散在空中。

凤九望着消散的玉镯,蹙了蹙眉,道“青缇,你何故如此…”

青缇挤出一丝笑意,故作轻松的道:“小九,前尘之事便如这前尘之物一般,散了也罢。经你今日所言,小九乃一届女子尚能做到此般爱憎分明,潇洒利落。我又岂能拖泥带水,再与你纠缠不清?”叶青缇语速放缓,似有些犹豫,又说:“只是不知,小九是否还愿与我做回朋友?”

听闻至此,凤九终于将悬着的一颗心放回肚子里,:“休要轻看了我青丘女子。是绝不输于任何一位男子” 又抿出一丝笑意,道:“我自然是一直当青缇是朋友。”

尚在远处的东华帝君听到此处,便安了心回身消失于空中。且在会客大殿处,估么着凤九也该回来了,便又佯装正在下棋。

“东华,我回来了”远处传来了凤九的呼声。

东华抬起头,望向从殿外正朝他走来的凤九,手上还端了一盘味道鲜美的糖醋鱼,似放下一桩心事般的,脚步轻盈,笑艳艳的朝他走来。

东华含笑幽幽道:“走慢些,别摔了。”


囤囤不囤货

【东凤】枕上书,梦可缓缓归(七)

  三生三世枕上书if线

  

   全是脑洞,慎入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今天不短小!

———————————————————————————————

      自帝君去岐南神宫将四季树中的凤九元神取出来,再放进他自己的半颗心里温养着,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千年。

      第一个百年,帝君让滚滚带着去了趟凡间,过着凤九曾经...

  三生三世枕上书if线

  

   全是脑洞,慎入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今天不短小!

———————————————————————————————

      自帝君去岐南神宫将四季树中的凤九元神取出来,再放进他自己的半颗心里温养着,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千年。

      第一个百年,帝君让滚滚带着去了趟凡间,过着凤九曾经过的日子。这一次滚滚小朋友再也不用操心自己的娘亲半夜睡觉有没有踹被子,而是被自己的父君照顾着。

      第三个百年,帝君带着滚滚游历了大江南北,曾经独身了三十六万年的老神仙心里想着,若是有小白的陪伴,这会是怎样的光景。

      第五个百年,折颜白浅连宋他们四处搜集来了不少凤九留着这世上的气息,帝君感知到,他的小白就快回来了。

      第九个百年,帝君再次回到梵音谷,陪伴在凤九旁边,听着已经听过无数遍的海螺,生怕自己忘了凤九的音容笑貌。

      第十个百年,这千年来以心头之血温养的元神,从此以后,凤九便是帝君的血中血,二人疼痛相随,心脉相连。

      帝君取出放在心头的元神,将元神与其他收集到的仙灵一同缓缓置入凤九的体内,弯下腰,怜惜的抚了抚凤九的脸,喟叹道:“小白,睡了这么多年了,该醒醒了。我很想你,滚滚也很想你,你一定要快些醒来。”

————————————————————————————————————————————————————————————————————————————

 

         昆仑虚…..

        今天的昆仑虚热闹的很,汇聚了来自四海八荒的各路神仙。什么太上老君,寒山真人都来蹭了蹭热闹。北海水君桑籍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元贞加油也来了。原来是墨渊亲自举办了一场剑道大赛,不光为了检验自己门下弟子学业水平,更是看看现在的后生到底有没有实力可以担当的起以后的天下重任。所以不光除了昆仑虚的弟子们,只要是想来一展身手的同辈人,都可以代表自己家族报名参加比赛。滚滚和阿离身为昆仑虚的弟子当然也要参加。

        其实滚滚也不能完全算是昆仑虚的弟子,毕竟帝君身为曾经的天地共主,万人敬仰的尊神,他亲自教出来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比别人差。只是阿离被夜华和白浅扔到昆仑虚去求学,觉得自己一人甚是无聊,便日日缠着滚滚陪他一起去,就当是玩玩。滚滚想着多学一点知识也不吃亏,就自己收拾行李,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太晨宫。可怜的帝君,又一次沦为了空巢老人。

       今天滚滚要代表青丘参加这次剑道比赛。他与阿离两个人在报名时就因为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两人都是青丘的后辈,但又有着天族血脉,一个的母亲是曾经的青丘女君,另一个的母亲是现在的青丘女帝,但是照着父族那边来算,一个的父君是如今的天族太子,另一个的父君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两人讨论良久,最后还是决定用最公平的办法——划拳,来解决问题,赢得人代表青丘,输的人代表天族。毕竟两个人都还是喜欢自己的娘亲多一点所有才这样分配(帝君和夜华知道了表示很蓝瘦哈哈哈哈哈)。

        看着台下乌压压的一片人,滚滚心里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他希望父君能来给他加油,看到他取得胜利的那一刻。滚滚翘着头,垫着脚一个一个的看过来,希望能找到那个一头银发的紫色身影。他等了一会,看见阿离的娘亲和父君,司命哥哥,成玉姐姐他们都来了,可就是没有看见自己的父君。

        他失落的正要离开,前去候场,这个时候,帝君和连宋终于从梵音谷赶了回来。滚滚立马开心的眼睛都亮了,傲娇的开口道:“父君好,父君来了,滚滚也没有非常开心。”

       帝君笑了笑,摸了摸滚滚的头,说:“好好好,是父君能看到滚滚特别开心,父君知道我的滚滚最厉害,等一下要拿出我教你的本事,好好表现,父君在下面给你加油。”

 

        滚滚蹦了蹦,自豪的说:“放心好了父君,我一定会赢的。”

        前面的几轮小测试对滚滚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他一路过关斩将,轻松的过了一关又一关。心里想着:“哎,我只使出了父君教我的三成功力罢了。我一定要让别人看看我们青丘有多厉害。”

        连宋看着滚滚英姿飒爽的身影颇有东华当年之势,开口笑谈到:“这滚滚倒真是继承了你一身的好本事,嗯。不得了不得了。”帝君只是斜斜的瞥了一眼连宋,回答道:“那你也不看看这是谁生的,我和小白的儿子自然是最好的。”

        连宋瞧着东华这一脸嘚瑟样,气的无话可说,可谁让他又不小心惹了成玉的不快,反正以后,他和成玉的崽也不会比滚滚差到哪里去。

       到了比赛的最后一场,毫无悬念滚滚当然是留了下来,还有一位是魔族的小殿下玄虞。原本阿离参加这样的比赛当然绰绰有余,但他贪吃的性子倒是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因为前一日一下子吃了太多的糕点有些闹肚子,白浅心疼他便让他退了赛,反正比赛以后总归有机会再次参加,但身体可不能瞎折腾。

        知道这个消息后,连宋司命他们笑得不行,但也在众人面前留了点面子给阿离,不然一众神仙将会看到我们尊敬的的连三殿下笑倒在赛场旁。

        再来说一说这玄虞,乃是魔族玄之魔君聂初寅的大儿子。滚滚想起自己曾经在九重天上听八卦听到过这个聂初寅在九九的兵藏之礼上闹事,欺负了九九,虽然父君出马狠狠的羞辱了回去,但是他也想再为九九出一口气。

        玄虞比滚滚大了一百来岁,一看就是平时被骄纵着养大的,膘肥体壮的,一脸看不起滚滚的样子。滚滚本来就小他百岁,身形又随了帝君(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和旁边的玄虞一对比显得有些弱不禁风。

        台下的神仙们看着这场面,开始议论纷纷…….

     “这位是谁家的公子呀,一头银发,看上去不像会赢。”

     “这一看就是东华帝君的儿子好不好,除了他,四海八荒中还有谁会是一头银发。”

      “对,你看帝君一直看着这位小公子呢!不然这么一个小小的比赛他老人家怎么愿意出太晨宫。”

      “可他代表的是青丘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你又落后了,帝君当年可是与青丘女帝白凤九结下亲事的,这孩子肯定是青丘女君与帝君的儿子了。”

         四周一片七七八八的议论声滚滚都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只想打到眼前这个傲慢的小胖子,给他的九九“报仇雪恨”。只是他,晃了晃神,心里想着,如果九九能亲眼看到就好了,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决赛的锣声敲响了,滚滚本想着速战速决,却没想到这玄虞竟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只见玄虞躲过他的攻击,对着滚滚露出一副求饶的样子,因为背对着众人,所以别人都没有看见玄虞的表情,滚滚见他如此可怜的样子,有些心软了,便打算收敛一些,可没想到,这玄虞居然使诈,念咒将比赛的统一用剑偷换成了自己的魔剑。魔剑有剑灵,不用多使力便会顺着主人的心理而动,玄虞的魔剑一遍干扰着滚滚,他自己又施法将滚滚困于阵内。

     “ 果然是魔族的人,居然想这样取胜。”

      “害,赢了就是厉害,管他怎么赢的。”

         台下的神仙看着这赛况,众说纷纭。

        连宋看了看,对帝君说:“滚滚怕是遇上麻烦了。这聂初寅的儿子和他还真 是如出一辙啊。”帝君喝了口茶,说,“就这样也想赢我的儿子,呵。”

        滚滚挥剑,一个使劲,不料手中的剑被玄虞的剑劈成了两半。台下顿时嘘声一片,连正要落子的连宋都抬头看着滚滚,想知道他会怎么做。

       只见台上的银发小公子,抬起手,嘴里不知念了了些什么,一道寒光乍现,众人只感到一阵凌冽的剑风从身侧划过,快的几乎可以划破衣袖,等他们再度向台上定睛一看,响起的惊叹声此起彼伏。只见银发少年手握名剑之祖苍何,气势非凡。苍何剑柄上皓石截出的万余截面辉映着日光,简介晃瞎众人的双眼。

       连宋惊得张大了嘴:“你居然连苍何都敢给滚滚用。”帝君无所谓的回答道:“这有什么,我的不就是滚滚的?只有他想不想要,没有我愿不愿给。”

       滚滚手持苍何剑,飞身闪过,只一招便破了阵法,等玄虞看清滚滚现在人身在何处,苍何剑已经架在了他的小粗脖子上,等他不死心等挣扎了几下,脖子已让苍何剑压出了一道血痕。吓的他立马跪地认输,丝毫不必当年他爹被帝君打败后慢。

       台下众人看到苍何剑出均是惊得没出声,直到比赛结束,才响起了经久不绝的掌声,“果然是帝君的儿子,居然将苍何剑使得像帝君一样出神入化。”

     “帝君之位后继有人!今天这场比赛真是精彩啊!”

      “出剑的时候身姿真是与帝君如出一辙,干脆利落,一点也不像一个孩子。”

         滚滚收了剑,看了看台下的帝君,看到帝君冲他点了点头又毫不吝啬地竖了一个大拇指,立马回到了小孩子该有的样子,开心的蹦蹦跳跳下了台。飞奔到了自己父君身边,连宋司命都围着夸他,一口一句真棒。

      折颜上了台,清了清嗓,开口道:“今日的剑道大赛真是精彩绝伦。下面就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让我们来给获得第一名的来自青丘的白滚滚殿下送上奖品,奖品为美人的拥抱一个。怎么样滚滚,开不开心?”折颜故意挑了挑眉冲滚滚说道。

      滚滚听到这个奖品,差点没把刚刚喝的茶吐了出来。司命他们也是好奇的很,嘲笑着推滚滚上台接受这特殊的奖品。

       折颜摇了摇扇子,大声说道:“来,让我们请美人上台。”嘴角还留着一抹不让人察觉的微笑。

       滚滚兴致缺缺的站在折颜旁边,想着一会该怎么跑回帝君身边,却在看见美人的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了。

       只见从远处走来的美人,身穿一袭粉紫色纱裙,一头漆黑的头发,发间插着一支简单的玉簪,眼角带着笑意,额间的凤尾花甚是惹人瞩目。美人还没走近,滚滚便飞似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美人。

       折颜见状笑着开口道:“看来我们的滚滚小殿下很是喜欢这个礼物啊。”正准备调侃调侃帝君,却发现那人早就已经飞身上台将那抱着的二人一起紧紧地纳入了怀中。

       只听到滚滚带着重重的鼻音喊道:“九九......”

       帝君轻叹道:“小白,你回来了........”

       凤九回道:“我回来了......."

———————————————————————————

 这系列完结啦~

接下来如果有空应该会更帝君一家人的小日常

谢谢喜欢这系列的朋友们!

有别的脑洞的也可以留言评论哦,

我会尽量满足大家哒



湫笙
突然觉得很合适 就p了……

突然觉得很合适 就p了……

突然觉得很合适 就p了……

牧野青卿

还有5张

原截图cr.微博@ TearMole_迪丽热巴资源博

还有5张

原截图cr.微博@ TearMole_迪丽热巴资源博

雪熙
越看《枕上书》,越发不喜欢东华...

越看《枕上书》,越发不喜欢东华了。

迈不过去的坎有三个,一个是东华用蟠桃换了频婆果,一个是东华错过婚礼,一个是东华修改了凤九的记忆。

我总以为,无论是《十里桃花》也好,《枕上书》也罢,走到结局那一步,白夜东凤都是作者为了收尾强行HE的,两人之间的误会、龃龉,根本一个字也不曾说开。只不过因为男主死了或者即将死了,生离死别的大悲伤笼罩之下,女主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男主好好活着,前尘往事便可尽皆烟消云散了。

多年后重看《枕上书》,看剧万年爱男二的我,无可避免地再一次爱上了叶青缇。

再回过头去看东华与凤九,只想说,怎么会有这么惨的女主?

为了东华下凡报恩,结果欠下了叶青缇一条性命,于是乎累死...

越看《枕上书》,越发不喜欢东华了。

迈不过去的坎有三个,一个是东华用蟠桃换了频婆果,一个是东华错过婚礼,一个是东华修改了凤九的记忆。

我总以为,无论是《十里桃花》也好,《枕上书》也罢,走到结局那一步,白夜东凤都是作者为了收尾强行HE的,两人之间的误会、龃龉,根本一个字也不曾说开。只不过因为男主死了或者即将死了,生离死别的大悲伤笼罩之下,女主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男主好好活着,前尘往事便可尽皆烟消云散了。

多年后重看《枕上书》,看剧万年爱男二的我,无可避免地再一次爱上了叶青缇。

再回过头去看东华与凤九,只想说,怎么会有这么惨的女主?

为了东华下凡报恩,结果欠下了叶青缇一条性命,于是乎累死累活也要去拿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频婆果,眼看着就要到手了,就因为姬蘅一句话,频婆果要她只身闯蛇阵去偷了。

好不容易熬到婚礼了,东华不来,转过头,抱着姬蘅回了魔族--等安顿好姬蘅,将妙华镜留在了魔族之后,他才去青丘找凤九。

是凤九对他执念太深,他才会有如此自信,无论他几时回头,凤九都会等他--哪怕,他在婚礼当天,抱着姬蘅,回魔族。

如果说爱情是一场豪赌,最先动心的人,注定是输家的话,兴许凤九早就在她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就输得一败涂地了。

所以,哪怕东华毫不尊重她的努力和意愿,不打一声招呼就换掉她的频婆果,她还是会接受东华就是吃醋的说法。

尽管东华并没有向她解释为何要换掉她的频婆果,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和东华同生共死。

即使恼恨东华可以这样随意地修改了她的记忆,她还是回到了东华身边--只因为,哪怕他们没有缘分,但这就是凤九的魇。

牧野青卿

若若

原截图cr.微博@ TearMole迪丽热巴资源博

若若

原截图cr.微博@ TearMole迪丽热巴资源博

DYS唐氿杭

【九重天快报】淤青咋回事儿

#快报 快报 一十三天小殿下膝盖出现严重淤青 东华紫府少阳君怒砸太晨宫#


九重天快报一出 众仙家围绕在成玉元君府门前 一手交报 一手交稀罕花种


“哎 你这生意不错啊 单单是太晨宫那位的小料都能赚不少”某不知名仙家成玉好友戳了戳成玉的肩膀


“那可不是 不过我给你说啊 我呢就负责卖报纸 这打听消息这事儿还得连宋和司命来 你以为这些都我赚啊 我还得分成的”成玉嘟了嘟嘴


“恐怕连三殿下想要的 不是分成这么简单吧 ”

“去去去 ...

#快报 快报 一十三天小殿下膝盖出现严重淤青 东华紫府少阳君怒砸太晨宫#


九重天快报一出 众仙家围绕在成玉元君府门前 一手交报 一手交稀罕花种


“哎 你这生意不错啊 单单是太晨宫那位的小料都能赚不少”某不知名仙家成玉好友戳了戳成玉的肩膀


“那可不是 不过我给你说啊 我呢就负责卖报纸 这打听消息这事儿还得连宋和司命来 你以为这些都我赚啊 我还得分成的”成玉嘟了嘟嘴


“恐怕连三殿下想要的 不是分成这么简单吧 ”

“去去去 你还看不看报纸了 不看我给你退花种”

那人一把护住自己的报纸“当然要看 这种事怎么能错过呢”


【本报讯:东华帝君自从西天梵境回来后 发现小殿下的膝盖出现淤青 冷着脸问怎么回事 小殿下支吾着不肯说 帝君罚小殿下抄写佛经直到告诉他为止 后来问重霖 重霖扑通一声跪下 嚷嚷着“帝君 我就是个上班儿的 您说我要是不说就得罪了您 我要是说了就得罪了小殿下 我这不是左右为难嘛 帝君 您行行好 饶了我吧 ”


帝君冷眼看着重霖这个狗腿子 昔日里他素来耿介 手下绝不会这样 怎么小白一来太晨宫 重霖就成了这般模样?本报猜测帝君内心cos:自己选的祖宗跪着也要宠下去


据本报第一狗仔半夜蹲墙角获得的消息称:东华帝君入夜把小殿下抱上床榻 亲自上了药 不过上药时特意加了力度 疼的小殿下嗷嗷叫 帝君还面不改色一本正经说是为了小殿下长记性


后来 不知道帝君用了什么方法 此处省略一万字 小殿下才支支吾吾地说自己和宫娥们玩儿 结果一不留神滑了一跤 膝盖直直着地 还磕到了桌角 所以……淤青了 


帝君把小殿下哄睡着后 一大早起来怒砸太晨宫……太晨宫的桌子?椅子?柜子?反正有可能磕到的都砸了 还放出话来日后凡是伤到小殿下的 不管是什么 通通砸了 有可能伤到的 未雨绸缪 提前砸了】


本报发布短评:不愧为以杀止杀 以砸止磕的东华紫府少阳君


“哎 成玉 你这报道说了半天 也没说明白小殿下怎么就肯说了?”


“别问我 我不知道 我想好好活着”


那么……你们知道吗……

-芝士小姐

《三生三世枕上书》部分角色名手写体

连宋殿下内个颜色太恰当了

😭😭😭美到想哭

《三生三世枕上书》部分角色名手写体

连宋殿下内个颜色太恰当了

😭😭😭美到想哭

欣然命筆

小葱办豆腐

⚠️小白码文,踩雷抱歉,各位看官,得看且看。

⚠️私设,OOC,虫,我的锅。


司命被人灌醉了,连宋灌的。灌的他七荤八素的,脑子没了往日的的灵光,说话也不似往日那般滴水不漏,舌头都有点大了。


他酒量浅,他自己知道,今天是酒状怂人胆了。


两盅酒下去,已经足够他有胆子说出那些保守的秘密并且保持着神志。可是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那个拿着扇子,一天到晚谁来都笑脸相迎的人,就是想要大醉一场,醉到记忆都断了,不要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那人是如何回应的。


司命和连宋不一样,司命是凡人飞升的神仙,连宋是生来的仙胎。


可怜了司命,在...

⚠️小白码文,踩雷抱歉,各位看官,得看且看。

⚠️私设,OOC,虫,我的锅。


司命被人灌醉了,连宋灌的。灌的他七荤八素的,脑子没了往日的的灵光,说话也不似往日那般滴水不漏,舌头都有点大了。

 

他酒量浅,他自己知道,今天是酒状怂人胆了。

 

两盅酒下去,已经足够他有胆子说出那些保守的秘密并且保持着神志。可是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那个拿着扇子,一天到晚谁来都笑脸相迎的人,就是想要大醉一场,醉到记忆都断了,不要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那人是如何回应的。

 

司命和连宋不一样,司命是凡人飞升的神仙,连宋是生来的仙胎。

 

可怜了司命,在人间没能逍遥快活,到了着天宫还是没能逍遥快活。可神仙吐的不就是逍遥快活吗??

 

司命那颗被酒给浇化了的脑袋不知道为啥偏偏想通了这么个道理来。

 

连宋看着趴在桌案上半天没动的司命,笑容收了收,他早就把自己想套的话套出来了,但司命喝醉的反应莫名的好玩,他是在不忍心拔脚就走。看着这个醉死过去的司命,不正经的目光变了味儿。

 

意味儿深长的看着司命。

 

司命忽的抬起头,连宋吓了一跳。司命憨憨地笑了笑,凑近连宋,特别认真的说了一句“我挺喜欢你的,一直都挺喜欢的,你人真挺好的,不错。”

 

说完就直勾勾的盯着连宋,仿佛是在等他回复似的。连宋呆了呆,半天没明白这个“喜欢”到底是什么意思。

 

司命见人没有回复,又特别认真的说了一句“我心悦你。”说完就闭着眼睛向连宋逼近。

 

连宋忙忙止住他,起身转到他那一侧,架着他往屋里走,腹诽“我操。你这样我是很开心啊,但是这主动太不挑时间和地方了吧!我今天没这想法啊。”

 

好不容易把一滩软泥的司命搬到床上。刚才醉死过去的司命一下又醒了,盯着费了老大劲儿把他放到床上的连宋,也不知是醉了还是醒着“和衣而眠,不舒服。”

 

连宋心中一动,就好像是被绳子拴住的小猫,想要撒欢儿上蹦下跳,却只能在可及范围内挠一挠。连宋捂脸,欲哭无泪。

 

送上门的豆腐……他就当自己的小青葱了——小葱办豆腐。也不是他连三先起的歹心,一清二白。

 

 

抱起司命,从没伺候过人的三殿下,笨拙且粗暴的将司命身上一层层的衣服扒下来胡乱地扔在地上,司命身上一松便彻底的睡了过去。

 

可怜我们三殿下,气息紊乱,衣冠不整,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被司命这个憨憨给诱惑的。

 

站起身来,看着醉倒的司命。

 

身上只薄薄的穿着一件中衣,微微透着肉色的身体和粉色的……

 

三殿下正经人,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却见司命扒拉着自己的领口,可能是有些酒精过敏,身上泛着红。

 

连宋的视线赤裸裸地盯着那人。司命一个转身,嘴巴嘟嘟囔囔。连三害臊的那扇子顶着自己的额头,他也算流连风月之人,却是第一次这么经不住撩拨。更何况,那人醉着,不是有意为之。

 

“司命啊司命,你可真是…”语气中是忍不住的冲动。

 

连三殿下一甩扇子,欺身而上,在锁骨上啃咬着。司命感到疼痛不明所以的推耸两下,发出几声软软的痛呼。连宋一把抓住那双不听话双举起摁在司命头上,司命无法用双手反抗,双腿便踢蹬起来。连宋被这小动作搞得有些动情,更加用力的按着司命,对那红润的唇下了口。

 

司命一惊,踢蹬的动作骤停,全身绷紧,眼睛猛地睁开。不知是他看到眼前的人放心下来,还是陷入了情欲。刹那那眼睛又变得迷蒙,任由身上的人索取他口中的空气

 

………

 

连宋感到司命渐渐脱了力,赶紧起身。暗自责备自己“真是鬼迷心窍…”可看了看床上的人“不,是被这神仙迷了心窍啊。”又俯下身,摸了摸司命快要被磨破的唇。

 

连宋支起身,给司命盖好被子,几个深呼调整好心情。站起来整理好衣冠。

 

“要不是今天还有事,我早就办了你。且等着吧”不等脸上潮红退去便急急往梵音谷去了。

 

说司命这边,等他再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映入眼的就是满地的衣物了。

 

这小白豆腐后来是怎么面对的那颗青葱,两人已是怎么把暧昧变成了爱情,就都是后话了。

 

总之,小葱总是把豆腐办了的。

 

Fin.

一边上网了一遍瞎摸的鱼。我原本是想写个小段子,结果越摸越多,越摸越多emmmm…啊啊啊,写的一般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就是为了这个tag添砖加瓦。赶紧来个大神发发粮吧。

 

 

 

 

 

初綻

【三生三世枕上书】

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 凤九

最老帝君和最奶帝姬的绝美爱恋🤓

视频链接放评论区鸭🤗

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 凤九

最老帝君和最奶帝姬的绝美爱恋🤓

视频链接放评论区鸭🤗

四熹烧海參

苏陌叶 * 阿兰若 * 凤九 「 两世情缘 」纯属脑洞!!!

前言

本人第一次写文真的超紧张(嘤嘤嘤) 在米国生活久了中文真的有在变差,文笔不好请多 指教啊qaq。这篇文章纯属是我半夜睡不着觉瞎写的,各位太太瞎看看图个乐子就行。

「 第一世 」

第一卷 这仙界流传着两位久负盛名的花花公子,要说第一个是九重天的连三殿下,另一个便该是⻄ 海的二皇子苏陌叶了。据说此人生的⻛流倜傥,又热衷茶道,有不少姑娘曾为之倾心;可他

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潇洒得很。直到,他遇⻅了阿兰若。

当神仙,通常是没什么忧虑的,不过那是除了实在活得太久之外。大多数年轻的世家子弟, 都是如同苏陌叶一般闲...

前言

本人第一次写文真的超紧张(嘤嘤嘤) 在米国生活久了中文真的有在变差,文笔不好请多 指教啊qaq。这篇文章纯属是我半夜睡不着觉瞎写的,各位太太瞎看看图个乐子就行。

「 第一世 」

第一卷 这仙界流传着两位久负盛名的花花公子,要说第一个是九重天的连三殿下,另一个便该是⻄ 海的二皇子苏陌叶了。据说此人生的⻛流倜傥,又热衷茶道,有不少姑娘曾为之倾心;可他

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潇洒得很。直到,他遇⻅了阿兰若。

当神仙,通常是没什么忧虑的,不过那是除了实在活得太久之外。大多数年轻的世家子弟, 都是如同苏陌叶一般闲散的。日日不是饮茶下棋,就是处处沾花惹草。可常在河边走,又哪 有不湿鞋的呢。

那日,恰逢梵音谷开,苏陌叶便打算进去耍耍,毕竟这可是他从未来过之地啊,好奇是在所 难免的。那时的梵音谷还有春夏秋冬。他摇着扇子走在这如同世外桃源的比翼⻦国,每日除 了在街上晃悠,研究些新鲜玩意之外,也就无事可干了。

在得知梵音谷唯有再次开谷才能离开,而距离下次开谷又还有好些时日之后,这位年轻的公 子哥便打算为自己谋些差事,好消磨消磨无聊的时光。起初,他是打算在普通的学堂或酒馆 任职,好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的。可得知这⻄海皇子的身份后,竟没哪个人胆敢容下他这 尊大佛。学堂的夫子⻅孩子实在是闲的无聊,便将他引荐到宫里去做先生去了。

于是,这也就是苏陌叶如何遇⻅阿兰若的故事了。

白沫涵

你好,我是白滚滚(2)

2.


我的父君在我来之后不久就将熬好的药端了进来…


这几天他也是看在眼里,他待九九很好,除过熬药之事亲力亲为而不能陪在九九身边,其余的时候都是陪着九九,他应该很爱九九…


他闻得到那汤药之中淡淡的血腥味,他也知道那是他父君的血,虽然他与九九一直在凡间住着,但是学业也是不曾落下的,而他父君的血正是疗伤和提高修为的圣品,微微饮一小盅便可以长千年修为…


虽说这血液对九九的身体确实有用,可是若让九九得知恐怕又要哭鼻子了,九九很坚强,可唯独关于他父君得事,九九就像是变了个人…


谢孤栦说九九受的伤很重,一时半会...


 

 

2.



我的父君在我来之后不久就将熬好的药端了进来…




这几天他也是看在眼里,他待九九很好,除过熬药之事亲力亲为而不能陪在九九身边,其余的时候都是陪着九九,他应该很爱九九…



他闻得到那汤药之中淡淡的血腥味,他也知道那是他父君的血,虽然他与九九一直在凡间住着,但是学业也是不曾落下的,而他父君的血正是疗伤和提高修为的圣品,微微饮一小盅便可以长千年修为…




虽说这血液对九九的身体确实有用,可是若让九九得知恐怕又要哭鼻子了,九九很坚强,可唯独关于他父君得事,九九就像是变了个人…




谢孤栦说九九受的伤很重,一时半会恐怕不能醒过来,如今的情形也确实如此,可是九九是和父君一起出来的,按道理来说,父君不会让九九受伤,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们二人都受了严重的伤…




可他的这位父君当真看不出受了伤的样子,不过相传东华帝君的真身是块石头,想必生命力比较顽强…






这都好几天了,他都没吃过饭了,到不是因为他们神仙不用进食,而是这里来来往往得神仙都是仙格较老的神仙,吃与不吃都无甚关系,可他还是个几百岁的小孩子,九九和他在一的时候,总是换着种类的做好吃的饭…





他看了看给九九喂完了药的他这位父君,略微有些尴尬的说:“你,知不知道哪里有食物?”




东华帝君打量了下自己的儿子,是哦,他还是要吃饭的,他点了点头:“你先陪着你娘亲,一会儿你就可以吃饭。”




我乖巧的点了点头,继续细细的看着九九的眉眼,她似乎睡得很好,隐隐的能看到一丝笑意……







就这样没过多久,我的父君回来了,手里还端了一盘色香俱全的糖醋鱼,我为我父君的效率暗暗的佩服了一把,毕竟这里可是仙界,似这种人间的美味可是很难寻找的。




他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来这里的桌子上吃,别打扰到你娘亲。





我迈开还不算长的腿,虽然现在不长,但以后会长的腿悠悠的走了过去,怀着兴奋的心情拿起来那双筷子,迫不及待的加起了一块鱼肉就往嘴里送。



额……



这味道委实有些……



我正巧顶上了我父君那期待的目光,原本想要吐了的鱼肉硬硬的停在了口中。




他笑着看着我:“好吃吗?”



我觉得如此独一无二得糖醋鱼定是出自我父君之手,若是和他说不好吃,怕是会辜负了他的一片好意,可这鱼委实难以下咽……



他鼓了口气,心理安慰自己,硬硬的将这鱼咽了下去,牵强的对他笑笑硕:“嗯…那你尝过吗?”




父君你可一定要看出来我这个笑是为了不让你伤心啊……



他似乎很开心的摸了摸我的头,挑着眉说:“我尝过了,很难吃,不过我想你们狐狸的口味可能独特一点,小白就很爱吃,所以我就给你做了,果不其然,你们狐狸的口味当真是与众不同。”




我此时当真是欲哭无泪,同情的看着那边沉睡着的九九……



 

♀VAMPIRE↣♤

一家三口大团圆结局!!!真好!!!

一家三口大团圆结局!!!真好!!!

♀VAMPIRE↣♤

大结局高虐啊!!!都给我哭!!!😭😭😭这里的bgm都好好哭

大结局高虐啊!!!都给我哭!!!😭😭😭这里的bgm都好好哭

唯一的七天

关于【囚牢】那篇文

   @💥秦霄贤圈外女友 @是YIBO呀 

很抱歉两位宝贝,关于你们想要后续的评论现在才回复


这篇文人设崩塌,与剧中的司命和凤九完全不同,我太心疼司命,所以写的时候一度崩溃,因为无论我怎么写,都找不到关于他们美好的结局。


其实【囚牢】这篇文章后面还有一些情节,确实是有后续的,因为后续太过暗黑虐心,所以才决定砍掉后面的情节,至少现在大家看那文章他们是真真在一起的。


关于后续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所以才回复的这么晚,如果大家想看,给我几天时间我把它写出来。尽管不是美好的结局。


最后,

感谢和我一样喜欢司命和凤九的朋友...


   @💥秦霄贤圈外女友 @是YIBO呀 

很抱歉两位宝贝,关于你们想要后续的评论现在才回复


这篇文人设崩塌,与剧中的司命和凤九完全不同,我太心疼司命,所以写的时候一度崩溃,因为无论我怎么写,都找不到关于他们美好的结局。


其实【囚牢】这篇文章后面还有一些情节,确实是有后续的,因为后续太过暗黑虐心,所以才决定砍掉后面的情节,至少现在大家看那文章他们是真真在一起的。


关于后续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所以才回复的这么晚,如果大家想看,给我几天时间我把它写出来。尽管不是美好的结局。


最后,

感谢和我一样喜欢司命和凤九的朋友们

感谢在我写文路上一直陪伴我的朋友们


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cycy滴滴

放一些自己做的粗暴表情包,帝君的表情太🉑️了,忍不住多做了几张🌝

放一些自己做的粗暴表情包,帝君的表情太🉑️了,忍不住多做了几张🌝

♀VAMPIRE↣♤

awsl!!!最最最期待的画面!!!🤗🤗🤗

(其实有点担心叶青缇回归,虽然我也很喜欢青提将军,但是作为一个东凤党,还是有点担心凤九和青提的cp太火😭)

awsl!!!最最最期待的画面!!!🤗🤗🤗

(其实有点担心叶青缇回归,虽然我也很喜欢青提将军,但是作为一个东凤党,还是有点担心凤九和青提的cp太火😭)

adel2O_o
面对老师的提问.... 来自我...

面对老师的提问....

来自我以前上学、现在上班的感受了👌

from#EP2

面对老师的提问....

来自我以前上学、现在上班的感受了👌

from#EP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