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三生石上旧精魂

63浏览    10参与
nakojiang

三生畔(6)

21

他们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

宫君觉得自己好像是整个娱乐圈谈恋爱谈的最滋润的一个了,别人在为了躲狗仔躲躲藏藏的时候他能带着章秩寒光明正大的进入剧组。

别人开不开心不知道,反正他很开心。

但是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唉声叹气的了。

“怎么了宫老师?”

见男主坐在一边唉声叹气的,饰演女主的新晋小花周周过来关心一下。

宫君看到是她就更郁闷了,“没事。”

他要怎么说自己已经不满足继续和章秩寒这样安安静静的不被任何人看到的感情啊。勾狗超想给别人秀一下自己的恋爱的!

想到这,宫君看到附近没多少人,章秩寒也不在附近,就示意周周凑过来一点。

“宫老师怎么啦?”

见周周把自己脑袋...



21

他们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

宫君觉得自己好像是整个娱乐圈谈恋爱谈的最滋润的一个了,别人在为了躲狗仔躲躲藏藏的时候他能带着章秩寒光明正大的进入剧组。

别人开不开心不知道,反正他很开心。

但是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唉声叹气的了。

“怎么了宫老师?”

见男主坐在一边唉声叹气的,饰演女主的新晋小花周周过来关心一下。

宫君看到是她就更郁闷了,“没事。”

他要怎么说自己已经不满足继续和章秩寒这样安安静静的不被任何人看到的感情啊。勾狗超想给别人秀一下自己的恋爱的!

想到这,宫君看到附近没多少人,章秩寒也不在附近,就示意周周凑过来一点。

“宫老师怎么啦?”

见周周把自己脑袋凑过来,宫君才放心的跟她说。

“什么?!”

周周满脸震惊抬起头来,又向被她这个动静打扰到的人连连抱歉。

“那个,宫老师,你真的谈恋爱了啊。”

“嗯。”宫君一脸认真,还不忘继续补充,“你千万别跟别人说啊。”

“好的好的我嘴最严了!”周周发完誓又凑了过去,“宫老师,我方便问一下,她是不是圈里的啊......”

“不是。”

俩个人这么凑到一起说着小话,完全不知道角落里有个摄像头偷偷拍着他们。

“啊?真哒?!”周周听了宫君说啥,这回又是满脸姨母笑。

“你小声点。”宫君赶紧拽了拽她,“你别说出去啊。”

“放心吧,我嘴最严啦!”

周周这样说着,但是过了一会儿就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了一条微信。

“我跟你说!惊天大消息!你不准告诉别人!!!”

“宫君有对象了还是个男哒!!!”

与此同时,章秩寒盯着宫君好像要把他盯穿了似的。

好吧他承认他就是吃醋了。

“她是谁啊。”

“寒寒你吃醋啦?”

“没有!”章秩寒嘴硬。

“嘿嘿嘿。”宫君傻笑哄着老婆。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半夜热度突然上来的热搜。


22

#宫君 周周#

#宫君和周周在片场关系密切疑似交往#

这回皮姐亲自赶到了剧组,像是审问犯人似的看着宫君。

“皮姐......冷静......”山山推开化妆间的门就看到这么一个尴尬的场面。

“山山你别替他说话。”皮姐打断她,“宫君你最近怎么回事。”

“我和周周就是普通谈话。”

“呵,普通谈话能靠那么近?”

章秩寒在旁边看着握紧拳头的宫君,把自己的手覆盖上去,“有我在。”

宫君看着他,也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想法,反正有他这么说他就会莫名的安心。

“算了你咋样我不管反正着热搜得赶紧解决,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

“皮姐慢走啊~”山山把皮姐送走,回到屋子里长叹了一口气,“君哥你要准备咋解决啊,要发什么申明?”

“宫老师在吗?”周周从门口探出头来,看到宫君示意她进来。

“宫老师不好意思啊我真的不知道照片和话题是哪里来的你看我们怎么回复一下比较好。”周周进来就是一脸歉意,宫君还没来得及说啥呢她就上来一连串。“宫老师你们那边谈得怎么样是要继续说单身还是要组cp的意思呀。”

“诶?周老师是谈好了吗?”周周见宫君没反应就直接接过话来了。

“是有组cp的意思啦,这不是还得问问我们男主角嘛,万一人家那位吃醋了怎么办呀~”

“哪,那位?”山山震惊,山山吃瓜。

“你不知道嘛昨天我就是在听宫老师在秀恩爱呀~”

“秀,秀恩爱?!”

宫君正和软软老婆贴贴呢,就听到旁边二位在鬼哭狼嚎,一转头,就看到了面色狰狞的山山。

“君哥你啥时候谈的恋爱人家是谁我们用不用准备着公关”

宫君倒是一脸平静,把山山的头扭到了一边。

“谈了,是那天发微信的那个,有空跟你说我俩,先把这个热搜解决了。”

“哦。”山山一脸自家的猪把哪家的白菜的表情,“既然都没有组cp的意思那就直接发声明不就行了吗。”

“对哦。”

“对哦。”

见山山正要叫工作室准备发微博,周周反应过来,“剧组没有站姐没有剧透,照片是谁拍的?”

她和宫君面面相觑,察觉到这件事还有藏在角落里的第三个人,甚至那个人的背后还有着更多的人。

“重新编辑。”

不一会儿,工作室发的辟谣也跟着上了热搜。

【确认宫君先生目前单身,剧组方不允许个人拍摄,还请不要打扰本人的生活,否则将走法律程序。】

周周刷渣浪,看着自己的广场长呼了一口气,“终于解决,宫老师那我就先走啦。”

宫君看着手机,终于抬起头来,“慢走,就不送了。”

章秩寒凑过来看宫君手机还停留的页面,本以为看到的是终于平静下来的,结果又是个关于刚刚发的声明的一些“不严谨”的“说法”。

“老婆~抱抱~”

章秩寒看他这样就没办法拒绝,只能提醒他,“还有人呢。”

宫君又撒娇:“反正她也看不见你,嘿嘿~”

章秩寒只能应了他。男人,哦不,男鬼心太软怎么办,求救。



未完不一定待续




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QAQ



nakojiang

三生畔(5)

更新一下证明窝还活着还在


19

“不可能,这不可能... ...”章秩寒感觉腿有些软,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后跌去。

他原以为自己会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却被一个有温度的手拉住了。

“终于找到你了。”

章秩寒转过头,看到的是宫君好看的狗狗眼。

“你怎么......”他刚要说什么,看到对方的眼神就心软了,说出来的也只不过是疑问,“你怎么来了?”

“想见你就来了。”宫君的声音闷闷的,像是鼓节击打在章秩寒的心上。

他是怎么把这种话说得这么正经的?!

“不是还有拍摄吗?”章秩寒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宫君毛茸茸的头发,他都没意识到这个动作有多么自然,好像是他经常做这个动作一样。...

更新一下证明窝还活着还在



19

“不可能,这不可能... ...”章秩寒感觉腿有些软,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往后跌去。

他原以为自己会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却被一个有温度的手拉住了。

“终于找到你了。”

章秩寒转过头,看到的是宫君好看的狗狗眼。

“你怎么......”他刚要说什么,看到对方的眼神就心软了,说出来的也只不过是疑问,“你怎么来了?”

“想见你就来了。”宫君的声音闷闷的,像是鼓节击打在章秩寒的心上。

他是怎么把这种话说得这么正经的?!

“不是还有拍摄吗?”章秩寒的手不自觉地抚上宫君毛茸茸的头发,他都没意识到这个动作有多么自然,好像是他经常做这个动作一样。

宫君也不恼,任由他把自己的头发蹂躏的乱七八糟的。

等章秩寒看到宫君被自己破坏的头型,有点心虚地放下了手,看着宫君还不知道的样子,他眼珠悄咪咪地转了一圈,想到了什么调戏他地主意。

他刚要动手,却听到了宫君的声音。

“瀚瀚你不能这样。”

章秩寒感觉自己刚被捂热的心又瞬间进入了冰窖。

瀚瀚?瀚瀚是谁?


20

章秩寒伸出手,试图拍拍宫君的后背,但他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发呆,愣了很久,化为一个无声的叹息悄悄把手收了回去。

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吃醋,吃一个不知名,不知身份的,只有一个“瀚瀚”的名字的醋。

过了一会儿,章秩寒松开宫君,“你怎么过来的?”

言下之意,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宫君吭吭哧哧半天,又要抱住章秩寒的腰。

“不知道,就是想着你就到这里了。”

傻狗。

章秩寒轻叹了一口气,结果又被宫君的一句话唤回了神。

“我手机里那个突然出现的联系人,是你吧。”

“是。”

没有犹豫,章秩寒也没问他是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自己的。

好像宫君这么知道他是理所应当的事似的。

宫君突然抬头,让自己的视线和章秩寒的视线平行,且有些激动的说,“我愿意!”

什么玩意?

章秩寒一头雾水。

勾狗眼耷拉下来,“我说……你在微信上说的……我愿意。”

章秩寒有些恍惚,好好的大明星不安安稳稳地做着,非得跟他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在一起?

“好啊。”




不是故意不码的就是因为个人原因写不下去,最近有点瓶颈

就是硕我会一直写的,可能会断断续续,总之到他回来也会继续写的


nakojiang

三生冸(4)

宫君×章秩寒


16

章秩寒把龚俊的挂坠别在了自己的身上,也不管人潮之中的宫君,自己径自去逛了。

反正也没有别人能看到他。

章秩寒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变得这样的,在他的记忆中除了与那个人有关的就没有别的了。

比如说他记得自己与那个人的点点滴滴,却忘了自己的身份。

比如说他记得那个人曾经冒着雨给他送过饭,却忘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连续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

章秩寒走到最繁华的商业街上,看着宫君的广告牌发呆,也幸亏没人看得到他,才没有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毕竟,他身下没有影子。


17

我是鬼吗?

章秩寒不止一次这样怀疑过自己,但是转眼就否定了这个问题。

他...

宫君×章秩寒




16

章秩寒把龚俊的挂坠别在了自己的身上,也不管人潮之中的宫君,自己径自去逛了。

反正也没有别人能看到他。

章秩寒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变得这样的,在他的记忆中除了与那个人有关的就没有别的了。

比如说他记得自己与那个人的点点滴滴,却忘了自己的身份。

比如说他记得那个人曾经冒着雨给他送过饭,却忘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连续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

章秩寒走到最繁华的商业街上,看着宫君的广告牌发呆,也幸亏没人看得到他,才没有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毕竟,他身下没有影子。


17

我是鬼吗?

章秩寒不止一次这样怀疑过自己,但是转眼就否定了这个问题。

他感受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他可以触碰到一切东西,但是别人却实实在在的看不到他。

他不确定宫君是不是能看到他的,但他因为那些记忆下意识的想和宫君亲近,甚至……想要更近一些,和他一起上下班,或者,滚床单。

章秩寒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竟到了市医院。他不知不觉走到了住院部,在一间病房门口驻足。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病房里面躺着的人。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人和他长的一模一样。

床前挂的牌子赤裸裸写着三个字。

章秩寒。


18

我是谁?

“章秩寒,我是章秩寒。”

我在哪?

“医院,这里是医院。”

我为什么来这里?我要去哪里?床上躺着的那个人是谁?

一直自说自话的章秩寒终于停下了麻木的如同自我催眠的话语。

如果他是章秩寒的话,床上的那个人是谁?

如果那个人是章秩寒,那他是谁?

章秩寒拿出手机,点亮了屏幕又等它自动黑屏,只剩黑黢黢的屏幕。

什么也照不到。

就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章秩寒这才感到深深的无力感,疯了似的跑到住院部的服务台,趁没人的时候赶紧翻开登记薄。

“章秩寒……章秩寒……”他四处翻了不下三个本子,但还是找不到511病房的消息。

属于高跟鞋的脚步已经开始慢慢逼近了,马上就到轮班的时间,章秩寒只得赶紧把本子放回原处等下一个时机。

“你说那个511病房的家属过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来看他啊。”对方拿着手机好像一直在打电话,吐槽着那个无人探视的病房。

“511病房?咱们这里哪有511病房啊?到了510就没有了呀!”电话那头的声音咋咋呼呼的,章秩寒轻而易举就听到了声音。“你查一下,没有511病房!”

“怎么可能啊,我刚刚还路过了呢……”她说着,还是打开电脑准备查一下消息。“511……他叫什么来着……章秩寒……”

章秩寒站在她身后看着屏幕上的消息,只觉得头疼的要死。

章秩寒,2021年8月15日住院,511病房,初判断颅脑外伤,植物人,至今未醒。

编辑时间,2023年2月20日。

nakojiang

三生畔(3)

10

“你是谁?你也在剧组吗?”宫君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人是谁,只能往剧组的人身上靠。

“可以这么说吧。”

“好。”宫君单刀直入,“我是gay。”

对方好像停了一会,过了好久之后才回复。

“好巧 我也是”

宫君:“????”

“你是gay我也是gay 这不是天生一对吗”

这是什么逻辑????

宫君随便把他敷衍过去,就到了下午补拍的时候了。

“君哥,我进来啦?”

山山敲门敲了半天也不见回应,就直接进来了,这一进门就看到宫君看着手机和他不太好的脸色。

“君哥,怎么了?”山山看向屏幕,结果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东西,“你是gay?!”

“嘘——”宫君让她闭嘴...


10

“你是谁?你也在剧组吗?”宫君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人是谁,只能往剧组的人身上靠。

“可以这么说吧。”

“好。”宫君单刀直入,“我是gay。”

对方好像停了一会,过了好久之后才回复。

“好巧 我也是”

宫君:“????”

“你是gay我也是gay 这不是天生一对吗”

这是什么逻辑????

宫君随便把他敷衍过去,就到了下午补拍的时候了。

“君哥,我进来啦?”

山山敲门敲了半天也不见回应,就直接进来了,这一进门就看到宫君看着手机和他不太好的脸色。

“君哥,怎么了?”山山看向屏幕,结果看到了让她惊讶的东西,“你是gay?!”

“嘘——”宫君让她闭嘴,“我这不是不知道怎么说嘛。”

“我,想,追,你。”山山看到了消息,大有八卦的意思,“哇哦,君哥可以嘛,这人谁啊?”

宫君撇撇嘴,“不知道。”

“不知道是谁,突然在我建议人里了。”

山山瞪大了眼睛,“灵异事件?”

宫君沉思,想了想这几天的经过,一本正紧地点了点头。

“嗯。”


11

最后的结局就是宫君怎么也不知道通讯录突然出现的那个人是谁,他在剧组问了一圈又一圈,都说没有把宫君微信推给什么人。

“奇了怪了……”宫君再次打开微信,信息还停留在前几天的那条“天生一对”上。

“你到底是谁?”

宫君皱着眉头,试图把他拉黑删除,可怎么做都说无用的。

“章秩寒。”

“我叫章秩寒。”

对方很快就回复了。

“宫君,我喜欢你。”

这边宫君快要疯了,到底是什么人才能毫无痕迹的突然出现在联系人中啊,莫非是私生?

想到这,宫君就觉得一切都有解释了。

他说他喜欢他,不就是粉丝吗,粉丝又做的这么过分的,恐怕只有私生了。

宫君把自己说服之后,就再也没回过章秩寒的消息。

所以也就没看到章秩寒的信息。

“宫君。”

“宫君?”

“好,就这样吧,记住我爱你。”

“再见。”


12

章秩寒的个人信息又转眼消失在了宫君的通讯录中,好像没有这个人存在似的。

除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朋友圈。

【人生十载 不过大梦一场 [图片][图片]】

宫君这回又见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了。

这个梦断断续续的,他总觉得自己要看清对方的面孔了,结果就突然转醒了。

好像总有什么在与他作对似的。

宫君拍完了戏,正在家休假时,突然接到了山山的电话。

“君,君哥!不得了了!快看微博!”

微博咋了?

宫君无奈又把微博下载回来,等到登录已经过去很久了,所以他并没有及时地看到刚刚广场上的血雨腥风。

“刚才微博咋了?”宫君觉得不对劲,去call山山。

“现在已经没事了,已经压下来了,君哥你别去看微博啊!”

这人咋回事啊,一会让自己看微博,一会又不让看。

最终宫君没奈住,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皮姐你听我说我真的和裴雯没有关系!”“山山你知道的我真的和裴雯没有关系!”

宫君急忙给她们分别发去的消息,又带着可爱狗勾表情包试图引起原谅。

“宫君你上微博回裴雯一句。”

等再看到消息时就只有皮姐的这么一句话。


13

裴雯:【我只是去君哥房间里找君哥对戏啦,是不是啊,君哥@宫君ifacai】

在搜索栏的还有一个热搜

#宫君 裴雯  

宫君看着皮姐连连不断发过来的消息皱眉。

“宫君你干嘛呢,赶紧回小姑娘一句”

“人家小姑娘还等着你呢,你别晾着人家”

“宫君你在干什么?”

“宫君我告诉你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你立刻,快速,回人家一句”

宫君是真的不想和裴雯扯上莫须有的关系,虽然他知道他必须回复人家,但还是做不到。

他编辑了很久,才回复了裴雯。

“裴雯前辈很努力。”

就是这摸不到头脑的一句,又让粉丝炸窝了。

“你看我说了君君是不会和别人抄cp的”

“那女的谁啊就想蹭我们君君”

“纯路人,这女的一整容脸还好意思往宫君身边蹭?”

“既然上了热搜就顺便打个广告吧,感谢CCTV感谢渣浪娱乐,宫君新剧《山海情》正在热播,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宫君看着已经被洗的差不多的广场叹了口气,吩咐工作室等会发个微博。

这边工作室得到消息,也迅速明白了宫君心思。


14

宫君在拍摄广告的时候又看到那天那个救了他的身影。

他也顾不上别的,要不是正在化妆他就差直接起身去找那人了。

“君哥怎么啦?春心荡漾了?”山山嗑着瓜子看戏。

“不是。”宫君也不好一下子挣开,一双眼睛就那么乱瞟,想看那熟悉的身影。“还有别人在这拍广告吗?”

“没有了,等下拍完就可以走了。”

“好吧。”没有得到任何消息的宫君瘫回座位上,任由化妆师摆布。

“君哥真的是天生的衣架子。”

山山看着换好衣服的宫君感慨,可是后者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他只想着赶紧拍完去找那人。

这回他一定要抓紧时机问到他的名字。

哪怕,哪怕一点点也好。

宫君一开始的状态还是不错的,积极到工作人员都诧异的感觉,他们知道这人是出了名的工作狂,这么连环转状态也这么好真是难得。

一套照片拍完休息之际,宫君接过山山递来的水喝了一大口,他正想休息一会儿突然发现了那个心心念的身影。

“等一下!”

宫君被嘴里含着的水呛了一下,眼泪都被呛了出来,此刻的他眼圈红红的,像是委屈的小狗。

工作人员被宫君这么一嗓子吓了一跳,只看到一个脱了缰影子冲出去。

“宫君!等会儿还要补拍呢!”

宫君本来是想着追上那人的,可是他忘了自己这次的行程是公开的,他这么一冲出来场外的粉丝顿时炸开锅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宫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

那人好像打算顺着人流就这么走了,但是似乎没想到宫君会追出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宫君被护送回去之前也恰好冲他这方向看了一眼,瞬间就认出了他。

说来也怪,宫君觉得自己明明没见过他,却认定了这个人是他。

他好好看哦。

他眼睛好漂亮哦。

宫君迷迷糊糊的想着。

这边的章秩寒看到了遗落在地上的六边形挂坠,他慢吞吞地蹲了下去,发现这个本应该不离身的挂坠已经破碎了三个角。

“傻瓜。”

章秩寒拾起来,像对待宝贝一样亲了下挂坠。


nakojiang

隔壁那个是我老婆(一)

捡手机文学

顾峻x赵至邯


大家安安静静看文哦,相信他们

隔壁那个是我老婆(一)

捡手机文学

顾峻x赵至邯


大家安安静静看文哦,相信他们

nakojiang

热爱可抵岁月长

故事永远不会结束,怎么说也要有个完美结局

热爱可抵岁月长

故事永远不会结束,怎么说也要有个完美结局

nakojiang

三生畔

宫君x章秩寒

一个高贵的原耽

一个关于未来、过去的故事

一个充满了遗憾与希望的故事


5

从那次开始宫君没再做梦,睡得十分踏实。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安,总觉得内心空落落的,好像弄丢了什么。

“宫君?宫君!”皮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宫君你在干什么!”

“皮姐,你说。”

听到宫君的声音,皮姐更是气打一处来。

“宫君我不管你在想什么,也不管你恋爱不恋爱,但是这个你必须接了。”

“哦哦哦,知道了。”宫君有的没的答话。

“那好,有时候来工作室一趟,把合约签了。”

“行。”

听到宫君肯定的回答,山山惊得张大了嘴巴,“君,君哥,你真要接这个啊。”

“怎么了?”宫君不明就...

宫君x章秩寒

一个高贵的原耽

一个关于未来、过去的故事

一个充满了遗憾与希望的故事


5

从那次开始宫君没再做梦,睡得十分踏实。

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不安,总觉得内心空落落的,好像弄丢了什么。

“宫君?宫君!”皮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宫君你在干什么!”

“皮姐,你说。”

听到宫君的声音,皮姐更是气打一处来。

“宫君我不管你在想什么,也不管你恋爱不恋爱,但是这个你必须接了。”

“哦哦哦,知道了。”宫君有的没的答话。

“那好,有时候来工作室一趟,把合约签了。”

“行。”

听到宫君肯定的回答,山山惊得张大了嘴巴,“君,君哥,你真要接这个啊。”

“怎么了?”宫君不明就里。

山山一脸复杂地看着他,“你没看剧本?”

“?”

等看到了合约和剧本宫君才知道是什么,那是一个非常俗套的狗血偶像剧,按理说宫君原本可以不接这个的,可他偏偏答应了皮姐。

他也不是没拒绝过,但是……

“什么?你不接了?”

“皮姐,这个剧……”宫君想了一会才酝酿好回答,“不应该是那些偶像来演吗?”

皮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宫君想说的话,“我跟你说啊宫君,这可是狗撕公司和赫兹公司合作的剧,指明要我们公司的人来演的。”

“我知道,你成为新晋影帝了,可这不是你拒绝的理由。咱们公司最大的小鲜肉才二十左右岁,人家小年轻的吃不了苦,你是前辈,和这个剧也合拍。再说了,你这么大了,没有绯闻正常吗。”

宫君想说什么又被堵住了。

“宫君,你别告诉我你真是个gay吧。”皮姐笑了,“那我只能找男的给你组cp咯?”

宫君突然想了那个每次在梦里都能见到的影子,鬼使神差的,他说了一句,“好啊。”

“宫君!”


7

宫君又看到了他。

他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手一直在揉着膝盖,宫君看着心疼,想给他一个抱抱,但是他突然看到那个人高高兴兴地向谁跑去了。

“你去哪?”

他这回好像听到了宫君的说话声,又或者说,是听到了宫君这个方向和他一并说话的人。

他赶紧跑了回来,虚虚抱住了宫君。

奇怪,明明应该是一个温暖又带着些撒娇的抱抱,宫君却感到了刺骨的寒冷。

他在抱谁?

宫君想。

那个人是谁?他想抱谁?

宫君认裁了。

他好像,喜欢上了这个甚至说不上是人的人。


8

“君哥?君哥?”

一个听起来甜甜的声音把宫君拉了回来。

宫君看着这个将要与他组cp的人,下意识地有些泛恶心,把身体挪远了。

“君哥你不舒服吗?”裴雯贴心地问道。

“没有。”

宫君又挪远了一些。

“那君哥你要喝水吗?”裴雯再次贴近。

“不渴。”宫君再挪。

“那君哥你饿了吗?我这有苹果。”裴雯不死心。

“刚吃完。”宫君护住边界。

“那……”

“现在是午休时间,裴小姐,我要午休了。”

“没关系的宫老师,我可以不用午休。”裴雯自动翻译宫语,“宫老师方便和我对对戏吗?”

山山在角落里啃着西瓜看裴雯像个狗皮膏药试图与宫君贴贴,表示看得不亦乐乎。

笑话,宫君是出了名的边界感超强的,要不是知道宫君没结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守夫德。

“裴小姐,自重。”

宫君没去看裴雯可怜兮兮的眼神,向山山投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山山吃下一口瓜,回复他一个加油。

“君哥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招呼我就行了。”

山山非常不负责任的把宫君和裴雯丢在房间里。

“前辈现在只有我们了~”裴雯看山山走了,赶紧又靠了过来。

“裴小姐,我要午休了。”

宫君一字一顿清楚地对裴雯说着。

“好吧,哎,前辈的这个挂坠好好看啊,可以借我戴戴吗?”吃了瘪的裴雯不死心,又从另一方面入手。

宫君只觉得脑袋“哄”一下就炸了。

“不行!”宫君把挂坠拉住,不让裴雯碰到,结果二人争议间把挂坠中的一个角一不小心摔到瓷桌上,直接碎了。

裴雯看到宫君一下子就黑了的脸,暗知不好,找了借口便溜之大吉了。


9

宫君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很不好,他几乎随身带了近三十年的挂坠说碎了就碎了,还是在这几天一连碎了两次。

很烦,特别烦。

宫君只觉得胸闷,想拿起手机给山山发微信让她找附近有没有修首饰之类的地方,结果打开微信就看到通讯录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没有任何备注,头像是空白的,朋友圈几乎属于不发东西的那种,他完完全全看不到属于这个人的任何气息。

而且,他也没看到有好友申请。

“你把我名片给别人了吗?”宫君问山山。

“没啊,怎么啦?”

“没事。”

宫君把注意力又转回手机上,只见对话框突然出现了一句话。

“你好,宫君。”

“我想追你。”


nakojiang

三生畔

说在前面:

我这个只是一个高贵的原耽罢了,看不看得到随缘。这篇思路来源最近的事,生活还是继续,我们要在自己的方面要继续闪闪发光。不管在看电你是路过的,还是想搞事的,还是在这里想老文的,这篇可代可纯属当原耽看。这里是lof,不是wb,这只是一个安静看文写文的地方。我不会搞删评这些东西,要是看到不好的评论我直接删文然后再发。


宫君x章秩寒

一个高贵的原耽

一个关于未来、过去的故事

一个充满了遗憾与希望的故事


1

宫君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说不出来是什么的梦

在梦里,他总是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他好像跟那个影子的主人很熟,但他又说不出来对方是谁,只觉...


说在前面:

我这个只是一个高贵的原耽罢了,看不看得到随缘。这篇思路来源最近的事,生活还是继续,我们要在自己的方面要继续闪闪发光。不管在看电你是路过的,还是想搞事的,还是在这里想老文的,这篇可代可纯属当原耽看。这里是lof,不是wb,这只是一个安静看文写文的地方。我不会搞删评这些东西,要是看到不好的评论我直接删文然后再发。





宫君x章秩寒

一个高贵的原耽

一个关于未来、过去的故事

一个充满了遗憾与希望的故事



1

宫君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说不出来是什么的梦

在梦里,他总是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他好像跟那个影子的主人很熟,但他又说不出来对方是谁,只觉得眼熟的紧,唯独却忘了对方的身份和名字。

“你是谁?”宫君想问他。

但是对方好像说了什么,自己却什么也听不到。

这种无力无助的感觉,让宫君既睡不好又喘不过气来。

在化妆师上妆的时候,化妆师看着宫君的黑眼圈吓了一跳:“我的大影帝啊,你这是怎么了?”

宫君笑笑:“没什么,这几天没睡好。”

“好吧。”化妆师拿了遮瑕面对他的黑眼圈犯愁,“走完这个活动这几天就没有工作了,你趁着这几天好好休息。”

“好。”宫君眯着眼睛任由她在自己脸上鼓捣,顺便想着趁这个时间眯一会儿。

宫君这几天累极了,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这回梦里的对方好像更加清晰了,宫君看着他的影子逐渐清晰,可以从轮廓看来对方的身材极好,但是对方的脸却是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宫君觉得,他的眼睛应该很好看。



2

宫君是近年来最杰出的演员之一,他凭借自己的演技和一部电影轻松地拿下了新晋影帝。

“宫君?宫君?”助理山山摇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宫君。

“嗯?”

“快到你啦。”山山用嘴型提醒宫君还有一个活动。

“好。”

宫君很快换回了快乐打工人的状态,拿出自己最好的那面面对镜头。

“嗨大家好我是宫君……”

话音刚落下,就听见头顶上传来什么东西砸下来的声音,和几个小姑娘控制不住的尖叫。

“啊啊啊——”

“宫君!”

宫君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光影及时把他推开,并替他挡住了什么。

“没事吧!”“宫君你没事吧!”“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忽没注意到场馆的安全隐患!!”

众多人顿时就围住了他,让宫君看不清刚才那个人,不,甚至说不上是人——它的影子太模糊了,若不是宫君这几日夜夜梦到他,根本认不出来。

3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这几天宫君天天都在问身边的人,边说边比划,“大概这么高,比我矮一点点,屁股很翘。”

“没有喂我的大少爷。”宫君的经纪人皮姐有点头疼,她不想在休息时间还被这祖宗问候着。

“你真的不用去医院?”皮姐现在严重怀疑宫君被砸坏了脑袋。

“没有!不用!!”宫君生气地挂掉了电话。

倒也不是他着急,而是这几天他梦不到那个身影了,好像随着舞台的事故也一并烟消云散了。

宫君在怕,前所未有的这么怕。

他怕他再也见不得他,他怕他会忘记他。

他为了这件事特意去爬山拜了佛许愿自己能够再见到他,结果刚下山不久被路边一个算命的拦住了去路。

“这位先生,我见你印堂发黑,身边怨气缠绕,定是不祥之兆。”那老头看到宫君停下了脚步,又眯起眼睛,“怪了怪了,怎会有祥瑞之气,你命不应如此。”

宫君看着他说着头头是道,就耐心地听他说完,“所以呢?”

“先生可是要算命?”

“……”宫君咬咬牙:“算!”

“500。”

宫君炸了:“你抢钱呢?信不信我把你告了!”

“不怕不怕。”老头故弄玄乎,“名利双收,天赐良缘,啧啧啧,不错呐不错。”

宫君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刚出道时候算的卦?”

“你可知上一句是什么?”

“还有上一句?可那个人告诉我的只有这一句!你快说!”

“300”

宫君咬牙:“给!”

收到账的老头“嘿嘿”两声:“遍地锦绣,良臣遇君,遍地锦绣,天赐良缘。”

“遍地锦绣,良臣遇君……”宫君小声地重复着,“还有呢?”

“800。”

“嘿你这人咋还涨价呢!”

“爱要不要,反正你也不缺这几个钱。”

宫君无语,宫君好奇,宫君认命。

“转过去了。”



4

“你这几日错过了一个人?”

“不是。”宫君下意识的拒绝,想了想又问:“他是人吗?”

老头拽文:“人哉,妙也,人云,缘也。”

“什么意思?”

“你不妨把妙字拆开试试。”

宫君乖乖听话:“妙……女,少,怎么啦?”

老头不语,又是“嘿嘿”两声。

宫君突然悟到了什么,赶忙解释:“我不是gay!你这人怎么乱算命呢!赶紧还我钱!”

“不退不换,童叟无欺。”

“真是的,你随便算点啥吧,要不然我白花这钱了。”

“好啊,你算什么?”

宫君隐隐约约听出了什么:“……”

“事业?财运?还是……姻缘?”

“姻,姻缘。”

“姻缘啊。”老头乐了,“堂堂影帝还算姻缘啊。”

宫君脸红的要命,大脑顿时空白了。

他是谁?他在哪?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一个算命的老头还能认出他来?

“八字。快点啊,把八字写下来,你不算了?”

“哦。”

“11月9日……”老头看着宫君讲八字一笔一划地写下来,“巧了。”

“巧了?什么巧了?”宫君刚刚落笔,就听见

这莫名其妙一句。

“你可知道你梦到的那个人是谁?”

“废话!我要知道我还用问你吗!”

老头神秘兮兮的说,“他。”

“他?你不会要说那个人就是我的……我的……”宫君结结巴巴半天,话都说不利索了。

“就是他。”

“可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呢。”宫君可怜巴巴。

“1000”

“嘿你这人!”宫君看着老头地中海头发就冒火,“怎么又涨价了!”

“你就想不想找到他吧。”

“……想!”宫君认命。

得到钱的老头又笑了,“你可知道换命?”

“换命?我只换过名。难不成?”

“宫君,君,君子如荼,荼靡可思,思之不已,声声叫响。”老头好像想到了谁,“好名字,好名字啊!你真是找了个不得了的人!”

宫君小声辩解:“我只知道君子兰贵气……”

“咳咳……”老头面子有点挂不住。

宫君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期待,“你知道他是谁吗?我不想欠他什么。”

老头看了一眼宫君几乎贴身不离的那个六边形的挂坠,“我要这个。”

“这个不行!”宫君捂住刚才滑落出来的挂坠,“这个不行!这是……这是……”

“这是什么?”

宫君茫然地看着老头,他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他不能送出去,这个东西很重要。

“你看,你也不知道,你也不会用,不如就给我吧。”

宫君依然不挠。

“一个挂坠换一个人身份,多划算。”

宫君不说话。

“再带他的来由。”

宫君有点动摇。

“他的身份。”

宫君……宫君委屈地快哭了。

“好吧好吧,我也不能白收你的钱。”

宫君竖起耳朵他说话,但还是死死地护着挂坠。

“他叫……”

他叫什么来着?

宫君赶紧站起身,没有那个老头的影子,只是人来人往的街道。

他怎么突然回到市里了?

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他还……

不对不对,他刚才去哪儿了?

宫君看向自己挂着的挂坠,发现那个六边形的边已经嗑碎了一角。


荼靡正好

三生愿,世世随

姻缘府前的石头和其他的石头有什么不同?

大概就是每日都要听世间的少男少女倾诉心事,祈求姻缘了。

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两个情伤忒重的,跑到门上来堵着骂几句庙里的月老是个老糊涂,乱牵红线。

许是听多了悲欢离合,许是从那倚着我晒太阳的白胡子老头身上沾染了仙气,我这块其貌不扬、无心无情的石头居然也生出了一缕神识。


“老头,你的庙里每天这么多人,他们求的你都能满足吗?”

“这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求了就能得到。”

“那他们为什么来?”

“石头啊,若是你有了心,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来了。”


“老头,情,到底是什么啊?”

“得到了也不见得开心,但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姻缘府前的石头和其他的石头有什么不同?

大概就是每日都要听世间的少男少女倾诉心事,祈求姻缘了。

当然,偶尔也会有一两个情伤忒重的,跑到门上来堵着骂几句庙里的月老是个老糊涂,乱牵红线。

许是听多了悲欢离合,许是从那倚着我晒太阳的白胡子老头身上沾染了仙气,我这块其貌不扬、无心无情的石头居然也生出了一缕神识。

 

“老头,你的庙里每天这么多人,他们求的你都能满足吗?”

“这世上哪有什么事情求了就能得到。”

“那他们为什么来?”

“石头啊,若是你有了心,就会明白他们为什么来了。”

 

“老头,情,到底是什么啊?”

“得到了也不见得开心,但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既然不见得开心,那干嘛还非要得到啊?”

“这啊,需得你有了心,才能明白。”

 

“老头,那日日都来的女子怎么突然没了影子?”

“嫁人了。”

“那她嫁的男子是她求来的吗?”

“不是。”

“那她不会反抗吗?”

“石头啊,你没有心,不知道人世间不如意者常八九。”

 

看吧,不管我说什么,这臭老头都会归结到我没有心。终于,我生气了,我告诉他,没有他我一样可以弄明白这些事。

就这样,我,仙界里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任性地“离家出走”了。

 

四月,彼时的长安和牡丹一样美得引人侧目,我在风里打了个滚,相中了寺院内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果然,我还是适合做石头。

 

入夜,人声渐息,弘福寺内却缓缓传出一阕琴声,婉转而不落尘俗,清冷而不见凄凉。

“你决定了?”

“嗯。事关国家存亡,身为武将责无旁贷。”

“可知这一去九死一生?”

“那就劳你在佛前为我多诵几遍经吧。”           

 

琴声一停,我听见院内两个男人的对话。一人僧衣僧袍,一人青衣长衫,相对而坐,面前两盏清茶。

 

“好。”年轻僧人执起茶盏,微微挑了唇角,“圆泽会每日在佛前祷告,愿天佑大唐。”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和尚不可妄执哦。”长衫青年笑了笑,舒展眉眼望向了天上一弯残月。

“久闻西湖秀美,未尝得见,若有缘,改日你我同游吧。”

“李源记下了。”

 

城破之信传来之时,正是天将黄昏,十个月的煎熬,这颗心终于还是沉入了土再无波澜。

圆泽轻巧地转身,眼角处一片晶莹隐约映着似血的夕阳。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十七个年头。

我百无聊赖地看着正在打点着行囊的圆泽,明天是他起身前往西湖的日子。

“石头,你看到什么?”耳边,依稀传来了姻缘府里老头的声音。

“贪。”

“贪?”

“已得一世,为什么还要妄想下一世?”

“石头啊,你可知圆泽本已参透生死,若他不赴此约本可得高寿正果,如今啊……”

“如今怎么样?”

“不可说,不可说……”

 

四月,烟雨江南最是婉转多情,氤氲雾霭间粉墙黛瓦暮鼓晨钟,下天竺寺里来了一位高僧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向来佛事鼎盛的杭州城。

高僧精通音律,弹得一手好丝弦,激昂时如银壶乍泄,哀婉处似凤凰啼血,只是终日形单影只,罕少见于人前。

一路随圆泽而来的我寻了一处他常常独自抚琴的石台,舒展了一下筋骨,于西湖之畔日日得赏琴音,就算是块石头也知道是件难得的美事。

 

几日后的清晨,晨曦刚从树叶间的缝隙洒在我身上,向来人迹稀少的后山上竟然有一人循着音律拾级而上,在石台前暮然间抬头,眉眼依旧。

“和尚弹得一手好琴,李源被琴声吸引,打扰了尊驾清修,还请见谅。”

圆泽用手止住了丝弦,微微一笑:“赴琴音之约必是知音,何来打扰一说。”

此时,一缕朝阳正好打在我的身上,日光耀眼,模糊了两人的相视而笑。

 

春去秋来,日月交替……

被时间磨得没了脾气的我明明只是回姻缘府睡了几天,没想到再寻到他们时,两人竟然已是天人永隔。

 

“和尚,若非我一意孤行,也不会害得你逝于中途。莫说是一十三年,就是三十年我也不敢负你。”

 

“石头,你看到了什么?”天下的神仙都一样,总是在事情发生了以后才出现,臭老头也是如此。

“嗔。”

“嗔?”

“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是后悔也没什么用啊。”

“是啊,徒劳而已,但心中总会有千万沟壑难平,石头啊,你不懂。”

“那他们……还会再见吗?”

“为何有此一问?”

“我……”

“石头啊,窥视天机是要受罚的。”

 

西湖边总是熙熙攘攘人潮不断,我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不断地和我擦肩而过。

中秋月色,荷塘倒影,月老祠里持着彩灯的少男少女依旧诉说着千古不变的祷词,发着不知道能不能兑现的誓言,直到月上中天,才肯渐渐散去。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风吟月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长存。”

清亮的少年声响起,我猛然抬头。

远处,李源和歌唱的牧童相对而立,月光似要倾城一般地照在他们身上,已见几分寒意的秋风也骤然多了丝丝柔和。

 

“石头啊,你看了什么?”

“痴。”

“痴?”

“贪、嗔、痴,本是三毒,但要是没有这三毒,又怎么会有他们生生世世相托?俗世孤苦,若再无人相托,怕是更没有指望了。”

“石头啊,这话莫要再说,和我回去吧。”

“老头,你回去吧。”我慢慢说道,“情意相投,缘许三生,从今日起,我就在这西湖边做一块三生石吧。”

“石头,凡人之愿,我们根本无力插手。”

抬头望了望天上的月,高悬于上,清高而不识人间疾苦。

“老头啊,你们都说成事在天,我偏信事在人为。”

“痴儿啊,无心的痴儿……”

 

千年时光转瞬而逝,做一块石头的好处就是无论蜉蝣沧海总能有栖身之地,而西湖边的游人和美景一样,总是一批没有散尽就又多了一批。

今天天气很好,游人也多,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石头上晒太阳。就在我眯着眼睛寻找好看的小姐姐时,视线却突然被两个正在斗嘴的男孩子吸引,再难移开。

微微一笑:三生之约,若是心意坚定又何止三生。

 

“这边这边,这边好看。”

“没文化的样,让你看书不看,这会儿就会说好看了吧?”

……


空降朴赛克

【俊哲】菩萨显灵

当龚俊第三次发现剧本对不上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穿越了。

龚俊一直以为之前是张老师在即兴发挥,但这次在片场张哲瀚直接捧住了他的脸,他唰的一下红了脸,同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不是剧本里的,张哲瀚再投入也不会在戏里做这么过的动作。听着张哲瀚越走越远的脚步声,龚俊疯狂地转动大脑发动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上,龚俊躺在客栈的床上翻来覆去地对自己进行了致命三连问,张哲瀚有没有穿越?温客行去哪了?今天捧我脸的是张老师还是周子舒!?

“应该是张老师吧,周子舒不能认不出来温客行,哲瀚也不可能认不出我,可是……像哲瀚,又不全像,他捧我脸干什么呢?他怎么会捧我脸?他捧我脸了……嘿嘿”

“老温,...

当龚俊第三次发现剧本对不上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穿越了。

龚俊一直以为之前是张老师在即兴发挥,但这次在片场张哲瀚直接捧住了他的脸,他唰的一下红了脸,同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不是剧本里的,张哲瀚再投入也不会在戏里做这么过的动作。听着张哲瀚越走越远的脚步声,龚俊疯狂地转动大脑发动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上,龚俊躺在客栈的床上翻来覆去地对自己进行了致命三连问,张哲瀚有没有穿越?温客行去哪了?今天捧我脸的是张老师还是周子舒!?

“应该是张老师吧,周子舒不能认不出来温客行,哲瀚也不可能认不出我,可是……像哲瀚,又不全像,他捧我脸干什么呢?他怎么会捧我脸?他捧我脸了……嘿嘿”

“老温,你笑什么呢?”张哲瀚真的是烈女无奈,“去买饭啊!”

“哦哦,要辣的吗?”

“快去!”

天苍苍,野茫茫,周子舒小米辣不得行,逻辑真完美。龚俊啊龚俊,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所有人都知道龚俊和张哲瀚关系好,温客行和周子舒天生一对,但,除了龚俊,没人知道龚俊喜欢张哲瀚,喜欢得不得了,甚至不敢主动出击,连一点和张哲瀚关系变僵的事都不敢多想。

龚俊猜这应该是另一个平行世界,没有温客行,也没有周子舒,只有龚俊和戏内的张哲瀚。龚俊想对他再好一点,再好一点,左不过回到原来的世界,做回张哲瀚最好的兄弟。就……满足这一次的私心吧。

龚俊借着平行时空,把张哲瀚宠的没了边。叫起床要少量多次,不能冲着祖宗的起床气。衣服要给他打理好,庄花的衣服要香喷喷。给张哲瀚做一级辣的饭,自己却吃着张老师给他做的黑暗炒粉,不仅不嫌难吃,还乐呵呵地跟成岭炫耀说张哲瀚没放辣椒。

龚俊沉浸在有张哲瀚的幸福小日子里没有感觉,可是剧情却实实在在地随时间走着。当龚俊在客栈看见叶白衣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些事情要变了。

龚俊心里很无比地清楚接下来的剧情是什么,他的脑袋也很明白他的哲瀚在这里是有钉子的,剧情不是他不想走就不走的,也不是他想找大巫治好他就能立刻找到大巫,世界在禁止他开口。

虽然大体剧情走向没有改变,但是细枝末节确实有更改,这也印证了龚俊的猜想。只有他主动放弃这个世界,这里的张哲瀚才能活下来。

要放弃吗?要的。甚至都不需要思考。也不为什么,就只是因为他是张哲瀚,他也是哲瀚啊。

龚俊回到现实世界,一切皆如他所推测,他也退回到朋友的身份,可是情感却压抑不住,总是在不经意间跑出来,溜到张哲瀚的嘴唇上,衣服上,各种地方,但是他也不敢开口。

终于在一个雨夜,张哲瀚溜到他的房车上捧着龚俊的脸说给我整理一下衣服吧,湿了。

后来龚俊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哲瀚回道,都说了你是傻白甜,想不通算了。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或许……真的是菩萨显灵吧。龚俊喜欢张哲瀚,张哲瀚也知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