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空

85708浏览    479参与
沈肆卿

雨夜

#三空#

  

  变天了。

  三藏一行住宿于一家不知为何开在荒郊野外的小旅馆中。说来也巧,他们稍稍有些疲惫,这个堪堪能供人歇息落脚之处便出现了,是真实亦或是假象。

  此刻他们已顾忌不了许多,大不了走一步算一步,没有什么是不能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悟空推开了门,吵吵嚷嚷着肚子饿,需要食物。三藏已然是烦躁的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了,悟净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稍许有些沉默。八戒从一进门便环顾四周。

  旅馆在外瞧见虽是破破烂烂的,里面倒也却五脏俱全。环境偏于昏暗,仅摆了几张桌椅,角落也是干干净净,未有蜘蛛网的痕迹,只是有点阴冷了,不像是有人居住。

  但愿没有异常。

  此时,不知...

#三空#

  

  变天了。

  三藏一行住宿于一家不知为何开在荒郊野外的小旅馆中。说来也巧,他们稍稍有些疲惫,这个堪堪能供人歇息落脚之处便出现了,是真实亦或是假象。

  此刻他们已顾忌不了许多,大不了走一步算一步,没有什么是不能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悟空推开了门,吵吵嚷嚷着肚子饿,需要食物。三藏已然是烦躁的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了,悟净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稍许有些沉默。八戒从一进门便环顾四周。

  旅馆在外瞧见虽是破破烂烂的,里面倒也却五脏俱全。环境偏于昏暗,仅摆了几张桌椅,角落也是干干净净,未有蜘蛛网的痕迹,只是有点阴冷了,不像是有人居住。

  但愿没有异常。

  此时,不知从哪出现的旅馆老板瞧见客人们,眯着眼睛搓着手热情的迎了上来。

  「几位贵客来到我这小小旅馆,真是有失远迎,您看是要歇息几晚吗?」

  三藏皱了皱眉头,似是不喜人如此靠近,不经意退了一步。八戒只得无奈上前与老板沟通。

  「老板,两间房间,另外能否先准备饭菜?我们大孩子和小孩子都饿了。」

  原本在一旁吵起来的悟空与悟净听到这互相望了对方一眼,异口同声的不满起来。

  「八戒,我才不要和这个臭猴子(色蟑螂)相提并论!」

  三藏一反常态没有加入这场吵闹,他觉得压抑不堪,心脏像被紧紧攥住,让他无法安下心来。悟空有丝丝察觉,便主动要求与三藏一起住,想来也是担心。

  到了晚上,雨便下了起来,从淅淅沥沥到倾盆而下。天气也是又闷又热,让人无法呼吸。烦躁极了。

  四个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尤其三藏,本就一副臭脸,现如今脸拉的更长,烟蒂也是堆了一堆。八戒和悟净早已去了另一间房间,只留下悟空一个。

  悟空瞧见三藏这幅样子急得抓耳挠腮,有些无措,他不懂该怎样才能安慰到别人,于是他从口袋里掏出在上个城镇里,觉得好吃而偷偷留下来的糖果,献宝似的给了三藏。

  三藏也是没有理会悟空,他已被这种压抑氛围给淹没了,稍许有些精神疲惫。似乎三藏这种态度让悟空有些生气,明明他并没有怎么样,三藏却这幅态度。

  两人便陷入了僵局。

  最先打破这种氛围的是个不知死活的妖怪,突然破门而入,伴随巨大的声响和碎裂的木板,在一旁像个自娱自乐的小丑,大叫着。

  「受死吧,三藏法师!」

  悟空被转移了注意,摩拳擦掌要教训这个妖怪。三藏更是脸黑的如同锅底,他掏出手枪,直接连发了好几枪。可怜那妖怪,还未施展一番就被打成了筛子,直接散化成灰,消失于世间了。

  雨也已经停了,空气显得没有那么闷,温度下降,空气清新。

  悟空有点心塞,还没有冲上去揍那妖怪,便被三藏干掉了。三藏像是故意欺负他一样,泄愤的咬了三藏胳膊,当然还是没舍得下重口,只是留下个印子。

  这一口也够把三藏从那种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回来了。他扶着头,还是有些混乱。悟空还是没有松口,三藏昏昏沉沉便没有计较许多,直接拐着悟空去睡觉了。

  悟空还以为三藏要揍他,结果只是拉着睡觉,一脸莫名其妙。

  「三藏???」

  「闭嘴。」

  三藏很快睡着了,常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大抵是比较安心吧,又或许是小猴子抱着比较舒服。

  嘘。

  

  

  =END=

  *平淡记录。

关天蓼
画完才发现忘了给悟空加被子😂

画完才发现忘了给悟空加被子😂

画完才发现忘了给悟空加被子😂

萘_稳定更新中
最近在吃的cp三空 虽然被外传...

最近在吃的cp三空

虽然被外传虐的死了活活了死,虽然三藏和金蝉并不是同一个人,虽然我也不记得后面的内容了ᶘ ͡°ᴥ͡°ᶅ

这种日常对话也很戳我啊

最近在吃的cp三空

虽然被外传虐的死了活活了死,虽然三藏和金蝉并不是同一个人,虽然我也不记得后面的内容了ᶘ ͡°ᴥ͡°ᶅ

这种日常对话也很戳我啊

醉入万重

因为悟空受伤而迸发出强烈杀意的好A的三藏,心心念念终于看到正脸的妖化八戒(真的舔爆),还有这一堆我就当是净八糖了。最后漫画黑泽尔真的蛮可爱,而且主仆还蛮好吃😋

因为悟空受伤而迸发出强烈杀意的好A的三藏,心心念念终于看到正脸的妖化八戒(真的舔爆),还有这一堆我就当是净八糖了。最后漫画黑泽尔真的蛮可爱,而且主仆还蛮好吃😋

卡待删-原来的号炸了

【三空】笑话改编段子


 孙悟空对这次期末考试很没有信心,因为出题人唐三藏总能戳中他的盲点。

于是他狠狠心,下课后去了唐老师的办公室。

“老师,只要这次考试俺能过,您让俺做什么都行!”

“现在?”唐老师懵逼了一瞬。

“啊?嗯!”小猴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豁出去般闭上眼。

“这样啊,”放学后的办公室没有人,他缓缓走向那个微微发抖的孩子,气息舔着他的耳朵,“那你现在能不能……去看书啊?”



 孙悟空对这次期末考试很没有信心,因为出题人唐三藏总能戳中他的盲点。

于是他狠狠心,下课后去了唐老师的办公室。

“老师,只要这次考试俺能过,您让俺做什么都行!”

“现在?”唐老师懵逼了一瞬。

“啊?嗯!”小猴子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豁出去般闭上眼。

“这样啊,”放学后的办公室没有人,他缓缓走向那个微微发抖的孩子,气息舔着他的耳朵,“那你现在能不能……去看书啊?”


阿冰不吃冰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送给草莓酱...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
送给草莓酱wwww @草莓仙子

三藏推销员推销草莓啦
送给草莓酱wwww @草莓仙子

沈肆卿

【最游记】安静时

【峰仓家国庆24h】

-3:00-

假如。

悟空带三藏。


【最游记】安静时

【峰仓家国庆24h】

-3:00-

假如。

悟空带三藏。



heyheyhey-Aki

电脑版原来可以直接发视频!再来一遍!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电脑版原来可以直接发视频!再来一遍!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heyheyhey-Aki

最近迷西游2,歌很好听就胡乱剪的...

最近迷西游2,歌很好听就胡乱剪的...

苏姲

江流

想试着写一下,但是自己都看不出来自己想表达什么,不知所云……开始的时候觉得如果过去的自己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一定是没有办法面对的,哪怕看到类似于自己过去的孩子也会觉得很难过。但是,三藏,应该不会这样吧……

                

在江水中漂流的江流。

“没人要的江流,被遗弃的江流”。

痛苦的记忆可以被遗忘,痛苦的过去可以摆脱,已经不会再回去了,不会再回去了。

但是如果痛苦就站在那里,就站在面前。

他们在借宿的村庄里...

想试着写一下,但是自己都看不出来自己想表达什么,不知所云……开始的时候觉得如果过去的自己现在站在自己面前,一定是没有办法面对的,哪怕看到类似于自己过去的孩子也会觉得很难过。但是,三藏,应该不会这样吧……

                

在江水中漂流的江流。

“没人要的江流,被遗弃的江流”。

痛苦的记忆可以被遗忘,痛苦的过去可以摆脱,已经不会再回去了,不会再回去了。

但是如果痛苦就站在那里,就站在面前。

他们在借宿的村庄里遇到了一个孩子,从路中间走过的时候有一群小孩结伴朝他扔去了石子,他却连头也没有抬,只是往前走。他走的很快,很快就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肚子饿了”。

悟空回头去看三藏,看到他好像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到表情。

痛苦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呢?还有痛苦的声音,跟记忆里的是一样的吗?

“三藏”。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他们只能跟着那个孩子不停地走。

是集市,好热闹。悟空想对三藏喊肚子饿了的时候发现三藏正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孩子。

叫卖的声音,人们交谈的声音,真的好热闹。可是,那个孩子就站在那里,悟空突然觉得很难过。

声音和光都是存在的,却越发的不真实。不能落泪,一定又会被三藏骂的,可是……

“走吧”。

是三藏的声音,他们跟着那个孩子继续往前走,悟空觉得心情越发的沉重。

三藏一直不说话,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下雨了,那个孩子还在走,好像不会停下来。是狗叫的声音,一群狗挡在了那个孩子面前,狂吠的声音,让人心生害怕,又变得暴躁。

悟空曾经养过一只小狗,温顺而乖巧,总是听话地跟在他的脚边。他很少见到这种动物这样凶恶的样子。

“让开”。

他们终于听到那个孩子开口,然后拿禅杖打跑了那群疯狗,不要命的样子,手也隐隐发抖。

雨还是下,三藏也还是不说话,他们走到一座山里。荆棘在那个孩子胳膊上划出一道道血痕,虫子啃咬着他的身体,而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拿掉扔到一边。

那个孩子大概终于到哪里休息了。三藏在突出一块的石头下面停下,正好可以避雨。他低头拔掉了一些杂草,正好可以让他们两个人坐下。

三藏掏出烟看着雨幕抽了起来。悟空觉得昏昏沉沉的,眼皮也开始打架。

“想睡的话就睡吧”。

然后就真的睡着了。因为感觉到饥饿而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三藏也靠着石头睡着了。

他摸进了三藏的袖子,是烟盒和打火机。打算认命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塑料的声音。

是一颗糖,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三藏带在身上,糖纸已经褪色,大概他已经忘了。

那种沉重的感觉消失了很多,他把那颗糖含在嘴里,又重新睡着了。

“一个人在这里吗?这座桥暂时修不好了,要不要先到我家里去?”

桥的确断了,但是那个孩子没有说话,只是转头准备绕远路过去。

三藏过去一直避免跟遇到的人交谈,善意的也好,不善的也好,都很麻烦。自己那副样子,大概就是他们说的可怜的样子吧。

那副样子,真的是……

刚才的人突然变成了妖怪的样子,然后那个孩子毫不犹豫的开枪,之后手却在发抖。

还在不停地走,即使小腿不停的传来疼痛,脚也已经失去了知觉。

他们终于看到了那个孩子的眼睛,却没有想象中的怯懦。

好像也不是什么那么难以面对的事情了。到现在为止,已经走过了那么多路。自己独自走过的,和这些人结伴走过的。大多都已经忘记是怎么走的了,连昨天走过的路都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已经走过来了。

那个孩子的背影已经越来越远,但是已经不用再跟过去了。

“差不多该出来了吧”。

杀掉造成这一切的妖怪之后,悟空发现自己和三藏正站在旅店的门口。

三藏还是站着不动。

“三藏”。

“怎么了?”

“你是不是觉得腿疼?”

熟悉的扇子又落在了头顶。他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褪色的糖纸还攥在他的手心,虽然已经变粘了,但是真的很甜。

浮生虚白
你也曾成为谁的太阳吗?

你也曾成为谁的太阳吗?

你也曾成为谁的太阳吗?

heyheyhey-Aki

【江华x陈浩民】《斗战圣佛》三空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5836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393149

【江华x陈浩民】《斗战圣佛》三空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358369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393149


heyheyhey-Aki

[江华×陈浩民]《未了》玄藏x悟空&段誉

[江华×陈浩民]《未了》玄藏x悟空&段誉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6617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098033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江华×陈浩民]《未了》玄藏x悟空&段誉 UP主: 北京一位发烧友-Aki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6617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311053EE55B69BB1409ECA9B91D77BC84C8&ts=1568349098033


二十年换你转世重生...

穿越轮回再寻你结伴同行...


---------------------------------


好多年没做视频了,但就是想拉个郎!


混沌酸奶

【最游记】三空 烟花缘

久违的三空,久违的糖!


以下正文


“听说了吗,”悟空的耳朵动了动,路人的对话传入了他的耳中,“过几天城西边有祭典呢。”

听到这样的消息,少年小小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一个愿望。

他才来到长安不久,还有很多,很多未知的东西可以挑起一个少年的好奇心。

“三藏,祭典是什么?”那天晚上,他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看着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的三藏,问道。

“嗯?就是人们庆祝集会的活动。”三藏这几天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忙得焦头烂额,听到悟空的问题,又隔了许久,久到悟空不知道三藏会回答了,才终于出声道。悟空听寺院里僧侣说,好像是什么盛大的法事又和别的什么事情撞在了一起,身为三佛神的代理,又是庆云寺...

久违的三空,久违的糖!


以下正文


“听说了吗,”悟空的耳朵动了动,路人的对话传入了他的耳中,“过几天城西边有祭典呢。”

听到这样的消息,少年小小的心里忍不住升起了一个愿望。

他才来到长安不久,还有很多,很多未知的东西可以挑起一个少年的好奇心。

“三藏,祭典是什么?”那天晚上,他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看着依然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的三藏,问道。

“嗯?就是人们庆祝集会的活动。”三藏这几天面对堆积如山的公文忙得焦头烂额,听到悟空的问题,又隔了许久,久到悟空不知道三藏会回答了,才终于出声道。悟空听寺院里僧侣说,好像是什么盛大的法事又和别的什么事情撞在了一起,身为三佛神的代理,又是庆云寺的方丈,无论是佛事还是俗事都要兼顾,顿时倍感压力,连平日与悟空相处的时间都不得不缩减,就像现在这样,尽管回到了卧室,多半还是要通宵达旦的工作。

“那三藏,我能跟你去祭典玩吗?”悟空小声问,“下个周。”

三藏停下了手上动作,沉默了片刻,声音里带着些许冷漠:“那么想去的话,让悟净和八戒跟你去吧。”

“好吧……”吃了瘪的少年缩了缩下巴,转身背对着三藏躺下,“我睡觉了,三藏。”


城西河边的空地被清了出来,关于祭典的传闻越来越多,关于晚上盛大的烟火啦,关于即将出现在祭典上的小吃啦,还有那些可爱的小游戏,越来越多的传入悟空的耳中。少年越是期待,心中也越是失落。

三藏还是忙的脚不沾地,悟空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能帮忙的话,是不是可以让三藏提前结束这些恼人的工作,跟自己去祭典看烟花呢?

但是当悟空把这个想法告诉三藏的时候,三藏的表情依然带着超负荷运动后的不耐烦,冲他挥了挥手:“真这么想去让八戒带你去不就好了。”

悟空有些不服气:“但是只要提前完成工作,三藏不也可以去玩吗?”

三藏冷哼一声,给自己点了一个烟,继续埋头于工作中。

最讨厌三藏了!悟空愤怒的跑出来寺院。


少年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没一会,悟空已经趴在悟净家的餐桌上,沮丧的仿佛打了霜的黄瓜。

“怎么了?”一筐洗好的橘子摆在了悟空的面前,八戒的声音传来,“怎么没精打采可不像你哟。”

“因为啊,三藏他很过分啊!”悟空愤恨的拿过一个橘子来扒开丢进嘴里愤恨的咀嚼,把自己跟三藏的对话一五一十的告诉八戒和悟净两人。

“……我明明要好心帮他啊!结果三藏就这么冷漠。”激动的少年转眼又蔫了下去,沮丧地趴回桌子上,“三藏太过分了。”

旁听了全程的悟净和八戒两人交换了一个神色,八戒摸了摸悟空的脑袋开口道:“三藏没跟你说吧?”

“唉?”

“一周以后庆云寺有例行的法事,估计就算怎么提前处理好工作,作为最高僧的三藏也走不开吧?”

悟空的身子一僵,脸上越发的沮丧了起来。

“三藏就这个臭脾气。”悟净嗤笑一声,安慰道,“到时候就让那死和尚自己忙的死去活来吧。”

“可是!可是……”少年嗫嚅着,最终也没说出一个字。


到了晚上,三藏照例把工作搬进了卧室,与以往没有什么区别的安静在悟空眼中反而带着沉甸甸的负罪感,让人喘不过气来。然而对于悟空,却并不知道该如何将道歉的话说出口。他抱着被子越过缝隙偷偷看着三藏挺得笔直的背影。

“怎么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视线几乎实质,三藏停下了手里的书写,起身坐在床边,问道。

“我听八戒和悟净说了。”少年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头顶传来青年僧侣含糊不清的鼻音算作回应。

“那个,乱发火是我不对啦……”悟空的声音越来越小,“三藏,对不起哦……”

露在被子外面的头顶传来温暖的触感,三藏手指穿过发丝,并没有过再多的动作,却莫名的让悟空安心了下来。

啊,三藏没有在生气啊。他忍不住这样想着。

“这么想去玩的话,就跟八戒和悟净去吧。”三藏低沉的声音传来,身边的床垫向下陷了一下,悟空抬头看去,发现三藏在自己的身边躺了下来。

“三藏?”他疑惑的叫道,工作没关系了吗?

仿佛猜到了悟空的疑惑,三藏闭着眼睛回答道:“已经做完了,睡吧,猴子。”

“才不是猴子呢。”他小声反驳道,在三藏的身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抬头看向三藏,“三藏,你以前去过祭典吗?”

“嗯?没怎么去过。”三藏的回答相当干脆,翻身背对着悟空打断了少年的追问,“睡了。”


等到了一周后,祭典的当日,庆云寺果然举行的盛大的法事,悟空醒来的时候,三藏依旧不在卧室了,倒是床头放着一个信封,里面是三藏难得留给他的零花钱。至于白天,三藏忙得脚不沾地,甚至整个寺中都没有人有时间搭理悟空一下。

悟空躲在佛坛旁边的信众里悄悄看着三藏端坐其上,端庄又郑重,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像潮水一样一波又是一波,一直到傍晚,都没有结束。

待到祭典快要开始的时候,八戒和悟净来找他。于是悟空就像跟三藏说的那样,和悟净八戒一起去玩。城西的祭典同样盛大,沿街的小吃摊上飘来诱人的香气,沿路扯起的彩灯把河边照耀的宛如白昼,到了河边,还有各种五光十色有趣的小游戏。

祭典真的很有趣呀。悟空心想,然而却总也空落落的,仿佛缺了一块那般。

不知道三藏现在忙完了没有啊。悟空看着街边繁华热闹的景色,脑子里却漫不经心的想着庆云寺的事情。

人潮涌动,开始突然向着空旷的河边涌去。悟空的脚步却渐渐停了下来。

“怎么悟空?不快点走的话会找不到好位置哟?”八戒回头疑惑的问。

要是能跟三藏一起来就好了。这样的失落,怎么也挥之不去。

“那个!”悟空忍不住叫住了两人。


穿过来时祭典的集市,然后是入夜后寂静的街道,上山弯弯曲曲的台阶,悟空飞奔着。到底是为什么?让他这么想要回到三藏的身边。

当悟空气喘吁吁的推开卧室的门的时候,三藏正坐在椅子上休息,连身上那身为了法事特意换上的复杂法衣都没有换下,看到悟空的出现,脸上露出些许惊讶。

“因为有点担心,”悟空挠着脸颊,别开了头,“我就先跑回来了。”

“不想看烟花?”

“嗯……没有。”悟空失落的低下头,“不过明年也是可以看到的对吧?我果然还是想跟三藏一起看啊。”

卧室里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之中。片刻之后,悟空仿佛听见三藏长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到了书橱前,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什么,递给了悟空。

“三藏,这是什么?”悟空看着那一袋细细的像绳子一样东西,问道。

“跟烟花差不多的东西,拿出去放吧。”三藏说道。

最后,在山寺寂静的后院里,三藏坐在走廊上,一面抽烟,一面看着悟空拿着三藏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根又一根的仙女棒,听悟空把自己在祭典看到的那些有趣的新鲜玩意尽数说给自己听。

细长的线的一端垂落着星星点点明暗不断的花火,就像流星一样久久停留在悟空的瞳仁之中。


——


几年以后,一行四人旅行途中的某个小镇上。

“啊,八戒快看,窗户这边可以看到烟花哦。”悟空趴在窗口向外张望。

“啊,真的。”八戒和悟净纷纷凑过去,“好可惜啊,明明这个小镇难得有祭典可以玩,结果某人却病倒了。”怜悯的目光纷纷落在在床上拿热毛巾盖在眼皮上,倒头昏睡的某人。

“闭嘴,吵死了你们。”金发的僧侣发出在暴怒边缘的低吼,“这么想去就赶紧滚出去。”

“那可不行吧,怎么也说也得照顾病患才行。”八戒耸耸肩膀。

悟空看着天边转瞬即灭盛大的光和色彩,突然想起来庆云寺后院那单调的白色的花火,不由得笑出来声。

“笑什么呢?”

面对三藏的问话,他再度把目光移向天边,说道:“只是想三藏真的没什么烟花缘啊。”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小施主

狗血替身梗

三空真的太好吃了

狗血替身梗

三空真的太好吃了

兀自不一_

梦呓

本来以为,像这样无忧无虑,脸上一直挂着超大笑容的笨蛋猴子,是不会做噩梦的才对。


悟空的体温明明很高,但他本人却不自知似的怕冷。


撒娇的小动物实在是要命。千求万求之下,实在抵抗不了那双金色的懵懂的眼,三藏还是无奈答应了小动物一起睡觉的要求。


啊啊,反正冬天与这小家伙一起睡也不会太冷就是了。

午夜时分,被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翻身什么的。三藏本就浅眠,忍无可忍地起身,想狠狠教训不安分的笨蛋猴子,却借着过分明亮的月光看到了以往从不知道的景象。


——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笨蛋猴子而已。小小的身躯蜷缩着,不住地抖动,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似乎想借此汲取更多的温度。...


本来以为,像这样无忧无虑,脸上一直挂着超大笑容的笨蛋猴子,是不会做噩梦的才对。


悟空的体温明明很高,但他本人却不自知似的怕冷。


撒娇的小动物实在是要命。千求万求之下,实在抵抗不了那双金色的懵懂的眼,三藏还是无奈答应了小动物一起睡觉的要求。


啊啊,反正冬天与这小家伙一起睡也不会太冷就是了。

午夜时分,被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翻身什么的。三藏本就浅眠,忍无可忍地起身,想狠狠教训不安分的笨蛋猴子,却借着过分明亮的月光看到了以往从不知道的景象。


——那个家伙,明明只是个笨蛋猴子而已。小小的身躯蜷缩着,不住地抖动,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似乎想借此汲取更多的温度。


“喂,悟空......”


刚想说点什么,悟空动作之间把原本闷着的脸露了出来,上面却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而他的声音轻似叹息,飘散于风,如秋意无情收割盛夏。


「金...蝉......。」


所以说...金蝉...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笨猴子。



鬼鬼鬼啾

最近的~端午的图挣扎了好几天还是发上来叭(虽然已经过了╥﹏╥

最近的~端午的图挣扎了好几天还是发上来叭(虽然已经过了╥﹏╥

鬼鬼鬼啾

宝贝们!六一儿童节快乐~♥

由于今儿出门可能画不完了!就发一发草稿和最近的随笔hhh

宝贝们!六一儿童节快乐~♥

由于今儿出门可能画不完了!就发一发草稿和最近的随笔hhh

混沌酸奶

【最游记】三空 硝烟&sunshine

520及521贺文

证明我还没出坑系列

失智码文,ooc属于我,文章和题目严重不符


以下正文


煤油灯在桌面上,控制火势大小的开关只被打开了微弱的豆大的荧火,时钟告诉他们现在是中午的十二点整,然而面对无尽风雪带来的严寒,没人愿意去掀开门窗上厚重的隔热材料,哪怕是一道缝隙。


悟空端着冲锋枪回到据点的时候,风雪早已停了下来,他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植物放好。打开房门的时候他被一道黄铜色的反光刺到,他对着那点灯火眨巴着眼试图在走近去之前适应房间的黑暗,却被身后的悟净一脚踹了进来:“傻愣着干什么?冻死人了!”

他踉跄几步,反身把红发大兵按倒在地上,作为一个四人...

520及521贺文

证明我还没出坑系列

失智码文,ooc属于我,文章和题目严重不符


以下正文

 

煤油灯在桌面上,控制火势大小的开关只被打开了微弱的豆大的荧火,时钟告诉他们现在是中午的十二点整,然而面对无尽风雪带来的严寒,没人愿意去掀开门窗上厚重的隔热材料,哪怕是一道缝隙。

 

悟空端着冲锋枪回到据点的时候,风雪早已停了下来,他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植物放好。打开房门的时候他被一道黄铜色的反光刺到,他对着那点灯火眨巴着眼试图在走近去之前适应房间的黑暗,却被身后的悟净一脚踹了进来:“傻愣着干什么?冻死人了!”

他踉跄几步,反身把红发大兵按倒在地上,作为一个四人的小队,每当他跟悟净在的时候,都会多出不少过分的喧嚣和吵闹。两个在刻算是半瞎的人在黑暗里扭打纠缠了一会,悟空才终于适应了黑暗,短了一根腿的木头桌子用一个空罐头垫平,桌子上除了那个被省吃节用供起来的小油灯,就是一排码得整整齐齐的子弹,九毫米的手枪子弹,一眼就可以认出属于三藏的那把伯莱塔。那刺到了三悟空的黄铜光线,就来自这一排崭新的子弹。

视线上移,三藏正静静坐在桌子旁边,罕见的对着吵吵嚷嚷的两人恍若慰问。

悟空感觉身上的压力骤然减轻,压在自己身上试图使出十字固的人无趣的抹开遮住的头发环顾狭小的房子,问起了不在场的第四个人:“八戒呢?”

专注于手枪的青年依旧紧抿着嘴唇,空出的一只手指了指门外。悟净发出一声轻啧,冷气再次灌进屋子,随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悟空从地上爬起来,坐在了三藏的身边,不知是不是错觉,但是当悟净离开的时候,三藏明显放松了下来。他双手撑着椅子的一角,向前倾着身子看三藏保养自己的爱枪。时间在沉默里静悄悄啊的流淌着。

或许对于悟净和八戒来说,这件事他们永远也没法知道,悟空作为小队中年龄最小的那个,经常喊饿,跟悟净不太对服,似乎永远都是噪音的制造者,但是当他跟三藏独处的时候,却永远很安静。

 

悟空进来的时候保养已经到了收尾阶段。那把漆黑的伯莱塔被擦的锃亮放在一边,然后就是几个空弹夹,三藏从一个纸盒里慢慢拿出十五枚子弹,整整齐齐的挨个码在自己面前,然后在慢慢一个个按进弹夹中,填满的弹夹则被随意的丢在手枪的旁边。

弹簧和子弹碰撞的声音,以及弹夹撞击木头的声音构成沉默中单调的旋律。

作为一个先锋,一个突击小组,他们的武器是从来不会匮乏的,无论是上面的补给,还是从敌方搜刮的战利品。悟空突然想到,他们总是有许多的武器,足够的枪和弹药,但是他似乎从没有见过三藏钟情于除了这把伯莱塔92以外的的武器。他罕有看到三藏使用其他武器的时候。

“为什么呢?”心中的疑惑化为小声的嗫嚅,在这样的空间中,却像是手雷爆炸一般。

“嗯?”三藏的心思并没有从手里的动作中脱离,发出含糊的鼻音问到。

“明明有更好的武器,为什么还要用手枪?”

空气又一次陷入的沉默,悟空不知道自己是不问错了话,他有点懊悔,自己似乎错过了送出礼物的好时机,植物在衣袋里被攥的皱皱巴巴,于是他固执的瞪着桌子上木头的纹路。三藏有的时候会以沉默来抵抗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当然,更多的时候提问者会得到暴怒作为回应,但他终于抬头看了扫视金发青年的时候,他才发现后者尽管依旧专注与弹药和武器,脸上却是复杂在思考的表情。

“这个就足够了。”在经历了足够漫长的思考之后,三藏开口道,弹夹利落的推进手枪,随后是熟练的打开保险和上膛,透过准星对准对面的黑暗。他看着手里黑色的凶器,熟悉的重量和那些磨损。曾经无数个深夜得以安然入睡的理由。他思考了很久,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少年人的答案,于是在那之后,他还是选择了那个最开始的理由,最初只是为了在无法挽回的时候可以让自己死的不那么被动,渐渐大概就成为了这样的习惯,“何况,准头不差。”

“但是手枪的理论射程只有五十米。”后半句被悟空咽进了喉咙里,实际上是十米开外就已经不能保证准头了。

三藏挑起了眉毛:

“要出去试试吗?”

 

风雪已经停止了很久了,但是天空并没有因此放晴,阳光只是穿过了厚重的云让天空呈现一种凄惨的白色。多久不曾看到过阳光了?已经无人可以得出答案,这样的寒冷之下黑夜与仓皇白天的交替,或许便是整个星球为了报复而带来的永恒的病灶。悟空和三藏走出了藏身的小屋,冷空气让悟空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他和三藏拿着几个空罐头,手枪和一把莱福,以及两排弹夹。

“哟!你们是准备去约会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遇到了走回来的悟净和八戒,悟净话音未落的时候,就被手枪顶住了额头,“喂喂……”他抬起手,递给三藏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八戒,悟净。我们去湖边呆一会。”悟空提了提手里的枪,偶尔去旷野浪费弹药也是这个小队的惯例——他们在这条战线驻扎了足足两个周,除了狐狸和狼连根毛都没见到过,这也是常有发生的事情,这样的消遣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他们来到了湖边,湖面上是厚重的冰层,悟空把空罐头丢在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似乎为了向三藏证明手枪精准性的问题,他故意把几个罐头丢得更远了一些。

三藏抬起手枪,枪响在盆地宛如惊雷,在初一刻的时候炸响随后化为在山谷间滚动的沉闷声音。几个靠的比较近的罐子应声弹起,叮叮当当的滚到了一遍。

悟空又想起了那个梦,梦里的三藏用的是一把银色的左轮,也是像现在这样百发百中。

“三藏,你用过左轮吗?”于是他问到。

真是个奇怪的问题,不是吗?

“那种老古董早就从战场上退休了吧?”三藏皱起眉头,对其实用性表示怀疑,说话间又几种了几个罐子,“除了博物馆我没见过那种东西,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悟空在三藏身边坐了下来,下巴搁在手臂上,“三藏你不要笑话我呀……”

得到了一个鼻音的保证以后,他慢慢讲述起了那个梦境。

那个阳光下的,更加明亮,更加耀眼的梦境。

“三藏,我们……”他闭上了嘴,我们以后也可以像那样踏上旅途吗?他不知道,没人可以回答,没人知道结局。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做出哪怕一分一毫的保证。

在他身边,三藏用另外一只手当作稳定器,最终成功的击中了最远的那个空罐头以后,也在悟空的身边坐了下来。香烟的味道窜入了悟空的鼻子。

“没什么区别。”三藏说道。

“什么?”

“你的那个梦吗?跟现在。”三藏皱着眉头挥了挥手,“没什么区别。跑到什么地方去,战斗,然后是下一个地方。”

三藏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看着它渐渐消失:“都是一样的。”不知是在跟悟空说话又或者喃喃自语,“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意志。”

 

悟空的手指又一次碰到了口袋里的植物:“啊,三藏,这个。”

他拿出了那个已经被蹂躏的萎蔫的紫色小花,当下多半只能在温室中才能发现的娇弱生命:“在巡逻的时候捡到的。不过仔细想想,大概也没多少必要了吧。”

 

在他的余光里,三藏的嘴角微微上扬着。

“嗯,确实不太需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