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三郎

4148浏览    1875参与
澄然路路

恰逢今日上元佳节,他来了,这个巨温暖巨感人的故事开始了!


(截图神仙灰灰太太漫画)

恰逢今日上元佳节,他来了,这个巨温暖巨感人的故事开始了!


(截图神仙灰灰太太漫画)

梓官-Azusa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也是你。 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

*婚服私設。

Memo一下待修照片~

2019/09/01 #天官賜福 

#花城 #三郎 #血雨探花 @梓官-Azusa 

#谢怜 滄真

PHOTO 小隻女孩攝影去(ちびちゃん)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也是你。 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

*婚服私設。

Memo一下待修照片~

2019/09/01 #天官賜福 

#花城 #三郎 #血雨探花 @梓官-Azusa 

#谢怜 滄真

PHOTO 小隻女孩攝影去(ちびちゃん)

文科生一年级

【双信长】前前前世

       *我对日本的便利店只有非常浅薄的了解,所以大概会出现套用国内便利店的模式以及自己妄想的部分,请大家多包容(=′ー`)

  *有三郎对归蝶的爱情方向内容,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可以把本篇当成是三郎和小光友情向

  *有原创人物的部分和私设

  *惯例的ooc预警,我写文太菜了真是对不起(つд⊂)

  


  

  

  光秀一直在做着一个梦。

  并不是每天晚上都做,只是每次梦的内容都一样。夕阳照射下的天空和大地都被烧成了茜色,而他在这样的景色中勒住了马。

  将视线从天际收回来,发现自己其实在一条...

       *我对日本的便利店只有非常浅薄的了解,所以大概会出现套用国内便利店的模式以及自己妄想的部分,请大家多包容(=′ー`)

  *有三郎对归蝶的爱情方向内容,如果不能接受的话可以把本篇当成是三郎和小光友情向

  *有原创人物的部分和私设

  *惯例的ooc预警,我写文太菜了真是对不起(つд⊂)

  


  

  

  光秀一直在做着一个梦。

  并不是每天晚上都做,只是每次梦的内容都一样。夕阳照射下的天空和大地都被烧成了茜色,而他在这样的景色中勒住了马。

  将视线从天际收回来,发现自己其实在一条田间小道上。小时候还不清楚,长大了之后明白两边种着的作物虽然有被精心侍弄过,但是还是很粗糙的照料手法,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式。马儿因为突然被停止了前进而百无聊赖的开始啃起路边的杂草,虽然视野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是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要赶快离开这里,要去找某个人。

  应该去哪里?要去找到谁?

  他对这两件事没有丝毫头绪,也曾经在梦里继续催着马向前走,但是往往走着走着就会从梦中醒来,从来也没有见到过他要找的人,达到过他要去的地点。

  

  

  梦境里的困惑不能立刻解决也无关紧要,现实中遇到的抉择就该马上处理了。

  初春的京都还是很冷,走在路上光秀感觉到喉咙内部要骚动起来。离回宿舍还有一段距离,附近只有一家便利店,是他不想进去的——自家控股的连锁便利店。

  犹豫了片刻,在胸腔的痒意彻底爆发前,他最终还是决定进去买瓶热饮就走。

  这附近不是什么繁华地带,店里的人却出乎意料的多,光秀一边排队一边想着今天晚上要写的论文,听见收银台里面的职员问他:“需要袋子吗?”

  他抬头准备回答“不需要”,视线和店员交汇上,两边都怔住了。

  看着天天在镜子里才能看到的面孔突然立体的出现在了视界中,在一阵怪异和熟悉之后涌上心头的反而是亲切的感觉。光秀看着面前的青年已经默认了他要袋子开始给他装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脑海中下意识浮现了“是这个人会做出来的事”的想法。

  反应过来之后,光秀陷入了比之前更深的茫然中。虽然两人的相貌确实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是为什么会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自然而然的产生这种熟稔的印象?就算和父母有摩擦,他也知道两人都不是会做出出轨事情的人。也就是并不是血缘的链接,而是另一种力量让他想去亲近这个人。

  可能是因为一直被出神的光秀注视着的缘故,青年举着袋子在他眼前挥舞了一下“你还好吗?”

  光秀赶忙接过袋子,他有心想再和对方说些什么,却无从说起,最后只能挤出一句:“...没想到会遇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他这边思绪万千,出乎意料的是对方听得了他的话也露出了怀念什么的神情,说:“这种事确实很少见啊,我只有很多年前还见过一个和我长得一样的人。”

  光秀讶然,有心想问问这个世界上和他们二人相同模样的第三者,又觉得突然问一个陌生人的过去太唐突了,更别说要什么联系方式,再加上他咳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今日就这么匆匆离去了。

  不过在离开时他记住了青年胸牌上的名字:三郎。

  

  

  

  从那天开始,光秀就隔三差五光顾那家店面。

  他自觉“觉得有亲切感”所以想去见对方这种原因也太诡异了,说出来活像个stk,但是每周做完志愿讲解员的兼职从博物馆回来刚好要路过那里,于是顺势用补充生活用品的理由说服自己进店。

  可能是时间选的刚好,每次去都是三郎在当班,在结账的时候他们也顺势聊两句。除去三郎的自来熟性格,光秀也渐渐觉得三郎真的是个非常有趣的人。

  就算没有特别的感觉,我也是喜欢和他成为朋友的,光秀想。

  像这样慢慢加深关系的日子大概过去了三个月,这天光秀又来到店里的时候,在柜台后面的并不是三郎,而是换成了一个女职员。

  大概是有事请假了吧,他这样想着,但是在结账之后询问时得到的答案却超出了他的预计。

  “诶,你是问店长吗?店长的话,好几周前就有人来挖角他跳槽的样子。店长之前被对方一直骚扰很苦恼,不过前几天似乎终于答应了对方,已经取回了保证金把店面移交给别人了。”

  

  回到家的当晚,光秀做了二十年的梦第一次起了变化。

  司空见惯的景色中,突然有人从天而降,他在马背上一侧身险险躲了过去,那人在地上打了个滚,揉着脑袋爬起来转过了身。

  年龄虽然不一致,但是脸并没有怎么改变,是十六七岁穿着学生制服的三郎。

  

  光秀醒来后在床上躺了很久。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对三郎的异常亲切感来源于何处,在他失去三郎踪影的现在。 他迫切的想找到三郎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到底他们之间是有什么关系?然而他没有三郎的联系方式,甚至连对方现在在做什么都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交集仅限于柜台前后的付款与打包加上一点闲聊,对对方的生活全无了解。他就像曾经短暂得到过阳光照射的温室植物,现在又被搬回人造光源下,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但是确实失去了什么。

  光秀在宿舍里把自己憋了快一个月,愤怒的写了一篇关于本能寺黑幕研究的文献综述(重点突出了丰臣秀吉黑幕说的部分)发泄情绪,直到他的发小来找他,他才惊觉自己好久没有和别人接触了。

  “老是在屋子里闷着对放松心情也没什么作用,不如出来转转吧?正好我这边也有个有趣的人要介绍给你。”发小这么说这,把他拉到了公司的聚会上。

  在脸上挂起礼节性微笑和几位在家里见过的股东寒暄了几句,光秀在心里无声的叹气。他觉得自己比写论文的时候还要心累,发小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他趁着目前没人来找他,端着酒杯去了露台上透气。

  露台并不大,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光秀不想打扰别人独处正想退出来,就听见他熟悉的声音传来:“是小光啊?好巧哦。”

  

  

  

  

  “所以你为什么没说你们早就认识啊?”

  “小信你又没问过我嘛。”

  “我也没想到你说的有趣的人是指三郎……”

  刚才一边找着三郎的发小紧接着进来打破了突如其来的重逢,如此,光秀才知道了导致自己这段时间一直困扰挖角三郎跳槽的人就是自己的发小,其实不能算挖角,应该说是升职了才对——从加盟店进入了总公司负责管理。

  光秀只觉得哭笑不得,发小理解错了他的意思,还在一边劝他:“进入公司不是挺好的嘛,光秀你也别和相田伯父闹别扭了,上次我去你家感觉他也很想和你和好的。”

  “唔?小光是和家里有矛盾吗?”三郎好奇的问道。

  光秀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另一边发小已经替他抢答了:“因为相田伯父想让他继承家业,但是光秀想去研究历史,两个人都很倔强啊……”

  被人揭开内情让光秀觉得很羞耻,他推着发小想让他别说了,三郎在一边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

  光秀心中一动,问三郎:“三郎有喜欢的历史人物吗?”

  “诶,我不太喜欢历史啊,也就对战国时代熟悉一点……”

  “战国时代的人物就可以。”

  边上的发小“噗”的一下笑了出来:“你还在问这个问题啊,不怕三郎也踩到地雷吗?”

  看到三郎迷惑的眼神,他笑着和三郎解释:“因为以前小时候他就问过身边人这个问题,我嘛喜欢丰臣秀吉,就这么回答了,没想到光秀非常讨厌他的样子,气氛当时就有点紧张。”

  光秀不理发小的打趣,他看着三郎等着他的回答,三郎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果断的回答:“果然还是归蝶吧。”

  两人愣了一下,发小恍然大悟:“这个回答太狡猾了!早知道我就选阿市了。”

  “还是不要吧,阿市那孩子很难搞诶……”三郎转过头来:“那小光呢?”

  “他喜欢织田信长!”发小继续抢答:“每年那一天他都要去本能寺参拜的。”

  光秀有点紧张,他以前并不在乎其他人会不会觉得他的举动很奇怪,但是现在他在乎三郎的看法。三郎沉默了一下,问光秀:“小光不喜欢……明智光秀吗?明明名字都一样。”

  “我……不知道。”光秀苦笑着回答:“情理上因为他害死了织田信长,我无法对他喜欢起来,但是我也觉得其实本能寺的真相不是他做的。”

  “这样啊。”三郎捏了捏下巴:“那好,今年我和小光一起去本能寺吧!”

  “诶?”

  

  光秀本来以为三郎是开玩笑的,没想到20号真的收到了三郎的邮件。

  在校门口跟等着的三郎顺利见面又陪着三郎去了酒店并定好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回到宿舍的光秀原以为今天这么累会直接进入深层睡眠,但他还是做梦了。

  太阳的光辉给三郎的面庞都镀上了一层桔光,同外焰一样虚幻又恍惚。光秀以第一视角,听见骑在马上的自己对十六七岁的三郎说:

  

  “成为我的替身吧。”

  

  “我是织田家的嫡子,信长。”

  

  

  

  

  明智光秀从梦中惊醒。

  他下意识去抓手机,完全通过身体本能拨出了号码。

  “三郎?你在哪!”

  “……是小光吗?”通过电波传来的声音因为有些失真显得不真切:“今晚好像睡不着的样子,所以我现在在本能寺门口……”

  “本能寺”三个字一入耳光秀已经完全听不进去别的话语,他匆匆套上裤子抓过外衣就往外跑。街边的路灯像一个个火把,把黑夜都点得连天亮光。他跑到上气不接下气,撑着栏杆大喘,才从记忆中想起数百年后的日本虽然不骑马,但是有出租车这种交通工具。

  过度呼吸产生的幻视还困扰着他,车窗外两侧的建筑轮廓看起来都泛着红光,他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自己在何处;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是战国时代的武将明智光秀的记忆是梦,还是现代的普通学生相田光秀的人生是梦?

  

  现在只有一个人能给他存在的实感。

  

  在路口下车的时候光秀身上的汗还没有干,三郎果然站在本能寺门口,把手叠在头后仰头看着寺门口种在围栏里的树木,听见声音偏过头向光秀这边招手:

  

  “好慢啊,小光。”

  

  他一下子找到了自己存在的锚点,情不自禁笑了起来,一边答着“是啊”一边走了过去。

  

  毕竟路程是四百多年嘛。

  

  

  

  

  

ooc番外剧场:

  

  “所以说,三郎当时为什么答应了去总公司工作?”

  在学生宿舍里,光秀一边填写转专业申请表一边问旁边正在看漫画的三郎。

  “这个啊,因为小信一直来找我,我觉得很烦,干脆跟他说要是他能帮我找到一个人我就答应他,没想到他真的找到了。”

  “三郎是要找谁?”

  “是小光也认识的人哦,长井新一,也就是原来的道三先生啦。”

  下意识一个用力,碳素笔在纸上划出了一条长线,这张表显然报废了。

  “……三郎你说的是斋藤道三吗?”  

  “啊对哦,小光不知道诶,道三先生啊,也是从现代去到战国的哦,和松永先生一样。”

  “道三先生没有能够回到现代呢,他当初拜托我把遗书带给他的女儿,虽然遗书我没有能够带回来,但是帮他照顾家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

  元·斋藤家女婿/后·织田四天王/现·历史系学生的明智光秀的认知受到了极大震撼,但是他很快反应过来一件事:

  “道三先生的女儿的话,那不就是……”

  “不是哦。”

  三郎十分肯定的回答了:“那孩子不是归蝶。”

  屋里突然陷入了沉默,小光看着不作声的三郎安慰的说:“三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小光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重……”三郎挠挠头,凑过来看他换了一张空白的表新填一边说着:“我是希望小光也能有自己的人生的,没必要为了我转到商学院去吧。研究历史不是挺好的吗?对战国的事情不是很熟悉吗。”

  不提这个话题还好,一说到这点光秀痛苦的遮住了脸:“……三郎,我一开始想要研究历史是因为我一直有梦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我想要知道自己的梦隐含了什么。”

  “然后当我恢复记忆后我发现……自己写的论文和做的研究,和真正的历史完全不一样……”

  “而且,就算我提出真实的历史,也会因为没有证据而不被人相信……”

  三郎看着光秀身后的黑气越来越浓厚,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那你来帮我的话也好,反正相田先生不是也一直希望你进公司么,正好父子矛盾可以消除了。”

  “这一点也不要再补刀了,三郎……”








可看可不看的个人碎碎念:

          最后还是用了歌名当名字(ry

          对于三郎我应该是他的事业粉,比起三郎和谁谈恋爱我更想看他一统天下那种🤗一开始只想看现代三郎和小光见面,但是我觉得三郎就是要当人生赢家的所以变成了这样()所以之后大概就是白富美小光辅佐龙傲天三郎统一日本(连锁便利店市场)走上人生巅峰的展开了👏🏻👏🏻

          现代的小光是因为想去追寻自己的梦境所以离开家去研究历史,然后回头发现三郎进了自家公司,没有记忆也就算了,有了记忆就马上决定回去帮三郎。(三郎:父子和睦不是很好吗     小光:虽然是但是微妙的别扭)

         关于小光发小设定的名字是木下信辉,是猴子+恒兴的组合,因为他从小光身边把三郎拉走所以是猴子,但是让三郎走上成功道路所以是小恒!之后可能会变成这样吧:

        小光:明明是我先来的,从四百年前就来了,你对三郎的忠诚不可能超过我!

       发小:伙计你不对劲,虽然三郎确实很厉害但是我和三郎是合作关系啊!发现了他的我也很厉害吧!

       三郎:唉,我真是罪孽深重



       总之虽然写的时候很艰难(我太菜了)但是脑的真的很开心!如果能有人喜欢的话就非常感谢!信协真好看!今年还要当三郎家臣!新年快乐!


凝莳宇
新的一年送給大家一朵逛鬼市的花...

新的一年送給大家一朵逛鬼市的花花~

新的一年送給大家一朵逛鬼市的花花~

澄然路路
2019.12.04摸鱼 花花...

2019.12.04
摸鱼 花花
深情凝望
临摹灰灰的花城

2019.12.04
摸鱼 花花
深情凝望
临摹灰灰的花城

石油王顾玖

三郎,一个宝藏男孩₍₍ (ง ˙ω˙)ว ⁾⁾

三郎,一个宝藏男孩₍₍ (ง ˙ω˙)ว ⁾⁾

鳐鱼和镰鼬

一段多角色快剪


Bhttps://b23.tv/av70104200/p1 站


补剧太开心了

又奶又甜又飒的小骏骏aaa我萌死了

一段多角色快剪


Bhttps://b23.tv/av70104200/p1 站


补剧太开心了

又奶又甜又飒的小骏骏aaa我萌死了

叶蓝

【花怜】恰逢(完结章)

十六


按花城的性格,很多事是绝口不会提的。而谢怜也不是喜欢抓着人就刨根究底,专门戳人痛处的。他只觉得和花城错过许久,到如今只想两人互相陪伴鼓励,便是最好的模样。

不过当年杀人案的始终,在谢怜一鼓作气调查小巷袭击他的人时浮出水面。

果然不出灵文与他所料,花城的爸爸花烽当年杀人潜逃,东躲西藏之下有人来跟他谈判,叫他指认自己儿子是凶手。伪造的物证,被收买的法官,雇佣好的律师,一切都准备就绪,只消花烽这个当事人出庭讲一场好故事,便既可找了替罪羊,又帮着对方搞垮谢家。

何乐而不为呢?花烽想,他从来就是个亡命徒。


事情进展得格外顺利,连带着花烽还知道了许多谢爸爸都不晓得的谢怜...

十六


按花城的性格,很多事是绝口不会提的。而谢怜也不是喜欢抓着人就刨根究底,专门戳人痛处的。他只觉得和花城错过许久,到如今只想两人互相陪伴鼓励,便是最好的模样。

不过当年杀人案的始终,在谢怜一鼓作气调查小巷袭击他的人时浮出水面。

果然不出灵文与他所料,花城的爸爸花烽当年杀人潜逃,东躲西藏之下有人来跟他谈判,叫他指认自己儿子是凶手。伪造的物证,被收买的法官,雇佣好的律师,一切都准备就绪,只消花烽这个当事人出庭讲一场好故事,便既可找了替罪羊,又帮着对方搞垮谢家。

何乐而不为呢?花烽想,他从来就是个亡命徒。

 

事情进展得格外顺利,连带着花烽还知道了许多谢爸爸都不晓得的谢怜与花城的亲密关系,当然,对于这种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花烽一向嗤之以鼻。本来事成之后他顺顺利利过了好几年,谁知道那个狼崽子出了少管所,便立刻混迹夜场,从普通的小混混做起,没出几年便一举成了一方大佬,最近更是如日中天,花烽怕了,想逃离这座城市躲起来,却没想到还是被找上了门。好在这便宜儿子也不知跟哪儿学的心慈手软竟没对他痛下杀手,留了花烽一命。于是花烽气不过伺机报复,这才有了那天谢怜遭遇的险境。

不过自那之后花烽便再无音讯,纵使谢怜来来回回查了许久,也最终只是了解了事情始末,可花烽的下落究竟如何,一点头绪也没有。

 

“你说花城该不能最后还是对自己爸下手了吧?”灵文晃着咖啡杯,若有所思。

“……”

“不过这也合理,他可以对自己不上心,但事情一旦扯到你,那不管是谁肯定都没好果子吃。”

“咳……”谢怜闻言被自己的水呛着了。

“不说这个了,我主要想问,花大佬有没有说,查到那个指使花烽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灵文问到,毕竟那个人才是害谢怜一家家破人亡的祸患源头。

谢怜点点头头,有些伤感,也有些难堪,开口道:“三郎说是君吾的孪生弟弟白无相,他和君吾两人双双进入了国家系统,任上常常互相偷梁换柱,是我爸与君吾关系亲近,不知怎么惹到了白无相,所以才遭此横祸,后来君吾也许出于愧疚便把我送出国了。”

“靠……这也能算个原因?天生恶魔吧这是……”灵文目瞪口呆。

谢怜抹了把脸,这个话题聊得他疲惫至极,振作了精神接着说,“前年我还毕业的时候,白无相就出了车祸,当场毙命,说是意外。”

“这谁信?”灵文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不过想他这么任性妄为,早晚也得有仇家找上门。”

“嗯,君吾也被他连累”,谢怜继续道,“替他收拾了不少烂摊子,其中就包括了我家的事,所以……翻案之后他也已经关进去了,连其他人探视的分都没有,尽管……”

谢怜看向窗外,静默一瞬,“尽管我也不想再见到他们任何人了。”

 

日子过得很快,花城纠结了许久终于开口问谢怜,能不能一起住,后者当然是欣然答应。

也是赶了巧,谢怜前刚刚电话里答应了花城,立马便连忙打电话联系房东小姑娘,这次花城主可是没能提前部署一切,于是某些事情就此败露。

“啥玩意儿?城主终于有幸住自己那套房子了?我的天啊!”

谢怜非常迷惑,为什么是……自己的?

这说漏嘴顺口的小姑娘,分分钟发现自己好像又闯祸了???连珠炮似的说了句“你爱让谁住就谁住,绝对不用问我,任何问题直接联系花城就这样”,嘚啵完立马把电话。

谢怜一头雾水,想了小半天,趁着房管局下班之前打了通电话,就问清水园小区X楼X单元X户的业主到底是谁,这一查惊呆了,现户主的名字,就是谢怜他自己……过户时间,就是他刚住进来的一个月后。

谢小公子挂了电话,抿抿嘴,点了点头,又提起办公室座机致电开发商,果不其然购房人,确实是花城无疑。

怨不得慕情风信当初拍着桌子跟他说,“黑店!”

如今证明,这可真是个“惊天骗局”!

 

夜幕四合,霓虹初上。

花城坐在箱子上晃腿,箱子紧靠着谢怜的公寓门,而他正在苦苦给里面的人打电话,“哥哥,你开门啊……”

他已经摁门铃三次无果了。

半晌谢怜的声音终于从电话里响起来,“你自己进来”,语气十分温柔,好似联通客服。

花城却装傻,试图蒙混过关,“哥哥不开门我怎么进来?”

谢怜吐出口气,依旧语气温柔地问,“你说呢?而且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进来之前都一并说了,既往不咎。”

于是花城主权衡其中利弊开口,“这房子确实是我买的,酒店式公寓我确实也有不过不在这里,不是这间”,花城停顿一瞬,声音很轻,“这房子一开始就是给你准备的,是因为你之前说你不回来中国,是觉得在这里没有家了,所以我……”

电话那头和花城一门之隔的谢怜哽住了一瞬,微微仰头,深深吸气。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同我说你就是三郎呢?”谢怜收敛了情绪问道。

“是我……怕你还在记恨我。酒吧那天,你说了三遍三郎,最后还是不愿意提起他……所以我……”

这世上最懂他的只有花城,他是这世上最认真观察谢怜一言一行,最仔细揣摩他于细枝末姐处情感的人,而花城本人在谢怜这里却从来都是幼时那个敏感,脆弱,孤独,倔强的少年。

 

我何尝不知你的事出有因,一如你向来如此明白我。

谢怜开了门,果然见花城一手拿着电话,脸上有些落寞的表情,不过见着他的那一瞬,就仿佛被点亮的孔明灯,熠熠生辉,谢怜侧了侧身,没说话,把人让进家门,在花城低头的一刻终于看清了那总被头发遮着的耳饰,是一刻红珊瑚,多年前,他带着三郎到集市玩耍,拿零花钱买了一个老奶奶摊位上的耳饰,不是多贵重的东西,却值得花城戴在身上这许多年。

谢怜从短暂回忆的发呆中回了神,关上门转身,见对方站在博古架前,手上摩挲着什么东西,谢怜走了两步,越过他的肩,瞧见那被把玩的东西,正是那只银饰蝴蝶。

 

原来……

这世上真有这样的入骨相思,

最终苦尽甘来。


——————分割线——————

终于写完了,我到现在都在怀疑,我有没有把所有的伏笔交代清楚,我太难了。。。。

梓官-Azusa

#自拍左右翻转 


三郎生日快乐🎂


等7月跟哥哥拍了再补上吧


试妆照 抖音/IG:fudukise

#自拍左右翻转 


三郎生日快乐🎂


等7月跟哥哥拍了再补上吧


试妆照 抖音/IG:fudukise

斑
好久不見來一隻花城看能不能釣出...

好久不見
來一隻花城看能不能釣出哥哥
這張是舊圖新繪

好久不見
來一隻花城看能不能釣出哥哥
這張是舊圖新繪

梓官-Azusa

「哥哥⋯」 —



#天官赐福 #花城 #试妆发 #眼妆风 


#自拍左右翻转 —


昨天、剪假发顺便试妆😌


衣服不是这套、伞也不是这把


试妆随便穿的白里衣+红T恤🤣 


见谅😘



🌸🌸🌸

还有之前的成年忘机


「哥哥⋯」 —




#天官赐福 #花城 #试妆发 #眼妆风 


#自拍左右翻转 —


昨天、剪假发顺便试妆😌


衣服不是这套、伞也不是这把


试妆随便穿的白里衣+红T恤🤣 


见谅😘




🌸🌸🌸

还有之前的成年忘机


六一儿童节

子非鱼(花怜/渴水症)3

 很甜噢

不补前面也没关系

第一章传送门

第二章传送门


   谢怜本来只是出门打个水喝,但是当他把手轻轻探进流动的溪水时,仿佛溪水有着某种奇妙的魔力,谢怜觉得自己无法抗拒内心某种强烈的欲丨望。

   今天……有这么热来着吗?

   裸露在外的皮肤连同喉咙传来阵阵干燥,谢怜甚至连衣服都没脱,缓慢地把自己浸到清凉的溪水中,像鼓点般躁动的心跳渐渐恢复稳点,谢怜捧起一汪水,水中倒影出谢怜的脸,表情有些古怪,他愣愣地注视着自己的倒影几分钟,发现了不对劲。

   这几分钟...

 很甜噢

不补前面也没关系

第一章传送门

第二章传送门


   谢怜本来只是出门打个水喝,但是当他把手轻轻探进流动的溪水时,仿佛溪水有着某种奇妙的魔力,谢怜觉得自己无法抗拒内心某种强烈的欲丨望。

   今天……有这么热来着吗?

   裸露在外的皮肤连同喉咙传来阵阵干燥,谢怜甚至连衣服都没脱,缓慢地把自己浸到清凉的溪水中,像鼓点般躁动的心跳渐渐恢复稳点,谢怜捧起一汪水,水中倒影出谢怜的脸,表情有些古怪,他愣愣地注视着自己的倒影几分钟,发现了不对劲。

   这几分钟里,谢怜一次都没有眨过眼睛,可是眼中并无酸涩的感觉,这一发现让再迟钝的谢怜都深感不安,就在他决定上岸的时候,脚下踩着的水中光滑鹅卵石忽然松动,谢怜重心不稳,一头扎进水里。

   青丝在水中四散,谢怜心中暗叫不好,翻身想爬起,这溪水不深,谢怜站进去也只是堪堪没过腰线,按理说要是在这种深度溺水,谢怜这八百年算白活了,可是此时他却觉得有些爬不起来,并不是因为被什么束缚住,主要是…太舒服了。

   除了不能呼吸,其他的一切都让谢怜宛若置身仙境,水就好像甜美的毒液,渗进谢怜的皮肤,让他的内心一直在找借口让身体继续沉溺。

   没事的……不会死的

   就算死,也能再复活……

   死,或许更轻松也说不定……

   看啊,这就是你想要的……

   谢怜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很消极的声音,只几秒间,占据了他的内心。他不由自主地放松了四肢,随着水的流动摇晃着,此时谢怜静静地看着水面,柔和的阳光透过溪水洒在他身上,而他整个人却浸在水里。

   多好啊……

   谢怜这么想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哥哥!

   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碎了平静,谢怜猛得睁开眼睛,下意识抓住溪边的草,让自己浮出水面,眼神一下子清明许多,他猛得呼吸了一口空气,四下望去。

    花城蹲在溪边一把拉住了谢怜冰凉的手,把他从水里拖了上来,谢怜脚底发虚,栽进花城怀里,弄得花城满身水,两个人都湿漉漉的坐在溪边。

  “哥哥,你没事吧……”

   花城的声音有点发抖,他用力搂住谢怜,生怕他消失似的,紧紧贴住谢怜的胸口,感受着那剧烈的心跳和起伏。

 “啊?我怎么了……没事儿啊……小事小事,刚不小心掉水里了,不要紧,就是弄湿了衣服,烤烤火就干了。”

   谢怜安慰地拍了拍花城的后背。

 “别粘这么紧,对不起哦,害你也湿透了。”

    谢怜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有些羞涩地伸手推花城,试了几下没成功,也就任他搂着,谢怜不敢告诉花城他在水里想的事情,怕他担心,这事儿可真够邪门的,得找人问……

  “哥哥,我撒谎了,我去了仙京,你这几天一直渴是因为那条鱼,回去换身衣服,我给你详细说说,我们一起想想办法。”

   说着,花城一把捞起谢怜的膝弯,把浑身还滴着水的谢怜抱起,往屋里走去。

  “等等……我自己能走……三郎!放下我。”

  “哥哥身上湿了,一身白,走回去身上更容易沾泥。”

   闻言谢怜害羞得低头不说话了,两条长腿随着花城的动作一颤一颤,他没有因为花城对他撒谎而生气,谢怜这人早就被这个并不美好的世界磨得没了脾气,更何况花城是为了他好,这么一想,谢怜的脸又红了几分。

   换下湿衣服,换了身依然素净的白衣,谢怜得知自己吃的鱼应该是个氵字,而它的本体应该是渴,怪不得最近一直口干舌燥。

 “也就是说……我需要让它意识到自己不是水,而是个水字旁?”

 “是这样没错。”

   两人对坐着,一筹莫展。谢怜时不时要端起水杯润润喉,不然说话说着说着就会只剩下气音,花城意识到事情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他一手抚过谢怜的脸,注视着他的眼睛。

   谢怜的眼睛比平时还要明亮,乌黑的瞳孔上似乎有一层透明的水膜,或许是因为这层膜的原因,谢怜几乎不怎么眨眼睛。看到花城缓慢皱起的眉头,谢怜会意,闭了一下眼睛。

  “你也发现了……我的身体某些部位似乎正在经历着什么变化,跟那个被我误食的字有关。”

  “比如开始变得像一条鱼?”

    谢怜张了张嘴,扭头想碰水,被花城捏住下巴掰了回来,谢怜还没回过神,就被花城低头吻住,一个绵长的深吻,谢怜的大脑瞬间宕机,脸上红得冒烟,他慌乱地推开花城,花城却反而将他搂得更紧。

  “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方法…”

  “三……三郎,我自然是信你的,别,别抱这么紧。”

    谢怜伸手扯住花城身后的衣角,他的指缝间有一层透明的膜不显眼地黏连在一起,而二人现在还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六一儿童节

子非鱼(花怜/渴水症)2

 很甜

偏攻视角

后期疼痛预警[慎追]

第一章传送门

   仙京,灵文殿——虽说尘埃落定后灵文理应被压入天牢,可这仙京上上下下的事务却还真的不能没了她,得此,她被软禁在自己殿内,每天与公文做伴。

  “奇了怪了……”

   灵文揉了揉眼睛,发现确实不是自己疲劳过度看错,这份她整理到一半的上古秘典里用鎏金撰写的“渴”字,变成了“曷”,那三点水全然不见了踪影。

  “哥哥……哥哥?”

   花城看着神情有些懵乎乎,坐在榻上发愣的谢怜,把...

 很甜

偏攻视角

后期疼痛预警[慎追]

第一章传送门

   仙京,灵文殿——虽说尘埃落定后灵文理应被压入天牢,可这仙京上上下下的事务却还真的不能没了她,得此,她被软禁在自己殿内,每天与公文做伴。

  “奇了怪了……”

   灵文揉了揉眼睛,发现确实不是自己疲劳过度看错,这份她整理到一半的上古秘典里用鎏金撰写的“渴”字,变成了“曷”,那三点水全然不见了踪影。

  “哥哥……哥哥?”

   花城看着神情有些懵乎乎,坐在榻上发愣的谢怜,把端着的茶碗放下,有些担忧。

 “三郎……你觉不觉得房间里有点热?”

   谢怜抬眼看向花城,他的眸子似乎比平时更加水润,花城闻言起身开窗,背对着谢怜,他语气轻柔地说。

  “哥哥你身体可有些不适?”

  “为什么这么问?”

   花城回过头,眉宇间的不易察觉的担忧被揉碎在额前,他确定谢怜并没有被什么恶灵邪祟缠上,可是凭他对谢怜的了解,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三郎……我有些口渴,去打些水,没什么大事儿,你在屋里等我吧。”

   没错,谢怜最近的反常,口渴的频率越来越高,或者说,对水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花城有些后知后觉……可是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谢怜其实也发现自己越来越容易口渴,但是他没怎么放在心上,口渴,就喝水,热了就用水擦擦身子,水让人舒服,只要靠近水,谢怜就会觉得安心,这种反常的感受很自然地影响着他的心情。

  “哥哥!”

 “怎么了三郎,你的表情很奇怪啊……” 

   谢怜放下茶碗,咽下一口水,伸手抚上花城的脸。

 “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谢怜看着脸色凝重的花城,有些担忧。

  花城冲他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让他放心。

 “哥哥,最近城里出了点事儿,我得回去看一眼,一天就回来。”
 
 “严重么?要不要我一起去?”

   花城向来不爱管鬼市的是非,此次却打算亲自前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谢怜自从与花城互通心意之后鲜少有分开的时日,难免有些担心。

 “真的只是些小事,不劳烦哥哥。”

   花城把谢怜的手捂在自己手心,虽没有实质温度,谢怜却依然能从中感受到温暖。

   别了谢怜,花城并没有回所谓的鬼市,他只是借口出去找线索,既然谢怜身上并无邪祟,又没有得病,那他的反常必然是跟仙界有什么关系,此番花城打算上仙京探一探。

   花城去仙京那可比去自家花园还容易些,骰子一掷,开门就是某位上仙的殿前,自打发生了那次大战,加上谢怜与他的关系,仙京上下对他是大气不敢出,说敬佩,肯定是有的,但是立场关系影响,更多的还是畏惧。

   他在仙京各地散布的银蝶为他打探情报,不免能听到一些人对他的议论,对于这种泡沫一般的打击,花城连假笑都懒得回应,兜兜转转一大圈,他听到了一些似乎有用的情报。

   “奇了怪了……能去哪儿呢”

  “要不再找找,指不定晃到其他页码上了。”

  “不可能,这卷秘典我能倒背如流,这段词里分明是个渴字,现在变成了曷。”

  “说不定让什么给碾掉了偏旁,您提笔加上岂不是方便。”

  “这秘典一字一句都是用鎏金撰写,每个笔画都蕴含着灵气,哪有这种加法……”

   花城的银蝶播放完了这段灵文与某位下仙的谈话后,在花城指尖飞散成银色的粉末,花城若有所思。

   渴?偏旁不就是水吗……鎏金撰写,每个字都有灵气,难道这缕灵气下凡化作金鱼,被殿下不小心吃了,才会这般需要水?

   花城并不关心那个什么秘典缺字少字,既然知道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缠上了哥哥,那是不是先观察一段时间比较好,毕竟只是爱喝水…如果为此惊慌,难免小题大做,虽然这么想着,他还是找上了灵文。

   被花城主突然来访吓了一跳,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头也不抬的应到。

 “稀客啊……我也不客套了,有什么事直说吧,你看我现在也这种处境了,你肯定也没什么闲心来编排我。”

 “你那个字的偏旁,被我家殿下吃了,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想都是你的问题。”

   花城也不客气,倚着门框语气慵懒地说着很不讲道理的话,仿佛不管自家殿下做了什么,只要出事,都是别人的错,这种宠溺无边的做法实在不值得推崇,但是谁又能管的了他花城呢。

  灵文抬眸,用一种看怪物家长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花城,幽幽地说。
 
 “这种事以前没发生过,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或许你让那个偏旁记起自己是个什么字,它兴许就会回来找它的另一半。”

 “哦?你是说,渴?”

 “正是。”

   灵文还想说些什么,转眼间花城已经如同他方才来时那样,消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