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上一辈的故事

118浏览    1参与
七月上

【楠静】一生一句

       今晚国剧盛典听见了静妃娘娘的红颜旧

       突然就想写她的故事

       深爱无言

       一生只得一句

       梅石楠   

-----------------------...

       今晚国剧盛典听见了静妃娘娘的红颜旧

       突然就想写她的故事

       深爱无言

       一生只得一句

       梅石楠   

----------------------------------------------------------------------------

       她记性一直很好,或许是跟学医有关,学医的人记性普遍都好。

       所以不管时隔多久,那些画面总是历历在目,好像只是昨天的事。

       却已是几十年凄惶岁月。


       那年她十一二岁,跟着师父四处行医。

       师父医术好,所到之处,百姓交口称赞。可是也因此招惹了不少人。

       那天她和师父正辗转去向下一个镇子,却不想路口突然冲出一群人,围住他们不由分说就是一顿乱打。师父拼命将她护在身下,她听到木棍在打在师父身上发出一声声闷响,她想同那些人说些什么,或者争辩,或者求饶,可是张了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呜咽。

       痛极了的时候,她素来不能像常人似的嚎啕,只能呜咽。

       后来那个人说,因为她是一个极懂得为他人考虑,极能隐忍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感觉已是过了特别久,没有木棍再落下来了,她听到了哭嚎与求饶的声音,是打他们的那些人。有三个人过来扶起了师父,接着有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她想伸出手去可是浑身没力气,那人似是瞧了出来,俯下身搀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是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从衣服料子和腰侧的佩剑看,应该是大家的公子。

      “姑娘,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打你们?”

      “求求公子!求求公子救救我的师父!求求公子!”


       师父受的伤太重,小镇上的郎中都没法子。

       能救师父的只有师父自己。

       师父在天边有了第一丝光亮的时候咽了气。

       她特别恨自己,如果她更加努力地学医,是不是师父就不会死了。

       可是没有如果,师父死了,她在这世上就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姑娘以后打算去哪儿?”

      “不知道,可能继续四处行医。”

      “姑娘在这世上没有别的亲人了吗?”

      “我只有师父,师父也只有我。”

      “姑娘若不嫌弃,可同我们一起上路,我们四处云游,有姑娘这样懂医的人实在是大幸!姑娘亦可一路行医。”

      “我怎么会嫌弃公子?!”

      “姑娘不嫌弃就好。对了,还不知姑娘名姓?”

      “林静。静言思之的静。”

      “梅石楠,梅花的梅,石楠树的石楠。”

      “梅石楠。”她在心底默默念了一遍,真是好名字,念来满口生香。


       到了金陵她才知道,她的梅哥哥竟是名满天下的将军,林燮。

      “静儿,这一路瞒着你我很抱歉,只是在外游历只得起个化名。”

      “林将军言重了。”

      “你还是叫我哥哥吧。这一路我同你相谈甚欢,巧的是你也姓林,倒不如我们结拜做兄妹?也算不辜负这缘分。”

      “我身份卑微,不敢同将军——”

      “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就按我说的,我们结拜做兄妹,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的妹妹,住到将军府来。我还有个妹妹,乐瑶,你同她一定聊得来。”

      “林大哥,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我福薄,实在是受不起。若是大哥真的为我好,就让我在林府做个医女吧。”

      “若是你执意如此,也好,那你就在乐瑶身边,同她做个伴。”


       乐瑶被选进宫的时候,林燮过来找她,希望她能陪乐瑶进宫。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你可以拒绝的。”

      “乐瑶需要我,我去了同她能有个照应。”

      “谢谢你。”

      “更何况我去了,也总能帮上林大哥的吧。”

      “你不要想这么多,在宫里同家里不一样,和乐瑶你们两个要互相照应,好好的,受了什么委屈就和大哥说。”

      “嗯。”

       她同乐瑶素来亲密无间,自是知道乐瑶和言阙的事情,两情相悦,天作之合。可是有什么用呢,要乐瑶的那人可是皇帝,高高在上的皇帝啊。所以乐瑶再伤心,言阙再不甘,也只能任着那轿子摇摇晃晃地朝着宫门走去。

        好在皇帝是真的喜欢乐瑶,万千宠爱于一身。她也因着是跟着乐瑶进的宫,分得了一些雨露之恩。她不在乎这些,总归乐瑶好就行,乐瑶好,林大哥才能放心,林大哥放心,她才能放心。

       后来乐瑶得了景禹,那样聪明乖巧的孩子,长得有些像他的舅舅,她打心眼里喜欢。林燮得了皇命进宫来看乐瑶和景禹,她才发现她有好久都没见过他了,他好像瘦了也黑了,听说才从战场回来,自然又是大获全胜,举国欢庆,皇帝赏了好些东西。他带了些小玩意儿给乐瑶和景禹,也没少了她的份,她瞧着那些精巧的东西,特别开心,可不知怎么的却有些心疼。

       她突然也想有个孩子,一个完全属于她的孩子,只属于她一个人。

       她又想,她生了孩子之后,皇帝会不会准他进宫看她和孩子呢。


       景琰一岁的时候,林燮娶了晋阳公主。

       要说她一点不难过是假话。可更多的是开心,真的开心。

       因为她同晋阳交好,知道晋阳虽是公主,却没有半点骄纵,知书达理,人品更是一等一的。

       也因为他娶了亲之后,就会有人在临行前帮他打点行装,有人做他喜欢的糕点给他,有人为他酿酒煲粥,有人给他生几个同他一样好的孩子。

       有人照顾他一辈子,让她不至于总是挂心。

       更因为她从未奢求过什么。

       其实林燮还是梅石楠的时候,她是有过一些隐隐的期盼的,少女心思,初初的心动。可当梅石楠变回林燮,她就断了这份心思,她从不会去期盼不可能的事情。

       师父说她为人太过现实,是好事也是坏事。


       现实是,她爱小殊甚于爱景琰。

       她也不想这样,可是没法子。看到小殊那张和林燮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她就控制不住地想要把好的都给他。好在景琰是个实在的性子,不会吃味。

       所以当那场大难来临的时候,她是也想随着去的。

       乐瑶不在了,晋阳不在了,小殊不在了,那么多人都不在了。

       她不是轻易寻死的人。

       当年师父死的时候,她也没想跟着去。

       可是他不在了。

       但她最终还是活了下去。

       因为景琰。

       更因为她相信,他是冤枉的。

       而她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给他昭雪。


       她没想过小殊还能活着。

       她见到小殊的时候心痛极了,痛得哭不出来,只能呜咽。

       她心痛小殊受的苦。

       也心痛那奇迹终归是没有发生。

       十三年来每日每夜期盼的奇迹,恨不得折寿换取的奇迹。

       可好在小殊回来了,他的儿子回来了。

       她总算没白念这些年的佛。

      “敢问母亲故人的名字?”

      “故人?”

      “母亲不会忘了恩人的名字吧?”

      “石楠,梅石楠。”

       怎么会忘了,多么好的名字,念来满口生香。


      “母亲,母亲!”

      “景琰,石楠。”

      “母亲,外面的石楠树开花了,开花了,你要好起来,你好了就能出门看看了!”

      “开花了,开花了,咳咳,可算,开花了,咳咳。“

      “母亲!”

      “石楠,梅石楠,梅,石楠。”

      “母亲,你说什么?”

      “石楠,梅,梅,石楠。”

      “母亲!!!”

       她死的时候院子里的石楠树开了满树的花。

       她的院子里只有两种树。

       梅树和石楠。

       梅石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