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上元节

1714浏览    110参与
苒苒

【怀吉x徽柔】东风夜放花千树(汴京城神仙眷侣的平凡一天)

私设如山 重生再遇 汴京城小夫妻


今日是上元节。(1)


宣德门外的潘楼街(2),偌大的“棘盆”之内,缯彩绕成的长竿上,百戏人物随风轻拂,乐棚被灯盏映得有如白昼。教坊艺人身着珠翠罗绮,衣袂飘飘,手捻琵琶,声随影动,奏的是柳三变的一首新曲《醉蓬莱》。


“哥哥,咱们去御街转转吧。到得晚了,就连‘小健儿吐五色水’(3)也看不成了。”潘楼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有一女子正忙碌地啃着软软糯糯的皂儿糕(4),一边含含糊糊地对身边的男子嘟囔道。她身着一件葱白绫袄,头上仅以几朵白绢玉梅点缀,在一众佩戴菩提叶、销金合的莺莺燕燕中倒凸显出了几分清丽可人来。那男子也着一身素白长衫,...

私设如山 重生再遇 汴京城小夫妻


今日是上元节。(1)


宣德门外的潘楼街(2),偌大的“棘盆”之内,缯彩绕成的长竿上,百戏人物随风轻拂,乐棚被灯盏映得有如白昼。教坊艺人身着珠翠罗绮,衣袂飘飘,手捻琵琶,声随影动,奏的是柳三变的一首新曲《醉蓬莱》。


“哥哥,咱们去御街转转吧。到得晚了,就连‘小健儿吐五色水’(3)也看不成了。”潘楼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有一女子正忙碌地啃着软软糯糯的皂儿糕(4),一边含含糊糊地对身边的男子嘟囔道。她身着一件葱白绫袄,头上仅以几朵白绢玉梅点缀,在一众佩戴菩提叶、销金合的莺莺燕燕中倒凸显出了几分清丽可人来。那男子也着一身素白长衫,用手紧紧揽着白衣女子,生怕她被汹涌的人潮碰了挤了去。


“好,这便去御街。说诨话的张寺和弄虫蚁的十七郎今儿都来了,怕是比去年的表演还要精彩上几成呢。”男子低头,轻轻伸手揩去女子嘴边紫红色的皂角米屑。“徽柔是怕檀粉用尽了么,昨日搽的是‘糖粉’,今日便往脸上涂了‘皂粉’,让我猜猜,明日可是要抹上‘鲍螺粉(5)’不成?”


这位名叫徽柔的女子,双颊霎时绯红如霞,佯装愠怒地抬手往男子的脑袋上敲了一记。她还未开口,便听到身后传来“噗嗤”一声轻笑。


“好哇,就连居简你也笑我。以后你便改名’鲍螺儿’吧,跟‘笑靥儿’刚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可是字斟句酌过这个名字了,若你觉着不满意,还有‘荔枝腰’‘羊头签’‘煎夹子’……”徽柔扳着手指不疾不徐地数了起来。这名字念得越多,她身后那叫居简的小厮便愈发慌张。


男子却抿了唇,笑意微微地看着她历数出那一长串佳肴美味,也没有半分想要打断她的意思,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小人知错了,娘子放过小人吧,这……换名字可万万使不得,居简这个名儿,自阿郎赐了我,便用了十几年了,小人,小人虽还未参透这名字的意涵,却……却也不想改名……”居简把求援的目光投向他的阿郎。可是,阿郎的目光却未从娘子身上移开半分。


徽柔本还杏目圆睁,看到他这哆哆嗦嗦的模样,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够了够了,就因为你没憋住笑,就对你‘施以极刑’,也忒不近情理了。传到外边去,定会闹得整个东京城都以为咱们梁家不苟言笑。更何况,今日要罚,首当其冲的应是怀吉才对……”


她不再叫男子“哥哥”,而是直呼其名,一脸计谋得逞般的得意。


“哦?徽柔要罚我?”怀吉沉吟片刻,偏过脑袋故作认真地望向她,“徽柔就不怕,这东京城的每家每户,都知我惧内,知你悍妒?”


“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他们爱搬弄是非,就让他们说去罢。”她气鼓鼓地昂起头来,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怀吉,我怎么就悍妒了?我又不似‘胭脂虎’,也不曾‘河东狮吼’,也没把你变成那‘补阙灯檠’(6)……你,你怎么又拿我寻开心?”


怀吉附到她耳边,轻轻呢喃了几句什么。她蹙起的眉头登时舒展开来,拽了拽怀吉的衣角:“此话当真?”


怀吉将她揽得更紧,低声道:“我何曾骗过你。”


溶溶月色、翦翦灯影汇入他眼底温柔沉静的潭中,鳌山凤楼、街头戏鼓似乎都失了声色,沦为这一对璧人呢喃私语时的布景而已。


徽柔似乎觉得冷了,轻咳了几声,怀吉便将她的手紧紧攥到掌心中。又是一阵眼波流转,徽柔撒娇地说再不赶去御街就看不了诨话和弄影戏了,怀吉温言道不必着急,现在走到御街去,应该还能找到个看表演的好位置。二人便转过头来,异口同声地勒令居简快些跟上。


居简无奈地理了理头顶的“火杨梅(7)”,亦步亦趋地跟上男女主人,在心里咕哝:“瞧这二人,每每出行都是旁若无人,肩儿厮挨,手儿厮把。”可怜他形单影只,平日里还有笑靥儿陪着说话解闷,可是近来她得了偏头疼的毛病,徽柔便准了她在府中歇息,又纵其他丫头结伴上街看灯,不必随行,便只带了他前来。


不知笑靥儿的头疼可好些了么?他心想着,等下见着笑靥儿,定要同她分享街上的无骨灯、羊皮灯还有珠子灯有多璀璨炫目。当然,还得告诉她,这一双融入灯海星河的背影,今夜又书写了多少胜似画本上的小郎君和小娘子的故事……


不单单是居简和笑靥儿,梁家上上下下,说起男女主人的故事,都堪称“悬河泄水,注而不竭”。毕竟一得空了,这群僮仆便又要对二人的故事如数家珍了。


他们相遇的那日,亦值上元佳节。“阿郎转过街角,便见那卖焦缒的竹架子前,有位绾着三鬟髻的娇俏小娘子。小娘子应是走得急了,身无分文,眼巴巴地盯着架子旁咕碌碌转动的红梅镂金小灯笼,纵她身边的小女使如何劝她,就是不肯走开。”居简说起二人初遇的情景,还是忍不住激动得指手画脚。


“我和娘子正发愁呢,却见一位小郎君走到竹架旁,摸了三文钱,买了一串炸得酥酥脆脆的焦缒,递给了娘子。我看那小郎君清清朗朗,面若荻花,早已看呆了。可娘子还沉浸于天降焦缒的意外之喜里,连连道谢后,便开始啃她到手的焦缒,满嘴塞得鼓鼓囊囊,还要我也尝上几口,说是比家里的澄沙团子还要好吃。小郎君也不急着走开,噙了笑望着娘子,还道她不必着急,慢慢吃就是,若是真的喜欢,便给她再买上一串。那神情,让我觉得他们从前定然见过。”笑靥儿每每说到此处,都要啧啧称奇上好一阵子。


“岂止见过!今夕何夕,见此良人,依我看,这二人便是三生石上刻定的缘分。小娘子吃完了焦缒,看阿郎站在原地未曾离开,便以为阿郎帮她付了三文钱,又反悔了,便告诉阿郎‘我素来不喜有所欠于人,明年上元节,郎君务必来这御街尽头,待到那时,我便给你和你的厮儿也买上几串焦缒。”居简咂了咂嘴,仿佛还在回味那焦缒的砂糖味儿。


“那,你第二年吃上娘子买的焦缒了没有?”梁家的僮仆总爱问上那么一句。


“那自然是没吃上,可,吃不上也不打紧,他们见着面了才是正事。阿郎盼了那一刻许久了,这一年内,不知写了多少情诗,给娘子绘了多少画像呢。到了他们约定相会的那个上元节,卖焦缒的翁翁却不见踪影了。阿郎倒也不急,仿佛料定娘子定会来相会一般,只管站在龙凤灯下,静静守候着娘子前来。过了半晌,一阵人潮涌动,阿郎的眼睛倏地亮了,我还没看清呢,就见娘子微微笑着朝他走来。娘子的装束,似与去年不同,绾了一个同心髻(8),还在脸上贴了‘鱼媚子’,就似天女一般,我都看得恍惚了。”居简绘声绘色地描述着。


在一旁听故事的女使们不由笑道:“你和笑靥儿,一个看呆了,一个看得恍惚了,可郎君和娘子呢?”


“娘子自去年见着郎君后,便心心念念这第二年的约定。还有一次,在学究讲《女诫》时,自顾自地在纸上描画郎君的画像,还被罚了抄书,笑靥儿还帮娘子分担了不少……”笑靥儿晃了晃手腕,似乎还觉得酸痛,“我本以为她见到郎君,便要对他诉以这一年的绵绵情意,没想到……”


“没想到他二人倒是对起诗来了。”居简接过她的话茬子,“一个凝眸道‘别后不知君远近’,一个又以‘故欹单枕梦中寻’对答,还有什么‘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爱而不见,搔首踟蹰’……就这么你来我往了好几句,二人便并肩到街上猜灯谜去了。”


“可我还有一事不解:你们都说娘子当年只顾着吃焦缒,应是对郎君不甚留意才是,为何别后却又挂念起郎君来了呢?”旁听的僮仆忍不住问道。


笑靥儿笑道:“其实……他们初遇那日,自郎君离开后,娘子又买了不少南北珍果,什么迷果,什么蜜煎、玉消膏的……”


僮仆们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娘子身上是带了钱的?”


“那日娘子远远看见郎君前来,便对我耳语一阵,我……我当时还不解其意,心里想着,娘子为何这么笃定,觉着郎君定会帮他买上一串焦缒呢。但后来,看郎君这样心细如发,平日里对她的起居吃穿,照料得比你我都细致,许多连我都不知道的娘子的喜好,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我便觉得,他二人是有前世的缘分的……说不定,前世郎君还是娘子身边的厮儿,唯恐上辈子对她照管得不够,于是今生便续了前缘……”


“娘子对阿郎,也照顾得无微不至,自阿郎擢了秘书省校书郎,每日五更上朝前,都能吃到娘子给阿郎备好的胡饼、馎饦和馄饨,日日都不重样,你说东京城那些骑马赶路,又得到御街摊贩那儿买烧饼油条的官儿,(9)谁不羡慕阿郎有这样的娘子呢?依我看,娘子爱品美食,对四方食事都颇有造诣,做出来的菜品,必不比那集英殿上的宴席逊色半分……”居简一边说,还一边轻抚了一下肚皮,说到这里,娘子做的糖霜玉蜂儿,倒是有好一阵没吃到了。


“居简,你看这彩灯的样子,像不像你最爱吃的糖霜玉蜂儿?”真是想什么来什么。阿郎正指着御街上的一盏莲花灯,对他笑道,“不止是你,我也想念它的味道了。”


这分明是对娘子的暗示嘛,还要拿自己出来当挡箭牌。居简闷闷地点了下脑袋,发现娘子并未看向他们,而是凝视着不远处灯山旁的两尊菩萨灯(10)。文殊菩萨身骑狮子,普贤菩萨坐于白象之上,他们手掌间汩汩流出的清水和走马灯的光束汇集在一起,将周遭的一切都染成了温润澄明的暖黄色。


娘子深吸一口气,双手合十,似在对着菩萨虔诚祝祷着什么。阿郎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而虔敬起来,二人比肩而立,朝着两尊菩萨像静默了许久。过了片刻,他们才从这寂静中缓过神来,相视而笑,眼里闪动的不知是灯影,还是泪光。居简忽然觉得,他们二人像是历经多年才久别重逢的眷侣,脉脉低诉着飘零岁月,曾经沧海。周遭宝马香车、游人如织,他们竟兀自怆然了许久。


“哥哥,我们走吧。”娘子绽开笑靥,挽上阿郎的手,往表演弄影戏艺人的方向走去。居简期待这表演亦有多时了,连忙快步跟上。


依稀可见远处的宣德楼上,官家的羽扇已然打开,定是他和宫中的几位娘子已登临楼台之上了。以往居简总是羡慕宫中人可以避开这上元街头的熙熙攘攘,但这一瞬,他竟有些沉醉于街上的市井繁华、香尘习习了。(11)


至少,在这照耀如昼的忙碌街市,阿郎能挽着娘子,一同看花灯、看杂戏、到食盆架那儿买上娘子最爱吃的焦缒,待到玉漏凭催,金鸡屡唱,车辇还内,楼台寂寞之时,他们还能缓步香风,携手冶游。


虽是寻常,但恐怕这偌大的东京城内,也无人能比他二人更为幸福吧。


(1)并未将这篇文章拘于某位皇帝在位期间,大致的背景便是北宋年间的一次上元佳节。角色的性格也与怀吉徽柔本身有一定差异,但都是我想象中,他们成为寻常夫妻之后最本真的样子。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就是希望他们能够走出孤城,拥有平凡而美满的人生,拥有能携手相将的一夜上元节。

蹴罢秋千(中考再见)

上元节

啊啊啊啊,终于肝出来了 @邪曲几清寒 

————————————————————————————————

——上元节——

云梦双杰,哦,不对,姑苏双妯娌,非常默契地在这一天偷偷溜回了莲花坞,不带姑苏双壁的那种。

宗主突然回来江家的人慌了。

你想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把校场给出租了。现在校场上满目狼藉,各种小摊小贩留下的垃圾无人清扫,晚上的热闹可见一斑。练功?不存在的。

不知道是不是莲花坞这种地方净出些魏无羡那种无赖,即使江澄的风格与往届宗主不同,门生倒都是一样一样的。

出乎意料的是,江澄看见这般景象后只皱了皱眉,然后叫他们清理安静练功,之后,就...

啊啊啊啊,终于肝出来了 @邪曲几清寒 

————————————————————————————————

——上元节——

云梦双杰,哦,不对,姑苏双妯娌,非常默契地在这一天偷偷溜回了莲花坞,不带姑苏双壁的那种。

宗主突然回来江家的人慌了。

你想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把校场给出租了。现在校场上满目狼藉,各种小摊小贩留下的垃圾无人清扫,晚上的热闹可见一斑。练功?不存在的。

不知道是不是莲花坞这种地方净出些魏无羡那种无赖,即使江澄的风格与往届宗主不同,门生倒都是一样一样的。

出乎意料的是,江澄看见这般景象后只皱了皱眉,然后叫他们清理安静练功,之后,就什么也没说了。

那些门生见此情景大着胆子向江澄报备了另一件事——晚上准备在校场上办家宴,仿照以前的那种。

“以前的哪种?”

“就是,什么人都可以来,然几堆火,大家围在一起,然后摆几桌菜,自取,不够现做——嗯,大概是这样吧,具体的还要宗主指示。”那名门生讪笑道,低了头。

江澄听了“嘁”了一声看向魏无羡:“你教他们的吧?”

“对呀!不好吗?莲花坞本就该这般热闹才对嘛!”魏无羡笑着搭上了江澄的肩。

“哼!”

“对了,门主...”那门生又道。

“干嘛?有话快说!什么时候这么怂了?敢做不敢说啊?”

“我们,还熬了一大锅莲藕排骨汤......”

“......”

“是厨娘做的,是最开始那个,我们特意从乡下请回来的,应该是一样的做法......”

“......”

“宗主,虽然你平时对我们很严厉,动不动就说要打断我们腿,但你也特别护短,之前六师弟被人欺负了你还帮我们去出气...我们知道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天天讽刺我们心里却是在乎我们的,我们真的很感谢您,所以——哎呦!”

那门生猛地被江澄拍了下脑袋,吓一跳,抬头看时,忽然发现宗主的眼睫上亮晶晶的,愣了,半天没说话。

江澄眨了眨眼:“好好练功!天天整那些个有的没的——魏无羡都是你带坏他们!”真是的,害得我差点哭了,丢人。说完头也不回地朝祠堂走去。

“师妹!等等我!”

“噗嗤——”那门生听了魏无羡的话没忍住,笑出了声,感受到江澄能杀死人的目光忙拿起扫把开始清理校场,还不时往那边看。

 

到了祠堂门口,魏无羡终于收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住了脚,迟疑地看着江澄。

“愣着干嘛!?怎么地?你也要脸?”

“......”

“还不进去给爹娘磕头赔罪!还要我请你不成?”

“不用!”

魏无羡忙敛了神,整了整衣服,缓缓走了进去。他找了个蒲团跪下来,取了三支供台里的线香,在烛火上燎了燎,点燃后插在灵位前的铜鼎里,对着其中两个灵位跪拜三次。

“江叔叔,虞夫人,又是我。我又来扰你们清净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江家,我没能一直陪在江澄身边帮他、辅佐他,反倒给他添了许多麻烦,害得他这么多年孑然一身守着莲花坞、守着金凌。”

“但是,在我心里,我一直是江家人,我保证,以后只要江澄需要我一定倾尽全力帮他。”

“这可是你说的。”背后,江澄的声音传来,罕见地带了几分情感,“莲花坞的狗都撤了,以后,多回来看看......”

“啊?——”

“听不懂人话吗!?”

“好!”

魏无羡连忙答道,生怕江澄一会儿就反悔了。

两人又各自奉了三支香,跪在排排灵位之前,一起对着江枫眠和虞紫鸢的名字俯首拜下。

拜毕,江澄喃喃道:“其实,认出你那会儿我就想带你回来拜一拜了......”

“江澄你说什么?”

“没什么,走吧,看看他们的家宴准备得怎么样了。”

“嗯。”

 

校场上,一群人站在上面,几大捆柴薪堆在一侧。远处,众人抬来一口大锅,里面是基本熟了的汤,香气打老远就飘过来了,魏无羡、江澄问了,都好像又看见了江厌离,站在那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嘴唇微动,似在唤他们的名字。

待汤熟了,众门生非常默契地先舀了两碗给二人送去。两人迟疑着抿了一口——是从前的味道,只是隐约觉得少了些什么,大概,是换了个熬汤的人吧。

江澄吩咐人给金凌送去一碗,然后叫上魏无羡到了酒窖。

“这可没有天子笑,只有女儿红,凑合着喝点吧。”说着,江澄扔了两罐给魏无羡。

“两罐哪够啊?我可是千杯不倒!”

“呵,也不知道谁大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哭得稀里哗啦。”

“害,那能一样吗?——不对啊,江澄你不是说不来吗?我找半天没找到你。”魏无羡吃惊地看向江澄,喝了一口酒,“这女儿红味道还真不错,难怪虞夫人那么喜欢——江澄,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偷酒喝,好不容易抱出来一罐就被虞夫人发现了,虞夫人好生气,结果挨罚的又是我。”

说到这,魏无羡叹了口气:“虽然虞夫人以前总罚我,但就跟你一样,她从没害过我,甚至,也是关心我的......”

......

傍晚。

大股大股的人流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

到处张灯结彩,火焰“噼里啪啦”地燃得极旺,饭菜的香气萦绕在校场上。大家刚开始还见了江澄有所顾忌,后来看见他和魏无羡已经喝开了也就放下心来,一手拿着吃的,一手挥舞着,个个都兴奋地在那“高谈阔论”,一时间人声鼎沸。

魏无羡、江澄两人喝酒喝到深夜,几乎将酒窖里的酒全喝光了。最后,两人烂醉如泥是被门生给拖回房间的。

 

清晨,魏无羡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重重压着,正想喊声“蓝湛”,忽然看清是江澄吓得不轻,再一看,自己将人家搂得紧紧的,一只手还死拽着他头发。

江澄也醒来了,看清形势后慌忙从床上站了起来,脚底一趔趄,往后一倒,却被什么东西接住了,回头一看,吓得半死。

“晚吟?”

“魏婴。”


草莓煮不煮粥
“那边好像有些热闹,一会儿过去...

“那边好像有些热闹,一会儿过去瞧瞧”

“那边好像有些热闹,一会儿过去瞧瞧”

SJ
除了你的美色,本王不接受任何贿...

除了你的美色,本王不接受任何贿赂。

除了你的美色,本王不接受任何贿赂。

陆栖于林

#三国杀日常3 上元节聚会与孔明灯(部分全员向)#

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日是上元节。届时家家户户会放孔明灯以祈福,于是很顺理成章地夜晚的孔明灯成了一幅壮观浪漫的景象,即使是身体不好如郭嘉者也会撑一会儿看看漫天灯火,于是梦中也是漫天的亮光,像极了那年透透明明的他站在赤壁着急却无奈时看到的场景,还顺便跟一股东风吵了一架…咳,扯远了。

这么热闹的节日不办聚会岂不是可惜了,至于开销从哪里来嘛…刘协表示他心里苦但他不说。虽然是秉着所有人一起聚会的念头,但是排开场面以后陆续到来的众人还是自动分成了几大块。你觉得光的三原色能混到一起?

好吧其实是能的,而且经过了十一年的战斗友谊,众人也不是那么在意国别的问题了,之所以分成几大块是因为武将们聚在草地上大口喝酒...

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日是上元节。届时家家户户会放孔明灯以祈福,于是很顺理成章地夜晚的孔明灯成了一幅壮观浪漫的景象,即使是身体不好如郭嘉者也会撑一会儿看看漫天灯火,于是梦中也是漫天的亮光,像极了那年透透明明的他站在赤壁着急却无奈时看到的场景,还顺便跟一股东风吵了一架…咳,扯远了。

这么热闹的节日不办聚会岂不是可惜了,至于开销从哪里来嘛…刘协表示他心里苦但他不说。虽然是秉着所有人一起聚会的念头,但是排开场面以后陆续到来的众人还是自动分成了几大块。你觉得光的三原色能混到一起?

好吧其实是能的,而且经过了十一年的战斗友谊,众人也不是那么在意国别的问题了,之所以分成几大块是因为武将们聚在草地上大口喝酒吃肉什么的,而儒将和文臣们则相对来说文雅多了,虽然并不遵守太多礼节但是就连生性随意的郭嘉和曹植也做不到那一堆糙汉子们那么粗暴啊,嵇康表示这是一个好的主意但是他暂时应该不需要这么做了。至于女孩子们早就聚作一堆去玩了,稍微年长一些的夫人则会坐着聊聊天。

“嗯…看看这一身的红衣,又是哪个蜀国的来了?”郭嘉边笑着边倒酒,不小心洒到了一旁的扇子上,连忙拿起扇子擦,闻了闻之后忍不住又洒上去一些。“一股酒香啊,真不愧是我们颍川的好酒。”

“你也知道这是颍川的好酒,这也太浪费了吧。”戏志才在一旁不满道。

“吕子明?你穿红衣做什么?”陆逊闻言看向门口,却看到的是一身红衣的吕蒙,“莫不是你想去他们蜀国了?”

“那可真是悲伤的消息啊。”周瑜拿起杯子,“你是喝茶还是喝酒?”

“当然是酒啊,”吕蒙满斟了一杯,“上元节这种节日不是应该穿红衣的吗?”

“咳咳,”郭嘉狠狠地呛了一口,终于缓过来之后,他大笑道:“又不是贺岁,你别穿丧服来我们都很欢迎的,你去外面看看,集市上也不是一片红啊。”

荀彧无奈地看了郭嘉一眼提醒他稍微注意一点礼节。

“看来子明还是要多读书啊。”周瑜揶揄道,见吕蒙有点不好意思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孔文举那边怎么有点吵闹?”秦宓凑过来拿了一壶酒,顺便问道。

“啊,那个啊,”郭嘉拿着满是酒香的扇子扇了扇,“曹子桓对葡萄的瘾又犯了,这个季节哪里有葡萄啊,于是他们就开始聊各种关于葡萄的事情,正扯到仲达用那团蓝色的火烧葡萄的事,大家情绪有点激动。”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陆逊无奈,“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司马仲达那团鬼火是有用的,以前我只是觉得它好看罢了,还以为是用来吓人的,现在看看似乎挺好用的,要是当年在猇亭也有…”

“咳咳,这里还有蜀国的人在呢。”秦宓忍不住打断,其实一开始他们不是很喜欢蜀这个名字,但是用着用着也就习惯了,毕竟天天就在右上角写着呢。

“啊,抱歉抱歉。”陆逊摆摆手,又饮了一口杯中的酒,“没想到仲达也学着我们纵火团玩火了,那个火倒真的挺漂亮的。”

“我也这么觉得啊。”周瑜将杯中的酒饮尽,“诸位吃完了吗,我们去放灯吧。”

夜色如水,浓重的墨化不开地沉积在空中,若是有千般的灯火点缀自然是极好的。

然而姜维并不想放灯。你问为什么?姜维表示上个上元节他还是挺有兴致的,但是那是孔明灯啊,而且终究要落下的,陨落…他不愿再想起那个词,上次诸葛丞相在他面前放了孔明灯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孔明灯掉下来…当然自己的愿望还是写在了灯上面的,他拿去托钟士季帮忙放了。为什么不是丞相?开玩笑,他可不想再落一个灯。

众人将自己写好的灯一一地拿过来,点燃,放飞。

“下次请把食盒装满。” 

“化成风玩也不要在乱世玩啊。”

“雨灭了火,我便托蓝色的鬼火罢。”

“这一次,你不为君,我不为臣。”

“东风绕弦,今我曲误,周郎可愿顾。”

“君臣不相负,来世复君臣。”

“希望那只乌鸦不要再乌鸦了。”

“就一直这样下去吧。”

那,就这样吧。

随着漫天的灯火摇动,众人都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是当年的英姿吗,战场上的风流,还是运筹帷幄,帐中君臣相对,抑或是猜忌,忧愤,种种的不如意。

往事都随着放飞的孔明灯去吧。

若是曾经有什么遗憾,都可以在这儿圆满。

这个世界,不会再辜负你们了。



「标签还是好难定」

「好像晚了三天的样子…」

湛在地球
去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長安...

去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長安十二時辰》了。

去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長安十二時辰》了。

九夏樂音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
寳馬雕車香滿路 。
鳯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
衆裏尋他千百度 。
驀然囬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曲名: 靑玉案·元夕
詞作: 辛棄疾(南宋)
作曲: 金然
編曲: 向往
混音: 簡簡

演唱: 金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
寳馬雕車香滿路 。
鳯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
衆裏尋他千百度 。
驀然囬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

曲名: 靑玉案·元夕
詞作: 辛棄疾(南宋)
作曲: 金然
編曲: 向往
混音: 簡簡

演唱: 金

帕爾瓦西諾
(我诈尸了)上元节快乐😁记得...

(我诈尸了)上元节快乐😁记得吃碗元宵❤️顺便提一句,元宵和汤圆是两种食品

(我诈尸了)上元节快乐😁记得吃碗元宵❤️顺便提一句,元宵和汤圆是两种食品

云吞
改了个灯亮起来的版本

改了个灯亮起来的版本

改了个灯亮起来的版本

Wennnnn.

各位晚上好呀

上元节安康(ღ˘⌣˘ღ)


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好 中午有坐在阳台晒太阳


今天刷了理综选择 感觉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六分的选择错不起 肉疼啊啊啊


喝完这瓶锐欧 年就过完了

2020冲啊!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大胆走 别回头   我们终会上岸 

光总会到来

(。・ω・。)ノ♡

各位晚上好呀

上元节安康(ღ˘⌣˘ღ)


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好 中午有坐在阳台晒太阳


今天刷了理综选择 感觉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六分的选择错不起 肉疼啊啊啊


喝完这瓶锐欧 年就过完了

2020冲啊!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大胆走 别回头   我们终会上岸 

光总会到来

(。・ω・。)ノ♡

何以为言

上元节

红妆翠袖穿梭于彩桥之上,祥云瑞霭隐逸宝月之高。满城灯市盎然如火,花府楼前檐悬灯彩。

四下围列诸般买卖,灯市中人游观肆欢,阁楼之人伏窗饮醉,实其观景,亦观人。

“上元节......”灯火阑珊处,一身穿流光鎏金衣,冠金镶玉之人,手执一信扇,委身于臧树下,望其灯火通明处,眉眼道不尽思绪,复缓而一笑。

“身销清玄暗,望倚霄灯明。”一道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师兄,好雅兴。”

一只苍白的手衔过树梢,其身向苏玄羽望来,似是银月星桥撒下银河,眉眼尽其璀目,霎时间灯火尽失色,杂声尽消。

“...你来了,师弟。”


那时是南明泽和苏玄羽还是师兄弟的时候,

一切都还好的时候。


红妆翠袖穿梭于彩桥之上,祥云瑞霭隐逸宝月之高。满城灯市盎然如火,花府楼前檐悬灯彩。

四下围列诸般买卖,灯市中人游观肆欢,阁楼之人伏窗饮醉,实其观景,亦观人。

“上元节......”灯火阑珊处,一身穿流光鎏金衣,冠金镶玉之人,手执一信扇,委身于臧树下,望其灯火通明处,眉眼道不尽思绪,复缓而一笑。

“身销清玄暗,望倚霄灯明。”一道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师兄,好雅兴。”

一只苍白的手衔过树梢,其身向苏玄羽望来,似是银月星桥撒下银河,眉眼尽其璀目,霎时间灯火尽失色,杂声尽消。

“...你来了,师弟。”


那时是南明泽和苏玄羽还是师兄弟的时候,

一切都还好的时候。




小趴
【上元节.安康】 山川异域、风...

【上元节.安康】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画了个小图。

只愿今年大家都能安康、顺顺利利度过这次的难关~

希望我们,都可以好好的。

【上元节.安康】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画了个小图。

只愿今年大家都能安康、顺顺利利度过这次的难关~

希望我们,都可以好好的。

慕言之(求约稿的
鼠年元宵✿✿ヽ(°▽&...

鼠年元宵✿✿ヽ(°▽°)ノ✿

祝大家躲过初一躲过十五、长命百岁。


ps认不出是尼兹米就算了,反正可爱就好。也许有空了画个紫苑的,那样辨识度就会上来了=-=

鼠年元宵✿✿ヽ(°▽°)ノ✿

祝大家躲过初一躲过十五、长命百岁。


ps认不出是尼兹米就算了,反正可爱就好。也许有空了画个紫苑的,那样辨识度就会上来了=-=

留心点银

上元

炫惑鸣芳烟华朽,竹声燃影一岁流。

未春新雪洒旧土,将明寒辉照小楼。

元景空独望夜荡,故梦孑身思暗殇。

西风柔肠共残烛,幽月荧护伴韶光。

炫惑鸣芳烟华朽,竹声燃影一岁流。

未春新雪洒旧土,将明寒辉照小楼。

元景空独望夜荡,故梦孑身思暗殇。

西风柔肠共残烛,幽月荧护伴韶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