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上古卷轴ol

7148浏览    895参与
重振先祖AD莫

我终于明白vvk贴身护卫队风格为什么那么贵了,人家是夜光的

多阿萨估计也是夜光型,我先前一直以为只是自带染色而已

我终于明白vvk贴身护卫队风格为什么那么贵了,人家是夜光的

多阿萨估计也是夜光型,我先前一直以为只是自带染色而已

重振先祖AD莫
一只t和一只h在费劲地打rea...

一只t和一只h在费劲地打reach锚

我知道t可能没带什么杀伤技能,但你嘲讽一个柱子是几个意思……难道嘲讽技能伤害比重击多吗?

一只t和一只h在费劲地打reach锚

我知道t可能没带什么杀伤技能,但你嘲讽一个柱子是几个意思……难道嘲讽技能伤害比重击多吗?

重振先祖AD莫

p1,垃圾随从,不打怪,就知道在我身后躲着

p2,随从终于下去打怪了

p3,随从千辛万苦终于打死了一个小怪

p1,垃圾随从,不打怪,就知道在我身后躲着

p2,随从终于下去打怪了

p3,随从千辛万苦终于打死了一个小怪

重振先祖AD莫
这个妹子长得好正啊!白发金瞳,...

这个妹子长得好正啊!白发金瞳,绝绝对对的高精正统

哪怕一脸凶相,zos还是安排她穿了粉色……很幽默

这个妹子长得好正啊!白发金瞳,绝绝对对的高精正统

哪怕一脸凶相,zos还是安排她穿了粉色……很幽默

丹莫图书馆

三一修士

[图片]

有些人称之为邪教。其他人的说法则更糟。但三一修士们(Ternion Monks)承袭了一项传统,即敬拜三位古神及与之相关的图腾。尽管这个宗教很古老,信徒却很少。从许多方面来看,“三一运动”正在慢慢消亡,因为目前的修士队伍很少进行传教活动。崇拜三古神的皈依者越来越少,很快,这一宗教可能就会变成模糊的记忆。

三一修士以他们的治疗魔法而闻名,他们可以召唤出三古神的法相。在这些法相的帮助下,修士们可以完成超越凡人极限的任务。这些法相以三神的样子出现:狐狸、熊和狼。

狐狸是狡猾和敏捷的,其法相可以提高召唤者的速度和敏捷程度。

熊是结实、强大的。一个保护者。熊的法相可以增强力量,保护那些......



有些人称之为邪教。其他人的说法则更糟。但三一修士们(Ternion Monks)承袭了一项传统,即敬拜三位古神及与之相关的图腾。尽管这个宗教很古老,信徒却很少。从许多方面来看,“三一运动”正在慢慢消亡,因为目前的修士队伍很少进行传教活动。崇拜三古神的皈依者越来越少,很快,这一宗教可能就会变成模糊的记忆。

三一修士以他们的治疗魔法而闻名,他们可以召唤出三古神的法相。在这些法相的帮助下,修士们可以完成超越凡人极限的任务。这些法相以三神的样子出现:狐狸、熊和狼。

狐狸是狡猾和敏捷的,其法相可以提高召唤者的速度和敏捷程度。

熊是结实、强大的。一个保护者。熊的法相可以增强力量,保护那些召唤它的人免受伤害。

狼诡秘而善于观察,凶猛而致命。她观察、等待,寻找着最佳的行动时机。狼的法相可以增强视觉和洞察力,让那些召唤她的人能看得更清楚,能够注意到隐藏的、模糊的东西。

三一修士喜欢在几乎无法接近的地方冥想和礼拜。通常,去往这些神圣静修所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用修士的魔法。总会有一位被指定的守卫为修行之路开道,不过,守卫只会为其他修士服务。除非请求者有很大的需求且够资格。

我花了点时间和修士们共处,了解了他们生活处事的一些方式,见证了他们的治疗魔法。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有着值得尊敬的传统。但我担心,当这一代三一修士走到生命尽头的那一天,他们以及他们的三神崇拜将会消失。

那将是悲伤的一天,毋庸置疑。

 

 

The Ternion Monks

书吏埃尔加 著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叶菲尔的编织者

杰弗尔(Jephre),或者叶菲尔(Y'ffre)的木精灵祭司被称为“编织者”。他们将杰弗尔称为“故事阐说者”,并相信他通过故事和隐喻教会了他们如何生存,如何表现得得体。

作为他的祭司,编织者亦通过故事和隐喻来保存波兹莫的历史、文化甚至是法律,来仿效叶菲尔。年长的编织者通常满口比喻,这使他们很难被理解,即使是对于其他波兹莫而言。有些人认为编织者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疯狂,这种奇怪的说话方式仅仅是这种疯狂的症状之一。

不要误人子弟了!编织者拥有神奇的力量,或者,至少拥有敏锐的洞察力。他们不仅讲述过去的故事,还诉说未来的。而他们讲述的那些令人困惑的,同时又是即将发生的故事具有着非凡的吸引力,尽......

杰弗尔(Jephre),或者叶菲尔(Y'ffre)的木精灵祭司被称为“编织者”。他们将杰弗尔称为“故事阐说者”,并相信他通过故事和隐喻教会了他们如何生存,如何表现得得体。

作为他的祭司,编织者亦通过故事和隐喻来保存波兹莫的历史、文化甚至是法律,来仿效叶菲尔。年长的编织者通常满口比喻,这使他们很难被理解,即使是对于其他波兹莫而言。有些人认为编织者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疯狂,这种奇怪的说话方式仅仅是这种疯狂的症状之一。

不要误人子弟了!编织者拥有神奇的力量,或者,至少拥有敏锐的洞察力。他们不仅讲述过去的故事,还诉说未来的。而他们讲述的那些令人困惑的,同时又是即将发生的故事具有着非凡的吸引力,尽管难懂,事后证明都非常准确。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尽管人们普遍认为编织者只有被人抬着才愿意移动,这些叶菲尔的祭司是可以自己行走的。虽然他们很少远离家园,但有些人会在需要的时候出远门。这很可能是因为其他木精灵害怕失去编织者,所以才散布谣言说他们无法独自旅行,以阻止这种冒险的远行。

 

 


The Spinners of Y'ffre

瑟兰提尔(Cirantille) 著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莫拉格·巴尔的孽种

[图片]

莫拉格·巴尔奴役。莫拉格·巴尔玷污。

莫拉格·巴尔与不情愿之人生下孩子,并收获不谨慎之人的灵魂。

传说莫拉格·巴尔是第一个吸血鬼的父亲。虽然我们无法详尽描述吸血鬼的种类,但我们可以认为他们都是他的后代。

大多数吸血鬼的血统都可以追溯到同一个遥远的祖先,一个被莫拉格·巴尔玷污的迫不得已的尼德处女。有了她,他催生了一个怪物种族,然后她袭击了游牧民,进一步传播他的腐败。

其他种类的吸血鬼都是与莫拉格·巴尔签订契约、达成交易的结果,他承诺不死与力量,答之以永恒的诅咒。

莫拉格·巴尔播......



莫拉格·巴尔奴役。莫拉格·巴尔玷污。

莫拉格·巴尔与不情愿之人生下孩子,并收获不谨慎之人的灵魂。

传说莫拉格·巴尔是第一个吸血鬼的父亲。虽然我们无法详尽描述吸血鬼的种类,但我们可以认为他们都是他的后代。

大多数吸血鬼的血统都可以追溯到同一个遥远的祖先,一个被莫拉格·巴尔玷污的迫不得已的尼德处女。有了她,他催生了一个怪物种族,然后她袭击了游牧民,进一步传播他的腐败。

其他种类的吸血鬼都是与莫拉格·巴尔签订契约、达成交易的结果,他承诺不死与力量,答之以永恒的诅咒。

莫拉格·巴尔播下混乱和冲突的种子,通过腐蚀一个又一个灵魂传播不和。他的军队众多;他的耐心无限;他的终极目标是支配和奴役一切生物。

 

 

 

The Spawn of Molag Bal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众神之歌

凯妮,终末之吻,

被称为人类之母。

在她神圣的风暴中舞蹈,

如鹰一般飞翔,我们的凯妮。


玛拉,爱之女神,

她的恩典将我们高高抬起。

她祝福我们神圣的草木,

我们亲爱的母狼,玛拉。


迪贝拉,艺术家的灵感,

美之女神,这可不是什么诡计。

就像银色的飞蛾,没有瑕疵,

我们只看见美丽的迪贝拉。


斯图恩,鲸鱼之神

战俘们寻求他的平静。

带上盾牌,吹响他的恩惠,

站在我们这边,公正的斯图恩。


朱纳尔,神圣的符文之神,

在闪烁的月下自由飞翔。

一只离奇可笑的夜鸮,

和我们一起飞翔,明智的朱纳尔。......


凯妮,终末之吻,

被称为人类之母。

在她神圣的风暴中舞蹈,

如鹰一般飞翔,我们的凯妮。

 

玛拉,爱之女神,

她的恩典将我们高高抬起。

她祝福我们神圣的草木,

我们亲爱的母狼,玛拉。

 

迪贝拉,艺术家的灵感,

美之女神,这可不是什么诡计。

就像银色的飞蛾,没有瑕疵,

我们只看见美丽的迪贝拉。

 

斯图恩,鲸鱼之神

战俘们寻求他的平静。

带上盾牌,吹响他的恩惠,

站在我们这边,公正的斯图恩。

 

朱纳尔,神圣的符文之神,

在闪烁的月下自由飞翔。

一只离奇可笑的夜鸮,

和我们一起飞翔,明智的朱纳尔。

 

奥凯考验所有凡人,

他喜欢挑起一切争吵。

像蛇,无人能逃离他,

没有人能愚弄谨慎的奥凯。

 

奥杜因,可怕的吞世者,

做了很多我们害怕的事。

被称为第一龙,

没有人敢崇拜奥杜因。

 

 

 

 

The Song of Gods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裂影剑

因此,塞拉拜恩(Syrabane)精心制作了这把剑,并将其命名为“裂影”,因为它甚至可以穿透非自然的黑暗。他急于展示他创造的奇迹,便向一位朋友演示。

“来,”塞拉拜恩对他说,“看看你在墙上的影子。看我把它撕成两半。”

当他的朋友凝视着影子时,塞拉拜恩高举着那把发光的剑。他猛地向下一划,一道弧光被推了出去。确实,那影子被切成了两半。

可是,这位朋友也跪倒在地。塞拉拜恩冲到那精灵身边,但已经太晚了。他内在的黑暗,那属于全人类与精灵的黑暗,也裂成了两半。他的灵魂被刺穿了。因此,他被杀了。


The Shadowcutter Blade

女祭......

因此,塞拉拜恩(Syrabane)精心制作了这把剑,并将其命名为“裂影”,因为它甚至可以穿透非自然的黑暗。他急于展示他创造的奇迹,便向一位朋友演示。

“来,”塞拉拜恩对他说,“看看你在墙上的影子。看我把它撕成两半。”

当他的朋友凝视着影子时,塞拉拜恩高举着那把发光的剑。他猛地向下一划,一道弧光被推了出去。确实,那影子被切成了两半。

可是,这位朋友也跪倒在地。塞拉拜恩冲到那精灵身边,但已经太晚了。他内在的黑暗,那属于全人类与精灵的黑暗,也裂成了两半。他的灵魂被刺穿了。因此,他被杀了。

 

 

 


The Shadowcutter Blade

女祭司恩杜诺的布道

文物管理员格伦迪尔(Glenadir) 著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SILVER SKY

刚回家就发现莱朗斯又在自说自话了

刚回家就发现莱朗斯又在自说自话了

SILVER SKY
机翻又制造了一个新的乐子

机翻又制造了一个新的乐子

机翻又制造了一个新的乐子

丹莫图书馆

《战神之书》节选

[图片]

阿瓦利安的卷轴

(The Scroll of Avalian)


摘自《战神之书》3:24——阿瓦利安的战斗

火山爆发了,发出雷鸣般的隆隆声。地面嘎嘎作响,空中充满了烟尘。但这并没有动摇阿瓦利安的意志。他凝视着他的敌人——一个暴怒的岩浆与岩石之神。崔尼马克的圣子阿瓦利安拔出剑,向山冲去。尽管奔涌的熔岩覆盖了小径,但他穿越山间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高温无法灼伤他的脚。他跃上山巅,像风一样快,将剑刺入了那畜生的心脏。


瓦亚的卷轴

(The Scroll of Vaia)


摘自《战神之书》4:18——瓦亚的勇气

战锤落下之时,瓦......



阿瓦利安的卷轴

(The Scroll of Avalian)

 

摘自《战神之书》3:24——阿瓦利安的战斗

火山爆发了,发出雷鸣般的隆隆声。地面嘎嘎作响,空中充满了烟尘。但这并没有动摇阿瓦利安的意志。他凝视着他的敌人——一个暴怒的岩浆与岩石之神。崔尼马克的圣子阿瓦利安拔出剑,向山冲去。尽管奔涌的熔岩覆盖了小径,但他穿越山间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高温无法灼伤他的脚。他跃上山巅,像风一样快,将剑刺入了那畜生的心脏。

 

瓦亚的卷轴

(The Scroll of Vaia)

 

摘自《战神之书》4:18——瓦亚的勇气

战锤落下之时,瓦亚仍坚守着阵地。“毁灭者”罗格用他那魔法锤的力量粉碎了整支军队。但这并没有粉碎瓦亚的决心。她把盾牌举过头顶,知道崔尼马克正注视着她。一声巨响,一声雷鸣般的轰隆声,一声震倒附近树木的劈啪声在大地上回荡。但当尘埃落定之时,碎在地面上的不是瓦亚手中的小木盾,而是罗格的巨锤。

 

乌苏诺克的卷轴

(The Scroll of Usunok)

 

摘自《战神之书》4:22——乌苏诺克之怒

他狩猎不是为了食物或是运动,也不是为了享受杀戮的快感,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身前的野兽站了起来,比树还高。乌苏诺克赤手空拳,唯有崔尼马克的祝福。他冲上前,猛烈地挥出一击。因为有崔尼马克的祝福,他只需一拳就足够。瞬间,一切都结束了。再多的鳞、再多的脂肪、再多的肌肉都无法阻止乌苏诺克之怒击中他的目标。那野兽几乎没叫出一声便倒了下去,连一声呜咽都没有。而乌苏诺克并没有庆祝,没有欢呼,他只是继续上路,去寻找下一个挑战。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编辑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通向沉睡净土的道路

[图片]

博学士们听说了一些英雄的故事,他们声称曾到过沉睡净土并返回,但真相如何尚不确定。最伟大的战士在他们死后会大步迈走向沉睡净土,可如果是活着的人去到那里并返回呢?这种情形还未被演示过。

然而博学士们知道这一点:沉睡净土是存在的。是神应许的,是我们相信的。沉睡净土位于光界的中心,等待着死去战士的灵魂。在战斗中证明过自己的诺德人死后会在那个国度苏醒。伤痛和疾病会消失在勇武大殿里。狂欢永无止境,蜜酒自由流淌,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诺德人在力量和技艺的考验中竞争着。

被困在这个世界的灵魂知道苦难、空虚和无尽的折磨,对失败的战争、沉沦的王国和无法克服的生存难题念念不忘。在沉睡净土可不是这样了!即......



博学士们听说了一些英雄的故事,他们声称曾到过沉睡净土并返回,但真相如何尚不确定。最伟大的战士在他们死后会大步迈走向沉睡净土,可如果是活着的人去到那里并返回呢?这种情形还未被演示过。

然而博学士们知道这一点:沉睡净土是存在的。是神应许的,是我们相信的。沉睡净土位于光界的中心,等待着死去战士的灵魂。在战斗中证明过自己的诺德人死后会在那个国度苏醒。伤痛和疾病会消失在勇武大殿里。狂欢永无止境,蜜酒自由流淌,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诺德人在力量和技艺的考验中竞争着。

被困在这个世界的灵魂知道苦难、空虚和无尽的折磨,对失败的战争、沉沦的王国和无法克服的生存难题念念不忘。在沉睡净土可不是这样了!即便是永生的乏味也是未知之物,因为幽灵般的敌人在周围的阴影中等待着,等待着与那些自我考验的勇者作战。

很久以前,舒尔就用他聪明的魔法创造了沉睡净土这一领域,但这位骗神已经从我们的世界消失了。其他人试图揭开他诡计的面纱,练习被遗忘的技艺,寻找通往阴世的隐藏路径。所有这些企图都以悲剧收场。谁也骗不过那个骗子。我们知道的是,舒尔撤退到了那个国度,嘲笑所有比他聪明的人。他甚至可以统治这个王国,根据自己的突发奇想选择英雄以示敬意。

所有这些都是推测。只有那些有价值的人才知道真相,而他们也不再对活着的人说话了。在这个世界的所有苦难与逆境中,真正的诺德战士忍受着,因为沉睡净土正等待着他们。

 

 

 

The Road to Sovngarde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拉涅维德(卷二)

于是,伊恩达罗斯国王的挚爱、“橡树”塞尔米拉的表亲,“煤眼漫游者”拉涅芙(Ranev)来到霍希文之石,向昔日的英雄们致敬。就是在这里,她发现了那灰色石柱。

巨石在大地和水面投下长长的影子,那影子也笼罩着拉涅芙,让她相形见绌。拉涅芙对立石的大小印象深刻,因为她自己就以高大强壮著称。拉涅芙吃惊地看到一种文字被刻在石头上,那是由未知的无形之手以极其精确的方式敲击而出的石碑。石碑用以下的言语告诫她:

“噢,朝圣者,听从群星吧,承担起祂们的追求。寻找祂们凿进石头里的六种美德。以高尚的心接受每一道命令,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只有迅捷而正直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青睐。”

读了这些话,拉涅芙胸中充满了坚毅。她......

于是,伊恩达罗斯国王的挚爱、“橡树”塞尔米拉的表亲,“煤眼漫游者”拉涅芙(Ranev)来到霍希文之石,向昔日的英雄们致敬。就是在这里,她发现了那灰色石柱。

巨石在大地和水面投下长长的影子,那影子也笼罩着拉涅芙,让她相形见绌。拉涅芙对立石的大小印象深刻,因为她自己就以高大强壮著称。拉涅芙吃惊地看到一种文字被刻在石头上,那是由未知的无形之手以极其精确的方式敲击而出的石碑。石碑用以下的言语告诫她:

“噢,朝圣者,听从群星吧,承担起祂们的追求。寻找祂们凿进石头里的六种美德。以高尚的心接受每一道命令,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只有迅捷而正直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青睐。”

读了这些话,拉涅芙胸中充满了坚毅。她决定接受石头的挑战,寻求群星的美德。她在灰色石柱前冥想,唱了一首战士之星的赞美诗,然后出发开启朝圣之旅。

拉涅芙快速前行,依次造访了六处圣地。在每个地方,这位战士都要克服危险的生物、肮脏的野兽以及其他挑战,以找到祈祷标记并接受六种美德。在规定的时间内,拉涅芙回到了灰色石柱,胜利了,群星的美德在她体内歌唱。她发誓要践行这些美德,直到生命尽头。从那时起,“煤眼漫游者”拉涅芙就被称为“群星宠儿”拉涅芙。

而她的冒险才刚开始。

 

 

 

The Raneviad, Volume II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丹莫图书馆

阿尔科什之傲

阿尔科什把线织得紧紧的,织成一幅无尽时间的挂毯。他看到一个障碍,皱起了眉头。他用一只爪子刺穿了织物,抓住了线头,将其拉到下面。丝线的脉络重新对齐。

我歌唱那挂毯,歌唱那无穷故事的细丝。骄傲之家(Pridehome)的祭司们和我一起歌唱,直到我们的声音变得和谐。但是那些进入阿尔科什之傲(Pride of Alkosh)的人将成为龙王的爪子,为了抓住并拉动那些悬垂的线。

他们像幼崽一样来到我们身边,出生在黑暗的月蚀之下。他们是被遗忘的鬃毛们,注定永远无法支配。我们给他们目标和指引。我们唱着阿尔科什的话语,好让他的智慧像沙漏之底一般聚集在他们的心中。这些秘密的捍卫者将加入阿尔科什之傲。

当阿尔......

阿尔科什把线织得紧紧的,织成一幅无尽时间的挂毯。他看到一个障碍,皱起了眉头。他用一只爪子刺穿了织物,抓住了线头,将其拉到下面。丝线的脉络重新对齐。

我歌唱那挂毯,歌唱那无穷故事的细丝。骄傲之家(Pridehome)的祭司们和我一起歌唱,直到我们的声音变得和谐。但是那些进入阿尔科什之傲(Pride of Alkosh)的人将成为龙王的爪子,为了抓住并拉动那些悬垂的线。

他们像幼崽一样来到我们身边,出生在黑暗的月蚀之下。他们是被遗忘的鬃毛们,注定永远无法支配。我们给他们目标和指引。我们唱着阿尔科什的话语,好让他的智慧像沙漏之底一般聚集在他们的心中。这些秘密的捍卫者将加入阿尔科什之傲。

当阿尔科什皱眉时,他们就会崛起。当艾斯维尔哭泣,他们起了作战。在他们弥留之际,吉纳希会指引他们去往超越星后之沙的地方。

 

 

 

The Pride of Alkosh

族母希祖尼(Hizuni) 著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丹莫图书馆

灰色走道

噢,群星,歌唱吧,歌唱那存在于所有人心中的荣耀。在霍希文之石与萨赫迪早已熄灭的火葬柴堆下,让他们的劳苦找到目标与荣耀。朝圣者啊,要知晓群星的美德,因为所有伟大事迹都需要祝福。让群星指引正义之士穿越灰色走道(the Gray Passage),穿越上克拉格伦(Upper Craglorn)的洞穴,找到祈祷的标记和祂们的命令。

噢,朝圣者,听从群星吧,承担起祂们的追求。寻找祂们凿进石头里的六种美德。以高尚的心接受每一道命令,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只有迅捷而正直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青睐。


勇气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面对逆境要坚定而勇敢。如果必须经受......

噢,群星,歌唱吧,歌唱那存在于所有人心中的荣耀。在霍希文之石与萨赫迪早已熄灭的火葬柴堆下,让他们的劳苦找到目标与荣耀。朝圣者啊,要知晓群星的美德,因为所有伟大事迹都需要祝福。让群星指引正义之士穿越灰色走道(the Gray Passage),穿越上克拉格伦(Upper Craglorn)的洞穴,找到祈祷的标记和祂们的命令。

噢,朝圣者,听从群星吧,承担起祂们的追求。寻找祂们凿进石头里的六种美德。以高尚的心接受每一道命令,并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只有迅捷而正直的人才能得到上天的青睐。

 

勇气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面对逆境要坚定而勇敢。如果必须经受恐惧,那让你的敌人去承受,因为恐惧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它会使人口干舌燥,感官迟钝。尽管敌人可能众多,尽管你的兄弟姐妹已死在你的脚边,你必须保持勇敢坚定。勇气是建造战士圣殿的基石,这殿宇坚不可摧。

承诺要勇敢,就像群星命令的那样。

 

完美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凡是事物须追求完美。忠于你的事业,不可动摇。白天挥剑,夜里持盾。勤奋训练,永不退缩。要完美无暇,因为达成伟大需要鹰一般的专注,而一个完美的战士是一件武器,可以毫不犹豫地将我们的敌人击倒。

承诺要完美,就像群星命令的那样。

 

虔诚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尊敬群星,因为敬祂们、畏祂们是好的,是正确的。每把斩砍向人民之敌的剑须先指向天空。让每次挥剑都伴着祈祷。祷告要坚定,牺牲要慷慨。唯有最虔诚、最受群星青睐的人才能找到真正的荣耀。一位虔诚的战士同时也是一位尽职的战士,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虔诚也会支撑着战士。

承诺要虔诚,就像群星命令的那样。

 

质朴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寻求质朴,戒除亵渎之乐。你绝不可如野兽一般在污秽与泥潭中打滚。不可住在黄金与神佑红石所造的房子。凡事寻求洁净和朴素。不要与沉湎酒色之人同饮,不要与投机之人同桌而宴。质朴的刀锋必须洁净而锋利。一位质朴的战士是一位没有负担的战士,可以时刻准备好面对他所遇到的一切。

承诺要质朴,就像群星命令的那样。

 

服从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永远服从国王和神职者。责任不理会光明的性情,也不藐视黑暗的性情。一位好国王并不比一位穷国王需要更多的服从。祭司与国王皆是群星意志之声。尽管二者可能酸如未熟的无花果或是硬如未切割的石头,但服从是必须的。因为服从是战士的盔甲,而这盔甲是坚固的。

承诺要服从,就像群星命令的那样。

 

警惕之诺

 

噢,朝圣者,要知晓群星的命令:

无论在炫目的白天或是星佑的夜晚,都要时刻保持警惕。即使是在高墙之后,人们也会受到灰人、地精和野兽的伤害。即使是在殿堂之内,人们亦可能会陷入阴谋与拙劣的建议之中。战士必须保持警惕,并在事由出现时采取行动,因为警惕是保护战士圣殿的屏障。

承诺要警惕,就像群星命令的那样。

 

 

 


The Gray Passage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软泥寓言

以下是威木的木精灵们讲给小孩子的故事。


太初,世间无物,无可定形。大地无常,树木也未曾硬化为树皮与可用之材。至于精灵自身,亦在不同形态间变换。此种无形混沌叫作“软泥(Ooze)”。

而叶菲尔取走软泥,将其精心整理。首先,她诉说了绿野,囊括森林与其中一切草木。她赋予绿野塑形自身的能力,这是她的第一个故事。

精灵是叶菲尔的第二个故事。通过她吟诵的故事,木精灵获得了今日之形态。叶菲尔赋予他们讲故事的力量,但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塑造绿野或自身。由此,转变与毁坏森林成了禁忌。

作为交换,叶菲尔将木精灵托付绿野,这样他们就可以请求绿野为他们提供庇护和安全的通路。只要木精灵尊重绿野,绿野......

以下是威木的木精灵们讲给小孩子的故事。

 

太初,世间无物,无可定形。大地无常,树木也未曾硬化为树皮与可用之材。至于精灵自身,亦在不同形态间变换。此种无形混沌叫作“软泥(Ooze)”。

而叶菲尔取走软泥,将其精心整理。首先,她诉说了绿野,囊括森林与其中一切草木。她赋予绿野塑形自身的能力,这是她的第一个故事。

精灵是叶菲尔的第二个故事。通过她吟诵的故事,木精灵获得了今日之形态。叶菲尔赋予他们讲故事的力量,但警告他们不要试图塑造绿野或自身。由此,转变与毁坏森林成了禁忌。

作为交换,叶菲尔将木精灵托付绿野,这样他们就可以请求绿野为他们提供庇护和安全的通路。只要木精灵尊重绿野,绿野便会依从。这便是所谓的“绿约”。

最后,叶菲尔诉说了一切飞鸟、走兽与游鱼。它们是叶菲尔赠予木精灵的食粮。因为他们不能摄取植物,只可进食肉类。叶菲尔同样说道,任何被木精灵杀死的同类不应被允许沉入地下,他们须如野兽一般被吃尽。这便是所谓的“肉食敕令”。

当那些故事诉说完毕,叶菲尔看到一切都有了令人愉悦的形体,但仍有软泥残留。于是,叶菲尔说出了一个最后的故事,赋予软泥以目的。

任何违反绿约的木精灵,无论是转变还是毁坏了绿野,都注定被送回无形的软泥。他们的名字将从叶菲尔讲述的故事中被抹除,代之以无声的静默。

木精灵说,那些受到绿野青睐的人有能力从软泥中释放被判有罪之人,但那些罪人去了何处,又将以何种形式被释放,都是未知之事。

从来没有人见识过软泥,也没有人听说过被困在其中的灵魂,更别提遇见一个能减轻罪人责罚的人了。但如果你问一个木精灵“软泥”是否只是传说,他定会这样回答:“从来没有‘只是’传说的东西。”

 

 

 

 

 

 

 

The Ooze: A Fable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尼科提克异教

[图片]

高阶戍序使,

谁能说得清,是什么驱使我们中的一些有福之人放弃信仰,转而皈依异教的神呢?我认为,贪婪、愤怒、嫉妒以及对更好事物的追求都是激励因素。我可以接受一些真正的信徒,尽管他们可能被误导了。但我怀疑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被骗的傻瓜,只会追逐摆在他们面前的承诺。例如,最近在石树城活跃的尼科提克异教(Nycotic cult),就是群十足的蠢货,愚蠢至极!

很明显,他们的组织架构中没人能真正阅读或理解魔族字符。相反,他们的一个创始成员发现了一份古老的卷轴或是禁忌文本,拙劣地将一个魔族语单词变成了泰姆瑞尔语。要不然你要如何解释他们拿着没有任何意义的魔族字母,认定他们效忠的魔神是......



高阶戍序使,

谁能说得清,是什么驱使我们中的一些有福之人放弃信仰,转而皈依异教的神呢?我认为,贪婪、愤怒、嫉妒以及对更好事物的追求都是激励因素。我可以接受一些真正的信徒,尽管他们可能被误导了。但我怀疑他们大多数人都是被骗的傻瓜,只会追逐摆在他们面前的承诺。例如,最近在石树城活跃的尼科提克异教(Nycotic cult),就是群十足的蠢货,愚蠢至极!

很明显,他们的组织架构中没人能真正阅读或理解魔族字符。相反,他们的一个创始成员发现了一份古老的卷轴或是禁忌文本,拙劣地将一个魔族语单词变成了泰姆瑞尔语。要不然你要如何解释他们拿着没有任何意义的魔族字母,认定他们效忠的魔神是个叫“尼科特”的家伙呢?的确,卡拉威库斯·维尔名字的前几个字母和泰姆瑞尔文字里的“n”、“y”、“c”、“o”和“t”看起来有相似之处,但它不应该被如此翻译或发音——低能儿!

此外,我认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崇拜的是诡计与契约的魔神。我不确定他们知道自己发誓服务于谁,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石树城至苦海沿岸一带制造许多麻烦。一些邪教领袖在奥术技艺中表现出了真正的才华。谁知道呢?也许维尔真的听到了他们愚蠢的祈祷,并决定回应他们!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召唤战事教团向尼科提克异教藏身的洞穴和裂缝挺进,干掉他们——一个不留!

以维威克的名义,以上就是我的建议。

 

 


——神授教理教团戍序使阿鲁瓦

The Nycotic Cult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无尽卷轴

古老的夏暮民间故事,原作者不详

由文物管理员格伦迪尔转录


夏日里的一天,一个精灵从一家古色古香的小店里买了一个很旧的卷轴。她坐下来给她的兄弟写信,急切地想用用她新买的东西。但当她开始写作时,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手好像自己会动似的,开始编起了故事。

那是奇妙而迷人的。当她写的时候,她可以看到故事在她的脑海中展开,感觉仿佛是在这些文字中体验着冒险。而卷轴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永远在延展,但永远不会变薄。

于是她不停地写啊,写啊。

几天后,她的兄弟发现了她的尸体。她躺在那里,手指上沾着墨水,嘴角上扬,露出微笑。她写的故事全无意义,信也很奇怪,难以理解。......


古老的夏暮民间故事,原作者不详

由文物管理员格伦迪尔转录


夏日里的一天,一个精灵从一家古色古香的小店里买了一个很旧的卷轴。她坐下来给她的兄弟写信,急切地想用用她新买的东西。但当她开始写作时,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手好像自己会动似的,开始编起了故事。

那是奇妙而迷人的。当她写的时候,她可以看到故事在她的脑海中展开,感觉仿佛是在这些文字中体验着冒险。而卷轴似乎永远没有尽头,永远在延展,但永远不会变薄。

于是她不停地写啊,写啊。

几天后,她的兄弟发现了她的尸体。她躺在那里,手指上沾着墨水,嘴角上扬,露出微笑。她写的故事全无意义,信也很奇怪,难以理解。

 

 

 


The Never-Ending Scroll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丹莫图书馆

月猫与他们的舞蹈

一个无毛学者从他的沙漠来到我们的沙漠,说:“我想知道关于卡吉提的真相。”

族母说:“只想知道这一个?你不算很好奇,无毛的学者。”

无毛学者透过鼻梁上的小窗望着族母,说:“我想知道你们的不同类型。你们出生时的月相决定了你的身体形态,这是真的吗?”

族母说:“没错,无毛学者。我出生的时候,乔德(Jode)渐盈,而乔恩(Jone)是新月,所以我是个奥姆斯-拉特(Omhes-raht)。我女儿出生的时候,乔德渐盈,而乔恩正值满月,所以她是个森切-拉特(Senche-raht)。因此,我们一点也不像。”

学者看了看这对母女,说:“在我看来,你们长得很像。”

族母说:“我听说那些瞳孔圆的人视力不...

一个无毛学者从他的沙漠来到我们的沙漠,说:“我想知道关于卡吉提的真相。”

族母说:“只想知道这一个?你不算很好奇,无毛的学者。”

无毛学者透过鼻梁上的小窗望着族母,说:“我想知道你们的不同类型。你们出生时的月相决定了你的身体形态,这是真的吗?”

族母说:“没错,无毛学者。我出生的时候,乔德(Jode)渐盈,而乔恩(Jone)是新月,所以我是个奥姆斯-拉特(Omhes-raht)。我女儿出生的时候,乔德渐盈,而乔恩正值满月,所以她是个森切-拉特(Senche-raht)。因此,我们一点也不像。”

学者看了看这对母女,说:“在我看来,你们长得很像。”

族母说:“我听说那些瞳孔圆的人视力不好。这是一种悲哀。”

无毛学者拍拍下巴说:“我想知道你们所谓的‘月亮晶格’。月亮的盈亏真的调控着你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吗?”

族母说:“没错,无毛学者。今天所生的卡吉提会是苏塞(Suthay),因为今天,乔德和乔恩都是新月,而我们也从不会‘那样(winter-shines)’搅动的炖菜。”

无毛学者眨了眨眼睛说:“你是说逆时针(withershins),或是次序颠倒(retrograde)?但这不就是你们拌汤的方式。”

氏族母亲说:“但只能从上面。也许你的眼睛只能让你从一个方向看东西?这是一种悲哀。”

无毛的学者正了正他鼻梁上的窗,说:“那好吧。好吧。就给我讲讲双月之舞吧。你真的会在午夜时分在双月之光下跳舞吗?”

族母说:“当然不是。我们每个钟头跳两轮双月舞。这是我们的乐趣所在。”

无毛学者说:“你不是在跳舞。你坐在火炉旁。告诉我你们什么时候要跳舞,我好跟你们一起跳。”

族母说:“就在此刻,我和我的女儿随着双月跳舞,但你不能加入我们,因为你没有尾巴。这是一种悲哀。”

无毛学者咬着指关节说:“那好吧。我听说你们对双月有着奇特的信仰。告诉我吧。”

族母说:“如你所愿。当洛克哈吉(Lorkhaj)为奈尼(Nirni)的孩子们腾出位置时,他内心的黑暗也让这里成了一座监狱。因此,他的心脏被挖了出来,深埋在奈尼。他的身体则被抛向了双月,却无法通过祂们,因为不知道那第一个秘密。因此他的身体是月之晶格中的死月。看到了吗,就在那儿?”

无毛的学者凝视着天空说:“我没有看到月亮——马瑟尔(Masser)和塞昆达(Secunda)都是新月。你这是什么意思?”

族母说:“无毛的学者,鄙人又忘了你的眼睛。”她叹了口气,摇着尾巴,耸了耸肩。她说:“这是一悲哀。”

 

 


The Moon Cats and their Dance

归功于族母阿尼西

丹莫图书馆,安萨斯·瓦伦莛 译著


 @游戏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