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下午好

1243浏览    95参与
Zezo
面包店,花店,咖啡店,书店,饰...

面包店,花店,咖啡店,书店,饰品店,真的是我最爱逛的店铺类型,治愈解压解馋。

面包店,花店,咖啡店,书店,饰品店,真的是我最爱逛的店铺类型,治愈解压解馋。

Zezo

我们总想着,要是有什么就好了,其实,对于我来说,现在过好是最重要的,我说的话不适用于所有人,毕竟每个人的精力阶段不同,自渡。

我们总想着,要是有什么就好了,其实,对于我来说,现在过好是最重要的,我说的话不适用于所有人,毕竟每个人的精力阶段不同,自渡。

Zezo

一整天的天气都是阴阴的,工作的时候听的都是轻音乐,小猫咪也被陶冶了情操了吧,哈哈哈

一整天的天气都是阴阴的,工作的时候听的都是轻音乐,小猫咪也被陶冶了情操了吧,哈哈哈

紫荆不会画画

烤了麻薯包,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但 烤的时候没注意,结果底部他妈的糊了

烤了麻薯包,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但 烤的时候没注意,结果底部他妈的糊了

紫荆不会画画

红薯泥配燕麦酥

因为表面洒了红糖看起来像糊了,但事实上味道超棒

顺便夸夸老福特的滤镜

红薯泥配燕麦酥

因为表面洒了红糖看起来像糊了,但事实上味道超棒

顺便夸夸老福特的滤镜

FORenthusiasm
昨天下午拍的 和她们一起吃了趟...

昨天下午拍的

和她们一起吃了趟火锅

不愧是把别人家都西瓜给吃垮过的,🐮。

昨天下午拍的

和她们一起吃了趟火锅

不愧是把别人家都西瓜给吃垮过的,🐮。

浅墨雨

孽徒他馋我身子(上)

师徒年下

沈暮×顾霜华

❗️sp预警  不懂勿入❗️

全文5k+(未写完)


正文——


     ……


    “便是他了” 

  顾霜华恹恹地掀起眼睑望向中间那人,张嘴对身后的师兄说道,却发觉那人眸间凝着那等久聚不散的炽热,是顾霜华从不曾见亦从不曾有过的,怕是顾霜华这株在扶摇派内聚了百余年的霜华,遇火也应就此温融为水色。


    ……


 ...

师徒年下

沈暮×顾霜华

❗️sp预警  不懂勿入❗️

全文5k+(未写完)



正文——




     ……


    “便是他了” 

  顾霜华恹恹地掀起眼睑望向中间那人,张嘴对身后的师兄说道,却发觉那人眸间凝着那等久聚不散的炽热,是顾霜华从不曾见亦从不曾有过的,怕是顾霜华这株在扶摇派内聚了百余年的霜华,遇火也应就此温融为水色。

    

    ……


  

  沈暮见顾霜华无言,遂含笑低叹,近前来亲吻顾霜华眉心 

  “若是师父还气,徒儿自行去清规堂领罚。” 




   ……




叹气,还是发不出去,老方法叭

留下小心心和评论好不好嘛~



  



xiosmm

墨铭 | 二月你好

做好阳光房·门窗,真是一份伟大使命;

我带着自己加“心”的方案与顾客探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所有的付出与辛苦都是值得的;

当我回忆起每个夜晚加班做方案的时候;

当产品真正安装送货的时候何等荣耀感;

谢谢我有缘的顾客给了我一份神圣的使命感!——二月,你好

[图片]


做好阳光房·门窗,真是一份伟大使命;

我带着自己加“心”的方案与顾客探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所有的付出与辛苦都是值得的;

当我回忆起每个夜晚加班做方案的时候;

当产品真正安装送货的时候何等荣耀感;

谢谢我有缘的顾客给了我一份神圣的使命感!——二月,你好


xiosmm

【#2020最后20天#,请不惧困难勇敢奔跑下去】

#2020年只剩20天#,所有的不开心、坏运气都将进入倒计时。经历了那么多,总要有人成功的,为什么不是你?从现在开始,随时随刻全力以赴,让好高骛远翻篇,用扎实努力实现flag。改变,什么时候都不晚。努力,为2020画上圆满句点,奔向新一年。早安! [图片]

#2020年只剩20天#,所有的不开心、坏运气都将进入倒计时。经历了那么多,总要有人成功的,为什么不是你?从现在开始,随时随刻全力以赴,让好高骛远翻篇,用扎实努力实现flag。改变,什么时候都不晚。努力,为2020画上圆满句点,奔向新一年。早安! 

xiosmm

一些关于2021年的小期待:

1.不要熬夜。每次熬夜的时候都在伤心然后想很多,但其实什么也解决不了,只会毁了健康而已。

2.花多一点时间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之前看到村上春树说每天会花四个小时雷打不动的写作,大作家都如此勤勉,普通人更该是这样。就还是那句话,热爱要体现在时间上。

3.做一个情绪稳定的人,不在吵架的时候对重要的人讲过分刻薄的话。

4.让自己变得更好看一点。女孩子会因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更开心更有自信诶,所以我要多花一点心思来取悦自己。

5.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不要拖延。

6.说到做到,尽量不去承诺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我觉得这其实是特别可贵的品质。

7.多陪陪家人朋友。

8.多读两本好书,多看两个好电影,我相信阅读是有力量的...

1.不要熬夜。每次熬夜的时候都在伤心然后想很多,但其实什么也解决不了,只会毁了健康而已。

2.花多一点时间在自己热爱的事情上。之前看到村上春树说每天会花四个小时雷打不动的写作,大作家都如此勤勉,普通人更该是这样。就还是那句话,热爱要体现在时间上。

3.做一个情绪稳定的人,不在吵架的时候对重要的人讲过分刻薄的话。

4.让自己变得更好看一点。女孩子会因为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更开心更有自信诶,所以我要多花一点心思来取悦自己。

5.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不要拖延。

6.说到做到,尽量不去承诺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我觉得这其实是特别可贵的品质。

7.多陪陪家人朋友。

8.多读两本好书,多看两个好电影,我相信阅读是有力量的,好的作品可以给人一些眼前的世界以外的东西。

9.能够发自己内心的喜欢自己,喜欢当下的生活。我觉得这比什么都宝贵,是最重要的,所以放在最后。

啊,虽然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还是希望2021年能尽可能地做到这些吧。这些看起来很小的事情,努力做起来也挺难的。但不重要,学到的就是赚到的,我一定会成为更好的自己。

xiosmm

当你决定要做一件事情,
不要告诉任何人,
默默地把它做完,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不准情绪化,
不准偷偷想念,
不准回头看。
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村上春树

[图片]


当你决定要做一件事情,
不要告诉任何人,
默默地把它做完,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不准情绪化,
不准偷偷想念,
不准回头看。
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村上春树


XF
下午好 在果酒里微醺一下吧

下午好

在果酒里微醺一下吧

下午好

在果酒里微醺一下吧

年该月值

【两何流域】跟我结婚的是个A???5

※辰霖
※abo,双总裁,先婚后爱【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ooc有,我瞎写写,略沙雕

宴会就这么大,更何况两人刚刚并不隐蔽。“两个何氏集团的继承人已经订婚!!”这一爆炸性的消息不胫而走,顺便还带上了“两个人竟然都是A”或者“何亮辰不会是O装A吧??”这种奇奇怪怪的传闻。

何亮辰心情复杂的抿了口香槟,旁边的何宜霖似乎心情愉悦,甚至又夹了块小蛋糕。两个人唰的一下成为了宴会的焦点,不断有人过来祝贺或者询问——当然是何亮辰负责回复和敬酒,何宜霖就在旁边安静吃甜点,偶尔会插个一两句。

至于性别问题——虽说听到了点闲言碎语但也没有人直截了当的问出来。

“宜霖,”一个头发略灰白的中年男性...

※辰霖
※abo,双总裁,先婚后爱【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ooc有,我瞎写写,略沙雕







宴会就这么大,更何况两人刚刚并不隐蔽。“两个何氏集团的继承人已经订婚!!”这一爆炸性的消息不胫而走,顺便还带上了“两个人竟然都是A”或者“何亮辰不会是O装A吧??”这种奇奇怪怪的传闻。

何亮辰心情复杂的抿了口香槟,旁边的何宜霖似乎心情愉悦,甚至又夹了块小蛋糕。两个人唰的一下成为了宴会的焦点,不断有人过来祝贺或者询问——当然是何亮辰负责回复和敬酒,何宜霖就在旁边安静吃甜点,偶尔会插个一两句。

至于性别问题——虽说听到了点闲言碎语但也没有人直截了当的问出来。

“宜霖,”一个头发略灰白的中年男性端着香槟向何宜霖打招呼。

“啊,白叔。”何宜霖略带尊敬地向他点头,“这位是——”他刚想介绍一下何亮辰却被打断

“我听说了,恭喜啊”男人笑起来,语气里满是欣慰。

“谢谢白叔,”何宜霖向眼前的男人道谢,然后转向何亮辰“这位是白氏的董事长,跟我们家是世交。”

“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何亮辰伸手跟他握了握。

“哎,客气了。既然是宜霖的爱人,那就跟他一样叫我白叔就成啊。”

“好,白叔好。”何亮辰在心里反复咀嚼“爱人”这个词,感觉有些微妙。

“你们家也真是,孩子订婚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你白叔刚回国礼物还没来得及备,订婚宴准备过了吗?”

“还没有,这不刚公布。您也是,回国了您也不通知一下。”虽说语气里充满了尊敬,但何亮辰明显感觉到何宜霖比刚刚放松了一些。

“哎我这都是小事,那有你这事儿大,”白叔招呼服务生端来三杯香槟,“叔今天什么都没带,先敬你们两杯。”

“唉好好好”何亮辰接过,顺手递给何宜霖。

“好好照顾宜霖,他是个好孩子。敬你们。”

“这是应该的,也敬白叔您。”

见两人都喝了,何宜霖犹豫了一下还是抿了一口。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何宜霖心里嘀咕。

白叔又跟两人攀谈了一会才走。何亮辰才有时间问“你……没事吧?”

他明显地感知到空气中本应淡淡的竹子信息素变得浓厚起来并且带着些奇怪的诱惑力。

硬要说的话,感觉他就像饿了好几天的大熊猫身处青翠茂密的竹林,下一秒就要扑过去饱餐一顿。

他咽咽口水,这很不正常。

何宜霖深吸一口气,“说实话,有事。”他的嗓音有些沙哑。

何亮辰似乎知道是什么,马上用信息素将何宜霖围起来

“嘶……你给我控制一点啊。”何宜霖闭眼揉了揉眉间,“先送我去车库,我带了药。”

“好。”何亮辰立即答应了下来,“走的了吗?需不需要我……”

“不用,撑得住。你给我控制好你信息素就好,不然我真保证不了会怎样。你也不想在这里,对吧。”

两人很明显在这种事情上有种几近强迫的仪式感,而且达成了共识。无论是标记还是被标记,都不想这么草率了事。

何亮辰带着何宜霖悄悄从宴会后门绕出,这些何宜霖感觉都还可以。坏就坏在电梯上。

一个各方面都正常的A,和一个在特殊时期的O,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不发生点什么好像有些奇怪。

两种信息素在空气里融合,电梯里的橘色暖灯反倒又加了些许暧昧。两人之间的沉默也好似变成了粉色。

明明是一个吻就能解决的事情……

何亮辰眼睛转到了何宜霖那边,他略烦躁地扯了扯领带,耳朵是红红的,脸也红扑扑的。整个人再加上今天的礼服,让何亮辰想起了他母亲特别喜欢吃的智利车厘子,他咽了咽口水,眼睛想移开却怎么也移不开,还真和车厘子有点像,水嫩嫩的,看上去就很可口。别说信息素的撩拨了,就算何宜霖不放信息素出来,这幅模样,何亮辰也挡不住。

何宜霖觉得自己快被冲昏了头,都已经成这样了相比何亮辰也好受不到哪儿去,他略烦躁地扯扯领带,好热啊。他才不会表现出索吻的样子,即使这种情况下。

到底是何亮辰先没把持住还是何宜霖撑不住,谁也不知道,反正两人已经黏糊糊的贴在了一起。唇齿间尽是对方的喘息和相互融合的津液。明明吻一下唾液交换,达到临时标记的目的就好,可两种信息素在这窄窄的电梯间里不断摩擦出火花,眼下的情况两人好像不是在接吻,而是在打拉锯战,谁也不肯放开谁,谁也不想离开对方的唇,都想要对方败下阵来。

电梯已经在地下二层停了许久,拉锯战并没有分出胜负,但两人好像都已尽兴,放开对方甚至有些不舍。

“现在好点了吗?”是错觉吗?他已经感觉到被标记的何宜霖——虽然是临时,身上已经有淡淡的他的信息素的味道了。

“嗯。好多了”

何亮辰按开电梯门,“保险起见还是吃点药吧。”临时标记的时间取决于A对O信息素注入量,可刚刚两人太投入,都没注意到。

“是因为酒精吗?”他猜测。

“对啊——”何宜霖说起来有些心累,“这个牌子的抑制剂是好用,对身体副作用也小,可是就是不能喝酒,一碰酒精就完了。”

何亮辰仔细回忆起来,好像在刚刚之前何宜霖确实没沾一点酒。

“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何亮辰语气有些气鼓鼓“刚刚那杯我完全可以帮你挡下来。”

“我这不是想着一点应该没事,而且白叔是B,他不是有意的。”

“还好我在,之前有过这种情况吗?”

“有是有,太少了”何宜霖仔细回忆到“之前有浩哥在的,所以没什么事。”

“嗯?”何亮辰警觉,“他不是A吗?”

“嗯,对啊。他没标记,连临时标记都没有。倒是会记日子随身携带抑制剂。”何宜霖补充“他对我没那个意思,不然按他的性格早下手了,都轮不到你。”

何亮辰还是头一次见随身携带抑制剂的A,刚见面时倒是知道他跟何宜霖仅且仅仅停留在朋友上,可是……一想到刚刚那样的何宜霖被别的A看见过,还是会有些,小吃醋。

何宜霖见他这样,忍不住笑了,“还想着呐?”

“没有”何亮辰回答的斩钉截铁。

“真的?唉我怎么觉得你信息素怎么突然变成醋味儿的了?好大股醋酸味啊”何宜霖就是喜欢逗何亮辰玩儿。

“唉,你怎么又这样,”何亮辰苦笑不得

“我又怎样?嗯?你说说?”何宜霖笑的更灿烂了

“没没没,你挺好的挺好的”何亮辰见他还能这样跟自己扯皮,便安下了心。

何宜霖家的司机是看着何宜霖长大的,还有个爱操劳的心,在何宜霖服抑制剂的时候不免地在旁边问长问短。

“怎么搞的啊?没事吧?虽然我一个B不太懂这个,喝水喝慢点啊急什么”

“哎老郑我不急的,你也别担心了,有他在啊。”何宜霖顺手指了指在车门的何亮辰。

何亮辰笑笑,示意都可以交给他。

“是个A吗?哎哟我的少爷啊,你可得提防着点啊,这年头……”眼看被那些个不得好死的渣A新闻荼毒的老司机马上就要拉着何宜霖唠唠叨叨,何宜霖连忙把水杯和抑制剂塞到他怀里,“谢谢老郑,我们得回宴会上了,您老接着听评书啊。”

“唉真的不用直接送回家吗?没事吗?回家歇歇吧”

“哎真没事,您别操心,我又不是小毛孩这种事情有把握的。”

“唉行吧,有事随时联系我啊,别看我这样,当年可是练过散打的。”这句是看着何亮辰说的,意思就是不要随便动他家少爷。

“我会保证好他安全的。您放心啊”何亮辰把车门关上前留了句话。

“怎么没见过这个司机?”

“啊老郑老婆生病,他回去了段时间,这刚回来。”

“你们家佣人还挺可爱的都,”何亮辰想起了上次招呼他们的大嗓门张妈。

“是吗?他们倒是都挺好的。”何宜霖一直在这个环境里也没这么大的感慨。

上了电梯,何亮辰突然不痛不痒的来了句

“我要是标记你了,发情期会好过点吗?”

“不知道,”何宜霖真不知道,他只在课本上和听其他O说到过,“或许吧。”

“怎么,你想标记我?”他看向何亮辰,“看我心情吧,那天心情好了就让你标记了。”

何宜霖的耳根还有点红,不知是刚刚没有褪去的还是新添的。

—tbc—

我来了我来了我终于来更新了qwq写的好垃圾噢太久没动笔了,开的开心就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