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下次一定

598浏览    49参与
拾叁

瘫牌了

瘫牌了家人们,我一直不发文更新的原因是因为懒得一次性码那么多字。我又不会存草稿,下周应该会准时开坑,只要不犯懒癌,格局打开。

瘫牌了家人们,我一直不发文更新的原因是因为懒得一次性码那么多字。我又不会存草稿,下周应该会准时开坑,只要不犯懒癌,格局打开。

耶
关于我的自设“下次一定” 未来...

关于我的自设“下次一定”

未来有望拿她画原○短漫

等我先考完这破试再说(擦汗

关于我的自设“下次一定”

未来有望拿她画原○短漫

等我先考完这破试再说(擦汗

M.Z
我有句鸽,不知当讲不当讲 ——...

我有句鸽,不知当讲不当讲


——————

都是写了一半的,谁懂(╥ω╥`)


我有句鸽,不知当讲不当讲




——————

都是写了一半的,谁懂(╥ω╥`)


Cell
泉——奈!!我果然还是好喜欢泉...

泉——奈!!我果然还是好喜欢泉奈奈啊!!

泉——奈!!我果然还是好喜欢泉奈奈啊!!

反客为主

半成品的瑞哥,嘿嘿

下次一定给他涂完颜色😗😗ε(*・ω・)_/゚:・☆

半成品的瑞哥,嘿嘿

下次一定给他涂完颜色😗😗ε(*・ω・)_/゚:・☆

Cell

回来看看这周错过了什么,哦是止水生日啊。日。

回来看看这周错过了什么,哦是止水生日啊。日。

夏羽瞳

請假

我能先請個假嗎?這星期?

我先放這裡,如果我能打完的話我就把這篇刪掉。

我能先請個假嗎?這星期?

我先放這裡,如果我能打完的話我就把這篇刪掉。

无端荒唐

自冰冷处

早起发现电脑排版抽风,重发一下。


新是和兰确定交往关系的新

快是和青友达以上,但是到完结也不会满恋人的快

如果有平和出场同理

(除了工藤新一,没人能成功和青梅竹马在一起!)

虽然这个在一起没多久也崩了


3.

他们在安全屋里整理装备,经过没日没夜的争吵、计划制定和沙盘演练,每个人都在累倒呛的同时憋着一股气。赤井和降谷刚刚结束了第十四次交锋,话题是计划补给点的屋址,金发的三面间谍正冷着一张脸往袖口上装窃听器。


斯泰琳在里间不停地接打电话,工藤只感觉荒谬:难道每次FBI出任务,他们的长...







早起发现电脑排版抽风,重发一下。






新是和兰确定交往关系的新

快是和青友达以上,但是到完结也不会满恋人的快

如果有平和出场同理

(除了工藤新一,没人能成功和青梅竹马在一起!)

虽然这个在一起没多久也崩了













3.

他们在安全屋里整理装备,经过没日没夜的争吵、计划制定和沙盘演练,每个人都在累倒呛的同时憋着一股气。赤井和降谷刚刚结束了第十四次交锋,话题是计划补给点的屋址,金发的三面间谍正冷着一张脸往袖口上装窃听器。


斯泰琳在里间不停地接打电话,工藤只感觉荒谬:难道每次FBI出任务,他们的长官都会像只护崽的老母鸡一样絮絮叨叨?




“当然不是,他们没那么闲,但这次牵扯到的利益相关方太多,不放心也正常。”





前组织成员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边,她十分钟前恢复了十八岁的躯壳,身上裹着红色大衣。工藤只看了她一眼便快速地撇过头去。宫野不怀好意地冲他笑:“勾起了你什么美好的回忆吗?”


这女人!工藤咬牙切齿。










很多个十分钟前,在灰原哀服用临时解药之前,这个屋子里的特工、科学家、公安,这群菁英中的菁英,一致同意要把宫野志保打扮成普通女高中生的模样。


“上次行动恐怕已打草惊蛇,”降谷解释道:“不能指望他们看到Sherry的时候集体性眼疾发作,而琴酒简直是细节焦虑症重度患者。”


赤井也表示赞同,工藤怀疑在似乎永无休止的争锋相对之下,这个FBI其实一直和降谷零统一战线,只是这时候才露出他的真面目:“不错,朱蒂的衣服不行,没有一个十八岁女孩儿会穿这种制服,我们不能冒这种风险。所以,降谷君——“


他俩同时抬头,对视了一眼。像往常一样,工藤几乎能感受到目光相接处噼里啪啦的电光。而且,他有些惊恐地发现,他们又同时移开眼,目光意味深长,投射到自己身上。随后他们好像用脑电波进行了交流,赤井点头,缓步走开。


不会吧,高中生侦探迟钝地想,他们不会真的打算让他这样做吧,降谷家估计有三个衣柜,黑羽肯定也私藏了不少女装,这种事情,怎么看也轮不到他啊——


“在这个年纪,你是最出色的侦探,应该能猜到需要做什么。”安室透向他缓步走来,脸上挂着蜜糖般漂亮的微笑,就像他袒露身份之前,经常对江户川露出的那种“你看我像不像好人”的笑容。工藤瞳孔地震,寒毛直竖,甩头摇手连连后退。


我真的不想知道啊!他痛苦地想,对不起,我不是,我不配。


“非得这样吗?”他挣扎了一下,“这,虽然可以,但降谷先生应该很容易弄到吧,好像也没必要···而且我来这里之前忘了告诉她,回去之后她绝对要生气······”


闻言,正在低声吩咐卡迈尔的赤井也回过头来,他神色自若,工藤却从那双绿眼睛里看到了轻微的笑意,像一位兄长善意地嘲笑幼弟的孩子气,他看得实在分明,但是经过几天的头脑风暴,他都没力气对这个匪夷所思的计划生气了。


何况是对着这双眼睛呢。赤井的眼睛,世良的眼睛,玛丽的眼睛。


有些思绪在六月的光线里突如其来地出现。他想,如果你曾用目光千百次地描摹每一道上挑的纹路,或许还能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


赤井有些疑惑地挑眉,黑发男孩像是和他刚认识,用一种全新的目光在他脸上逡巡。被同性直勾勾盯着的感觉并不太好,哪怕面前只算是个孩子。FBI探员摸摸脸,扭头求助性地去看旁边的人。


被晾在一边的降谷零:“……”


他好气又好笑,凑到男孩耳边嘀咕了几声。赤井看到,工藤一下从沙发上弹跳起来,离开的姿势几近逃跑。几秒后,他重重摔上门,把自己关进了屋里。


这处房产是铃木开发的,拿下多少也靠了工藤和二小姐千丝万缕的关系。铃木集团的财力体现在很多方面,赤井想。比如说,幸亏是在这里,在挤满了FBI,日本公安,CIA,民间人士的前提下,居然还有一间空屋子留给工藤逃避现实,还有一个降谷在门外不依不饶:“明天,大侦探,最迟明天!”


赤井又想:不愧是降谷零。


他忍了一下,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按捺住冲动。他自信从工藤的反应就能推断个八九不离十,但依旧对降谷的原话感到好奇。或许说的是什么无关紧要,重点在降谷零本身。面对这个独立个体的行止,他承认这能激起他血液里的兴奋因子,那感觉就像第一次射中红白靶心,带着女孩在洛杉矶街头飙车,是吧台上的波本,杯中冰块在灯光下粼粼如宝石,又或者和某人在摩天轮上痛快淋漓地打一架,说起来那晚烟花真的很漂亮——


停,不能再想了。他觑到降谷对门板说话,大概在劝工藤出来。他笑声爽朗,大概率有心情给予一个回答。


赤井绕到他后面,装作不经意地开口:“你到底和他讲了什么啊?”


“嗯?”降谷奇怪地看他,像是一时间搞不懂问题的意义所在。就在赤井开始怀疑他是在酝酿一场辛辣的讽刺时,降谷招招手,示意他凑近:“我跟他说——”


如果好奇心是种热病,他大概早就罹患多年,无药可救了。赤井发现自己下意识地屏住呼吸,那片漂亮的唇形一动,音量极低:


“我告诉他,我家衣柜确实有女孩子的衣服,会来我家过夜的穿的,像这种——”降谷憋着笑,隐晦地打了几个手势。


他现在的笑容完全是小恶魔式的了。


“降谷君,你真是…”赤井一时词穷,“你等着吧,不到两天,全体zero组员都会知道你在衣柜里放情趣内衣,这谎言也太低级了。”


他才不信呢,波本这么说再正常不过,但面前这个是——至少此刻还是降谷零。


“好吧,”降谷眨眨眼,“我告诉他,我家衣柜放着贝尔摩德几件衣服,她偶尔会来过夜。我问他要让Sherry穿哪件?”


好吧,赤井想。不愧是降谷零。






















































工藤推门进去的时候,宫野刚套上一件红色大衣,正在系连衣帽左侧长长的丝带。


“兰小姐的衣品不错。”


听到这句赞美,工藤像被刺伤了一般,别开脸坚决不看她。他回来后就对着所有人摆脸色。也难怪,宫野想,被迫偷女装的经历,就连基德也会觉得不爽。


“喂,工藤,罪魁祸首们还在外间看你笑话呢,没必要冲我发火吧?”


黑发男生转过脸,脸上表情一览无遗,明明白白写着“你说谁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宫野只假装看不见,时隔多年穿上剪裁合当的品牌,她心情大好,此刻只想转个圈升入云天,“还算合适……工藤,真是你的幸运。“


“嗯?为什么?”


“因为我和你家那位身材相仿,身高也差不了一英寸。”宫野眼里闪着戏谑的光。“从背影很难看出是谁了吧?如果你想以此解相思之苦,我还可以拉上兜帽······”


工藤的蓝眼睛就像个LED公屏,忠实投映着主人的怒气值。10%,40%,80%,即将加载成功——宫野憋着笑,贴着墙溜出去,把怒气满盈的工藤和女朋友的衣服关进屋里,任他无能狂怒。她看到赤井和降谷,这两个大忙人难得没在会议室唇枪舌战,估计今天消耗过度,双双瘫在沙发上。见宫野出来,赤井愣了一下,看上去欲言又止,反倒是降谷吹了声口哨,不带恶意的那种。


“那什么,”他探出半个身子,“这是工藤给你挑的?”


“不是。”宫野:“我随手拿的。”


这是实话,至少部分是实话,完整版应该是“我随手拿的从来没看毛利兰穿过的一件”。这件衣服要么最新,要么她最不喜欢穿,而如果宫野想尽可能推迟她发现的时间,完全值得冒险。她看着降谷,心道大概是赌错了:“怎么,有问题吗?”


降谷神色微妙,看起来真的有在努力组织语言。宫野素来对他没有多大兴趣,大部分时间里,她认可他的才干与素质,但如果说他和赤井同框出现,她基本会把降谷从画面里P掉。


正因如此,她现在更加纳闷。雪莉知道波本能在琴酒面前瞎扯十本《战争与和平》不打草稿,表情真挚,情感丰富,可一件帝丹女高中生的衣服就让他无法开口。她越想越害怕,如果降谷一直保持缄默,她就要开始怀疑它从安室的衣柜漂泊到这里,原本属于贝尔摩德了。


“嗯,是这样的,”最后是赤井打破了尴尬,“约莫半个月前,我和降谷去银座,刚好看到买下这件大衣。”


“他?”宫野敏锐地发现重点。


“没错,是工藤。”赤井秀一把帽子捋下来,露出一双草木氤氲的雾气一样的眼睛。“所以说。”


半个月前,五月中下旬。


所以说,她错的一塌糊涂,她忘了另一种可能性——它可能是毛利兰舍不得平日穿的。








这件红色大衣根本就是工藤送给毛利的生日礼物!










宫野张了张口,悲惨地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只好悻悻闭嘴。眼前两个人的表情像是在说“真他妈离谱我都替你尴尬”,宫野低下头,开始解帽檐的丝带。她现在就像穿了件苦行衣,下面藏着荆条,时刻抽打着她的脊梁。


绝对不能再穿了,她想,立刻,马上,赶紧脱掉。如果有必要,应该去跟工藤道个歉,这真的是一个该死的巧合……


真可惜,她还挺喜欢这件大衣的。












































“如果在这个地方,插一支小队随机应变,或许还能争取到一定的时间…”


降谷嚯地站起来,绀紫的眼睛一片冰凉,周身辐射着熊熊怒火。旁边的风间扯了扯他的袖子,他也不为所动:“你有没有点常识?这是在日本,兵力从哪里调?从ABC哪个入口进?一旦出现事故,我们的人向哪里撤退?你有没有考虑过?赤井秀一,赌上所有人的性命,就为了那点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我绝对不可能同意。”


“归根结底,现在遇到的一切问题还是因为行动的不合法性(“是保密性!”降谷冲他嚷嚷),就这个事,我以为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


降谷看起来彻底被激怒了:“那你也应当知道这绝对审批不下来!”


又炸了——会议室左半边的人赶紧把赤井拖出去,右半边眼疾手快地收拾好桌上的机密档案,以免被降谷的怒气所波及。其余人缩在后边的座椅里瑟瑟发抖,交头接耳:啊,有点冷;是的呢,空调开大了;前辈看起来好可怕;果然还是别让他俩碰面的好吧……


在冻死人的氛围中,黑羽快斗小心翼翼地举起一只手,“抱歉…其实关于这个,我可以……”


降谷瞪了他一眼,黑羽立刻焉了,可怜兮兮地去拽工藤的衬衫下摆,玩他的纽扣。


工藤顶着一众警察八卦的目光,压低声线:“老实点!我知道你想扮基德吸引火力,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下会后我陪你去说,你想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暴露身份吗?”


“不是这个,是另外一个,”黑羽心不在焉地回答,在文件下面勾他的小指,工藤一突一突地头疼,感觉周围的视线快把他点着了。“这次行动没办法向上级汇报,所以怎么应付当地警署是个问题,对吧?”


“你能不能把手拿开……对啊,有什么高见?”


“有是有,但这个只适合你说。”黑羽附在他耳边说了一个名字,远看仿佛在亲吻他的耳垂,工藤还没反应过来,便对上降谷饶有兴趣的目光。


公安长官笑吟吟地打趣道:“先生们,收敛点。”


边上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工藤如坐针毡,更兼有个黑羽摇着他的胳膊,嗓音甜腻腻:“新一,你再不说,我就替你说了哦?”


黑羽快斗!!!


工藤狠狠剜了他一眼,对方笑得肆无忌惮。由于宛如双生的长相,大部分时间里其他人只能靠发型区分他俩,但黑羽笑起来唇边有浅浅的梨涡,还有一双小虎牙,看起来还是国中生的年纪。


这实在是拒绝不了。


他认命地叹口气,举手投降:“降谷先生,我确实有一个想法。”


降谷直起身,胸前的樱花警章熠熠生辉:“愿闻其详。”















4.


“所以你真的有把握说动白马总监?”降谷把抱着胳膊,他看起来一脸怀疑,“我不想质疑你和白马公子的情谊,但我曾认识总监,他声望远播,也极有能力,但有时候——恕我冒昧——未免有些优柔保守。”


工藤新一面不改色:“请相信我的能力。我信任他,就像信任服部平次一样。只要联系上探,我就有办法让他借人。”


开什么玩笑!他和白马探根本不熟啊!


当然,他知道黑羽认识,黑羽谈起过那位对手,用的是调笑的语气,不经意间会流露出熟稔与亲昵,像是在谈家养的蓝眼睛纯种猫。猫都是会挠人的,工藤想,希望接下来的行动中,那只猫能多挖黑羽几爪子。


这时候一只手戳戳他的背,黑羽快斗小声说:“你认识白马探吗?”


工藤新一身子微微前倾,正聚精会神地听上头那个姓松田的警官说话,闻言敷衍地点两遍头。第一遍是肯定,那第二遍——黑羽又捏他后颈:“点头之交也是交啊。说说看,怎么交的?”


这一次他指了指大门,语焉不详,有意让黑羽消停一会儿。


他低估了怪盗基德传闻中400+的智商。五分钟后,魔爪又伸了过去,“通过铃木家那个千金引荐?啊,是了,像你们这种少爷小姐,在哪次舞会上认识,也实属正常……”


工藤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一下,然后他警告地看了黑羽一眼,在颈侧比了个威胁的手势。降谷和赤井看过来了,他们居然在谈话,他们声音为什么不能小一点?为什么非要保持一个不大不小刚好飘进他耳朵里的音量?


降谷:“抛弃女友什么的,很难想象是工藤君干的,我还以为全屋只有你适合做这种事情呢。”


赤井:“这是偏见,你得承认那小子很优秀。其实我觉得黑羽快斗君也不错,你看呢?”


降谷:“但他们未免也太像了!恋爱期最怕的就是失去新鲜感,他们看着自己的脸不会腻吗?”


工藤看看见明明知情假装不知情的FBI搜查官和日本公安,迎接全屋社畜谴责渣男目光的洗礼,感觉自己处在爆炸的边缘。他自认脾气没有多好,而十七年严格的教养也岌岌可危。偏偏黑羽无知无觉地凑过来,小声说:“我突然想起白马回伦敦了,我也没存他号码,你能联系上他吗?还有,已经七点了,会议什么时候开完啊?”


工藤新一在许多方面都不同于常人,这意思是他仅仅十七岁,却掌握射击、拆弹、驾驶等不属于日本高中范畴的技能;这说明他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能保持头脑清醒,处理好小行星带般环绕的affairs;同样,这也意味着几乎没有什么能让他情绪失控,所以现在的情况实属罕见——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猛地转身,姿态宛如一只攫食的猛兽,眼神亮的可怕。




























他单手搂住黑羽快斗的腰,额头贴着他的额头,笑容宠溺,语气甜蜜:“亲爱的,你已经饿了吗?不要心急,再等等我好不好?”





















黑羽快斗落荒而逃。
































TBC.



工藤:直男相互恶心,你以为我怕你(doge)


赤井秀一早年珍贵影像材料共享:


木易阿婆
【沙雕动画】你 在 教 我 做 事 ?
【沙雕动画】你 在 教 我 做 事 ?
原味方包

p1最近磕到先知了!他好靓!我要拿触手来玩!


p2过来挨猫猫奈舔脸(;≥皿≤)


p3固排和她空荡荡的家


p1最近磕到先知了!他好靓!我要拿触手来玩!


p2过来挨猫猫奈舔脸(;≥皿≤)


p3固排和她空荡荡的家



:)
今天本来想学板绘 没想到我不知...

今天本来想学板绘

没想到我不知道画布要开多大

败在内存条上

令人难过

(还有我截的表情包

今天本来想学板绘

没想到我不知道画布要开多大

败在内存条上

令人难过

(还有我截的表情包

楚歆沢

【咕咕咕】鸽子精的自述

等我6.12归来,把文全补上!

暂时默默等待英语四级考试来临……

等我6.12归来,把文全补上!

暂时默默等待英语四级考试来临……

瞎画TV 音符

我多久没有更新了?

我多久没有更新了?

T
要是世界上有脑绘软件就好了

要是世界上有脑绘软件就好了

要是世界上有脑绘软件就好了

消  失  ?

全程迷惑

我梦见我有一个世界终端,然后看见ZCHB点赞收藏却没有投币,我问他为什么不投币,他说下次一定。另一边AC来找我商量事情,我说我忙,要去屈臣氏白嫖硬币,然后他说带上ZC,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去屈臣氏吃了烤肠……

紧接着我来到一条小巷,认识了无料事务所最帅的哥哥,他说有人在追杀他,就拉着我跑啊跑啊,快跑出了我发现他是这条街上的连环杀人犯,然后我夺走他的刀,摘下他的兜帽,结果发现他是姜米條?!

等等……为什么是姜米條???

我梦见我有一个世界终端,然后看见ZCHB点赞收藏却没有投币,我问他为什么不投币,他说下次一定。另一边AC来找我商量事情,我说我忙,要去屈臣氏白嫖硬币,然后他说带上ZC,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去屈臣氏吃了烤肠……

紧接着我来到一条小巷,认识了无料事务所最帅的哥哥,他说有人在追杀他,就拉着我跑啊跑啊,快跑出了我发现他是这条街上的连环杀人犯,然后我夺走他的刀,摘下他的兜帽,结果发现他是姜米條?!

等等……为什么是姜米條???

菜鸡

5梗(未完成)

看情况叭,毕竟我口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个是bg


女主是千金小姐,家里落魄被亲爹送出去换钱,对象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被小轿子抬走时恰好路过一个山头被土匪头子打劫,土匪头子是个有底线的,只想抢钱没想抢人,大小姐知道家里人什么货色,心头一狠就奔土匪头子去了,自己主动给土匪头子做压寨夫人,土匪头子反复强调自己不劫色,头次发这么大脾气的大小姐自己掀了红盖头,反手扇了土匪头子一巴掌,然后仔细一看土匪头子虽然憨批了一点但是这么俊自己也不亏,土匪头子被扇了一巴掌还没反应过来又被大小姐垫着脚拽着领口亲了一口,这么多手下看着土匪头子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是当着兄弟的面也不好怎么说,就带着钱扛着人回寨子里了...

看情况叭,毕竟我口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个是bg


女主是千金小姐,家里落魄被亲爹送出去换钱,对象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被小轿子抬走时恰好路过一个山头被土匪头子打劫,土匪头子是个有底线的,只想抢钱没想抢人,大小姐知道家里人什么货色,心头一狠就奔土匪头子去了,自己主动给土匪头子做压寨夫人,土匪头子反复强调自己不劫色,头次发这么大脾气的大小姐自己掀了红盖头,反手扇了土匪头子一巴掌,然后仔细一看土匪头子虽然憨批了一点但是这么俊自己也不亏,土匪头子被扇了一巴掌还没反应过来又被大小姐垫着脚拽着领口亲了一口,这么多手下看着土匪头子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是当着兄弟的面也不好怎么说,就带着钱扛着人回寨子里了,当晚两个人什么也没干就面对面躺床上盖着被子纯聊天,土匪头子就是被上任土匪头子捡来的儿子,土匪头子也对大小姐的经历表示抱歉,大小姐自己是打算跟土匪头子过一辈子的,但是土匪头子不是啊,他一直以为大小姐只是借助自己的势力躲家人的,何况自己的钱在大小姐的打理下有了起色,兄弟日子也越过越好,虽然心里对大小姐有了爱意的萌芽,但是本人还以为是尊敬,大小姐用母亲教过的法子试探了好几回,土匪头子那个愣头青就是觉得大小姐房间里更热,红着脸跑出门,大小姐想起在家里端庄的母亲怎么也挣不过放荡的姨娘,喊了个经常逛花楼的兄弟问问楼里姑娘的把戏,让人带了药当天晚上把土匪头子给睡坐实了自己大当家夫人的名头,大小姐是个有本事的,借着战乱直接把土匪头子推上了军阀的位置,土匪头子除了带兄弟打仗,其他各种人际关系都是靠大小姐处理,在外人面前只需要冷着脸装样子,大小姐爱喝茶,所以第一个孩子土匪头子想来想去是叫“龙井”还是叫“普洱”,大小姐笑着问他一定要取这种名字吗,土匪头子很认真说大小姐只喜欢这个,最后孩子名敲定了大小姐最爱的“雁荡毛峰”叫雁荡,可惜没几年战又打起来了,大小姐为了土匪头子死在别人的枪下,土匪头子靠着其它大小姐教导出来的兄弟给大小姐报了仇,然后自己把孩子拉扯大,一辈子也没再娶,对自己儿媳妇观感很好,因为她也爱喝雁荡毛峰,在自己儿子犯傻的时候一脚蹬在儿子身上让他别犯傻,把老婆抢到手最重要,土匪头子老年生活就是照顾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他把大小姐也埋在院子了,每天一般照顾花草一般对着大小姐的墓碑自说自话,每天都跟大小姐抱怨自己儿子怎么这么傻,一点大小姐的聪慧也没学到,还会给大小姐说儿子长大的过程“小茶叶今天会自己睡觉了”“小茶叶怎么这么大了还尿床,没有老子当年一点的风范”“小茶叶有大一岁了,眼睛越来越像你了”土匪头子是不识字的,大小姐试了很多次还是没教会,大小姐没了,土匪头子终于学会了,最先认识的是大小姐的名字,土匪头子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大小姐的衣服睡觉,儿子试图去改变自己的父亲,但是刚刚碰到大小姐的衣服,土匪头子就会惊醒,眼神凶得像恶狼,那一刻连儿子都觉得自己只会傻乐的父亲陌生的可怕

白小七今天也要咕咕咕
各位,事先声明一下 本鸽子还活...

各位,事先声明一下

本鸽子还活着,一直在咕

对不住!!!

在下疯狂磕头谢罪!

等我放假了,一定一顿猛更!

(Ps:我已经被考卷淹没了,救命🆘)

各位,事先声明一下

本鸽子还活着,一直在咕

对不住!!!

在下疯狂磕头谢罪!

等我放假了,一定一顿猛更!

(Ps:我已经被考卷淹没了,救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