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动明

18116浏览    715参与
テオ

去年已出了的明了向的本《Stereotypes》。

今年预定出的日辻向的本《Energía》。

吉良忍的《从你开始》的封面还没画好,请大家拭目以待。

这些都是无料本,大家想要的话留言给我就行,不用问我多少钱。

我出同人本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请大家不要举报。


《Energía》大概是下个月月中送印。

《从你开始》未定。

《Stereotypes》手头上大概还有6-7本余本,想要的话可以留言给我。


去年已出了的明了向的本《Stereotypes》。

今年预定出的日辻向的本《Energía》。

吉良忍的《从你开始》的封面还没画好,请大家拭目以待。

这些都是无料本,大家想要的话留言给我就行,不用问我多少钱。

我出同人本只是为了自己开心,请大家不要举报。


《Energía》大概是下个月月中送印。

《从你开始》未定。

《Stereotypes》手头上大概还有6-7本余本,想要的话可以留言给我。


阿黛尔芭布斯
站tag致歉,心情压抑到爆炸...

      站tag致歉,心情压抑到爆炸,我为什么要想不开去看恶魔人,意难平,我的脑内三观啊....自闭中.jpg,不会画画,是看完后乱画的产物,滤镜教我画画系列,我好喜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ω•̥̥̥` )

      站tag致歉,心情压抑到爆炸,我为什么要想不开去看恶魔人,意难平,我的脑内三观啊....自闭中.jpg,不会画画,是看完后乱画的产物,滤镜教我画画系列,我好喜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ω•̥̥̥` )

嗷—

_φ(TーT )又菜,又爱画…

_φ(TーT )又菜,又爱画…

云雀荒废了一整天

是童言无忌呀

@遠岫 

爽了一小段

想看俺继续


记得小时候和明一起在海边玩沙子。

沙子软软的陷进脚趾头里,我很喜欢那种触感,冰冰凉凉的。

小时候我的玩伴只有明一个人。

我们在那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他的脚裸很细,水珠顺着他的小腿涔涔地滴下来。

我很想念海的拥抱。

浸泡在水里我就能感受清凉。

水浸泡过我的脚裸,淹没过我的膝盖,没过我的脖子,然后是鼻子,再是眼睛。

我沉在海水里,看着他的脚裸,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我觉得我的血液里咕噜咕噜地在涌出小气泡。

然后我们在水里练憋气,看谁憋的比较久,我们玩水,泼对方一身的水。明总是甘拜下风。

我很享受赢了明的感觉。

每当看到夕阳...

@遠岫 

爽了一小段

想看俺继续


记得小时候和明一起在海边玩沙子。

沙子软软的陷进脚趾头里,我很喜欢那种触感,冰冰凉凉的。

小时候我的玩伴只有明一个人。

我们在那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他的脚裸很细,水珠顺着他的小腿涔涔地滴下来。

我很想念海的拥抱。

浸泡在水里我就能感受清凉。

水浸泡过我的脚裸,淹没过我的膝盖,没过我的脖子,然后是鼻子,再是眼睛。

我沉在海水里,看着他的脚裸,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我觉得我的血液里咕噜咕噜地在涌出小气泡。

然后我们在水里练憋气,看谁憋的比较久,我们玩水,泼对方一身的水。明总是甘拜下风。

我很享受赢了明的感觉。

每当看到夕阳慢慢落下来,沙子一点点变的昏黄,

我就知道,明又要回家了,很奇怪,我会因为他要回家而失落。


我的心智似乎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我不爱和那些小朋友一起玩,我只会欺负她们。

但明是个例外。

当然我不愿意看明受到欺负。

不知道怎么的我会有那种自己的所有物被侵犯了的感觉,明不能被别人欺负,他也只能被我欺负。

但我看到他软乎乎的脸就没了这心思。

我的信则是“一报还一报”,任何对我有威胁的人或者物都应该铲除干净。

但是因为明破了好多次例,我是不是太纵容他的“善良”了呢?


我和明小时候闹腾的事可多了,大多数时候我不太愿意玩这些幼稚的东西,但明总是拉着我一起,我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比如小时候,我们会大声对着风扇说话,你一句我一句。

“小了小了,声音有不一样吗?”

“有。”

比如说纸杯话筒,我早就跟他说过这个原理了,他却还是要玩。

“小了!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笨蛋。”

我们会捉了蚂蚁养起来,但明是那种连蚂蚁也不愿意伤害的人,这件事就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了。

比如说我们晚上会偷偷溜出去捉萤火虫,明对什么事物都好奇,总爱问这问那的。

不过萤火虫确实很漂亮。

我们捉了一瓶子的萤火虫,明不忍心看它们挣扎的样子,就全放走了。

萤火虫飞满了半片天,乍一眼看上去以为是星星。

明在黑暗中牵起我冰冷的手,他的手挺暖和的。

“小了,我也想变成萤火虫。”

“嗯,那我们就一起变成萤火虫吧。”


我一向理智的情感像热水一样翻腾了起来。


明,我好像又看到萤火虫那晚的你了,

“小了”“小了”地叫个不停。

你可不可以再叫我一次“小了”呢?

写文太难了卡死我了

【了明】Accomplice(同谋)一

这一次想写一个长篇,是架空向的,人物可能会ooc(因为我是菜鸡)。关键词:屠杀集中营  斯德哥尔摩患者 人口交易。先发一章试个水【后期还会再修改】

正文:

我和所有人一样,一半是同谋,一半是受害者      ...


这一次想写一个长篇,是架空向的,人物可能会ooc(因为我是菜鸡)。关键词:屠杀集中营  斯德哥尔摩患者 人口交易。先发一章试个水【后期还会再修改】

正文:

我和所有人一样,一半是同谋,一半是受害者      

                                                       ——《第二性》

       你见过被抛弃的幼崽吗。他们蜷缩在城市阴暗角落,身上是泥垢与垃圾混合的臭味,他们从不渴望明天,毕竟新的一天并不总是充满希望。它的到来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碌碌无为,可对于被抛弃的孩子来说,却是随时会降临的死亡。

       不动明并不急着醒来,今天是个雨天,这说明今天的食物更难找了。他知道睁开眼睛后就要面临饥饿。饥饿总是无法停止,即使对他而言每天都一样。

       雨好像停下了,他有些认命的叹了口气。不动明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破旧的箱子与腐败的苹果残骸,而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少年静静的看着他,眼睛是漂亮的蓝色,不动明有些局促的往身后的墙挤去,想把自己融进墙里,他怕自己身上的泥垢会弄脏少年的衣服。

        少年笑了起来,像是被他的姿态取悦到一样,明媚绽放在他的脸上,“就像是花店里那朵被精心打理的白玫瑰一样好看”不动明心里想,虽然他并没有见过白玫瑰。

       “你不用害怕”少年说道,“你想去幸福村吗?”

        不动明听说过幸福村的存在,在他刚开始流浪时有个比他大一些的孩子告诉过他。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属于流浪者的天堂,那里有吃不完的食物,有干净的水。在那里报纸只是用来看的消遣,他们能获得真正温暖的被子。后来这个孩子因为偷面包被打死了,再也没人和他提起这个美妙的存在。

        “我可以去吗?”不动明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喝到干净的水了,嗓子哑的难听,他咬了咬下唇的皮屑,他紧张时就会这样。

       “当然可以,我是来拯救你的”少年微微弯下腰,直视着他的眼睛:“我会带你去那里。”少年并没有问他为什么知道幸福村,只是在话音落下后,少年身后的人便把他拎了起来。

        不动明这时候才发现少年的身后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他们看起来高大冷漠,这几年的流浪让不动明有了能察觉到危险的能力,他知道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像只蚂蚁一样脆弱。他缩缩脖子,身体有些颤抖。

        不动明被男人拎着丢进车里,少年从另一边上车,坐到了离他稍远的地方。车子开始行驶,窗户升腾起雾气,外面的灯光晕染出暧昧的光影。车里太温暖了,不动明有些昏昏欲睡,但是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他太饿了。咕叽咕叽的声音让他有些害臊,他怕少年会嫌弃他。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从旁边抓了把糖丢给他,糖果散落在不动明面前,他低下身快速的把糖拢起来。不动明本来想一口气吃下去,可在他看到了少年白皙的手后,不动明决定要一颗一颗的品尝。

        他吞咽下了口水,小心翼翼的的剥开糖纸,把小巧的糖果放进嘴里。有什么东西在舌尖炸开了,甜蜜的味道冲昏了他,“我一定是遇见了神明”不动明想要哭泣,他好像回到了母亲温暖的子宫。

        这个世界有神明存在吗?不动明无法回答这个在脑海中闪过的问题。不过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少年就是拯救他的神明(少年是第一个给他糖吃的人)。不动明想,他会从现在开始,对“神明”甘之若饴。


仙兰清芳湘帘卷

【恶魔人crybaby】眠れる本能 不动明X牧村美树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5251579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5251579

写文太难了卡死我了

性爱对于不动明来说是模糊的柔软,

是冰冷枪械与飞鸟了的吻交织出的美妙旋律,

是墙壁后的隐秘。

是哨声响起后的博弈,

是荆棘咀嚼着玫瑰。

性爱就是飞鸟了的温度,

那是刻在他灵魂深处的战栗。


性爱对于不动明来说是模糊的柔软,

是冰冷枪械与飞鸟了的吻交织出的美妙旋律,

是墙壁后的隐秘。

是哨声响起后的博弈,

是荆棘咀嚼着玫瑰。

性爱就是飞鸟了的温度,

那是刻在他灵魂深处的战栗。


写文太难了卡死我了

【了明】When I wake up

        热浪卷起蝉鸣,他们是缠绕着的光影。

        飞鸟了醒来时有些恍惚,记忆定格在瞬息间的消失与长眠不醒。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恍惚过后是抑制不住的恐惧,他害怕回到那个没有不动明的世界。

        “你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熟悉的声音在飞鸟了耳边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和放大在他眼前的“梦”——不动明在看着他。飞鸟了感觉眼睛...

        热浪卷起蝉鸣,他们是缠绕着的光影。

        飞鸟了醒来时有些恍惚,记忆定格在瞬息间的消失与长眠不醒。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恍惚过后是抑制不住的恐惧,他害怕回到那个没有不动明的世界。

        “你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熟悉的声音在飞鸟了耳边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和放大在他眼前的“梦”——不动明在看着他。飞鸟了感觉眼睛有点酸涩,眼前这一切像是随时会熄灭的美梦,他回到了有不动明的世界。

        不动明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的竹马醒来后就直直的看着他,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他从没见过飞鸟了这个样子,倒是挺稀奇,所以他也没有急着再喊醒自己的竹马,只是看着他。

       飞鸟了眨眨眼睛,虽然他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不动明在这里就够了,这里是有不动明的世界,这里流淌的是有不动明的时间。

       他忍不住坐起身,听着明在旁边有些焦急地说着“你是傻吗,你腿受着伤起来这么快干什么?”飞鸟了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抱住明说着“明,月亮上有兔子,明我接住那根接力棒了”他嘴里念叨着不动明的名字,像是着魔了一样。

        不动明这下子更懵了,自己的竹马醒来之后变得奇奇怪怪,一开始只是发呆的看着自己,现在突然抱着他说一些听不懂的话。不动明安慰着拍了拍竹马的背,虽然有些迷茫现在的情况,可是了的样子让他的心生长出奇怪的感觉,他有些想吻飞鸟了。

        不动明在安息日过后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准确来说他像变了一个人,现在的他总是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就像他想吻飞鸟了,于是他便吻了。不过后面的发展让不动明有些意料不到,他柔弱的竹马把他按到了床上,明想结束这个奇怪的姿势和这个徒然的吻,可了像野兽一样拥吻着他。

        渐渐的,明觉得自己的肉体在和了交织着,灵魂深处的战栗让他恍惚,他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丰盛美味的晚餐。

        自己和了好像天生就要在一起一样,不动明被自己的想法肉麻到,虽然现在的情况让他不知所措,可是他心里好像充满了爱。

       飞鸟了控制不住自己,他知道对于这一刻的明来说一切都是那么奇怪,他想克制自己停下来,可是他做不到。他满脑子都是明在他怀里无神望着天空的画面,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回应的自己,从那时候起飞鸟了的心里就刻满了对不动明的爱,就让他疯下去吧......

        热浪卷起蝉鸣,鱼儿回到了水里。现在的他们,活在彼此的生命里。

(ps:今天比较仓促,本来脑子里有一百种开车方式,但是最近是风口浪尖还是忍了,等过段时间专门搞快乐!!毕竟这对不ghs,天理难容!)


王野人Yeti Wang

图/阿明性转

普通的光溜溜图


见评论区

图/阿明性转

普通的光溜溜图


见评论区

CA_

火车

OOC见谅!

是小清水,就想写写初恋小故事:-D


火车开的很稳,只是偶有晃动。飞鸟了盯着上铺的床板,看的无聊了,就把书拿出来读。对这书他也不大感兴趣,无非是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些胡话。读到梅菲斯特变葡萄酒那段他就不读了,把书合上,想着小睡一会儿。

飞鸟了本来只订到软卧上铺,幸运的是这个隔间没满,只有两个人,他便理所当然地睡到了下铺。另外一个是个男孩,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估计是参加学校活动之类,刚发车时还有一个女孩来给他送东西。两人聊天的时候了正在电脑上改论文,不免因此对同隔间的男孩有些反感。

“你在看什么书?”男孩竟向他搭话了,了不想理会,就把封面竖起来给他看。“浮……士…...

OOC见谅!

是小清水,就想写写初恋小故事:-D





火车开的很稳,只是偶有晃动。飞鸟了盯着上铺的床板,看的无聊了,就把书拿出来读。对这书他也不大感兴趣,无非是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些胡话。读到梅菲斯特变葡萄酒那段他就不读了,把书合上,想着小睡一会儿。

飞鸟了本来只订到软卧上铺,幸运的是这个隔间没满,只有两个人,他便理所当然地睡到了下铺。另外一个是个男孩,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估计是参加学校活动之类,刚发车时还有一个女孩来给他送东西。两人聊天的时候了正在电脑上改论文,不免因此对同隔间的男孩有些反感。

“你在看什么书?”男孩竟向他搭话了,了不想理会,就把封面竖起来给他看。“浮……士……德……”男孩一字一顿地念出书名,“我们老师跟我们讲过这个,但是我还没有读。”了哼了一声。

“我叫不动明,你呢?”

“飞鸟了。”

“飞鸟了?你不会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博士吧!”

“是的,”了坐起身,“其实也还好。”

“你看的书真多啊。”不动明去翻那本《浮士德》。

“可以先借给你看。”

“谢谢你。”不动明宝贝似的捧过书,坐下来翻阅。飞鸟了觉得自己没有刚才那么困了,他从床上下来,坐到床边:

“不动明。”

“嗯?”男孩从书里抬起头,冲他粲然一笑,“叫明就可以啦。”

“明,你……应该还在上高中吧?”

“嗯,这次出来也是参加学校的夏令营。本来不想去的,美树姐非缠着要我去。”

“美树?是刚才找你的女孩子吗?”

“是的,我暂时住在她家。对了,美树姐做了饼干给我当晚饭,你要不要尝尝?”

说着不动明便低下头在背包里翻找起来。飞鸟了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向前倾,他往回收了收。不动明从包里掏出一个金属盒,打开来,是满满一盒饼干。他坐到了身边,把饼干盒递给他。这样的过度热情倒是没有让了感到不适,他拿了一块吃。

“好吃吗?”不动明看着他。飞鸟了细细地咀嚼,咽下去之后再说:“还可以。”“就还可以吗?”“挺好吃的。”不动明笑了。

“你长得不像日本人。”

“唔,是混血,但是国籍还是日本的。”

“混血儿啊,好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

“混血儿都长得很漂亮,而且都很聪明。你看你不就是天才博士吗。”

飞鸟了的脸红了。明把饼干盒递过去示意他再吃点,他伸手进去抓饼干吃,不小心碰到明的手指。他立马把手缩回去,过了半天抬头看明,明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又去抓饼干吃,他余光里看着明拿好了,自己再去拿。明的肤色偏黑,手指和他人一样,细长,关节的地方凹凸分明。飞鸟了猜他不大干家务,校运会的时候估计也是观众席上的一员。酥松的饼干含在嘴里慢慢化掉,了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脏突突跳个不停。

“吃完了。”明对着空空的盒子说,“你喜欢吃吗?美树姐那边还有一点,要不要我拿过来?”

“不用了。”飞鸟了说。

明把盒子盖上,回到自己的床位。了张了张嘴想叫他再坐会儿,却没有说出口。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两人先后洗漱完,明就躺在床上看了给的书。了打开电脑想接着改论文,删了几个字之后又把电脑关上了。了闭上眼睛,听火车轰隆轰隆响。

“飞鸟博士,你要睡觉了吗?”了立马睁开眼睛,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

“我……没有……还好……无所谓。”

“因为其实我有点困了,”不动明打了个哈欠,“而且快关灯了吧。”

“嗯,那……”

“这本书好难懂,”不动明的眼睛又黑又亮,飞鸟了想到鹿的眼睛,“博士,你读到哪儿了?”

“读了……一点。”

“你是不是有点累了,”不动明似乎察觉到了了的异状,“要不我们明天再聊吧。”

了点了点头。或许是累了,他的头脑昏沉沉的,血往上涌,好像呼吸不过来。

关灯的提示音响了,几秒钟后车厢内一片漆黑。关灯后飞鸟了听见不动明整理被子,躺下。黑暗混淆视听,了好像听见有脚步声,有床板咯吱咯吱声。他感觉身旁好像站了个人,怎么回事,明起床了吗?飞鸟了闭上眼睛不敢动,屏气分辨明的呼吸声,好像就在他耳边似的。他这样躺着,渐渐地有点热。他小心地掀开被子,睁了眼往四周看,没有人站在他旁边。他其实知道的,但还是叹了口气。又想到忘记叫不动明不要叫他“飞鸟博士”了,鹿的眼睛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思绪乱麻一样缠得他睡不着。他轻轻坐起来打开电脑,幽幽的白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在电脑前看着窗外的天慢慢亮起来,把论文改完了。

飞鸟了把电脑关机收好,发了会儿呆。不动明伸伸懒腰起来,和了道了声早就去洗漱了。快要到站的通知在整个火车上回响。两人都收拾好,等着下车。过道上挤满了人,不动明把书还给了,笑着:“再见,飞鸟博士。”了想告诉他不用叫博士,想把书送给他。但是明倏忽间没了影,真像一只奇异的鹿。

飞鸟了抓着手上的书,封面是一个恶魔一面与博士交谈,一面要把他拉往地狱。他一晃神,把书收起来,走出隔间,走下火车。他到了车站也一直站着,看着另一拨人上车,看着火车门关上,慢吞吞地发动。火车走了,开往虚空,一遍又一遍碾过了的记忆。

🗝有毒乐色🔪

※ 有女装,注意避雷  

* 原作+OVA、魔法少女小圆paro

* 有参考和临摹照片、练习性质


-------------

dbq本来是想和eier太太一样搞那种贴近原作画风的小圆pa的,画着画着就变味了……(悲)本性暴露 

而且这才刚反省完,就没忍住又开始摸鱼……继续自闭去了 

※ 有女装,注意避雷  

* 原作+OVA、魔法少女小圆paro

* 有参考和临摹照片、练习性质


-------------

dbq本来是想和eier太太一样搞那种贴近原作画风的小圆pa的,画着画着就变味了……(悲)本性暴露 

而且这才刚反省完,就没忍住又开始摸鱼……继续自闭去了 

吱吱怪

时间跨度很大的图… 倒数第二张动作有参考

时间跨度很大的图… 倒数第二张动作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