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动行光

12.6万浏览    2551参与
以星为鉴

刀剑乱舞 枫丸记【玖】

【玖】

*含一期三日

*明安的一期拥有大阪城记忆

*星鉴不是很会写刀,可能看着会很尬


      “那么,一期尼如果还有什么烦恼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倾听的。”​从走廊木板缝隙之间可以看见药研藤四郎的白大褂微微随风而动。

     “多谢药研了,有你在真是安心啊。”​一期一振似乎踏进了房间,“你也早些回去吧,弟弟们还要麻烦你了。”

     “?”​清渊皱了皱眉头,身为粟田口家大哥,自己身在本丸却把照顾弟弟的事托付给别人...

【玖】

*含一期三日

*明安的一期拥有大阪城记忆

*星鉴不是很会写刀,可能看着会很尬



      “那么,一期尼如果还有什么烦恼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倾听的。”​从走廊木板缝隙之间可以看见药研藤四郎的白大褂微微随风而动。

     “多谢药研了,有你在真是安心啊。”​一期一振似乎踏进了房间,“你也早些回去吧,弟弟们还要麻烦你了。”

     “?”​清渊皱了皱眉头,身为粟田口家大哥,自己身在本丸却把照顾弟弟的事托付给别人,这不是她印象里的一期一振会做的事情。

     要么还有一种可能……

     ​清渊眯起了眼睛,真是一个神奇的暗堕尼啊……


     ​“哐!”不动行光被暗堕审神者的灵气招架住了攻势,本想发动第二波攻击却被黑色长鞭一把抽开,狠狠撞在背后墙上。

    “嘶……”​顾不上肩胛骨一阵剧痛,不动行光急忙站起身,短刀一横将将架住再次甩过来的长鞭,却不料鞭尾一卷缠住了他手中的短匕,然后一甩,短刀脱手,插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糟!

      不动行光心一沉,看着面前抖了抖长鞭,​诡异的笑着的审神者。

     只有越过她,才能拿到武器!

    “呐,不速之客,我们来聊聊?”​面前的黑发少女笑了笑。

     不动行光并不打算和她多说,​猛然起身就要去够自己的刀,却被那位已经开始发狂的少女一把掐住喉咙,拎了起来。

     “咳,咳咳!!”​不动行光挣扎着,“放开我!”

     “哦?放开你?”面前的少女歪了歪头,似乎听不懂的样子。

     ​“之前主动权在你手里,我请求好好聊聊,你不愿意,但现在,”纤细苍白的手指一点点收紧,暗堕少女似乎很欣赏不动行光渐渐窒息的痛苦样子,染红的眼眸毫不掩饰地露出野兽般的兴奋,“主动权在我手里呢,可是我不想放开啊。”

     这个疯子!

     不动行光心里想着​,猛然间腿狠狠一踢,一脚踹到她的小腹,借她手松的那一瞬间挣脱桎梏,翻身就地一滚拉开了距离,顺手抽出了插在墙壁上的武器。

​      怪不得他狠,实在是他再不动手,啊不,动脚,可能主君那边还没处理好,他这边就要等着她来收尸,呸,收刀了。

​     “唔……”暗堕少女跪在那里,双手捂着痛处,“坏人,都是坏人……”

     “又发疯了吗……”​不动行光举着刀,摆好战备姿势。

     “主君!!”​这时,门突然间被撞开,一期一振冲了进来,“不动行光!你干什么!”

     啧……不动行光​眉头锁紧,这个暗堕的近侍怎么也在?

      等等,他在这里,那跟踪他的主君难不成……​

     ​“轰!!”

      猛然间,一期一振撞开的门一声巨响被彻底炸裂,尘埃飞舞中混杂着鲜红的枫叶。

      枫叶……

      ​不动行光眼睛一亮。

    “阿路基!!”​

      是阿路基的灵气化形!​

     


      时之政府​的审神者大致分为两种。

    ​  其一,则是大多数,因灵力普通只能成为指挥型审神者,使用灵力时,化形为统一樱花瓣。

     而剩下的战斗型审神者,因战斗方式不同,灵力化形自然也不同。

      清渊的灵力,就是​极度霸道的火色枫叶,洋洋洒洒,像是能灼尽世间万物。

     ​“在下清渊,”浓雾中,走出一个人影,手中剑上寒光刺破尘埃,“奉命而来,不多关照!”

     ​“奉命……”一期一振正不解,却感受到怀中的审神者突然发抖。

    “主君?”​

    “奉命,奉命,哈哈,哈哈哈哈……”​那位审神者用手捂住了眼睛,笑得像是失了魂魄。

    “奉命,奉哪个混蛋的命?”​已经快要失去神智的审神者抬起头来,眼里全是疯狂,“他们都奉命诛了我九族,我现在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了,还要让我也一起下地狱吗?”

      清渊将不动行光护在身后,冷漠的看着面前发疯的审神者。

    ​  大概是在现世受了什么打击,结果精神错乱了吧,就直接暗堕了。

      听她的样子,似乎是全家无人幸免?

     ​“那你就更应该好好活着,至少对得起为你死的家人!你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像什么?”清渊抽出琅烟,指着跪在地上的人。

    “我……”审神者愣了一下,突然间大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啊!”

    “阿路基!”不动行光看着那个疯子拿起了长鞭,刚想上前却被清渊一个眼神拦了下来,“回去,我来应付。”

     “不是我啊啊啊!!”​面前的少女突然挣开了一期一振,踉踉跄跄站了起来,一鞭子甩出,“他们才不是为了我才死的!才不是我害得啊啊啊!!”

     “疯了,彻底疯了……”​清渊用胁差格挡回凌乱的招式,一手挡着不动行光往后退。

     逮捕……啧。

     如果是直接处理掉,说实话,对这个姑娘而言还好一些。

      清渊一边应对着面前少女​凌乱不堪的杀招,一边在脑海里过着时之政府的要求。

     逮捕​,哼,讲难听点就是活捉。怕是上边以为这个审神者是因为与时间溯行军有什么勾当才会暗堕,要是真被她现在“逮捕”送过去了,估计免不了一顿严刑逼供。

     而现在这姑娘疯疯癫癫的样子,​怕什么都还没问出来就直接去了吧。

      权衡一阵后,​清渊心一横,在长鞭又一次甩到眼前时一手抓住,拉紧,让其动弹不得;另一手则将琅烟归鞘,抬手,一道寒光自袖口弹出。

     不动:“?!”​

     那抹​寒光精准地贯穿了堕落审神者的心脏,钉在后面墙内。


      瞬间寂静。

      地面上,绽放开朵朵血梅,鲜艳夺目​,如杜鹃啼血;墙面上,袖剑干洁如初,不曾沾上星点殷红,依旧闪着冷艳而夺目的寒光。

     “嗒,嗒。”全世界只剩下滴血的声音。


     “主君!!”最先打破寂静的是一期一振,一个箭步上去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审神者。

     “哈,哈哈,”​审神者赤红的双眼慢慢褪回墨色,摇摇晃晃,全靠身旁的一期一振才能站立,“原来还是摆脱不掉这样的命运啊……”

    “从你自己选择了堕落这条路开始,”清渊走到她身后,拔下了墙上的袖剑,装回自己袖筒中藏了起来,“你自己应该就很清楚下场。”

     “可是我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有泪水沿着脸庞落下,“我的家人都不在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我想着留住这里能活命就好,最后连这点都做不到吗……”

    ​“确实,一开始你还有这里,有这些历史刀剑陪着你。”

     “那你又是怎么做的呢?你扪心自问,自从三个月前可有做过对得起他们的事?”清渊看着审神者,冷笑一声,“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长曾弥虎彻,和泉守兼定,你就对得起他们?”

​    “清光,安定……”她呢喃着,眼神愈发空洞,“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啊……”

     低语间,审神者的身体慢慢虚化,​化作纷飞的雪白花瓣,纷纷扬扬,落在长鞭周围。

    “主君……”​一期一振跪坐在地上,手捧一捧花瓣,肩膀轻颤。

     是哭了吧。清渊想着,​这么忠心于主君的刀剑被夹在这种情况中进退两难,这个审神者没有大开杀戒,他已经做的很好了。



     “你们……还不折断我吗?”​

      一期一振问面前跪坐的二人,犹豫良久,问道。

    “当然,不过不是现在。”​   “这样啊……”​一期一振苦笑,“原来二位已经在本丸许久了,是我没有发现呢。”

    “不算很久,今早刚来,有任务在身不能事先说明,若是打扰还请见谅。”​清渊收敛了刚刚战斗时那浓郁的杀气,变得彬彬有礼起来。

     “那么,二位既然现在没有折断我,应该是还有想要了解的事情吧。”​

     “不愧是粟田口家唯一的太刀。”​清渊笑了笑,却丝毫没有亲近的感觉。

    “就说说这个审神者吧。她叫什么,她和你为何暗堕,以及,本丸可还有暗堕的刀剑。”​

    ​“哎……”一期一振无奈的闭眼,“那就从最初说起好了……”


     ​这个女孩名叫知更,今天十九,三年前就任审神者。

     据说家世​非常有悬念,但在他们眼里,她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常常做错事,也常常手忙脚乱的道歉。

     直到三个月前。


    “那一天,​知更她失魂落魄地来到本丸,浑身酒气,扎进了自己的房间就不出来。我们都试着能不能进去问问情况,但不论是好言相劝还是想用强力打开,都无济于事,知更用灵力把门封住了,所以为何暗堕我们也不得而解。而我,则是因为主君近侍的原因被动染上的,或许因此才没有失去理智吧。”

     “本丸现在,除了我,已经没有暗堕刀剑了。”​

     “这就是你刻意疏远你弟弟们的原因?”​清渊突然开口。

     ​“……”一期一振一愣,旋即苦笑,“不愧是时之政府派来的人啊。”

     “某种程度上,是的。”​一期一振望向窗外,暖金色的瞳孔闪烁着鲜红的暗堕印记,“我毕竟是粟田口家大哥。”

    “最后一个问题。”​清渊深吸一口气,“这个本丸被折断的刀剑,应该不只那四把。”

    “……”

      ​清渊看到一期一振愣住,随后惊讶的发现他红了眼眶。

    “在本丸还没有暗堕的时候。三日月殿。”​



​     那个时代的敌人,十分难缠,更何况还撞上了检非违使,每个人都中伤重伤不等,就连身为队长的他也不例外。

   “一期尼!”不远处的五虎退突然惊叫了出来。

     一期一振正架住对方一把大太刀,却不曾堤防身后,此时才发现一把高速枪正突袭而来。

    “该死……”​

     难道今天要在这里折断了吗……

      突然间,一个墨蓝色的身影闪到了他与敌方之间。

      鲜血四溅。

     “三日月!!!”

      


     “……抱歉让你想起了不快的往事。”清渊微微欠身。

     “不,没有关系,也已经成事实了不是吗。”一期一振苦笑,“我也快要去陪他了啊……”

    “……”清渊叹了口气,“非常抱歉,审神者没有能力净化暗堕刀剑。”

     “这又不是谁的错,”一期一振摇了摇头,笑道,“从我发现自己暗堕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或许是我太懦弱了,患得患失,在暗堕的知更和大家之间犹豫不决,无法干脆利落的做决定,才会又连累新选组的那四位吧。”一期一振闭上眼,“那么,这位审神者,我有几个小请求,不知可否答应啊?”

     


     现在这间房内,只剩了一期一振一个人。

     他抽出腰间的刀,看着上面重锻过的印记,思绪却不由得飘回了他未讲完的故事。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放慢了无数倍。

      他看着那人​被长枪贯穿胸口,发丝随着动作在风中轻颤,血花四溅,缓缓的打落在地面上,那人跪倒在地,随之带走了世间所有的色彩。

    “三日月……”​

     一股无名怒火自心头烧起,​一期一振眯了眯眼,一用力推挡开面前大太。

     “我自身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何表情……但是,”​刀刃上,寒光乍现,“吉光之名可不是浪得虚名!!”


    “解决掉了啊……一期n……”​五虎退刚想唤自己的兄长,却看到他跪倒在了三日月宗近旁,将那满身淤血的人箍在怀中,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五虎君,我们先走吧。”​鹤丸国永拍了拍五虎退的肩膀,“他一会儿就会跟上的。”

    “是……”​五虎退跟着鹤丸国永一行人走进了时空传送口,在此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兄长,随后消失在入口处。


     ​“三日月殿下?三日月殿下?!”一期一振绝望地唤着怀中人。

    “咳,咳,”​三日月宗近挣扎了几下,咳出一口鲜血,有些疲惫地看着抱着他的人,“啊,是一期啊,在离开之前还能再看一眼你的样子,即使是老爷爷我也心满意足的呢,哈哈哈哈。”

    “三日月,请你振作一点……”​一期一振已经抱着他,哭的泣不成声。

    “啊,可是这可没有办法办到呢。”​三日月宗近努力扯了扯嘴角,颤抖的手想要抚上面前越来越模糊不清的面庞,“在我走之前,我想再听夫君唤几次我的名字,不知夫君可否答应啊?”

     一期一振狠狠愣住。

     他刚才……换我夫君……

    “这是不答应的架势吗……罢了罢了,能看着你而离开,我也没什么奢求了……” 三日月看着一期一振震惊的表情,有些失望,垂了垂眼眸。

    “夫人……”​一期一振突然开口,将他夫人颤抖的手轻柔的抓住,放在自己脸上。

    “夫君。”​三日月的手在他脸上缓缓地抚摸着,描摹着他的五官,似是要永远记住一般。

    “夫人……”​有泪水​打在付丧神沾满血污的脸上。

     你活下来,活着回去,我一辈子陪着你,记不住也没有关系,好不好……

     “夫君。”​已经微弱到几乎不可耳闻的声音。

     “夫人……”​已经哽咽到泣不成声的呼唤。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那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下一刻,在自己面庞上游离的手无力地垂下,承着一弯弦月的眼睛缓缓闭上。眼前墨蓝身影满满淡化,化作满天飞舞的樱花,飘向远方,只留一把断裂的天下五剑之首在​一期一振空荡荡的怀中。

     “三日月!!!”​

     


    “夫人,不知天堂是什么样?可会孤单?”一期一振思绪抽回,不知在与谁说话,眼里却是难以隐藏的温柔眷恋,“半年了,我的梦里,我的眼里,总觉得缺了一块很重要的东西,那是不是名为爱呢。”

     “希望你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要嫌弃啊,该骂的就骂,毕竟我知道暗堕不是我们的本分。所以,最后……”

    “夫人,我来陪你了。”​

     


      清渊此时正靠在门上,​目视着本丸里的那一棵花瓣已经发黑的梨树。

     大概是知更的暗堕原因吧,也影响到它了。

     可惜,可惜。

    “主君?”​这时,身旁的不动行光悄悄冒声,“答应这几个请求真的不要紧吗?”

      清渊一愣,想起刚刚一期一振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可否请审神者让我自行了断呢?吉光引以为傲的天下一振,可不想折断在别人手里。”​

    “放心吧,不会的。”​清渊揉了揉不动行光的头发,手感不出意外的好,“他的眼神,已经没有求生欲了。”

     “……”​不动行光垂了垂眼眸,就听清渊继续说道,“三日月,知更,这两个一期一振心中最要紧的人去了,怕是他也不想再留恋世间了吧,更何况,粟田口家还有药研,鸣狐和两把胁差,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最重要的一点,”​清渊突然笑了笑,满眼的安心,“我不认为他跑的出去,这个审神者房间没有窗户,除非他破墙而出,就算那样我也抓得住他。”

     不动行光一愣​,旋即笑了,他就知道自己主君不会全然感情用事。

     过了一会,清渊悄悄​推开门,已经不见了那个温柔的少年。

     目之所及,只有一把断刃​插在铺满樱花的地上,空中还有几片樱花花瓣纷落,静静地停在刀鞘上。


    ​“……”

     清渊抬头,看着那一树雪白的梨花​,随风而落,如雪一般,像是能洗净世间铅华。

     知更死了,暗堕的灵气最终消失不见,这棵梨花树最终也恢复了它原本的样子。

   “第二个请求的话,请把我埋在那棵梨花树下吧。三日月殿下生前最爱坐在南面喝茶,他……去了之后我也将他葬在了那里,就让我和他最后待在一起好了。”​

     “这又是何苦呢……”​清渊叹气,随后将手中断刃的太刀放进刚刚挖好的浅坑内,里面已经有一把黑鞘金月纹刀,静静地躺在那里,带着发黑的血迹。

     两把刀相依在一起​,掩埋在飞舞的雪色花瓣中。

     

    “主君,快看!”​

​     听到不动的声音,清渊抬头,却看到满树梨花在瞬间落尽,只剩枝干在风中伫立。

​    “已经走了吗……”话音刚落,却诧异的看着光秃秃的枝丫上长出淡蓝色嫩芽,随后一点点舒展、生长,最后成了满树繁阴,墨蓝色和水色的叶片交相辉映,宛若星空一般,让人着迷。

​     “不愧是天下五剑之首和天下一振啊……”清渊看着一树繁华,“大概是想一直守护着这里吧。”

    “走吧不动,我们也该回去了。”​

    “去哪里?”​

     清渊眼前闪过一幅画面,火红的古枫洋洋洒洒,灼烧着天际;树下,大家坐在一块,谈天说地,好不快乐。

     “回枫丸,回家。”​


by以星为鉴

我真的爆肝了啊啊啊

求小红心小蓝手!

知曰耳章
黄郁金香花语①珍贵,爱惜②没有...

黄郁金香花语①珍贵,爱惜②没有希望的爱

黄郁金香花语①珍贵,爱惜②没有希望的爱

以星为鉴

刀剑乱舞 枫丸记【捌】

【捌】

      告别了不动,清渊从窗户一跃而出,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然后瞬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间滚进了一旁的走廊底下。

      就在下一秒,上方走廊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拐过来的脚步声。

      两种脚步声,一个频率更高且更轻,而另一个相对就少一些但声音比较厚重,估计是一把太刀和一把短刀。

      清渊把那些关系较近的太刀和短刀在脑子...

【捌】

      告别了不动,清渊从窗户一跃而出,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然后瞬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间滚进了一旁的走廊底下。

      就在下一秒,上方走廊由远及近传来一阵拐过来的脚步声。

      两种脚步声,一个频率更高且更轻,而另一个相对就少一些但声音比较厚重,估计是一把太刀和一把短刀。

      清渊把那些关系较近的太刀和短刀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然后凝神细听。


     “所以,大将她还是……”​先说话的身影沉稳而温润,却带着掩盖不住的担忧。

     “嗯。”​另一个声音停顿了几秒,“我也很纠结到底该怎么办。”

      这声音!

      说不清是震惊还是早有预感,清渊​挑了挑眉毛。

      药研藤四郎和暗堕一期一振!​

      不过,这个一期一振,却不像以往那些失去理智的刀剑男士那样呢……

     某种程度上,倒也证实了她的猜想。​

     ​待脚步声渐渐走远,清渊悄悄从走廊底下走出,跟了上去。

    

     

    “我想见她有什么问题吗?”​枫丸·奸细·演技max·不动行光怒目横视着面前的压切长谷部,“来到这里之后,我就一次都没有出阵过,连内番都没有,整天无所事事,亏我还是以前被信长大人最为重视的刀!我要问问她当初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还是说嫌弃我是一把没用的废刀?!”

    “你还好意思?”​压切长谷部一把夺走他手上的酒瓶,“阿路基早就因为你每天酗酒而对你失望透顶了!每天只想着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把现在的阿路基放在眼里!”

    “那现在呢?你又在干什么?我想要去找她请求出阵你又拦着?亏你还说天天为这个本丸着想?!”​

     “你现在去只会给阿路基添堵!”​

     “让开!不支持就不要堵我的路!!”​不动行光一把推开拦在面前的人,抽身跑了出去。

     被一把推到在地上的长谷部哪里还顾得上其他,急忙起身试图追上去。

      可他却没有意识到很重要的一点。

      一把没有练过的一级短刀,哪里来的打击一把把他推在地上,又哪里来的机动瞬间就在他眼前跑没影?


     ​(梦幻坐骑长谷部vs没练过的短刀,你猜谁跑得快?)

     (当然极短跑得快!)​


     消失在长谷部视野里后,不动行光轻轻一跃而起,趴在了屋檐上,冒出半个头,看着长谷部从下方走廊上跑过,然后起身,悄无声息地追了上去,只不过是在房顶上而已。

      刚刚跑出去不过是为了迷惑长谷部罢了,他又不傻,这个本丸的审神者房间他可不知道,随便乱跑岂不会暴露他根本不认识这里,难道不会被怀疑吗?他可不觉得对方能迟钝到这种程度。

      而且,现在长谷部肯定以为他在往审神者房间跑,定然

会往审神者方向追,跟着他走岂不是可以正好知道审神者的位置么,一箭双雕。

      果然带极短来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对面走廊下匍匐前进的清渊看到这一幕后,偷偷给不动竖了个大拇指。能上房揭瓦也能勾心斗角,真好。

     主君你也不赖啊。不动远远地比了个剪刀手。


     

​     一路跟随着上方二人,清渊在脑海里飞快地过了一遍她所得到的消息。

     ​审神者已经暗堕三个多月了,但为了隐瞒,整个本丸封闭,没有出阵,没有远征,演练场长期封闭,为此有些刀剑男士心底起了不少怨念。

      而他们的主君发现后,便安排了一次出阵。

      刀剑男士们很高兴,以为主君是想开了,只有近侍一期一振​有异常不好的预感,但即使他说,除了药研以外也没有人愿意听。

      ​最后,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长曾弥虎彻、和泉守兼定、陆奥守吉行被派遣出阵,队长堀川国广。

​     目送着他们离去,一期一振心头浮上了些许悲伤。

     “我那时就觉得,自己或许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我从没那么希望过自己的预感不会成真,我一直觉得主君她不会那么狠心的……”

      最后战绩,队长堀川国广重伤败北,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长曾弥虎彻、和泉守兼定碎刀,陆奥守吉行重伤。

     “最后堀川国广和陆奥守吉行互相搀扶着回来之后,主君也不给他们修复,那一天堀川抱着那几把碎掉的刀找我哭了好久……”​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和泉守兼定,长曾弥虎彻……

      ​那位审神者是对新选组有什么怨念吗,竟然狠心至此!

      清渊​咬紧了牙关,这个审神者她必须处理掉!

     


     “就是这里吗……”​不动行光看着下方的压切长谷部走进了一间房间,便偷偷掀开一块瓦片向里面偷窥。

      果然!​

     “阿路基,刚刚不动行光他来过吗?”​

     “没有。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的话就不要来烦我。”​

     “……是。”​

      长谷部向着​墨色长发少女颔首,随后走出了房间。

      而那审神者抬了抬头,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不动行光连忙缩回来,呼吸节奏却极度混乱。​

      刚刚缩回来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个暗堕审神者眼角的暗堕血纹!

     ​ 血色的曼陀罗华,正是暗堕标志,他一个已经跟着主君去清理过一个暗堕本丸的极短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只是上次,这个血纹出现在的是一位刀剑男士眼角,这次换成了一个战斗型审神者,却让他感觉如此恐怖。

     这个审神者,又到底有多强大……​

     ​他和主君一人一刀,能够轻松斩断两个满级太刀,但是暗堕的满级太刀和高等级战斗型审神者呢?不暗堕他们尚且不能完全战胜,更何况暗堕刀剑本身就嗜血,战到最后只会失去理智变得越来越不要命,是清醒的刀剑男士根本无法招架的。

     这个任务,他和主君到底要怎么完成?​

     “毕竟我们的任务不只折断暗堕刀剑和逮捕暗堕审神者这么简单。”​潜伏进明安之前,主君如是说道。

      主君她,到底还有什么计划?​


 by以星为鉴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关注呀!!

抹茶慕斯

-传一下昨儿尝试的凸粉。不动的刀纹。

-传一下昨儿尝试的凸粉。不动的刀纹。

你箫今天吃关东煮了吗

【屯刀剑录屏】
2019 3 22
不动行光极化修行回归

【屯刀剑录屏】
2019 3 22
不动行光极化修行回归

你箫今天吃关东煮了吗

【屯刀剑录屏】
2019 3 8
不动行光极化送行
第二十三振极化刀
第十五振极短

【屯刀剑录屏】
2019 3 8
不动行光极化送行
第二十三振极化刀
第十五振极短

以星为鉴
第五天 本丸里最器用的刀 ​...

第五天  本丸里最器用的刀

​      嘶……这个怎么说呢?我觉得其实都很好(掩面)

      真要说的话,短刀就不动吧,具体哪一天来的已经记不清了,现在已经极化回来了,​中伤两刀之内必出真剑,对面五花枪爹一刀一个(真好),而且跟之前不一样,回来之后超级护主,很喜欢他呢。

     然后​太刀那边的就一期了,“四花之光”不是白叫的(233333),基本都一刀一个(你怎么做到的教教爷爷鹤球珠子好不好...

第五天  本丸里最器用的刀

​      嘶……这个怎么说呢?我觉得其实都很好(掩面)

      真要说的话,短刀就不动吧,具体哪一天来的已经记不清了,现在已经极化回来了,​中伤两刀之内必出真剑,对面五花枪爹一刀一个(真好),而且跟之前不一样,回来之后超级护主,很喜欢他呢。

     然后​太刀那边的就一期了,“四花之光”不是白叫的(233333),基本都一刀一个(你怎么做到的教教爷爷鹤球珠子好不好)。来的比较早,第十五天来的,比粟田口家很多稀有短刀都要早得多(所以你来那么早是来监督我给你找弟弟的嘛???)​

     ​大太的话,萤总吧,越十级打五花检非一刀三(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啊啊)我也是惊了,推图练短刀小能手(就是太容易让剩下的疲劳了QAQ)他一个人樱吹雪,剩下的全都挂黄脸……

     

by以星为鉴​

Dark   天〖影天〗

昨天早上不动小子偷了我的极化道具就出去修行了,真是的!他才刚60级啊!!!!(哭笑不得)

昨天早上不动小子偷了我的极化道具就出去修行了,真是的!他才刚60级啊!!!!(哭笑不得)

Nemo摸鱼ing
小酒鬼鲷总五周年贺图✧⁺⸜(๑...

小酒鬼鲷总五周年贺图✧⁺⸜(๑˙▾˙๑)⸝⁺✧

小酒鬼鲷总五周年贺图✧⁺⸜(๑˙▾˙๑)⸝⁺✧

以星为鉴

刀剑乱舞 枫丸记【柒】

【柒】

      “……”清渊看着时之政府要求狐之助转交给她的出阵请求,眯了眯琥珀色的眼睛,看不出在想什么。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只觉得急得要跺脚。

      不像以往那般整齐的象征着枫丸的火红和琥珀色绶带,隐约潦草的字迹,这份出阵请求一看就是时之政府匆忙间赶出来的,若是不及时回复,耽误时间且不说,时之政府会对这个本丸采取怎样的惩罚或者威逼它也不得而知啊!...


【柒】

      “……”清渊看着时之政府要求狐之助转交给她的出阵请求,眯了眯琥珀色的眼睛,看不出在想什么。

     “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只觉得急得要跺脚。

      不像以往那般整齐的象征着枫丸的火红和琥珀色绶带,隐约潦草的字迹,这份出阵请求一看就是时之政府匆忙间赶出来的,若是不及时回复,耽误时间且不说,时之政府会对这个本丸采取怎样的惩罚或者威逼它也不得而知啊!

     “暗堕吗……”清渊放下手中的通知,起身,拿起了一旁刀架上的枫火和琅烟,将风衣往身上一披,准备踏出审神者的房间。

     “?”狐之助有些不解,转头望向搁在桌子上的那张信纸,待看清那张纸上的文字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距离枫丸约三个时空的位置,发现一暗堕审神者与其满级暗堕近侍,一期一振。已知有四把刀剑被折断,紧急请求一名高战力战斗型审神者与其近侍在此本丸有更多伤亡前,务必将那位审神者逮捕,将暗堕刀剑折断!”

     “此丸名为明安,坐标(-∞,6935),还请审神者尽快前往!”

     

      暗堕刀剑,根据资料,他们前身也是一样忠于主上,与时间溯行军战斗的刀剑男士,但因为种种原因而暗堕,会失去理智攻击自己的主君及以前的战友,甚至自己的兄弟可能都不放过。

      但这个明安根据清渊的猜测,很有可能是审神者先前堕落,而 近侍由于与审神者长时间近距离接触,导致被间接“感染”。

      暗堕还能感染的吗?说实话,清渊并不知道,以前也没有事例,但近侍暗堕,审神者却还活着,着实没有别的可能了。

      走到枫丸的庭院中间那棵极具代表性的古枫下,她深吸一口气,“不动行光。”

     “在,主君何事?”已经极化的不动行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跟我走一趟,去处理暗堕本丸。”清渊握紧了手里的时空转置器。

     “做好准备,这可能是一场硬仗。”

     “是!”


     “明安……”

      清渊抬头,看着这个本丸的牌匾,叹了口气。

     若真是像这个名字这般就好了……

    “主君,有什么计划吗?”

     清渊微微颔首,“有,但铺垫很多,毕竟我们的任务不只折断暗堕刀剑和逮捕暗堕审神者这么简单。”

     “?”不动行光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唔!”不动行光正在自己房间喝着酒,突然间被人从背后拿毛巾捂住了口鼻,猛然间吸进了一股奇异的味道,旋即晕了过去。

     “……没去修行之前的我原来是每天这么醉生梦死无所事事的状态吗?”级·枫丸·不动行光嫌弃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己”。

     “当然不是,你天天被我扔出去出阵练级,哪里来的时间喝酒?再说了,这个不动行光才一级,估计来了之后都没有出阵过,被冷落了吧。”清渊把倒在地上的不动行光扔进了衣柜,“不动,赶紧的,换上内番服,扮成以前的你,接近暗堕审神者。”

    “好!”

     “还有,这个给你,”清渊抓住不动行光的手,在他的手心里画了一个五掌叶形符文。

     他认得,这是枫丸的守护符文。

    “记住,当你觉得不对劲的时候,将手掌贴在自己额头上,就能恢复清明。”

    “多谢主君!”



星鉴:还没完哦,下一章继续!

向日葵罐头ver2.0

玩老梗玩得开心完全不觉得过时的南海老师 

玩老梗玩得开心完全不觉得过时的南海老师 

🌙

阿光是什么小可爱???
ps.阿光的战斗语音是不是都破音了(噗)

阿光是什么小可爱???
ps.阿光的战斗语音是不是都破音了(噗)

🌙

(补)阿光
想这么叫你来着
我等着你哦

(补)阿光
想这么叫你来着
我等着你哦

🌙

没出息的我看到第一行字就想要哭出来
好想抱抱你
但是我想说的是
是的 不动
我很严肃的告诉你
如果你那样做了 我会亲自讨伐你
我们的目的是保护历史
但是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你可是我的不动行光
不动行光 九十九发 人中五郎左御座候

没出息的我看到第一行字就想要哭出来
好想抱抱你
但是我想说的是
是的 不动
我很严肃的告诉你
如果你那样做了 我会亲自讨伐你
我们的目的是保护历史
但是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你可是我的不动行光
不动行光 九十九发 人中五郎左御座候

🌙

哭着看完这封信的我
在你眼中也是不是很没用
明明之前我在你身边
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还真以为好心的帮你戒酒
呐 不动
不要再自暴自弃了
我一直相信你作为织田组的一员
也有一颗温柔又坚强的心
呐 不动
不要哭鼻子哦
也不要想我哦
对不起 我很抱歉
我真的...不懂该怎么说出我的心情
心里涩涩的
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提出去修行的你给我的惊喜
呐 不动
我等你回家🌸

哭着看完这封信的我
在你眼中也是不是很没用
明明之前我在你身边
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还真以为好心的帮你戒酒
呐 不动
不要再自暴自弃了
我一直相信你作为织田组的一员
也有一颗温柔又坚强的心
呐 不动
不要哭鼻子哦
也不要想我哦
对不起 我很抱歉
我真的...不懂该怎么说出我的心情
心里涩涩的
我今年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提出去修行的你给我的惊喜
呐 不动
我等你回家🌸

🌙

这是我对你迟到的承诺
不动
路上小心🌸

这是我对你迟到的承诺
不动
路上小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