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友好

87浏览    5参与
尤可

娇蛮大小姐的管家

[图片]


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专门测试武魂的地方,他像是星光一样,一闪而过,可却在我眼里有了光芒。


“双、双、双生武魂!!”


测试的叔叔惊叫起来,他充满惊诧的目光望向我时,可真是先把我逗笑了。


“是眼睛和天罡龙!”


他再一次的惊叫了起来。


好久不见,蓝明轩。


我不断抚摸那双闪着亮光的金眸,像是抓住了那个人的气息。


你还是选了我。


弯弯眉眼,我轻笑着,但明显多了份料事如神的神态。





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专门测试武魂的地方,他像是星光一样,一闪而过,可却在我眼里有了光芒。


“双、双、双生武魂!!”


测试的叔叔惊叫起来,他充满惊诧的目光望向我时,可真是先把我逗笑了。


“是眼睛和天罡龙!”


他再一次的惊叫了起来。


好久不见,蓝明轩。


我不断抚摸那双闪着亮光的金眸,像是抓住了那个人的气息。


你还是选了我。


弯弯眉眼,我轻笑着,但明显多了份料事如神的神态。


尤可

武魂殿的大师兄

夜。


红烛摇曳,迷雾升腾,天盲的孩子是不会看到这诡异的气氛。


“你怎么来了?”沧桑的老人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栗,显然,刚才的灵魂撞击并不是没有什么效果,但这点程度,还不足以改变这位老前辈睥睨众生的态度。


可足够他现身。


“来讨教。”


应希畔笑。


他天盲,是个盲人,却幸得这位老先生的帮助,成了个眼盲心不盲的剑客。


可人,又哪是容易满足的?


尤其是,这个人握有的、不止那些。


腰间半影随着他的动作出鞘,法决锁定来人,如虹的剑气随之向他劈开,老前辈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知从哪来的一把铁剑被他握紧,竟是正面抵抗这位武魂殿第一剑客带着剑意的剑招...

夜。


红烛摇曳,迷雾升腾,天盲的孩子是不会看到这诡异的气氛。


“你怎么来了?”沧桑的老人声音从远处传来,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栗,显然,刚才的灵魂撞击并不是没有什么效果,但这点程度,还不足以改变这位老前辈睥睨众生的态度。


可足够他现身。


“来讨教。”


应希畔笑。


他天盲,是个盲人,却幸得这位老先生的帮助,成了个眼盲心不盲的剑客。


可人,又哪是容易满足的?


尤其是,这个人握有的、不止那些。


腰间半影随着他的动作出鞘,法决锁定来人,如虹的剑气随之向他劈开,老前辈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知从哪来的一把铁剑被他握紧,竟是正面抵抗这位武魂殿第一剑客带着剑意的剑招。


一招过后,被老先生夸赞过的半影剑身微颤,铁剑却纹丝不动。


应希畔收住力气,深吸一口气,星眸微闪,再一次的握剑、攻击。


剑招可以说缭乱,也可以说华丽,可却在老者的铁剑下犹如幼童游戏般的胡闹。


一剑。


你的资质足以笑傲这片大陆,可为什么甘愿重新来过?


六剑。


为了突破极限,为了寻求自我。


二十一剑。


可你不必如此,你资质足以过你的大关啊!


四十五剑。


可我不行。


“你不行。”


七十六剑。


老者再次微微笑着,可那笑容却多了份期待。


与应希畔虽相处短暂,可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又怎么不知?


这只会让他释放更多的力量,让他真正的成就自己,也成就他栖云!


可出乎老者意料的,这位被他按下定义为矜傲难藏骨头的少年不光收回了剑招,还收回了剑,向他的位置行了他们手把手教导过的礼仪。


“此次,是希畔输了。”


他甚至嘴含微笑,似是谦虚的说着他认输的话!


老者收起了铁剑,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不虞,反而似呆愣的凝眉看向对方,可目光更像是看其他人。


应希畔自小被他与老齐和现实里捡回他的姑娘教养,而这么多年,除了当初捡回他的姑娘,他也只剩下他与老齐这两个老头子可以陪了。


但四年前那场事件,老齐魂陨,不复存在,


唯剩他,与现实里的哪位姑娘,陪着这个把自己关了四天,出来后却像是失了心的孩子。


他苦练老齐的剑,苦习老齐的风格,他惯会模仿,所以,他成了老齐。


就像老齐说的,此后,阿畔就是我的儿子。


可老齐希望你这样吗?


笑的独具特色,笑的灿漫,笑的……像老齐。


叹了口气,栖云笑了笑,没有了这四年里的狂傲,只有那曾经的肆意。


他说:“你猜到了啊。”


应希畔笑着回应:“是啊。”


为了让他振作,也为了让他成为四年之前满眼是光的应希畔,他做的事只有把自己改变,变成生前的那个混球,一个可以让应希畔生出怨毒情绪并为此做出行动的混球。


毕竟,应希畔最是激进了,也从不会有以德报怨,何以报德这类思想。


哪怕他生的清风朗月,做的君子之风,行的……最是令人向往的真正贵族之礼。


比起他那几个师妹和小辈,他不知高了多少招,连那些初见他的人,甚至都会被他似清澈河流的面貌所迷惑,不知他心底、骨子里的矜傲。


栖云没有把握改变应希畔,却有把握让应希畔成就自己的未来——融合二人的风格,成为新的风格——是栖云最后能想到的法子。


至于这之后应希畔发现事情真相的崩溃,他已与那个女子讲好,也会做的彻底,让这个笑着的少年永远不会有发现的机会,永远的向前。


黑夜,会埋葬所有的黑暗。


“你们真过分。”应希畔轻声说着,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半影,可一切都是黑色,但他感到了半影的轮廓,比任何一个眼睛好的人都要感到的深。


也想起他刚得到这把剑时栖云略带惊讶的语气说:“剑身为象牙白,条纹为钴蓝,虽分布老云我看不出什么,但这剑鞘上刻的六芒星在我们那可是幸运的象征!”


“这是把好兵器!就是名剑大会也能名列前茅!”


他们总是这般,她是如此,他们也是如此,给他找天地灵宝治疗眼伤,给他做好随时都有可能承受治疗的草药服用,给他找不属于这世界的修真界图书记,教他如何感应他人气息并做起了陪练……


他是被他们教的,也是被他们最先发现身份的。


“我曾发过誓,保护她一辈子;我曾发过誓,好好照顾你们。”


应希畔换手拿起半影道:“可后来,她遭遇了这世上最大的残忍,成就了邪神;可后来,齐老先生死了,悲伤的你却为我改变。”


“而现在,你又要为我牺牲。

甚至为了牺牲的最大化,你打算给我的第四魂环找哪个万年魂兽啊,云老前辈?”


13岁的应希畔笑眯眯道,眼睛弯弯眯起,却带着止不住的黑气笼罩在他自身。


“总得让晚辈思考一下,毕竟深海魔鲸王可不是什么差武魂,不是吗。”


“我可是,有幸继承了哪个不知道的人的、深海魔鲸王啊。”


溫蒂🦊👓miao

不是黄雀是蜘蛛。🔦

不是不要乐观。是今天还看着一只大蜘蛛要把自己异于常人的破坏欲和毁灭的欲望加诸到无止境的狗血和意外里。事有古怪,全员好人,那么意外和狗血来自哪里?只能说坏人不多但事实是局面并不友好。🔦所以保守。把必须对的好好扶住。

不是不要乐观。是今天还看着一只大蜘蛛要把自己异于常人的破坏欲和毁灭的欲望加诸到无止境的狗血和意外里。事有古怪,全员好人,那么意外和狗血来自哪里?只能说坏人不多但事实是局面并不友好。🔦所以保守。把必须对的好好扶住。

南风
这个面膜太不友好了

这个面膜太不友好了

这个面膜太不友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