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喜勿喷

52387浏览    5092参与
Lucky pigeon
每天盯着笔记看一小时,妈妈再也...

每天盯着笔记看一小时,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每天盯着笔记看一小时,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御子

唯一方向 二十五卷

先婚后爱、古风背景,不喜勿入

  主南北副纬钧,带九明、启程

  ABO 世界观

  上南下北,蒲郭可逆不可拆

  ooc 预警

  礼仪称呼多参考清朝(也有些自订

  这章走剧情ww

  -----

  一回宫中,清云便迎了上来“主儿,周昭容传话,要您去一趟靖蝶宫呢。”

  郭文韬疑问的望向唐九洲,后者也解释“周昭容是周太师的表弟,太师曾教导过您一二,想来是要套关系罢。主儿,昭容若是个好相处的,结交深一些也未尝不好。”

  郭文韬点了点头,也不敢耽搁,赶紧前往。

  

  “殿下万福。”郭文韬伏下身子,周昭容则是亲自走到他面前将人扶起身“贵嫔快请起...

先婚后爱、古风背景,不喜勿入

  主南北副纬钧,带九明、启程

  ABO 世界观

  上南下北,蒲郭可逆不可拆

  ooc 预警

  礼仪称呼多参考清朝(也有些自订

  这章走剧情ww

  -----

  一回宫中,清云便迎了上来“主儿,周昭容传话,要您去一趟靖蝶宫呢。”

  郭文韬疑问的望向唐九洲,后者也解释“周昭容是周太师的表弟,太师曾教导过您一二,想来是要套关系罢。主儿,昭容若是个好相处的,结交深一些也未尝不好。”

  郭文韬点了点头,也不敢耽搁,赶紧前往。

  

  “殿下万福。”郭文韬伏下身子,周昭容则是亲自走到他面前将人扶起身“贵嫔快请起。”

  “本宫知道表哥和你要好,不必拘束,快坐吧。”郭文韬淡淡地笑着,这情况果然和九洲说得一样。

  周昭容显然是个不错的人,也不知敬嫔怕他什么。

  “本宫在这实在烦闷的很,敬嫔又畏畏缩缩的不敢说话,日后若能多跟贵嫔往来,那是再好不过。”周昭容话里的意思明显,郭文韬想了想便没有拒绝“能跟殿……哥哥亲近,臣侍再高兴不过。”殿下二字尚未说完就被唐九洲拍了一下,郭文韬也马上会意过来,改口成了哥哥。

  周昭容笑了“你叫郭文韬对不对,本宫可以叫你文韬吗?”

  “那是自然。”

  两人在宫里面随意的谈天着,郭文韬发觉周昭容因为周峻纬常提到当今圣上,所以一直很崇拜蒲熠星,更崇拜他们之间的友情。

  “本宫若能有一知己,也就知足了。”周昭容还说,他入宫并不是心甘情愿而是迫于无奈,郭文韬暗自咋舌,他就这么没防备的把这些外人眼中大逆不道的话说给自己听,难道不怕他跟蒲熠星说?

  周昭容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轻声道“本宫相信弟弟不会说出去的。”他的嘴边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本宫相信你。”

  郭文韬也明白周昭容这是真把他当朋友了,心下一动,笑道“臣侍一开始也不是心甘情愿入宫的,”回忆到刚入宫的一切,他亦是感叹,原本已经心死的人却在蒲熠星身上见到了光“是因为父母希望臣侍能进宫为家里谋个出路,毕竟那时我们生活挺困苦的。臣侍也没想到会被送到皇上身边,更没想到自己能有如今的地位。”

  郭文韬说得真挚,周昭容亦是明白信任这一关,他们算是过了。

  “深宫之中能认识弟弟,本宫很是欣慰,至少遇事时不会是本宫一个人。”周昭容起身走向郭文韬,他亦是站起身子。

  周昭容握住了他的手,说道“以后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在这宫里面,总有失意的时候,咱互相照应着,倒也不至于过不去。”

  郭文韬低下头笑道“是。”

Risha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永远喜欢豌豆下士!!!(声嘶力竭)

疯批美人设定真的狠狠地戳了我的xp(安详去世)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永远喜欢豌豆下士!!!(声嘶力竭)

疯批美人设定真的狠狠地戳了我的xp(安详去世)

Risha

璃某的新置顶

嗨,这里是璃殇酱,恭喜你发现了我

是个业余画手,画的很烂,十分抱歉脏了你的眼

目前深陷植憨圈无法自拔

副混:D5,凹凸,弹丸,非人

天王圈半退坑

豌豆下士(植憨)、西凉(非人学园)、金(凹凸世界)、奈布.萨贝达(第五人格)、狛枝凪斗(弹丸论破)、喳喳呱(菜鸡联盟)激推

bcy:萨贝达绯闻女友

B站:璃殇不加冰

微博:璃殇不加冰

非人:Risha璃殇

第五:璃殇在线演队友

初一混子

雷点:呵呵,流汗黄豆

不磕一切异性cp(官配除外)

植憨雷的cp只有豌葵,反感的可以直接拉黑我了(我真的磕不起来)

时不时接点无偿

QQ:28681574

粉丝群:519991189...

嗨,这里是璃殇酱,恭喜你发现了我

是个业余画手,画的很烂,十分抱歉脏了你的眼

目前深陷植憨圈无法自拔

副混:D5,凹凸,弹丸,非人

天王圈半退坑

豌豆下士(植憨)、西凉(非人学园)、金(凹凸世界)、奈布.萨贝达(第五人格)、狛枝凪斗(弹丸论破)、喳喳呱(菜鸡联盟)激推

bcy:萨贝达绯闻女友

B站:璃殇不加冰

微博:璃殇不加冰

非人:Risha璃殇

第五:璃殇在线演队友

初一混子

雷点:呵呵,流汗黄豆

不磕一切异性cp(官配除外)

植憨雷的cp只有豌葵,反感的可以直接拉黑我了(我真的磕不起来)

时不时接点无偿

QQ:28681574

粉丝群:519991189

欢迎来找我玩

单纯的同人女

某些纯爱战士不要来抓我谢谢

今日份瞎叭叭到此结束

这里璃殇,让我们下次再见

“愿你我都能寻回有趣的灵魂”


(๑°⌓°๑)

吐槽

 吐槽下我家人……

 我爸有些好吃懒做,(不是骂他)反正他把自己妈妈当佣人使唤,叫奶奶洗衣服、做饭,菜不好吃就摔筷子骂骂咧咧。。。我爸是搬砖的,虽然很辛苦,但他把挣到的钱用来抽烟、喝酒、打麻将、打牌、去和美女玩、烫头啥的。。。但他是个“好人”,“从来不会”扯着我头发拖着走,拿砖头拍我妈!

 我奶的话。。。很爱自己的儿子!喜欢八卦别人(很正常,但也别传谣啊!)举个例子:村里有夫妇离H,我奶二话不说上去就说是女方不顾家,在外面找南人……有亿点点重男轻女,让我姐包了所有的活,可以说姐姐回家后她就啥事不干了……我哥啥事不干,喝水都有人送……

 我的好gei...

 吐槽下我家人……

 我爸有些好吃懒做,(不是骂他)反正他把自己妈妈当佣人使唤,叫奶奶洗衣服、做饭,菜不好吃就摔筷子骂骂咧咧。。。我爸是搬砖的,虽然很辛苦,但他把挣到的钱用来抽烟、喝酒、打麻将、打牌、去和美女玩、烫头啥的。。。但他是个“好人”,“从来不会”扯着我头发拖着走,拿砖头拍我妈!

 我奶的话。。。很爱自己的儿子!喜欢八卦别人(很正常,但也别传谣啊!)举个例子:村里有夫妇离H,我奶二话不说上去就说是女方不顾家,在外面找南人……有亿点点重男轻女,让我姐包了所有的活,可以说姐姐回家后她就啥事不干了……我哥啥事不干,喝水都有人送……

 我的好gei gei还行,不提他了(就是有亿点点懒)。我姐虽然从来不回我信息,/不善表达,但她还是蛮喜欢我的,每次回来都会带糖给我恰整挺好,我妈是个好人,不提了。

 后语:其实这只是吐槽和报怨罢了……

戏装山河

一忘皆空 德哈 虐

“哈利”德拉科看着缓缓向他走来的哈利,停住脚步,对他举起了魔杖。

倒挂金钟,刻骨剜心,还是……阿瓦达索索命。德拉科闭上眼。他们还是恋人,但现在在战场上,他们不得不向对方举起魔杖相互对峙 。

怪谁,怪战争吗,怪自己身上的马尔福血统吗,德拉科睁开眼,看见两行清泪从哈利眼角缓缓流下来。哈利,别哭,德拉科想着。他看见哈利念出咒语,

  “一忘皆空”

  德拉科没想到哈利会用这个咒语,一脸不可置信,刚才他什么恶毒的,不可饶恕的咒语都想到了却没有想到这个咒语,更没有想到哈利会使出这个咒语

但,的确,对他们来说,这个咒语是最残忍的,比所有的黑魔法都...

“哈利”德拉科看着缓缓向他走来的哈利,停住脚步,对他举起了魔杖。

倒挂金钟,刻骨剜心,还是……阿瓦达索索命。德拉科闭上眼。他们还是恋人,但现在在战场上,他们不得不向对方举起魔杖相互对峙 。

怪谁,怪战争吗,怪自己身上的马尔福血统吗,德拉科睁开眼,看见两行清泪从哈利眼角缓缓流下来。哈利,别哭,德拉科想着。他看见哈利念出咒语,

  “一忘皆空”

  德拉科没想到哈利会用这个咒语,一脸不可置信,刚才他什么恶毒的,不可饶恕的咒语都想到了却没有想到这个咒语,更没有想到哈利会使出这个咒语

但,的确,对他们来说,这个咒语是最残忍的,比所有的黑魔法都要残忍。德拉科痛苦的看着他,哈利,你够狠心的,你真是对谁都狠的下心来

德拉科脑海里一切关于哈利的记忆都在快速地褪色,然后消失。德拉科想留住它们,最后以失败告终

德拉科,忘了我吧

哈利看见被他施了咒语后的德拉科如看陌生人一般看着自己,不由得哽咽了一下,他知道从此刻起德拉科不再属于他。也许他们本不该在一起,无论从哪种身份来说。只恨命运弄人,至此以后,他们不再拥有彼此

陛下

胜利

阳零可不是无知的人,阳零知道除了妹妹们,其他修仙者都对她感到惊讶,不可置信,危机感,恶意和杀意。


阳零没有想到会有人对一个较杰出的青年动了杀心,这种人也配修仙?


看来要把这家伙楸出来废了修为就行了,阳零用最快的速度打晕了对手,剩下的就是对阳零存有恶意和杀意的贵公子小姐们了。


第一位就是五大家族之一,第二世家,曾家庶小姐,曾玉莲。一听这个名字就像白莲花一样。


第二位也是五大家族之一,好像排第三,方家庶公子,方岩。阴险小人一个。


第三位还是五大家族之一,排第四,沈家庶小姐,沈薇。嫉妒狂魔一个。


第五位就是五大家族之末,排第五,田家庶公子,田亮。妥妥的神经病一个。...

阳零可不是无知的人,阳零知道除了妹妹们,其他修仙者都对她感到惊讶,不可置信,危机感,恶意和杀意。


阳零没有想到会有人对一个较杰出的青年动了杀心,这种人也配修仙?


看来要把这家伙楸出来废了修为就行了,阳零用最快的速度打晕了对手,剩下的就是对阳零存有恶意和杀意的贵公子小姐们了。


第一位就是五大家族之一,第二世家,曾家庶小姐,曾玉莲。一听这个名字就像白莲花一样。


第二位也是五大家族之一,好像排第三,方家庶公子,方岩。阴险小人一个。


第三位还是五大家族之一,排第四,沈家庶小姐,沈薇。嫉妒狂魔一个。


第五位就是五大家族之末,排第五,田家庶公子,田亮。妥妥的神经病一个。


别问阳零为什么会知道,问就是阎王讲的。


除了林轩,其他的就是庶出公子小姐??区区蝼蚁敢瞧不起她??连中灵境界都没有修到的废物也敢对她起了杀心?不知死活。


想到这里,阳零不在隐藏自己的威压,将强大的威压一次过放出来,庶出公子小姐们突然感觉到强大的威压压倒身上,他们的膝盖仿佛中了一箭一样,向阳零跪下了,就连十大掌门和考官都压倒跪下了,何况是旁观者呢?


好强!难道她已经有仙尊以上的境界了吗?这是四大掌门的一致想法。


阳零并没有解除威压,反而加重,众人感觉喉咙一甜,险些喷出血来,但还是咽下去了。实力越弱的人,吐出的血就越多。阳零看他们嘴边流出来的血就知道他们的实力。


庶出小姐因为得罪了阳零而感到后悔,庶出公子因为看不起阳零而感到不甘。


后悔?不甘?可惜,完了。阳零可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们,打算用血鬼术把他们烧死时,阳零就听到,"鬼神大人,手下留人啊!!!"


公孙牧从天而降,刚落地就猛地跪下向阳零磕了一个大大的响头。众人内心有点崩溃,什么!!??鬼神大人???这个释放强大威压的青年竟然是神??的确,能够让仙主跪下的只有神了。


阳零看向跪着的公孙牧,"公孙牧?"阳零没有开口就有声音的能力又来了


公孙牧,"是的,小仙就是公孙牧,恕小仙多嘴,鬼神大人为何要处死这些贵族公子小姐呢?"


阳零,"真是个好问题,修仙之人竟然存有杀心,嫉妒,阴险,狠辣等等,何时仙界变得如此污秽了呢,公孙牧,你小子好好给本座解释一下。"


公孙牧一听到阳零这样讲,他自己也有点怀疑,在还没有与魔族开战前,凡是修仙者都很团结。


跟魔族对战时,团结的修仙者险些战败,但苦苦坚持撑下来,最终击退了前来冒犯的魔族。


对战结束,老一辈的修仙者因为打败了魔族洋洋得意,并没有给后辈做一个合格的榜样,后辈自以为自己也很厉害,便看不起修为比自己还要低的修仙者,硬要说的话,那就像是一盘散沙一样。


来到仙界以后,阳零这才发现瑶瑶现在很精神,而希童看起来有点虚。瑶瑶是魔神,代表的是-恶-,这里的负面情绪好多,两三天熬个夜,不成问题。


希童呢是妖神,代表着-正-,仙界的正面情绪很少,几乎没有感知到,巴不得天天躺在床上,不想下来动弹。


阳零下意识吐槽,"听闻仙界男尊女卑,男子可有三妻四妾。而女子卑贱如土,任男子唾弃践踏。公孙牧啊公孙牧,你想犯上不成?"


公孙牧,"犯上?"


众人,"???犯上???"


妹妹们,"!!!!!"


阳零,"是啊~吾乃鬼神,鬼舞辻阳零,代表着-正-也是-邪-,本座女扮男装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已,这是本座的二妹,冷希童,乃是妖神;是小妹,洛瑶瑶,乃是魔神。前者代表-正-,后者是-邪-。从她们可以看的出来,你们仙界很是污秽,本座说的可对?"


继续,"我们是女子,,是不是要对你们男子任打任骂呢??"


说完,便变回-万鬼归宗-的黑色长裙。


公孙牧背后都是汗,心想,完了,为什么前任仙主留下来的烂摊子每一次要他来收拾,这下好了,鬼神都找上门来了。


公孙牧,"大人明鉴啊~这是前任仙主定下的规则啊,小仙根本不能改呀!虽然小仙不能改,但小仙打心里不接受这个规则啊?"


阳零打算说话,但被来人打断,"呀~我怎么说你这个老鬼不在仙主城,原来是在这里表演下跪啊?哈哈哈哈哈………"


公孙牧碍于阳在场不敢怼回去,阳零打量直呼仙主名讳的男子,广陵君。


广陵君感知到有一双视线正看向自己,便看向正打量他的阳零,映入眼帘的是就像美丽的女王一般的女子,广陵君因为阳零的美丽惊艳到了,他感叹到,仙界第一美人都没有她美,这世界真有那么美丽的人吗?


阳零打量广陵君,没有说话,转头就问公孙牧,"改成-男女平等,没有贵贱之分,一夫一妻制-,懂?"


公孙牧,"得嘞!"


公孙牧立马瞬移到考官那里,开口,"仙界之人听着,从此刻起,没有妾室,只有正室,男女平等,更没有贵贱之分。"


等公孙牧说完,妹妹们向阳零表示她们要留在这里修仙,阳零有点诧异她们的确定,身为姐姐的她都会支持妹妹们的选择,便同意了她们的要求。


阳零,"既然老二和小妹都想留在这里,姐姐我就不拦着你们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办不到的,记得找我。"


说完,转头走向吊着小草人的考验地区,另一只手拿起一个小草人,另一只手指割出血滴到小草人上。


阳零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鲜红色小火苗的仙印,嗯……在仙界是叫仙印,在原来的世界就叫斑纹或者是鬼纹。


四大掌门看到阳零的仙印,他们下意识的反省一下自己,别人轻轻松松就是神级之人,绝世天赋,稀有的属性,霸气的气质。再看看自己,资历平庸,常见的属性,路人般的气质………完全比不过。


妹妹们加入了最穷宗门,泰安门。其他掌门差点气晕了。


阳零临走前告诉了妹妹们,明年的今天她还是回来的,既然确定要留在这里,就要勤劳修炼,好好听师傅的话。


回到无限城


阳零就看到童磨带着堕姬,妓夫太郎,魇梦和累玩起了麻将,童磨打出了一万,堕妓和妓夫太郎出一条,魇梦打出红中,最后累赢了。


阳零站在魇梦的后面,魇梦的对面是童磨,童磨一抬头就看到脸色看起来不好的阳零,只是光线问题导致阳零的脸色看起来不好而已。

-_-||


童磨°Д°


其他四只鬼⊙_⊙???


-------------------------------------------------------------------------------


想知道庶出小姐和公子现在怎么样了吗?


当然是被公孙牧拉下去做药人啦╮(╯▽╰)╭


药人是比起做奴隶还要痛苦的试药奴隶,药人的生死全看炼药师的本事了,高阶炼药师只会让药人生不如死;低阶炼药师会让药人比较折磨人。


以上结论,药人因为毒素或者是副作用被折磨的很惨,大多数的药人是身负重罪之人,没有人会可怜他们。

雾月

p1是艾玛和hp的梦幻联动(一点都不像)p2是艾玛的等风来,帽子实在没有参考原图,而且这个表情,实在⊙﹏⊙ 过个几年可以画个旧图重绘了

p1是艾玛和hp的梦幻联动(一点都不像)p2是艾玛的等风来,帽子实在没有参考原图,而且这个表情,实在⊙﹏⊙ 过个几年可以画个旧图重绘了

落雪🌸

P1封面真的很有爱

P2努力区分四胞胎

P3鱼还是水母,名字不错

P4兔兔这么可爱。。。

P1封面真的很有爱

P2努力区分四胞胎

P3鱼还是水母,名字不错

P4兔兔这么可爱。。。

Mayonnaise Core

关于oc 维洛茜卡

姓名:维洛茜卡·艾米莉·霍夫曼

生日:1915年3月29日

性别:女

身世:Ger高官之女,母亲是德法混血。家境殷实,家庭美满,有一个哥哥埃里希,家庭一直为旁人所艳羡。1920年,父亲加入了nc,因身份显赫头脑精明被重用,随时间推移母亲抑制不住对纳粹的厌恶,公开反抗fxs,并计划带领维洛茜卡与埃里希逃离柏林。

却没想到被父亲洗脑的埃里希告诉了为NC疯魔的父亲,父亲在捉到几人后亲手枪决了母亲,将她的s体挂在木架上供众人唾弃,不承认与她的婚姻,烧毁了所有与她有关的东西,把她从家谱中抹去,再三向埃里希与维洛茜卡强调服从NC的重要性。

那是维洛茜卡第一次知道,因为...

姓名:维洛茜卡·艾米莉·霍夫曼

生日:1915年3月29日

性别:女

身世:Ger高官之女,母亲是德法混血。家境殷实,家庭美满,有一个哥哥埃里希,家庭一直为旁人所艳羡。1920年,父亲加入了nc,因身份显赫头脑精明被重用,随时间推移母亲抑制不住对纳粹的厌恶,公开反抗fxs,并计划带领维洛茜卡与埃里希逃离柏林。

却没想到被父亲洗脑的埃里希告诉了为NC疯魔的父亲,父亲在捉到几人后亲手枪决了母亲,将她的s体挂在木架上供众人唾弃,不承认与她的婚姻,烧毁了所有与她有关的东西,把她从家谱中抹去,再三向埃里希与维洛茜卡强调服从NC的重要性。

那是维洛茜卡第一次知道,因为一个空有战争与所谓荣耀的「信仰」,一个曾给未婚妻写了一千两百首情诗的男人,可以亲手将死亡狠狠塞进她的太阳穴,可以直视着那双清澈的蓝眼睛说他恨她,甚至不愿意为她合上眼。

维洛茜卡恨透了这里。她恨叛徒埃里希,她恨刽子手父亲,她恨魔鬼xtl,恨这个人间炼狱却伪装成天堂的国家,恨那些说着要拯救他们的黑衣人。她恨那群魔鬼的教徒。

维洛茜卡心里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她要手刃这些魔鬼,用荆棘刺穿他们的胸膛,她要撕裂这个时代,让光芒从它流着血的伤口里绽放。

长大后,埃里希加入nc,成为一名dw军,而沉默寡言的维洛茜卡被留在了父亲身边作为私人秘书。她穿着NC军装,戴着臂章,可她的心从未顺从恶魔的派遣——她加入了反fxs组织,在母亲被枪决后几年,无意间看到她践踏臂章泄愤的反fxs组织秘密找到了她,向她表示希望她加入他们。于是她同意了,虽然从未清楚自己想要的社会是如何的,但她希望自己可以在反抗自己不想要的社会的同时思考想要的社会。

后因公务原因被派遣前往苏l结识了娜捷日达与她成为好友,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认识了善良阳光的娜佳以后维洛茜卡灰暗的生活中有了一点颜色。

1942年,维洛茜卡随娜捷日达一同秘密加入盟军,维洛茜卡成为间谍,为盟军效力。她后随父亲因公务去过集中营,此事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她一直在自责无法帮助那些可怜的受害者,反fxs的欲望愈加强烈,她开始做更多工作,源源不断地运输更多情报。依靠强大的心理素质与绝佳的处事方式,她为组织窃取到了许多情报。

1944年12月5日,维洛茜卡的间谍身份被发现,她试图逃跑,被哥哥埃里希与父亲一人一枪击毙。

1945年,ww2结束,Ger投降。

性格:外刚内柔的女子,沉默寡言,理性思维,爱好和平。头脑灵活,优雅强大,不善言辞,人其实很有诗意。

喜恶:喜世界和平/甜食/饮酒/写诗 恶nc/抽烟/数学/长途汽车旅行

备注:

●小维晕车。

●她本来养了一只猫叫菲利希,后来送给了娜佳。

●小维现设是德共。后面可能会改?有人来推推吗()

●小维认为人民需要zf管理。“不可能每个人都非常自律!人类需要真正有效的法律管理!”

●小维的中间名是一个德化的法文名。

●讽刺的是,小维和她的母亲大维(维多利娅)都英年早逝,而父亲和哥哥却活了很久,直到s前才忏悔自己的错误。

●小维是半性恋(和我一样)。

●小维有着一双清澈至极的蓝眼睛,和她父母一模一样。她和母亲的眼睛一直到s都洋溢着光,而她父亲的眼睛却蒙上了尘土一样颜色逐渐灰暗。

●小维是棕发美人,身材很好,短短的卷发,冷漠厌世脸。

●小维离世十五年后,娜佳才得知她的死讯。

●小维的s体也没有被安葬,而是被挂在了一棵树上,后来那棵树下离奇地开出了一片嘉兰百合,不多不少刚好够一个女子躺进去的大小。当地居民称之为“维洛茜卡之棺”。在维洛茜卡五十年忌日后,百合全部枯萎,从此不再开放。


写的设很拉 不要嘲我 我觉得小维这样热血与诗意兼顾的女子真的很美很美 比什么军阀太太美多了 毕竟她是为了世界和平奉献的生命啊……。

宋你一桶爆米花🐟

【祺轩】这局,我赢了

*清爽冷酷马×呆萌可爱宋


*私设两人为同年级


*勿上升×3


*祺轩主场,不喜左上角


*私设txl合法


*文笔差


宋亚轩最近一直很疑惑,因为如冰山一样冷漠的马嘉祺和赵钧最近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宋亚轩一直以为自己要完了,但是马嘉祺和赵钧最近对他特别好,比如下课会来他座位旁边聊天啊,放学争着找他一块回家呀,宋亚轩就觉得这俩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作者:是真吃错药了       赵钧、马嘉祺:[死亡凝视]你确定?


作者:没事,我开个玩笑,你们继续...


*清爽冷酷马×呆萌可爱宋


*私设两人为同年级


*勿上升×3


*祺轩主场,不喜左上角


*私设txl合法


*文笔差





宋亚轩最近一直很疑惑,因为如冰山一样冷漠的马嘉祺和赵钧最近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宋亚轩一直以为自己要完了,但是马嘉祺和赵钧最近对他特别好,比如下课会来他座位旁边聊天啊,放学争着找他一块回家呀,宋亚轩就觉得这俩人是不是吃错药了?



作者:是真吃错药了       赵钧、马嘉祺:[死亡凝视]你确定?


作者:没事,我开个玩笑,你们继续



其实这件事还得从赵钧转校这件事开始说起


开学的第一天,赵钧从17校转到了18校,知道为什么他要转校吗?当然,他是因为宋亚轩。

“报告”

“进”

“这位新同学,你就坐在宋亚轩同学后面的空位吧!”

“谢谢老师”

“这位同学是新来的,大家多多照顾他哦"


赵钧上课时一直在玩宋亚轩的头发和背,宋亚轩没有介意,但是他身旁的马嘉祺,却一直看着赵钧的一举一动,马嘉祺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下课了,马嘉祺叫住了赵钧,“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赵钧冷笑:“当然是为了你旁边的宋亚轩” 赵钧还把“宋亚轩”这三个字抬高了声调,放慢了语速,很是轻蔑。


“要不咱俩来比赛?看谁先追到他”

“可以啊,不准反悔哦~~”

“好啊”





其实啊,我告诉你们,马嘉祺和赵钧认识。



赠礼有说为什么赵钧要转校




各位大大评个论吧!评论不要钱



记得点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Lucky pigeon

从p1到p8是我这一学期的变化⊙∀⊙!这里只是一部分画,还有比较不错的画我会分开发出来。个人觉得还是蛮大的希望明年能继续努力(。・`ω´・)最近有在学板绘会做几次无偿有兴趣的伙伴可以来找我私聊~

从p1到p8是我这一学期的变化⊙∀⊙!这里只是一部分画,还有比较不错的画我会分开发出来。个人觉得还是蛮大的希望明年能继续努力(。・`ω´・)最近有在学板绘会做几次无偿有兴趣的伙伴可以来找我私聊~

我经常收留一些俏佳人

画的时候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

画完了才发现 

围巾——


画的时候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

画完了才发现 

围巾——



斜时

!K花——我爱你

*K花一初遇之时 

*沉沦 

*此文为以上两篇的续文,抱歉拖更这么久

*不喜勿喷,文笔渣渣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正主


在​图书馆学习的花少北接到电话就开始收拾书,


“北子哥,你要走了啊”坐在旁边的A哥问。


“嗯”​,他把借的书放到A哥旁边,“KB那边有点事,帮我把书还回去,谢了”说完就背着包急急忙忙的走了。


天不早了,花少北在学校门口站了好一会才打到车,车上花少北头靠着车窗,“好久没见KB了”

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谁啊?!”电话那头是等小男朋友的烦躁KB

​“我啊”

“少北?”​KB一听是少北就委屈了,“北...

*K花一初遇之时 

*沉沦 

*此文为以上两篇的续文,抱歉拖更这么久

*不喜勿喷,文笔渣渣

*圈地自萌,不要上升正主





在​图书馆学习的花少北接到电话就开始收拾书,


“北子哥,你要走了啊”坐在旁边的A哥问。


“嗯”​,他把借的书放到A哥旁边,“KB那边有点事,帮我把书还回去,谢了”说完就背着包急急忙忙的走了。



天不早了,花少北在学校门口站了好一会才打到车,车上花少北头靠着车窗,“好久没见KB了”

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谁啊?!”电话那头是等小男朋友的烦躁KB

​“我啊”

“少北?”​KB一听是少北就委屈了,“北子哥,你来接我了吗,他们把我灌醉了”

“来了,在路上,等一会”​花少北听着对面KB的声音只想笑,就KB的酒量还用人灌吗?

“北子哥,麻烦你了”

“没事,我马上就到了,等我一会”

“嗯…北子哥…”

“嗯,我在”

“没事了,我等你”

“嗯”



花少北接回来的是一个稍微清醒的KB,向他要了钥匙就带着他回家了。路上KB也乖乖的坐在副驾驶,也不说话。

到了家刚一进门,想换鞋的花少北被KB摁在墙上并搂住腰。这就导致两个人的距离极其近,花少北瞬间变成小红花,KB带着酒味的气息将他围绕。


不行,在这样一会要过不了审了!!!


花少北想推开KB,但KB搂的很紧,他放弃了。

KB就抱着他,一直看着他,也不说话。

近距离也让花少北看到KB眼里的红血丝,“KB,这几天工作很累吗”

“还好”KB眼神迷乱,“少北,我想你了,好久没见到你了”

花少北仔细一想,好像两个星期没见过了,“KB啊,我这不是…”

花少北话没说完就被KB,带着酒味吻给止住了。

这一个吻很长,花少北感觉自己都要醉了,脸更红了,而且,他居然被亲的腿软了!!!

花少北是想骂KB的,但被亲完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靠KB,肩上红着脸喘气。

“有时候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我以为你不要我了”KB又开始了“控诉”

“对不起…”

“一顿饭的时间都不愿意给我,少北,你还喜欢我吗?”

“KB…肯定喜欢啊”

“那我今天不让某幻给你打电话来接我,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花少北说不出话了,他最近确实忽视了KB。

“客厅,卧室,你选一个”

“啊?”花少北愣了愣,“我睡客厅沙发吧”

KB笑着在花少北耳边说“我是问你在哪做。”

“KB…你喝醉了”花少北吞了吞口水

“我现在很清醒”KB没有放开花少北,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会不会太快了,KB,我们才认识半年”

“不快,见你第一面我就有这种想法了”KB是在花少北耳边说的,这让花少北感觉他说的话非常色!!!

“KB,你先放开我”​花少北挣扎着想逃离KB的怀抱,但KB把他横抱起来,大步走到客厅,把人放到沙发上,“你选的沙发,一会别后悔”

花少北整个人都被KB压住,想着这次应该是逃不过了,“等一下,还是…去卧室吧”屋里没开灯,要不KB一定要拿手机拍下现在羞红脸的少北。

KB又抱着花少北到了卧室,他将人放到床上,开始解花少北衬衫的扣子,花少北也不拦着,md,放弃抵抗了。


“少北,你真的要做吗”

“你他妈,我裤子都脱了,你现在再问?”花少北以为KB是耍自己,一阵委屈让他红了眼,“KB,你他妈是认真的吗?”

“少北,你知道吗,我挺喜欢这样生气的你”,KB手撑着床,借着月光看着床上少北,“太可爱了”


“变态!!!”

“变态就变态吧,那你就是变态的了”

“少北,我爱你”

“我也爱你”



唉唉唉,别看了,就到这了


Redamancy

这一年……真的很糟糕,这种糟糕对我来说已经持续了很久,大概是19年开始吧。但你不一样,在我备受打击的时候,从感觉你心态很好,所以我并不知道你这一年怎么了,也不知道在我备受打击的时候,你有没有……我们大概有一年多没见了吧,这期间可能我只见了你妈妈几次,最近过的怎么样啊,哥,我好久没叫你哥了,好像也好久没有听你亲口喊我的名字,今年好像并没有比前几年好。大家都说,2018年的网络是最干净的,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现实也是如此。我爸那件事是从19年开始的,也曾波及到了你们好多次,现在也是,我现在反倒觉得……你们好像比我们更需要帮助,我知道你并不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但是……我还是想说出来。哥,我跟你相处了这么...

这一年……真的很糟糕,这种糟糕对我来说已经持续了很久,大概是19年开始吧。但你不一样,在我备受打击的时候,从感觉你心态很好,所以我并不知道你这一年怎么了,也不知道在我备受打击的时候,你有没有……我们大概有一年多没见了吧,这期间可能我只见了你妈妈几次,最近过的怎么样啊,哥,我好久没叫你哥了,好像也好久没有听你亲口喊我的名字,今年好像并没有比前几年好。大家都说,2018年的网络是最干净的,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现实也是如此。我爸那件事是从19年开始的,也曾波及到了你们好多次,现在也是,我现在反倒觉得……你们好像比我们更需要帮助,我知道你并不知道我说的这些话,但是……我还是想说出来。哥,我跟你相处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不是那个摔跤只会哭的小朋友了,我越来越……不懂你了

这一年如你所说,变故很多。所以过年的时候,我们许个愿吧,希望明年,让这些不好的事情都过去,新年快乐!






落雪🌸

放假

小学时期的我非常喜欢放假

但是自从升了初中

我就发现

放假

确确实实是换个地方写作业

昨天考试还考到双减了

无语子

我是完全没感觉到减在哪里了

小学时期的我非常喜欢放假

但是自从升了初中

我就发现

放假

确确实实是换个地方写作业

昨天考试还考到双减了

无语子

我是完全没感觉到减在哪里了

泠阎

安迷修带崽记(四)

*OOC

*潦草

*参赛者日常

*CP:雷安 瑞金 凯柠 卡埃 佩帕 雷祖 银幻


“略略略!安迷修,来抓我......!”

没等雷狮说完,一颗无辜的小石头就将他绊倒在地。


“雷狮!抓到你了!”

安迷修趁机抓住雷狮


之后双手举起雷狮,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


“有本事你也变小啊!”

雷狮怒吼道,声音奶凶奶凶的,没有威胁力。

“在下就不。”安迷修故意气着雷狮


雷狮气鼓鼓的,像只小猫

安迷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雷狮,你这样也挺可爱的。”

“要不你别...

*OOC

*潦草

*参赛者日常

*CP:雷安 瑞金 凯柠 卡埃 佩帕 雷祖 银幻








“略略略!安迷修,来抓我......!”

没等雷狮说完,一颗无辜的小石头就将他绊倒在地。


“雷狮!抓到你了!”

安迷修趁机抓住雷狮



之后双手举起雷狮,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



“有本事你也变小啊!”

雷狮怒吼道,声音奶凶奶凶的,没有威胁力。

“在下就不。”安迷修故意气着雷狮



雷狮气鼓鼓的,像只小猫

安迷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雷狮,你这样也挺可爱的。”

“要不你别变回来了?”



安迷修半开玩笑的用左手领着雷狮,右手捏了捏雷狮的脸



小孩子身上都带着一股奶香味吗?



“喃妮休!捏揍开!”

雷狮挥舞着拳头,

但连安迷修的头发丝都够不着。



“好啦,不逗你了。”

安迷修将雷狮抱在怀里。



“你别乱动了,在下抱你回去。”



这时,雷狮突然想起自己的脚踝,脚踝扭伤的地方肿成了一个大包,火辣辣的疼。



“切。”



雷狮安分下来,任由安迷修将自己抱回去。



“喂,安莉洁,我们到底还要多长时间变回来。”



凯利坐在树荫下,靠着安莉洁,手中摇晃着棒棒糖,给安莉洁递了一杯柠檬冰



“唔......快了。”

安莉洁用左手食指点了点下巴,之后直接低头喝了一口凯莉手中递给自己的柠檬冰



“啊?快了是什么时候?”金好奇地问



“不过,我们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

安莉洁接着说,

“而且他们已经回去了。”



之后不慌不忙的吃了一口凯莉亲手剥好的柠檬片



一旁的艾比听到了安莉洁的话抢着问

“他们是谁?”



“雷狮和安迷修。”



埃米想要凑个热闹,

但无奈卡米尔的力气实在太大,

而且他离自己太近啦!!!



卡米尔几乎贴在埃米的耳边跟他说话



“最近新出的芒果蛋糕很好吃。”

“嗯嗯,确......确实。”

“一起去吗?”

“啊......啊?我我我不......不拒绝!怎么会拒绝呢。”



埃米表示想拒绝,奈何他回头搭话时几乎要贴上卡米尔的脸,慌乱中仓促答应了他。



其中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卡米尔太吓人啦!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吃了自己。



“嗯。”卡米尔看了看埃米通红的脸,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捏了捏,


“走吧。”

卡米尔放开了埃米,很自然的接过他手中的剪子,拉起他的左手



“啊啊啊?去去......去哪?”

“去吃芒果蛋糕。”

卡米尔回头看了眼埃米,补了一句,



“我请客。”



“那我老姐......”

“不带她。”

“不是,等下,卡米尔。”



埃米表示你不带老姐可以

你让我和她说一声啊喂!



“哟,你弟弟让别人拐走了,不管管?”凯莉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嘲讽着艾比。



“弟大不中留,我要是打得过我能不管吗?”

艾比气鼓鼓地说着。



“格瑞,大家,我们回去吧。”金说着,左右看了看,“诶?紫堂去哪了???”

“不知道,出来后就没见过他了。”凯莉回答。



“喂!格瑞!来打一架!”

“......神经病。”



“格瑞你刚才说什么?”金歪了歪头问。

“......喝牛奶。”



“格瑞你想喝牛奶早说啊。”

金不知从哪拿出一盒牛奶,贴心的把吸管插上

“这是我给你偷偷留的哦!”



格瑞犹豫了一下,将他抱在怀里,抓起金拿牛奶的手喝了一口牛奶

“好喝。”



金楞了一下,之后耳尖微红

“啊......你你喜欢就好,格瑞,嘿嘿。”说完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此时此刻,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正抱着幼小的紫堂幻。



“吃海鲜吗?”

“啊?我我......”紫堂吓得说不出话。



鬼知道银爵什么时候把自己抱走的啊!



“嗯,你想吃。”银爵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控制面板买了一份海鲜豪华套餐。

“啊啊?我没说那句话吧!”紫堂幻一脸懵。



银爵把他抱起来,搂在怀里,

小小的一只,头发蓬松,身上香香的......好像一只仓鼠。



好可爱。



“幻,喜欢仓鼠吗?”

“啊,额,喜欢吧。”



银爵二话不说买了一件可爱的仓鼠睡衣

“能不能穿上?”

“啊?!我我我我!我能拒绝吗!?”



紫堂表示大佬都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癖好吗?!



“我请你吃海鲜,你穿着这个作为报酬。”



银爵一脸认真,

然后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紫堂的鼻尖



紫堂幻脸砰的一下红了

瞬间炸出一朵蘑菇云

“啊啊啊?可......可是......很羞耻诶。”



“不可以吗?”银爵有些失落,带着一点委屈的语气,将自己的额头和紫堂的贴在一起



“啊啊啊,不是!啊啊啊但是,不是也是,啊天!”


紫堂表示自己心脏快受不了了



“那就是可以了?”

银爵开心的周围都出现了小花花,紫堂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愧疚心,只好妥协



“额,嗯,好......好吧。”

之后,紫堂在银爵的注视下换上了仓鼠睡衣

“可可可以吗?”

“嗯。”



银爵表示我很冷静,不能fz,淡定喝果汁



回到另一边,嘉德罗斯吃了一嘴狗粮暗暗骂了一句秀屁,大摇大摆的走了



蒙特祖玛急忙跟上



“诶诶诶!祖玛祖玛!你听我说最近我听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祖玛你理理我嘛~”雷德抽泣。

“雷德,别闹。”



“祖玛你最好啦,你听我说嘛。”

“嗯。”



嘉德罗斯站住脚,转过头说了一句

“本王自己呆一会,你们两个别跟着我。”



再秀本王快撑死了



“是,嘉德罗斯大人。”

“好的!老大!”



“唉,一个个真有活力。”帕洛斯躺在佩利怀里看着一群人。



“帕洛斯,我想去打架。”



帕洛斯拍了拍佩利的头



“乖,别总打架。”



“唔...行吧,不过帕洛斯你小时候长得真好看啊!”

佩利看着帕洛斯。



帕洛斯没想到佩利会这么说,竟然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最后反应过来笑了笑



“好看你就多看几眼,提高一下你的审美。”



没等帕洛斯说完,佩利突然抱紧他,闻了闻



“帕洛斯,你用的什么洗发水?挺香的。”



帕洛斯表示无形撩人最为致命,这谁顶得住?

“咳咳,佩利,别闻了,起来陪我走走。”



帕洛斯迅速站起身,向前走。

“啊?你不是不想动吗?喂!帕洛斯!”



屋内,安迷修已经给雷狮上好了药

“好了,这几天别剧烈运动啦。”



安迷修一边单膝跪着给雷狮包扎一边说,

“有什么事就和我说。”



“婆婆妈妈。”雷狮看着包扎的干净利索的脚踝,又看了看安迷修的右臂。



“安迷修,你手臂怎么了?”

“啊,这个,缠上绷带比较,额,好看而已。”

“真的?”雷狮挑了挑眉毛



“真的,不骗你。”



安迷修有些心虚的毛冷汗,他是真的不太会撒谎



“......安迷修。”



雷狮挑起安迷修的下巴,



“有没有人和你说,你真的很不会撒谎。”

“啊......啊?雷...唔!”



没等安迷修回答,雷狮吻上了安迷修,



虽然身体变小了,但并没有影响雷狮的发挥,



安迷修忽然觉得面前这个人的呼吸渐渐变得很粗很有力,睁开眼,雷狮已经变回了原样。



“雷......狮。”安迷修推开雷狮,猛地吸了两口气。

“嘘,安迷修,别破坏气氛。”



雷狮将他抱紧卧室里,



“错过这次机会就太可惜了。”

“唔!”



“走吧安莉洁,我请你吃月光慕斯。”

“嗯,好啊。”



凯莉回头,朝格瑞说

“那,兵分俩路喽。”



“诶!但是......”金刚想上前,却被格瑞一把抱在怀里。

格瑞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之后拉起金就走了。




“祖玛祖玛!你看看!刚刚其实我偷偷给你拍了好多张照片!每一张都超美!”

“删了!”

“不嘛不嘛!诶诶诶!老大!你等等我!我给你看看照片!老大你评评理啊!”

“吵死了!”




“那那那那个,我我我变回来,我先回去了。”



紫堂难为情的坐在银爵怀里



“别走了。”银爵抱住他没有放开的意思,



“住在这吧。”



“卡卡卡卡米尔啊,老老老老姐内个……”



埃米左手举着芒果西米露,右手端着芒果蛋糕,颤颤巍巍地小声说着。



“闭嘴衰仔!能吃多少吃多少!我得好好和这个面瘫矮子谈谈聘礼的问题!”

“......”

“哈!啊?”



“嘘,佩利,弯腰。”

“嗯?怎么了帕洛斯?”



帕洛斯踮起脚,亲了亲佩利的嘴唇



“给乖狗狗的奖励。”



“我能亲一次吗?帕洛斯。”

佩利眼睛都亮了起来。

“回去再说。”






即使在残酷的凹凸大赛,众人依旧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也许光是遇见你我就赌上了一切



但我从不会后悔



I 'VE ALWAYS LOVE YOU DEEPLY, YOU KNOW?

I KNOW, AND I  LOVE YOU MORE THAN YOU LOVE ME.






END

————————————————————

更完了更完了,催更的那位小可爱看看可还行?




行的话留个赞呗?(。・ω・。)ノ♡

某灵想进后山
终于放假啦!先摸个鱼再说嘿嘿

终于放假啦!先摸个鱼再说嘿嘿

终于放假啦!先摸个鱼再说嘿嘿

和小六贴贴

姐姐:我一个人单挑全部boss

妹妹:我一家人群殴一个boss

姐姐:???​

妹妹肩膀画长了嘤,但我不想改了(泪)

不好请指出

姐姐:我一个人单挑全部boss

妹妹:我一家人群殴一个boss

姐姐:???​

妹妹肩膀画长了嘤,但我不想改了(泪)

不好请指出

清秋•垣

穿越时空只为你2

帝都


  人民医院


  沈清秋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愣神。


  这里…这里是?


  “嘶!”


  清秋头痛了一下


  回忆顿时涌上脑海


  他…真的回来了……


  他回来了,洛冰河怎么办呢?


  冰河…


  ———


  另一间病房


  尚清华也醒来了


  他看着在他眼前不停哆嗦的好兄弟


  有一些无奈


  没错


  他回来了...


帝都


  人民医院


  沈清秋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有些愣神。


  这里…这里是?


  “嘶!”


  清秋头痛了一下


  回忆顿时涌上脑海


  他…真的回来了……


  他回来了,洛冰河怎么办呢?


  冰河…


  ———


  另一间病房


  尚清华也醒来了


  他看着在他眼前不停哆嗦的好兄弟


  有一些无奈


  没错


  他回来了


  他TM正在和他家大王睡觉


  结果系统突然出现。


  直接把他带走了。


  害他都没法和大王告别,就这么匆匆忙忙的走了。


  他走了,大王…会怎么样?


  “等等,我回来了,瓜兄是不是也回来了?”


  尚清华脑子灵光一闪,忽然想到。


  “等我出院一定要好好看看是不是瓜兄也回来了。”


  尚清华暗暗想到。


  ———某一出租房


  尚清华登上软件(想不起来是什么软件就这样吧)找到沈清秋的账号。


  啪啪啪打字:


  “瓜兄在吗?在不在呀?在线的话就回我一声。”


  “瓜兄,你回来了吗?”


  “在的话吱一声。”


  对方也好像被尚清华弄烦了一样,回了一句:“什么在不在?你要是想找我哥的话,等我哥出院再说吧。”


  然后啪打一下,直接下线。


  尚清华看着回复的这句话愣了神


  所以…瓜兄回来了?只不过在住院而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