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喝墨水怎么写诗!

20浏览    5参与
凉透薄荷裳。

“他是比身后的光束还要轻盈的存在”

“他是比身后的光束还要轻盈的存在”

凉透薄荷裳。
我背着我的背包 一步一步走在石...

我背着我的背包

一步一步走在石板小街上

今年新灌的腊肠,刚刚拆封的散文

隔着塑料袋打打闹闹

拉链缝里支棱着一枝素白玫瑰

挤过被翻得破烂的琴谱

勉强探头看未曾谋面的我

背包被塞得鼓鼓囊囊

  

高高低低的房子挨着取暖

爆炒猪肉味儿混着米香在街上游窜

电线杆上的涂鸦从来不安静

七嘴八舌地辩论今年会不会下雪

同一幢楼里

小提琴和钢琴一唱一和

纷飞的音符像树叶一般飘落

被行人的鞋尖撞得支离破碎

我哼唱

拼凑了他们的初遇和离别

我被塞得鼓鼓囊囊

  

我的灵魂从来不爱背包

它贪吃

文字,音符,花瓣

或是随处扯来的落霞

或是春光一束,梨雪一盏

通通吃下去...

我背着我的背包

一步一步走在石板小街上

今年新灌的腊肠,刚刚拆封的散文

隔着塑料袋打打闹闹

拉链缝里支棱着一枝素白玫瑰

挤过被翻得破烂的琴谱

勉强探头看未曾谋面的我

背包被塞得鼓鼓囊囊

  

高高低低的房子挨着取暖

爆炒猪肉味儿混着米香在街上游窜

电线杆上的涂鸦从来不安静

七嘴八舌地辩论今年会不会下雪

同一幢楼里

小提琴和钢琴一唱一和

纷飞的音符像树叶一般飘落

被行人的鞋尖撞得支离破碎

我哼唱

拼凑了他们的初遇和离别

我被塞得鼓鼓囊囊

  

我的灵魂从来不爱背包

它贪吃

文字,音符,花瓣

或是随处扯来的落霞

或是春光一束,梨雪一盏

通通吃下去

拖沓留下的脚印

刻满了太阳说给星星的情话

它把自己塞得鼓鼓囊囊

  

我背着包走在石板街上

包里都是我的食物

我往前走

只为我的灵魂寻个好去处


《背包》

by 蔚聿

凉透薄荷裳。

DREA(m)

白日的光总是锋利

利落地切开影子和影子

苦涩的夜却是浓稠

给予一切种子生根发芽的沃土

我用手指蘸着暖黄的灯光

食指和拇指小心地圈起

慢慢吹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泡

一群旅行家整装出发

蓦的被阴影里的暗刺璀璨成烟花

我闭上眼

却轻而易举地触碰到了他

  

那是湿濡柔软的阳光

那是亲吻指尖的酥雨

那是每一秒钟风的呼吸起伏

我们的心脏贴得那么近

连跳动的频率还要雷同

我和他的指尖却遥遥无望

月亮上的嫦娥嗅不到浮生几盏

梦里的昙花在白夜绚烂妩媚

  

让我点起灯吧

让我成为一位旅行家

奔向夜色的尽头

对着隐藏其中的荆棘丛

许下昂贵的愿望:

  

希望未来...

白日的光总是锋利

利落地切开影子和影子

苦涩的夜却是浓稠

给予一切种子生根发芽的沃土

我用手指蘸着暖黄的灯光

食指和拇指小心地圈起

慢慢吹出一个接一个的泡泡

一群旅行家整装出发

蓦的被阴影里的暗刺璀璨成烟花

我闭上眼

却轻而易举地触碰到了他

  

那是湿濡柔软的阳光

那是亲吻指尖的酥雨

那是每一秒钟风的呼吸起伏

我们的心脏贴得那么近

连跳动的频率还要雷同

我和他的指尖却遥遥无望

月亮上的嫦娥嗅不到浮生几盏

梦里的昙花在白夜绚烂妩媚

  

让我点起灯吧

让我成为一位旅行家

奔向夜色的尽头

对着隐藏其中的荆棘丛

许下昂贵的愿望:

  

希望未来的某一天

他和我并肩坐在弯月上

他的右手   我的左手

交缠生花

他的眼里有着星子坠落的叮当

我的唇边有着霓虹残留的氤氲

柔软试探 触碰

用呼吸将对方的心脏雕刻

那是他的印记,独一无二

这是我的痕迹,无人堪仿

完成了从“你我”到“我们”的蜕变

沉默的路灯见证了一切

凉透薄荷裳。
去年暮夏的存货 是个搞笑事件被...

去年暮夏的存货

是个搞笑事件被我写出来了哈哈哈

去年暮夏的存货

是个搞笑事件被我写出来了哈哈哈

凉透薄荷裳。

  窗户僵硬地拢着

  像是没有嘴唇保护的牙齿

  眼里一汪水汽

  无声控诉,不依不饶

  风硬挤肥硕的身躯

  疼痛难忍

  

  我抄北岛的诗

  “杯子碰在一起 是梦破碎的声音”

  笔尖小口啃噬草稿纸

  疤痕为倦怠解了绑

  瓷杯沉重地倚靠着灯光

  我抄北野武的话

  “但还是想过滚烫的人生”

  没有除夕夜的酒,寡淡

  涩的是生锈的唇舌

  

  云朵,蓝色,风声

  顺着银鱼游出的轨迹闯入耳道

  满,满,满

  从手心丑陋不堪地挤出来

  它们拖泥带水地进了灰格子监狱

  我还坐在虚幻的云端

  用妄想织着有向日葵的...

  窗户僵硬地拢着

  像是没有嘴唇保护的牙齿

  眼里一汪水汽

  无声控诉,不依不饶

  风硬挤肥硕的身躯

  疼痛难忍

  

  我抄北岛的诗

  “杯子碰在一起 是梦破碎的声音”

  笔尖小口啃噬草稿纸

  疤痕为倦怠解了绑

  瓷杯沉重地倚靠着灯光

  我抄北野武的话

  “但还是想过滚烫的人生”

  没有除夕夜的酒,寡淡

  涩的是生锈的唇舌

  

  云朵,蓝色,风声

  顺着银鱼游出的轨迹闯入耳道

  满,满,满

  从手心丑陋不堪地挤出来

  它们拖泥带水地进了灰格子监狱

  我还坐在虚幻的云端

  用妄想织着有向日葵的毛线袜

  

  脚下,眼前,笔尖

  堵塞的是浓稠的雾

  冷却,凝结成块

  我蹲下

  手指划拉的是扭曲的月亮

  这算是我偷来的吗?

  

  雾里囚禁孱弱懒惰的灵魂

  躯壳淹没在荒芜里,黑色和红色随意踩踏

  茉莉花香是白色的

     

       


by  蔚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