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日记

677浏览    252参与
动感狗头

猫头好谨慎,每次喝水前闻老半天。同时她也熟悉了一些事,比如不会再被开抽屉吓跑,之前添水会吓到她,现在不会了。她身上时而很明显地散发出小动物的气味,奇怪,它会让我想到奶奶周围的气味,或许是奶奶家以前也养小动物的缘故?

常开着窗,床单上也会积累灰尘,今天洗了床品,怎么洗得这么勤😔

下单了代钉胶,打算把吉他的挂位改高一点,让正下方可以立得下瑜伽垫。

实在不知该吃啥,天天就咖喱饭+轻食餐(因为我感觉这两样里各种食材比较丰富)

猫头好谨慎,每次喝水前闻老半天。同时她也熟悉了一些事,比如不会再被开抽屉吓跑,之前添水会吓到她,现在不会了。她身上时而很明显地散发出小动物的气味,奇怪,它会让我想到奶奶周围的气味,或许是奶奶家以前也养小动物的缘故?

常开着窗,床单上也会积累灰尘,今天洗了床品,怎么洗得这么勤😔

下单了代钉胶,打算把吉他的挂位改高一点,让正下方可以立得下瑜伽垫。

实在不知该吃啥,天天就咖喱饭+轻食餐(因为我感觉这两样里各种食材比较丰富)

动感狗头

猫头的体积又大了一圈,椅子几乎盛不下,她的乳头也涨了,粉红的,算算我搬家过来的时间,她是我搬来没多久怀孕的,应该也快生了

这两天试图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看了白夜。还有一个别人的妻子床下的丈夫,实在没看下去,给我感觉是写故事的人情绪低落非常emotional神经错乱(。)读了心情不好,可能我对夫妻之中的drama也没什么兴趣。译本偶尔真的让我扶额,那种语言、表达,想到有时候我也会情不自禁那么写,过后再读和我现在读这个译本一样的感觉:作者脑子不清醒,读起来真他妈累。当然奇怪的是写的时候很顺畅,属于是一旦接受了那种表达习惯就感官非常丝滑(ry

我通常会在洗漱、去洗漱路上,各种走路的时候冒出很...

猫头的体积又大了一圈,椅子几乎盛不下,她的乳头也涨了,粉红的,算算我搬家过来的时间,她是我搬来没多久怀孕的,应该也快生了

这两天试图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看了白夜。还有一个别人的妻子床下的丈夫,实在没看下去,给我感觉是写故事的人情绪低落非常emotional神经错乱(。)读了心情不好,可能我对夫妻之中的drama也没什么兴趣。译本偶尔真的让我扶额,那种语言、表达,想到有时候我也会情不自禁那么写,过后再读和我现在读这个译本一样的感觉:作者脑子不清醒,读起来真他妈累。当然奇怪的是写的时候很顺畅,属于是一旦接受了那种表达习惯就感官非常丝滑(ry

我通常会在洗漱、去洗漱路上,各种走路的时候冒出很多想法、想通一些事(自认为对一些长久的困扰有了新的见解)。我觉得我爸妈比起养小孩就更适合养猫,养猫是自我疗愈,和猫之间建立的感情很大一部分其实仍是自我感情的投射,不会像和自己的小孩那样产生巨大分歧而让双方受伤。我总是觉得我不该出生,如果我不出生而他们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我们都会更快乐,皆大欢喜,只是他们不明白还可以有那样一条路,以及没有魄力剑走偏锋(时代大背景的限制吧,不能怪他们个体

我还感觉,妈妈去世就是因为承受不了后来的生活状态,她选择从这个世界逃开了,解脱了,这也是我时时想的,可是我留恋的东西也挺多,好看的衣饰、美丽的身体、像现在写下东西、走路时自由地畅想……

可笑,为重力束缚在尘地上,为皮肤囚禁于肉身中,与其生活在现实,不如生活在幻想

动感狗头

最近老是做梦,可能平常也做梦,但能记个大概还会有动力写下来,就比较稀罕

这种梦不是一两次了,反复梦见我要坐飞机去国外,然而在起飞那天之前,还有什么试几门科目要考完,眼前很多schedule清单🧾,几乎每次都会有时间安排不开,比如这门考试去考我就赶不上飞机之类的,考的科目好像是我之前教的a-level数学,C12、D1、D4(a-level里没有D4,但我的梦里有)… 老是梦见坐城市里的有轨电车穿梭于各个区、城(这个电车很窄,有点像果戈里大街(是吧?)最开始弄的一个观光小火车——很窄很短,小型得几乎像个玩具模型,轨道也很短,不过好像没有运行过几次就撤掉了,我一次也没坐过,如果能坐一...

最近老是做梦,可能平常也做梦,但能记个大概还会有动力写下来,就比较稀罕

这种梦不是一两次了,反复梦见我要坐飞机去国外,然而在起飞那天之前,还有什么试几门科目要考完,眼前很多schedule清单🧾,几乎每次都会有时间安排不开,比如这门考试去考我就赶不上飞机之类的,考的科目好像是我之前教的a-level数学,C12、D1、D4(a-level里没有D4,但我的梦里有)… 老是梦见坐城市里的有轨电车穿梭于各个区、城(这个电车很窄,有点像果戈里大街(是吧?)最开始弄的一个观光小火车——很窄很短,小型得几乎像个玩具模型,轨道也很短,不过好像没有运行过几次就撤掉了,我一次也没坐过,如果能坐一次可能还会是蛮好玩的经历,这种经历就像什么呢,玩具盒里的一件小装饰品,没什么别的作用,小小的,可是很漂亮,收藏起来看看就足够喜欢了,很有限也很完整。
大学时,我中途回国,学校给我发了很多封邮件,问我怎么人不见了,是否需要帮助,等等,我都没有回,就是彻底想和那些时光那些事情割离。教a-level离职时也是,表明意愿并把学生都交接完后,一份paperwork也没做,直接走人了。我讨厌甚至是痛恨paperwork、流程,我好像不能习惯也发自内心不在乎社会群体内在的规则,structure、mechanism,这些都给我感觉像一张黏的巨网,把我限制住,让我恶心,我想要全身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我愿意看很多事,但不参与很多事,把任何东西或人加入我的生活前,问自己:will adding this one to my life make me happier than i already am?答案很多时候是maybe或probably not。真的好奇怪,我只是想可能的话比现在更开心,这不应该很难,因为我的内心里有个地方是不那么开心的,我的起点满低了,然而还是不能

我还老是梦到飞机白白横纹的甲板(甲板?)一些有未来感的场景,候机楼像一个航天博物馆,有许多五光十色的模型,连我们自己坐的飞机/飞行器/发射器/火箭都像大玩具似的好看,就像老科幻电影的画面。格拉乔夫有一个白色的“棒球服/宇航服”造型,也是这种一股一股横纹,也许这对我的梦也产生了影响

动感狗头
椅子买了一天,成猫窝了 早上梦...

椅子买了一天,成猫窝了

早上梦到妈妈,我们在大方里的家,她在厨房煮饭(印象里她不太会煮饭,这次煮得很香很丰盛,好像是咖喱),我还是小时候的视角仰头望着她,跟她说了好多事情,最后我开始哭了,和她说,我和Jaining再也不联络了。在梦里,我老是把Jianing和姐姐弄混,说的是Jianing,看到的画面是姐姐,还有我们几个共同朋友(高鸽、汝昕宇,Joy——Joy是我和Jianing曾经的共同朋友),画面是一条微博,姐姐过生日,和高鸽、Joy拍的视频,应该是冬天,文案大概是“xx化妆品/香水的真香薅羊毛现场,不是生日派对!”她们应该是赶上什么商场活动玩得很开心。汝昕宇是转发和评论的,不知道为什么...

椅子买了一天,成猫窝了

早上梦到妈妈,我们在大方里的家,她在厨房煮饭(印象里她不太会煮饭,这次煮得很香很丰盛,好像是咖喱),我还是小时候的视角仰头望着她,跟她说了好多事情,最后我开始哭了,和她说,我和Jaining再也不联络了。在梦里,我老是把Jianing和姐姐弄混,说的是Jianing,看到的画面是姐姐,还有我们几个共同朋友(高鸽、汝昕宇,Joy——Joy是我和Jianing曾经的共同朋友),画面是一条微博,姐姐过生日,和高鸽、Joy拍的视频,应该是冬天,文案大概是“xx化妆品/香水的真香薅羊毛现场,不是生日派对!”她们应该是赶上什么商场活动玩得很开心。汝昕宇是转发和评论的,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马甲就觉得知道是她。

我哭着说了“我和Jianing掰了”,妈妈非常耐心同情地看着我,眼里闪着波水,说,我都不知道/你不说我都看不出来,我扑着抱她说,你不在的这些时间里发生了好多事——以前做梦,都知道妈妈是生病了,有时候是她病情好转挂着吊针回家来了,有时候知道她在现实中已经去世了,从而知道这只是美梦。这次(或者说后来也就是之前的几次有妈妈的梦里)我只是觉得她离开了好久,像出差又像不是,模糊地知道她去了一个我无法到达的地方,我还像小孩子,只能在家等她回来,现在就好像她是仙女下凡,从天上来,可能(几乎是肯定)还要回到天上去。

妈妈说,你想到凉台来我们聊一聊吗?我说,凉台太吵了,妈妈,我们到卧室去说,好不好。凉台有一排窗户,有施工的噪音传来,其实是现实中窗外的噪音,我快要醒了。大方里的卧室背靠一座僻静的山台子,我回忆中那卧室就像一个窝,子宫的感觉,特别静谧,有温馨的棉布香气。

然后我就醒了。

我的确和Jianing不再联络了,微博早也卸载了,很偶尔上去看一下,也会看一下她的动态。姐姐对我很好,真的把我当小妹妹照顾(刚来深圳那前儿我觉得她操心在意过度,使我有点烦躁,可是设想一下以现在的心境回到当时,她做的全然会使一个正常人感到幸福而非负担),我在现实中的确多是看着我的别的朋友们结伴玩耍,我不太能从这种结伴中获得太多能量,我也不想感到有点被exclude

可能是昨天小椅子寄来让我太开心,但是这些很小的、很深重的开心,没有什么人能去说,好像能说的人里面也没有什么人对ta说了可以让这份快乐更真实甚至更加倍。

昨天偶然翻到以前和Jianing发的短信,真的什么都说,无话不谈,可能也是做这个梦的trigger之一吧。但是即使看上去再可靠再值得信赖的感情,好像也会在什么时候无可避免地崩塌

动感狗头

今天开心也难过。去上声乐课了,staff姐姐们问我怎么没有参加学校的选拔赛,我说太忙辽(我根本不忙😂 是觉得参加了也不会表现出色),一个姐姐说以为我直接保送上海了(总决赛在上海),我说没😂 

别人眼里的我,好像比自己认知中的牛逼多了,或者该说,我对自己的评价太低了。不过我只能按自己感受到的活,我知道我的欠缺和局限,这些是确实存在的,先练着

回到家,一打开房门,屋里凉爽极了,有湿润干净的水的气味,太幸福了!

今天摸到一只新猫猫,我进小区大门,一下听到甜美得几乎像ai猫猫叫(?)的声音,居然是摩托车上趴着一个黑色白嘴嘴的喵咪,叫好大声啊,一直,我买了火腿肠,不吃,我把...

今天开心也难过。去上声乐课了,staff姐姐们问我怎么没有参加学校的选拔赛,我说太忙辽(我根本不忙😂 是觉得参加了也不会表现出色),一个姐姐说以为我直接保送上海了(总决赛在上海),我说没😂 

别人眼里的我,好像比自己认知中的牛逼多了,或者该说,我对自己的评价太低了。不过我只能按自己感受到的活,我知道我的欠缺和局限,这些是确实存在的,先练着

回到家,一打开房门,屋里凉爽极了,有湿润干净的水的气味,太幸福了!

今天摸到一只新猫猫,我进小区大门,一下听到甜美得几乎像ai猫猫叫(?)的声音,居然是摩托车上趴着一个黑色白嘴嘴的喵咪,叫好大声啊,一直,我买了火腿肠,不吃,我把猫猫抱到地上,围着我又蹭又叫,我不干净了,我摸了外边的小猫,我被别的小猫标记了( 好轻,我抱惯了猫头,没想到这个小猫对比之下宛若一张纸轻!这不算夸张,因为事实就是这么夸张(

动感狗头
人类妥协行为实录 是无法阻止小...

人类妥协行为实录

是无法阻止小猫咪上床的🥺 因为和小猫一起躺在床上真的很舒服,很幸福!😌 以后铺这个隔离床单允许小猫上床

她睡得好实,是有深度睡眠的(好像),怎么摆弄都🈚️反抗😙 如果不在深度睡眠,又趴着不想动,我去把她抓下床,她会发出像小孩哼唧一样的低低哀怨声,很好玩,小猫咪有性(pi)格(qi)就是说

今早六点多把我屋门喵开了,一直睡一直睡,到八点多,我出去洗漱,就几分钟,回来她就在床上了!看到我时大叫一声,好像在说“我就上床了!”总之上床被我看到是个值得警戒一下的事吧hh 

我擦窗台,把窗帘搭在柜门上,柜门因此保持打开,她就溜达到柜...

人类妥协行为实录

是无法阻止小猫咪上床的🥺 因为和小猫一起躺在床上真的很舒服,很幸福!😌 以后铺这个隔离床单允许小猫上床

她睡得好实,是有深度睡眠的(好像),怎么摆弄都🈚️反抗😙 如果不在深度睡眠,又趴着不想动,我去把她抓下床,她会发出像小孩哼唧一样的低低哀怨声,很好玩,小猫咪有性(pi)格(qi)就是说

今早六点多把我屋门喵开了,一直睡一直睡,到八点多,我出去洗漱,就几分钟,回来她就在床上了!看到我时大叫一声,好像在说“我就上床了!”总之上床被我看到是个值得警戒一下的事吧hh 

我擦窗台,把窗帘搭在柜门上,柜门因此保持打开,她就溜达到柜里的“井”去了。

还有一点,小猫熟悉了水碗,会很自然地主动去喝水辽

我想买小椅子和地毯(地垫,总之什么材质都考虑),还有拖鞋。看了好几天,总算先选好了椅子,地毯的话,等椅子来了看看再说

忽然发现,该退的东西全都退好了,房间里没有多余物了!这几天把地上收拾了,鞋子、吸尘器等等都收进抽屉或柜子,开心🥳 我喜欢地上越少东西越好,桌上也是,总之只要没有遮挡的地方都是越简单整洁越好!现在地面上只有吉他(太大了,任何一个柜子或储物空间都放不下🥲)、瑜伽垫(或许可以挂门上,再琢磨),外加猫猫的毛巾(在桌下,桌子的长度刚好比她全部展开长一点点,她在这儿睡成一个长条也全然无压力☺️)。想把桌下做成猫猫的休闲地,东西就一样一样添吧

动感狗头

寄了快递,每个都比整数多出0.1kg、0.2kg,快递费肉疼,不过get ride of unwanted things到底就是爽!真实明白了,能花钱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

昨天,我发现了小猫的厕所!🚽☺️

早上六七点,猫猫头把我喵醒,给她开门,她进屋睡了会儿,我也睡,再醒又是被她喵醒的,她跳上床,我迷糊一翻腿,把她推下去了hhh 

八点多又来,喵喵喵喵,真的好爱叫,不确定每次她需求什么,用闲置的收纳小盒给她盛水,她喝了!楼梯间有人给她放了个罐头盒,有水,可是边缘比较锋利,我觉得用起来会不舒服。

喝完水,猫头去天台溜达,我好奇跟踪,她跳...

寄了快递,每个都比整数多出0.1kg、0.2kg,快递费肉疼,不过get ride of unwanted things到底就是爽!真实明白了,能花钱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

昨天,我发现了小猫的厕所!🚽☺️

早上六七点,猫猫头把我喵醒,给她开门,她进屋睡了会儿,我也睡,再醒又是被她喵醒的,她跳上床,我迷糊一翻腿,把她推下去了hhh 

八点多又来,喵喵喵喵,真的好爱叫,不确定每次她需求什么,用闲置的收纳小盒给她盛水,她喝了!楼梯间有人给她放了个罐头盒,有水,可是边缘比较锋利,我觉得用起来会不舒服。

喝完水,猫头去天台溜达,我好奇跟踪,她跳上花坛,那有一块地方没有花木、只有土,正对着一个烟囱口,烟囱不断冒出热轰轰的饭香蒸气,maybe是连着楼下食堂。离烟囱最近的木枝都被黑乎乎的附着物完全包裹了。起初,我以为是这个地方暖和吸引小猫来,下一秒就见她在刨土,先尿后拉,粑粑是圆溜溜的三股,真的很像这个emoji🍡 拉完要埋,扒拉一气儿也不看,屎都扒飞了,停下来端详,换个角度去埋扒飞的屎,又刨出许些陈年旧屎。

完事,她在天台的椅子下面贵妇卧,悠闲雅致。

我在想,小猫大概不在意人买的自动喂食喂水器,毕竟对小猫来说,有两脚兽工具人在,喂饭喂水自动化已经实现了

奴隶的存在已然解放了资本家的手脚(蛤,再去发明创造是奴隶为了改善压迫下的生活而已😌

我忽然悟出一个真谛(?,小时候写作文感到那么枯燥,其实只要不叫我上学,再请国家分配我一只小猫,每天的生活和稿纸上都会多有很多色彩

动感狗头

yesterday

发现,每天日记十不离十要写猫猫头,要是我勤快点,每天都写,每天都有得写。合理,顾城写养鸡日记,我为什么不能写玩猫日记?

小猫今天两次上了我的床,我已经麻了,床单今天就洗,给她玩吧。早上七八点钟来窗帘后边大搞破坏,搞完就去毛巾上呼呼大睡,四脚朝天,这么闲适恣肆让我很没面子,我没有威严的吗?我一个褶一个褶翻了翻窗帘,把她抓花的地方抻平剪齐了。小猫咪深谙调虎离山之计,睡饱抻懒腰抻出门消失了,我心想她不得玩耍一会儿再回,就敞着门人去天台收衣服了,也就几分钟功夫,我回屋,小猫咪在床单上轻松快活地打滚,平时我在屋中会看紧不让她上床,这下没人管可真好。不过,从她的反应看,她没觉得上床是一件该偷偷摸摸的事,...

发现,每天日记十不离十要写猫猫头,要是我勤快点,每天都写,每天都有得写。合理,顾城写养鸡日记,我为什么不能写玩猫日记?

小猫今天两次上了我的床,我已经麻了,床单今天就洗,给她玩吧。早上七八点钟来窗帘后边大搞破坏,搞完就去毛巾上呼呼大睡,四脚朝天,这么闲适恣肆让我很没面子,我没有威严的吗?我一个褶一个褶翻了翻窗帘,把她抓花的地方抻平剪齐了。小猫咪深谙调虎离山之计,睡饱抻懒腰抻出门消失了,我心想她不得玩耍一会儿再回,就敞着门人去天台收衣服了,也就几分钟功夫,我回屋,小猫咪在床单上轻松快活地打滚,平时我在屋中会看紧不让她上床,这下没人管可真好。不过,从她的反应看,她没觉得上床是一件该偷偷摸摸的事,我确实威严扫地🧹

她跟随我去天台,钻进别人晾的被风刮到了地上的褥子。

下午她不在我屋,我刚好把伸缩隔板组装起来(就在她的毛巾旁边的位置上,她在的话也得赶她走),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留了just一个隔板,用来把顶柜里的收纳完善了。

晚上她又来,喜欢那块深色的快递袋子,一定要躺在上面。

我不知道她是尖是傻,我用逗猫棒拍她背、肚肚、屁股、头,有时候她就乖乖挨“打”,眯着小眼睛不动弹,好像需要魔法吟诵时间(。)也好像知道是人在跟她玩?觉得没必要认真?(被小看了 香香从来不挨“打”,全程very投入,小猫咪的性格也各不相同

动感狗头

做了个梦吓醒,梦见lzt要告邹宁(unbelievable,梦就是没啥逻辑),邹宁给我打电话,对我坦白了一切(为什么对我?坦白一切?),我边顺着她往下聊边录音想保留证据,她忽然对我说:不要骗我,不要背叛我(之类的?原话记不清了),我的电脑上突然现出从我的手机(?也可能是电脑的)摄像头实时录制的画面,就是她可以看到我,在监视我,从镜头中看到有人举了一支枪对我,但是我四周真的没有人,枪响,镜头里看不到我了,只看到一阵晃动,我本人没有啥事,魔幻。

对方挂线了,我觉得我要逃,因为,她可以监视到我,必然不难知道我在哪里(然而她不是特别清楚地知道,我看到她在翻之前的照片和截图什么的,在试图找出能give...

做了个梦吓醒,梦见lzt要告邹宁(unbelievable,梦就是没啥逻辑),邹宁给我打电话,对我坦白了一切(为什么对我?坦白一切?),我边顺着她往下聊边录音想保留证据,她忽然对我说:不要骗我,不要背叛我(之类的?原话记不清了),我的电脑上突然现出从我的手机(?也可能是电脑的)摄像头实时录制的画面,就是她可以看到我,在监视我,从镜头中看到有人举了一支枪对我,但是我四周真的没有人,枪响,镜头里看不到我了,只看到一阵晃动,我本人没有啥事,魔幻。

对方挂线了,我觉得我要逃,因为,她可以监视到我,必然不难知道我在哪里(然而她不是特别清楚地知道,我看到她在翻之前的照片和截图什么的,在试图找出能give away我所在方位的线索……或者纯粹是我担心我有留下线索痕迹,期盼她什么也找不到而想象出了这一幕)我打110报警,还没说清楚什么,就见两个警察带着两个女性来我窗外了(场景是我现在住的新家,朝向走廊的墙和门变成了一排方块玻璃窗和一扇玻璃门(大概是吧),意思是带你的朋友们来见你了,我一直对报警电话里喊no god please no!那两个女性是鑫鑫和她的朋友,不可思议,眼神很幽怨(尤其是鑫鑫,另外一个女生我不认识,只是确定地知道她是鑫鑫的朋友而不是我的,its them against me)我一开始很惊恐,对窗外的警察惊恐示意,而警察很松懈很笃信这俩对我是无害的,我不得不开了门窗走出去,鑫鑫要对我开枪,但是她被另外的人射杀了,她的朋友也被另外的人射杀了。救下我的是一伙穿华丽复古洋装的女性,很像致命女人2里rita那个俱乐部的成员们,我特别对其有感激之情的是一个头发洋娃娃式卷卷的,面容锐利同时又很舒展很佛相的女性(可能就是剧中的人物之一,记不住名字,看到的话能认出来),她的发丝间有小蝴蝶饰品,从头发上垂下来若干细丝坠着千纸鹤,我对这些千纸鹤印象特别深,它们像婴儿床上方轻轻旋转、发出好听八音盒音乐的吊饰给我安全舒适感,是被祝福的,被保佑的,幸福的。

梦醒了,现实比梦平和多了,邹宁不会来找我,鑫鑫是我的朋友。

我的内在世界好动荡。

今天坐地铁去上声乐课,要先一路坐到后海,再换乘多坐一站到科苑。之前回元芬,是要先坐一站到松岗,再换乘一路坐到元芬。有时候我感觉,我只是很模糊地知道这些事,好像预感有一天会把这些全都忘了似的,半梦半昏。

新家楼下重新修整了停车场地面,地上的纹理很像禅宗花园(一个游戏的名字吧好像是)里小和尚耙出来的,银灰色,一横一横的平行线。每次看到我都想到,每次都忘记写下来。

之前看到房间地上一个黑点,以为是毛球,拿纸巾一抹,打开居然有红色的血,是蚊子,好家伙,啥也不想不知不觉解决蚊子*1,今天看到柜边儿上又有一只,也是当成一个灰球去擦,一发入魂,神奇欸,你当它会跑,它就真让你捉不着,你当它是死物,好像就把它封印住了。世界是这么主观的吗?这就是主观的能量吗?(?

乱七八糟的,想到就写下了,不会再次想起时为没有诉说或记录而焦虑

动感狗头

门后挂钩到了,和预想中一样好看,真的很搭,太开心噜!今天把高跟鞋的橡胶贴裁了粘了,自己弄比较潦草,不过也还好。

昨天和白露约饭聊天,蛮开心的,可是也失落,别人好像很容易对我敞开心扉聊他们的心里话,可是我无法从别人那里得到他们从我这得到的那种慰藉感。苦恼,烦,真的只想自己一个人。

世上最好的是小猫,每天她来找我我就很开心,白天有时候她在睡觉我也躺着,好惬意。这个小房间越来越像我的充电站,我就像老式手机回到自己的充电座上那样子安心

等换货的斑马纹床单寄到,我要把现在铺的床品洗一下,不知会不会掉色… 我局部擦小污渍时看到有点掉色🤣 但是这套床品真的太适合我房间的主题叻 ...

门后挂钩到了,和预想中一样好看,真的很搭,太开心噜!今天把高跟鞋的橡胶贴裁了粘了,自己弄比较潦草,不过也还好。

昨天和白露约饭聊天,蛮开心的,可是也失落,别人好像很容易对我敞开心扉聊他们的心里话,可是我无法从别人那里得到他们从我这得到的那种慰藉感。苦恼,烦,真的只想自己一个人。

世上最好的是小猫,每天她来找我我就很开心,白天有时候她在睡觉我也躺着,好惬意。这个小房间越来越像我的充电站,我就像老式手机回到自己的充电座上那样子安心

等换货的斑马纹床单寄到,我要把现在铺的床品洗一下,不知会不会掉色… 我局部擦小污渍时看到有点掉色🤣 但是这套床品真的太适合我房间的主题叻 洗完还要全面熨烫一下去褶子😌

动感狗头

几天之前 忘了哪天

昨天很有行动力,做了很多事!

去医院检查鼻腔和嗓子,先喷麻药,把带摄像头的小棍棍(?)捅到鼻子、嗓子里。大周二医院没什么人,我付完账应当回到诊室做检查,跑过了,医生还大声叫我hhh 

医生很耐心讲解拍到的画面,我的鼻腔骨骼有点挤压通气的空间,特别是左鼻腔,那个小棍棍在正常应该能伸过的地方伸不过(尽管不是完全堵塞,只是那块空隙比较小),然后我两边鼻腔都受到形状不太好的鼻中隔影响,通气更差了点🥲 另外我🈶️过敏性鼻炎,容易感到胸闷,怎么回事,一直我都是凭60%的空气量过活的吗😂

剪了头发,清爽!

接了我爸的电话,问我需不需要啥,我说都挺好,你要支援我就直接给我打钱...

昨天很有行动力,做了很多事!

去医院检查鼻腔和嗓子,先喷麻药,把带摄像头的小棍棍(?)捅到鼻子、嗓子里。大周二医院没什么人,我付完账应当回到诊室做检查,跑过了,医生还大声叫我hhh 

医生很耐心讲解拍到的画面,我的鼻腔骨骼有点挤压通气的空间,特别是左鼻腔,那个小棍棍在正常应该能伸过的地方伸不过(尽管不是完全堵塞,只是那块空隙比较小),然后我两边鼻腔都受到形状不太好的鼻中隔影响,通气更差了点🥲 另外我🈶️过敏性鼻炎,容易感到胸闷,怎么回事,一直我都是凭60%的空气量过活的吗😂

剪了头发,清爽!

接了我爸的电话,问我需不需要啥,我说都挺好,你要支援我就直接给我打钱吧,他说要多少,我说一块钱,表示心意😂 后来他说以后帮我买机票,要给我寄点好的枸杞,叫我不要老吃外卖blahblah…… 

晚上我在站着整理收纳的东西,小腿上忽然感觉毛绒绒滑滑的,小喵咪来啦🥰 在屋里睡了好一会儿,我吃晚饭她就来精神了,喂她吃了一点汤里的鸡肉,小猫爱吃小鸟🤗 还发现她在晾衣区那边玩,我把租屋的旧床垫靠墙放在那儿,她就在床垫和墙之间的空隙里溜达

动感狗头

正经东西写不完,就想写写日记。话说回来,我写的有正经东西吗?

今天逗猫棒寄到了!好拽好滑稽一个歪脖嘟嘟嘴郁金香🌷 我的门牌是那种扁U形插在门板上的槽里,把门牌往外挪一点点,U形屁股刚好卡住逗猫棒,门上长了个小郁金香,完美可爱!

今天感觉好累啊,好充实,唱了一下午歌,下次课上要用打雷的歌!回家看到刘盈发的消息,她开了一个公众号,聊来聊去我也要整理搁置了太久的文章集子了。

好累,现在不睡的话,就会又精神又疲惫。如果我不写写日记,就会看好多集海绵宝宝,看了也不睡,折腾到大后半夜。

今年收获真的很多,感谢使我幸福快乐的人们,也希望与我的连接有为大家带去能量。二十六岁,以后都不会难过...

正经东西写不完,就想写写日记。话说回来,我写的有正经东西吗?

今天逗猫棒寄到了!好拽好滑稽一个歪脖嘟嘟嘴郁金香🌷 我的门牌是那种扁U形插在门板上的槽里,把门牌往外挪一点点,U形屁股刚好卡住逗猫棒,门上长了个小郁金香,完美可爱!

今天感觉好累啊,好充实,唱了一下午歌,下次课上要用打雷的歌!回家看到刘盈发的消息,她开了一个公众号,聊来聊去我也要整理搁置了太久的文章集子了。

好累,现在不睡的话,就会又精神又疲惫。如果我不写写日记,就会看好多集海绵宝宝,看了也不睡,折腾到大后半夜。

今年收获真的很多,感谢使我幸福快乐的人们,也希望与我的连接有为大家带去能量。二十六岁,以后都不会难过了

动感狗头
像小鹿🦌 像小兔🐇 有时还...

像小鹿🦌 像小兔🐇 有时还像小鳄鱼🐊 的 猫猫头🐈

海绵宝宝有一集说,海绵和海星去参加派对/嘉年华,结果他们就是在洗衣房看滚筒洗衣机转来转去。小猫咪也爱看公寓里的滚筒洗衣机,用爪子扒上去,怪专注的。

小猫现在熟悉那块毛巾了,来屋里就躺着去玩,不那么频繁伺机上床了(虽然还是跳上来两回让我给抱下去hhh)。小猫咪好黏人啊(?) 她在毛巾上躺得好好的,我出去洗个手,满走廊听到她有点凄厉地大叫,她不许人走开。但是她自己玩一会儿就会走开了,我叫她也叫不回来😌 cool,小猫和我都做自己的事,谁也不能改变谁,这之中仍然诞生了陪伴和连...

像小鹿🦌 像小兔🐇 有时还像小鳄鱼🐊 的 猫猫头🐈

海绵宝宝有一集说,海绵和海星去参加派对/嘉年华,结果他们就是在洗衣房看滚筒洗衣机转来转去。小猫咪也爱看公寓里的滚筒洗衣机,用爪子扒上去,怪专注的。

小猫现在熟悉那块毛巾了,来屋里就躺着去玩,不那么频繁伺机上床了(虽然还是跳上来两回让我给抱下去hhh)。小猫咪好黏人啊(?) 她在毛巾上躺得好好的,我出去洗个手,满走廊听到她有点凄厉地大叫,她不许人走开。但是她自己玩一会儿就会走开了,我叫她也叫不回来😌 cool,小猫和我都做自己的事,谁也不能改变谁,这之中仍然诞生了陪伴和连接😌

今天我第一次用公寓的洗衣机,一开始超担心卫生问题,看到app里写银离子杀菌什么的,放心了一点(虽然也就是一点点),洗完拿出来,嚯,神奇(?),什么气味都没有,就是连洗涤剂残香、水汽味(东西在湿地方捂着的气味)之类的全🈚️(我以前用洗衣机会有残香味,洗衣机里有水汽味也习惯)自然也没有衣服脏的那股味,真就什么味都没有,靠,白开水还有点味儿呢吧,这比白开水还plain,虽然是屁大点的事,可让我震撼+欣慰了(


动感狗头

好家伙,昨天半夜我还没睡,开着门,小猫来我门口,走路没声,喵喵声倒很大,一嗓子给我吓一跳😅 娇憨批猫猫头。我把用了没几次的毛巾给她铺在地上,她上去睡了一会儿,我出去上厕所,回来就不见她了。我发现,如果我不在屋,小猫咪不会轻易进屋,应该更不会上床——可是我不在屋里,怎么能断定这些是事实呢?我只是有这种感觉,然后几次回屋路上听到喵喵声,一看她都是在门口,没往屋里进,看到我就冲着我的方向叫——由此大致猜想的。

我的房间一到晚上简直是蚊子快乐屋,fathermucker,单说昨晚,亲手打死一个,蹭腿(感觉到腿上痒了)歪打正着碾死一个,跟一个缠斗到快三点无果,它们估计也吃饱了,没再烦我(可...

好家伙,昨天半夜我还没睡,开着门,小猫来我门口,走路没声,喵喵声倒很大,一嗓子给我吓一跳😅 娇憨批猫猫头。我把用了没几次的毛巾给她铺在地上,她上去睡了一会儿,我出去上厕所,回来就不见她了。我发现,如果我不在屋,小猫咪不会轻易进屋,应该更不会上床——可是我不在屋里,怎么能断定这些是事实呢?我只是有这种感觉,然后几次回屋路上听到喵喵声,一看她都是在门口,没往屋里进,看到我就冲着我的方向叫——由此大致猜想的。

我的房间一到晚上简直是蚊子快乐屋,fathermucker,单说昨晚,亲手打死一个,蹭腿(感觉到腿上痒了)歪打正着碾死一个,跟一个缠斗到快三点无果,它们估计也吃饱了,没再烦我(可是已经咬的地方都好痒😭),第二天早上我抖床单,好家伙,飞起来两只,都吃饱了跟我一块躺床上休息呢是吧??气得立马打死一个,另一个又失踪了,最后一次看到是它藏在我挂起的毛巾背面,捉来捉去最后好像给它轰出屋了…… 我在公区坐着也是一百只蚊子齐咬我,小时候我没有这么招蚊子的!究竟是我变了还是世界变了(

动感狗头

好家伙,没有想到窗帘的保温作用不容小觑;昨天是最后一次允许小猫进我的房间。

小猫不时来门口喵喵,我想和猫玩,又不想挪窝(懒),有时就让她进来,以为顺便治治我的强迫症,再者,小猫能有多脏?我错了,起码脏到我不能忍(究竟是我的强迫症治疗失败,还是小猫客观上脏脏,不予探讨)。

小猫在窗台上玩,我撩起窗帘,发现帘子底边有一些平齐的黑印,是在窗台上蹭的灰,脑袋里拉防空警报了,马上用清洁剂、魔法海绵擦、毛刷和手搓来挽救,幸好都是新灰浮灰,不至于留下痕迹。如果不是小猫,我还要晚点才发现,感谢她!尽管如此,仍是最后一次邀她进屋……

我下单了可以调节、抬高窗帘的新型立体挂钩,看看效果如何。在那之前,窗帘已...

好家伙,没有想到窗帘的保温作用不容小觑;昨天是最后一次允许小猫进我的房间。

小猫不时来门口喵喵,我想和猫玩,又不想挪窝(懒),有时就让她进来,以为顺便治治我的强迫症,再者,小猫能有多脏?我错了,起码脏到我不能忍(究竟是我的强迫症治疗失败,还是小猫客观上脏脏,不予探讨)。

小猫在窗台上玩,我撩起窗帘,发现帘子底边有一些平齐的黑印,是在窗台上蹭的灰,脑袋里拉防空警报了,马上用清洁剂、魔法海绵擦、毛刷和手搓来挽救,幸好都是新灰浮灰,不至于留下痕迹。如果不是小猫,我还要晚点才发现,感谢她!尽管如此,仍是最后一次邀她进屋……

我下单了可以调节、抬高窗帘的新型立体挂钩,看看效果如何。在那之前,窗帘已经拆下来了,先这样睡了一晚,明显感到凉了不少。不过,没窗帘白天醒得早了多(有窗帘十点没窗帘七点),而且全然舒适自然醒,不痛苦

动感狗头

昨天床垫(床褥)到了,本来脑里飞着很多东西,一躺在香香蓬松的棉花上,就什么也不想了。还铺着临时床单,选中的床品没寄到,居然觉得临时这样也挺好看,床单特别薄,让床褥大格子的纹理都透出来,若隐若现的,朦胧美观。

小猫咬了我一下,我搓了猫头把她赶出房间了,后来她在公区对我喵喵,跳到我椅子上,我们冷战了一会儿,就和好了。这个“和好”是指我心里不再对她生气了,至于她怎么想,我不能知道小猫的想法。

她还是非常可爱的,叫会过来,我蹲下她会加速跑起来,我往她的反方向跑,她会像狗狗似的和人你追我赶。

我去楼梯间扔东西,猫粮是放在楼梯间的,她就急急忙忙跟着,带领我走,到吃的四周转悠,我抓了一把猫粮放到露台地...

昨天床垫(床褥)到了,本来脑里飞着很多东西,一躺在香香蓬松的棉花上,就什么也不想了。还铺着临时床单,选中的床品没寄到,居然觉得临时这样也挺好看,床单特别薄,让床褥大格子的纹理都透出来,若隐若现的,朦胧美观。

小猫咬了我一下,我搓了猫头把她赶出房间了,后来她在公区对我喵喵,跳到我椅子上,我们冷战了一会儿,就和好了。这个“和好”是指我心里不再对她生气了,至于她怎么想,我不能知道小猫的想法。

她还是非常可爱的,叫会过来,我蹲下她会加速跑起来,我往她的反方向跑,她会像狗狗似的和人你追我赶。

我去楼梯间扔东西,猫粮是放在楼梯间的,她就急急忙忙跟着,带领我走,到吃的四周转悠,我抓了一把猫粮放到露台地上,她随我上台阶,最后没吃完,剩的不知会继续吃还是被风吹辽

动感狗头
今天中午我开着门,小猫咪经过门...

今天中午我开着门,小猫咪经过门口,看到我,喵了一下,走过去了。真的好神奇,这感觉跟有个人和你打招呼没什么不同,奇怪吗?小猫咪什么都懂,记得人,会表达友好和信赖,令我感到幸福。晚上在公区又看见了,主要是在睡大觉。

昨天着凉,还失眠,今天头痛,恍恍惚惚。(发布这篇的时候已经是“明天”了

今天中午我开着门,小猫咪经过门口,看到我,喵了一下,走过去了。真的好神奇,这感觉跟有个人和你打招呼没什么不同,奇怪吗?小猫咪什么都懂,记得人,会表达友好和信赖,令我感到幸福。晚上在公区又看见了,主要是在睡大觉。

昨天着凉,还失眠,今天头痛,恍恍惚惚。(发布这篇的时候已经是“明天”了

动感狗头

这两天很幸福,鑫鑫说我是天使,可能我就是吧🤗 还总说会保护我,说感谢我的爸爸让天使来到人间。我觉得我们都有一点father issue,期望能从father figure那里得到保护和满足。anyways,我的能量越来越好了,更加独立、平和,我也希望可以带给别人好的能量。

又搬家之后,一切真的都在变更好。我一直想,如果要养猫猫,希望它是小流浪然后相遇它选择了我,这就在一个不许养宠物的公寓里几乎实现了。我不知道这个猫猫的来路,听说她日常自己上楼来找人玩,公寓里还有一大袋猫粮,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买的,应该都是我搬来之前的事。

今天晚上我开着门,正在欣赏新门帘被风...

这两天很幸福,鑫鑫说我是天使,可能我就是吧🤗 还总说会保护我,说感谢我的爸爸让天使来到人间。我觉得我们都有一点father issue,期望能从father figure那里得到保护和满足。anyways,我的能量越来越好了,更加独立、平和,我也希望可以带给别人好的能量。

又搬家之后,一切真的都在变更好。我一直想,如果要养猫猫,希望它是小流浪然后相遇它选择了我,这就在一个不许养宠物的公寓里几乎实现了。我不知道这个猫猫的来路,听说她日常自己上楼来找人玩,公寓里还有一大袋猫粮,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买的,应该都是我搬来之前的事。

今天晚上我开着门,正在欣赏新门帘被风吹起来的样子(门帘也刚好完美,今天擦洗了门口,熨烫了门帘,一切都井然有序幸福),不一会儿猫猫出现在门边,瘦瘦的一长条,小小的脑袋,老是试探往我屋里来,叫声很乖,我最后让她进了(之前她就在我门口转悠过),她在我挂衣格、床上(床垫还没到,就一个床板让她玩吧)、窗台上、桌上都巡逻了一番,我出门对她示意一下,她就跟过来,我蹲下,她就开始跑着来了,真的好可爱!之前也是拍拍椅子她就会跳上来,我不在时她会睡在我平时坐的地方。

小猫咪真的好闲适,一个姿势睡累了,起来支棱一下,躺下继续睡

我现在还没打算养她,每天都会见面。小猫咪性格真的好好,温顺聪明有礼貌,呜呜

动感狗头

盯了一整天快递,今天该到的都到了,有一件是收纳箱,晚上又下单了收纳箱分格盘。明天打扫的工具就到啦

这几天睡得都挺好,该困的时候就困,睡前看两集海绵宝宝🧽 早上睡足八小时自然就醒了。总在喝水,老上厕所

盯了一整天快递,今天该到的都到了,有一件是收纳箱,晚上又下单了收纳箱分格盘。明天打扫的工具就到啦

这几天睡得都挺好,该困的时候就困,睡前看两集海绵宝宝🧽 早上睡足八小时自然就醒了。总在喝水,老上厕所

动感狗头

极尽去幻想我的完美住宅会是什么样子,挑了现有房间无数个毛病,好累,好累。人能控制的条件真的好有限,顾此失彼有时全然是不能避免的。批评家真好当,也真累。

我也有一些天然的优势,我很少被噪音吵到,也许我的内在有一份自己的专注和宁静,不过我很讨厌小孩子哭声。我觉不浅,睡下就是一整夜,从小时候就是,好像也让我妈妈省了心。这些都让我感到,尽管在世上遍体鳞伤地跑,在意识中遭受折磨,休息与睡眠却总是可靠的,总是我忠实的朋友。

我喜欢小小的住处。精神是无形的,无形的东西最需要真正的自由与广阔,我的精神世界是幸福且漫无边界的。

公寓里有个聪明的小流浪猫,每天主动上到七楼来找人讨食,随意跳到椅子上揣手手,我...

极尽去幻想我的完美住宅会是什么样子,挑了现有房间无数个毛病,好累,好累。人能控制的条件真的好有限,顾此失彼有时全然是不能避免的。批评家真好当,也真累。

我也有一些天然的优势,我很少被噪音吵到,也许我的内在有一份自己的专注和宁静,不过我很讨厌小孩子哭声。我觉不浅,睡下就是一整夜,从小时候就是,好像也让我妈妈省了心。这些都让我感到,尽管在世上遍体鳞伤地跑,在意识中遭受折磨,休息与睡眠却总是可靠的,总是我忠实的朋友。

我喜欢小小的住处。精神是无形的,无形的东西最需要真正的自由与广阔,我的精神世界是幸福且漫无边界的。

公寓里有个聪明的小流浪猫,每天主动上到七楼来找人讨食,随意跳到椅子上揣手手,我觉得她跟我很好,很有默契,也有一点依恋。但是,猫咪的爱很难琢磨,猫很骄傲,也撒娇柔软,给出信赖。应当像猫这样去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