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死川实弥

81.3万浏览    4186参与
卑微林嫣在线陪聊.

风哥的这个表情很正常


之前看了个表情纯良的风哥都不认识了


此生不悔入鬼灭,来世共成鬼杀队

风哥的这个表情很正常





之前看了个表情纯良的风哥都不认识了





此生不悔入鬼灭,来世共成鬼杀队

废然
  不死川实弥有那么一瞬间的恍...

  不死川实弥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和眩晕

  

  已经缺少清明的眼眸混乱的望着逐渐褪去暗纱的天空

  

  「实弥!!」

  

  突然的声音让不死川实弥撑起沉重的眼皮下意识环顾四周

  

  可是已经模糊的视线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他刚才确实听到了有人在喊他

  

  「实弥!!!!」

  

  那声凄绝的声音更加清晰的在自己耳边响起

  

  他听到了

  

  是那丫头的声音

  

  不死川实弥肯定女孩并不在这里

  

  但他确确实实的听到了…

  

  …

  

  这时腰上一股拉力把自己带离了鬼舞辻无惨的攻击范围

 ...

  不死川实弥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和眩晕

  

  已经缺少清明的眼眸混乱的望着逐渐褪去暗纱的天空

  

  「实弥!!」

  

  突然的声音让不死川实弥撑起沉重的眼皮下意识环顾四周

  

  可是已经模糊的视线根本看不清周围的情况

  

  他刚才确实听到了有人在喊他

  

  「实弥!!!!」

  

  那声凄绝的声音更加清晰的在自己耳边响起

  

  他听到了

  

  是那丫头的声音

  

  不死川实弥肯定女孩并不在这里

  

  但他确确实实的听到了…

  

  …

  

  这时腰上一股拉力把自己带离了鬼舞辻无惨的攻击范围

  

  不死川实弥吐出一口血混着血迹模糊的视线看到悲鸣屿行冥正皱着眉望着自己

  

  “不死川,不准擅自行动。”

  

  “悲鸣…屿…先生…我…”

  

  他沉重的吐出一口浑气,喉咙里粘稠的血液堵在嗓子眼儿里根本无法把话说完整

  

  “你先休息一下,即使失去了武器,即使赤手空拳,我们也要无悔的战斗,迎接完美的落幕。”

  

  悲鸣屿行冥本想拍拍他的肩,可当看到他几乎千疮百孔满身疮痍的身体时,无奈的叹了他一口气

  

  这孩子在鬼杀队里一向是最拼命的,同时对自己也是最严格的

  

  这么努力优秀的孩子,为什么上天就偏偏对他如此不公呢

  

  伸出来的手停顿在半空随后轻轻的放在他的头发上揉了揉

  

  “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即使在这血腥飞扬的残酷战斗中,一抹温柔的笑容也是弥足珍贵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不到1分半钟

  

  …

  

  天空已经透映出一抹亮白

  

  鬼舞辻无惨感觉到了时间的步步紧逼

  

  随后攻击的范围,张力和速度也越来越凶猛

  

  “蝼蚁们,我要让你们尝尝惹怒我的下场!!”

  

  触手般的藤鞭更加夸张迅猛的向四周不停攻击,肉眼所见的地面被长鞭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不死川实弥挣扎的想要坐起身

  

  他的想法很简单

  

  失去了日轮刀,那就徒手

  

  失去了双手,那就用双脚

  

  失去了双脚,那就用躯体

  

  失去了躯体,那就用头,用牙齿,用一切可以利用的部分

  

  不管如何,不可以再添加他人的负担了

  

  …

  

  这时从远处疾风般冲出来一道身影

  

  “鬼舞辻无惨,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灶门炭治郎挡下了袭来的长鞭,身体向离弦的箭似的,一冲向前,重重的横砍过鬼舞辻无惨的身体

  

  “对不起,义勇先生,悲鸣屿先生,伊黑先生,我来迟了”

  

  灶门炭治郎看了眼不远处昏迷的我妻善逸等人

  

  以及

  

  不死川先生?

  

  纵使已经见多残忍场面的灶门炭治郎也被不死川实弥的样子吓了一跳

  

  灶门炭治郎闭上眼等再次睁开已是满眼愤怒

  

  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憎恨过一只鬼

  

  都是因为这只恶鬼

  

  自己的家人他乡了

  

  自己的朋友,同伴,老师,前辈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牙冠已经咬出血,手指握紧日轮刀的刀柄

  

  “父亲,请保佑我,这次一定要成功。”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51秒

  

  …

  

  “义勇先生,请你们掩护我!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一招定胜负!!”

  

  灶门炭治郎冲富冈义勇喊道,同时他犹如万马奔腾之势,笔直的冲向鬼舞辻无惨

  

  “就会耍小聪明”

  

  鬼舞辻无惨愤怒的大力向他挥起长鞭,满是獠牙的手臂吐出更多的毒气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34秒

  

  …

  

  再场还幸存的人艰难的直起身子纷纷给灶门炭治郎打起了掩护

  

  “水之呼吸 三之型 流流舞”

  

  “蛇之呼吸 伍之型 蜿蜒长蛇”

  

  “岩之呼吸 三之型 岩躯之肤”

  

  顿时三色相交在一齐为灶门炭治郎铺垫出了一条形如旋涡的路

  

  闪过这地,灶门炭治郎双眼中含着血红的眼神,死盯着前方的恶鬼奋身一冲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22秒

  

  …

  

  天空的彼岸已经若隐若现出光亮,似乎在预示着万物既要复苏的前兆

  

  “火之神神乐 第十三式!!!”

  

  顷刻间炙红色的火焰以刀身为中心旋转开来,这份炽热滚烫感令自己握着刀柄的双手都在微微发抖,灶门炭治郎感觉全身的力量都被这份炙热所指引而后汇集到双手,他用力的挥刀攻向鬼舞辻无惨

  

  “去死吧!!!!!”

  

  不死川实弥睁大眼睛吃力的看着前方,赤红色的火焰倒映在他的眼眸深处,他抬头看着逐渐变亮的天空然后视线转向还在苦苦挣扎的鬼舞辻无惨

  

  内心仿佛早已做下了决定般

  

  眼神异常坚定和决绝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10秒

  

  …

  

  “可恶!”

  

  还有最后10秒,无论如何拖也要拖到时间终了,看着已经支离破碎但却依然死抓着刀柄和他叫着劲的鬼舞辻无惨,灶门炭治郎努力想把刀从他的身子抽出来

  

  就在这时

  

  从空气中灶门炭治郎闻到一股糜香的血腥味

  

  定睛一看

  

  便看到一个白衣染血,杀字模糊的身影从自己眼前闪过

  

  不死川实弥从背后架住鬼舞辻无惨的身体死死往后拖住他

  

  “灶门,快趁现在拔出刀,给他最后一击”

  

  不死川实弥朝他大吼道

  

  全身每一部分都在疯狂叫嚣着疼痛,但凡是身体所相连的地方都犹如皮肉撕裂般的尖锐痛苦,但转念一想,现在还能感受到痛楚至少能够说明他身体的神经连接依然存在

  

  只要身体还能动,就还能战

  

  在不死川实弥拖住鬼舞辻无惨的身体同时,灶门炭治郎迅速的拔出刀然后犹豫了片刻

  

  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死川先生还在鬼舞辻无惨身后

  

  如果这样砍向鬼舞辻无惨的话,那么无疑不死川先生也会被波及

  

  该怎么做?

  

  该怎么做?

  

  到底该怎么做?

  

  仿佛是看出了灶门炭治郎的迟疑,不死川实弥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要还是个剑士!就给我抛开那点儿无聊的想法!赶紧给这混蛋最后一击,快点!!”

  

  “不死川先生!”

  

  灶门炭治郎的眼里被雾水濡湿,举起手中的日轮刀狠狠地朝向鬼舞辻无惨…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4秒

  

  …

  

  “给我去死吧!!!”不死川实弥嘶哑着喉咙朝鬼舞辻无惨吼道

  

  …

  

  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已经濒临崩溃,或者是已经全盘崩溃

  

  当日轮刀一同穿透他的胸口时,不死川实弥的耳朵甚至已经能听到

  

  骨头与骨头之间

  

  经脉与经脉之间

  

  皮肤与皮肤之间

  

  互相摩擦经损的噪音

  

  暗示着他即将进入倒数的报废时刻

  

  嘴里已经吐不出鲜血…身体上也已经滴不出液体状的血

  

  粘稠的血液早已干掉的结成块状黏在皮肤上…

  

  …

  

  此时距离破晓之时还有0秒

  

  此时已经到了破晓之时

  

  “可…恶…”

  

  鬼舞辻无惨的身体逐渐在阳光中消散

  

  而架住鬼舞辻无惨的双手也在同一刻无力地缓缓垂下

  

  鲜红的血珠如同慢镜头般在空气中摇曳浮动

  

  “不死川!!!!!!!!!”

  

  已经

  

  听不清周围人的声音,看不清周围的事物

  

  只剩下那一抹抹殷红纷纷的从半空中落下,如同朵朵红莲在地上凄静的绽放开来

  

  而回忆则如同幻灯片一件一件,一桩一桩走马灯似的从他的大脑中闪现

  

  他想起儿时曾带着弟弟妹妹去山林中检栗子,因为他们最喜欢吃自己做的栗子萩饼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做工弄的满手是伤,妈妈细心为他涂药的温柔神情

  

  他想起弟弟妹妹们抱着自己说着“最喜欢实弥哥哥了”

  

  他想起玄弥和他约定从此以后要一起好好保护家人

  

  回想的越多,心中的思念就越发强烈

  

  真的很想他们

  

  不死川实弥疲惫的闭上眼睛

  

  就这样

  

  是不是就可以见到他们

  

  但是

  

  要是我不在了

  

  那丫头该怎么办

  

  她一人能够好好生活吗

  

  没有我的在旁边提醒会不会又犯傻做蠢事…

  

  …

  

  此时

  

  微微的清风轻柔的吹拂在不死川实弥的脸上

  

  一滴透明的泪水悄无声息的从他满是血污的脸颊划过

  

  然后

  

  风停止了喧嚣

  

  清风

  

  停了

  

  …

  

  ……

  

  Tbc


橘暖温茶

【授翻/不死花】另一个天堂(6)

第六章-拥抱


我曾经告诉自己

千万别大意摔倒

可是我又怎么会

溺亡在你的拥抱里


——————————————————————

她觉得“意识到”这个词组有着特别的意义,因为它代表了“某件事在你心中有了特殊意义的特殊的时刻”。这听上去真的只是一个拐弯抹角的陈述句,事实上是胡说八道,但她确信如果他知晓了一定会被绕疯的。另一种结果——她思索着——会是过于迟钝的他在五秒钟之内没有任何反应。


她意识到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捉弄他。她意识到为什么他在身边时自己会特别开心。她意识到他现在要是瞥她一眼的话,她的心会漏跳一拍——随后立刻意识到,她会不由自主地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她意识到以...

第六章-拥抱


我曾经告诉自己

千万别大意摔倒

可是我又怎么会

溺亡在你的拥抱里



——————————————————————

她觉得“意识到”这个词组有着特别的意义,因为它代表了“某件事在你心中有了特殊意义的特殊的时刻”。这听上去真的只是一个拐弯抹角的陈述句,事实上是胡说八道,但她确信如果他知晓了一定会被绕疯的。另一种结果——她思索着——会是过于迟钝的他在五秒钟之内没有任何反应。


她意识到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捉弄他。她意识到为什么他在身边时自己会特别开心。她意识到他现在要是瞥她一眼的话,她的心会漏跳一拍——随后立刻意识到,她会不由自主地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她意识到以前她那样笑会气疯他,但现在他的反应倒是平静多了。或许他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


香奈惠一直认为喜欢他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能因为她深爱的忍和他是如此的相似——待人热烈的急性子。当然,他并没有察觉到。他根本不了解她对他的任何感情


所以那年冬天,当他因为胸部的伤口——谢天谢地伤口不太深,只是擦伤——被再次收治进蝶屋时,他为自己又多了一个伤疤而感到高兴,她则惊讶于他居然没怎么抱怨。她为坐在床边的他小心翼翼地清洗和包扎伤口,一如往常那样。


“谢谢。”他轻声说道。这令她很高兴,但他的沉默也让她有点担心。不过,她还是给了他一个中规中矩的回应,以免谈话升级为他们常有的争执。


“不用谢哦。”


就在她给他包扎完绷带的时候,她注意到他的手习惯性地攥成了拳头,攥得紧紧的,还在发抖。她控制不住自己般把手搭在他的手背上,试图用轻抚来缓解他紧握的拳头与心情。


他没有反抗,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他也没有把她的手甩开。


“怎么了?”她问道,“这可不像你。”


“我今晚杀了一个人的母亲,”他用几乎要崩溃的声音说着,“就像我母亲一样,她变成了鬼。”


她温柔地握紧了他的手,她希望这样做能够安抚他,让他意识到她明白他的处境。她想要重复已经告诉过他很多次的话语——她知道,她理解,她感同身受;加入鬼杀队意味着所爱之人已被埋葬在心底,但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那种心情。


无声的摩挲是她所能提供的所有安慰——虽然她觉得这远远不够——但她其实不知道,她的轻抚是缓和他痛苦的唯一所需品。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来,原来她自己也需要一点安慰啊。


她抓住他肩膀把他转过来,并用胳膊环着他的脖子,让他得以靠在自己柔软丰满的胸脯上——那一瞬间,悲伤和揪心的回忆便淹没了她。当她把下巴埋进他软而雪白的头发里,一边试图把长久以来一直忍住的泪水眨回去时,他也终于展开自己的双臂,用尽全力紧紧地抱住她。




殷瑛

【鬼灭之刃】幼儿园的核平生活(2)—蝴蝶忍的苦恼

*一半不遵守原著剧情,毕竟原著里已经死了还在对吧。

*详细雷点见上一篇

开始啦

“忍姐姐最近看起来很苦恼啊,为什么呢?”炭治郎问了问弥豆子。

“姆,姆~”弥豆子摇了摇头。

“炭治郎,你为啥不问我啊。”善逸在旁边编着花环,顺便不满的看了炭治郎一眼。

“善逸,你知道吗?”炭治郎也不在意,跟善逸呆久了什么大风大浪(哭闹喊叫)没见过。

善逸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把刚编好的花环放在了弥豆子头上。

“怎么样,弥豆子妹妹,好看不好看?”

“姆!”弥豆子轻轻点了点头。

“……”炭治郎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来吧,跟我来。”善逸稍微拍了一下身上的土,满脸写满了开心,一蹦一跳的在前面带路。弥...

*一半不遵守原著剧情,毕竟原著里已经死了还在对吧。

*详细雷点见上一篇

开始啦

“忍姐姐最近看起来很苦恼啊,为什么呢?”炭治郎问了问弥豆子。

“姆,姆~”弥豆子摇了摇头。

“炭治郎,你为啥不问我啊。”善逸在旁边编着花环,顺便不满的看了炭治郎一眼。

“善逸,你知道吗?”炭治郎也不在意,跟善逸呆久了什么大风大浪(哭闹喊叫)没见过。

善逸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把刚编好的花环放在了弥豆子头上。

“怎么样,弥豆子妹妹,好看不好看?”

“姆!”弥豆子轻轻点了点头。

“……”炭治郎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来吧,跟我来。”善逸稍微拍了一下身上的土,满脸写满了开心,一蹦一跳的在前面带路。弥豆子和善逸跟了上去。

“小忍,小忍!你看这个鸟好看不好看,好看的话我给你抓过来。”还没看见人,就听见了童磨极具特色的声音。

“滚。”

“小忍!小忍!你看这花好不好看啊!你喜欢吗?喜欢我都送给你!”

“滚。”

炭治郎三人刚偷偷摸摸趴在墙角,就看到了第二次被拒绝的童磨,和他手上刚被打散的花。

“小忍……”童磨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

前面的蝴蝶忍突然停下脚步。

“童磨,要来喝茶吗?”蝴蝶忍笑着对童磨说。

童磨的脸一下子就明亮起来了,“我就知道小忍不会这么残忍的!”

说罢便笑嘻嘻的跟着蝴蝶忍走了。

炭治郎抬头问善逸(因为三个人帕墙角的顺序是:最下面是弥豆子,接着是炭治郎,最上面是善逸。):“为什么忍姐姐这么讨厌童磨啊?”

善逸颇为自信的笑了一下,“据我了解,好像是童磨曾经把她最喜欢的东西弄坏过,还天天像个痴汉一样尾随。”

“哦~善逸你知道的好多啊。”炭治郎向善逸投向崇拜的目光。

“那是,学校里面所有女孩子的资料我都知道。”善逸突然明白自己刚刚不小心说了什么,“啊……”

炭治郎已经把弥豆子护在自己身后,往后撤了几米,并换上了极为厌恶的表情。

“不是,炭治郎,你听我解释!”善逸连忙解释道,“别带着弥豆子妹妹一块走啊!”

三个人开始了愉快的追逐打闹(并不是)。

三个人经过了伊之助面前。

“玩什么呢,带我一个,带我一个!”伊之助追上他们,“猪突猛进,猪突猛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伊之助正中善逸后背,同时响起了嘎嘣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脊椎骨断了啊!!!!!”善逸在地上来回翻滚。

“弥豆子,你看这像是脊椎骨断了的人吗?”炭治郎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

“姆~”弥豆子摇了摇头。

“年轻真好啊!”杏寿郎在旁边感叹。

“……咱们也就是大班而已,这些都才是中班还有个小班的孩子……”不死川实弥在旁边回了一句。

“哈哈哈,这都不重要了!”杏寿郎大笑了两声。

视角转到蝴蝶忍一方。

“小忍,要喝什么茶啊!”童磨一脸兴奋的坐在座位上。

“想要知道吗?”蝴蝶忍笑嘻嘻的看着他。

“不管小忍泡什么茶我都会喝的!”童磨开心的笑了出来。

“那你好好期待吧,我去泡茶。”蝴蝶忍看着童磨的眼睛,“你可要,一 滴 不 剩 的 喝 完 哦!”

“好!”

童磨内心:我的天,小忍刚刚跟我对视了吧,对吧,对吧!

—tbc

哦哈哈哈,我居然日更,我哭了,我真是太勤奋了,我可以!

希望有关注和红心,上一篇那么多人我都快哭了!

现在39个关注了!离50个的目标就差11个啦hh

 

甜味秋刀魚罐頭

【实义】同病相怜。

_原著dom/sub设定

_BGM:神佛- Radwimps

_沿用英文Command,注意避雷出戏

_OOC预警

_漂移严重退步

_生贺,禁止转载!


野!潦!清!(一言不合喊大名)生日快乐呀!!

能交到你这个朋友,实在是太幸福了。真的超爱你的啦!!@钦定龙套

鱼祝叉考研顺利,妹妹长点心,少给你添麻烦。最重要的是,早日请我喝奶茶!!(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嘿)


三爻,生日快乐!

给她的祝福,就放过我吧。(哀求


_原著dom/sub设定

_BGM:神佛- Radwimps

_沿用英文Command,注意避雷出戏

_OOC预警

_漂移严重退步

_生贺,禁止转载!


野!潦!清!(一言不合喊大名)生日快乐呀!!

能交到你这个朋友,实在是太幸福了。真的超爱你的啦!!@钦定龙套

鱼祝叉考研顺利,妹妹长点心,少给你添麻烦。最重要的是,早日请我喝奶茶!!(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嘿)


三爻,生日快乐!

给她的祝福,就放过我吧。(哀求




杜阿

【鬼灭乙女】Philtre

含 炭/善/义/时/炼/实/童/锖/狯

是很常见的x药梗  中招人物不固定

OOC是肯定有的所以阅读途中若感到不适请速速退出

喜欢的话就点个红心吧谢谢大家♪


点我看好东西

点我也可以看


好像快200粉了!那开个点文吧!

我不太会写正经文学  基本上都是一时脑热的嫖文(。)  可以带梗和人物  我看哪个好写就选哪个吧(不是



含 炭/善/义/时/炼/实/童/锖/狯

是很常见的x药梗  中招人物不固定

OOC是肯定有的所以阅读途中若感到不适请速速退出

喜欢的话就点个红心吧谢谢大家♪



点我看好东西

点我也可以看





好像快200粉了!那开个点文吧!

我不太会写正经文学  基本上都是一时脑热的嫖文(。)  可以带梗和人物  我看哪个好写就选哪个吧(不是



HR_

好想把头埋进玄弥的头发里吸【停】


好想把头埋进玄弥的头发里吸【停】


几几

【实义】关于一个本子和一个名字引发的一场血案(1)

官方设定学院pa!

双向暗恋,大概是风→→→→(←←←←义

总觉得义勇先生会是那种表面不说,心里闷骚得一匹的那种

有微量蛇恋要素


2020.2.14

    今天和蜜璃去逛街了。路上碰到一家樱饼店,在里面请蜜璃吃了294个樱饼。蜜璃吃樱饼时投入的样子很可爱。蜜璃笑起来的时候很可爱。蜜璃用手把搭在耳边的头发挽到耳后去时也很可爱。等蜜璃吃完樱饼后,我本来想请她去看一场电影,但是该死的富冈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看到他的一本该死的蓝色封皮的本子。当然没有,谁去看他那该死的办公桌。挂掉电话之后我马上向蜜璃发出了邀请,但蜜...

官方设定学院pa!

双向暗恋,大概是风→→→→(←←←←义

总觉得义勇先生会是那种表面不说,心里闷骚得一匹的那种

有微量蛇恋要素






2020.2.14

    今天和蜜璃去逛街了。路上碰到一家樱饼店,在里面请蜜璃吃了294个樱饼。蜜璃吃樱饼时投入的样子很可爱。蜜璃笑起来的时候很可爱。蜜璃用手把搭在耳边的头发挽到耳后去时也很可爱。等蜜璃吃完樱饼后,我本来想请她去看一场电影,但是该死的富冈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看到他的一本该死的蓝色封皮的本子。当然没有,谁去看他那该死的办公桌。挂掉电话之后我马上向蜜璃发出了邀请,但蜜璃说“富冈先生好像很担心的样子,说不定那本本子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如我们一起帮他找找吧”。蜜璃真是太可爱了,她提出的每一个请求我都无法拒绝,于是我们便回到学校帮富冈一起找笔记本,连电影院的门都没看见。

    该死的富冈。

                                              ——某伊黑姓男子的恋爱日记




2020.2.14

    讲真,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风纪委员,我早上已经承担了很多额外的工作了,为什么晚上还要遭受恶人数学老师的无情压迫?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的比别人多出10张数学卷子啊?

    一定写不完的吧?一定会死掉的吧!!!

    真的,数学老师带着那种要杀人的表情向我冲来的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要当场死亡了,结果是慢性折磨,生不如死——他把10张卷子扔给我让我今天晚上就做掉,还说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谈什么恋爱!”可是我根本没有谈恋爱啊!是,我是很喜欢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但是这是所有正常的男人应该有的想法吧!为什么只针对我一个人啊!为什么啊!要死了啊要死了啊要死了啊……

                                                          ——金色蒲公英的微博




2020.2.14

    今天中午放学的时候,我看到富冈的桌子上有个蓝色的本子,就随手拿起来看了看(随手!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好奇心,老子哪有那种东西)。本子的第一页写着“我妻善逸”四个字,除了这些后面一篇空白什么也没有。一开始我还在想这是否有什么含义,后来我想起宇髄曾经说过有单相思或者恋爱中的人会把对方的名字写在本子上以表爱意——富冈那个家伙居然喜欢我妻善逸!他吃错药了吗?上次全体老师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我趁富冈不注意把他的家门钥匙藏了起来,而在他找不到钥匙的时候,我恰到好处地提出了去我家过夜这个建议,本想在去我家的路上借此机会向他表白——老子觉得这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的一个计划了,但富冈居然说自己的办公室里有备用钥匙,执意要去学校拿。听说富冈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而他居然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敲开了门卫大爷的门,我都快被气笑了。现在这个憨憨居然要去追我妻善逸?有一说一,凭他的脑子,我觉得他不太能做到……但是他还有脸啊!万一我妻善逸看上了他的脸怎么办?

    在研究这本笔记本的时候,我发现在富冈那堆积如山的文件下面埋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抽出来时里面隐隐约约飘出甜香。该死,难道这是富冈为那个小子准备的巧克力吗?情人节礼物?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

    为了阻断富冈的念头,我藏起了那本笔记本,扔掉了那盒巧克力,顺便恐吓了一下我妻善逸那小子,10张数学卷子,看他还有心情谈恋爱!

                                                    ——快乐风男编辑于17:20




2020.2.14

    今天刚买的本子不见了,那个本子上才刚刚写了一个违纪学生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是我妻善逸,他总是不肯把头发染回正常颜色。本子不见了也就算了,但是连带着桌子上给不死川做的荻饼也不见了,我明明专门放了一大堆文件在上面掩饰它,这样居然还能有人发现吗?打了电话问伊黑他们有没有看见我的本子,都说没有。没有问不死川,他今天下午看见我的时候显得很不高兴,我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上次我拒绝去他家过夜吗?我不是故意的,因为真的太喜欢不死川了,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有点害怕那些喜欢会从身上溢出来。

                                                  ——胡萝卜鲑鱼的私密日记



TBC





未白

授权汉化

韩翻:@秋影/校对:@泽之原/嵌字:@痴迷的CP控

🚿티규 (@Nostalgia_HT): https://twitter.com/Nostalgia_HT?s=01

泰民233次元壁你还好么

禁止二传商用!

授权汉化

韩翻:@秋影/校对:@泽之原/嵌字:@痴迷的CP控

🚿티규 (@Nostalgia_HT): https://twitter.com/Nostalgia_HT?s=01

泰民233次元壁你还好么

禁止二传商用!

泽之原
现代au在梦里遇见你 作者ID...

现代au
在梦里遇见你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9302916692963332?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现代au
在梦里遇见你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9302916692963332?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_七月二日若落
“轻轻松松把他削成烂泥!!”...

“轻轻松松把他削成烂泥!!”


水:我

风: @FLY_ 

PHX: @水果硬糖 

“轻轻松松把他削成烂泥!!”


水:我

风: @FLY_ 

PHX: @水果硬糖 

FLY_
是前几天的团片,偷跑一张花花w...

是前几天的团片,偷跑一张花花w

PHX:六褐@水果硬糖

是前几天的团片,偷跑一张花花w

PHX:六褐@水果硬糖

醍醐

重温了一遍漫画又被刀到了……把三对最意难平的cp涂一涂


“即使代价是我将神形俱灭,万死不复,

我也不会犹豫,必将斩下恶鬼的头颅。

但是,

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重温了一遍漫画又被刀到了……把三对最意难平的cp涂一涂


“即使代价是我将神形俱灭,万死不复,

我也不会犹豫,必将斩下恶鬼的头颅。

但是,

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江榆.
真的好喜欢风哥aaaaa可我太...

真的好喜欢风哥aaaaa可我太菜了不配画他qwq

真的好喜欢风哥aaaaa可我太菜了不配画他qwq

Inorga
190微劇透。這話超燃的啊!!...

190微劇透。這話超燃的啊!!!

190微劇透。這話超燃的啊!!!

彼岸花

【鬼灭之刃乙女向】十厘米男友

*内含锖/义/实。 


*我又来祸害他们了哈哈哈。 


*日常ooc,不喜随时退出。 


———————————————— 


锖兔 


  早上起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抬手向旁边摸了摸,冰凉的触感让你瞬间便从朦胧中清醒了过来。 


  猛地从床上做起来,你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床铺高声朝门外叫了几遍他的名字。 


  “嗯……?” ...


*内含锖/义/实。 

 

*我又来祸害他们了哈哈哈。 

 

*日常ooc,不喜随时退出。 

 

———————————————— 

 

锖兔 

 

  早上起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抬手向旁边摸了摸,冰凉的触感让你瞬间便从朦胧中清醒了过来。 

 

  猛地从床上做起来,你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床铺高声朝门外叫了几遍他的名字。 

 

  “嗯……?” 

 

  一个你巴掌大的小人从你被子下爬了出来,揉着眼睛迷茫的看着你。 

 

  缩小了的恋人长着一张包子脸,声音奶萌奶萌的叫着你的名字。 

 

  听的你心都要化了。 

 

  缩小后的心智似乎也有所下降,你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对方,对方一把抱住你的指尖撒娇般的用他那头肉色的头发蹭蹭你的指尖。 

 

  午饭的时候就坐在你拿书垫起来的椅子上接受你将肉切成足以让他吃下的大小来投喂。 

 

  上街的时候你就把他放在肩头,看着他拽着你的衣领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事物。 

 

  有时候吹来一阵大风,便会把他吹的东倒西歪,然后坐在你的手心里打着转。 

 

  出任务的时候也要缠着你带他一起去,即便跟他说了很多遍会很危险也还是死死拉着你的衣袖。 

 

  扭不过他,最后你只能带着他一起。 

 

 

 

 

 

 

 

 

 

 

 

 

富冈义勇 

 

 

  一觉醒来便看到缩水了的恋人面无表情的坐在你被子上看着你。 

 

  你吓得立刻坐了起来,小小的人一个站不稳便从倾斜的被子上打了几个滚才停下。 

 

  手里还拿着一把同样缩小的刀。 

 

  变小的恋人好像更呆了。 

 

  抬手轻轻弹了一下对方的脑门,小小的人便被弹的一个后仰坐到了被子上,呆呆的摸了摸脑袋后又看了看你。 

 

  莫名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委屈。 

 

  吃饭的时候将他放在桌子上,对方从盘子里拖出了一片面包,坐在一旁抱着比他人还大的面包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了一大半。 

 

  上街的时候将他放在口袋里,他便扒着口袋的拉链探出个头来朝外面望。 

 

  空闲的时候就拿着他的那把刀站在你床边桌子的上练习。 

 

 

 

 

 

 

 

 

 

 

 

 

不死川实弥 

 

  和他一起出任务的队员带着一脸悲伤的表情来找你的时候你差点以为他要因公殉职了。 

 

  结果对方却把一个缩水到十厘米的他放到了你的手上。 

 

  “嫂子,请节哀。” 

 

  “……” 

 

  老实说,缩小的他还是挺可爱的。 

 

  刚伸手戳了戳对方肉乎乎的小脸,就被对方一脸羞愤的推开了。 

 

  “噗。” 

 

  一个没忍住,在对方恼羞成怒的怒视下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即便身体缩小了,食量倒是大的很。 

 

  亲眼看着他吃下了一个比他大两倍的肉肠,你下意识的戳了戳对方的肚子。 

 

  不出意料的被拍开了。 

 

  上街的时候偏偏要坐在你头顶上,但在第三次被风差点从头上吹下来后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你的手心。 

 

   


秋影

【授权搬运】【鬼灭之刃】

画师推特:gomi(@gomiko_art)

主页地址:https://twitter.com/gomiko_art

图源地址:https://twitter.com/gomiko_art/status/1218496967682056192?s=21


⚠️禁止二次转载与商用⚠️

【授权搬运】【鬼灭之刃】

画师推特:gomi(@gomiko_art)

主页地址:https://twitter.com/gomiko_art

图源地址:https://twitter.com/gomiko_art/status/1218496967682056192?s=21


⚠️禁止二次转载与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