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死川玄弥

30.5万浏览    2187参与
泣いている暇はない
作业途中摸了个ooc四格 灵感...

作业途中摸了个ooc四格

灵感来源@琉科忒亚,这货在学校每天说我头没了估计就想看这一幕

码了个9k的实玄短篇,定时了明天发。

作业途中摸了个ooc四格

灵感来源@琉科忒亚,这货在学校每天说我头没了估计就想看这一幕

码了个9k的实玄短篇,定时了明天发。

石井

轉曙

/預警!!!!

/清水無差 私心玄實

/轉生 年齡操作有 尼醬玄+歐豆豆實

——————————————————


  不死川實彌出生在一個風吹得特別狠戾的日子,而那時已逼近深秋,秋天的風往往是最涼爽舒適的,那日狂風吹起,像是什麼人撕裂心扉的嚎叫,除此之外一切都平凡無奇。


  這些都是母親告訴他的,他想起母親說的話,驀地浮現她的面容,還有她說話時溫柔婉約的聲調,她常常微微地笑著,邊說起他小時候的趣事,母親的記憶像是深不見底的大洋,大大小小的事都匿藏在裡頭。...


/預警!!!!

/清水無差 私心玄實

/轉生 年齡操作有 尼醬玄+歐豆豆實

——————————————————

 

  不死川實彌出生在一個風吹得特別狠戾的日子,而那時已逼近深秋,秋天的風往往是最涼爽舒適的,那日狂風吹起,像是什麼人撕裂心扉的嚎叫,除此之外一切都平凡無奇。

  

  這些都是母親告訴他的,他想起母親說的話,驀地浮現她的面容,還有她說話時溫柔婉約的聲調,她常常微微地笑著,邊說起他小時候的趣事,母親的記憶像是深不見底的大洋,大大小小的事都匿藏在裡頭。

  

  他最喜歡聽的,莫過於哥哥很小很小的事,那些事發生時,他還太小了記不得,又或者甚至還沒出生。他的哥哥雖只比他大上兩歲,說到底也是他的兄長,他卻不曾喊過他一次哥哥,不過他還是最喜歡跟在哥哥的身旁了,剛學會走路的時候,儘管走起路來搖搖擺擺,也要屁顛屁顛的當個跟屁蟲。

  

  「實彌學會的第一個單詞既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喊的居然是玄彌,真的讓媽媽難過了非常久啊。」母親常常這麼調笑他,他總要紅了整張臉氣急敗壞的摀住耳朵,自知管不住母親的嘴,他仍要徒勞無功的做點什麼表示抗議。

 

  儘管已經上了初中,不死川實彌仍然喜歡黏在哥哥身邊,同班的富岡義勇管他這叫兄控,不死川懶得搭理他,被叫做兄控又如何,他只是很害怕再一次失去他。

 

  在他幾千次幾百次夢見那悲痛欲絕又寫實的場面,在無盡的苦痛中,看著珍視之物從殘缺的指尖流逝,最後被風帶走,化為虛無,他漸漸的意識到這大抵不是夢,因唯有現實才會如此殘酷,下定決心要保護了又能如何呢?上天是會不顧一切將任何事物帶走的,就算對誰來說無比珍貴,就算還有非得再見一面不可的理由。

  

  他記得的,他全部都記得,懷裏的人沙啞的嗓音、手裡逐漸流失的溫度,還有久違光顧的恐懼感,過度的悲傷甚至使他渾身發顫,他終究是認了,自己要遭這些罪的理由,他太過弱小了,以致無法保護重要的人,感嘆善良的人為什麼老是就這麼死去,不都是他的錯嗎?他老是耿耿於懷,要是再早一秒,或是再強大一點就好了。他是應該記得的,無法忘記的痛苦像是時時刻刻提醒他的軟弱,也是對他最深刻的懲罰。

*

  不死川的頭腦很好,除了英文科是他的弱項之外,基本上樣樣精通,尤其是數學科,更是霸主中的霸主,有時還會幫他的玄彌哥哥解一點高中程度的數學題。

  

  其實他原本是不怎麼學習的,有一次拗不過班裡那幫傢伙的軟磨硬泡一起去了學習會,伊黑小芭內擅長古文,悲鳴嶼行冥負責英文,理科由不死川實彌包辦,一行人在充滿富岡義勇慟然而流的淚水中展開學術交流。

  

  哦,富岡義勇哭的不為什麼,純粹因為被邀請了而深受感動。

 

  不死川的英文在悲鳴嶼念經一般的轟炸下有了明顯的進步,因為英文的提升使得校排突飛猛進,玄彌來接他的時候,兄弟倆停在走廊上,看著牆上掛著的榜單,玄彌笑著摸了摸他的頭。

 

  「實彌真厲害,不愧是實彌!」他說。

 

  他看著兄長的眼睛,雖然眼型細長,臉上的疤痕讓他的眼神顯得銳利,但他卻在那雙眼裡看見歡欣喜悅,閃閃發亮,像是落盡滿天的星斗。

 

  不死川雙頰發燙,覺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沸騰,面頰紅的要滴出血來,他趕緊低下頭,要是再不撇開視線,他的心臟就要爆炸了,胸腔裡的東西從剛剛就狂跳個不停,完全不受主人的控制,撲通撲通的吵死人了,萬一被發現了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從那次以後,不死川實彌的名字再也沒掉出校排前三之外。

 

  據不死川罕見合拍的友人伊黑所言,要是考試進步沒有得到誇獎,平時凶神惡煞的不死川會低落個老半天,看起來更兇了。

 

  除了頭腦好之外,不死川實彌的身體素質也優秀的嚇人,體育活動難不倒他,打架也算得心應手,剛升上初中那會,他不僅沒對著學長姐點頭哈腰,也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對什麼事都不上心的模樣,臉上觸目驚心的傷疤更顯得他的狂妄,入學以來就常常遇到看他不順眼的人,三天兩頭就來找一次碴。

 

  不死川實彌表示不是我欺負人,是他們愛往槍口上撞,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多挑一也不怕,不過到底也是個人,就算對上十幾人人也是很難毫髮無傷的,他也時常青一塊紫一塊的回家,為了不讓玄彌擔心,總把袖子拉到最長,平時不愛扣的扣子也無一例外扣的嚴嚴實實,起初還不知情的玄彌想著弟弟美好的肌膚總算不用給外人覬覦而感到相當欣慰,知道真相後卻難得的對弟弟發了脾氣,另一方面又很是心疼,弟弟被欺負了,他感覺心裡像是被人用鐵鎚猛砸一頓的疼痛。

 

  「往後的每一天都有我陪著你一起回家。」他說完,面前的男孩就哭了,氣頭上的不死川玄彌被嚇了一大跳,還想著或許是自己太兇了,他趕緊蹲下身來,大手拭去男孩眼角的淚水,他覺得還得再說點什麼,可又嘴笨的說不出口,尋思一會兒才吐出一句:「我會保護你的。」

  

  拂不去的眼淚流了下來,像流星走過他的臉龐,拖著長長的淚痕,一顆、兩顆......,直到再也數不清為止,他的眼裡下起了流星雨,溽溼了睫毛,淚水打在玄彌心上,也澆熄他的怒火,但眼前人的情況似乎更糟糕了,斗大的淚珠像不要錢一樣的流啊流,而那人只是抿緊嘴唇不說話。

 

  過去一幕幕在不死川實彌腦海中浮現,年年月月朝朝暮暮的想念也無濟於事,究竟要懷著怎樣期盼,才能盼得已不在人世的他說出一句回家吧。

 

  「回家吧。」

 

  不死川實彌回家的路上多了個高大的男生,留著莫西干頭,看起來像極了不良少年,還是特兇狠的那種,初中混混們看著面前一米八的高中生混混,再看著一旁可怕程度爆表的白髮惡煞,權衡之下還是撤退的好,畢竟一個不死川就夠他們受的了,現在又多了個幫手,實在惹不起。

 

  不打架的不死川實彌靜下來就多了股特殊氣質,面容在夕陽映照下柔和許多,看得玄彌有些心猿意馬,儘管已經被甩開好幾次,他仍鍥而不捨的牽起弟弟的手,兩人拖著長長的影子,走在被烘烤的暖烘烘的街道上,玄彌念著回家路漫漫,心裡覺得要是能再漫長點更好。

*

  

  狂風暴雨的夜總是特別難以入眠,不死川玄彌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陣子了,總覺得今晚有什麼會發生一樣,他睡不著,也沒來由的不敢睡,習慣了窗外風吹雨打的嘈雜聲,他才得以發現其實夜是那麼的靜,不知怎的,他就下了床打算到處晃晃。

 

  特別奇怪的是,五感好似都被鋭話,他看見黑暗裡有泥淖,聞到暗夜裡的孤獨與焦慮,他可以撫摸冰冷,感受到周身一股壓迫感,讓他有些喘不過氣,那是自責、是難過、是無以復加的悔恨,還有冗長歲月裡遙遙無期的等待,突然,他捕捉到一絲細微的啜泣聲,向著聲源走去。

 

  被子裡縮成一個團子,哭的一抽一抽的,嘴裡還含糊不清的說著什麼,興許是感知到有人靠近,淺眠的人稍微醒了過來,看到來人之後白髮的男孩抱緊不死川玄彌的腰,像是要將自己鑲嵌入他懷中。

  

  「不要...帶走他...求求.......您...」他嘴裡唸唸有詞的說著,哽咽著還努力要將字咬的清楚些。

 

  「我在這裡,實彌,我就在這裡。」他一邊說著,一邊翻上弟弟的床,腰上的手沒撒下,他也就由著對方。

 

  「那就好、那就好」不死川實彌終於肯把頭抬起,他看著玄彌說「你別再讓人不省心了...到處都沒有你,我不要那樣。」

  

  「不會的,我在這裡」他又重複道,看著對方小心翼翼的眼神,說「現在是,以後也一直是這樣。」

 

  不死川實彌縮在兄長懷中,最後終於沉沉睡去,安穩的、寧靜的,所有的紛擾都被隔絕,恍惚之間,肩上那悠遠厚重的枷鎖好像變得不那麼沉了,有人幫他除去了一部分,他得以前行哪怕一步,也終於能夠喘息。

*

  「玄彌君,初中部今天提早放學,你弟弟好像老早就在教室外等你了。」胡蝶忍轉向門口,不出所料看見一顆微微露出的白色腦袋。

 

  「那我得叫他再稍微等我一會了,這個數學習題今天不交不行啊!」黑髮少年焦躁的抓了抓臉,眼前的習題像一連串的密語。

 

  「我可以借你抄。」

 

  時透無一郎背起書包,準備要回家了,手裡拿著剛做好的習題,他倒覺得這份習題的難度普普通通,難不倒他還算靈活的頭腦,一旁的胡蝶忍疾筆奮戰,估計不用費很多時間也要完成了,玄彌恨透了這些學霸的從容,更恨解不開習題的自己。

 

  「不用了,謝謝你,時透。」他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口,他是想接過那本作業簿的,不過礙於他從小培養到大的良知,他還是不甘願的收回手。

 

  也謝謝你了,該死的良知!

 

  「兄弟倆感情真好啊,不過聽香奈呼說了,玄彌君的弟弟常常變成混混的目標,這可怎麼辦才好?」胡蝶忍再次將頭從作業裡抬起來,看起來完成的差不多了。

 

  「我也很頭疼啊,實彌其實是很乖的,常常被誤解,卻不會替自己爭辯,還成天嚷嚷著要保護我。」玄彌的眼神溢滿寵溺,說起弟弟時,嘴角勾起了大大的微笑。

 

  「玄彌君真的很喜歡弟弟呢!」

 

  「嗯,因為我的弟弟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人!」

 

  笑容綻開來,在心的池塘裡蕩起一波波的漣漪,恐懼和陰霾飄得好遠好遠,池邊的花也盡數綻放,縈繞繾綣花香,他被這股春暖花開的力量包圍,一直以來不見終點的迢迢長路,籠罩層層疊起的黑暗,黑夜的盡頭,彷彿若有光,他不受控制的向光而行。

 

   胡蝶忍完成題本,交完作業的同時,再度轉向門口,白髮的小伙子早就跑不見蹤影了,她臨走前惡趣味的拍了拍玄彌的肩膀,示意他好好跟數學奮鬥下去。

 

  等到玄彌終於解決問題後,天已經黑了,他剛剛聊著聊著甚至忘了要叫弟弟先回去,原以為時間過了這麼久,不死川實彌早就先離開了,所以他看見校門口熟悉的背影時相當驚訝,下意識認為是幻覺,就自顧自的愣在那。

 

  不死川實彌也不惱,他眼角微紅,看起來稍微有些彆扭,他看向他,然後緩緩伸出手,輕啓薄唇。

 

  「回家吧。」

  星光灑在他們倆走過的路上,他們獨享了一整片的天空,月亮也溫柔的低語,回家的路上啊,請握緊彼此的雙手。

 

  這份想要保護對方的心情是一樣的,他甘願為他擋下的滿城風雪,他也願意為他清理所有鮮血淋漓的傷口,他小心地舔舐他所有的疤痕,唯恐他再多受一絲傷害。

 

  承平之世,這次他要玄彌能夠活到享盡天年的那一天,能在歲月靜好的風裡安眠,這樣微不足道的心願,請一定要實現。

 

  回家吧、玄彌、回家吧。

 

—————————————————

想看哭包撒嬌實的產物

歡迎指教但請溫柔一點(求求你們了嗚嗚

未白

授权汉化

授权见合集

p2青春期

翻译:@一方通行の黑蜻蜓/校对:@废然/嵌字:@太阳君

尾崎えりこ: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6436662
禁止二传商用!

授权汉化

授权见合集

p2青春期

翻译:@一方通行の黑蜻蜓/校对:@废然/嵌字:@太阳君

尾崎えりこ: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6436662
禁止二传商用!

顾四少
大家多注意啊 出门要戴口罩!!...

大家多注意啊

出门要戴口罩!!!!!

大家多注意啊

出门要戴口罩!!!!!

错误代码

不死川家的奇妙遗传

[图片]妈妈

[图片]渣爹

我仔细看了看漫画回忆发现一个女儿像妈妈另一个看不到脸

[图片]
两个弟弟头发剃了还有一个和玄弥一样留了莫西干

[图片]
[图片](怀里抱着的是【就也】)

[图片](这两个孩子看不到脸)


一家子应该除了实弥发色不同以外都是黑发(少年白头?)不然不会用网格来表现剃过后的发茬


眼睛的话一个女儿和最小的儿子遗传妈妈,实弥玄弥和莫西干弟弟十有八九遗传渣爹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觉得困惑的一点就是妈妈没有实弥这么“娇俏”的睫毛,难不成渣爹也是个睫毛精?

短到总是被鳄鱼老师忘记画的眉毛应该也是遗传自渣爹,看得见脸的孩子眉毛都很短(是的实弥和玄弥都是有眉毛的,虽然大概...

妈妈

渣爹

我仔细看了看漫画回忆发现一个女儿像妈妈另一个看不到脸


两个弟弟头发剃了还有一个和玄弥一样留了莫西干


(怀里抱着的是【就也】)

(这两个孩子看不到脸)


一家子应该除了实弥发色不同以外都是黑发(少年白头?)不然不会用网格来表现剃过后的发茬


眼睛的话一个女儿和最小的儿子遗传妈妈,实弥玄弥和莫西干弟弟十有八九遗传渣爹




我觉得困惑的一点就是妈妈没有实弥这么“娇俏”的睫毛,难不成渣爹也是个睫毛精?

短到总是被鳄鱼老师忘记画的眉毛应该也是遗传自渣爹,看得见脸的孩子眉毛都很短(是的实弥和玄弥都是有眉毛的,虽然大概是后期才画上去,鳄鱼老师也经常忘记画,但还是有眉毛的)
脸上没有疤痕的实弥眉毛短短的睫毛也好翘,这个笑容太让我心动了 ( ˘ ³˘)♥


鬼灭学院的人设兄弟俩也是有眉毛的



顺带一提,学院pa的实弥眼睛里没有血丝,虽然十有八九还是鳄鱼老师忘记画了,但我就是认定了不死川老师眼睛状态非常好! (*•̀ㅂ•́)و


动画里兄弟二人眼睛颜色都是紫色

但单行本彩图只有玄弥是紫瞳,实弥是黑瞳,不过因为不清楚父母瞳色,实弥眼睛是紫色还是黑色都无从考究了




说个题外话,虽然单行本上的实弥相当帅气

但在漫画本篇里大部分特写镜头实弥都是小孩长相,眼睛大、脸短


明明一点都不像成年男性,却被善逸喊大叔,真的好冤啊(;° ロ°) 

HR_

好想把头埋进玄弥的头发里吸【停】


好想把头埋进玄弥的头发里吸【停】


Abandoned Room

【鬼灭之刃】当你买了灵动娃娃

  出于朋友对于灵动娃娃的亲身感受(和自己对于灵学的兴趣),当然更多的是你对于空荡荡的屋子只有自己居住感到不安,你决定上网买一个灵动娃娃陪伴日常。
  在这之前,你详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也知道它具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即便如此,你还是冲着那股热情买了它……

(※每个娃娃与人物长相相同)

(※也可以将这篇当作乙女文来看)



1. 灶门炭治郎&弥豆子

 当初得到娃娃时的附属说明为「两只和善好相处的娃娃兄妹」,你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看了这两个娃娃一眼,突然转动的头部让你吓得瞬间丢了娃娃,来自女孩娃娃的细微哭声更是让你马上向他们抱歉(明明一切都过于不合逻辑)。
 基本上两只娃娃都会安...

  出于朋友对于灵动娃娃的亲身感受(和自己对于灵学的兴趣),当然更多的是你对于空荡荡的屋子只有自己居住感到不安,你决定上网买一个灵动娃娃陪伴日常。
  在这之前,你详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也知道它具有使主人丧命的高风险,即便如此,你还是冲着那股热情买了它……

(※每个娃娃与人物长相相同)

(※也可以将这篇当作乙女文来看)





1. 灶门炭治郎&弥豆子

 当初得到娃娃时的附属说明为「两只和善好相处的娃娃兄妹」,你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看了这两个娃娃一眼,突然转动的头部让你吓得瞬间丢了娃娃,来自女孩娃娃的细微哭声更是让你马上向他们抱歉(明明一切都过于不合逻辑)。
 基本上两只娃娃都会安静的和你待在一起,偶尔哥哥会坐房间门口、看起来象是卫兵一样看守,不过半夜醒来时两只娃娃已经躺在你身旁陪你入睡,两只娃娃的陪伴让你非常安心。



2. 我妻善逸

 前任主人对女性买家的叮咛是「此灵动娃娃非常执着,喜欢跟着女性买家」,这使你开始思考这个娃娃的身体里住的是不是一个色鬼,结果你发现这个娃娃是不折不扣的跟踪狂,甚至会在你准备洗澡前出现在浴室里。
 虽然它无处不在而且可能过于烦人,可你一旦抱怨、生气、伤心时,你发现娃娃会自动远离你直到你平复为止,等到你状况恢复后它又会继续跟着你。虽然如此,你还是无法拒绝这个娃娃的「跟踪」,只有它这么做你才会心安。



3. 嘴平伊之助

 这个娃娃绝大多数时间很喜欢出现在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位置,例如坐在滑板车上或是手扶梯旁(?),有时候绕了一大圈才发现它在后面菜园的土堆里弄得全身泥土(???),这让你忍不住猜想住在娃娃里的灵体是不是野小孩。
 不知道为什么,它似乎很喜欢在睡前听你唱摇篮曲,就连前任主人都附上「请在睡觉前唱首摇篮曲给它听」的注意事项。如果你没有唱给它听,当晚它就会出现在你梦中不断用头撞你,隔天早上只要拉开衣服就能发现一片瘀青。



4. 栗花落香奈乎

 卖家的提醒是:「这个娃娃身体里的灵魂因家暴而亡,请勿虐待娃娃,若不善待娃娃后果自负。」听到这里你已经产生恐惧,但当你将娃娃接回家后一段时间只听见轻微的脚步声,它丝毫没有伤害你的行为,而且事实是你和娃娃相处得很融洽,有时候还会说故事给它听。
 娃娃的面容始终保持微笑,可当你遗忘它的存在超过三天或自暴自弃的狂摔周遭物品后,娃娃的木雕面容会开始变得丑陋、扭曲,自家方圆五公尺内的植物全部枯死,一旦你平复下来或真心祈求它的原谅,一切又会恢复从前。



5. 不死川玄弥

 前任主人的叮咛是:「请勿将娃娃锁在箱子内,也请记得一周要带它出门散步四天。」根据卖家的说法,这个娃娃身体里的灵体似乎一直在寻找它生前的亲人,因此一天内出现在窗户的次数居多。
 相处初期你无法跟娃娃达成良好沟通,再加上你对娃娃照顾条件的忽视,因此家里出现灵异现象的次数非常密集,过了适应期后你开始发现这个娃娃对你非常忠心,而且你从它身上发现了有趣的固定现象:当你更衣或洗澡前后,它都不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附近)视线范围。



6. 锖兔

 卖家对于男性买家的叮咛是「此灵动娃娃对于男性非常严苛」,而对女性买家的叮咛是「请与娃娃保持一定距离」,起初你对这些奇怪的标语完全不以为意,直到自己被娃娃的灵异能力「反锁」才吓得求饶。
 夜晚听见走廊上有细微的脚步声,一开始你会吓得冲出去查看是不是有人入侵,才发现空荡荡的走廊上躺着一具娃娃。后来只要把它抱到床上睡觉,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就会听见男性的叹气声,然后感觉到娃娃的手轻摸脸颊。



7. 真菰

 每一任买过这个娃娃的人都称赞「这是个非常和善的灵动娃娃」,在买下它之后你确信了他们的话:它从未伤害你或离开你,而且空荡荡的房屋里始终有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娃娃经常留下字条告诉你它的心情,担任起安抚你情绪的角色,让你摆脱一直以来独居的空虚与恐惧。
 虽然它是个笑口常开的娃娃,可你偶尔会在阴暗的角落发现娃娃的眼角边「流」出泪水,这时候只需要将它抱起来哄一哄、脱离当下的环境并陪它多说话,一分钟内娃娃便会停止哭泣,不久后房内又能听见女孩的笑声。

泽之原
现代au在梦里遇见你 作者ID...

现代au
在梦里遇见你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9302916692963332?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现代au
在梦里遇见你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9302916692963332?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泽之原
作者ID:@Ganya_juj...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6962674598113280?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6962674598113280?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泽之原
是偶像au的玄弥 作者ID:@...

是偶像au的玄弥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6069096317415424?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
太太真的画了呜呜

是偶像au的玄弥

作者ID:@Ganya_jujup
https://twitter.com/Genya_jujup/status/1216069096317415424?s=19
【↑支持太太很重要!!】

————————
太太真的画了呜呜

醍醐

重温了一遍漫画又被刀到了……把三对最意难平的cp涂一涂


“即使代价是我将神形俱灭,万死不复,

我也不会犹豫,必将斩下恶鬼的头颅。

但是,

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重温了一遍漫画又被刀到了……把三对最意难平的cp涂一涂


“即使代价是我将神形俱灭,万死不复,

我也不会犹豫,必将斩下恶鬼的头颅。

但是,

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一介菜狗
我也想让我家女鹅和其他可可爱爱...

我也想让我家女鹅和其他可可爱爱的小姑娘一起玩啊呜呜呜呜

太太们康康我/卑微

是自家女鹅

悲鸣屿苦姬


悲鸣屿行冥的养女

不死川玄弥的师姐

目前是甲级队士

21岁/175cm/54kg


其实在接过御守时,悲鸣屿脑海里除了“师弟好可爱啊,开心”还有一个危险的想法“那天把实弥打晕了绑来见见这孩子吧”

我也想让我家女鹅和其他可可爱爱的小姑娘一起玩啊呜呜呜呜

太太们康康我/卑微

是自家女鹅

悲鸣屿苦姬


悲鸣屿行冥的养女

不死川玄弥的师姐

目前是甲级队士

21岁/175cm/54kg



其实在接过御守时,悲鸣屿脑海里除了“师弟好可爱啊,开心”还有一个危险的想法“那天把实弥打晕了绑来见见这孩子吧”

胸唧碎大石

【无cp】鬼灭凹凸(二)

上一篇见合集。


不死川兄弟和雷卡均是亲情向,不是cp向!!!


ooc有,别ky


蛇恋是蛇柱单箭头,因为正番里两人没有在一起。(为cp的tag来的谨慎观看)


无刀,无角色死亡


OK?


GO!


“说吧,为什么要炸人家房子”雷狮没好气的看着佩利,此时的佩利和炭治郎,伊之助以及我妻善逸并排坐着,不过佩利脑袋上有个包。

“这些小老鼠说这里有我的同伴,但想想,雷狮老大怎么可能怂包一样住在别人家,所以我就假装跟他们走,想把这里夷为平地,但没想到……雷狮老大真的……”佩利指着炭治郎他们几个委屈的说。


啪!脑袋又多了一个包。...



上一篇见合集。



不死川兄弟和雷卡均是亲情向,不是cp向!!!


ooc有,别ky


蛇恋是蛇柱单箭头,因为正番里两人没有在一起。(为cp的tag来的谨慎观看)



无刀,无角色死亡


OK?



GO!







“说吧,为什么要炸人家房子”雷狮没好气的看着佩利,此时的佩利和炭治郎,伊之助以及我妻善逸并排坐着,不过佩利脑袋上有个包。

“这些小老鼠说这里有我的同伴,但想想,雷狮老大怎么可能怂包一样住在别人家,所以我就假装跟他们走,想把这里夷为平地,但没想到……雷狮老大真的……”佩利指着炭治郎他们几个委屈的说。


啪!脑袋又多了一个包。


“他们救了卡米尔,我是为了还人情才留下的,这下好了,你又给我惹事。”

炭治郎开口了:“原来你们真的是同伴啊!能够团聚实在太好了!”

“哈?同伴?我是他老大好吧?”

“不行!他是我的小弟!你不许和我抢!”伊之助跳起来指着佩利说。雷狮瞥了他一眼,没和他计较。

“说说吧,佩利,你来这之后有没有遇到别的什么人。”

“唔……我醒来的时候被这几个小老鼠照顾着,他们几个看我醒了,拉着我非要带我来这个地方,至于别的什么,没遇到。”佩利托着下巴说。


“噢,走了。”


“啊?噢!老大真的要留在这听弱鸡差遣吗?”


啪!又多了一个包。


“弱鸡倒不至于,强者还是有的,但留在这,主要因为你和卡米尔欠的人情,尤其是你。明明来到这里,技能都有削弱,你还给人家花园炸成那样。”

“老大……要不咱们跑路好了,以他们的能力,一时半会肯定也抓不到咱们。”


雷狮看着佩利,打都懒得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岂不是证明咱们雷狮海盗团是欠人情不还的小人?”

“噢。”

“而且,你和卡米尔惹下的祸事,被他们抓住,他们以此留住咱们,肯定是需要你我的力量,虽然不知道要咱们的力量干什么,但最近还是要小心点。”

“哈?还有这么麻烦吗?”

“大哥说的没错,就算安迷修是个烂好人,嘉德罗斯也不会因为一个他认可的人,就留在这里听别人差遣,更何况雷德祖玛还在身边,他们却不警惕嘉德罗斯。”

“对哦……他们让嘉德罗斯他们几个聚在在一起,就不怕……”

“好了,不用想太多了,既然他们愿意咱们留在这,咱们就待着,”雷狮打断他:“都说好还人情,那就说到做到。但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刻找我汇报。”

“是,大哥。”

“我倒想看看他们能怎样。”




此时,在雷狮等人离开后,真正的柱合会议开始了。

“主公大人,他们说的话真的可信吗?万一是鬼舞辻无惨的手下……”时透无一郎说。

“没事的,时透先生,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他们有的人实力差不多匹敌上弦,没道理眼睛里没数字,而且他们都不是鬼,也没必要听从鬼舞辻无惨的。”蝴蝶忍笑着回答他。

“嗯,那位雷狮我看见了,使用雷电,十分华丽!傲气的样子也十分华丽!”音柱接着说。

“哈哈哈,没错,我能感觉出来,安迷修那孩子发自心底为他人着想,好想收他做继子啊!”炼狱杏寿郎感叹。

“但是嘉德罗斯和他的手下,一直住在我的宅邸,我还是不放心,主公大人,要不要把他们仨拆开。”悲鸣屿行冥难得开口说话了。

“没事的,嘉德罗斯他们三个不像会无故惹事的人。”主公说。

蛇柱伊黑也说话了:“是啊,咱们早就和他摊牌了嘛,他对鬼舞辻无惨很有兴趣。”


原来,在嘉德罗斯刚来时,他们就说明需要嘉德罗斯的力量,打倒鬼舞辻无惨,而嘉德罗斯也乐意,毕竟有强者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连北冥屿都难以匹敌的强者,自己当然愿意一探究竟。


“但那个雷狮,应该很快也会察觉,咱们想利用他打倒鬼舞辻的事。”蛇柱补充道。

“有什么关系,他们欠了咱们这么多,他就算察觉也不会有事,该还的还是要还。”

“那那个嘉德罗斯呢,他真的会帮咱们?而不是坏咱们好事?”实祢还是不相信,毕竟都是些来路不明的强者。

“安啦,不死川,嘉德罗斯只是好胜,他也是个好孩子,没那么坏!炭治郎和我说了,他们都没有谎言的味道,确实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炼狱杏寿郎回答他。

“嗯,既然如此先散会吧,嘉德罗斯他们住在北冥屿那里,雷狮他们三个应该也拆不开,让他们住不死川那里吧,都住北冥屿那里不太好,安迷修还是跟着炼狱,好了,大家散会。”


正在不死川要离开时,主公又说:“不死川,不要和他们吵起来,尽早把咱们的目的告诉他们,不要让他们觉得咱们是利用他们,咱们是合作。”
“是。”


晚上,还没入睡的雷狮在屋外的花园瞎晃悠,毕竟从紧张的大赛来到这,难免不适应。怪不得昨晚自己与怪物战斗时感觉不对,原来是技能被削弱了。

突然,雷狮察觉有人靠近,但他们说过,这附近不会有鬼出没,他也没多想,以为是下人过去。但他背后的人突然拽住他的头巾:“你是谁,怎么在我大哥家里?!”

雷狮本来不想理,但你拽我头巾就过分了吧?!我头巾要是掉了,卡米尔会六亲不认的啊!雷狮回头,瞪了那人一眼,那人迅速后退,拿出一把枪指着雷狮。

“你……你是谁?!”眼前的莫西干不停问着这一个问题,“哈?小鬼,你手都在抖了吧?!”

真是,雷狮现在也是相当无语,连枪都拿不四直,还不快跑。这时,卡米尔温声赶来:“把枪放下。”

语气沉稳冷静,“快。”卡米尔催促。雷狮知道卡米尔很有可能下一步就动手,便拦住他:“卡米尔,别急着动手,咱们现在负债累累,不能再打伤人了。”

说着召唤锤子,吓唬着对面的人。“玄弥!”不死川实祢本来想找雷狮,没想到看到这一幕,不能用刀,主公交代过。但看到玄弥被雷狮拿锤子威胁(他自认为)他也只能拳脚相向。

“操!你这家伙犯什么毛病!”雷狮没有打他的意思,不停躲闪。“你这海胆混蛋!居然敢欺负我弟弟!”“什么玩儿??”雷狮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子弹从他脸庞飞过。

“放开我哥!”“我靠,你们一两个什么视力!我没打这个白毛啊!是他自己过来的!”玄弥看到雷狮攻击实祢掐架(他自认为)以为雷狮是坏人,当即就开了一枪。

“大哥!”卡米尔坐不住了,发动无定之躯,跑过去摁住玄弥,将他手中的枪夺过来后,卡米尔迅速拿枪抵住玄弥的脑袋:“别动!”

实祢回头,看到玄弥被当做人质,只能停手。












“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当上柱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雷狮的眼睛被实祢打了一拳,有点肿,但好在自己躲闪的灵活,没有受别的伤。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们是主公的客人……”玄弥先起身道歉了。但卡米尔只是幽怨地瞪着他。

“算了,我不和小孩计较。”雷狮摆摆手道。

“那你之前早干什么了,为什么不早点解释。”实祢不耐烦地开口。

“我要解释的时候,你个杀千刀的上来就揍我!我哪有空解释!!”雷狮指着自己肿的眼睛大声质问。

“总之,我有话和你说,至于你,臭小子,我不想看见你,哪来滚哪去吧。”实祢让雷狮留下与自己谈话,接着让玄弥滚蛋。

“大哥……我是来……”“快滚!”实祢打断他说话,将他赶走。

“是……”

“卡米尔,你先回去睡觉吧,我一会儿就来。”

“是,大哥。”


待玄弥和卡米尔离开后,雷狮先开口了:“他……是你弟弟?”

“不是。”很决绝的回答,可惜是假的。

“噢,那你应该好好对他。”像没听见实祢的否定一样,雷狮自顾自地说。“喂!你这混蛋!都说了我不是他哥!”实祢大喊着。

“那你刚才那么激动,还叫我海胆混蛋。”雷狮漫不经心的说,“没事,我和你都是当哥哥的,我理解你……”说着,拍拍不死川的肩膀。

你理解个屁,你神经病吧!实祢在心里想着。但这时雷狮开口了:“虽然不知道你俩有什么过节,让你这么不待见他,但你们两个是互相在乎的。”

实祢听了以后,心头一颤,刚要否定就被雷狮抢先:“哎哎,不说什么才没有,我才不信。那小子刚才手都在抖了,却还开了枪保护你,而你呢,就算主公有命令不能用刀,也用拳脚给了我一拳……”

“如果不是我不想打,那小子在开完枪后,他的手就会被我劈断。”听完这句话,不死川拽起雷狮的衣领,“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你看你看,生气了吧?”好像在雷狮预料中,雷狮也不做反抗。

“你呢,把你弟弟推那么远,小心以后再也看不见他。”雷狮又说,但实祢开口了:“那又怎样,我只希望他过普通人的日子,不想让他涉足这些争斗。”

“他……他会死的……”实祢松开雷狮。

“你觉得这样他就会离开?”雷狮反问。

“我要是你,就对他好一点,既然无论态度他都不走,那就好好对他,万一他哪天离开这个世界了,也不会有什么遗憾。”雷狮耸了下肩说。接着,站起身来拍拍他:“卡米尔很听我话,设身处地为我考虑,但我不希望他这样,我不想让他觉得他低我一等,但他不明白。”雷狮苦笑着。

“我想让他把自己当做我的家人,而不是我的用人。但我知道,他不会明白,我也就不奢求他明白了,他为我做这么多,如果我像你这样,为了让他不再自卑,就将他推开,那反而是对他的不尊重。”

“而且即便伤害了他,他也不明白,他也许会恨我,会讨厌我,但我这么做,并不能让他认为他与我平起平坐。”

雷狮向门口走去:“所以,既然推开他无法解决,那就抱紧他,不要让唯一的家人,一辈子活在不解或遗憾中。”

实祢低着头,不做回应,他握紧了拳头,他不想承认,但他必须承认,眼前这个人,就哥哥这个职位,比自己称职。多年不见所以产生了隔阂吗?我和玄弥越来越远了吗?他尝试走进我却被我推开了,我不尊重他啊……

“所以……”雷狮唰的一下拉开门,偷听的玄弥和卡米尔被发现了。“现在补救还来的及……”雷狮看着不死川实祢,摸摸卡米尔的头。

“那个……大哥……我不是故意偷……唉?”实祢也摸摸玄弥的头,对不起,玄弥……





第二天早上,蛇柱还没醒,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才拆他的绷带,猛一睁眼,发现是富冈义勇。在自己阵容曝光之前,蛇柱一脚把富冈踹的老远。迅速缠上绷带。

“富冈……你特么一大早来找打吗!”蛇柱抄起枕头就扔向他,被富冈躲过去后,也不理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就溜之大吉了。

“神经病啊……这家伙……”只留下蛇柱一人幽怨……


“啊啊啊啊啊啊啊!!!”甘露寺!听到甘露寺的尖叫,蛇柱衣服都不换,迅速冲了出去!

该死,不会又是富冈那混蛋……





吧……事实证明,是的……

此时的富冈正在像狗狗一样和甘露寺玩儿,为什么比喻成狗?因为此时的富冈像狗一样在甘露寺面前坐着,任由甘露寺摸摸头,“好可爱啊~富冈先生!”

此时,宇髄天元走过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富冈今天起来就特别怪,早上还跑到我的宅邸蹭吃蹭喝……”拍拍蛇柱的肩膀“平常心,至少甘露寺现在很开心嘛~”

蛇柱可不跟他平常心,跑过去拉开了富冈“甘露寺,我和富冈有事要谈,不好意思了。”尽管很生气,但要保持形象。“唉~那好吧……”甘露寺和富冈摆摆手,与其道别。

“伊黑先生!那不是富冈前辈!”说话的是炭治郎。

“哈?你在说什么胡话?”蛇柱有点不爽了,他本来也不是真的找富冈,只是想让两人拉开距离而已。

“他的身上有一股硝烟的味道,和富冈先生的味道不一样!”炭治郎大声说。

就在得到消息后,北冥屿和嘉德罗斯他们几个也赶来过来,“渣渣——”嘉德罗斯说着,挥着变大的大罗神通棍就打向富冈。

“啊啊啊!杀人啦!”甘露寺尖叫起来。“甘露寺,别看!”蛇柱捂住甘露寺的眼睛。

就在众人都以为富冈被砸成肉泥,却发现,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闹够了吗!”雷狮一声呵斥,一个人影从树上跳下来。

“雷狮老大,没想到您也在这啊……”

“帕洛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