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死川玄弥

77.9万浏览    3862参与
西瓜🍉

宇妓(十三)

哈哈!我来更新了!

小学生文笔

童磨出场啦!

童磨遇到琴叶的故事有改变,我这里写的是童磨没有吃掉琴叶而是收养了她,结果琴叶抱着伊之助出去的时候遇到了鬼,琴叶为了保护伊之助跑到悬崖边上,把伊之助扔下悬崖了,童磨发现埋葬了

为什么不吃呢?

是因为童磨在教堂看出生半个月的天光

———————————————————————


缨风来到音宅看到妓夫太郎不在就问:“父亲,母亲呢?”

宇髓天元说:“他好像去找一个人了,今天晚上就回来了”

缨风点点头

晚上,天光还在研究毒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看向门外,站起来跑过去

不会错的,是他!一定是他...

哈哈!我来更新了!

小学生文笔

童磨出场啦!

童磨遇到琴叶的故事有改变,我这里写的是童磨没有吃掉琴叶而是收养了她,结果琴叶抱着伊之助出去的时候遇到了鬼,琴叶为了保护伊之助跑到悬崖边上,把伊之助扔下悬崖了,童磨发现埋葬了

为什么不吃呢?

是因为童磨在教堂看出生半个月的天光

———————————————————————

    

缨风来到音宅看到妓夫太郎不在就问:“父亲,母亲呢?”

宇髓天元说:“他好像去找一个人了,今天晚上就回来了”

缨风点点头

晚上,天光还在研究毒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看向门外,站起来跑过去

不会错的,是他!一定是他!

门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谢花太郎身后是天光想着的童磨

“童磨!”

“哎呀~天光有没有想我呢?”

天光看着面前的鬼,眼泪刷的流下来了,童磨慌了,谢花太郎自觉的走了

“诶?为什么要哭?别哭了”

“童磨”

“我在”

“童磨”

“我在”

“你没……没事吧,无惨有……没有……拿你怎么样?”天光哽咽的说

童磨抱着天光安慰他说:“没事哦,我现在好好的”

天光看着他彩色眼睛里的“上弦贰”的字样已经消失了

童磨注意到了笑着说:“太郎说如果眼里有字的话会给天光添麻烦的我就藏起来了”

天光平复了一下情绪问:“你是怎么摆脱无惨的控制?”

童磨笑着说:“是太郎哦”

“母亲?”天光有些惊讶

童磨笑着说:“是太郎主动找到我的,说天光很想我,就让我加入鬼杀队,我就同意了”

天光愣住了,本以为不会有人发现,没想到母亲早就察觉到了

童磨笑着说:“天光不能让我进去吗?”

天光慌张的解释:“这里太乱了,我先收拾一下”

童磨笑着说:“没关系哦”仗着比天光高3厘米走了进去看到桌子上的许多毒药和杀死鬼的图片

天光心虚的挠挠头

童磨笑着说:“没事,先整理一下吧”

天光把那些毒分类放好,童磨看着他

天光说:“怎么了吗?”

童磨笑着说:“我很好奇”

“什么?”

童磨难得正经说:“遇到天光的时候,心总是跳的很快,这是什么感情呢?”

天光笑着说:“迟早你就知道了,睡吧”

“好吧”怀着这个疑问,童磨躺在天光旁边,天光说:“童磨,为什么不去睡你的床”童磨有些惊讶的说:“天光,不是喜欢我吗?这样不行吗?”

天光红着脸说:“行行行,快睡吧你”就躺在童磨旁边

过了一会儿后,童磨转头看见天光的睡颜,摸了上去,亲了一下喃喃的说:“以后再多教教我吧,天光”就抱着天光睡了


第二天,天音把所有队员召集过来说:“今天,主公大人,向各位提出要增强剑士的实力所以柱之训练

宇髓天元个和谢花太郎负责提升剑士的基础体能强化训练。

时透无一郎的高速移动特训。

甘露寺蜜璃和谢花梅的柔性特训。

蝴蝶忍和蝴蝶香奈惠的躲避特训。

伊黑小芭内的刀法矫正特训。

谢花缨风的实战特训。

宇随天光和童磨负责团队特训。

不死川实弥的暴打特训。

悲鸣屿行冥的肌肉强化特训。

其实从柱的角度而言通过连续不断与剑士们切磋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自己的体力。如果能在特训过程中,由于脉搏和体温的上升,使斑纹出现,虽然更是一本万利,赚到手软。如果出现过斑纹的人若要进行长时间维持【斑纹状态】的训练,整个过程中所收集的情报,会即刻通告全队,从而使情报的实时共享提升全队的综合实力以应对随时到来的大战,明天希望各位能够积极参与,各位明白了吗?”

“是!”

天音走了

缨风懵了“童磨?他是谁?”

谢花太郎解释:“他应该算是你的叔叔”

缨风看着童磨和天光聊天,很和谐,那就行松了一口气,又看到童磨亲了天光一口

“咔擦”

缨风一刀砍上去,童磨挡住了笑着说:“缨风,长这么大啦”

缨风挡在天光身前说:“你TM给我离远点”

天光说:“缨,不能骂人”

童磨有些惊讶说:“为什么?我们已经在交往诶?”

天光也没想到童磨会这样说,愣住了

缨风拿着刀身边都飘出黑雾了,“你去死吧”眼睛都红了“冷静一点啊!缨风小姐”

缨风冲出去瞄准脖子砍上去被童磨挡住了“哎呀~这么暴躁,会没人要呢”

缨风的头上浮出了井字,力道加重了,又砍向腰,鲜血直流

一旁的谢花太郎忍不住了“够了!”童磨和缨风停住了,看了对方一眼又转过头

谢花太郎说:“童磨,你能不能正常点?”

童磨说:“明明是她先打我的”

“她还小”

“诶?!”

“略略略”缨风跑到谢花太郎身后

童磨跑到天光抱着天光哭诉,缨风的又抽出刀

天光也叹了口气说:“缨,把刀放下,童磨确实和我交往了,别生气了”

“这样啊,既然哥哥都说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如果你敢欺负哥哥,我就杀了你”

童磨抱着天光笑着说:“怎么可能,放心吧”

这时,玄弥来了“缨小姐!”

缨风露出笑容说:“玄弥,你怎么来了?”

玄弥回答说:“听他们说这里有人在打架”

缨风摆摆手说:“怎么可能,我们去找香奈乎吧”

玄弥点点头,缨风在走的时候瞪了童磨一眼

童磨不管缠着天光,宇髓天元说:“好了,散了吧”

“哦!是”

于是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


第二天,柱之训练顺利进行

      炭治郎的伤已经恢复了,在这之前炭治郎找富冈义勇说话了

宇髓天元看着炭治郎说:“炭治郎真是幸运呢,身体都很完整呢”

谢花太郎打了一下说:“这是祝福吗?”又转过头说:“辛苦了,好好训练吧,这样才能保护好你的妹妹”

炭治郎兴奋的说:“嗯!我会加油的!!”

周围人都吐了,说:“你还没认识到这里残酷”

炭治郎左看右看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吗?”

宇髓天元摆摆手说:“没事,继续吧”“嗯!”

炭治郎发现这不是简单的训练,有时还要注意突然来的攻击,虽说不会受伤但是完全不能放松啊!

谢花太郎笑着说:“炭治郎很厉害啊”

炭治郎挠挠头说:“谢谢夸奖!”

宇髓天元就在后面盯着,谢花太郎说:“炭治郎可以前往下一个柱的训练了”

“好、好的”

炭治郎走后,宇髓天元抱着谢花太郎的要说:“你居然对他笑,哼!”

看着自己的爱人,谢花太郎亲了亲宇髓天元的嘴说:“好啦,下一批剑士要到了”

宇髓天元不情愿的站起来说:“好吧”又拉起他的手说:“走吧” “好”

时透很欢迎炭治郎的到来对炭治郎和其它对员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五天后,炭治郎就完成了

梅这里,看到炭治郎的到来挥了挥手说:“我们这里可是有特制的衣服,好看吧”

炭治郎看着自己手里奇怪的衣服说:“很好看!”

梅骄傲的抬起头说:“那是当然”

甘露寺小姐和梅小姐特训的时候梅小姐会弹三味琴一段时间后就是柔韧地狱,据说基本上使用蛮力硬把韧带拉开由甘露寺小姐负责

炭治郎来到下一位柱的特训了

炭治郎打开门看到一紫一粉的两个身影在移动,剑士们东躲西藏还有被打到的

香奈惠微笑着说:“炭治郎君,这次的训练是躲开我和小忍的攻击就可以了”“是!”

太快了!太快了!根本看不到!炭治郎躺在地上休息特别是忍小姐,因为身材娇小,移动速度特别快,根本看不到!而且即使使用木刀好痛啊!

炭治郎坐起来闻了闻奇怪为什么会有萩饼的味道?

5天后,炭治郎找到窍门即使被打了很多次但已经可以进行下一个特训了

走之前炭治郎问香奈惠小姐:“为什么?这里会有萩饼的味道呢?”

香奈惠有些惊讶又笑着说:“是一只猫来的”

“猫?”“没错,一只很傲娇的猫”炭治郎怎么也没想明白但香奈惠小姐这么开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炭治郎发现蛇柱在等他听着蛇柱说的话炭治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讨厌了

“那当然了”“诶!缨风小姐和香奈乎!”炭治郎有些惊讶

缨风拉着香奈乎拿着汽水“炭治郎”香奈乎小声的说

缨风继续说:“你不知道吗?伊黑先生喜欢甘露寺小姐,结果不敢说真是的”

“这样啊,那……”“灶门炭治郎!”“是!很抱歉!再见”炭治郎挥了挥手往蛇柱那边跑

“香奈乎别挥了,炭治郎看不见的”缨风一遍喝着汽水一边说

“我……我知道”香奈乎把手赶紧放下

缨风看了她一眼说:“香奈乎喜欢炭治郎对吗?”

香奈乎脸红了支支吾吾说:“没……没有”

缨风说:“喜欢就说出来,怕什么?时间要到了我先走了拜拜”“拜拜”

缨风在第五天看到了炭治郎,“缨风小姐!”

“炭治郎”于是炭治郎开始新的暴打了,就算拿着竹刀缨风也没有手下留情,剑士们到缨风这关已经有人放弃了,还不少

“太弱了!太弱了!要是遇到上弦鬼你们是不是要等死啊!攻击力度不够!呼吸法作用不熟练!精神要集中!”炭治郎感觉自己要疯了,每对战一次缨风总能找出自己的不足,虽然是好事但是信心都快没了

“哎呀~缨不要生气嘛~”缨风直接使用呼吸法没有打脑袋打了肚子,正是童磨

缨风说:“你来干什么?”

童磨笑着说:“天光让我来看着你”

缨风咬牙切齿的说:“我真谢、谢、你”又转过头说:“继续!”

这时,玄弥来了,大家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缨风笑着说:“玄弥”童磨把手搭在玄弥的肩膀上说:“玄弥小朋友,我是她叔叔”

玄弥有些懵

缨风走过去把玄弥拉到身后说:“不用听他瞎说,我们吃饭去”看向他们说:“你们休息吧,下午继续”

童磨笑着说:“这样很让人伤心诶”

缨风说:“让开,我们要去吃饭,难道你被我哥哥讨厌了?”

童磨说:“没有,天光在和他们训练没时间管我”

缨风好奇的问:“你们不是团体训练吗?”

童磨哭着说:“他说我有点吵”

“哈哈哈!童磨你这是活该”又看向玄弥说:“等一下”对童磨说:“哥哥他不会生气很久的,你回去吧”

童磨有些惊讶说:“你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个?你不是讨厌我吗?”

缨风说:“哥哥喜欢你我就要接受你,所以快走我还要和玄弥吃饭呢”

“谢谢啦”“走吧,玄弥我们去找香奈乎”“嗯”


——————————————————

未完待续……



一桶岩浆_

p1幼儿园

p2自己动物妖怪的玄

p3单纯三个摸着顺手的孩子

p1幼儿园

p2自己动物妖怪的玄

p3单纯三个摸着顺手的孩子

哪来的季风
⚠️私设慎入!! 摸鱼伪更新一...

⚠️私设慎入!!

摸鱼伪更新一下qoq

最近在考驾照呜呜呜

⚠️私设慎入!!

摸鱼伪更新一下qoq

最近在考驾照呜呜呜

mumu今天也在画画内

【鬼灭之刃meme】

🌟同期组的CHIME🌟


有条件的可以去趟b站支持一下嘛hhh

【鬼灭之刃meme】

🌟同期组的CHIME🌟


有条件的可以去趟b站支持一下嘛hhh

mevc℃
[实玄]我弟与“我弟”(8)...

[实玄]我弟与“我弟”(8)


今天又是浑水摸鱼的一天😶

[实玄]我弟与“我弟”(8)







今天又是浑水摸鱼的一天😶

紫罗兰

[图片]

[图片]

关于我嗑的骨科兄弟互动这件事


别问我为什么玄弥画的那么呆,不会画他眼睛


飞伦和实弥:(弟控)我弟弟天下无敌可爱

玄弥和擎锋:(叛逆期到了)别说我们认识他们

关于我嗑的骨科兄弟互动这件事


别问我为什么玄弥画的那么呆,不会画他眼睛


飞伦和实弥:(弟控)我弟弟天下无敌可爱

玄弥和擎锋:(叛逆期到了)别说我们认识他们

沉声的悲泣
随手画的 话说我在看番时第一眼...

随手画的

话说我在看番时第一眼看玄弥就觉得他好凶,接触后md这是什么可爱16岁思春期小男孩啊!!!

属实真香第一人

随手画的

话说我在看番时第一眼看玄弥就觉得他好凶,接触后md这是什么可爱16岁思春期小男孩啊!!!

属实真香第一人

沉声的悲泣
《占有欲》 啊啊啊啊没画出想要...

《占有欲》

啊啊啊啊没画出想要的感觉

背景的话是玄弥对风寿郎说的

有咩咩大大提问箱里的东西,有参考

风寿郎表示瑟瑟发抖

画完才发现高低肩了可恶啊啊啊啊啊!


《占有欲》

啊啊啊啊没画出想要的感觉

背景的话是玄弥对风寿郎说的

有咩咩大大提问箱里的东西,有参考

风寿郎表示瑟瑟发抖

画完才发现高低肩了可恶啊啊啊啊啊!


妖妖灵-妖妖精

【鬼灭之刃乙女向】嫉妒心与占有欲

内含风/水/千/霞/炎/玄。

ooc见谅。


        #不死川实弥/富冈义勇

  “富冈先生,要吃这个么?”你在吃饭时,将一块牛肉夹进了富冈义勇的碗里。

  “谢谢。”义勇看了看碗里的肉,又抬头看了看你。

  “啊!我不小心用成自己的筷子了,抱歉,我没注意到。”你收回手时,才注意到自己用的是自己的筷子给义勇夹得肉,不是公筷。“我还是自己吃掉……”

  “不用。”你重新伸手准备用筷子将那块肉夹回来的时候,义勇也抬起了手,他的筷子和你的筷子撞了一下,然后他夹起那块肉就放到了嘴里。

  “……......

内含风/水/千/霞/炎/玄。

ooc见谅。



        #不死川实弥/富冈义勇

  “富冈先生,要吃这个么?”你在吃饭时,将一块牛肉夹进了富冈义勇的碗里。

  “谢谢。”义勇看了看碗里的肉,又抬头看了看你。

  “啊!我不小心用成自己的筷子了,抱歉,我没注意到。”你收回手时,才注意到自己用的是自己的筷子给义勇夹得肉,不是公筷。“我还是自己吃掉……”

  “不用。”你重新伸手准备用筷子将那块肉夹回来的时候,义勇也抬起了手,他的筷子和你的筷子撞了一下,然后他夹起那块肉就放到了嘴里。

  “……你干嘛给他夹菜!”不死川实弥坐在你的身边,目睹了全程,气的大声质问你。

  “诶……?不是主公大人说希望我们逗富冈先生开心么?”你压低了声音,凑到实弥耳边问到。

  主公确实下达了这项命令,希望柱们可以逗义勇开心,之前其他柱都有和义勇单独相处过了,现在到了实弥。

  因为实弥是真的看义勇不顺眼,说什么不愿意和义勇独处,所以这次吃饭他把身为他继子的你带了出来。

  一开始就不是很和谐,在去餐厅的路上,实弥和义勇本来一左一右的在你身边走,可是实弥不满义勇和你讲话,于是把你拉到了他的另一边,让义勇没办法和你说话。

  入座的时候也是,义勇帮你拉开了椅子,实弥却拽着你的手,让你和他坐到了义勇的对面,把义勇尴尬的晾在了那里。

  这真的是来让义勇开心不是让他难过的么?

  所以你才在吃饭的时候给义勇夹菜,想让他不那么尴尬。

  “那我也没让你给他夹菜!”实弥又一次说到。

  “不要生气,你想吃什么?”你这次长了记性,在给实弥夹菜的时候换成了公筷。

  当你夹了炸猪排到实弥的碗里时,实弥气的一拳锤在了桌子上,吓了你一跳。“为什么要用公筷!!!”

  “因为用自己的筷子不礼貌啊……”

  “我有点渴。”义勇并没有被你们影响到,他不管那个气的不行的不死川实弥,反而正大光明的使唤起了你。

  “我帮您倒茶。”你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义勇的杯子里道满了茶水。

  “我——”实弥当然不爽,于是拿起杯子也准备让你倒茶。

  “您的杯子是满的!师父!”你看了一眼他的快溢出茶水的茶杯,无奈的说到。

  义勇双手捧住茶杯,淡定的喝了一口茶,实弥则是气的青筋都暴起来了。

  “师父,那是我的茶杯!”

  他愤怒的放下自己的茶杯,然后抓起你的杯子,仰头就将里面的茶水都喝净了。

  “老子不嫌弃你!!!用你的筷子给我夹菜然后用公筷给富冈那个混蛋夹!”

  “……”醋味都冒出来了哦,不死川实弥。




  #炼狱千寿郎/时透无一郎

  “无一郎,你来啦,训练结束了?”你刚刚准备好午餐,一回头就看到了时透无一郎。

  “嗯。”无一郎点点头,凑了过来。

  “训练辛苦啦,来吧,今天是鲑鱼饭团。”你把饭团端过来,放到了餐桌上,还帮无一郎拉开了椅子。

  你们刚坐下准备吃饭,你的房门就又被敲响了,在你说了请进后,千寿郎拉开了房门,探出头来。“姐姐,我今天做了……啊,时透君也在啊。”

  原本开心的千寿郎在看到无一郎后,肉眼可见的低落了起来。

  “千寿郎?是来给我送点心的么?吃饭了么?”你离开餐桌,走到了千寿郎面前,接过了他手里的小篮子。

  “嗯……还没吃。”千寿郎低下头,小声的说到,本来以为只有他来找你的。

  “那就一起吃吧,我做了很多饭团。”

  “可以么?”得到你肯定的答复后,千寿郎又恢复了一开始开心的笑容。

  无一郎抓着手里的饭团,面无表情的看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你的旁边吃着饭团。千寿郎是因为母亲去世后,槙寿郎总是酗酒打骂他,有时候就会来到你这里寻求片刻的安宁。无一郎则是你主动去搭讪的,队里年龄小的孩子不常见,你觉得他还需要关照,当你对他示好过一次后,无一郎就缠上了你。

  看似和平的饭桌其实并不和平,无一郎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姐姐,我今天训练好累。”无一郎吃完饭后,擦干净了手,然后瞪着两只大大的眼睛望着你。

  “辛苦了,无一郎,不要勉强哦。”你知道他那个眼神是讨抱抱的意思,于是便张开双臂,将他抱在了怀里。

  无一郎靠在你的怀里,尽情的休息着,他还抬头看了千寿郎一眼,虽然还是和之前一样的面无表情,却透露着一种胜利者的姿态。

  “果然姐姐也不喜欢我么……因为我又平庸又弱小么。”千寿郎的声音委屈的很,你立马就心疼想去安慰他,可是无一郎死死的抱着你,就是不让你动弹,没办法你只好腾出一只手来揉千寿郎的头。

  “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和不擅长的事情,千寿郎不要一直纠结这种事情啊。”千寿郎听完你的话,刚有些好转,无一郎就又补了一刀。

  “可是,只有强大才能保护姐姐吧。”他用平静的语气,无辜的眼神看着你说到。

  “……”你为什么感觉,这两个孩子是在暗中较劲呢?




  #不死川玄弥/炼狱杏寿郎

  “少女!明晚的祭典要不要一起去看?”

  “好啊,不过上次祭典刚好碰到了鬼,我的浴衣撕坏了,还没买新的。”你一口答应了杏寿郎的邀请后,才忽然想起来自己的浴衣已经坏了。

  “唔姆,那我们我拿去买新的吧!现在去!”杏寿郎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你便和他准备前往集市。

  在走到你宅邸的门边时,杏寿郎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身挡在了你的身前。“这不是悲鸣屿先生的继子么!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

  “……没、没什么。”

  “玄弥?”你侧头看过去,看到将头扭向一边不看你的玄弥。

  他其实从刚刚就来了,他想约你去明天的祭典,可是因为害羞,一直不敢进去和你说话。

  杏寿郎在邀请你时,也感觉到了玄弥的存在,所以才会出来时突然和他搭话。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杏寿郎说完,就打算和你继续往前走了。

  “……”玄弥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巴,他看着你离开的背影,想起来了前几天宇髄天元和他说的话。

  “想追就赶紧,炼狱那家伙看来是准备追她了,你也知道炼狱是个什么样的人吧,再不出手可就要被抢走咯。”

  “那个——!”于是玄弥鼓起了勇气,大声的叫住了你。

  “怎么了?”你听到他的声音,便回头去看他。

  和你一对视,玄弥又紧张的说不出来话了。“那个……就是……我想买浴衣。”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你都快听不见了。

  “是吗?我们刚好也要去,一起吗?”接到你的邀请后,玄弥红着脸点了点头。

  杏寿郎还是那副爽朗的笑脸,似乎并不介意玄弥的介入。

  到了集市,杏寿郎自然的帮你挑衣服,但是玄弥不敢上前和你讲话,就在一旁默默的为自己挑衣服。

  在试浴衣的时候,玄弥也心不在焉的。

  “玄弥,还没换好么?”当你的声音从试衣间外面传来时,玄弥手忙脚乱的系上了腰间的带子,然后从里面出来了。

  “换好了……啊……”因为太过匆忙,玄弥的衣带并没有系好,他出来时浴衣刚好散开了。

  他尴尬伸手拉住了衣服,你看着他则是笑着叹了口气。

  “是不会系浴衣的带子么?”你看他半天不出来,一出来带子就散开了,还以为他是不会自己穿浴衣。

  “啊……”玄弥想要辩解,但是看你走到自己身前,似乎是想要帮他系上,玄弥便没有出声。

  不过,有一个人比你动作更快的来到了玄弥面前。

  “唔姆,不会系衣带可不行呢!看来要让悲鸣屿先生给你增加训练量才行!”杏寿郎挡在了你的前面,捏住玄弥浴衣的衣带,两三下就系好了,最后一下还重重的勒了一下。

  “唔——”不死川玄弥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勒出来了!

典典
草稿纸上画风崩坏的摸鱼嘎嘎嘎...

草稿纸上画风崩坏的摸鱼嘎嘎嘎

非常OOC,谨慎观看!

草稿纸上画风崩坏的摸鱼嘎嘎嘎

非常OOC,谨慎观看!

典典

同期组现代pa~

有有很多细节的可以找找看哒~

(小玄为什么没有疤,因为我舍不得画怕画丑了)


同期组现代pa~

有有很多细节的可以找找看哒~

(小玄为什么没有疤,因为我舍不得画怕画丑了)


龙语vsing

[实义/风水]朝阳升起 1

站在初高中一体的鬼灭学园门口,富冈义勇有些紧张,今天是高中部新生报到第一天,也是富冈义勇来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


义勇的父母每天忙于工作,一直照顾义勇的姐姐鸢子今年高中毕业要去其他地方读大学,因此,夫妻二人商议后决定让义勇来这所可以住宿的学校念书,对此,义勇并不十分愿意,可他是懂事的孩子,即便不情愿,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


从小学时代开始,义勇就是不善言辞的内向性格,一直到初中,他都不曾与谁成为朋友,如今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学校,还要与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义勇想想就觉得不安。


鬼灭学园算得上是日本数一数二的高级校园,初中部直升本校高中的分数已经超过了普通学校很多,而从外校......



站在初高中一体的鬼灭学园门口,富冈义勇有些紧张,今天是高中部新生报到第一天,也是富冈义勇来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


义勇的父母每天忙于工作,一直照顾义勇的姐姐鸢子今年高中毕业要去其他地方读大学,因此,夫妻二人商议后决定让义勇来这所可以住宿的学校念书,对此,义勇并不十分愿意,可他是懂事的孩子,即便不情愿,嘴上还是答应了下来。


从小学时代开始,义勇就是不善言辞的内向性格,一直到初中,他都不曾与谁成为朋友,如今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学校,还要与陌生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义勇想想就觉得不安。


鬼灭学园算得上是日本数一数二的高级校园,初中部直升本校高中的分数已经超过了普通学校很多,而从外校考进来,对分数的要求就要再上一个档次,义勇的成绩一直非常好,说他考上了这所学校,没有人会感到惊讶。


"呼…"义勇深深呼吸了一下,紧紧握了握自己手中行李箱的拉杆,走进了这所远近闻名的校园。



迎新的同学们很是热情,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义勇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同学,你是哪个班哪个宿舍的?"清朗的声音从身旁传来,黑色的中分短发,和同样黑色的瞳孔,容貌端正,穿着本校的学生制服,看起来是个随和的人,这就是村田给义勇的第一印象。


"高一A1班,第二宿舍。"义勇小声说道。


"哇,你好厉害,我是和你同届B2班的村田,很高兴认识你!"村田笑着向义勇伸出了手,阳光打在村田的脸上,显得这笑容格外灿烂,不知是否是受到了村田的热情感染,义勇也不自觉的微笑了一下,与村田握了握手。


村田带着义勇走向了义勇所住的宿舍楼:


"第二宿舍是专门给外校考进来的优秀学生提供的哦,普通宿舍是四人间,第二宿舍是双人间,而且室内的桌椅之类的也是今年刚刚翻新过的,真羡慕你可以住这么好的宿舍,我们本部直升的人在今天还被拉来做苦力,学校可真是偏心哈哈哈哈…"


第一次有家人之外的人对义勇说这么多话,看着村田滔滔不绝的样子,义勇不由得开心了许多。


"富冈义勇,429,这是你的钥匙。"


宿管的大叔是看起来十分豪爽,"钢铁冢萤",义勇在上楼之前回头看了一眼桌上名牌。


"他是整个高中部宿管的主管,听说是个脾气急躁但是很好说话的好人。"义勇和村田一人一边的抬着行李箱,一步一步向四楼走去。


宽敞的房间、明亮的光线、浅蓝绿色的桌椅衣柜以及洁白的瓷砖地,义勇第一眼便喜欢上了屋内的种种陈设。


"怎么样,我没有夸张吧!"村田拍了拍义勇的肩膀,义勇重重的点了点头:"嗯,真的很漂亮。"


"学校可以走读,所以建的宿舍不多,但条件都还不错。"村田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我们加个好友吧,如果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我初中一直在这里上学,对周围熟悉得很。"


"好。"


在帮义勇进行简单的整理后,村田便与义勇告别,继续去迎接新生了。


看着村田离开的背影,义勇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与村田道谢。


"谢谢你!村田!"很少大声说话的义勇大声喊道。


"不客气!"村田转身向义勇挥了挥手,很是高兴的样子。


直到太阳快要下山,义勇的舍友都没有来,他问了一下钢铁冢,才得知原本的舍友家里决定让他出国,所以这宿舍暂时只有义勇一人居住。


"有些冷清啊…"义勇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对面空空的床铺,回忆起了和鸢子姐姐在家的时光。


"姐姐,你的大学好吗?"义勇给鸢子发去了一条消息。


"我这里很好呀义勇,你那边呢,怎么样?"


"我这里也很好,是两人间的宿舍,很漂亮,只是我的舍友出国了,只有我一个人住,有点太安静了。"


义勇打着字叹了一口气,之前还担心和陌生人一起住会别扭,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反而有些想体验合住的感觉。


"不如把你舍友的床铺也收拾出来,你两边轮着住,还可以多放些东西,想想也是挺有趣的吧!"


鸢子姐姐发来一个可爱的表情,义勇想了想,觉得姐姐的提议不错。


"好,我现在就去。"发完消息,义勇便下了床又将对面收拾了一遍,夜幕渐渐升起,义勇在窗台边托着脸,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学生,清凉的晚风吹过义勇的面颊,很是舒服。


富冈义勇的高中生活,就此拉开帷幕。



帅气慕容在线砍人

稿件展示,我是真的喜欢黑白嘿嘿。

稿件展示,我是真的喜欢黑白嘿嘿。

哪来的季风
久违的更新啦!! 先说一下这个...

久违的更新啦!!

先说一下这个脑洞好了

就是风哥意外穿越到现世设定里这个样子

这个摸鱼条实在是很糙!!

 前几天没有更新是因为收拾东西坐高铁回家放暑假啦!!比较忙

最后谢谢大家看!

久违的更新啦!!

先说一下这个脑洞好了

就是风哥意外穿越到现世设定里这个样子

这个摸鱼条实在是很糙!!

 前几天没有更新是因为收拾东西坐高铁回家放暑假啦!!比较忙

最后谢谢大家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