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死川玄弥

40.4万浏览    2894参与
叶蕜

实玄#花开香芬芳(18)

       出发当天。


       “东西都拿齐了吗?”实弥问道。


       “嗯,都拿齐了。”


      于是实弥和玄弥一人拎着一个行李箱下了楼,把行李箱放在汽车的后备箱之后,实弥就开车出发了。...





       出发当天。


       “东西都拿齐了吗?”实弥问道。


       “嗯,都拿齐了。”


      于是实弥和玄弥一人拎着一个行李箱下了楼,把行李箱放在汽车的后备箱之后,实弥就开车出发了。


         “估计中午才能到,你睡一会吧。”听到大哥这么说,于是玄弥就睡了过去。




        “玄弥,玄弥。”


         听到大哥的声音,玄弥睁开眼打了个哈欠“到了吗?”


         “嗯。”


         玄弥下车,抬头就看到实弥订的那家酒店。


         实弥走进去拿过房间卡,就走上了楼梯,玄弥在后面跟着走了上去。


        看着房间里的两张床,玄弥沉默了一下“大哥,我们睡一起吗?”


         “怎么?你不想和我一起睡?”


         “不是不是,我当然愿意!”实弥轻轻的笑了笑。


         随即玄弥意识到自己说了奇怪的话,于是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还傻站着干什么?躺在床上休息一下,然后去海边,你不是还要和灶门他们会和吗?”


         “啊……好的。”玄弥坐在床沿上,在群里面发了条信息。


【萩饼】:我到了


【花之呼吸】:我也到了


【火之神神乐】:果然开车去就是快啊,我们还在车上


【霹雳一闪】:人好多啊,好吵啊!


【火之神神乐】:那也没办法的啊,毕竟是暑假,大家都想去海边玩


【祢豆子】:嗯嗯ฅ•̀∀•́ฅ


【萩饼】:炭治郎你们辛苦啦


【火之神神乐】:谢谢玄弥


【萩饼】:@花之呼吸,你也到了?


【花之呼吸】:嗯


【萩饼】:是同一家酒店吗?


【花之呼吸】:是,我和姐姐说了定了和你们一样的


【火之神神乐】:玄弥和香奈乎可以先一起去看海啊


【花之呼吸】:还是等炭治郎你们来了之后一起吧


【萩饼】:我也这么觉得


【火之神神乐】:好的,我们会尽快的




         “大哥,炭治郎说他们到了,让我们直接去海边。”


         “啧,真晚。”实弥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换好泳装之后玄弥和实弥就一起去海边了。


         走在路上,玄弥偷偷的瞄着实弥暴露的上半身,不禁感叹大哥锻炼的真好啊!


          察觉到玄弥的视线,实弥扭过头来“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是,我只是……想说大哥你身材真好……”说完后玄弥就羞红了脸。


          实弥看着玄弥红透的脸颊还有露出来虽然有些瘦弱却又不缺肌肉的躯体,鼻子一热,一股暖流流了出来,实弥连忙捂住鼻子,内心骂了一句。


          玄弥看到实弥流鼻血了,关心的问道“大哥,你怎么会流鼻血了,是中暑了吗?”


          实弥擦了擦鼻子止住了鼻血,弹了一下玄弥的额头,“你见谁中暑会流鼻血啊?只不过是有点上火而已,现在已经止住了。”


           看到大哥确实不再流鼻血了,玄弥也就放下心来。


          此刻实弥的内心非常恼火,但又没处发,果然,就不应该和玄弥一起出来的,还是去海边,实在是太危险了!

阿桃君

喜欢和尚犯法吗(7)

明白为什么悲鸣屿先生跟玄弥都让自己早点休息又起那么早了


从早上跑到下午,你到达礼堂的时候天都黑了

(终于,到了)累吐了啊


在参赛的有很多人,也不清楚是不屑还是被鬼夺取家人对鬼的憎恨,大家都板着一张脸,显得这漂亮的礼堂是那么死气沉沉


“晚上好,各位剑士们”负责人是两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一黑一白的双胞胎“长年被关在布满紫藤花山上,离开这里之后就不会再有紫藤花”白发孩子说


“请在山上存活七天,七天过后回到这里,大家就是鬼杀队的一员了”黑发孩子说完后,拍了拍手,跟另一位孩子鞠躬“那么……祝大家武运昌隆”...








明白为什么悲鸣屿先生跟玄弥都让自己早点休息又起那么早了


从早上跑到下午,你到达礼堂的时候天都黑了

(终于,到了)累吐了啊



在参赛的有很多人,也不清楚是不屑还是被鬼夺取家人对鬼的憎恨,大家都板着一张脸,显得这漂亮的礼堂是那么死气沉沉



“晚上好,各位剑士们”负责人是两个很可爱的小女孩,一黑一白的双胞胎“长年被关在布满紫藤花山上,离开这里之后就不会再有紫藤花”白发孩子说


“请在山上存活七天,七天过后回到这里,大家就是鬼杀队的一员了”黑发孩子说完后,拍了拍手,跟另一位孩子鞠躬“那么……祝大家武运昌隆”











刚跑上山没多久,就传来了许多尖叫声


(那边有鬼出没吗?)捏紧了挂要刀袋上的刀四处张望了一下开始往山上走(不能一开始就死掉了)



没走多久,就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是鬼!


仔细寻找着,辨别他的位置……后面!

“肉!!”他猛的冲上来硬生生靠在你身上,要不是你急时拔出了刀挡住他,估计现在就被他咬到了,可是这个距离


“天哪”(长得好可怕)力气也很大,不过也还好,没有当时抄了自己家的那只鬼恶心



踢开,往后跳跟他拉开距离“好饿啊,好饿啊!我要吃了你!”


“风之呼吸·四之型 升上沙尘岚”说着挥出了五道风刃同时砍断了他的头跟四肢


“啊,呼吸法,成功了”来不及高兴,听见这边声响的鬼又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人肉,好久没吃人了”“她是我先看到的”“吃掉她!”


“风之呼吸·五之型 寒秋落山风”以自身为中心,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风刃将鬼们同时斩首,你现在需要休息一下,得往别的地方撤




(得到炎柱大人指点,身体不会感觉吃不消了,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之前训练呼吸法时,只用了一个型都觉得受不了,还以为是自身体质问题来着……



山上空气开始变得稀薄,不过也还好,平日训练时的那座山空气更稀薄“感谢玄弥……”

放松没几秒,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就刺着自己的耳膜,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一看,是两个女孩被五只鬼围起来了


腿在抖,手也再抖,安慰自己没什么好怕的,拔出刀跳了出去,观察着鬼的脖子“风之呼吸……”“水之呼吸·四之型 击打潮”还没挥刀,站在前面的女孩就发动了多段攻击,将鬼斩首


“呼,没事了,嗯?你?”被从天而降的你吓了一跳“呀,你们好啊,我是来帮忙的来着……”有点尴尬,这估计得被嘲笑了吧“原来是这样啊,但这边已经没有鬼了”


她扶起吓到的另一个女孩,帮她擦掉眼泪“这种地方待在一块的话气味会变浓,会引得更多鬼得注意,刚才那下估计已经有鬼在往这边赶了,快走吧”她说得很有道理“多保重”“嗯,保重”










已经是第四天了,风之呼吸只学会了四型的你表示有点累,但如果闭眼休息的话,说不定就会有鬼突然冒出了杀了自己


(坚持住)在一下下天亮就可以休息了,鬼门白天都不敢出来,但一到晚上就像杀不完似的


搀扶着树来到了一片满是紫藤花树的地方“好漂亮……”让人感到好安心,这种树就是每天晚上烧在自己屋外的香


如果是在这里的话,就不会有鬼出没了吧,拍了拍自己身上的伤,坐在一颗紫藤花树下,拿出了悲鸣屿先生为自己准备的药膏


撕开一小片绷带清理掉伤口上的灰尘,然后摸上药膏“唔喔!”这酸爽……是药的问题还是伤口的问题?深吸一口,憋住气!然后闭着眼睛逼自己不要动强行涂上药膏然后绑上绷带

疼得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


“很棒,很棒,超了不起”以前自己受伤了都是去河边洗洗伤口,反正买不起药,用布遮起来就没人知道了,感染了也不在意,反正自己回复能力强,都会好的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后靠在树旁,捏紧了刀闭目养神









“喂喂”谁在叫我……想起自己还在参赛来着,猛的睁开眼发现了之前遇到的那个水呼女孩“啊抱歉,我见你包着伤口睡在这,还以为你昏过去了”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你没在意她叫醒你的事,而是天色“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嗯?我记得午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


睡了那么久?还好她叫醒了自己,不然自己再醒来的时候估计就是被鬼叫醒的


“我们还真有缘啊,昨天见过的对吧,记得你是风之呼吸?”她拉起你开始跟你做自我介绍“我叫花崎咲希,是一名水呼,喜欢的东西是三色丸子!”


(三色丸子?那是什么)“我叫玲角儿嗯,是风呼,觉得春卷寿司很好吃!”


“春卷寿司确实好吃又可爱!”


“……三色丸子是什么?”心虚的问“玲角儿……你的名字有点瘪嘴啊”花崎感到为难


“叫我角儿也是可以的,我母亲也那样叫过我”不在意啦,反正是父亲取得名字“嗯,角儿不知道三色丸子吗?”







空气爆破师bot

放放近期练习。全是不死川。

最后那张不像擦边球的擦边球要是屏了我就不发了叭x/何】

放放近期练习。全是不死川。

最后那张不像擦边球的擦边球要是屏了我就不发了叭x/何】

长毛桃子🍑
最好的男孩子们。 爆肝一天一夜...

最好的男孩子们。


  • 爆肝一天一夜终于画完了!!

  • 第一次这么认真上色眼睛都要瞎了…

  • 本来是想画时炭糖,但留猪猪一个电灯泡太残忍了,就把大家都加进去啦。

  • 大家的炭炭快回来吧!!!


最好的男孩子们。


  • 爆肝一天一夜终于画完了!!

  • 第一次这么认真上色眼睛都要瞎了…

  • 本来是想画时炭糖,但留猪猪一个电灯泡太残忍了,就把大家都加进去啦。

  • 大家的炭炭快回来吧!!!


Ahhni.

终于买了板子摸一把头像

不管鳄鱼 不管201 同人才szd

*痛哭流涕*

终于买了板子摸一把头像

不管鳄鱼 不管201 同人才szd

*痛哭流涕*

小閻兒ace

(炭中心)這樣的世界59

*鬼化炭/彌


「阿......真是沒想到,竟然會有就連鬼的身軀都推不動的石頭呢。」

「說什麼呢,你明明就推動了不是嗎?」

「玄彌!」上方忽然變暗,剛被打碎了肩膀的炭治郎從原地爬起來,趕緊把手臂給自己接上,雖然也會長出來,不過留著一條手臂在這裡也怪嚇人的,「可那也是因為你教了我,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場,我都想試試看鬼化的情況下能不能推得動了,」

「還是別那麼做了,話說,你額頭上的斑是不是變深了?」

「阿?變深了?沒有人跟我說過耶。」

「每天見面的話看不出變化吧,你沒有鏡子嗎?」

「沒有。」

「我待會借你吧。」玄彌注意到了在旁邊互罵的兩隻烏鴉,跟著盤腿坐了下來,「說起來,聽說你有...

*鬼化炭/彌


「阿......真是沒想到,竟然會有就連鬼的身軀都推不動的石頭呢。」

「說什麼呢,你明明就推動了不是嗎?」

「玄彌!」上方忽然變暗,剛被打碎了肩膀的炭治郎從原地爬起來,趕緊把手臂給自己接上,雖然也會長出來,不過留著一條手臂在這裡也怪嚇人的,「可那也是因為你教了我,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場,我都想試試看鬼化的情況下能不能推得動了,」

「還是別那麼做了,話說,你額頭上的斑是不是變深了?」

「阿?變深了?沒有人跟我說過耶。」

「每天見面的話看不出變化吧,你沒有鏡子嗎?」

「沒有。」

「我待會借你吧。」玄彌注意到了在旁邊互罵的兩隻烏鴉,跟著盤腿坐了下來,「說起來,聽說你有兩種斑紋?」

「阿......好像是這麼回事,另外一個似乎是受我的血鬼術的影響。」

「哎......血鬼術阿。」玄彌還有印象,在刀匠村最後看見的,那盛開的火紅蓮花,那真的非常耀眼,「如果變回人類以後就看不見了吧?有點可惜啊。」

「是阿......哎?你已經聽說了嗎?」

「恩,悲鳴嶼先生告訴我的。」

聽到這回答炭治郎有點困惑,他並沒有主動和對方提及這件事情啊,為什麼會知道?雖然是照著宇髓先生的意思到各處打招呼,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告知阿......還是說是和別的柱有通信聽說了的?恩,應該是這樣沒錯。

「阿、玄彌身上有糯米的香味呢,剛剛去找不死川先生了嗎?」

「恩,剛給他做了些荻餅過去,不嫌棄的話這份給你。」玄彌說著也拿出了一分包好的荻餅,他沒記錯的話炭治郎是能吃的,畢竟在刀匠村對方也好好的吃飯了來著,「之前謝謝你了,如果不是在刀匠村鬧的那些事情的話,大哥到現在都不會願意和我說話吧。」

「不、我什麼都沒做......」炭治郎也想起來了,在離開刀匠村前那一波混亂,玄彌想要過去說話,卻被實彌嚷著差點戳瞎了眼睛,「何況我嘴巴也笨,那時候如果不是無一郎在旁邊幫忙說話,估計你們更難和好。」

「別這麼說,也謝謝你那時候袒護我。」雖然玄彌覺得無一郎分明是給他哥火上加油,剛找回記憶的他說起話來那叫一個狠,自家大哥一句都回不了,兩個柱打起來簡直驚天動地,嚇壞了不少隊員,「雖然他現在每次見到我都要臭罵一頓,不過至少不會衝過來要戳我眼睛了。」

「那太好了!多花點時間一定能互相諒解的!」

「不......恩,大概吧。」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期間還討論了一下荻餅的食譜,最後那幾個荻餅全進了禰豆子的肚子裡,三人就這樣在道場裡玩鬧著,直到悲鳴嶼行冥回來,玄彌才打了個招呼離開。

「......竈門炭治郎。」

「阿、是!」

「這裡的訓練你都完成了,加上在村裡的正確行動,我認同你了......」

雖然看不見,不過他仍察覺到了禰豆子的氣息,視線才轉過去,嚇得禰豆子連忙鑽回了自己箱子裡。

「可是我剛剛還被您擊中了阿!而且村子是指......?」

「如果是刀法,我沒有什麼能教你的......而其他的,我想你已經做到了,那一擊本來是朝著你的頭顱去的。」他頓了頓,低念了幾句佛號,才繼續開口,「你在鍛刀人的村子裡,不顧太陽優先拯救村民的性命,而不是你自己和妹妹。」

能夠頂著陽光殺死那個鬼,那這個少年也絕對能夠用這個契機優先拯救自己和妹妹,這點事情他還是看得明白的。

「阿......那是......」

「不必為此覺得羞恥,你是劍士的榜樣,可以為自己的行動感到自豪。」

「不,不是的,是禰豆子決定的,不是我。」炭治郎說道,手放在身邊的箱子摩娑著,「我沒能做出決斷,差點害死村子的人......不好受您的認同。」

「......」

「我希望能不管什麼時候都走在正確的路上,但以後的事還不清楚,總是受到幫助的我,只是結果上沒有做錯罷了,那時候真的很危險。」炭治郎低下頭,他從沒想過拯救誰,他只是盡可能的朝深淵中伸出了手,「所以請您不要輕易認同我,也謝謝您至今為止的訓練,我學到了很多。」

「......懷疑都消除了,不管誰說什麼,我都認同你,竈門炭治郎。」

「哎?哎??那個、我不太明白......」

「我曾在寺裡扶養無依無靠的孩子們......」

行冥慢悠悠的說著,隨著若有似無的檀香,他口中的故事既真實,又虛假,那些事情深深地刻進了他的骨子裡,可是在面對他人時,那也只不過是幾個輕飄飄的文字,更遑論是對不明白真相的旁觀者而言,那個故事連笑料都算不上。

一顆佛珠悄然破裂,炭治郎對於故事的結局難以置信,他並非不相信對方所說,而是無法想像那個當下的絕望,怕是比被惡鬼給吃了都還要痛苦吧?

「你沒有逃避,沒有移開視線,沒有說謊,專注誠實,雖然看似簡單,但很少有人能在任何情況都毫不動搖,你是特別的孩子......」

炭治郎抬起頭,對方的氣味,逐漸平穩下來了。

「誰都會對未來產生不安,但為了讓你不走錯路,我會盡力幫助你的......」

「我會加油的!非常、謝謝您......」

淺淺的鼻音,和些許水珠掉落的聲音,行冥起初有點困惑,最後則是伸出手,輕輕揉了揉對方的頭髮。

單純的笑聲、小小的身子、柔軟的頭髮......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原來,那曾經停留在掌心的溫熱,仍然存在阿。

「難怪宇髓會為了你特意寫信來拜託阿。」

「宇髓先生......?信?」

「恩,你要想要變回人類再參與戰鬥的事情,他都告訴我們了。」

炭治郎這才恍然大悟,難怪不論到哪裡,柱們都很齊心地單獨幫他做了訓練,而且除了在刀法指導以外,他們的要求大多只有一個。

不能被他們的日輪刀所傷,才算完成訓練。

「原來這些都是宇髓先生替我安排的嗎......」

「對,他很擔心習慣了鬼的身體的你,變成人類後,在生死關頭會不會出差錯。」行冥在衣袖裡翻了一下,拿出了一封信,訊息太多了,宇髓沒辦法全讓烏鴉記住,只能寫信叫玄彌讀給他聽了,「他知道煉獄有替你進行過指導,不過怕是不夠,所以他希望我們能讓你明確記住『死亡』的威脅。」

炭治郎接過信件,打開來一看才知道,宇髓把他有的問題清清楚楚都寫上了,並告知了每個人希望能夠給他做的指導,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只有在和他對練時不使用木刀,而是使用日輪刀。

起初他還以為那些殺意純粹是因為他們對於作為鬼的自己始終難以接受,原來,並不是這樣嗎?

「這麼詳細的......」

「是阿,令人訝異。」行冥收到這消息時也相當意外,不過現在他明白了,「我的訓練結束了,你完成的很好,可以去下一個柱那裡了。」

「......是!!我會繼續加油的!!」

安撫了哭鬧的善逸,又阻止了伊之助和玄彌的打架,炭治郎最後總算是得以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水柱錆兔的宅邸。

「真的好久沒見錆兔先生了阿......」

在太陽下慢悠悠的走著,箱子裡的禰豆子也搖晃了兩下回應他。

「是呢,還有那位富岡先生,禰豆子還記得他們嗎?」

咖噠!

「對了,哥哥的面具是他們的師父做的喔!不曉得能不能請他也為禰豆子做一個呢......」

炭治郎微微瞇起眼,正午的陽光相當的亮,那炙熱好像要驅散他身上所有屬於夜裡的氣息一般,如果不是鬼的身體能夠很輕易的調節體溫,在這樣的情況下別說快速移動了,普通人估計走幾步路都會熱得難受。

「我看看......好像是在這裡右轉......直到看見竹林......」

在四處拜訪的這段期間,主公還特意來信交代了他,只有在白天才能趕路,而且必須是大晴天,如果是陰雨天,則會安排隱前去接送,讓他千萬不可以在夜晚中趕路,就算是休息時,也最好是待在柱的身邊。

「禰豆子,你覺得主公大人這是為了避免我們被抓走嗎?可是最近完全沒有鬼的蹤跡,那個傢伙不可能找得到我們啊。」

咖噠!

「恩,我知道,哥哥會小心的。」


---



心情複雜,我在想辦法讓鬼變回人類,老師卻直接把人變成了鬼......

某晴

感谢@液體貓渣 老师的授权!


老师画的不死川兄弟有这——么可爱、啊我死了(*˘︶˘*).。.:*♡


试了下做了两张立体卡、好像效果不太理想的样子……
 

感谢@液體貓渣 老师的授权!


老师画的不死川兄弟有这——么可爱、啊我死了(*˘︶˘*).。.:*♡


试了下做了两张立体卡、好像效果不太理想的样子……
 

白干儿老蝠♛

『鬼灭乙女』论和主公抢柱的成功率/19

  *一个神奇上弦养了一堆狼崽子,造成了这个无论人鬼撩就完了的all你故事♡

  

  *这个all也不光冒粉红泡泡的那种,是各种狗血的爱恨情仇。


         ————


         “就是这里……”

  

  黑夜散尽,随着阳光而来的除了有苏醒的万物,还有勤勤恳恳的鬼杀队。

  

  锖兔站在最前方——身后就是不死川和匡近,他们三个人形成了一种极其诡异的氛围,令几乎所有队员都退避三...

  *一个神奇上弦养了一堆狼崽子,造成了这个无论人鬼撩就完了的all你故事♡

  

  *这个all也不光冒粉红泡泡的那种,是各种狗血的爱恨情仇。


         ————


         “就是这里……”

  

  黑夜散尽,随着阳光而来的除了有苏醒的万物,还有勤勤恳恳的鬼杀队。

  

  锖兔站在最前方——身后就是不死川和匡近,他们三个人形成了一种极其诡异的氛围,令几乎所有队员都退避三舍——

  

  而现在,他们站在一座镇子前,看着一座被干涸的血液沾满的宅院。

  

  “…我们来晚了。”

  

  锖兔深吸了一口气,踏进了这座已经死寂的院落。

  

  “喂。”

  

  不死川实弥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白发少年此刻阴沉的要命,头上还裹着一圈白布,但这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暴躁程度。

  

  “——昨天可是遇见了…那个家伙,谁会做这种事很明显吧。”

  

  他们心照不宣的都没有提起那个名字,紊乱军心不说,现在他们二人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所以尽管有过争吵,但锖兔温柔的性子再加上隐瞒了相同的事情,以及中间有匡近这个好大哥,所以勉强和睦相处还是做得到的。

  

  “…不是她。她的血鬼术是风刃…而受害者的身体全是撕裂伤。断面太粗糙了。”

  

  “…该死的。”

  

  不死川实弥呸了一声,似乎对于跟一只鬼撞了技能这件事深恶痛绝。

  

  他眼神凌厉地观察着四周,似乎想要再找出点什么东西。

  

  而就在时,一件有些眼熟的物什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眼熟的,八芒星飞镖。

  

  —————

  

  玄弥很难过,他一晚上不仅弄丢了上弦姐姐给的飞镖,而且给自己捡回来一个抢食的,不仅如此还抢得十分有水准——

  

  上弦似乎总习惯于照顾别人,而那个黄毛小鬼则深刻展现出了暖男体质,嘘寒问暖端茶送水贴心的跟个破烂棉袄一样——

 

  你也有同样的感受,一开始你以为给自己捡了个小鬼,后来才发现这哪里是小鬼,分明就是捡了一保姆回来——

  

  天冷了劝你添衣服,晚上醒来给你扎头发,而且对玄弥照顾有加,对人类的食谱也很有研究,简直全能。

  

  而他们俩在初来乍到的针锋相对之后,似乎也能渐渐安静的共处一室了——除了进食的时候。

  

  “——您的颈部就仿佛天鹅一样。”

  

  杏寿郎每次在下口之前都会忍不住赞叹一句,或者是愣愣的盯着,而每到这时你的黑发小鬼就会瞬间炸毛,然后就是一场充满火药味的对峙——或许会演化为战争。

  

  除此之外,还算和平。

  

  ————

  而在距离你们极其遥远的另一边,一道熟悉的鬼气淡淡涌动。

  

  幽深的丛林之中,一位少年拿着蓝色的剑,随手一挥便有一大片树木倒了下去。

  

  他有着如海般的蓝色眸子,脸上并无几分表情,看上去就仿佛被冰封住一样,透着几分冷傲。

  

  …分别数年了。

  

  他缓缓地思索着,这些年来他遇见了很多人,也遇见了很多鬼,这把剑尽管已经隐隐有了豁口而不再锋锐,但他却从来没有起过换掉的意思。

  

  “…谁在那里。出来吧。”

  

  他把眼神从刀刃上抽回,淡漠的朝树林尽头瞟了一眼,然后静静的站在那里。

  

  一开始仍旧是寂静,再然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是草木摩擦,枝叶破碎的声响。

  

  “啊呀…我怎么好像见过你一样?”

  

  那是一道柔和而甜腻的声音,就好像掉进了粘稠的蜜糖之中,香香软软,酥酥麻麻。

  

  童磨从树林里钻了出来,歪着脑袋看着面前这个少年,过了几秒钟才浮夸的“哦”了一声。

  

  “——我想起来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原来是变成鬼了呀?怎么回事呢?让我想想——噢!是我们漂漂亮亮的小上弦干的吧?她把你变成鬼了!”

  

  “……你认识她…?“

  

  义勇并不记得眼前这个鬼,但他似乎认识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于是他继续问了下去。

  

  “…她怎么样。”

  

  “啊呀…你还真是关心她呢!大家一个个都这么喜欢她——我都要吃醋了呀!可谁叫连我自己——都爱着我们漂亮的小上弦呢?”

  

  童磨那双流光溢彩的眸子中光华流转,他用折扇掩住半边面孔,眼泪突然就决堤一般的躺了下来。

  

  “…这么说来…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小上弦了,所以她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会怎么样。”

  

  童磨笑嘻嘻的凑上前,略微打量一下面前这个似乎在某方面跟自己有些相似的鬼。

  

  “无惨大人听说了你杀掉那个下弦的事情——按照规矩——你得替上来了哦——新任的下弦小朋友~”

  

  童磨咯咯地笑着,嘴角向上勾起,眼泪却仍旧淌着,而此刻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般,眼中闪过一大片晶亮亮的光芒。

  

  “啊——我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跟我很像了!”

  

  他又走了回来,在似乎有些困惑的义勇旁边绕了两圈,然后掷地有声道:

  

  “咱们俩都被许多鬼讨厌过呢!”

  

  义勇沉默了一下。就在童磨以为这家伙要发怒的时候,拥有海蓝色眸子的新任下弦居然只是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我没有被讨厌。”

  

  ————

  我没有被讨厌/滑稽

  

  下章惨老板华丽上线——

  

  ——走剧情流的时候文风就糙了很多——因为我全程语音输入啊哈…手速跟不上脑子…

  

  感谢傲.的再次打赏♡能两次被酷酷的您打赏真的好荣幸哈哈哈♡

  

  红心蓝手评论是我更新的超级动力♡

_Hatty

【鬼灭乙女】确认死亡(二)

接上,ooc致歉,若有不适退出阅读。

做了一点改动,本系列含:锖/炎/忍/玄/透/岩 

特别篇:蛇恋

亲们一起来守寡/神志不清。

(蛇恋满足个人变态私心)没人看怎么办?那就再发一遍。

补:鬼组人员随机补。


不死川玄弥


天际浮起一抹鱼肚白,泛着红光的朝霞越来越明晰,透着闪耀的金光。

你哭着跪在地上,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

终于,天明了。

离你最近的是不死川实弥,你深吸一口气,拿起药箱跑向他。

“终于结束了……”你是不久前才到达的,看着浴血奋战的大家只觉得心酸不已。

“对了实弥先生,玄弥先生呢?”你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

“是一开始就...

接上,ooc致歉,若有不适退出阅读。

做了一点改动,本系列含:锖/炎/忍/玄/透/岩 

特别篇:蛇恋

亲们一起来守寡/神志不清。

(蛇恋满足个人变态私心)没人看怎么办?那就再发一遍。

补:鬼组人员随机补。


不死川玄弥


天际浮起一抹鱼肚白,泛着红光的朝霞越来越明晰,透着闪耀的金光。

你哭着跪在地上,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

终于,天明了。

离你最近的是不死川实弥,你深吸一口气,拿起药箱跑向他。

“终于结束了……”你是不久前才到达的,看着浴血奋战的大家只觉得心酸不已。

“对了实弥先生,玄弥先生呢?”你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

“是一开始就受伤了吗?有点担心他呢。”你垂下眼眸,将绷带缠好。

“玄弥先生经常跟我提起您呢,他说你虽然脾气有些不好,但是个好哥哥呢。他一直很崇拜你。”你说着说着嘴角便挂上了一丝浅笑。

“玄弥先生也是,虽然性格暴躁,但意外地不太擅长跟女孩子相处呢。”你想了想,又补充道,“虽然很喜欢吃西瓜,但是也会把最后一片让给我呢。”

“我记得他刚进入鬼杀队时才没有这么高呢,他一定每天都在很认真地训练吧。”

“还有还有,玄弥先生竟然对盆栽很感……兴趣。”你愣愣地看着止不住眼泪的不死川实弥。

“实弥先生?”

你眨了眨眼,声音突然有些颤抖。

“为什么要哭……?玄弥先生他怎么了吗?”

不死川实弥捂住脸,脑海中回荡着玄弥的话。

『毕竟....我的哥哥....可是这世上....最温柔的人啊!』

“是我没有保护好他……”

亲眼看到自己的至亲在自己面前灰飞烟灭吗……

你紧攥住手,指甲深陷到肉里。

“实弥先生。”

不死川实弥抬起猩红的眼眸看向你。

风吹起你的黑发,泪珠顺着你的脸庞划下。

“他一定已经心满意足了。”

『就像哥哥保护我一样,我也想要保护哥哥。』


他在最后一刻希望看到的事情是——只要你没有大碍便好。

玄弥先生一定已经与弟弟妹妹团聚了吧。

“玄弥先生……晚安。”



时透无一郎


“真正的幸福是什么样的呢?”

时透先生的记忆总是很差,不重要的事情总是会很快地忘记。

你永远都忘不了他记住你名字的那一天。

霞,永远都是美的惊艳,却稍纵即逝的。

银杏代表着坚韧和沉着。

你坐在银杏树下看着随着风飘舞的银杏叶,伸出手攥住了一片。

“是个任性的小朋友呢。”

上一秒还在对炭治郎笑着说话,下一秒又冷冰冰地让其他学员赶紧训练。

“也很可爱。”

他总会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剪纸折纸呢。虽然最后也没有看到成品在哪里。

“明明才十四岁……”

明明才十四岁,却对为同伴赌上性命这件事毫不后悔。

你之前总是很好奇为什么他总是对所有事情都漠不关心,后来得知只是因为他记不住事情时还无奈了好一阵子。

他足够优秀了。

“银杏代表着长寿啊……”

可为什么你这么早就离开了呢?

你压住自己哽咽的声音,抬手胡乱抹了抹自己的眼泪。

“无一郎的无,是无限的无。”

“无一郎,做的很好。”



悲鸣屿行冥


“行冥先生……”

“住手…别用药。”

他覆上了你冰凉的手,你意外地发现他的大手烫的惊人。

“我已经没救了,这样会白白浪费贵重的药……请去其他年轻人那里吧。”

“可是……不行的,怎么能不管您……”

“拜托了……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你咬住嘴唇,任由眼泪流下,使劲地点了点头。

行冥先生一定是看到了美好的事物吧,才会露出那么灿烂的笑容。

“走吧……”

悲鸣屿行冥,确认死亡。

你紧紧地抓住他渐渐变凉的手,脑中是与他一起相处过的时光。


“哎?行冥先生竟然也喜欢猫吗?”你笑着摸摸橘猫的肚皮,看了看悲鸣屿行冥高大的身子。

意外的反差萌呢。

“行冥先生也摸摸它吧。”你将喵喵举起,仰头看着他。

“阿弥陀佛。”他伸出手轻轻地戳了戳喵喵的头,不出意外地被喵喵抓住手指咬了一通。

你无奈地笑了笑,晚饭特意多做了一些白饭。


行冥先生为什么总是流泪呢?你一直都好奇着这个问题。直到从主公大人那里听说行冥先生已经失明了。

行冥先生总是很强大呢。

就算被人类伤过心,他也从没有停止挥斩手中的刀。

哪怕是到最后,他先想到的也是别人……


你轻轻地抹去他脸上的泪水。

“行冥先生,好好休息吧。”



☆特别篇:蛇恋


甘露寺蜜璃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伊黑小芭内,或许是一见钟情,或许是他送自己长袜时,也或许是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

同样,甘露寺蜜璃也不知道伊黑小芭内早就对她一见钟情了。

她跟伊黑小芭内不同,她有完整的家庭,她也本来可以像普通少女一样轻松地过完一生。

她跟伊黑小芭内相互拯救了自己。

她最不想失去的便是伊黑先生。

哪怕是自己死,她也不希望伊黑先生死去。


甘露寺朦胧中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自己身前也被盖上了一件羽织。

“伊黑先生……?”

“嗯。”


桃花的花语是:我是你的俘虏。

菖蒲的花语是:幸福一定会到来。


“温柔开朗到极致的你拯救了很多人的心,所以骄傲一点吧。”

“我不会让任何人对你有怨言的。”


“和伊黑先生一起吃的饭是最美味的…因为伊黑先生会用很温柔的目光看着我。”

“伊黑先生,拜托你——”

“如果有来生,如果能再次生而为人,可以让我做你的新娘子吗?”


“当然,只要你觉得是我就好的话。”

“绝对会给你幸福的,来生绝对会保护你,不会让你死的。”


如果桃花是甘露寺蜜璃,菖蒲便是伊黑小芭内。

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地奔向你。

如果有来生,请一定要找到彼此。

叶蕜

实玄#花开香芬芳(17)

        直到下午的时候玄弥才和实弥回到家,到家后,实弥突然说道“玄弥,要不要去冲绳?”玄弥疑惑的看着实弥。


         “去海边啦,海边,当然是我们全家一起去,你要去吗?”


         “当然!”玄弥拼命的点着头。...





        直到下午的时候玄弥才和实弥回到家,到家后,实弥突然说道“玄弥,要不要去冲绳?”玄弥疑惑的看着实弥。


         “去海边啦,海边,当然是我们全家一起去,你要去吗?”


         “当然!”玄弥拼命的点着头。


         “那好,我给母亲打个电话。”说着实弥就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喂……”


         听着实弥的声音,玄弥不禁幻想着,去海边吗?还是全家人一起去,真是太好了!


         过了一会,实弥挂断了电话,有些失落的对玄弥说“母亲说她不能去。”


          “怎么会?”玄弥还沉浸在一家人一起去海边的喜悦之中,听到这话高昂的情绪立刻低落了下来“那……弟弟妹妹们呢?”


         “他们说要陪母亲,所以也不了……”


          “那……”玄弥低下头。


          实弥沉默了一会道“玄弥……你如果不愿意和我一起……”


          实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玄弥打断了“你在说什么呢,大哥?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和大哥你一起去呢?倒是大哥你……”


          “嗯?”实弥愣了愣“想什么呢?我也不可能不想和你一起去的。”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们俩个就要玩的开心才行,大哥!”


          实弥笑了一下“说的对,玄弥。”


          然而实弥的内心,怎么会这样?竟然变成我和玄弥我们两个一起去海边了?!这和计划的不一样啊!怎么办?怎么办?和玄弥单独两个人出门旅游,住在一间屋子里,更要命的是,还是去海边!!穿着泳装的玄弥,只是想想就受不了,老天爷啊,你是在考验我吗?!


          就在实弥内心绝望的时候,玄弥的内心则是兴高采烈的。




【菘饼】:大家有计划和家人一起出去旅游吗?


【火之神神乐】:我家准备出去旅游哦


【祢豆子】:嗯嗯ฅ^•ﻌ•^ฅ


【花之呼吸】:我和两个姐姐也会去旅游


【菘饼】:我和大哥准备出去


【霞】:真羡慕你们


【霹雳一闪】:什么什么??你们竟然都要和家人一起出去旅游?!真狡猾!


【兽之呼吸】:旅游?


【火之神神乐】:就是出去玩啦,伊之助,话说大家都要去哪里呢?


【菘饼】:冲绳


【花之呼吸】:冲绳


【霞】:……你们是商量好了吗?


【火之神神乐】:哈哈哈,看来大家要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呢


【菘饼】:炭治郎你家也要去冲绳?


【祢豆子】:嗯嗯(ฅ´ω`ฅ)


【霹雳一闪】:什么?这算什么事啊?你都要去冲绳?


【霞】:还都是去海边,我没猜错吧?


【火之神神乐】:没有哦


【菘饼】:没错


【花之呼吸】:……


【霹雳一闪】:海边?!!和祢豆子妹妹还有香奈乎一起去海边?!!!简直不要太狡猾了!我不管,我也要去!!!


【兽之呼吸】:那我也要去!!


【花之呼吸】:……


【霞】:你们两个是小学生吗?


【菘饼】:家人不反对吗?


【火之神神乐】:既然伊之助和善逸也要来的话,那就跟我们家一起去吧,我会和父亲说一声的


【祢豆子】:嗯嗯(^・x・^)


【霹雳一闪】:呜呜呜还是炭治郎你最好


【兽之呼吸】:谢谢你,鱼八郎


【火之神神乐】:是炭治郎哦,那我们到时候就车站见


【菘饼】:炭治郎……我大哥会开车带我去……


【花之呼吸】:姐姐也……会开车带我去的……


【火之神神乐】:欸——只要我家是坐车去的吗?


【祢豆子】:(=TェT=)


【霞】:等一下?!这么看来除了我你们都去冲绳啊喂!!


【萩饼】:貌似……是这样的


【霞】:怎么会这样?!我也好想去冲绳!


【火之神神乐】:无一郎如果想来的话也可以和我家一起哦


【霞】:谢谢你炭治郎,但是我哥哥是不可能同意的


【火之神神乐】:这样啊,真遗憾


【霞】:哭泣


【萩饼】:没关系的无一郎,以后有机会的话大家再一起出去玩啊


【花之呼吸】:无一郎,不要哭


【霹雳一闪】:好可怜


【兽之呼吸】:好可怜


【霞】:大哭


【火之神神乐】:没事的无一郎,打气精神来,还有伊之助你不要学善逸


【霞】:停止哭泣


【霹雳一闪】:哼


【霞】:谢谢你们啦,那就祝你们玩的开心啦

西哉

[授权转载]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原作者:.

Twi:@nekobeep

https://twitter.com/nekobeep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Please do not repost, change or use it commercially

[授权转载]


part 1 

part 2 

part 3 

part 4



原作者:.

Twi:@nekobeep

https://twitter.com/nekobeep 


🚫禁止二传二改及商用🚫

Please do not repost, change or use it commercially

Enfranchise

最终成品GET ✓✓✓

玄弥真的是太可爱了呜呜呜

下辈子一定要幸幸福福

和哥哥还有弟弟妹妹一起生活✨✨


※可爱表情及发型来自@醍醐 太太的图!

※非常感谢太太的授权!(太太画的画超级无敌棒✨✨✨)


//我拍照技术和P图技术真的太烂了//

//等考完证就写数学老师实弥X兼职模特玄弥的故事www//


最终成品GET ✓✓✓

玄弥真的是太可爱了呜呜呜

下辈子一定要幸幸福福

和哥哥还有弟弟妹妹一起生活✨✨


※可爱表情及发型来自@醍醐 太太的图!

※非常感谢太太的授权!(太太画的画超级无敌棒✨✨✨)


//我拍照技术和P图技术真的太烂了//

//等考完证就写数学老师实弥X兼职模特玄弥的故事www//


墨北以南

[all炭]“日柱”大人的捡孩子日常!(六)

all炭 蛇恋不拆!!!  

 

就是炭治郎养孩子的剧情,一些杀鬼的剧情都是我编的!OK👌要是年龄什么的不对就说是私设,不想改来改去。 

 

不喜勿喷! 

 

 

 

正文↓ 

这两个孩子明显是又闹别扭了,而且很严重,毕竟从昨天吃晚餐到现在的早饭都没有说一句话。 


特别是弟弟玄弥眼袋红肿,很明显是哭过的,而哥哥实弥黑眼圈浓重。 


就仅仅一个下午? 


到底发生了什么? ...


all炭 蛇恋不拆!!!  

 

就是炭治郎养孩子的剧情,一些杀鬼的剧情都是我编的!OK👌要是年龄什么的不对就说是私设,不想改来改去。 

 

不喜勿喷! 

 

 

 

正文↓ 

这两个孩子明显是又闹别扭了,而且很严重,毕竟从昨天吃晚餐到现在的早饭都没有说一句话。 

 

特别是弟弟玄弥眼袋红肿,很明显是哭过的,而哥哥实弥黑眼圈浓重。 

 

就仅仅一个下午?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吃好了!”实弥放下筷子,看了一眼炭治郎就走了。 

 

而玄弥没有看实弥一眼,可能他也瞧了瞧哥哥,可能是炭治郎没看见? 

 

等不死川实弥走的没看见影子后,不死川玄弥突然扭头看着炭治郎,郑重的表情看着盯着炭治郎,“炭治郎哥哥,你说我...我...是不是很没有用,什么忙都帮不上,只会给哥哥添乱,我是不是...不配学呼吸法,不配加入鬼杀队,可是...可是我...我也只是想帮哥哥而已”。 

 

不死川玄弥说到最后垂下了头,眼泪都落在地板上。 

 

他怎么会这样说自己?是实弥他说的吗!回想起昨晚不死川实弥跑到我这来和我说的那几句话。 

 

昨晚! 

 

炭治郎正在认真擦拭自己的日轮刀,突然有人打开了房门,炭治郎抬头一看,是不死川实弥。 

 

“是怎么了吗?实弥,找我有什么事吗?”炭治郎笑着看着不死川实弥。 

 

是来找他说些什么话吗?还是来找他问关于自己什么时候学呼吸的事吗?终究还是孩子,就这么想参加鬼杀队选拔吗! 

 

“谈心。”不死川实弥很冷酷的说完这句话,就走到炭治郎面前坐下来。 

 

他看着炭治郎把手中的刀放下,这个刀就是日轮刀,可以斩杀恶鬼的刀? 

 

虽说炭治郎说自己是鬼杀队很强的柱级,可是...看着这样子也不像啊!不死川实弥打量着炭治郎。 

 

这么小,细胳膊细腿的,只比他大不了几岁,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鬼杀队最强的吗。 

 

可是又回想到之前被炭治郎救过一命,自己亲眼看见炭治郎轻而易举的斩杀自己完全对付不了的恶鬼,眼神复杂的看着炭治郎。 

 

而炭治郎心里却在想着,谈心? 

 

不死川实弥的到来说实话令炭治郎有点惊讶,他虽然因为他救了他这件事对他没有那么敌意,可是看他的性格也不像来找他谈心的样子啊? 

 

“我希望玄弥不要学呼吸法”,不死川实弥先是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说,“你可以帮我把玄弥送到熟人家寄养吗?” 

 

………… 

 

回到现在,炭治郎看着玄弥这么难受,温柔的轻摸他的脑袋。 

 

“没有哦!玄弥是最厉害的,从来都没有什么添乱,真的是最厉害的哦!虽然现在还什么都没做,但有一颗想帮助哥哥的心,很棒哦!”炭治郎抱住玄弥安慰着。 

 

 

 

我不想让自己的弟弟受到伤害,炭治郎哥哥,你说过加入鬼杀队,每次任务都要有牺牲的准备,我只有他一个亲人了,我不想自己的弟弟来接触这些,我们一家的仇,只由我一个人承担就好。 


在不死川实弥说出这句话时,炭治郎好像在透过他看到了他自己……

 

TBC. 

 

这怎么写出不死川兄弟的奇怪感情来了,注意,是亲情哦!亲情!虽然说可能只有我一个觉得啦!

Si

黑實
雖然日黑很火,但在我心裡一哥攻氣爆棚

(sorry我正經不了三秒鐘)


P1帥氣一哥

p2謝謝招待(咂咂嘴)

p3普通人AU
只有匡近有傷疤是因為陪實彌抓小貓時被小貓抓了(繞口令)

黑實
雖然日黑很火,但在我心裡一哥攻氣爆棚

(sorry我正經不了三秒鐘)


P1帥氣一哥

p2謝謝招待(咂咂嘴)

p3普通人AU
只有匡近有傷疤是因為陪實彌抓小貓時被小貓抓了(繞口令)

Zn

上一战的时候 长发及腰

虽然八成作画失误

上一战的时候 长发及腰

虽然八成作画失误

白干儿老蝠♛

『鬼灭乙女』论和主公抢柱的成功率/18

  *一个神奇上弦养了一堆狼崽子,造成了这个无论人鬼撩就完了的all你故事♡

  

  *这个all也不光冒粉红泡泡的那种,是各种狗血的爱恨情仇。


        ————


        “…两败俱伤,嗯?”

  

  你略微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濒死的青年,然后意外的发现有似乎有点眼熟。

  

  ………

  

  这猫头鹰一样的发型…红黄相间的发色…还有怎么看都很像铃铛的...

  *一个神奇上弦养了一堆狼崽子,造成了这个无论人鬼撩就完了的all你故事♡

  

  *这个all也不光冒粉红泡泡的那种,是各种狗血的爱恨情仇。


        ————

   

        “…两败俱伤,嗯?”

  

  你略微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濒死的青年,然后意外的发现有似乎有点眼熟。

  

  ………

  

  这猫头鹰一样的发型…红黄相间的发色…还有怎么看都很像铃铛的双瞳…

  

  难道说——是那个千百年来相貌都迷之相似的家族——炎之呼吸的继承者——

  

  炼狱一脉…?

  

  你恍然大悟,一双浅绿色的眸子也带上了一丝戏谑。作为很早就跟着无惨干的鬼,你手中也有着几条人命姓炼狱,炼狱家族也有几位差点要了你的命——

  

  所以你对这个家族的好感度早就降到了冰点。

  

  ——不过他们还真是人才辈出,千百年来物换星移,炎柱一大半儿都是从他们出家来的——真就是流水的炎柱铁打的炼狱。

  

  而十二鬼月下弦挺高的死亡率,这个家族也功不可没——

  

  ——那如果把这个家伙变成鬼呢?

  

  ………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你一跳,你有些困惑的皱的皱眉,然后发现炼狱家确实没有一个鬼,他们从战国时代一直根正苗红到大正时期,简直正的不能再正。

  

  “…啊…是变成鬼还是杀了呢…”

  

  介于活的时间比较久,你对他们这种大家族的个性也略有了解——一个家族只要出了一只鬼,就是奇耻大辱,要切腹谢罪的那种。

  

  你再让他生不如死和死之间选择了一下,然后摊了摊手。

  

  …算了。让他自生自灭吧…人类的事儿自己还是别掺和了。

  

  你一把提溜起正在淌口水的玄弥,一边就想转身离开,而就在这时,那个奄奄一息的家伙突然缓缓开口。

  

  “…咳…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给我的家人带句话吗……?”

  

  你愣了一下。

  

  他的眼神已经涣散,目光空洞,似乎已经无法分辨面前到底是人是鬼,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力的张了张嘴,但这似乎牵动了他胸口上巨大的撕裂伤。

  

  “…能不能告诉我的父亲…让他保重身体…还有…我的弟弟…千寿郎…他…咳……”

  

  你看着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在这个年龄就能打败下弦,确实是前途无量,以后成为柱几乎已是定局,但他现在快死了——

  

  “嗯哼…我觉得你不会愿意变成鬼的…那会让你社会性死亡。”

  

  你一时也不知道到底要让他生理性死亡还是社会性死亡,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姐姐?他快死了吧…就这样不管了吗?”

  

  玄弥边淌着口水边可怜巴巴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怜惜的说:

  

  “他有个弟弟哎…似乎还有位父亲。”

  

  “……………”

  

  如果是亲人的话…即使亲人变成鬼的话…亲情这种东西是不会变的吧…?

  

  你想到了玄弥对不死川实弥隐隐约约的好感和记忆,又想到那个白发的暴躁老哥在看到玄弥的时候那副脆弱的神态,最后又看了看面前这个气若游丝,正在奋力拼出来最后话语的稚嫩少年。

  

  “……………”

  

  “…行吧。我替你选了。”

  

  ————

  

  “——唔姆!所以我和玄弥不能吃人类对吗?”

  

  宛如艳阳一般的少年把下巴搁在你的肩上,探出一个毛茸茸金闪闪的脑袋。

  

  “——可是这样咬的话,上弦大人不是会疼的吗?我很担心您!”

  

  玄弥恶狠狠的瞪着他,愤愤不平地往你怀里缩了缩,然后一边脸红一边不满的哼唧道:

  

  “凭什么我只能咬手腕,那个新来的就可以咬脖子——姐姐偏心——”

  

  你一脸懵逼。

  

  “…?咬哪里不都一样吗?反正都是喝血…?“

  

  “…………”

  

  无比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劝着自家好姐姐把这个混蛋金毛儿变成鬼的玄弥沉默了。

  

  下一刻,这小鬼示威一般的冲头顶上那个金毛家伙呲了呲牙,然后翻了个白眼儿。

  

  “——反正是我先来的,我比你早来了好几年——”

  

  “唔姆!能跟上弦大人遇见,已经是我的荣幸了呢!”

  

  他暖心的环住你的脖子,用毛茸茸的头发拱了拱你的脸颊。

  

  你:化了化了为什么一个本来应该处于中二时期的青少年居然还能这么可爱。

  

  玄弥似乎有些高傲的哼了一声,然后挑衅的看着那个黄毛,骄傲道:

  

  “我有姐姐给的飞镖——”

  

  他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下,表情凝固了一瞬间,然后又不敢置信地掏了掏——

  

  “…不见了…?”

  

  杏寿郎笑了一下,然后扯了扯你的头发。

  

  玄弥见状眼中划过一丝怒意,这个小帅哥噌的从你怀里跳起来,绕到身后,没费多大劲儿就把跟自己抢地盘的混蛋家伙硬生生揪了下来。

  

  “…………”

  

  他们两个就这么草率的扭打在了一起,在无垠的草原上滚来滚去,沾了一身草屑。

  

  “……噢幼稚鬼还是幼稚鬼。”

  

  你迎着夜风躺下来,看着天上似乎永远不会变化的,亮闪闪的,浩瀚的星河,这幅光景就宛如千年之前,那时你还和那个人一起被无惨带在身边——

  

  但那个背叛者脱离了无惨大人,千年之内再无音讯,就仿佛一叶漂浮在烟波浩渺江水之上的扁舟,永远的隐于浓雾之中。

  

  你就这样凝望着夜空,任由思绪飘回到千年之前。

  

  ————

  

  与此同时,无限城。

  

  黑死牟站在剑道场的边缘,十分满意地端详着场内的战斗。

  

  随着骨骼碎裂的脆响以及凄惨的尖叫,他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里面的一片狼藉。

  

  “你们两个做的很好。”

  

  他六只眼睛滚动了一下,分别瞟向了两个方向。

  

  “战胜了十二鬼月的两位下弦,不错。我会向无惨大人申请…将你们提升为新任下弦。这是你们无上的荣耀。”

  

  “…是吗?”

  

  那两双暗绿色的眼睛同时划过一抹幽光,而两个熟悉的身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冷笑。

  

  “那就是说…距离我们自行狩猎也不远了…对吧…?”

  

  ————

  

  写完以后回头看了看才发现好像有哪里出现了沙雕——

  请看一下倒数第5段『他六只眼睛滚动了一下,分别瞟向了两个方向』

  本人激情配图——

  

  草吗草就对了我画了6分钟…五百年没碰笔了嗯哼

  以及真的不是一哥黑…我被美人迷的神魂颠倒ˉ﹃ˉ

  *珠世提及

  *时间线日常乱糟糟

  

  感谢傲.的打赏!从头像到名字都酷酷的亚子( '▿ '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红心蓝手评论是我更新的超级动力♡在评论区玩耍啊——

丫丫鸭♪

对了对了 头发还没买到给你们看看主角

对了对了 头发还没买到给你们看看主角

丫丫鸭♪

挺久没有更新了!这是进度!在做床了!

挺久没有更新了!这是进度!在做床了!

aidehua94
打扰了出几本鬼灭本 实玄同人...

打扰了
出几本鬼灭本 实玄同人 日文漫本

不死川实弥x不死川玄弥

一二本是一位太太的所以尽量一起出

需要的菇凉可以联系我 也可以看看出的其他本子(๑Ő௰Ő๑)

打扰了
出几本鬼灭本 实玄同人 日文漫本

不死川实弥x不死川玄弥

一二本是一位太太的所以尽量一起出

需要的菇凉可以联系我 也可以看看出的其他本子(๑Ő௰Ő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