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甜

3567浏览    132参与
不甜

灿白手写句子

字丑勿介意,重点是甜

可以留下你喜欢的句子嘛

灿白手写句子

字丑勿介意,重点是甜

可以留下你喜欢的句子嘛

不甜

来查收你丑丑的不甜叭

来查收你丑丑的不甜叭

不甜
《上幼》c11更新 情人节快乐...

《上幼》c11更新

情人节快乐宝贝们!

《上幼》c11更新

情人节快乐宝贝们!

不甜
最近打算出点东西啦 这是小贴纸...

最近打算出点东西啦

这是小贴纸的线稿我还没上色

统计一下人数!统计一下人数!!!

人数要达起订量才可

人多的话还有可能出刺绣小贴纸小挂件小立牌什么的

总之一切看人数!想要的宝贝留个言谢谢啦 ​​​

最近打算出点东西啦

这是小贴纸的线稿我还没上色

统计一下人数!统计一下人数!!!

人数要达起订量才可

人多的话还有可能出刺绣小贴纸小挂件小立牌什么的

总之一切看人数!想要的宝贝留个言谢谢啦 ​​​

不甜

甜啵生日的上海线下应援

用来做隐藏款小贴纸的

感谢集美选择我呀

甜啵生日的上海线下应援

用来做隐藏款小贴纸的

感谢集美选择我呀

不甜

没有钱下单只能自己随便搞搞啦

没有钱下单只能自己随便搞搞啦

不甜
小蓝兔贤 正在产一套小贴纸,努...

小蓝兔贤

正在产一套小贴纸,努力不鸽

小蓝兔贤

正在产一套小贴纸,努力不鸽

不甜

扒一下学校公众号里的自己

丑糊丑糊的

申请以后不要发原相机(小声,还是摄像机) ​​​

扒一下学校公众号里的自己

丑糊丑糊的

申请以后不要发原相机(小声,还是摄像机) ​​​

不甜
《大佬的爱情故事》 表明大狼狗...

《大佬的爱情故事》

表明大狼狗实则铁憨憨灿哥

×

表面小白兔实则老狐狸老白


打算出图,但画技不佳可能会鸽

随缘吧,原创梗不外借 ​​​

《大佬的爱情故事》

表明大狼狗实则铁憨憨灿哥

×

表面小白兔实则老狐狸老白


打算出图,但画技不佳可能会鸽

随缘吧,原创梗不外借 ​​​

不甜

一份小小的cb情头

【可做头像,禁二传】

一份小小的cb情头

【可做头像,禁二传】

不甜

2019感谢陪伴

2020也一起吧

一个都不许少

2019感谢陪伴

2020也一起吧

一个都不许少

不甜
你上哪家幼儿园C9 你们看我更...

你上哪家幼儿园C9

你们看我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老虎油!!!


你上哪家幼儿园C9

你们看我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老虎油!!!


不甜
有些话想对所有看到这条信息的人...

有些话想对所有看到这条信息的人说

请耐着性子看完

给我一分钟,让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有些话想对所有看到这条信息的人说

请耐着性子看完

给我一分钟,让你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咂咂🌿  .

饺子

与大多套路不同,我的男朋友是个总裁,也是个沙雕。


聂十安既生气又无奈,她家小总裁又双叒叕离家出走了。

原因是家里人都想晚餐吃炒菜,只有他想吃饺子,于是他就离开了这个“让他感觉不到一点爱意”的家。

“如果我也不给你做呢?”聂十安一边和面一边问。

“无所谓嘛,反正是跟你。”柯奕然在旁边帮着搅馅。

“叔叔阿姨会难过的。”聂十安抬头看了柯奕然一眼。

“哦,你是说那两位口口声声说爱我但实际上连饺子都不愿意帮我包的人吗?你……吧啦吧啦……”没完没了。


好,错怪我,我不该开启这个话题。聂十安想。

大幼稚怪。

与大多套路不同,我的男朋友是个总裁,也是个沙雕。



聂十安既生气又无奈,她家小总裁又双叒叕离家出走了。

原因是家里人都想晚餐吃炒菜,只有他想吃饺子,于是他就离开了这个“让他感觉不到一点爱意”的家。

“如果我也不给你做呢?”聂十安一边和面一边问。

“无所谓嘛,反正是跟你。”柯奕然在旁边帮着搅馅。

“叔叔阿姨会难过的。”聂十安抬头看了柯奕然一眼。

“哦,你是说那两位口口声声说爱我但实际上连饺子都不愿意帮我包的人吗?你……吧啦吧啦……”没完没了。


好,错怪我,我不该开启这个话题。聂十安想。

大幼稚怪。

不甜

【p500粉纪念!】
鹿角咧咧也太可爱了吧嘤
宝贝们圣诞节快乐!
放假26天倒计时!
我马上回来啦啦啦啦

【p500粉纪念!】
鹿角咧咧也太可爱了吧嘤
宝贝们圣诞节快乐!
放假26天倒计时!
我马上回来啦啦啦啦

亓卿•不要face•奶糖•夫斯基

贺朝|医院|朝俞

ooc.

不喜勿入


消毒液,输氧瓶,清秋早晨天气渐渐开始转凉,清冷的风裹着清晨散下的枯黄落叶心协同吹散了房内久久挥散不去的苦涩的味道,鼻翼间打过来的从常见经久不变的刺激味道缓缓转来平添了丝丝甜腻。


 


清晨冷彻的风扫过脸颊有些冷,贺朝从昨下午手术室回来便一直在睡着,此时回转醒来整个人还有些发昏。窗户没关,不知是哪个粗心的护士搞的,竟直接把病人掀醒了。


大概也是贺朝自从生病以后睡眠一直很浅的缘故。他扬眸瞧向窗外,却见一场秋雨打落了刚长成小树上本就不算茂密的枝叶,


 


或许就本如人,树木有生死轮回四季往复,人也有生老病死。树木有凋落死亡,人有气...

ooc.

不喜勿入


消毒液,输氧瓶,清秋早晨天气渐渐开始转凉,清冷的风裹着清晨散下的枯黄落叶心协同吹散了房内久久挥散不去的苦涩的味道,鼻翼间打过来的从常见经久不变的刺激味道缓缓转来平添了丝丝甜腻。


 


清晨冷彻的风扫过脸颊有些冷,贺朝从昨下午手术室回来便一直在睡着,此时回转醒来整个人还有些发昏。窗户没关,不知是哪个粗心的护士搞的,竟直接把病人掀醒了。


大概也是贺朝自从生病以后睡眠一直很浅的缘故。他扬眸瞧向窗外,却见一场秋雨打落了刚长成小树上本就不算茂密的枝叶,


 


或许就本如人,树木有生死轮回四季往复,人也有生老病死。树木有凋落死亡,人有气数已尽。


 


 


贺朝这番正想着,那病房的门便突地叫人打开来了,那人脚步轻轻缓缓的,指尖磨砂纸页的动作也是十分小心,只从声音分辨便能轻易知道这是个十分谨慎细心的人。而贺朝仅从声音就知晓了来人是谁,佯装还睡着,阖眸躺正了身子。


 


来人在这时间已到了贺朝床边替他取下了早已空了的输液瓶换了新的,又轻手轻脚的调慢了输液瓶药水的流动速度。继而搬过来了一张凳,就这么坐着等着装睡的贺朝悠悠转醒。那双手不知不觉间就握住了贺朝没被扎滞留针的手上,十指相扣,迟迟都没有撒开。


 


贺朝手被握住的那一刻,头麻了一下。


 


装模作样贺朝很有一手,只见他狠闭了闭眼,打喉咙里哼哧出了,声音沙哑,没了青年应有的的朝气,尽是被时间摧残出的烟火气。他仿佛刚刚被梦魇催醒,一双瞳眸还有些失神,仿佛聚了聚焦才勉强分辨出眼前的人形是谁。虚虚握了握对方的手,贺朝浅浅的朝他勾了勾唇笑了笑。


 


谢俞愣了下,回握了回去


“哥,醒了”


 


“嗯,又做了噩梦”


 


“哥,你今天气色不错。”


 


贺朝刚睡醒加上本来病的缘故没多少劲,听闻谢俞的话也没真的振起身来显示自己“好利索了”,单只一个劲的耍着嘴皮子。


 


“那是,我跟你说,就我这个身子骨,恢复也快,我觉得我现在去跑个一千五都没问题”


 


 


“你快滚吧。”谢俞骂了他一句,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就怒了似的白了他一眼,那眼角的痣仿佛会说话似的,也在嗔骂着他。


 


贺朝好像是很委屈的扁了扁嘴。


 


今天的小朋友也是很可爱的,他穿白大褂的样子真好看,他不悦的样子也是漂亮的。


 


可,我以后是不是看不到了。贺朝凝眸盯着谢俞的侧颊,竟就这样逐渐开始发愣。


 


半年前,从贺朝住院开始,谢俞就申请做了贺朝的主治医师,拒绝了其他的专家讨论,他一个人协同其他的专家挠破了头皮,只为了贺朝这个臭瓜皮。


 


 


贺朝,你怎么这么讨厌。


 


贺朝自己在心里想着,暗暗骂着自己,狠压着当着小朋友的面自己打自己一巴掌的冲动,贺朝愣愣的看着谢俞起身又帮他换了瓶液,才知道已经又过去了一小时,谢俞该去开早会了。


 


“哥,我得走了,我找护士过来照顾你”


 


谢俞不知道怎么想的,站在原地擎等着贺朝答话,眼巴巴的,那样子可怜幼稚极了。


 


贺朝却还在发愣,想说的话很多,却又溜到了嘴边被贺朝嚼碎咽了回去。最后,他只敛了敛眸,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谢俞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没事儿,去忙吧。再见”


 


再见。


 


那个秋天,那个早晨,他如树上的落叶一样缓缓从树上掉落了。


 


以后的秋天,总有一位老人,他会去墓地,为他的朝哥,送上一件崭新的线衣焚毁。


 


他的朝哥会冷。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