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知是甜是虐

61浏览    24参与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完)ABO私设,圈地自萌

“孩子该饿了,”一旁实在看不下去的王爸爸开了口。


“对对对,怎么能忘了。”王妈妈和姑姑停了下来,开始搜索豪华大补餐。


可怜的肖战,刚刚经历了耳朵的考验,现在又要经历来自胃的哭泣。


终于解脱了的肖战躺在王一博病床旁的陪护床上,他看着这个小朋友的睡颜,感觉几日来的不安全化作了踏实。渐渐进入了梦乡。


肖战仿佛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只大蛇紧紧缠住,呼吸都觉得困难。他猛地一睁眼,发现自己被王一博紧紧抱在怀里。占有欲显露无疑。


肖战刚想动一下,王一博便惊醒。两人相识,王一博突然抱住肖战,把头埋在肖战的颈窝里。


“不管不管,战哥你来了就不能走了,你已经被我抱住了。”小声...

“孩子该饿了,”一旁实在看不下去的王爸爸开了口。


“对对对,怎么能忘了。”王妈妈和姑姑停了下来,开始搜索豪华大补餐。


可怜的肖战,刚刚经历了耳朵的考验,现在又要经历来自胃的哭泣。


终于解脱了的肖战躺在王一博病床旁的陪护床上,他看着这个小朋友的睡颜,感觉几日来的不安全化作了踏实。渐渐进入了梦乡。


肖战仿佛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只大蛇紧紧缠住,呼吸都觉得困难。他猛地一睁眼,发现自己被王一博紧紧抱在怀里。占有欲显露无疑。


肖战刚想动一下,王一博便惊醒。两人相识,王一博突然抱住肖战,把头埋在肖战的颈窝里。


“不管不管,战哥你来了就不能走了,你已经被我抱住了。”小声的嘟囔声传来,肖战一愣,噗嗤笑出声来。果然是个小朋友,连威胁都这么可爱。


肖战抬起王一博的头,王一博害怕地扭过头不敢和肖战对视。他紧张地颤抖,连肖战都感觉到了身下人的紧张。


肖战深吸一口气,笑道:“怎么了,我的男朋友是嫌我不好看吗?”


王一博一愣,反驳道:“战哥是最好看的,没有人比战哥好看,战......等等,男朋友?战哥你原谅我了?”


肖战刚想点头,就被王一博一个猛抱打断,耍赖道:“不管不管,说出的话不能后悔。”,肖战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这个酷盖,是真的被自己吓到了啊。


他叹了口气,慢慢说:“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会走,我不待在我爱的人身边,还能去哪里啊。”


王一博怔住,他慢慢靠近肖战,两人眼看就要吻在一起,却被身后的好几声咳嗽声打断。


两人同时转过头,发现自家亲人朋友甚至医护人员都围了一大圈,肖战羞红了脸,王一博却炫耀一笑,吻上了他朝思暮想的,心爱人的唇。


调侃声此起彼伏,连外面的太阳公公,都忍不住笑红了脸。艳阳高照,就如同,小兔子和小狮子的未来般璀璨。


兜兜转转,相爱的人,注定会携手,共度未来。


不若浮沉忘忧,一生一世合欢。


想写番外,想写崽崽,想写车。🌝🌝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二十四)ABO私设,圈地自萌

“对啊,小战,你看看你,怀孕了还到处乱跑。等等,怀孕?!”王一博妈妈的声音因为过于激动都变了强调。


这个原本优雅大方的女人眼神变得灼热,肖战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那块待切的肉一样难捱。


“亲爱的你听到了吗,我,我要做奶奶了?”


“好像是这样没错,可,我没记错的话,小肖不是个,Alpha吗?”还有理智的王爸爸问。


肖战的姑姑走过来,把事情的原委讲述。肖战不安地等待着来自两位家长的责备。谁料王妈妈轻轻地笑了一下,轻轻拍着肖战的手。安抚到:“孩子,你很勇敢,一博他,遇到你很幸运啊。我很开心一博能够遇到你。他自小要什么都会被满足,你是他第一个,这么执着想要得到的。我知道你是个好孩...

“对啊,小战,你看看你,怀孕了还到处乱跑。等等,怀孕?!”王一博妈妈的声音因为过于激动都变了强调。


这个原本优雅大方的女人眼神变得灼热,肖战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那块待切的肉一样难捱。


“亲爱的你听到了吗,我,我要做奶奶了?”


“好像是这样没错,可,我没记错的话,小肖不是个,Alpha吗?”还有理智的王爸爸问。


肖战的姑姑走过来,把事情的原委讲述。肖战不安地等待着来自两位家长的责备。谁料王妈妈轻轻地笑了一下,轻轻拍着肖战的手。安抚到:“孩子,你很勇敢,一博他,遇到你很幸运啊。我很开心一博能够遇到你。他自小要什么都会被满足,你是他第一个,这么执着想要得到的。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也希望你和一博,能够长长久久互相陪伴。”


还没正经几秒,这位王妈妈又一脸严肃地看着肖战,“不过你竟然不跟妈妈说一声,在这里站着,对你身体多不好啊。”


妈妈?肖战一愣。未等他反应过来,一旁的姑姑也加入战场,弱小的肖战,承受着两个女人的关爱,陷入灵魂出窍状态,承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二十三)ABO私设,圈地自萌



“医生,医生!”肖战赶忙出去叫人,大批医生赶来,肖战退到外面去,和王一博父母一起等待着。


几个小时过去,病房打开。


“病人已无大碍,只不过需要静休,明早你们就可以探望了。”


众人都长吁了一口气。


一阵恶心感传来,肖战冲进厕所,大吐。可能是原来是Alpha的原因,肖战的妊娠反应格外严重。他吐的都站不稳了。扶着墙冲洗了自己后慢慢走出来。


王一博的父母围了上来,询问肖战是否有事。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肖战想到。


“没事,就是最近胃口有些不好。”,肖战安抚到。


“我们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博和你在一起,我们很放心。如果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对你不好的,告诉阿...



“医生,医生!”肖战赶忙出去叫人,大批医生赶来,肖战退到外面去,和王一博父母一起等待着。


几个小时过去,病房打开。


“病人已无大碍,只不过需要静休,明早你们就可以探望了。”


众人都长吁了一口气。


一阵恶心感传来,肖战冲进厕所,大吐。可能是原来是Alpha的原因,肖战的妊娠反应格外严重。他吐的都站不稳了。扶着墙冲洗了自己后慢慢走出来。


王一博的父母围了上来,询问肖战是否有事。他们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肖战想到。


“没事,就是最近胃口有些不好。”,肖战安抚到。


“我们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一博和你在一起,我们很放心。如果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对你不好的,告诉阿姨,阿姨帮你修理他。”,王一博的母亲对肖战说。


暖流从心底划过,肖战自己的父母是研究历史的,需要满世界的跑。已经与父母好几年未见的肖战对于来自一个母亲般的温柔根本无法抵抗。


他笑了笑,刚想说些什么,后面传来个让他浑身僵硬的声音。


“肖战!小兔崽子,你怀着个孕到处跑,这么久不给我个电话,你要气死你姑姑吗?”,噔噔噔的高跟鞋传来,肖战慢慢地扭过了头,看着怒气冲冲的姑姑,只得安静的像个即将被宰的鹌鹑。乖乖地站好。等待来自姑姑的狂轰滥炸。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二十二)ABO私设,圈地自萌

他真的瘦了好多,肖战心想。


病床上的王一博脸色苍白,身上插满了医用设备整个人丧失了生气。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让人感觉他还有几分生机。


肖战慢慢走进,手指轻触上王一博的脸庞。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根本想不到以后会爱你如痴。”


“你真的很可爱,像极星一样吸引人”


“我啊,从来没有想到,我的爱人,会是一个小朋友。而且是一个不成熟的小朋友啊。”


“我这是头一次这么爱一个人,甚至为了他,接受了那么没有保障的手术实验 ”


“可是我错了,这个小朋友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我却如此伤他,我真,我真不是个人”


“小朋友,你要醒来啊,我,还有崽崽,都在等着你啊”...

他真的瘦了好多,肖战心想。


病床上的王一博脸色苍白,身上插满了医用设备整个人丧失了生气。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让人感觉他还有几分生机。


肖战慢慢走进,手指轻触上王一博的脸庞。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根本想不到以后会爱你如痴。”


“你真的很可爱,像极星一样吸引人”


“我啊,从来没有想到,我的爱人,会是一个小朋友。而且是一个不成熟的小朋友啊。”


“我这是头一次这么爱一个人,甚至为了他,接受了那么没有保障的手术实验 ”


“可是我错了,这个小朋友为了我受了那么多苦,我却如此伤他,我真,我真不是个人”


“小朋友,你要醒来啊,我,还有崽崽,都在等着你啊”


“王一博,我,爱你啊”


荼蘼的信息素弥散,环绕着病床上的人,时间静静流过。突然,床上的王一博,手指动了一下。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二十一)ABO私设,圈地自萌

肖战静静坐在病床上,内心里茫然无措。滴滴答答的时钟不停歇地转着。


他沉默着,终于是坐不住了,打通了王一博经纪人的电话。


“您好,是肖战先生吗,请问您有时间吗?”


还未等肖战说话,对面便传来了焦急地声音。肖战心一沉,看来情况是真的不好。


“我在研究所医院,我在楼下等你。”


“好好好,谢谢您肖先生。”,对方的声音激动的出现了颤音。


肖战叫来看护,到了医院门口,上了匆匆赶来的经纪人的车,到了一家位置极为隐私的医院。


刚下车,肖战就被王一博父母围住,这对身家富贵的夫妻,此时已经褪去了平时的光环,他们小心翼翼地恳求着肖战帮帮王一博。放下身价低声下气地样子让肖战心...

肖战静静坐在病床上,内心里茫然无措。滴滴答答的时钟不停歇地转着。


他沉默着,终于是坐不住了,打通了王一博经纪人的电话。


“您好,是肖战先生吗,请问您有时间吗?”


还未等肖战说话,对面便传来了焦急地声音。肖战心一沉,看来情况是真的不好。


“我在研究所医院,我在楼下等你。”


“好好好,谢谢您肖先生。”,对方的声音激动的出现了颤音。


肖战叫来看护,到了医院门口,上了匆匆赶来的经纪人的车,到了一家位置极为隐私的医院。


刚下车,肖战就被王一博父母围住,这对身家富贵的夫妻,此时已经褪去了平时的光环,他们小心翼翼地恳求着肖战帮帮王一博。放下身价低声下气地样子让肖战心头一酸。


真好啊,肖战心想,王一博,真是一个浸在关爱下的孩子。自己和他,确实是不一样呢。


他在众人包围下来到了王一博的病房前,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二十)ABO私设,圈地自萌

姑姑回来后,搀扶着肖战回到病房。到门口,肖战停了一会,终是开口。


“姑姑,王一博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姑姑一愣,看着肖战,开口:“你,不是......”


“姑姑,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怎么可能,真的放下。”


“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王一博他,摄入量过多导致信息素紊乱,他又不愿意接受别的Omega的信息素引导,陷入深入昏迷。情况不太乐观,他的家人朋友本来想来请你帮忙,却被昏迷前的他阻止了,你不愿见他,他不会有一丝一毫地让你不开心。”


“还有,战战,那个人查出来了”


“她,她喜欢你,想毁了王一博。想让你对王一博怨恨。这一切,都是王一博拦着不允许向你透露...

姑姑回来后,搀扶着肖战回到病房。到门口,肖战停了一会,终是开口。


“姑姑,王一博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姑姑一愣,看着肖战,开口:“你,不是......”


“姑姑,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怎么可能,真的放下。”


“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王一博他,摄入量过多导致信息素紊乱,他又不愿意接受别的Omega的信息素引导,陷入深入昏迷。情况不太乐观,他的家人朋友本来想来请你帮忙,却被昏迷前的他阻止了,你不愿见他,他不会有一丝一毫地让你不开心。”


“还有,战战,那个人查出来了”


“她,她喜欢你,想毁了王一博。想让你对王一博怨恨。这一切,都是王一博拦着不允许向你透露的。”


“我本来对他一点也不满意,可现在看来,他对你的爱,似乎不比你少。”


“你们之间的事,我不好插手,姑姑只希望战战你,能在以后想起来,不会后悔。”


说罢,姑姑拍了拍肖战的手,退了出去,给他留下自己思考的空间。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九)ABO私设,圈地自萌

当天晚上,姑姑帮肖战办了转院。刚刚醒来的王一博,面对空荡荡的病床,心里空了一片。这个倔强的男孩子,少见的红了眼眶。


三天后


已经可以下床的肖战在姑姑的搀扶下在医院的花园散步,这家私人疗养所隶属科研院下,保险性很高。


趁着姑姑去接电话的时候,肖战一个人坐在花园边上。静静看着这一片生机勃勃。


“你听说了吗,王一博受伤住院了”


“这几天热搜不是一直挂着吗?不过只有一张王一博在医院的照片,好像很多狗仔去堵人,并没有拍到。”


“王一博和肖战同时失踪,约好的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战战终于澄清了,我就说,小飞侠那样爱的人一定不会是那样的人”


“对对对,想当...

当天晚上,姑姑帮肖战办了转院。刚刚醒来的王一博,面对空荡荡的病床,心里空了一片。这个倔强的男孩子,少见的红了眼眶。


三天后


已经可以下床的肖战在姑姑的搀扶下在医院的花园散步,这家私人疗养所隶属科研院下,保险性很高。


趁着姑姑去接电话的时候,肖战一个人坐在花园边上。静静看着这一片生机勃勃。


“你听说了吗,王一博受伤住院了”


“这几天热搜不是一直挂着吗?不过只有一张王一博在医院的照片,好像很多狗仔去堵人,并没有拍到。”


“王一博和肖战同时失踪,约好的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战战终于澄清了,我就说,小飞侠那样爱的人一定不会是那样的人”


“对对对,想当初我连续两个晚上不睡,持续反黑,当我看到真相声明的时候,我真的哭了,要知道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不哭了,那天晚上,我整整哭了一晚上。好希望战战能回来啊。”


“肯定会的!”


.......


一旁一群应该是休班的小护士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肖战的注意力全在王一博住院上,虽说说着累了,但那么深的感情,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八)ABO私设,圈地自萌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看到姑姑坐在自己的病床边。环绕四周,没有看到那个想要的身影,肖战心里涌上了一股失望。他自嘲,明明我说的结束,我矫情个什么啊。


姑姑看到肖战醒了,忙上前来,给肖战喂了杯水。


“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吃饭,只能注射营养剂,你要忍忍啊战战,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咱们重庆的大火锅。”


看着姑姑的絮絮叨叨,肖战感觉暖流划过。是啊,何必在意那些不该属于自己的呢。


看着病床外的点点星辰,这个大男孩,终于露出来这些日子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看到姑姑坐在自己的病床边。环绕四周,没有看到那个想要的身影,肖战心里涌上了一股失望。他自嘲,明明我说的结束,我矫情个什么啊。


姑姑看到肖战醒了,忙上前来,给肖战喂了杯水。


“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吃饭,只能注射营养剂,你要忍忍啊战战,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咱们重庆的大火锅。”


看着姑姑的絮絮叨叨,肖战感觉暖流划过。是啊,何必在意那些不该属于自己的呢。


看着病床外的点点星辰,这个大男孩,终于露出来这些日子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七)ABO私设,圈地自萌

“战哥,我......”王一博紧张地想说点什么。


肖战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我想了很久,我们可能确实,不合适吧。”


“不是,战哥,我.......”


王一博想辩解,


“我累了,王一博”,肖战虚弱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容置疑。


“很多东西,光是喜欢是没有用的吧,我累了,王一博。”肖战闭上眼睛,不去看旁边的王一博,防止自己心软。


王一博想辩解,却因为情绪过激吐了一口血出来,他看了看床上的肖战,害怕影响到肖战的恢复,颤抖着用袖子擦干嘴边的血迹。蹲下来,用外套一点点把地上的血抹干净。哪怕手已经不听使唤,他仍小心翼翼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头已经痛的不行了。眷恋地看...

“战哥,我......”王一博紧张地想说点什么。


肖战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我想了很久,我们可能确实,不合适吧。”


“不是,战哥,我.......”


王一博想辩解,


“我累了,王一博”,肖战虚弱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容置疑。


“很多东西,光是喜欢是没有用的吧,我累了,王一博。”肖战闭上眼睛,不去看旁边的王一博,防止自己心软。


王一博想辩解,却因为情绪过激吐了一口血出来,他看了看床上的肖战,害怕影响到肖战的恢复,颤抖着用袖子擦干嘴边的血迹。蹲下来,用外套一点点把地上的血抹干净。哪怕手已经不听使唤,他仍小心翼翼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头已经痛的不行了。眷恋地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肖战,王一博用项链狠狠插在胳膊上,用尽力气吐出了那句“战哥,你先好好休息”便跌跌撞撞地冲出了病房。


肖战心里非常失望,果然那个人,没有那样喜欢他啊,连对自己说几句好话,也不愿的吗?就这样,想要离开吗?他的身体也没恢复好,终是放任自己进入梦乡。也错过了外面的那句,


“王一博你怎么了,医生,来人啊!”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六)ABO私设,圈地自萌



病房门开,护士出来。“病人醒了,你们可以进去探望了。”


夏之光一股脑凑了进去,他来到肖战的面前,“战战,战战,你还是很痛吗?”,后面的经纪人给了夏之光一个爆栗,“不要废话,不要太吵,别吵到战战。”


她柔声说到:“战战,你好好休息啊。”


几个人围着肖战嘘寒问暖,门后面,王一博默默看着肖战,不敢出声。肖战的目光扫到王一博身上,两人正好对视,皆是一愣。


经纪人见此,凑在肖战耳边说清了事情原委。


肖战笑了笑,对身边的人轻轻说了句话。经纪人带着不情愿的夏之光走了出去,给肖战和王一博关上了门。


王一博慢慢地走进了肖战,蹲了下来,与床上的肖战齐平。心里扑通扑通乱跳,紧张的...



病房门开,护士出来。“病人醒了,你们可以进去探望了。”


夏之光一股脑凑了进去,他来到肖战的面前,“战战,战战,你还是很痛吗?”,后面的经纪人给了夏之光一个爆栗,“不要废话,不要太吵,别吵到战战。”


她柔声说到:“战战,你好好休息啊。”


几个人围着肖战嘘寒问暖,门后面,王一博默默看着肖战,不敢出声。肖战的目光扫到王一博身上,两人正好对视,皆是一愣。


经纪人见此,凑在肖战耳边说清了事情原委。


肖战笑了笑,对身边的人轻轻说了句话。经纪人带着不情愿的夏之光走了出去,给肖战和王一博关上了门。


王一博慢慢地走进了肖战,蹲了下来,与床上的肖战齐平。心里扑通扑通乱跳,紧张的冷汗直冒,像个初次见心上人的小伙子般慌乱无措。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五)ABO私设,圈地自萌

如此高浓度的易感期摄入量实在是惊人,王一博能支撑到现在实在让人不可置信。一旁的经纪人赶紧联系人去查。几个哥哥赶回公司去协助调查,护士带着王一博去注入了血清。本就宁静的气氛更是无言。


夏之光沉默地看着打完血清还未恢复便强撑着坐到肖战病房前的王一博,也不好意思再说出什么怼人的话,一旁的经纪人也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也是,感情这种东西,局内人冷暖自知,局外人,也只能默默看着,无法插手。


天蒙蒙亮起,揉了揉眼睛的夏之光发现王一博还是那样坐在病房的外面,呆呆地看着那扇门。任凭身边的经纪人怎么劝都不肯动一步。本就因为注入血清处在恢复期的王一博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脸色更加苍白,冷汗一滴滴...

如此高浓度的易感期摄入量实在是惊人,王一博能支撑到现在实在让人不可置信。一旁的经纪人赶紧联系人去查。几个哥哥赶回公司去协助调查,护士带着王一博去注入了血清。本就宁静的气氛更是无言。


夏之光沉默地看着打完血清还未恢复便强撑着坐到肖战病房前的王一博,也不好意思再说出什么怼人的话,一旁的经纪人也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也是,感情这种东西,局内人冷暖自知,局外人,也只能默默看着,无法插手。


天蒙蒙亮起,揉了揉眼睛的夏之光发现王一博还是那样坐在病房的外面,呆呆地看着那扇门。任凭身边的经纪人怎么劝都不肯动一步。本就因为注入血清处在恢复期的王一博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脸色更加苍白,冷汗一滴滴溅落。他手上还有几道很重的咬痕,应该是为了保持清醒而自己咬出来的。


“你现在做样子有什么用,把自己折腾病了让战战心疼吗?”,夏之光吼道。


王一博没有动,只是缓慢地摇了摇头。逐渐清醒的意识让他脑海里有关过去的记忆更加鲜明,他的内心如同开裂了般疼痛。自己怎么能那样对战哥??为什么,为什么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一想到自己那过分的冷漠,内心的那道口子如同黑洞般逐渐蔓延,越来越大。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四)ABO私设,圈地自萌

红灯灭了,众人赶紧围了上来。


医生摘下口罩,“恭喜,病人和他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脱险,不过情况还不稳定,还需观察。”


夏之光绷不住地哭出声,众人感觉沉甸甸的心落了下来。


王一博咬破了下唇来控制自己的情绪,肖战姑姑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不忍心,“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勉的等会控制不住。”


此时外面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肖战曾经的队友一个个赶来,王一博的经纪人也赶了过来,还有他那些哥哥们。 


在他们的劝说下,王一博去了隔壁检查身体内的药剂情况。看着这张检验单,众人脸色凝固。

红灯灭了,众人赶紧围了上来。


医生摘下口罩,“恭喜,病人和他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脱险,不过情况还不稳定,还需观察。”


夏之光绷不住地哭出声,众人感觉沉甸甸的心落了下来。


王一博咬破了下唇来控制自己的情绪,肖战姑姑看了他一眼,到底还是不忍心,“你还是去检查一下吧,勉的等会控制不住。”


此时外面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肖战曾经的队友一个个赶来,王一博的经纪人也赶了过来,还有他那些哥哥们。 


在他们的劝说下,王一博去了隔壁检查身体内的药剂情况。看着这张检验单,众人脸色凝固。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三)ABO私设,圈地自萌

“醒醒啦,小懒虫。”迷迷糊糊中,肖战感觉有人在叫自己,他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有个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看着面前的人,感觉自己仿佛在照镜子。


“你就是原来的,肖战吗?”


对面人笑了笑,道:“还没有想起来吗,战战,我就是你啊”


“怎么会?”,肖战惊讶。


对面的人笑了笑,他温柔地环抱着肖战,大片记忆随之涌现而来。


原来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占用别人的身体。肖战他,本就是这个肖战啊。那个世界,本就是因为Alpha转换成Omega手术中的应激性太大,肖战身体自我防护而出现的应激反应。


他在手术后的第二个月,因为怀孕的缘故再加上网上那些沸沸扬扬的消息,信息素极其不稳定,导...

“醒醒啦,小懒虫。”迷迷糊糊中,肖战感觉有人在叫自己,他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有个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看着面前的人,感觉自己仿佛在照镜子。


“你就是原来的,肖战吗?”


对面人笑了笑,道:“还没有想起来吗,战战,我就是你啊”


“怎么会?”,肖战惊讶。


对面的人笑了笑,他温柔地环抱着肖战,大片记忆随之涌现而来。


原来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占用别人的身体。肖战他,本就是这个肖战啊。那个世界,本就是因为Alpha转换成Omega手术中的应激性太大,肖战身体自我防护而出现的应激反应。


他在手术后的第二个月,因为怀孕的缘故再加上网上那些沸沸扬扬的消息,信息素极其不稳定,导致精神系统自我防护,构筑了肖战理想中的,没有性别歧视的世界。而再次醒来的他,已经因为防护过度导致出现记忆混乱。可由于刚刚王一博信息素的刺激,导致肖战的记忆复苏。


“想起来了吗?”


肖战苦笑,“我倒宁愿,我活在梦中的世界。”


是啊,那个世界多美啊,没有性别的差别,有健全的父母,义气的朋友,还有那个,满脸写满可爱的狗崽崽。


“别丧气了,我即是你,你即是我。我知道,你不可能那么软弱,既然对现状不满,何不去改变他呢。姑姑还在等你,还有崽崽,不是吗?”,对面的那人微微一笑,身影逐渐虚化,他慢慢摸了摸肖战的头。


而肖战,感到眼前一暗,逐渐失去了意识。


好想,让战哥自攻自受啊。🌚🌚感觉好配(鼻血ing)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一)ABO私设,圈地自萌

“这东西是谁给你的?”,经纪人一脸严肃地问。


      王一博转过头一看,是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他一愣,“我不知道”


      “这是信息素引发剂,会让Ahpla强制进入易感期,我想,剩下的话不用我多说把。”


       王一博一愣,他回想着,一个画面突然浮现在自己面前。是那个女人!那个自称是肖战堂姐的女人,也是她,告诉自己肖战的位置。怪当时的自己,没有静下来思考。还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

“这东西是谁给你的?”,经纪人一脸严肃地问。


      王一博转过头一看,是自己没见过的东西,他一愣,“我不知道”


      “这是信息素引发剂,会让Ahpla强制进入易感期,我想,剩下的话不用我多说把。”


       王一博一愣,他回想着,一个画面突然浮现在自己面前。是那个女人!那个自称是肖战堂姐的女人,也是她,告诉自己肖战的位置。怪当时的自己,没有静下来思考。还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暗算,导致战哥如今受伤。


      想起她当时那不正常的笑容,王一博懊恼地捶墙。鲜血,顺着洁白的墙壁一滴滴的滴落。


旁边的夏之光见此嘲讽道:“呵,您老这后悔来得晚点啊。”


      旁边的经纪人呵道:“都安静点,战战还在里面生死不明,你在这里吵有什么用?”语气中并不带多少责骂,显然,她心里对王一博也是极为不满的。


      病房上的亮起来的红灯,在寂静中,就连心跳的声音都如此清晰。如此的,让人焦灼而害怕。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十)ABO私设,圈地自萌

肚子上突然传来的猛烈疼痛让肖战回过神来,他用头撞开了王一博,捂着肚子蜷缩起来。王一博看着肖战如此的模样,一下子焦虑起来。他看到肖战身下开始渗血,手忙脚乱地给急救打电话。他尽力不触碰肖战肚子,为他轻轻套了件衣服。好在医院离这里近,肖战很快被推进了急救室。


  不一会医生出来了,他问到:“谁是病人家属?”,王一博冲了过来,“我是,我是”


“现在病人情况很严重,需要家属签一下病危通知书”,王一博颤抖着,用尽全身力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病人的身体情况很糟糕,孩子不一定能保得住,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孩子?怎么可能,他,他明明……”,王一博不可置信地喃喃...

肚子上突然传来的猛烈疼痛让肖战回过神来,他用头撞开了王一博,捂着肚子蜷缩起来。王一博看着肖战如此的模样,一下子焦虑起来。他看到肖战身下开始渗血,手忙脚乱地给急救打电话。他尽力不触碰肖战肚子,为他轻轻套了件衣服。好在医院离这里近,肖战很快被推进了急救室。


  不一会医生出来了,他问到:“谁是病人家属?”,王一博冲了过来,“我是,我是”


“现在病人情况很严重,需要家属签一下病危通知书”,王一博颤抖着,用尽全身力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病人的身体情况很糟糕,孩子不一定能保得住,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


“孩子?怎么可能,他,他明明……”,王一博不可置信地喃喃到。


“你是怎么做Alpha的?太不负责任了。”小镇上的医生不会管什么大明星,他狠狠数落了王一博,匆匆跑回手术室。


“战哥,战哥怎么了?”,匆匆赶来的夏之光纠起了王一博的衣领。


“你对他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他怀着你的孩子吗?!”夏之光的一拳被身后赶来的经纪人拦住。


经纪人看向王一博,严肃地说到,“王先生,战战他的事情已经被澄清了,您可以上网自行查看。还有,找人拍照威胁战战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该做的。”


王一博抱头蹲了下来,“我不想的,照片不是我找人拍的,我只是,我只是从那个人把照片抢了过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就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明明找了他那么久,我怎么就.......我不想伤害战哥的。”


一个瓶子从他口袋里滑落,夏之光经纪人拿过来一看,瞪大了眼睛。


(所以说,孩子要不要保住,哎)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九)ABO私设,圈地自萌

吞了

评论里找

吞了

评论里找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八)ABO私设,圈地自萌

空气中草木的清香染上了荼蘼的味道,Alpha和Omega天生的契合让空气中的暧昧气氛急剧升温。此时灯关了的黑暗更是让靡靡的燥热沸腾。王一博俊美的面庞掩藏在黑暗中,仿佛一头随时会扑上来将肖战啃噬殆尽的野兽。他低头,一口咬上了肖战的腺体。不同于以往的Appha间的相互抵触,此时荼蘼竟然完美融合了草木的清香,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此时的王一博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他狠狠地咬磨着肖战的腺体,白皙的脖颈上开出了点点梅红,肖战痛呼的声音因为迷糊不清的甚至变成了床边动人的呜咽声。


昏昏迷迷的肖战仿佛听到了他那个狗崽崽的呼唤,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咬住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用尽力气推开了王一博,肚子的疼意愈发明...

空气中草木的清香染上了荼蘼的味道,Alpha和Omega天生的契合让空气中的暧昧气氛急剧升温。此时灯关了的黑暗更是让靡靡的燥热沸腾。王一博俊美的面庞掩藏在黑暗中,仿佛一头随时会扑上来将肖战啃噬殆尽的野兽。他低头,一口咬上了肖战的腺体。不同于以往的Appha间的相互抵触,此时荼蘼竟然完美融合了草木的清香,虽然觉得有些不对,但此时的王一博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他狠狠地咬磨着肖战的腺体,白皙的脖颈上开出了点点梅红,肖战痛呼的声音因为迷糊不清的甚至变成了床边动人的呜咽声。


昏昏迷迷的肖战仿佛听到了他那个狗崽崽的呼唤,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咬住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用尽力气推开了王一博,肚子的疼意愈发明显,再不采取措施肚子里的小家伙一定会出事。他摸出手机,准备打120呼救,却被王一博一把夺走了手机。


肖战费力说到,“我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情况很不好,你把手机还给我。”


王一博冷漠勾唇,“你以为我傻吗肖战,Alpha不会怀孕的常识小孩子都知道的吧”,说罢便把手机砸到了地上,加大了信息素的释放压力。


整个房间弥漫着浓厚的草木味道,肖战好不容易保持的理智一下子崩盘,他慢慢喘息,眼前开始模糊不清。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七)ABO私设,圈地自萌



肖战刚想开口说明,就闻到了一阵草木的清香,这平时让人感觉清新的味道此时却让肖战感觉昏昏沉沉,甚至身体还有几分发热。 恍惚间,他想起曾经看过的信息素压制。


作为Alpha,是可以用信息素引导Omega强制发情的。已经说不出话的肖战尽力护着自己的肚子,努力往后挪去。却被王一博一下子抱到怀里,眼神一个涣散,便失去了意识


肖战是被热起来的,他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浑身发烫,便凑近身边带着凉意的东西。上面传来嘲讽声,“你一个Alpha饥渴成这样,是该有多不要脸啊”。


肖战猛地回神,他想起了那个对自己撒娇的狗崽崽,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迫使自己回过神来。


王一博的脸一下子黑了,“到如今,...



肖战刚想开口说明,就闻到了一阵草木的清香,这平时让人感觉清新的味道此时却让肖战感觉昏昏沉沉,甚至身体还有几分发热。 恍惚间,他想起曾经看过的信息素压制。


作为Alpha,是可以用信息素引导Omega强制发情的。已经说不出话的肖战尽力护着自己的肚子,努力往后挪去。却被王一博一下子抱到怀里,眼神一个涣散,便失去了意识


肖战是被热起来的,他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浑身发烫,便凑近身边带着凉意的东西。上面传来嘲讽声,“你一个Alpha饥渴成这样,是该有多不要脸啊”。


肖战猛地回神,他想起了那个对自己撒娇的狗崽崽,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迫使自己回过神来。


王一博的脸一下子黑了,“到如今,你还作什么样子,给谁看?”


说罢,便撕开了肖战的衣服。




(嘻嘻嘻)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六)ABO私设,圈地自萌

一进去,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黑暗,反倒被里面的光刺痛了眼睛,缓了一会之后,肖战看清了仓库中坐着的人


像,真的太像了,眼前的人跟王一博简直一模一样,不,还是有不一样的,他的狗崽崽,不会同眼前人一般用着冷漠而厌恶的眼神对着自己。


两人沉默了一会,对面的王一博站了起来,肖战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


对面的王一博见此,冷笑了一声,“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你上别人的床的时候怎么不害怕呢,嗯?怎么?我还满足不了你么?”


被这话刺激的一脸迷茫的肖战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王一博一把扯到怀里,王一博抓着肖战的头发,强迫他看着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嗯?”


肖战回过神,“你听我说,我不是肖...

一进去,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黑暗,反倒被里面的光刺痛了眼睛,缓了一会之后,肖战看清了仓库中坐着的人


像,真的太像了,眼前的人跟王一博简直一模一样,不,还是有不一样的,他的狗崽崽,不会同眼前人一般用着冷漠而厌恶的眼神对着自己。


两人沉默了一会,对面的王一博站了起来,肖战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


对面的王一博见此,冷笑了一声,“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你上别人的床的时候怎么不害怕呢,嗯?怎么?我还满足不了你么?”


被这话刺激的一脸迷茫的肖战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王一博一把扯到怀里,王一博抓着肖战的头发,强迫他看着自己。


“怎么不说话了,嗯?”


肖战回过神,“你听我说,我不是肖战,我......”话音未落便被王一博打断。


“我说你编个理由也编的像样点的吧,怎么?连敷衍我都不愿了吗?”王一博眉头一皱,一把甩开肖战。


肖战跌倒在地上,感觉肚子开始隐隐作痛。


荡荡今天吃饱了吗

荼蘼不开(五)ABO私设,圈地自萌

夏之光不在意地一笑,“没事,战战,我们两个的关系一向很好,他们也翻不出来什么花来。”


肖战看着夏之光,内心全是愧意,这孩子确实没怪他,但他还是太小,他声音里的害怕根本没有掩饰住。自己是设计师出身倒没什么,可是光光,这个一直以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为目标的孩子,一定受不了被黑退圈。这个时候跟自己这种臭名昭著的人在一起,他一定会受到很大的牵连。


这顿饭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气氛,草草道别后,肖战拒绝了夏之光送自己回家的建议,独自坐出租回家。脑海里不断地思索崽崽的事情。手机一亮,一条陌生的短信传来。


“想要要回照片吗,到隔苑小镇黑街的仓库来”


揣着崽崽的肖战并不想去冒险,可以想到夏之...

夏之光不在意地一笑,“没事,战战,我们两个的关系一向很好,他们也翻不出来什么花来。”


肖战看着夏之光,内心全是愧意,这孩子确实没怪他,但他还是太小,他声音里的害怕根本没有掩饰住。自己是设计师出身倒没什么,可是光光,这个一直以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为目标的孩子,一定受不了被黑退圈。这个时候跟自己这种臭名昭著的人在一起,他一定会受到很大的牵连。


这顿饭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气氛,草草道别后,肖战拒绝了夏之光送自己回家的建议,独自坐出租回家。脑海里不断地思索崽崽的事情。手机一亮,一条陌生的短信传来。


“想要要回照片吗,到隔苑小镇黑街的仓库来”


揣着崽崽的肖战并不想去冒险,可以想到夏之光那张笑脸,他叹了口气,让司机掉头去黑街,在路上顺手去买了个防身的电棍。


下了车的肖战,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向仓库方向前进。黑夜中,一切都显得那样狰狞,可能是怀了孕的缘故,向来不害怕黑夜的肖战,内心非常不安。


来到仓库门口,深吸一口气,肖战推门而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