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知道写的啥

212浏览    10参与
柠檬茶呀!

所谓盛夏

  我想吹着晚风看着夕阳落下,在落日余温散尽之前思考所谓盛夏。

  所以何为盛夏?

  是令人沉浸的蓝天白云和夕阳晚霞,是风吹时风铃的叮叮作响,是汗水随脸颊滚滚落下,是嘈杂的蝉声,是一刀被切开的冰镇西瓜,是江边踏水的清凉,是在口中化开的冰棒,还是每年都会经历一次的夏天里的盛夏?

  所以何谓盛夏?

  我的像晒化的太妃糖一样黏糊的思念算盛夏吗?我想穿过次元与他们相见算盛夏吗?我想当飞在蓝天上的一只鸟这样的愿望算盛夏吗?我经历四季的快乐回忆算盛夏吗?

  等一等啊…我...

  我想吹着晚风看着夕阳落下,在落日余温散尽之前思考所谓盛夏。

  所以何为盛夏?

  是令人沉浸的蓝天白云和夕阳晚霞,是风吹时风铃的叮叮作响,是汗水随脸颊滚滚落下,是嘈杂的蝉声,是一刀被切开的冰镇西瓜,是江边踏水的清凉,是在口中化开的冰棒,还是每年都会经历一次的夏天里的盛夏?

  所以何谓盛夏?

  我的像晒化的太妃糖一样黏糊的思念算盛夏吗?我想穿过次元与他们相见算盛夏吗?我想当飞在蓝天上的一只鸟这样的愿望算盛夏吗?我经历四季的快乐回忆算盛夏吗?

  等一等啊…我只是想吹着晚风,在余温散尽之前思考所谓盛夏。

  就像我在不是盛夏里写着盛夏。

                                                                     2021.10.3🍋

瑾七

《关于每天都会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肝了一天的阿妈

在进门的一瞬间

倒下来了

看了看庭院的毛毛小雨

哇的一声在地上打滚   大声喊了一句

“我想吃酒茨粮!!!!”

.

.

.

刚好久次良路过

他惊呆了,去大岳丸屋子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茨木听见了

直问酒吞

阿妈怎么回事怎么要吃久次良

酒吞喝了一口酒,抱着怀里的茨木也给茨木喝了一口酒 

不用理她


帝释天也听到了

笑了一下

这个家主真恐怖呢

阿修罗皱了皱眉头

她要是伤害你我就把她杀了


.

在暗中操作一切的缘结神

内心狂喜


肝了一天的阿妈

在进门的一瞬间

倒下来了

看了看庭院的毛毛小雨

哇的一声在地上打滚   大声喊了一句

“我想吃酒茨粮!!!!”

.

.

.

刚好久次良路过

他惊呆了,去大岳丸屋子的脚步加快了几分




茨木听见了

直问酒吞

阿妈怎么回事怎么要吃久次良

酒吞喝了一口酒,抱着怀里的茨木也给茨木喝了一口酒 

不用理她




帝释天也听到了

笑了一下

这个家主真恐怖呢

阿修罗皱了皱眉头

她要是伤害你我就把她杀了




.

在暗中操作一切的缘结神

内心狂喜









 

 

 

你今天一点也不好看.

没有标题。

—“真的吗lian,你真的觉得我俩之间是爱情吗,你确定?”

「或许不是,或许是」我想了很久,没能答上,只能慌乱的扯开话题。我从没想过,我会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安慰自己「爱是不能用来说的,时间回替我向你回答」,于是,我从未亲口向你说过「我爱你」,连「喜欢」这种字眼也甚少表达。

  “嘿,然后呢?亲爱的lian,你还和他在一起吗。”

雨下得更大了,阴沉沉或是雷雨天我最爱了。小酒馆里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放着《爱的罗曼史》。

  “噢,当然。塔纳托斯先生请再给我再来一杯啤酒。冒昧问下,能换一首歌吗,我可能不太喜欢这首...呃,要说为什么不喜欢...大概是这是...

—“真的吗lian,你真的觉得我俩之间是爱情吗,你确定?”

「或许不是,或许是」我想了很久,没能答上,只能慌乱的扯开话题。我从没想过,我会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安慰自己「爱是不能用来说的,时间回替我向你回答」,于是,我从未亲口向你说过「我爱你」,连「喜欢」这种字眼也甚少表达。

  “嘿,然后呢?亲爱的lian,你还和他在一起吗。”

雨下得更大了,阴沉沉或是雷雨天我最爱了。小酒馆里的音乐不知什么时候放着《爱的罗曼史》。

  “噢,当然。塔纳托斯先生请再给我再来一杯啤酒。冒昧问下,能换一首歌吗,我可能不太喜欢这首...呃,要说为什么不喜欢...大概是这是我「表白」时用的hhhhhh.”

他简直是我完美的灵魂伴侣,我甚至想好了结婚以后的生活。只是有点可惜,他有恐婚症是我没想到的。

  “好了足够了,噢,谢谢塔纳托斯先生。今天我可不能喝太多。”

啊...其实也不能算是表白,我只是把《爱的罗曼史》发给他了并附了一段话。

初认识他就十分吸引我,我喜欢(是欣赏的喜欢)他写的一些,喜欢他做的事等,感觉他太cool了。但当时我俩是属于半熟不熟的状态,也就是泛泛之交。其实没有多轰轰烈烈,就非常的自然,自然到什么时候互相喜欢也不知道。可能这也是我回答不上来问题的原因之一。

我们更像是亲人,禁忌恋的兄妹。这么说不太合适,但我的感觉仍旧如此。他说「你是我的梦想,我愿意为你改变,我爱你。」我知道他的内心,我想纠正他,我在大声呼救「不,我不想你爱我了,拜托请不要再爱我了。」

但我贪恋他的炽热,他的爱,他的一切。我想要毁掉他。心总是诚实的,人的贪欲是无法被满足。

众所周知「禁忌恋」是没有太好的结果。

我患病,很久了。也不知道是在认识他之前还是之后。他也有病,否则怎么会爱上我。

我总是笑他说「你上辈子一定欠了我很多钱,不然怎么这辈子来还债。」

他就会理直气壮的回我「这辈子也还不完啦,下辈子还要继续还。」

他听不到我对那个问题的回答。不知道时间有没有告诉他答案。我就有点后悔。后悔什么呢,什么都后悔吧。他爱上一个病人是不对的。

  

  “塔纳托斯先生,多谢今天的款待,我的时间到了,该走了,如果你有遇见他的话,麻烦请转告他「下辈子还是别了,我就不祸害他了。」”

雨还是那么大。但是也没有太大关系了。

  “好的一定。亲爱的lian,再会。”

他那时有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呢。

「下辈子还要继续还。」

「好。」


南晨

【信白】反人类

不知道写啥的无聊产物

源于我老师的睿智发言,艺术源于生活(bu)

人物会有些ooc,李白更偏向于原本小敏锐的形象

确定的话就开始叭


  韩信最近多了一个病人。

  一个16岁的男孩,面容像清晨沾满露水的蔷薇般的柔软,安安静静地被一群人包围摆弄,只留一双眼睛灵动有神地打量。

  男孩被父亲和医护人员像钳制着桀骜的野兽般被套上束缚带,套上后又如同躲避瘟疫般把他仍在地上。

旁边立马有人毕恭毕敬地递来病例:“韩医生,您给瞧瞧。我们初步鉴定这个孩子是反社会人格,他的父亲不堪其扰报警向我们求助,你看,才16岁,也不用流行设备,也不听流行音乐,昨天还说自己喜欢男人......医院的医...

不知道写啥的无聊产物

源于我老师的睿智发言,艺术源于生活(bu)

人物会有些ooc,李白更偏向于原本小敏锐的形象

确定的话就开始叭


  韩信最近多了一个病人。

  一个16岁的男孩,面容像清晨沾满露水的蔷薇般的柔软,安安静静地被一群人包围摆弄,只留一双眼睛灵动有神地打量。

  男孩被父亲和医护人员像钳制着桀骜的野兽般被套上束缚带,套上后又如同躲避瘟疫般把他仍在地上。

旁边立马有人毕恭毕敬地递来病例:“韩医生,您给瞧瞧。我们初步鉴定这个孩子是反社会人格,他的父亲不堪其扰报警向我们求助,你看,才16岁,也不用流行设备,也不听流行音乐,昨天还说自己喜欢男人......医院的医生都说这孩子精神错乱了,我们查到他母亲原本也是个精神病人,20年前出院,病例都还在,这不,果然精神病是会遗传的......”

  男人絮絮叨叨像夹缝中聒噪的苍蝇,医护人员们正在排队用医用酒精消毒,唯恐“精神病”的病毒沾染在身上。韩信心无旁骛,认真地看着手中的病例。

  李白,16岁,第一中学学年第一名,为人阳光,开朗,但言语中存在反人类社会倾向,多次做出反人类举措......初步鉴定为反人类倾向,希望加以矫正。

  所有人把李白绑来后放心地走了,毕竟韩信是这里最厉害的医生,一定可以将李白悬崖勒马,临走前医护人员信誓旦旦向李父发誓将正常地儿子送到他的面前。


  “你对关于女性被强|奸的看法?”

  “社会因素不稳定,人们心中没有平衡的砝码,男性的性教育问题以及基础思想工作教育不完善。”

  “在课上毫无顾忌地念出生殖器名称?”

  “相应学术需要,应当将平和看待事物,不应抱有偏见。”

  “最后一项”。韩信皱了皱眉头,向面前的少年问道。

  “你对同性恋的看法?”


  “今天你来晚了。”韩信进来的时候,李白正坐在医务室地小床上熟练地用碘酒消毒。他昨天没听话,不肯接受女医生的“性教育矫正”被鞭子抽在了身上,韩信是知道的。

  男孩和刚来时变了,又或者没变。每个月的矫正问答所填的每一个字与开头如出一辙,然后又是领了一顿电罚。上个星期,韩信看见他被绑在电击椅上,精致的脸上面容扭曲,像是低于爬上来的恶鬼,眼睛确实死死盯着医生,曾经灵动清澈的眼里满是怨恨,害怕,愤怒。

  “你的病情没有得到改观。”韩信没有回答李白,而是直接步入正题:“像你这样会被列入无可救药的一类,如果你父母同意的话可以批准对你进行安乐死。”

毕竟你是对社会的威胁。

   “那么我们进行今天的矫正。”李白没有回答韩信,这当然在意料之中,他也不期望“反社会人类”回答一个“正常人”,毕竟不知道哪天这些人就会做出危害人类的事不是吗?


  “你对同性恋有什么看法?”

  男孩晦涩的双眸闪烁了一下,很快又消沉下去。

  “同性恋是镌刻在人了DNA中的,应当尊重每个人选择伴侣的权利,抱有偏见会导致......”

  毫无进展。韩信有些挫败,他从医至今从未见过这么难缠且死性不改的病人,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施压好像无法压垮男孩单薄的肩膀,他曾一度想要放弃这个16岁的男孩,可每当想起第一次见面的眼睛,又一次次动摇。

  “医生。”李白抬起头,摩挲着手臂上新的疮疤。“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如果 出现了医闹事故的话?你被人推到地上,头破血流,视野一片模糊,会觉得委屈吗?”

  韩信倒是没有料到他会问这种医院的最基本问题,却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学艺不精,无可厚非。”

  李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说道:“我喜欢医生。”

  “什么?”韩信愣住了,脑中更是炸开了一朵烟花,轰鸣扰乱,反应过来后是遍体生寒。

  他不再理会坐在身后的李白,撑住墙不住地干呕,撕心裂肺到好像将内脏呕出。然后匆忙走出医务室。

  他没看见,李白彻底空洞的眼睛。


  他放弃了担任李白主治医生的职务,所以再次见到男孩时,是在三个月后。

  护士正在给男孩播放“性教育矫正”的播放视频,画面上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毫不掩饰地放声高叫,护士在一旁帮男孩吊着一瓶葡萄糖,一边向他说明注意事项。

  他身上的伤痕似乎更多了,鞭子,刀痕,电击,一道道纵横交错像一片可悲的胎记,赤裸裸地展现着疼痛和可悲。男孩抬头看他时眼中一片虚无,飘渺如云烟,再不见爱慕和灵动,只是冷漠地问好一句:“韩医生好。”

  护士却是恭敬地汇报自己的任务:每天进行“性教育矫正”,疼痛更正,催眠和心理暗示,已经获得良好成效。

护士牵起韩信的手,靠近李白。男孩却是发出了一声悲鸣,惊恐的小兽一般逃出了可被触摸的范围,却不小心掉下了床,又急急忙忙躲进了床底。韩信听见了干呕的声响。

  只要有男人靠近就会不适。


  “医生,我想回家。”

  韩信颇感意外,放下了手中的病例和资料,怜爱地想要抚摸男孩的头,在感受到男孩的僵硬后只得作罢。

  “你想回家,随时都可以回去。”


  “女性在外遭到强|奸?”

  “女性行为放浪或穿着暴露。”

  “在课上毫无顾忌念出生殖器名称?”

  “在公共场合行为举止不雅。”

  “给年龄尚小的孩童进行性教育?”

  “不识廉耻,故意将孩童引向错误的方向。”

......

  “你如何看待同性恋?”

  李白怔怔地看着面前的医生。

  “社会败类,渣滓,应当清除。”

  “恭喜你,你可以回家了。”韩信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欣慰地看着李白。

  又是一项成功的治疗案例。

  但是看着李白离去的背影,他突然想要拥抱这个孩子。


  “你们知道吗?”新入院的小护士们叽叽喳喳地围拢在一起,像是聒噪的麻雀。

  “看了看了,有个从我们这里出去的孩子和母亲一起跳楼了。”

  “真是的,那个孩子可是韩医生好不容易治好的,那个女人真是枉为父母。”

  “那个女人也是精神病呢,还是喜欢女人,矫正好了居然遗传给了孩子,真是造孽。”

  “我可是亲眼看的,两个人一起跳的,’砰’地一声,器官摔得到处都是。”

  “哎,韩医生老是负责这些反人类的病人......”

  “不过没差啦,毕竟韩医生是’正常人’”。


10.25 晴

今天我要走了,临走前韩医生摸了我的头,真温暖,我太高兴了,可是很想吐,我一直忍着,想给医生留下一个好印象。

你对喜欢的人也会这么温柔吗?


啖酪濯皿人

贪说

贪财曰饕,贪食曰餮,舜去四凶,此居其一。贪权劳民,贪色伤心,商汤六问,此占其半。
贪之根源者,人之原罪也;廉之本心者,人之美德也。阿房焦土犹在,勿忘独夫之心;包老关节不到,永传青天之名。饮食男女,天赋之也;酒池肉林,妖惑之也。情同而善恶分者,人欲之本末也。商纣之祸,姬昌之囚,贿受珍奇,虎放南山。玄宗之惛,杨族之扈,情定华清,魂断马嵬。以人为本,无失本心,是以为仁;以欲为本,为所欲为,是以为魔。石崇炫富,杖打珊瑚,十倍以赔,涣乱朝风;杨震却金,明心暮夜,全金以退,诲教故知。
马鹿之幻,变节宫政,权势之贪,作孽乾坤;治安之赋,死谏忠言,民心之孚,花开荷莲。烂袖拔钉,强征暴利,止增笑耳;箪食瓢饮,清风两...

贪财曰饕,贪食曰餮,舜去四凶,此居其一。贪权劳民,贪色伤心,商汤六问,此占其半。
贪之根源者,人之原罪也;廉之本心者,人之美德也。阿房焦土犹在,勿忘独夫之心;包老关节不到,永传青天之名。饮食男女,天赋之也;酒池肉林,妖惑之也。情同而善恶分者,人欲之本末也。商纣之祸,姬昌之囚,贿受珍奇,虎放南山。玄宗之惛,杨族之扈,情定华清,魂断马嵬。以人为本,无失本心,是以为仁;以欲为本,为所欲为,是以为魔。石崇炫富,杖打珊瑚,十倍以赔,涣乱朝风;杨震却金,明心暮夜,全金以退,诲教故知。
马鹿之幻,变节宫政,权势之贪,作孽乾坤;治安之赋,死谏忠言,民心之孚,花开荷莲。烂袖拔钉,强征暴利,止增笑耳;箪食瓢饮,清风两袖,流芳后世。苛政虎猛,孔丘之怒斥;赋敛蛇毒,子厚之悲鸣。昔老杜呜呼,安得广厦万间庇寒士;今我辈哀哉,焉有囹圄千室锁财奴。
但丁神游,地狱九圈,皆贪嗔痴;玛门呓语,殿造万魔,罪裁贪婪。奥丁驯狼,贪欲名之,是非克己者无以御万物也;伊甸结果,禁忌附之,此非守序者无以享福音也。心无挂碍,无有恐怖,此心经之絮絮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此武侯之叨叨也。
碧莲婷婷立一枝,朱门酒肉遗万年。勿口称夷齐,心怀盗跖;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求赤子一心,当爱国利民;敩古今仁人,以因时应世。人才济济,各领风骚;江山代代,还看今朝。

ps:本来是为部门写的参赛作品,但是交上去之后发现我的名字后面挂了三个名字。都是比我年纪高的人了,做事情有点那什么数行不行。一怒之下改成了这个鬼样子,众所周知掉书袋的问题是大忌。如果这篇文章挺萌的能得奖,那是他们祖宗十八代积的福。得不了奖那就是我的计划通了。挂名制真烦。

櫻井さん

老寒尘的梦(第一章)

  “嘎吱––嘭”“嘎吱––嘭”。。。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寒尘再也忍不住了,用脚踢了踢自己的舍友“你让隔壁学霸画两张符来贴,这鬼成心不让人休息啊。”笠灵白了一眼他“不用那么麻烦,那学霸画符太丑,贴出去鬼能笑晕过去。”说着口中念了一段听不懂的东西,瞬间全身被光包裹,随后光化为点点碎屑散落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从碎屑中出现了一头狼。“哟~化形术练的不错啊,这狗子变得不错。”寒尘终于放下手机,掩饰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
     狼没有理他,对着门口怒吼了几声,门外瞬间安静,不再发出噪音。“你说你除了长得帅其他啥也不行,班主任还让我带带你,怎么带...

  “嘎吱––嘭”“嘎吱––嘭”。。。在不知道第多少次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寒尘再也忍不住了,用脚踢了踢自己的舍友“你让隔壁学霸画两张符来贴,这鬼成心不让人休息啊。”笠灵白了一眼他“不用那么麻烦,那学霸画符太丑,贴出去鬼能笑晕过去。”说着口中念了一段听不懂的东西,瞬间全身被光包裹,随后光化为点点碎屑散落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从碎屑中出现了一头狼。“哟~化形术练的不错啊,这狗子变得不错。”寒尘终于放下手机,掩饰不住的笑意溢了出来。
     狼没有理他,对着门口怒吼了几声,门外瞬间安静,不再发出噪音。“你说你除了长得帅其他啥也不行,班主任还让我带带你,怎么带啊。”狼慢慢变回原来的样子,“不是我说,你不喜欢那女鬼就跟她说清楚啊,天天堵门口也不是个事,白天活人堵,晚上死人堵的,除了我怕也没人敢和你一个宿舍了。”笠灵唠叨了半天没听见回应,抬头一看自己的校草舍友这会儿笑的一脸花痴,“二傻子,跟你说话呢,听见没?别笑了,我不是咱学校女生不求您老那阳光般的笑容,你。。。”
     “我恋爱了。”
     “啥?”
     “我恋爱了。”
      笠灵拍了拍自己的耳朵“错觉,一定是错觉,是我听错了。”寒尘从床上跳下来把自己的手机扔给了他,手机上是一个女生的照片,女生一头黑色长发,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但是一双双眼皮的大眼睛十分有神,看着确实让人有些心动,如果刨去她穿着迷彩的衣服,换上一身小裙子或许更可爱点,“哪个班的?”“普通学校的。”这一句回答吓得笠灵手都抖了,手机都没拿稳,还好寒尘眼疾手快给接住了。“你轻点,我这阵子可没钱换手机了。”“寒尘,你坐下。”笠灵一改刚才的嘻嘻哈哈,突然严肃起来。寒尘见状也收起了手机乖巧的坐了下去。
      “你是认真的吗?”
      “嗯。”
      “你知道普通人和我们这种人在一起以后会遇到什么吗?”笠灵表情越发阴沉,“这所学校的学生全部都是捉鬼世家出来的孩子,我们从小就和鬼怪打交道,身上沾染了很多阴气,就算你的家族同意你们在一起,这个女生可能也会在哪天突然暴毙。。。”
      “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住。。”寒尘双手不安的互相摩挲着,有些不知所措。
       笠灵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小小动作,语气也缓和了些“趁还没进一步发展,快点分手吧。”
     “我做不到。。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喜欢的人,我。。”“你这是在胡闹!”笠灵气愤的打断了他的话“和世家的女生恋爱结婚才是我们的宿命!尤其是我们这些人身边还有鬼怪的存在,就拿今天推门的那个女鬼来说,你保不准哪天她对你产生执念去伤害那个女生!”激昂的语调让这小小房间内的气氛更加紧张,一个一个字犹如千斤让寒尘说不出话来。
        半晌,寒尘才慢慢开口“我,会保护她的。”“呵。”笠灵冷哼一声“就凭你?连基础的咒文都记不住,简单的护身符都不会做还去保护别人?”寒尘紧闭着双唇不再啃声,笠灵可能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语气缓和了些“所以说,趁现在赶紧分手吧,免得到时候。。后悔。”

瑾七

猫的一生(短篇)

我是一只猫,我有很多名字。

 

大黑,黑豆,芝麻,纳尔,麻里.....但这些都不是我真正的名字。

  

我到底叫什么名字呢,那么久了,我也忘了。

我在一个笼子里呆了很久,我的妈妈是一只十分漂亮的奶牛猫,我的兄弟姐妹都是继承了妈妈的这种毛发,只有我和妹妹的毛发不同。


她是纯白色,我是黑色的。

 

不过她很受人类的欢迎。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兄弟姐妹们都走了,孤单单的剩下我一个独自呆在笼子里,即使这个地方没有风,但是我还是觉得很冷。

是一个青年把幼小的我从那个叫‘宠物店’的地方把我领了回来。...

我是一只猫,我有很多名字。

 

大黑,黑豆,芝麻,纳尔,麻里.....但这些都不是我真正的名字。

  

我到底叫什么名字呢,那么久了,我也忘了。

我在一个笼子里呆了很久,我的妈妈是一只十分漂亮的奶牛猫,我的兄弟姐妹都是继承了妈妈的这种毛发,只有我和妹妹的毛发不同。


她是纯白色,我是黑色的。

 

不过她很受人类的欢迎。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兄弟姐妹们都走了,孤单单的剩下我一个独自呆在笼子里,即使这个地方没有风,但是我还是觉得很冷。

是一个青年把幼小的我从那个叫‘宠物店’的地方把我领了回来。

“你好啊小猫咪,我叫....你叫什么呢..嗯..姑且就叫你....吧。”

“到家了,你看这里,喜不喜欢这是你睡觉的地方。”

“...过来,真可爱。”

好景不长。

“你怎么养这种东西。黑漆漆的猫,一看就知道是不祥之物。”

“妈妈不是的...很乖的......”

“我不管总之如果明天还让我看见他在这里的话,你知道会怎么样的吧。”

“......”

“对不起...。”

我被这一家人认为是一只不详的猫,因为我是一只浑身漆黑的猫。听这里的人说,黑猫种族是以前巫女旁边那只黑猫的后代。会给人带来厄运。

我被装在一个箱子里,被送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在这个世界只能看见黑白蓝绿。每天看见有人在我面前走过,有一些很大的机器在我面前驶过,我都会叫一声。我希望有人可以收留我。这个地方很冷,只有我一个。我渴望有伙伴,渴望我的妈妈,我的兄弟姐妹还在我身旁。

不知道我的兄弟姐妹还有妈妈现在过的怎么样了,是被一个好心人收留了呢,还是像我一样流落街头。

白天..黑夜.....又一天...又一次天亮了...噢...天又黑了..黑了...亮了..

过了很久吧,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叫了。在我面前经过了很多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收留我。

当我对这个世界开始绝望并且安静的迎接死亡的时候,我的第二个人主人来了。

“爸爸你看,这里有一只猫哎!”

“嗯,是吗?”

“是啊,爸爸你快看。”

“他好像快死了。”

“什么!爸爸我不要他死,我想...我想养他,哇!爸爸我要养..这只猫猫..太...太可怜了...”

“好好,不哭不哭,我们把猫猫带去医院好不好,如果救得起来,就养。”


————

“先生,猫已经脱离了危险,我们很感谢你送这些流浪的猫来这里,不过如果没人领养的话,我们这里也不能养太久。只能送去别的地方。”

“我养我养!姐姐,我可以进去看一下猫猫吗。”

“不可以啊小妹妹,他已经被放去无菌病房,你可以隔着玻璃窗看一看。”

“爸爸!爸爸快把我抱起来。”

“好好。”

“爸爸你看,他睡的好安详。

“是呢。”

“爸爸你说过如果救起来的话就养他,你不会反悔吧。”

“不会不会,我怎么可以反我小公主的悔呢。”

“最喜欢爸爸了!”



————于是我在这个家住下来了。

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还有他的爸爸。自从我进入他们家门一个多星期了,我都不见母性人类。

这个女孩很喜欢玩过家家。

“大黑坐好!你要当顾客哦,我来当厨师!”

她很喜欢给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给我穿。上身很窄,下身拖地。反正我穿上了很不好。她还在我的爪子上面套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我走路很不舒服,我想把这个东西甩下来但是怎么都不掉…

“大黑你穿裙子真好看!我给你夹个发卡……给你穿个鞋子带个手套……啊!真是个大美人!爸爸!爸爸!给我个相机好吗?大黑他现在超级漂亮的!当然这都归根于我这个超级梳妆师的功劳!”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她,毕竟她是真的对我好。

但是……

“大黑对不起…我要去国外学习了…因为我妈妈在那里,而且她对猫毛过敏所以我不能带你过去…对不起啊…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是这样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收养你…”

小女孩抱了我很久,她眼睛里掉下的泪水沾满了我的毛。

“该走了。”

“爸爸…我真的不可以带他一起去吗…他又要回到那个地方了吗?他会死的…会……”说着眼泪又吧嗒吧嗒掉下来了。

“别哭啦我的小公主,你的一个远亲愿意收留他,到时候我们回来的时候再过去看看他就好啦。”

“真的?”

“是的,所以我们快走吧。一会你的远亲会过来把他抱走的。我的小公主你是第一次坐飞机呢…赶紧擦干净你的眼泪微笑着……………”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就知道,他们又不要我了。

直到天黑,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道强光射了进来。一个满身黑的人把我抱走。…并且把我带进了一个黑屋子里。屋子很乱,而且零食包装袋啊满地都是,满地都是未清洗的衣服。

这是我的第三个主人。

他永远不开灯,早上也是如此,帘子被拉紧,外界的光是永远不能照进来的,唯一的光亮就是那台会发光的箱子,以及一个很多字母的盘子,还有一个被称为‘鼠标’的玩意。

又一次我去玩帘子,久违的阳光照射进来,我眯了眯眼睛,正想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他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别拉开窗帘黑豆。我会死的。”

蛤?会死?那不就像吸血鬼一样吗。他跑过来的时候,我看见他脸上不自然的病态白。

既然我过去蹭他,他也只是摸一摸我的头,并不看我一眼。他有时候整天在那个键盘上敲击,哒哒哒哒的。

虽然他一直呆在家里,好像他的工作就是对着那台发光的东西敲击文件上去,然后核对。后来听说他这个工作是作家。不过我很好奇他一直宅在家而且吃的都是些脆脆的东西,为什么身材都这么好。

我经常在他烦恼的时候跳上他的那个发光的盘子上,用爪子拍那个盘子,那个盘子被点到就会发出光芒然后散开,我很喜欢抓那些散开的光然后被我拍到的又发出光芒散开。可以说这是一个无穷无尽的游戏。
“谢谢你啊又给灵感我了。”

因为我每次这样做他都会赏我一根小鱼干。

因此我觉得他也是一个很好的人。

不久,他接到了个电话,他开心了一阵子,好像是他的作品被某个公司看中了并且答应帮他免费出书。

那时候我有好多小鱼干吃。

“你真是个小福星,你过来了之后给了我那么多灵感,我才可以写出这样的作品。”

我才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那种给别人带来厄运的猫呢,我明明是个可以给人类带来辛运的黑猫。

“黑豆,你知道吗。你上一任主人,前几天回来了。但是,出车祸了,听说是被醉驾车撞了。救不过来了...我们要去参加他们的葬礼吗。”

....他还是带我去了,那些人都是一身黑的低着头,面前是三个石碑,上面贴着小女孩的照片,先生的照片,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的照片。那个人应该就是小女孩口中说的‘妈妈’吧。石碑上都放着鲜花。

果然我是一只会给人带来厄运的猫吗...我还是赶紧离开现在的主人。

趁他上去放鲜花哀悼的时候,我从他的背包上跳了下来,跑走。

“黑豆?”
“黑豆?!你去哪里了。”
“黑豆快回来!”

他离去的事时候发现我并不在他的包上,开始大叫着找我,甚至,跪在地上就像之前小女孩和我分别的时候。

“黑豆...我...只剩下你一个了..”

我很想回去他的身边,蹭蹭他让他不要哭,但我一想到我回去的话就会给他们带来厄运,我就转过身子继续跑。

越跑越快。

直到听不见他的声音,直到我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


我成了一只流浪猫。

在森林里徘徊了很久,直到我遇到了我的第四个主人。

我正准备袭击一个兔子的时候,双脚一瞪,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被一个网子网在了天上。
兔子也被吓得跑远。

“啊呀,我居然抓到了一只猫,等等这个是只黑猫,真好,你以后就在我家帮我抓老鼠吧。”

他是一个酒鬼,他一抓到一些珍惜动物,就卖给别人换钱然后去卖酒喝,从来不给我买小鱼干,吃剩的带一点点肉的骨头就扔给我 。

而且我每天必须抓一两只老鼠回来他才给我饭吃。

“你今天又没抓到老鼠?别吃饭了。”

自从我来这里之后,老鼠看见我就跑的飞快,这一带都没有什么老鼠了,我还怎么抓啊..

一连几天我都没有抓到老鼠之后,他把我卖了。卖到一个很血腥的地方,有很多笼子,笼子里都装满了猫啊狗啊。

我看见了!一个人类拿着利器从那只猫的脖子上割了下去,猫一开始大叫起来,看着我向我求助,随着他的挣扎血溅得四处都是,他绝望的叫了起来,然后扔去一个桶里。越来越小声,到根本听不见。

“妈?的,真的干这个活弄脏我的衣服。”

然后给他拔毛...我看见他绝望的眼睛..我把身子缩成一团,背对着他,我不想再面对了。这是人类的社会吗?

看着身边的同类一个一个被宰杀,我开始想,希望下一个被杀的不是我…
不过终究还是来了,那个狰狞的男人一把把我楸了出来。

我看着那把刀。

“住手警察!你因为售卖珍惜动物被扣留!”

这是我的第四个主人。
他是一个警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换过很多任主人,有好的,也有坏的。
因此我也有很多名字。
但是
究竟我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呢。
我已经忘记了。
我对这个世界,充满失望。









我只是希望,我的下辈子,不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凤凰牌的可可酱

【问卷】 陆小凤的一天

请列出5位他熟悉的人物

 1.花满楼

 2.朱停

 3.西门吹雪

 4.司空摘星

 5.老实和尚

 假设这六人住在同一间大宅子中,请回答以下问题:

1.当他一早醒来,发现3躺在他的身边,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陆小凤看了眼西门吹雪,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管他怎么回事,不如睡觉。

西门吹雪却翻了个身,伏到他耳边:“早。”

2.起床后,打开门,发现有黑眼圈的5很不安地站在他门口,请问5要对他说什麽?

“老实和尚,你到底要说什么?”

“阿弥陀佛,什么也没有。”

“可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

“和尚……和尚夜观星象...

请列出5位他熟悉的人物

 1.花满楼

 2.朱停

 3.西门吹雪

 4.司空摘星

 5.老实和尚

 假设这六人住在同一间大宅子中,请回答以下问题:

1.当他一早醒来,发现3躺在他的身边,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陆小凤看了眼西门吹雪,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管他怎么回事,不如睡觉。

西门吹雪却翻了个身,伏到他耳边:“早。”

2.起床后,打开门,发现有黑眼圈的5很不安地站在他门口,请问5要对他说什麽?

“老实和尚,你到底要说什么?”

“阿弥陀佛,什么也没有。”

“可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

“和尚……和尚夜观星象,看久了些。”

陆小凤神情诡异地点点头,明白了老实和尚昨天听了一宿墙角。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我明白和尚你的消息都是怎么得来的了。”

3.这时,1端来了早餐,请问1为他做了怎样的早餐?他用餐后的表情?

花满楼端了精致的小盘子,摆了两个水晶包,只够陆小凤塞牙缝。

“好吃!可是我……”

“听老实和尚说,你昨夜……总之不易油腻。”

“……”

4.4很坚持要为他梳头,请问4会为他梳理什麽发型?如有发饰也请一并写出。

司空摘星的确很坚持……坚持到陆小凤以为他有病。

“好好好,你梳!”陆小凤闹心。

司空摘星为他梳了平平常常的发辫,然后说了一句并不平常的话——“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陆小凤一把夺回自己的头发。

5.2说有人送了一件礼服来给他,请简单描述礼服,及2的神情。

喜服。

朱停不说话,一如既往的冷着脸,但他在冷漠的神色中多了一份感慨。他似乎是感慨,陆小凤终于也有今天。

陆小凤一脸惊奇:“这是谁送来的!?”

朱停磕下礼盘,转身离开。

6.他在庭院中散步,5上来陪他,他要如何反应?

“老实和尚,你又来做什么?”

“和尚心善,想来劝你回头是岸。”

“回什么头?上什么岸?”

“……也罢,你好好享受眼下自由的日子吧。”

陆小凤觉得老实和尚也病了。

7.听说4要出门购物,他会陪同么?如果会,他要出去买什麽?谁付钱?

陆小凤会陪。

因为就在他思考什么叫“自由的日子”时,司空摘星说,真正的自由就是自由地买买买。

陆小凤半信半疑,跟他去了。

结果……司空摘星只是在自由地偷偷偷……

陆小凤叹了口气,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钱袋。

8.听说3要出门散心,他会陪同么?如果会,谁决定去处?怎样的去处?

西门吹雪要出门,问他去不去。

陆小凤反问,能不能不去?

西门吹雪看了他一会,提着剑走了。

陆小凤跟出去。然后坐在石头上,看了一个时辰的练剑。

9.听说1生病了,他的反应?

花满楼好端端怎么会生病?

陆小凤急匆匆跑回来,气喘吁吁地见到花满楼时,却看见他依然好端端的。

“花满楼,你没有病?”

“我本就没有病,你是不是被人骗了?”

10.听说2走过大门时不注意撞了柱子,他会如何反应?

“我不仅听说你病了,还听说朱停走路撞到了柱子。”

“那你怎么不先去看看他?”

“他……他皮糙肉厚,撞一下也没事。”

朱停突然在陆小凤背后冷笑一声。

11.3和4分别提出今天要为大家准备午餐,他会投谁的票?理由?

陆小凤想了想,投了司空摘星。

12.2端了一盆水往外泼水降温,正好他路过淋了一身,2和他分别的反应?

“朱停!!”

朱停愣住片刻,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笑是真真实实的,就像他们闹翻之前一样真,令陆小凤一时忘了自己在滴水。

他有点愿意再被泼一次。

13.5被石头绊倒,扑在他身上,被路过的1看到,1和他分别反应?

“……和尚,你……”

“阿弥陀佛,和尚可不是故意的!”

花满楼这次竟站在老实和尚那边:“你不要怪他,毕竟你能与我们打闹的日子也不多了。”

14.午餐时间到,2却不见人影,他会做什麽?

“朱停呢?”

“他不会因为泼我水,到现在还在高兴吧?”

15.他埋头吃饭,偶然抬头看到4一直盯他看,请问这是怎么回事?

“司空摘星,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我是看你吃的太多。”

“……我吃你家大米了?”

“你现在吃这么多当然没问题,但等以后嫁了人,当心人家养不起。”

16.桌面上最后一块肉,3和他的筷子同时架上,然后会发生什麽?

西门吹雪完美地将肉分成两块。

剑法超群。

17.吃过午餐,除了1以外其他人都离开,他会做什麽动作表示对午餐的满足?

“花满楼,我好久没有吃得这么饱!”

花满楼微微一笑:“以后别人若养不起你,你就要学着自己养自己了。”

陆小凤皱眉,不明白怎么连花满楼也说这种话。

18.如果他回到房间准备午睡,发现5在他房中,请问5要做什麽?

“陆小凤,你先别忙着赶和尚,和尚还有一句话想告诉你!”

“什么事情这么急?不能等到我睡起来再说?”

老实和尚沉默片刻:“不急,的确……不该急,你做个好梦吧。”

陆小凤倒在床上,忍不住猜想老实和尚到底要说什么,渐渐了无睡意。

19.如果他来到院中准备躺藤椅晒太阳,发现4已经占了其中一张藤椅,他的反应?

“司空摘星,你也来晒太阳?”

司空摘星回头看他一眼:“陆小鸡,我能来你可不能来。”

“我为什么不能来?”

“因为你若晒黑了,就嫁不出去了。”

司空摘星说得一本正经,甚至还有些不舍的语气。

陆小凤决定今天不再和司空摘星说话。

20.如果他来到书房要拿书看,发现2也在书房中,请问2在看什麽书?他的反应?

朱停在看一本没有封面的书。

陆小凤好奇地想凑上去,朱停却“啪”一声合上,掐断他的好奇心。

——顶多不过是些机关之术,不看也罢!陆小凤想。

21.如果他来到小溪边,发现1正在喂金鱼,1的神情和动作?他的反应?

花满楼不论做什么,都带着令人安心的从容。

陆小凤看了一会,问:“我们院子里何时有了金鱼?”

“在我想有的时候。”

22.如果走过走廊,发现3抱着枕头在走廊睡下,3的睡姿?他的反应?

陆小凤认为,比凭空出现的金鱼更令人惊讶的事情,是看见西门吹雪睡在走廊里。

他面朝廊外,侧身而卧。

陆小凤忽然在他身边坐下来,从这个角度侧了头,去看平时看不到的风景。

23.4说晚上某家有个宴会,想让他陪自己一起出席,他的回答?

陆小凤问他是不是又手痒。

司空摘星想了想:“不痒,但是要给你攒份嫁妆。”

24.2说晚上有一出戏剧,想让他陪自己去看,他的回答?

朱停塞了戏票给他。

陆小凤几乎要从地上跳起来:“你真的约我去看戏?”

“可是为什么只有一张票,你的那张呢?”

“难道你不去?”

朱停笑了:“我不用去。”

他拉开绳子,二人面前便落下了巨大的白布,形成一道完美的帷幕。幕后,那些精巧的机关自动上演了一场蝴蝶化梁祝的皮影戏。

陆小凤没有问,为什么不是“梁祝化蝶”。

25.1说晚上去赌场小玩,想让他陪自己一起玩,他的回答?

“花满楼,你为什么要去赌场?”

“因为你喜欢。”

26.3说晚上想与他喝酒,他的回答?若同意,是在家中还是外出酒馆?

“西门吹雪,你要跟我喝酒,是不是也因为我喜欢?”

西门吹雪摇摇头:“因为我想喝。”

“哈哈哈哈,你终于尝到了酒的妙处?”

西门吹雪默默举杯,一仰而尽:“喝吧。我们下一次喝酒,不知会是什么时候了。”

27.5说晚上要看焰火和星星,想让他陪自己一起,他的回答?

“……和尚,莫不是你也疯了?”

“和尚这一生,也许就疯这么一次。”

“好!那我们所有人一起看!”

陆小凤打着酒嗝说。

28.其实没有人有活动,1和5在争夺晚餐准备权,他会支持谁,理由?

陆小凤选了花满楼。因为花满楼答应给他做早上那种令人意犹未尽的水晶包子。

29.3说夕阳和彩霞真美,他会对3说什麽?

“西门吹雪,你今天怎么学会领略自然了?”

“因为我以前在领略你。”

30.要去洗澡时,他抱着盆子往澡堂走,发现2也抱着盆子走在他前方,他的反应?

陆小凤放慢脚步,在想朱停有没有注意到自己。

31.进入澡堂,发现1和4正在共浴,他的反应?

“大家都在啊?”陆小凤兴高采烈地坐下来。

最喜欢跟朋友们一起泡澡了呢!

32.5和3打赌他和2的酒量谁大,5赌注他,3赌注2,他会如何表示?

“你们两个居然也会打赌?”

老实和尚与西门吹雪点点头,每个人都给他倒了一杯酒。

花满楼居然替他喝了:“别理他们,他们这次只是想灌醉你。”

33.1做了一份糕点给他,4来抢,此时2又做来一份,他的表示?

花满楼递给他一碟红豆饼:“你今天还是不要喝醉得好。”

“为什么不?”司空摘星抢走糕点,问。

朱停也递来一份:“因为他不该稀里糊涂的走。”

陆小凤懵逼:“走?我要去哪,我怎么不知道?”

“当然是去嫁人啊。”司空摘星边吃边说。

34.4和5下棋,4有一步关键的棋没有看出,他的反应?

陆小凤没有反应,他觉得司空摘星看不出来是理所应当的。

——臭棋篓子。他感慨地想。

35.1和2在讨论体重问题,3在一旁默默伤心,3伤心的理由?他会如何安慰?

“你为什么伤心?”

“因为我想起你说过的一句话。”

“什么话?”

“今朝去,几时还?”

“……你是在说自己身上的肉吗?”

西门吹雪不想理他:“你说是便是。”

36.晚饭桌上,一只蟑螂爬上餐桌,往4的晚餐爬去,他的反应?

“我们住的地方有蟑螂了?”陆小凤惊讶。

加上金鱼,这是陆小凤第二次看见活物。

37.大家熄了灯讲鬼故事,讲到某处,2因为害怕扑到他怀里,他的反应?

这是六个亡灵共居一宅的故事,讲到他们之中将要选出一鬼去往生时,朱停扑倒了陆小凤怀里。

陆小凤震惊到说不出话,以至于没有发现朱停往他后颈上贴了什么。

38.正要睡觉,5敲门说睡不着,他会做什麽?

陆小凤拉开门:“和尚,你又想做什么?”

老实和尚突然拿出一段沾了水的柳枝,往他身上洒了洒。

“和尚是想帮你净净身子,开个好运。”老实和尚边跑边说。

39.半夜,3一声大叫,他如何反应?

陆小凤被陡然惊醒,想不出什么事情能惹西门吹雪大叫。

然而他冲进对方屋子时,一个人也没有看到。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低头一看,自己不知何时穿上了喜服,在黑夜里也红得扎眼。

接着,困意全部涌出,令他仿佛中了迷药般,昏昏沉沉倒在地上。

40.睡下之后,他开始做梦,梦到了1,这会是什麽样的梦?

陆小凤梦见花满楼。

花满楼只是个刚满月的婴孩,躺在襁褓里,被两个女人围着抱来抱去。

陆小凤想说点什么,张口却是:“啊啊,哦……”

“哟,你瞧,我家这位睡醒了。”

一个女人说着,把他从床上抱了起来。

“来来来,你也来看看,这个小朋友叫花满楼,以后你们长大了,就可以一起玩了。”

躺在大红色襁褓里的孩子听了,突然大哭起来。

所梦现

突然想写一个故事

     肖矢羽刚刚跑过成亚航家楼下,她没有停下来,喘着气继续向前跑着。现在是早上六点半,天色微亮。街边偶有几个早餐的摊贩,路旁的卷闸门陆续有人打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在这浓雾漫漫的清晨显得格外嘈杂。耳机里的歌突然放到刘德华--爱你一万年,肖矢羽皱了皱眉,把右手拿着的手机换到左手,摁了两下耳机上的话筒键,切到了下一首歌。一身灰黑的运动服,粉色的发带显得有些突兀,步履沉重的跑在快要消散了的晨雾中。

  七点二十分,肖矢羽把手机放进裤兜走进电梯摁下了8楼,心里默念着:七点二十分…二十分…比昨天快了五分钟…二十分……走到门口正...

     肖矢羽刚刚跑过成亚航家楼下,她没有停下来,喘着气继续向前跑着。现在是早上六点半,天色微亮。街边偶有几个早餐的摊贩,路旁的卷闸门陆续有人打开,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在这浓雾漫漫的清晨显得格外嘈杂。耳机里的歌突然放到刘德华--爱你一万年,肖矢羽皱了皱眉,把右手拿着的手机换到左手,摁了两下耳机上的话筒键,切到了下一首歌。一身灰黑的运动服,粉色的发带显得有些突兀,步履沉重的跑在快要消散了的晨雾中。

  七点二十分,肖矢羽把手机放进裤兜走进电梯摁下了8楼,心里默念着:七点二十分…二十分…比昨天快了五分钟…二十分……走到门口正掏钥匙,发现门是开着的,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走进了屋子。洗手间探出一颗肖矢羽还不太熟悉的头对着她微笑说:“回来了“

“恩”简单的回答了一下便低下头换鞋,洗手间里的人也不在意把头收回去后传出了水声。

“门怎么是开着的呀,刚才我出门的时候关上了吧?”虽然相信自己并没有随手不关门这个坏习惯,肖矢羽还是想确认一下。

“噢,刚刚我出去倒垃圾来着。”

”喔,那就好。“勉强听清她含着泡沫模糊不清的话,肖矢羽打开冰箱拿出一盒纯牛奶在沙发上坐下。

  沙发前并没有电视机,只有一张还不算太老的八仙桌,桌上摆了几袋薯片和苏打饼干,是肖矢羽喜欢吃的那几种,是李子矜买的。口味差不多呢,肖矢羽心想。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买过零食了,从决定要减肥开始,闭上眼想了想,恩,大概是…两周前。

  这是肖矢羽两个月前租的房,两室一厅一卫,一个月三千在这个二线城市已经很便宜了,而且地理位置不是很好,虽然家具简陋但该有的都有。洗手间里是一周前搬来的合租伙伴叫做李子矜,肖矢羽在租房的贴吧发帖找来的。人怎么样她不清楚这一周也没说过什么话,反正只要爱卫生不带人回来吵吵肖矢羽就不会有意见,这几点她在帖子上都要求了,目前李子矜做得还不错,不过只要能和自己分担房租就好性格怎样无所谓。

  换好衣服走出房间,李子矜盘腿坐在肖矢羽刚刚坐的位置上玩手机,肖矢羽走近时她抬起头,两人对视了一下。

“今天没课。”似乎知道肖矢羽想要说什么,没等肖矢羽开口,李子矜就先回答了。

“喔”又是简单的喔,放下手机李子矜的目光随着她移动到门口,整个身子扭了快一百八十度。

“我上班去了,拜“肖矢羽打开大门走了出去,李子矜还没出声门就已经关上了。

  撇了撇嘴,李子矜转过身,放下右脚找到拖鞋,整个身体努力的向前伸长着右手够到一包薯片后弹回到沙发上,呼了一口气撕开了薯片的包装袋。这个桌子放过来一点会更好吧,李子矜心想着晚上有精力的话就自己移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