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34浏览    4参与
奚晚

成为


他与从来只是活在话本子里的少年相遇在一个夏季。

小他几岁的少年礼貌温和,又带了让人不敢轻渎的淡淡威严,与身边的少女言笑晏晏,仿佛自成一片空间,旁人无法插足。
他的冒失出现像一场小丑表演,他就是用于衬托主角侠气的路人角色,顶着与主角有几分相似的面貌,负责胡乱蹦跶着,把一切都搞砸,制造展现主角英姿的契机。
这么想想自己还挺伟大的嘛。他大口喘息着,脱力地坐倒在地,看着那一对璧人策马而去,扬起淡淡的尘灰。
急促的心跳平息不下来,不知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是夹杂了什么多余的情绪。

他回到小镇开始他的日常——假扮他刚刚见过的少年侠客舞剑赚钱。
说是赚钱,其实不过是欺诈罢了。看他表演的诸多村民高声欢呼着,...


他与从来只是活在话本子里的少年相遇在一个夏季。

小他几岁的少年礼貌温和,又带了让人不敢轻渎的淡淡威严,与身边的少女言笑晏晏,仿佛自成一片空间,旁人无法插足。
他的冒失出现像一场小丑表演,他就是用于衬托主角侠气的路人角色,顶着与主角有几分相似的面貌,负责胡乱蹦跶着,把一切都搞砸,制造展现主角英姿的契机。
这么想想自己还挺伟大的嘛。他大口喘息着,脱力地坐倒在地,看着那一对璧人策马而去,扬起淡淡的尘灰。
急促的心跳平息不下来,不知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是夹杂了什么多余的情绪。

他回到小镇开始他的日常——假扮他刚刚见过的少年侠客舞剑赚钱。
说是赚钱,其实不过是欺诈罢了。看他表演的诸多村民高声欢呼着,毫不怀疑他粗糙的演技。他们一直说他的工作只是欺诈而已……茶余饭后解闷的滑稽表演……到底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正经职业……
他在暑热的恍惚间这么想着,一边奋力挥舞着伪造的长虹,扯出灿烂的笑容,跳着拙劣的舞蹈。乡间灰色的天空和脏兮兮的矮墙在视野里旋转。
他知道他不可能成为那个人的。
那个人是传说里仗剑天涯的英雄,完美得不像这个世界应该存在的人,带着温和疏离的笑带着耀眼的光;他是拙劣而卑微的小丑,在坊间恶劣地蹭着他的名声勉强存活,带着不光彩的技巧厚着脸皮在世间踮着脚小心翼翼活着。
所以他是从未肖想过的——那样万人景仰的地位,那样遥不可及的武功,以及身边向来端庄大气的玉蟾宫宫主露出的少女式娇俏笑容。
他是从未肖想过的。

然后一柄长虹交付在了他面前,带着少年侠客恳切的请求。血红的长剑吸住了他的视线。他感到惶恐与畏惧,以及某种在深处蠕动起来的渴望。他缓缓伸出手。

可是那是一柄沉重得他背不动的剑。

那夜他筋疲力尽地瘫倒在草地上,连地上的草都根根直竖戳痛他的皮肤。月明星稀,他盯着黑夜,无声地咒骂着命运。

说到底他是不可能成为那个人的。
他瘦弱的肩膀背不动长虹,他用来喊叫招来客人的嘴吹不动唢呐,他混迹市井被闲言碎语磨成的心只擅长自我麻痹。
他是从未肖想过的,那么凭什么让他担负这过于沉重的一切。
他决定逃走。

逃避当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能让别人厌恶自己,也让自己更加厌恶自己,这一点他心知肚明。他也清楚这么一逃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一切他都知道,只是没有面对的勇气。

只是随后她做的一切说的一切便让他轻易动摇,他的畏缩在那双含了愧疚与担忧的秋水盈盈的眸子前迅速溃败。他亦步亦趋,照她勾画出的蓝图尽力前进,他做到了他以为自己做不到的,孩子似的欢欣而紧张地期待着七音合奏的仪式,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了超越了曾经的自己,至少有资格做那一曲时间的白衣少侠。在一曲的时间里,霞光满天,他万众瞩目,神情沉稳,淡然庄重地拯救世界。

只不过最后果不其然还是失败了。
他到底不可能成为那个人的。
他听见对面传来刺耳的嘲笑声,以及小凤崩溃的滑稽尖叫,可他一点也笑不出来。轻轻松开手,任唢呐无声地落在草地上,他颓然坐倒。他看着七剑拔出剑来指向黑龙,坚定、平静,不曾给他一个责怪的眼神——而他只有苦笑着叹息。
他到底成为不了那个人,原来是因为他没有那样的觉悟啊。七剑信念坚定,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向哪儿走,一往无前,不曾犹豫怀疑自我;而他犹豫纠结着,轻易决定逃了又轻易被感动,轻易地放弃了又轻易地努力着,一边怀疑过去一边恐惧未来。原来他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在命运推动下随波逐流。
可他明明从未选择过这条英雄的路,他从未肖想过的。
他只是这样的人,从头到尾不过一个毫无特色的悲剧性小人物,在命运浪涛面前无能为力的功能性角色而已,命运把他逼上这样的路,于是他尽了全力而失败,而今竟然又要责怪他了。
这样怨恨着自己的坏运气,惯常地自我麻痹着,他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没有人能够安慰他,既然他并不难过。事实上他甚至对黑龙将要祸害苍生这个结果不太有感觉,在世间摸爬滚打这些年早磨灭了他的正义感。毕竟人是会适应的,人什么都能适应,这才是这个种族能爬到食物链顶端的最大优势。可以适应卑微,可以适应失败,当然也可以适应被指责被厌弃。
这种事情,全怪他好了,无所谓的。

一个人走在熟悉的田间路上,他放空自己望向前方,路两边的麦海美得枯燥。他的脑海里模模糊糊闪过和那个从来只是活在话本子里的少年侠客的初遇。他笑容温和美好,在阳光下像发了光,闪耀得刺眼。
像太阳一样遥不可及。
他不是那个人,他一事无成,他也算不上好人,他只适合当个笑料。他拼上小狸此人的所有也不可能成为虹猫。

他只不过在一个幸运的契机里成功,又在一个不幸的契机中失败。只是经历了成功失败,到头来小狸仍然是那个最初的小狸,稚嫩,软弱,无力,拙劣,不曾向那个白衣少侠靠近一分,依旧在命运的漩涡里浮沉。

直到小凤一语惊醒梦中人。
''可是你不是虹猫,你是小狸啊。''
''你不是虹猫,但你可以是最好的小狸啊。''

他突然从混沌的梦境里惊醒。或者他一开始就错了,他接下来的是扮演虹猫的权宜任务,他却当成了让自己活得像他那样的终极目标。他想要拥有他的名誉他的能力他的处变不惊,却忘了自己首先是小狸,然后才需要这些附加品。
本末倒置。

说到底他是不可能成为那个人的。他看着凤凰浴火,不自觉露出一个宁静的笑来。
因为小狸就是小狸啊。

end
----------------
关于小狸和少侠的差距,他一开始以为是地位,后来以为是能力,最后才发觉是觉悟。七剑有想护之物,因此毫不动摇地挡在前面;小狸无甚牵挂,因此连合奏失败都不太有感觉。
直到最后小狸有了想做的事情,他想帮助少侠。然而即使如此他依然不可能成为少侠,因为小狸就是小狸啊。

北霂

〖安雷〗blue〖序〗

安雷同居向,小短文

第一次写安雷文,有点小紧张【虽然已经在脑子里把脑洞想了千万遍了

安雷果然好可爱啊。
虽然我也看了一大堆堆的雷安。_(´_`」 ∠)_

希望能喜欢。♡

灯红酒绿的城市里,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楼与楼紧挨着,仿佛只要一抬脚就能从一栋楼来到另一栋楼。

在一条满是五颜六色的普通公寓的小街上,安迷修正一手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一边看着手上的纸条和公寓前的牌子。

“彩虹小巷250号A栋5楼2室。”他认真地念着纸条上的字,“大概是这里没错了。”说着便停在了一栋粉刷成天蓝色的公寓前,用手背擦了擦额角的细汗,脸上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叮铃铃”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安雷同居向,小短文

第一次写安雷文,有点小紧张【虽然已经在脑子里把脑洞想了千万遍了

安雷果然好可爱啊。
虽然我也看了一大堆堆的雷安。_(´_`」 ∠)_

希望能喜欢。♡

灯红酒绿的城市里,栋栋高楼拔地而起,楼与楼紧挨着,仿佛只要一抬脚就能从一栋楼来到另一栋楼。

在一条满是五颜六色的普通公寓的小街上,安迷修正一手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一边看着手上的纸条和公寓前的牌子。

“彩虹小巷250号A栋5楼2室。”他认真地念着纸条上的字,“大概是这里没错了。”说着便停在了一栋粉刷成天蓝色的公寓前,用手背擦了擦额角的细汗,脸上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叮铃铃”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你家伙到没到?老子等的花都谢了!”手机那头一阵不耐烦的嘈杂声,似乎还能听到花瓶不小心碎掉的声音。

安迷修听到那阵嘈杂声,不禁皱了皱眉,“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是吗?我这就下来!”

安迷修还想问“你家花瓶是不是碎了?”便只听到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了。

“啪嗒啪嗒”,安静的过道里传来了拖鞋跳跃与地板摩擦的声响。靠在公寓门口的安迷修闻声抬起头。
是雷狮。

他带着一脸臭气,不,恰当的说,是一脸喜悦吧,冲到了安迷修的眼前。

“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拖拉啊,垃圾骑士。”雷狮挑衅道。

安迷修看了看手上的手表,“不,现在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呢。”

果然,安迷修的认真还是那么让人讨厌呢。雷狮心里想着。

两人寒暄了几句。

“我说雷狮,我们就这样一直站在这里吗?”

“这就是你要来蹭我家住的态度?”话虽这么说,雷狮还是一手抬起了放在一边的安迷修的箱子。

安迷修一脸震惊。

雷狮心里想着,怎样,是被我的男子汉气概征服了吗?快来夸夸我吧。

“你别把我箱子摔着了。”

雷狮差点就气的把箱子扔到楼底下的垃圾桶里了。

公寓里虽然从外面看上去很小,但是两个人住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开门,安迷修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客厅的玻璃桌上满是吃完没扔的零食袋,甚至还有香蕉皮,桌子底下的垃圾桶也是塞满了垃圾,不知道是几百年没丢过垃圾了。门后面传来一股子莫名的味道,他用手指夹住鼻子拉开门,似乎是脏的黑漆漆的袜子,散发着一股毒药的味道。

安迷修转过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雷狮,他正一脸得意的表情。

“够男子汉吧!”他哈哈大笑着。

安迷修仍旧保持着捏着鼻子的姿势,绝望地呢喃道:“你这……是……猪窝吗?”

“?!!你再说一遍?”

雷狮一脸被气炸的表情,召唤出了自己的大锤子。

安迷修撇了撇暴跳如雷的雷狮,无奈地叹了口气。

“来和我一起做卫生吧。”说着便不管本人是否同意,顺手丢了把扫把给他。“去把你的那堆垃圾扫一扫,我去洗拖把。”

“……”雷狮拿着把扫把,杵在那里。

没过多久,就傍晚了,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抹金光下,天蓝色的公寓也似变成了暖暖的橘色。

原本安静的公寓似乎因为这个人的到来变得富有生气了。

“话说老子为什么要听你的啊?”

“我要起义!”

“来吧,死骑士!”

忍无可忍的安迷修也大吼了一句“那我今天就收了你这只猪!”

公寓里穿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

日常的同居生活拉开帷幕!

所以我这写的什么鬼,果然直接上手就会这样。。莫名加了个前序。 @夜雨寄北不知北
序没有很大的攻受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