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破谏

21352浏览    378参与
弧茗啥子都想干
如果有一天,我学会画背景了,...

如果有一天,我学会画背景了,

我还会是这个批样!!!

大头画手离线乱糊


如果有一天,我学会画背景了,

我还会是这个批样!!!

大头画手离线乱糊


ormi

p1是20话边看边摸的()

不破好勇喔,要是gay子肯定早爆炸了

p2p3其实是小演员(?)

p1是20话边看边摸的()

不破好勇喔,要是gay子肯定早爆炸了

p2p3其实是小演员(?)

不要品
搞猩猩。 抹布。 通篇捏造,对...

搞猩猩。

抹布。

通篇捏造,对角色不友好,请谨慎阅读→违章猩猩笼(不是)

搞猩猩。

抹布。

通篇捏造,对角色不友好,请谨慎阅读→违章猩猩笼(不是)

鱼头今天画画了吗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20:00

背叛者

稍微妄想了一下刃反水之后的剧情,我相信刃一定会回来的!

【之所以删掉重发是因为,图片顺序错了,抱歉】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20:00

背叛者

稍微妄想了一下刃反水之后的剧情,我相信刃一定会回来的!

【之所以删掉重发是因为,图片顺序错了,抱歉】

会画发废画
飞机上整的活 灵感来自之前在空...

飞机上整的活

灵感来自之前在空间看见的p头版

原作《小蓝和他的朋友们》

飞机上整的活

灵感来自之前在空间看见的p头版

原作《小蓝和他的朋友们》

飞奔野人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16:00


关于运势的故事(大概

bg但是当成gb也没问题

赶了个刃姐私服当封面,产粮累并快乐着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16:00



关于运势的故事(大概

bg但是当成gb也没问题

赶了个刃姐私服当封面,产粮累并快乐着

水墨藤柒

【谏刃新春24h】14:00 烟火

宇宙外交官谏x星际旅行家刃

接北极光时间线 已确认恋人和同居

ooc有 文笔不好致歉


距离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已经有快2年多时间了,刃唯阿这个星际旅行者也找到了一个地方定居下来。她住在了不破谏家里。

当刃唯阿把这个消息告诉幸子的时候她一点也不一样,反倒还说了“你们才在一起吗?”这样的话来。刃唯阿不理解。

地球的新年总会有很多的庆祝方式,团圆和欢乐是最大的主题。对于我们的外交官来说,今年最重要的任务是如何向自己喜欢的外星小姐求婚。

不破谏和刃唯阿已经同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观察到的这位外星旅客的生活节奏和普通人类完全一致,除了感情方面。让外交官烦恼的其中一项就是恋...

宇宙外交官谏x星际旅行家刃

接北极光时间线 已确认恋人和同居

ooc有 文笔不好致歉


距离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已经有快2年多时间了,刃唯阿这个星际旅行者也找到了一个地方定居下来。她住在了不破谏家里。

当刃唯阿把这个消息告诉幸子的时候她一点也不一样,反倒还说了“你们才在一起吗?”这样的话来。刃唯阿不理解。

地球的新年总会有很多的庆祝方式,团圆和欢乐是最大的主题。对于我们的外交官来说,今年最重要的任务是如何向自己喜欢的外星小姐求婚。

不破谏和刃唯阿已经同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观察到的这位外星旅客的生活节奏和普通人类完全一致,除了感情方面。让外交官烦恼的其中一项就是恋人面对自己的情感暗示一律不为所动,无论是在教她做饭的时候抱上去还是在清晨睡着身旁的恋人刚刚清醒的时候在她的脸上亲一口,刃唯阿都丝毫没有反应。这让不破谏猜测她是不是情感障碍,不然就是她太能演了把自己骗到了,如果是后者那不破谏打算给她颁一个奥斯卡小金人了。这让他对自己求婚成功感到十分无望,他拿出了自己悄悄放在抽屉深处的戒指打开来看了一下,又放了回去。“要等一个好时机啊。”不破谏心想。

新年来的总是很快,忙碌了好几天后不破谏回到家中就看见恋人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坐在沙发上,冷气也没有打开。他放下东西后立刻打开了家里的空调,即使已经知道了刃唯阿不会因为气温的改变而感到体表温度的改变他依然觉得需要给刃唯阿应季添置衣服。刃唯阿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刷着手机,手机界面上弹出了一条消息【烟花大会】。虽然两人已经认识了很久但其实刃唯阿定居日本不过几个月,她还没有看过这种叫烟花的东西。刃唯阿把手机屏幕转过来给不破谏看了一下“你有空吗?”不破谏很意外刃唯阿会主动问他有没有空去参加这种活,他还没回应刃唯阿就接着说出了下一句话。“如果没有空的话就算了,你的工作比较重要”“有,有,我刚刚放年假,你想去的话我们就一起去,烟花大会很好玩的。”不破谏连忙回答。他一直等待的时机到了,那个躺了很久的戒指也可以交到对的人的手里了,即使对方可能没有很大反应。

命运的一天很快就到来了。刃唯阿起得很早,她先前调查过日本人是怎样进行这一类活动,浴衣的话已经准备好放在柜子里了。头发的话要怎么编?似乎扎成丸子头就可以了,一向不爱胭脂水粉的刃唯阿

这次选择了淡妆,她也解释不出来为什么要这样,她把这个行为分划到了,人类共情一栏里。等不破谏醒来之后刃唯阿已经编完头发了,不破谏觉得自己没有睡醒,因为自己女朋友平时从来不是注重打扮的人。不破谏觉得这个午觉睡得不真实,他可能还在做梦。醒来后不破谏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离烟花大会开始的时间还有2个多小时,不破谏决定带刃唯阿去逛逛那些小摊。

烟花大会的摊贩无疑也就那些,捞金鱼苹果糖和刨冰都是经典项目,还有一些新兴的手工艺品摊和在角落的猜谜游戏。不破谏买了一杯刨冰给刃唯阿消暑。他很少看见刃唯阿主动打扮自己,把头发束起来之后的她温柔了很多,脸上挂着因为吃到好吃的东西而兴奋的表情。这次算是刃唯阿主动提出的约会吗?或许是吧。不破谏握紧了口袋里的小盒子,它今晚一定要送出去啊。

集市的人越来越多,意味着烟花大会也快开始了。不破谏拉着刃唯阿坐到了河边的草坪上,附近都是成群结队来的情侣或者一家人,大家也都是为了看这一场夏日的宴会。金鱼袋子被刃唯阿放在了一旁,她静静的等候着烟花的升起。“不破,烟花升起来的时候会很好看吧。”“会,因为是盛会所以这一场烟火会不同与以往节日中大家玩玩而已的那些。”刃唯阿不出声了,她看向河对岸,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

“啪”第一束烟花飞向天空后散开,在空中留下痕迹。“好看!”刃唯阿惊叹。不破谏没有应答她,他看着刃。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位喜欢星际旅行明明学习了很久的人类却还是不懂共情的外星小姐呢。他没有准确答案,他印象里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不一样。身为宇宙外交官的不破谏见过很多人形外星人,他们也都出类拔萃,长得也都很好看,但是见到刃唯阿的第一眼他并不打算把她和那些人分到一类。或许从和她一起看北极光开始就喜欢上了她,给她围上围巾的真正目的是想和她拉近关系,即使她并不需要。再后来她环游地球,不破谏如果恰好和她在同一个地方就会给她做向导,一起行走在各个国家的每一条小巷子里,刃唯阿用她的特殊工具给不破谏讲那些不为人知的过往,不破谏给她送上来自地球的礼物。可能在这个时候他就确认自己真正喜欢上了刃唯阿吧。不破谏整理好思绪后从口袋里拿出了戒指盒。

“刃,你听我说。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觉得你很不一般,在之后的每一个相处的时间里我都觉得有你在真的很好。你偶然救下我一条命的那一次☆我觉得有你在真好啊,后来我也救了你一次,你问我为什么。我当时回答因为想救你,其实是因为我喜欢你。现在我依然很喜欢你,并且更喜欢你了,所以我的外星小姐刃唯阿,你愿意嫁给我吗?”

当不破谏说完后他转过头去想把戒指给刃唯阿,却发现她已经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了。烟花还在不断升起,在天空中构成五彩斑斓的图画,不破谏又把戒指放回了口袋,叹了口气。

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角落,刃唯阿的嘴角微微扬起。


银河应急灯

【谏刃二十四小时】

10:00

官方不联动就按头让他们联动

【谏刃二十四小时】

10:00

官方不联动就按头让他们联动

鱼头今天画画了吗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08:0...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08:00

刃=亡论【灵感来自于19集弹幕】

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08:00

刃=亡论【灵感来自于19集弹幕】

祝大家新年快乐鸭!

这个人不会画画
入了新坑,画个目前磕的cp作为...

入了新坑,画个目前磕的cp作为新年礼物(?)

入了新坑,画个目前磕的cp作为新年礼物(?)

任炎天冰海.

【谏刃春节】引狼入室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06:00


引狼入室


  拜天津垓所赐,不破谏现在非常烦躁。


  前几日他收到ZAIA日本分公司年会的邀请函,末尾“天津垓”几个大字那么的堂而皇之,搞得好像这些天来大家没有言语交锋也没有武装冲突,只是快快乐乐地一起蹦迪了一样。真是个老狐狸。不破谏想,在飞电集团被A.I.M.S.列入重点观察名单的今日,天津垓邀请他这个队长去自己公司年会正好可以给外界传达一个讯息:ZAIA的产品是经过A.I.M.S.默许的安全产品。即使不破谏对ZAIA持怀疑态度,也不能放任这个危险的...

【谏刃春节二十四小时】06:00

 

 

引狼入室

 

  拜天津垓所赐,不破谏现在非常烦躁。

 

  前几日他收到ZAIA日本分公司年会的邀请函,末尾“天津垓”几个大字那么的堂而皇之,搞得好像这些天来大家没有言语交锋也没有武装冲突,只是快快乐乐地一起蹦迪了一样。真是个老狐狸。不破谏想,在飞电集团被A.I.M.S.列入重点观察名单的今日,天津垓邀请他这个队长去自己公司年会正好可以给外界传达一个讯息:ZAIA的产品是经过A.I.M.S.默许的安全产品。即使不破谏对ZAIA持怀疑态度,也不能放任这个危险的狐狸,谁知道如果自己不去他会搞什么花招,来个将计就计说不定还能获得些有用情报。

 

  这就是不破谏早早出现在举办年会的宾馆宴会厅的原因。在观察一圈会场和与会人员后天津垓和那个女人还没出现。有点无所事事的他拿出手机,在line的页面盯着她的头像看了一会,刚退出就看到X虎推送:值得信赖的ZAIA···他点开这篇夸张的报道和下面符合的评论,脸色愈发阴沉。

 

  还好在他到达忍耐极限前,天津垓略显做作的语气在耳边响起:“欢迎A.M.I.S.队长莅临我们公司年会,鄙人非常荣幸。”一同伸来的还有手。他把终端放进口袋,两人手刚握上,早就被ZAIA打点过的记者们飞快按下相机快门。天津垓还是和往常一样,一身白,笑眯眯地看着他。松开暗暗较劲的手后,天津垓伴随着众人的掌声和欢呼继续往大厅里走,还不停举手示意。

 

  不破谏刚想吐槽天津垓的做派比天皇架子还大时,刃唯阿跟上去很自然地挽住了天津垓的手臂,落落大方应对这记者们的闪光灯。他有点惊讶,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女人总是穿着正装,少数的休班时间也是T恤牛仔裤,似乎从没有见过她穿裙子,更何况是礼服裙。而今夜她身着和射击野狼配色一样的白蓝色礼服裙,身姿窈窕。平日里散落的长发也被盘起。化着精致的妆容,和他擦肩而过的那瞬间他还看见她眼角淡淡的亮晶晶的粉片。

 

  想不到这个女人还有这么淑女的时候。不破谏刚有些开心就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为什么她挽天津垓的手那么熟练啊?

 

  不破谏投向天津垓的眼神又恶狠狠了一点,

  

  确认主持人开场白,各部长年终总结,天津垓的讲话都没什么问题后(除去天津垓略显挑衅的感谢他大驾光临),放松下来的不破谏端着杯红酒作掩护观察刃唯阿。只见她神色淡然,熟练平常地陪在天津垓身边与各路人士交谈,还时不时敬一杯酒。真的,真的很像···不破谏心里渐渐产生一个大胆的猜测,他更加郁结,手上一用力,“啪”杯子被捏碎了。

 

  还好会场足够吵闹,并没有人注意到他。只有服务员一脸抱歉地收拾好碎片,找来纱布和绷带要替他包扎。他谢绝了这个被吓得不轻的小姑娘,手上的疼痛让他清醒了过来。

 

  说实话他并没有任何立场去要求刃唯阿什么。不管是从同事还是X友角度,两人之间所拥有的一切都已是过去时,唯一的关系就只有犯罪嫌疑人和执法者。自从她离开A.M.I.S.两人便断了私下联系,line的聊天记录已经被挤出首页,最后一次刃唯阿随手买来的可乐还躺在他单身公寓的冰箱里,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喝,只是自己懒得收拾才让它一直占着地方。

 

  回家后就把那瓶可乐扔掉吧。他看着手上和某口可乐外包装同是红色的鲜血,想自己还是得去清洗包扎。

 

  单手还是不方便,他在洗手池前试了几次都没能缠好绷带。今天真的倒霉,不破谏叹了一口气觉得还是得找服务员帮忙。

 

  这时一双纤长白皙的手伸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缠好还打了个蝴蝶结。没有戒指···安心一些的他抬头,眼前的刃唯阿熟悉地和她还在A.M.I.S.时一样。

 

“你···”“你要逮捕我吗?”刃唯阿打断了他,稀松平常地像是说今天天气很好,却噎住了他。不愧是你,不破谏想,还是那个麻烦的女人。

 

  “现在不会,但下次你违反人工智能特别法的时候我就要行使权力了。”不破谏退后一步,试图划清界限,义正言辞地说。

 

  “呵,不懂风情的家伙。”刃唯阿嘀咕一句,也没和不破谏废话,直接拽着他的领带,倾身吻了上去。

 

  不破谏愣了几秒,挣扎···好吧没有挣扎,他也立刻回抱,宣泄着这段时间尤其是今天的不爽。久旱逢甘霖,长时间的分离并没有让身体变得陌生。两人紧紧相拥,不破谏嫌刃唯阿的发夹扎手就取了下来,那头柔顺的长发再度倾斜而下。

 

  两人拥吻了好一会儿才分开,刃唯阿的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吻还是之前的酒。“你的粉擦得太多都看不见雀斑了。”不破谏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虽然他真的觉得雀斑很可爱。刃唯阿白了他一眼,继续拽着他的领带,像牵狗一样来到一个房间前刷卡进去,把不破谏扔在床上,抬抬后脚把门关死。

 

  “等等,那个天津垓···”不破谏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问道。

 

  “你在吃醋吗?”刃唯阿侧身坐在床边开始解他的领带,脸上流露出这段时间第一个真心笑容,“他已经45岁了。”

 

  什么?不破谏震惊中又带着开心,45岁为什么这么年轻,皮肤还比他这个风里吹雨里晒的一线工作者好上太多。疑问接踵而来,还没等他问,刃唯阿俯身在他的耳边轻轻说:“抱歉,更多的问题我回答不了你,你只要知道我只和你X床就行了。”像羽毛一样挠的他心痒痒,不破谏看着她神似老狐狸的笑眯眯的脸,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要指望一个没有X生活的人能造出多么完整的车)

 

   契合的身体,长时间的渴望让两人餍足。因为重新整理刃唯阿变得乱糟糟的头发花费了一点时间,等两人回到会场时已经快要散会了。刃唯阿恢复了落落大方的淑女形象,只是和他四目对视时会偷笑。不破谏也在手机的备忘录里写下:扔掉冰箱里的可乐,买一打新的。

 

  散场时天津垓带着杀气从他面前走过,走几步还回头狠狠瞪他,就差掏出腰带和他现场打一架。但管他呢,是你先引狼入室的。不破谏一扫阴霾,心情愉悦地朝他挥挥手,用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说:“谢谢天津会长。”

水墨藤柒

【谏人春节24h】2:00 关于北极光的故事

地球外交官不破x外星旅行家刃

刃的生理机能和人类不一样,思考方式是模仿人类但是现在并不能完全理解和共情的前提下。

ooc致歉,文笔不好 


这是刃唯阿来到格陵兰的第三天,今天的考察站里多了一个她没有见过的人。据同星球的前辈说,他是宇宙外交部的工作人员,来这里进行每年一次的检查。前辈说只是对那些设备和来访人员做个登记而已,这个调查员人很好就是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而已,前辈说完后告诉了刃他的名字之后就离开了站点去做考察了。

那个调查员叫不破谏。

两个人相见是在被炉旁边,刃刚刚从房间过来手里拿着母星的特产。围坐在被炉附近的朋友看到后马上冲过来从她手里拿过东西放到了桌子上还把她塞到...

地球外交官不破x外星旅行家刃

刃的生理机能和人类不一样,思考方式是模仿人类但是现在并不能完全理解和共情的前提下。

ooc致歉,文笔不好 


这是刃唯阿来到格陵兰的第三天,今天的考察站里多了一个她没有见过的人。据同星球的前辈说,他是宇宙外交部的工作人员,来这里进行每年一次的检查。前辈说只是对那些设备和来访人员做个登记而已,这个调查员人很好就是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好而已,前辈说完后告诉了刃他的名字之后就离开了站点去做考察了。

那个调查员叫不破谏。

两个人相见是在被炉旁边,刃刚刚从房间过来手里拿着母星的特产。围坐在被炉附近的朋友看到后马上冲过来从她手里拿过东西放到了桌子上还把她塞到了不破身边的位置。拿走特产的姑娘又一溜烟的钻回了自己位置还嘀咕了一句地球真冷但是我好爱,刃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很喜欢这个小姑娘,自己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一天是她接待的自己,她说这个站点是专供星际旅行的外星朋友或者是驻地球大使们在进行环地球旅行的时候歇脚用的,她是这里的负责人之一,还给自己递了一本相册,里面是这里能看到的各种景象和在这里居住过的人的一些摄影作品。里面有一张照片刃很喜欢,它像母星在欢度节日时的天空,各种颜色的光汇集在一起在天空中,每一个人在地上唱歌跳舞。

刃决定去看看这个在地球上的奇异景象便在这里逗留了好几天。

小姑娘把她塞到被炉里后她注意到了这位外交官,亚洲面孔,有点黑的皮肤和一头卷毛看起来不大高兴的样子,让她想起了之前看到过有人形容人叫不高兴,似乎他挺合适。出于礼貌和距离靠得确实挺近,不破谏主动移开了一些距离。

在短暂的介绍之后两个人也算是认识了对方,不破谏觉得这个外星少女看起来没有她表面上那么冷淡,刃唯阿觉得这个地球外交官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凶,还有一点可爱。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很快,一转眼到了夜晚,哪怕是一些不需要进食的外星人也会因为地球的美味食品最终变成看起来非常需要实际上根本不需要进食的新型外星人。刃唯阿就是其中之一,开始星际旅行那么久她试过很多星球的食物,但是都不如地球的食物这样让她非常喜欢。可惜的是她并不能像学习别的东西一样很快就学会地球的食品制作,她在自己星际日志中把学会地球的食品制作划分到了地狱难度,并且坐在位置上等待大家制作好的食物。

没有事情可以做的刃唯阿一边等着大家做好自己再去负责洗碗这一类不难的工作一边看着那个新来的外交官做饭。他的手艺看起来很不错,下刀很利落调料的配比也很到位甚至和自己调查到的配比是完全一致。她在自己心里给这个外交官的等级提上了一个等级。

不破谏则觉得自己有点不适应,不知道是谁在一直盯着他,不好回头去看到底是谁但是那种被人注视着的感觉让他非常不舒服。想着,他下刀的力度更重了一点。不破谏也不知道做什么比较好挑了简单的小炒凑合着做做毕竟和外星人比起来,自己身为一个堂堂地球人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说也会比他们好很多。

忙活了一阵子之后大家都坐上了饭桌,不破谏对面坐的是刃唯阿。想来也能猜到,因为她身边是和她关系很好的负责人小姐,坐在自己面前也是偶然。他望向刃唯阿的时候刃唯阿凑巧转过头来,两个人的视线对上后不破谏立刻看向别的地方。刃唯阿不解,但是也没去问他。

吃饱喝足之后已经晚上快8点了,刃唯阿计划好在今天去看极光,和大家打了一声招呼后回到自己房间收拾了一下装备就独自离开了考察站,临行前她把自己的计划路线发给了负责人一份,说如果第二天没看见她就找着这个去找她,这一份地图连上了自己的通讯设备,能够定位到她。

不破谏在吃完饭之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里,再次出来之后发现刃不在了,他问了一下才知道刃自己一个人前去看极光了。

“不知道一个人自己跑出去的行为在地球的极地很危险吗。”丢下这样的话之后也跑去收拾东西沿着刃的路线追了上去。

“幸子,你不觉得他们关系不一般吗?”

同样听到话的人叫了负责人的名字和她交谈道。

“我不知道他们之前见过啊?今天不是才认识的吗?”

“可能这就是地球人说的一见钟情?”

不破谏追上刃唯阿的时候刃唯阿站在一个小冰丘上看向天空。他松了一口气走了上去“你在等极光?”“嗯。”刃只回答了一个字给他。不破谏借着星光看着这个先前素未谋面的外星少女,她很好看,因为寒气让她的脸冻得有点红反倒有点可爱。他想起了刃唯阿在吃饭时吃到她觉得很好吃的食物的时候那种满足的表情,然后又立刻变脸装作淡定的样子,他突然摘下了自己的围巾给刃戴上。

刃唯阿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然后反应过来自己看起来很冷的样子的确会让地球人认为她很冷,其实她并不觉得寒冷。不破谏也是出于好意,自己也不好拒绝,和他说了声谢谢。当他们再次望向天空的时候出现了极光。

“好美。”刃唯阿忍不住赞叹。

“确实很美。你知道吗,在地球有一个传说。说见到极光的人会受到上天的庇护,得到好运。如果是情侣,那么这对情侣会一直幸福下去。”

“还有这样的传说吗,我只是觉得它的出现让我想起了母星。虽然母星已经消失了。”

“对不起… 让你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不破谏看着刃唯阿,他莫名觉得刃唯阿有一种孤独感笼罩着,她只是看起来的坚强和理性。

“如果你想,地球也能成为你的母星。”

“也许在某一个将来它会。”

刃唯阿蹲下捡起来了一个小盒子,然后转身离开。

“走吧,回去了。”

“哦,好。”

不破谏跟上了她的脚步。

吃 饭 人

一个fuwafuwa的抱抱😇😇
天冷了大家穿多点)
新年快乐嗷

一个fuwafuwa的抱抱😇😇
天冷了大家穿多点)
新年快乐嗷

不要品

wb的表情点图……磨磨蹭蹭好久终于画完了(落泪)

草,后六张是一夜之内爆肝画的(所以之前十天究竟在干嘛)

本单图废人竟然也有一天能凑出十……

感想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画托雷基亚了(托雷:???)

wb的表情点图……磨磨蹭蹭好久终于画完了(落泪)

草,后六张是一夜之内爆肝画的(所以之前十天究竟在干嘛)

本单图废人竟然也有一天能凑出十……

感想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画托雷基亚了(托雷:???)

月牙
No more映画泥棒! 自ら...

No more映画泥棒!

自らバルカンの変身ポーズしてくれた。浸透してたの嬉しい👏 

https://t.co/sEfCuh0jpa


文哉這個眼神好攻!!!!!

No more映画泥棒!

自らバルカンの変身ポーズしてくれた。浸透してたの嬉しい👏 

https://t.co/sEfCuh0jpa


文哉這個眼神好攻!!!!!

藤原月姬
尝试着用厘米秀cos一个不破谏...

尝试着用厘米秀cos一个不破谏……

尝试着用厘米秀cos一个不破谏……

沙Asha
果然瞬间爆炸。那有兴趣的朋友们...

果然瞬间爆炸。那有兴趣的朋友们走微博那边吧。→其实蛮可爱的我觉得

果然瞬间爆炸。那有兴趣的朋友们走微博那边吧。→其实蛮可爱的我觉得

吃 饭 人

「或諫」

·沒想好題目,空著吧(?

·大約是傻白甜,ooc⚠️

·借用了fdhr中之人的設定

·語言力低下注意


可以的話請往下———————————————————————————————————————


「今天的戰鬥也辛苦了——」

「⋯⋯啊啊」

解除變身後的或人屁顛屁顛地跑來找不破搭話。

漫不經心地應付了眼前活潑的社長,不破收好裝備就要回到AIMS的車子上去。這時或人卻叫住了他。


「不破先生應該還沒有吃午飯吧?拿著這個」懷裡便被塞過來了一個有些暖暖的紙袋。


不破掂了掂,似乎份量還不小...

·沒想好題目,空著吧(?

·大約是傻白甜,ooc⚠️

·借用了fdhr中之人的設定

·語言力低下注意



可以的話請往下———————————————————————————————————————








「今天的戰鬥也辛苦了——」

「⋯⋯啊啊」

解除變身後的或人屁顛屁顛地跑來找不破搭話。

漫不經心地應付了眼前活潑的社長,不破收好裝備就要回到AIMS的車子上去。這時或人卻叫住了他。


「不破先生應該還沒有吃午飯吧?拿著這個」懷裡便被塞過來了一個有些暖暖的紙袋。


不破掂了掂,似乎份量還不小。本想拒絕的他看到飛電或人似乎在發光的眼睛,期待的表情已經毫無遮掩地掛在了臉上,決定還是收下了吧。


確認對方似乎是收下了自己唐突塞過去的東西,或人笑了起來。


「雖然是一些做得很簡單的東西,但也請務必要好好吃掉喔!」


看著或人過於燦爛的笑臉,不破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抱著紙袋什麼也沒說。

「別看我是社長其實做飯的事情對我來說很平常啦不破先生負責吃就好不要太在意!」纸袋的主人一邊喊著一邊揮手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打開紙袋——裡面是麵包三明治,看起來賣相還不錯。

飛電或人在成為搞笑藝人之前、還是學生的時候就有自己做飯的習慣。一來外出奔波二來時間緊迫,使得或人在製作麵包點心這種能在工作碎片時間里解決飢餓問題的食物上得心應手,有時候是飯團,有時候又是三明治。

即使是成為了飛電智能的社長,或人依然保持著這個習慣,並且現在還會帶在身上。只是以前帶著是給自己吃的變成了现在送給不破先生,戰鬥結束若是還來得及那一定是毫不猶豫地衝上去塞給人家。


對自己的料理水平還挺有自信的所以就是想要給喜歡的人也品嘗到啊。飛電或人是這樣想的。

雖然從來都沒有得到過關於料理的反饋就是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不坦率啊——」嘛,不過也很可愛就是了。或人這樣想著愉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公司。


「怎麼,你這是被飛電的社長投食了嗎不破?」在一旁目睹全過程的刃打趣問道。

「別胡說,只是他自己擅自胡亂塞過來的而已。」裝出一個凶狠的表情,不破卻將手裡的紙袋抱得更緊了。


日復一日,或人一如既往堅持著給不破送吃的。

在這樣的場景已經逐漸變成家常便飯的某一天,與魔機的戰鬥突然陷入了苦戰。

但陷入苦戰的並不是或人,而是與魔機正面交鋒的不破。若是平時的不破的話一定會對魔機展開毫不留情的猛烈攻擊,但是不知為何現在卻是不破在魔機的攻勢下咬牙勉強還擊苦苦支撐。或人見狀迅速解決了自己這邊的敵人過去幫助不破了結了魔機。

確認敵人已經被打敗松了口氣的或人解除變身,看到了一旁同樣解除了變身卻喘著大氣的不破,表情看起來似乎也不太輕鬆。或人眨眨眼睛,悄悄靠近盯著不破的臉看了好一會。

「不破先生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啊?」

我沒事。一副欲言又止樣子的不破給出了否定的回答。或人看著腳步有寫輕飄的不破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了一點點吸鼻涕的聲音。


飛電或人幾乎是下意識地突然就抓住了不破的手腕朝反方向走。


「餵!你乾嘛!?」

「不破先生你感冒了吧?我去給你做一點對身體好的東西吃!」

「啊?餵!社長!」

無視了不破的抗議,或人就這麼拉著人一直走。

如果是平時的不破的話,像這樣抓著他的手臂一定會被很輕鬆地馬上掙脫開,但是現在他卻沒有這麼做,果然是因為生病了吧。這樣想著,或人拉著不破的手腕的手悄悄握緊了。


好容易終於到了或人的家。不破被帶到餐廳,在不大的餐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先坐在這稍微休息一下吧,我馬上就能做好了」

「不是,我說啊⋯⋯」

「好了好了,就先坐會吧?」

被感冒病毒攪得有些頭暈眼花只想站起來快點回家的不破硬是被或人按住了肩膀坐在椅子上,並且椅子還被人給往前推了。想著還是不要就這樣突然走掉掃興的不破嘆了口氣,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地坐在椅子上。

看不破沒有抗拒的意思,或人松了口氣,輓起袖子轉身進了廚房。


多虧了學生時代與搞笑藝人時代的長年獨居生活的經驗,或人在製作點心之外的料理上也是相當熟練。因為要照顧自己,所以給病人做有營養的料理並不是難事。背對著餐廳搗鼓料理的或人時不時感受到背後有視線投過來,雖然有點癢癢的,但是心情十分舒暢。


沒過多久熱氣騰騰的食物便擺在了不破的面前。

「請用」

「⋯⋯那我開動了」

突然意識到給病人吃剛做好的東西會不會太燙不方便吃的或人起身,準備去廚房再找一個小碗分裝出來涼一涼。余光中瞥見了不破用勺子舀起一勺粥,小心翼翼地吹吹幾口涼了才往嘴裡送。

明明就是理所當然很普通的動作,怎麼會覺得這麼可愛呢。或人想著想著,偷偷笑了起來。


「⋯⋯多謝款待」

「感覺身體好點了嗎?」

「⋯⋯還好,真是麻煩你了」

「啊咧?不破先生少見的坦率!」

「吵死了。⋯⋯不只是這次,一直以來的那個,也是⋯⋯」

一直以來的⋯⋯指的是我之前擅自塞給不破先生午餐的事嗎。或人眨眨眼睛,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不破。


看到對方似乎表情有些怪異,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的不破有些不自然地移開了視線。

此時飛電或人感覺自己腦袋里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沸騰。

或人坐在不破對面的椅子上,單手撐著臉。

「我說⋯⋯不破先生,你不需要嗎?」

「哈?要什麼」

他伸出手,用大拇指抹掉不破嘴唇上殘留的粥。

「要不要一個很擅長做飯的男朋友?」

收回手,舔掉了手指沾上的米飯。



從結果來看,大概是毀滅性的翻車吧。或人想。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伸出手,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不破的眼睛里似乎起了一些波瀾,目光游移不定的他說了聲「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便匆匆離開。

留下坐在桌前陷入不知所措的或人。他呆呆地坐了一會,突然感到腦子里嗡的一聲,唰的一下站起來抱住自己的頭。

搞砸了!太突然了把人嚇跑了!但這麼想的時候已經晚了。

「啊——!我真是笨蛋!!」

——我以為我們之間的距離已經縮短了一點,結果現在又回到了起點。而且現在要想再拉近距離,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


打那之後或人像一個洩了氣的皮球,無論上下班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而且,也沒有再給戰鬥時遇到的不破送午餐了。兩人之間原本該有的對話也徬佛從未存在過一般。兩人只是會在戰鬥的時候見面,僅此而已。


得到魔機在公園出現的情報的或人立刻前往了現場。那是一個中心是一片寬闊草坪的公園,抵達時不破已經在與魔機戰鬥,或人也馬上加入了其中。但是由於對魔機的輕敵和或人心不在焉的狀態使兩人陷入苦戰,戰鬥似乎沒有進展,有的只是時間在不斷流動。

最終還是在合力攻擊下打倒了魔機,兩人也因此都筋疲力盡。幾乎是同時,zero one和vulcan倒在草坪上,解除了變身。


「啊——真舒服」或人躺在草地上眯著眼看著天,藍藍的天上白雲飄。正當他要閉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的時候身邊的空氣似乎被攪動起來。


「餵,社長」

「嗯?欸、啊是、是的!」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或人從草地上彈了起來。

他扭頭看了看剛剛在叫自己的不破還躺在草地上,也正在看著天。


「我肚子餓了,給我弄點什麼吃的吧」

「我想吃你做的料理」

飛電或人感覺自己的心臟要跳出來了。


於是或人有些手忙腳亂地從包里摸出一個紙袋交給不破。


「⋯⋯我說說而已,你一直都帶有這種東西嗎」

「嗯⋯⋯雖然,都沒能送出去啦」或人苦笑道。 習慣真是可怕的東西,一邊想著不破的事情,手就徬佛不受控制一般擅自把點心給做好了。

當然那些沒能送出去的食物最終都進到了或人的肚子里。


不破打開紙袋拿起裡面的三明治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好吃」

看著露出滿足表情的不破,飛電或人有些入迷。

「啊⋯⋯糟糕,不破先生,我想吻你」


不經過大腦思考的沒頭沒尾的話再次蹦了出來,或人感覺自己又要把事情搞砸了。


「⋯⋯反正一直以來你都是自作主張的,隨你的便好了」


或人盯著一邊吃東西一邊嘟噥的不破,他感覺自己腦子里又是嗡的一聲。下一秒他就著跪坐的姿勢急速靠近不破。


「可以嗎!?真的嗎!?我真的會親的喔!?真的會搞砸的噢!?但是就算要說不行的話也已經唔唔唔!!」

「吵死了!!」


不破從紙袋里又拿出一個三明治塞進或人嘴裡,他實在是受不了如此近距離的大嗓門。

還想說什麼的或人無奈只能等嘴裡的東西吃完。

或人還在咀嚼的時候不破又拿出一個三明治,眼神又開始飄到別的地方去。


「根據以後的工作來考慮」

「誒?」

「考慮要不要找一個會做飯的男朋友的事」


吃下最後一個三明治的不破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草和灰塵。

兩人的視線在一瞬間對上了,雖然很快就又散開了。但是如果沒看錯的話,不破先生剛才⋯⋯嘴角確實上揚了吧。


「好,我一定會加油的!」或人高興得不得了。

——因為最喜歡不破先生了。


不破邊走邊揮手地離開了。

目送著不破離開直至消失的背影,或人開始思考起明天要做些什麼好吃來給AIMS的隊長。






「⋯⋯搞什麼,他們是在野餐嗎?」


到最後兩人都沒有發現遠處拿著望遠鏡圍觀的刃和AIMS的隊員們。



end.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