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要脸打tag

164浏览    20参与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狒狒日常

果然习惯厚涂后才会明白数码绘画的好

我的平板我好想你

狒狒日常

果然习惯厚涂后才会明白数码绘画的好

我的平板我好想你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honey和red他不香嘛?于...

honey和red他不香嘛?于是摸了酒吧聊天


上色废只能靠滤镜(泪)

honey和red他不香嘛?于是摸了酒吧聊天


上色废只能靠滤镜(泪)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UT】《MURDER》刀警告

        这是。。murder的成长史??


        dust是我很喜欢的一个au,第一次了解到的时候真的被它无比悲伤的故事给惊艳到了(自虐)


        以后会产出其他邪骨的粮的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hh...


【UT】《MURDER》刀警告

        这是。。murder的成长史??


        dust是我很喜欢的一个au,第一次了解到的时候真的被它无比悲伤的故事给惊艳到了(自虐)


        以后会产出其他邪骨的粮的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hh

        一开始可能大家会混淆murder和killer,毕竟俩衫都是屠尽地底的。其实他们的故事,对待屠杀的心态截然不同。。。如果感兴趣可以去接触一下,我更加欣赏murder吧      闭嘴两个邪骨

       在这个假期里希望lof的大家们都安然无恙,还能继续在这个可爱的社区磕自己喜欢的粮哈🤪



画渣憋嫌弃憋嫌弃憋嫌弃,tag不清楚就乱打了(/ω\)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UT/DR】辣鸡手绘也要发出来(#-.-)

在努力练骨体~了!

(效果不理想于是为了大家的眼睛打了码

都是写作业听网课时蹦出的脑洞


                                    打三角符文时kris真...

【UT/DR】辣鸡手绘也要发出来(#-.-)

在努力练骨体~了!

(效果不理想于是为了大家的眼睛打了码

都是写作业听网课时蹦出的脑洞


                                    打三角符文时kris真把我帅到了所以情不自禁摸了好多🤪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 涩图!(bu)⚠️ 【...

  ⚠️ 涩图!(bu)⚠️

【boss&fellsans】fell组好磕到爆 !

日常摸鱼系列

不要认错位置喔(∩❛ڡ❛∩)

  ⚠️ 涩图!(bu)⚠️

【boss&fellsans】fell组好磕到爆 !

日常摸鱼系列

不要认错位置喔(∩❛ڡ❛∩)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草稿 没错,字面意思的草稿

草稿

没错,字面意思的草稿

草稿

没错,字面意思的草稿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是lust ! 画骨困难户更新...

是lust ! 画骨困难户更新!

大骨头令人头秃(><)

是lust ! 画骨困难户更新!

大骨头令人头秃(><)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あ@* 画lust的大骨头...

√:あ@&*

画lust的大骨头画到崩溃

索性摸了张horror !

我爱horror♡

√:あ@&*

画lust的大骨头画到崩溃

索性摸了张horror !

我爱horror♡

禁言怪(考试短弧中)
画质感人的辣鸡作品 ——《be...

画质感人的辣鸡作品

——《bedtime story》

(其实爆肝了三天)

画质感人的辣鸡作品

——《bedtime story》

(其实爆肝了三天)

🌙
不画了! 咕咕!有照片参考

不画了!

咕咕!有照片参考

不画了!

咕咕!有照片参考

南淮无夜闻歌

非少年的结局

  酷拉皮卡的心脏里埋着怀表,咯哒咯哒运转他的生命。装载着无限的黑夜和愤恨,他步过无数山川河流,直到他七老八十,头发花白,浑身皱纹。

  他用那双枯骨的手葬下倒数第二对火红眼,烧掉了怀表主人留下的交易记录,颤颤巍巍,颤颤巍巍,爬进了少年时期留下的墓坑里。

  新鲜的泥土湿气唤醒他的眼泪,锁链手置身于年轻的罪恶里,鲜血把他的身躯泡皱了,可他的精神还是干瘪瘪,肉体干巴巴,是岁月腌制的肉干,没有嚼头。

  咯哒咯哒。

  怀表还在继续。一下一下,敲打老人的记忆,挖出灵魂里的红色部分,又牵连出黑色的那一部分——都是眼睛,无数红的,一双黑的。...

  酷拉皮卡的心脏里埋着怀表,咯哒咯哒运转他的生命。装载着无限的黑夜和愤恨,他步过无数山川河流,直到他七老八十,头发花白,浑身皱纹。

  他用那双枯骨的手葬下倒数第二对火红眼,烧掉了怀表主人留下的交易记录,颤颤巍巍,颤颤巍巍,爬进了少年时期留下的墓坑里。

  新鲜的泥土湿气唤醒他的眼泪,锁链手置身于年轻的罪恶里,鲜血把他的身躯泡皱了,可他的精神还是干瘪瘪,肉体干巴巴,是岁月腌制的肉干,没有嚼头。

  咯哒咯哒。

  怀表还在继续。一下一下,敲打老人的记忆,挖出灵魂里的红色部分,又牵连出黑色的那一部分——都是眼睛,无数红的,一双黑的。

  黑色的那一双在怀表里,闪出宇宙的光,又拥有黑洞作为瞳仁,将年轻的他一点一点,慢条斯理,留下残影,慢慢撕碎,留下一个年老的酷拉皮卡。

  黑色眼睛的肉身早已埋没在时间的那头,化作宇宙中渺茫一点,但他干了件大事,他令红眼睛的族群都死在他手上了。

  最后一双火红眼的主人死过一次了,没有多余的墓碑给他。这里没有多余的少年火红眼墓穴了,只有一个泥土气息丰富的老人墓穴,损耗的肌肉和年轻的他怀抱着一具尸体——四肢修长,毫无瑕疵,如瓷娃娃般美好。他得带着他一起躺下。

  好了,最后一双火红眼也躺进了坟墓,说出那一句禁语,心脏刺穿的瞬间,他试图回归灵魂的救赎。

  可是怀表还在继续,咯哒咯哒。讽刺他自杀的真实和前几十年的虚伪否认,达到自我安慰的目的。

  黑眼睛的人说:你真可怜。你连像个普通人承认自己的勇气都没用,是或不是,你只能拿出第三个答案搪塞自己。

  承认吧承认吧。黑色的主人说,你到底怀着什么样的感情呢?

  鲜血还在流淌,他还活着。

  揭露了一切却无法死去的酷拉皮卡彻底绝望了。

墨得钱,尘住气

如果我是快新家小孩那为什么只考30分啊
快新夫夫智商爆表了好吗
那就绝对果断给斗子啊怎么可能给新一咧


如果我是快新家小孩那为什么只考30分啊
快新夫夫智商爆表了好吗
那就绝对果断给斗子啊怎么可能给新一咧



長秦。

记梗,尝试着回头塞进哪篇叶王里

早晨的太阳穿过窗帘的缝隙向上偏移些许。
叶修是在王杰希微有动静的那一刹那醒的,他迷迷糊糊地扯住要起身的人把人搂在怀里。王杰希难得的没抗拒,对叶修这种又打算以温存打乱自己一天的安排的无耻行径见惯不惊,况且昨晚刚经历了激烈的一晚,黏腻的早晨正是王杰希需要的,并以之为借口的怠惰理由。
他眯了眼窝在叶修怀里,样子怎么看都是只懒洋洋晒太阳的大猫,叶修只是从善如流的把他搂得更紧,闷闷的声音伴着温热鼻息贴着他后颈传来:“媳妇儿,你该长点肉了,抱着都嫌硌手。”
“那就别抱,你不嫌硌手我还嫌热呢。”
叶修片刻没说话,拦在王杰希小腹的手臂又紧了紧,把整张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要不,咱们开空调吧。”
王杰希冲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早晨的太阳穿过窗帘的缝隙向上偏移些许。
叶修是在王杰希微有动静的那一刹那醒的,他迷迷糊糊地扯住要起身的人把人搂在怀里。王杰希难得的没抗拒,对叶修这种又打算以温存打乱自己一天的安排的无耻行径见惯不惊,况且昨晚刚经历了激烈的一晚,黏腻的早晨正是王杰希需要的,并以之为借口的怠惰理由。
他眯了眼窝在叶修怀里,样子怎么看都是只懒洋洋晒太阳的大猫,叶修只是从善如流的把他搂得更紧,闷闷的声音伴着温热鼻息贴着他后颈传来:“媳妇儿,你该长点肉了,抱着都嫌硌手。”
“那就别抱,你不嫌硌手我还嫌热呢。”
叶修片刻没说话,拦在王杰希小腹的手臂又紧了紧,把整张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要不,咱们开空调吧。”
王杰希冲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再低垂下眼睑时嘴边带了点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从叶修的角度只能看见他微微颤动的睫毛儿,像一只蝴蝶展翅欲飞的蹁跹。
好啊。王杰希这么说道。

龟龟菠萝包
2.22 猫猫日!!!还是迟到...

2.22 猫猫日!!!
还是迟到了两个半小时(哭

———

我没画过芥末…我觉得他会是看起来很凶的蓬毛大猫(你

永远画不来酒叔的气质!!哭了!

2.22 猫猫日!!!
还是迟到了两个半小时(哭

———

我没画过芥末…我觉得他会是看起来很凶的蓬毛大猫(你

永远画不来酒叔的气质!!哭了!

涉江的小迷妹已经迷狮自我

第二季大家都要买车吧【…】

  骑士与海盗的相遇如同命定。安迷修站在朴素的白色赛车边上,位于船形驾驶工具顶端的雷狮单手按在船顶上支撑身体,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完全是闲聊的状态。
  “安迷修?排名掉的那么厉害真是难看。”雷狮拉了拉头巾,薄薄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正是反派的调调。
  安迷修回想起积分排行榜,除了他本人,前十的变动不大,那微小的积分变化让他怀疑人生。第二轮凹凸大赛的系统让没有伙伴的独行侠很苦恼,这代表的买车租车的费用由他一人承包。
  “你的积分变动怎么那么小?”安迷修皱着眉头,他觉得这车十有八九是雷狮抢来的,不过这种出格的行为他本人都不怎么相信。
  雷狮瞥...

  骑士与海盗的相遇如同命定。安迷修站在朴素的白色赛车边上,位于船形驾驶工具顶端的雷狮单手按在船顶上支撑身体,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完全是闲聊的状态。
  “安迷修?排名掉的那么厉害真是难看。”雷狮拉了拉头巾,薄薄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正是反派的调调。
  安迷修回想起积分排行榜,除了他本人,前十的变动不大,那微小的积分变化让他怀疑人生。第二轮凹凸大赛的系统让没有伙伴的独行侠很苦恼,这代表的买车租车的费用由他一人承包。
  “你的积分变动怎么那么小?”安迷修皱着眉头,他觉得这车十有八九是雷狮抢来的,不过这种出格的行为他本人都不怎么相信。
  雷狮瞥了一眼安迷修的车子,他仰头,似乎是只想让安迷修看他的下巴和被黑色衣服包裹的颈部。
  “既然你都完成了一次性付款那么愚蠢的行为,那我就告诉你。”
  “我们分期付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