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不见上仙三百年

25.7万浏览    958参与
Treg

乌行雪忏悔过自己的罪行吗?

《不见上仙三百年》看了一部分,感觉好生气啊,有无好心人愿意向我介绍一下乌行雪后文有没有替自己上仙时期犯下的罪好好忏悔过?(如果没有我就不往下买了)

他做灵王的时候斩断乱线,我看不出有任何值得赞许的地方。他那段时间不分善恶、自以为是地斩断所有乱线,只留下最初的主线,偏偏还觉得自己一个人肩负很多自己很委屈,非常离谱……


灵王时期的乌行雪总是谈什么“命数”“因果”“本不该”“该走的命途”,认为只有“主线”是正确的。可哪有什么“本该”呢?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念之差的事情,哪里就成了“本该”?

在我看来,只有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是“本该”的。


就举一个我经常闲来无事幻想的例子吧(老中二...

《不见上仙三百年》看了一部分,感觉好生气啊,有无好心人愿意向我介绍一下乌行雪后文有没有替自己上仙时期犯下的罪好好忏悔过?(如果没有我就不往下买了)

他做灵王的时候斩断乱线,我看不出有任何值得赞许的地方。他那段时间不分善恶、自以为是地斩断所有乱线,只留下最初的主线,偏偏还觉得自己一个人肩负很多自己很委屈,非常离谱……


灵王时期的乌行雪总是谈什么“命数”“因果”“本不该”“该走的命途”,认为只有“主线”是正确的。可哪有什么“本该”呢?不过是一个人的一念之差的事情,哪里就成了“本该”?

在我看来,只有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是“本该”的。


就举一个我经常闲来无事幻想的例子吧(老中二病了……唉),如果神木能让一个普通人回到疫不会是因为这个词屏卡我的吧情爆发之前呢?哪怕他只是个三观朴素道德及格的普通人,我想他也一定会选择收集足够有力的证据,提醒其他人即将到来的危险,挽救那些不该凋零的生命。我想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人——我们甚至不用说“伟大”“坚强”之类的,只要是个普通的好人——会做的事情。

可是灵王乌行雪呢?他只会一剑把这个人捅穿,把时间线修正回现在的世界,然后跟他说:“这是命数,对不起。”只要想一下这个场景我就会感觉血压直线上升。


虽然乌行雪肯定在书中没有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但他三观摆在这里,肯定还是犯了很多罪,杀了很多好人,连累更多无辜者。

(希望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我知道幻想回到悲剧之前修改它可能非常幼稚,可能我受知乎上一些“如果可以时间旅行,你会做什么”之类的幻想问题影响比较深,绝无任何轻描淡写伤害大家感情的意思。如果有哪位朋友觉得我态度不端正不懂事,请务必对我进行批评教育,我会诚恳道歉。)


灵王大谈特谈“命数”“因果”“本不该”。

而我偏不信命数,偏不管因果。我偏要勉强。

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攀上神木的枝桠,定要借力扭转这所谓的“命数”。我想,大多数人也是如此。


但不知为何我在那几章的评论区没看到谁和我一个想法……怪。大家都不舍得谴责主角吗?我觉得错了就是错了,主角道德败坏就是应该受到谴责……

而且为什么乌行雪一意孤行却能自以为善好呢……只要想想这样的角色居然是木苏里这么出名的作者笔下的主角就觉得浑身发凉……个人认为,主角干坏事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干了坏事还刚愎自用、自怨自怜,让人觉得很难受很气人。


我现在是感觉他后面再怎么忏悔都很难被原谅了,已经不适合做正面形象了。所以他最后付出什么代价了吗?(朴素的报复主义.jpg)他有没有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啊?(叹气)


舊相识

【不见上仙三百年】


看完番外 一时兴起弄了个雷人玩意(?)


(突然找到了家里猫咪小时候的照片,太可爱了放彩蛋里了——(转移话题(什)

【不见上仙三百年】


看完番外 一时兴起弄了个雷人玩意(?)


(突然找到了家里猫咪小时候的照片,太可爱了放彩蛋里了——(转移话题(什)

一只快活的柠檬精

傀!!

哈哈哈薛闲闲是不是你!玄悯管好你家薛闲闲哈哈哈


说实话我想过铜龛和上仙是一个世界观的,但我真没想到铜龛,上仙和判官都是一个世界观的😂😂


傀!!

哈哈哈薛闲闲是不是你!玄悯管好你家薛闲闲哈哈哈


说实话我想过铜龛和上仙是一个世界观的,但我真没想到铜龛,上仙和判官都是一个世界观的😂😂


舊相识

【不见上仙三百年】


/那是只为他一人所开的满树繁花/


/庭有青梧傍井生 朗月照台花照人/


抱图红蓝(●'◡'●),今天有隐藏彩蛋(在回礼)


不藏字了!考完试就是要全发出来(翘脚)


(本来想尝试新风格,是我高估了自己(((

【不见上仙三百年】



/那是只为他一人所开的满树繁花/




/庭有青梧傍井生 朗月照台花照人/




抱图红蓝(●'◡'●),今天有隐藏彩蛋(在回礼)


不藏字了!考完试就是要全发出来(翘脚)


(本来想尝试新风格,是我高估了自己(((

◆交涉破裂舞者◆

看了番外摸点=ω=

想画的有点多就全画成黑白加彩色高光了

看了番外摸点=ω=

想画的有点多就全画成黑白加彩色高光了

泠然·芙拉
这是尘不到吧?这绝对是尘不到吧...

这是尘不到吧?这绝对是尘不到吧!!!

这是尘不到吧?这绝对是尘不到吧!!!

寒酥

【联动非典型阅读体】 邀月4.5[补齐上篇]

无脑开坑,不定时更新

人物归木叽,ooc归我

上仙时间线:小鸟问完兔兔,那魔头,是个怎样的人。「就是知道自己是本人哪里啦」

铜钱时间线:全文完结,真不知道哪个时间合适

判官时间线:卜宁阵内,连理枝

全员在线,一个不漏

[]内原文或系统说的话,加粗的文字也是的,阅读按 上仙,判官,铜钱 阅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

写完这篇就到番外啦,这篇没有问答,因为是接着上篇的啦,所以这个4.5很灵性

救命,我在这里写虐点,不会了,回去揣摩人设,刚好看见木叽更新,看的我笑的哈哈哈的,完全写不下去了好吧

这个好难写,主写了暄雪,别...

无脑开坑,不定时更新

人物归木叽,ooc归我

上仙时间线:小鸟问完兔兔,那魔头,是个怎样的人。「就是知道自己是本人哪里啦」

铜钱时间线:全文完结,真不知道哪个时间合适

判官时间线:卜宁阵内,连理枝

全员在线,一个不漏

[]内原文或系统说的话,加粗的文字也是的,阅读按 上仙,判官,铜钱 阅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

写完这篇就到番外啦,这篇没有问答,因为是接着上篇的啦,所以这个4.5很灵性

救命,我在这里写虐点,不会了,回去揣摩人设,刚好看见木叽更新,看的我笑的哈哈哈的,完全写不下去了好吧

这个好难写,主写了暄雪,别的不好写这才是真的,所以短小……

是篇不合格的,但是它是4.5原谅它一下

………………………………………………


[街市上的锣镲声就是在那时响起来的,萧复暄猝然回神,就见满街市的灯被百姓送入夜天。

他抬眸望了一眼,却在不经意间穿过交织灯影,看到对面高高的楼阁栏边站着一个人。]

[他背对着离萧复暄,仅仅一步之遥。

他垂着的那只手上还淌着血迹,身上是挡都挡不住的邪魔气,比萧复暄斩过的任何邪魔都要浓重。

用人间流传的话来说,他是百年一遇的魔头,应当以长剑穿心而过。]


“这是……我成魔之后和上仙的第一次相遇么?”

乌行雪感觉心里莫名的有些恹恹的感觉,眉宇间也下意识的拧了起来。

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纠结很久,哪怕不太相信还是问了:“萧复暄,你是忘了我吗?”

魔头自己都没注意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难过,强压下去的情绪有些外露。

萧复暄沉默片刻,还是答了:“后来想起来了。”

眸光扫过魔头的眼睛,那双眼睛正半垂着,明明难过的很,还试图不让人发现。


作为现代人,夏樵同学非常自信的拍拍胸脯:“我知道,这肯定是开虐的前沿!”

闻言,谢问也无可奈何的叹息笑笑。

“常有言,苦尽甘来,”谢问望了一眼对面,勾了一下闻时的小指,道:“希望会好的。”

未来的事情总是在变化,对于他人的故事也不好过多评价,只能祈愿他们能好起来,当然,也祝愿自己。

闻时抿了一下唇,牵上了谢问的手,闷闷应了一句:“嗯。”


[萧复暄看着面前的人,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一下,却不是握剑的那只手。那一刻,他看上去仿佛是要抬起手来,碰一下对方或是别的什么……

但最终,他只听见自己开口问道: “你是……乌行雪?”

背对着他的人没有动,明明已经没有驱灵灯照进来了,他却依然掩着眼睛,始终没有转过身来。

萧复暄看不见他的模样,看不到他的眼睛。只听到他声音里透着微渺的沙哑,良久之后垂了手,应道:“为何觉得我是乌行雪,你认识他?”

屋里静了一瞬,萧复暄低低沉沉的嗓音响起来。他说: "我听说过。”


不是认识也不是记得,而是听说。

......

只是听说。

乌行雪静立着,依然没有回头。

他双眸的灼红还未褪去,望着虚空中的某一点问道:“那你.....听说过的乌行雪是什么人?”

他等了好一会儿,听见了答案。

萧复暄静了一下,说:“照夜城主。”

又过了很久,乌行雪才轻轻应了一声:“哦。”

他忽然觉得人真是奇怪。明明这一幕早有预料,在过去百年的时间里设想过无数次,可真正听到这句答案,还是会难过。

他居然还是难过。

那滋味就像心脏前面抵着剑尖,他垂着眸,亲眼看着刃口一寸一寸缓慢地钉进去。

他听见自己又一次轻声开口,说:“既然如此,那你一定也听过照夜城是什么地方。”

“听过。”身后的人说:“世间大半邪魔汇居之处。”

“大半邪魔汇居之处……”乌行雪重复着。

他眸光依然落在那个虚空的点上,直到瞳仁上的雾气褪下去,才眨了一下眼睛,说:“给你讲传闻的那人话一定很多,说得又哕嗦又拗口。不如我来告诉你,常人提起照夜城,从来只有两个字,魔窟。他们说起那照夜城主,也只有两个字……”

他顿了一下,道: "魔头。”

剑尖抵着心脏缓慢钉下去的过程太长、太难熬了,他可能没法笔直地站到最后。还不如他自己往前走一步,一钉到底。

手指上的血在地上滴成了浅浅一洼他垂眸看着,嗓音像薄雾一样融在夜色里:“给你讲传闻的人应该也只是听说,没跟那个魔头交过手。否则他就该告诫你,如果见到那个魔头,千万不要这样跟他聊天说话。记得以最快的速度出剑,不然……"

他止了话音,听到身后那人应道:“不然如何。”

“不然你就杀不了他了。”]


明明是记不清的画面了,可乌行雪还是觉得难受,就好像他还站在那个场景里一样,所见历历在目,心里没由来的难过起来。

状态眼见得蔫了下去。

一双漂亮的眼睛里不带什么色彩,长密的眼睫垂下,落下一片阴影,将神情遮罩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难过。

忽然,暖炉下递过来一只手,比他的暖。

牢牢的握着了他,暖流顺着手传过来,明明是握着手,但却好似流进了心里……

乌行雪抬了眼眸,撞上了萧复暄的眸光。

萧复暄没有说什么赘余的话,只是轻声念了一句:“乌行雪。”

天宿大人脸上的表情总是很淡,经常看着像对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样子,以前的灵王大人就很喜欢逗,因为这样的天宿更让人喜欢。

可是就是这样的萧复暄,让他心里酸疼一片。

这样的萧复暄他应当见过的,他应当是见过很多次的,在很多时候,在坐春风,在照夜城,在落花山市,在凡间很多地方……

这个时候,他应该做点什么吧……

或许,是这样——

乌行雪眨了一下眼睛,眨去眼底的一片红,拉了一下人,侧头吻了上去。

他之前经常在想自己和萧复暄的关系应该是不同于常人的,先前勉强觉得应该是知己,可是,知己不应该会有这种想法吧,所以,应该这样才对……

明明是他占的先机,可是最后却是萧复暄在静静的吻着他。

安静的略带安抚,叫人心塌下一片。

萧复暄让开毫厘,指腹抹过他的眼尾那片红,声音有些沙哑:“想起了多少……”

魔头静了一下,轻声回答:“一些碎片,本能反应。”

“嗯。”

萧复暄低声应了一句,又吻了上去。


站在一边的宁怀衫看见白光笼过去的时候人就已经麻了。

我懂,谢谢护眼。


这是忘了……

薛闲有些疑惑,于是祖宗随手揪了一个上仙那边的人过来:“你们的仙落凡是会被忘记吗?”

被揪过来的是一个仙家弟子,被真龙吓得大气不敢出,哆哆嗦嗦的回了一句:“不是,我们都会记得的,魔……灵王大人应该是例外。”

薛闲“啧”了一声,撒了爪子让人走了,还不忘道声谢,虽然吊儿郎当的。

然后转过头,对玄悯说:“这位灵王大人是做了什么严重的事情吗?为什么会让所有人忘记他?而且貌似不是主动的,是被动的。”

玄悯沉思片刻,答:“应该是有一个驾驭仙魔以上的存在,抹杀了灵王的存在。”

薛闲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或许就是因为那魔头少了一柄趁手的剑,所以后来他会以一把剑长的间距之差,将那个魔头抵在地上。

那是一百年以来,他们相距最近的时刻,近到他们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影子。

萧复暄半跪于地,一手压着那个魔头的肩,一手握着剑。

雪沫从他鼻梁边扫过,他偏开头眨去雪沫又转回来,眸光从那魔头的脸上扫量而过。

很奇怪,明明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明明那张脸上探不出明显改动过的痕迹。但他就是觉得对方易过容。

他看着那抹淡红色,听见魔头的嗓音响起。那个魔头轻声说:“你为何剑不出鞘?”

………………

他握着剑柄的手攥了一下,在浓稠邪魔气息的包裹之下垂眸看着那个人,良久之后答道:“还没到时候。”

应当是因为还不是时候,他还没接到那道铲除魔头的天诏,所以才下意识留了一点余地。

而不是因为别的什么。

魔头听了他的答案,半晌后道:“这样啊……”

………………

世间传闻都说,照夜城的大魔头生了一副并不像邪魔的容貌,还擅于蛊惑人心。这话有些道理。

因为那双眼睛半垂眸光的时候,眼尾微微下撇,给人一种错觉,就好像那一刻这个魔头是难过的。

萧复暄心里漫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没等他弄清,就感觉手指下倏然一空。

那个被抵在地上的人骤然化作一篷雪雾,散开了。]

[萧复暄眉心一紧,接着便意识到,方才被他抵在地上的其实只是那魔头的一道化身。至于本尊……

魔头的嗓音在稍远两步的地方响起,道:“萧复暄。

萧复暄倏地抬眸。

对方叫完他的名字,却并没有后文。或许只是以此确认他是不是那个专斩邪魔的天宿上仙。

那双眼睛背对着光,浓黑如墨。那个魔头看了他良久,开口道:“下次……”

魔头沉默一瞬,道:“别叫我乌行雪。”]


传闻总是不如眼前所见所闻,那一刻,乌行雪确实是难过的,只是熟知的人忘了。

回避这个称呼,也是怕自己难过吧,因为明明之前同样是萧复暄喊他的名字的时候,他们还是世上亲昵至极的人,如今却变了,怎么不让人难过。

为何还没到时候,是本能反应么?

“乌行雪,”萧复暄侧头亲了一下他,“我现在记得。”

乌行雪被亲的眯起了眼睛,在萧复暄让开一点说话空隙的时候回了一句:“嗯,我知道。”

不容置疑,他们还是彼此亲昵无比的人。

就算忘了,总会想起来的,再等等就好了……


………………………………

谢谢,我哭了要,快写完了退出去打算玩会游戏,一个手欠点到了直接退出,没有保存,然后,我码了很久的草稿飞了ε(┬┬﹏┬┬)3

昨天大早上出门,下午六点四十才回家,没有什么时间写,嗯……而且写一半木木更新了,所以今天更,谅解

然后明天跟着我妈妈去喝人家小孩满一年的酒宴,预计也不能更,可能我觉得我应该会逐渐沦为两天一更,先打个预防针。

说句实话,我不太会写抒情的段,所以比较马虎就过去了,薛闲玄悯的人设我也不是很会,因为铜钱只看了一遍。





凌逍

大概是刚从苍琅北域被抱出来还以为自己是鹊都贵公子上了魔头的身强作镇定实际上内心慌的一匹的雪和他的…傀儡(不是

天宿大人就看着你叭叭呢

不会写字,把封面字p上去做了手机壁纸~

大概是刚从苍琅北域被抱出来还以为自己是鹊都贵公子上了魔头的身强作镇定实际上内心慌的一匹的雪和他的…傀儡(不是

天宿大人就看着你叭叭呢

不会写字,把封面字p上去做了手机壁纸~

撒野ours—

不见上仙三百年by木苏里-第二卷春幡城

tag:肉渣渣(﹁"﹁),失忆,强强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甜文

受乌行雪:面相矜贵,五官精致,气质慵懒,

攻萧复暄:面如冠玉,轮廓锋利,气质清冷,


剧情线(有剧透,慎点):

(不是以时间线为顺序,是以小说的阅读顺序)

第二卷春幡城

地点:春幡城桃花洲花家

人物:医梧生

去春幡城原因:找医梧生找寻魂回的办法

有无记起过去片段:无

掉落:假梦铃,乌行雪是正主不是魂穿。

副本故事:


第一节

他们四人一起去了春幡城,进去城内的只有易了容的萧复暄和乌行雪,他们去了花家。花家有一处压着很多邪魔,这里有个作者设定,邪魔都崇拜强...


tag:肉渣渣(﹁"﹁),失忆,强强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甜文

受乌行雪:面相矜贵,五官精致,气质慵懒,

攻萧复暄:面如冠玉,轮廓锋利,气质清冷,


剧情线(有剧透,慎点):

(不是以时间线为顺序,是以小说的阅读顺序)

第二卷春幡城

地点:春幡城桃花洲花家

人物:医梧生

去春幡城原因:找医梧生找寻魂回的办法

有无记起过去片段:无

掉落:假梦铃,乌行雪是正主不是魂穿。

副本故事:



第一节

他们四人一起去了春幡城,进去城内的只有易了容的萧复暄和乌行雪,他们去了花家。花家有一处压着很多邪魔,这里有个作者设定,邪魔都崇拜强者,他们遇到强大的邪魔会朝圣,所以那天晚上连同医梧生和花家家主都对乌行雪进行了朝圣,但是乌行雪不知道,萧复暄正好借着找东西,故意带着乌行雪在花家绕圈。花家的弟子更不知道家主成了邪魔,以为家主在带他们找邪魔,但是其实他只是在朝圣。

医梧生短暂清明的时候,求乌行雪杀了他,然后乌行雪祭出杀招。萧复暄用术法给医梧生留了一口残魂可活3-5天。听医梧生说了原委。



第二节

20多年前很多人从大悲谷回家后,不出三日后颈无端出现了类似傀儡印一样的东西,还会在夜晚梦游吃东西,有的醒来发现吃的是人,这与邪魔宿体没有区别,仙门去探查,一无所获,弟子也纷纷中招,医梧生就是在仙门求药的情况下,研制出无梦丹,只要在一个月内服下,就可相安无事。可是他自己在没有出门的情况下中招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开始闭关,后来在极偶尔的时候,医梧生会恢复一些意识。就像一抹残魂不甘离去,还想试着占据主权。后来他发现家主中招比他还早。然后他彻底被邪魔占据,直到萧复暄和乌行雪到来。



第三节

萧复暄找出混在邪魔中的花家家主,还在他的卧房找到了梦铃。

医梧生想用剩下的日子去大悲谷,一是想弄清楚大悲谷的事情,二是想要寻一下梦铃真迹。乌行雪萧复暄为了梦铃于是一起同行。

记忆:乌行雪没有记起什么,但是从他进入桃花洲,看到医梧生的弟子阿杳,探魂时候下意识的换手的动作(为何换手,这里是一个伏笔),直到当他看到医梧生,还有医梧生攥着他的衣袍下摆,挣扎着求他杀了自己的时候,他确定自己不是生魂穿躯壳,他就是乌行雪。(第14章明镜,有详细说明。)

【原文:乌行雪垂眸看向地上的医梧生,静了片刻。之前遛着邪魔满桃花洲乱窜时,他还极有精神。这会儿在血洼旁站着,嗓音低下来,再衬着有些苍白的肤色,又莫名显得恹恹的。】这段话,乌行雪为什么突然恹恹的呢?因为他知道自己就是乌行雪。“恹恹的”这个词,在后文每当乌行雪杀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算是他的标配。



撒野ours—

不见上仙三百年by木苏里-第一卷苍琅北域

tag:肉渣渣(﹁"﹁),失忆,强强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甜文

受乌行雪:面相矜贵,五官精致,气质慵懒,

攻萧复暄:面如冠玉,轮廓锋利,气质清冷,


剧情线(有剧透,慎点):

(不是以时间线为顺序,是以小说的阅读顺序)

第一卷苍琅北域

地点:苍琅北域

人物:乌行雪,萧复暄,宁怀衫,方储

为何在苍琅北域:据说是魔头被封在此,萧复暄不明

有无记起过去片段:无

掉落:春幡城,身份照夜城城主

副本故事:

苍琅北域,乌行雪醒来,前一秒还在雀都,怎么现在在陌生地方的一棵树上,下面还有自称来救他的人宁怀衫和方储,他们喊他城主,他意识到自己...

tag:肉渣渣(﹁"﹁),失忆,强强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甜文

受乌行雪:面相矜贵,五官精致,气质慵懒,

攻萧复暄:面如冠玉,轮廓锋利,气质清冷,



剧情线(有剧透,慎点):

(不是以时间线为顺序,是以小说的阅读顺序)

第一卷苍琅北域

地点:苍琅北域

人物:乌行雪,萧复暄,宁怀衫,方储

为何在苍琅北域:据说是魔头被封在此,萧复暄不明

有无记起过去片段:无

掉落:春幡城,身份照夜城城主

副本故事:

苍琅北域,乌行雪醒来,前一秒还在雀都,怎么现在在陌生地方的一棵树上,下面还有自称来救他的人宁怀衫和方储,他们喊他城主,他意识到自己生魂穿了别人的躯体,并且知道自己是一个魔头,叫乌行雪。

苍琅北域异象,他们掉入了下面三十三层,那里有一个棺椁,乌行雪只是碰了一下棺椁,棺椁就开了,从宁怀衫口中得知那躺着的是执掌刑与赦,一手死一手生的天宿上仙萧复暄,萧复暄怀里有一个没有面容的白玉雕像,乌行雪拿了起来,有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梦都西边的春幡城你去过么?那里有个奇人医梧生。」「想回去么?去找他。」然后还有声音在引导他把萧复暄做成傀儡,然后乌行雪只是摸了一下萧复暄手腕,萧复暄就醒了,他的手下以为乌行雪在做傀儡,但其实啊,乌行雪什么都没做。

萧复暄:“乌行雪。”

乌行雪:“你弄错了,我不是他。”

许稚

木家众cp穿全高(5)

树林深处的小洋楼里,玄悯捏着一张通知单进了办公室。


“这又是怎么了?”秦究有点头大,抓过那张惨白的通知单,“把题目搞死了?”


“大考官,你的知己啊。”他凑在游惑的耳边,呼出的气体挠红了耳垂。


游惑:“……”



挂在门上的公鸡又一次扭转脖子,盯着窗外叫。


几位监考官披雪而来,一进门便寒气扑面。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秦究查着本次考试的规则:“和我们那时好像不太一样,根据规定,同一考场的考生需在后一考生受到处罚,或考试结束才可以离开禁闭......

树林深处的小洋楼里,玄悯捏着一张通知单进了办公室。

 

“这又是怎么了?”秦究有点头大,抓过那张惨白的通知单,“把题目搞死了?”

 

“大考官,你的知己啊。”他凑在游惑的耳边,呼出的气体挠红了耳垂。

 

游惑:“……”

 

 

 

挂在门上的公鸡又一次扭转脖子,盯着窗外叫。

 

几位监考官披雪而来,一进门便寒气扑面。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

 

秦究查着本次考试的规则:“和我们那时好像不太一样,根据规定,同一考场的考生需在后一考生受到处罚,或考试结束才可以离开禁闭室。

恭喜这位唯一会物理的考生刑满释放。”

 

盛望:我谢谢你。

 

“某位考生违规答题,致使该题中的主干部分——猎人甲——当场身亡。这种情况目前比较罕见。”

 

“所以你要和我们走一趟。”玄悯低垂着眸子朝薛闲勾了勾手。

 

“老子好歹是一条龙,劈死个鬼而已。”他翻着白眼,向盛望招了招,“小孩,处罚内容是什么。”

 

盛望莫名其妙地红了耳根,江添偏过头抵着鼻子咳了一声,言简意赅地概括:

“和对象关禁闭。”

 

众人:?

还有这种好事?

 

 

 

 

“还有一个人在哪?”闻时在监考官即将踱出门之前用傀线挡在门前。

他皱着眉头,意识到了不对劲。

 

楚斯没有回来。

 

游惑摸着耳钉,目光自然下垂:“由于违纪方式特殊,他不在监考处接受一般处罚。至于能不能回来……”

 

他拨开傀线,扫视一周,带其他人迈出考场。寒风朔雪中只留下不带感情色彩的剩下半句话:

“自求多福。”

 

 

 

 

答题墙上的题又变了模样:

 

题干:猎人的小屋里只剩下12位客人和12套餐具,一人一份,再不会有争抢。但餐具里的秘密依然还在,它就藏在光的下面。坐在阴谋面前的人将面临诅咒,那个人会是你吗?

 

要求:找到那套特殊的餐具(但不可损坏餐具)

考察知识点:光学。

 

 

指甲抓挠的声音持续了五分钟,餐桌旁的每个座位便多了编号。

 

1到12,一一对应,作用也一目了然。

 

如果找到那套餐具,只要把编号写在答题墙上就行。

 

“高脚杯……似乎有点像凸透镜?”盛望斟酌着,“可能需要用到折射?”

 

 

大家像鉴宝一样盯着桌上的餐具,力图找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果然……

 

啥也没有。

 

 

挨个检查来回走着的乌行雪突然驻足。

地上有一个摔碎的酒杯。

 

损坏餐具要赔命啊,那么这个酒杯……

突然出现的提示?

 

众人在他身边围成一圈。

 

 

谢白用黑雾托起酒杯打量,高脚酒杯的底座是个微凹的圆,上面支着用来抓握的细长杯脚。他在油灯和炉火的映照下变换角度,酒杯在黑雾的托举下像是喷泉上的舞女。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有东西。”他控制着黑雾展示,小部分黑雾具象化,指着玻璃柄和圆形底座相接的地方。像是嵌了一张图片。但内容看不清,模模糊糊的,不知道是画了什么还是写了字。

 

闻时干脆利落一敲。咔嚓一声,细柄和底座从相连的地方断裂,整整齐齐,就好像这里本就很容易碎。

谢白顺势接住飘落的圆片。

 

它的背面一片空白,像微缩的镜面。

 

正面则写着微缩的字母:

 

Simon the Zealot

 

“最后的晚餐?”燕绥之轻声道。“达•芬奇的名画?”

 

又是晚餐,又是12,这些关键字眼都和屋里的情景完美契合。

 

找到特殊的餐具……

找到特殊的门徒?

“犹大。”他说,“找到犹大。”

长木桌上,每套餐具都有相应的编号。写在答案墙上的,不该是“犹大”这个名字,而是那只藏有“犹大”的杯子所对应的数字。

 

于是重任又落到了唯一会英语的盛望身上。

盛望:我为这题背负了太多。

 

他随手捞过一个酒杯细细观察。

没有字?

 

 

大家之前就检查过这些杯子,如果一眼就能看到藏着的字,还用等到现在?

 

“正常角度看不见。”燕绥之推理。

 

 

这题目说不得损坏餐具,损坏偿命,那要怎么看?所有人都知道名字藏在哪里,可他们看不见。

 

“加液体。”盛望说,“我搞物竞的,之前做过一道类似的题目。找找有没有酒。”

 

“我知道哪里有酒。”谢白突然打断,从容地解释,“我掌死。死人归我管。”

 

黑雾覆着猎人甲的尸体。

 

他睁眼:“钥匙在厨房,那个挂着公鸡的房间是杂物间,酒在那里。”

 

 

咔哒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陈旧的灰尘味扑面而来,谢白抵住鼻尖,伸手扇了两下。

 

面前的房间狭小得像个杂物室,但里面并没有堆放扫帚拖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木架,架子上斜放着孤零零的酒。

 

瓶盖一拔,浓烈而刺鼻的劣质酒气布满了整个小屋。

 

这是猎人的美餐中最重要的一样,但他永远都没机会开饭了。

 

往1号高脚杯里倒入浅琥珀色的酒液,所有人都伸头看着杯口,屏住呼吸。

 

杯子里藏着又一个名字:

 

Matthew

马太。

缓缓一动,12只杯子一一斟了酒。

 

门徒的名字也一个接一个浮现出来:

 

Bartholomew

 

John

 

Thomas

 

Philip

 

……

 

现在只有两个名字还没出现,刚巧是这幅巨作中最重要的两位,犹大和耶稣。

 

犹大藏在11号。

 

“不是11!”燕绥之猛然惊觉,“是12。”

最后的晚餐,最终被钉上十字架受难的人是耶稣。坐在那个位置上,才是被诅咒的客人。

 

犹大只是背叛者而已。

 

【检测到标准答案。

 

【考生提前交卷,本场考试顺利结束

 

【稍后清算最终惩罚与奖励。】

 

本场考试一共四小题:

 

(1)未知(5分)

 

(2)未知(5分)

 

(3)用餐人数由13位变为12位(6分)

 

(4)找到被诅咒的餐具(8分)

 

 

答题墙还在核算分数:

 

解字2分、第一、二题过程4分,折射率踩点3分、第(3)题6分、卷面-1分,第(4)题8分。

 

共计22分,超出本题平均分数14分。

 

共计用时12时5分49秒,相较于平均用时,节省了35小时54分11秒。

 

这还不包括盛望被抓走的几个小时,强制睡觉的八个小时……

 

 

二位监考裹挟着风雪进入考场。

答题墙缓缓刷出一条通知:

奖励:考生获得抽签权两次

 

秦究筋骨修长的手指松松地拎着一只扑克牌纸盒晃着:“本次考试中你们属于捆绑状态,接下来的考试在一个考场,谁抽都一样。”

 

他带着笑:“你们谁运气好?”

 

 

众人:……

好嘛,全员非酋。

 

 

 

秦究手里的牌背面一模一样,正面则写着不同内容,有几张非常吸引人。比如:

 

> 总分加15(单人)

 

> 总分加10(全体)

 

> 免考(单人单场,按平均成绩计分)

 

……

 

还有一些很奇葩的,比如:

 

> 一张小抄

 

> 临时抱佛脚

 

 

一眼扫过去,起码有十来张写着同样的内容:

 

> 优秀考生,再接再厉。

 

> 三好学生,以资鼓励。

 

> 名列前茅,特此表扬。

 

 

众人顺手把盛望和燕绥之推了出去,抽卡前燕大教授笑着打趣:“希望别是好人卡。”

 

两人一翻牌。

 

 

> 三好学生,以资鼓励。

> 名列前茅,特此表扬。

 

【考生使用两次抽签权】

 

……

不愧是燕院长。

阜杭

两个头像稿子 请勿使用

两个头像稿子 请勿使用

半盏攸竹
谁不喜欢软软乎乎的雪雪呢?

谁不喜欢软软乎乎的雪雪呢?

谁不喜欢软软乎乎的雪雪呢?

有翮Mint
满街的灯就是在那个瞬间升起来...

满街的灯就是在那个瞬间升起来的。


于是楼阁之上的乌行雪垂了眸,而街市边的那个人抬了眼。

于是人间整整一百年,就在那片迷晃的灯影里缓缓流过。


(是重逢章的天宿上仙视角


满街的灯就是在那个瞬间升起来的。


于是楼阁之上的乌行雪垂了眸,而街市边的那个人抬了眼。

于是人间整整一百年,就在那片迷晃的灯影里缓缓流过。


(是重逢章的天宿上仙视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