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不适勿入

10浏览    3参与
燕去---沉迷吸桶无法自拔

3:你好,穿越者

有一部分的我自我毁灭,有一部分的我挣扎着活了下来。  ----《杰森日记


杰森·陶德是谁?

DC多元宇宙渺渺众生中一员,哥谭众多市民中默默无闻一名。

也许遇到蝙蝠侠之前的确是这样的,但在遇到蝙蝠侠之后一切都转了个弯。来自犯罪巷的男孩成了布鲁斯的第二位养子,蝙蝠侠的第二任搭档,哥谭的第二只知更鸟,曾追逐在蝙蝠侠身后飞过了一段时光,后于中非死于小丑之手。

死而复生后自称红头罩,与军火库罗伊,外星公主科莉组成法外者小组,亦正亦邪的反英雄,蝙蝠系超英中唯一使用枪的人。

他是英雄。他的心之所向。

这也许是一个人生命中最无意义的时期,一成不变的天花板,暗...

有一部分的我自我毁灭,有一部分的我挣扎着活了下来。  ----《杰森日记


杰森·陶德是谁?

DC多元宇宙渺渺众生中一员,哥谭众多市民中默默无闻一名。

也许遇到蝙蝠侠之前的确是这样的,但在遇到蝙蝠侠之后一切都转了个弯。来自犯罪巷的男孩成了布鲁斯的第二位养子,蝙蝠侠的第二任搭档,哥谭的第二只知更鸟,曾追逐在蝙蝠侠身后飞过了一段时光,后于中非死于小丑之手。

死而复生后自称红头罩,与军火库罗伊,外星公主科莉组成法外者小组,亦正亦邪的反英雄,蝙蝠系超英中唯一使用枪的人。

他是英雄。他的心之所向。

这也许是一个人生命中最无意义的时期,一成不变的天花板,暗淡的灯光,吃喝拉撒睡的无限循环往复,不能自主,任人摆布。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人类是一种闲不住的动物,无聊会将他们拉向思考,思考一些可能毫无作用的哲学,穿越者正是如此。

他不该去想,那只会将他拉向痛苦的深渊,可他要是能够控制住自己,也就不是他了。

穿越者在发呆,可是思维却飘散到了前世所了解的那个残破的故事,具体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和时间线模糊成一片,似乎被什么强行抹去,只留下片面的印象。

但仅仅只是那点余晖,也足以令他勾勒出一个英雄。如果他叫杰森·陶德,那杰森呢?原来的那个杰森呢?

他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他显得平静而悲哀,与身体的年龄极不匹配,怪异而又矛盾。

绿色的枝叶优雅的舒展,闯入穿越者的视野,鲜嫩娇艳的花瓣上晶莹的水珠向四面八方折射着光线,纤细羸弱的花丝倔强顶起鹅黄冠冕中是免不了被压弯几分。

当然,他没有注意那么多细节,只是下意识就屏息凝神,同时目光自发追随那束格格不入的红玫瑰,她分外迷人。红到刺眼。

威利斯把持花的手背到身后,另一只手置于胸前,眼睛注视着凯瑟琳,弯腰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绅士礼,亲吻她的手背。

笑意从威利斯的眼底、眉尖、嘴唇中流露出来,凯瑟琳同样如此。

“咳咳,Mrs.Todd,可否满意于这份惊喜?”威利斯清清喉咙,明知故问。

凯瑟琳积极配合:“当然,这还用说吗,Mr.Todd?”

他们拥抱在一起,玫瑰随意放置在桌面上,其中一支颤巍巍探出半个脑袋,一旁的穿越者只顾着专注的盯着玫瑰,似乎又一次陷入无人知晓的世界之中。

次日,数个小时前还娇艳欲滴的玫瑰透露出萎缩的态势。凯瑟琳一大早起床,厨房内外来回奔波:烧水,煎蛋饼,从冰箱中取出牛奶,四片面包,抹上番茄酱,夹几片生菜,撒上刚切好的香肠丁,顺手摆弄个漂亮的摆盘,赏心悦目。

水开了,凯瑟琳用奶勺弯了两勺,倒入奶瓶中,堆成圆锥形的小丘,在瓶口磕了两下,抖净奶粉。接下来冲进水,扭紧奶嘴晃了几圈,大功告成。剩下的就是给杰森换尿布,喂奶,和自家刚起床的男人一起享用早餐。

一切都与往日一般无二,只排除一条,威利斯出门时凯瑟琳也一同出去了,整个家中只剩下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凯瑟琳半揽着个半身高的物件,侧身抵着门槛挪进屋门,她先是把怀中物放到桌面上,用水简单冲洗双手,擦干后就快步走到卧室里,一把抱起小小一团的孩子亲吻他的脸蛋:“妈妈回来了,杰伊高兴吗?”

穿越者“咿呀咿呀”地笑,小手胡乱挥舞,带起一阵微风。

凯瑟琳为这微小的回应抿唇微笑,然后伸手向床上一探,没有湿。

“真乖。”她夸道,轻轻将婴儿重新放回床上,从兜中摸出个毛绒球塞到他的小手里。

凯瑟琳转身走出卧室,她要去给那个新进入这个小家庭的家庭成员,一位漂亮的小姐——仿唐式古典插花瓷来个大清洗。



ps:写到现在才发现杰森父亲的名字叫做威利斯,而不是威尔,好在我还没有写多少,改起来也很方便。

写婴儿的生活真麻烦,我没怎么照顾过婴儿,基本上全靠编。

你们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的话可以给我提出来,有评论的话感觉更有动力了【悄咪咪的求评论】

燕去---沉迷吸桶无法自拔

2:你好,布鲁西

他是从梦里走出来的男人。     ——《哥谭日报》


古老的哥谭,美丽的哥谭,神秘的哥谭,全美犯罪率最高的罪恶之都,混乱的天堂,噩梦的摇篮,黑暗的温床……

与并列为双子星的另一座城市而言,哥谭未免太过黑暗,不为世人所欢迎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她是巧笑嫣然的女郎,姣好容颜是上好的伪装,优雅的屹立于街角,似笑非笑递出半只手,自有人神魂颠倒。远远望去是美不可方的尤物,走近了却发现貌似完好的身躯之上遍布伤疤。

哥谭的人民热爱她,藐视她,讽刺她,却又无法离开她。

而韦恩,这个贯穿了哥谭历史的庞然大物于数十年前失去了主人,只留下新鲜出...

他是从梦里走出来的男人。     ——《哥谭日报》

 

古老的哥谭,美丽的哥谭,神秘的哥谭,全美犯罪率最高的罪恶之都,混乱的天堂,噩梦的摇篮,黑暗的温床……

与并列为双子星的另一座城市而言,哥谭未免太过黑暗,不为世人所欢迎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她是巧笑嫣然的女郎,姣好容颜是上好的伪装,优雅的屹立于街角,似笑非笑递出半只手,自有人神魂颠倒。远远望去是美不可方的尤物,走近了却发现貌似完好的身躯之上遍布伤疤。

哥谭的人民热爱她,藐视她,讽刺她,却又无法离开她。

而韦恩,这个贯穿了哥谭历史的庞然大物于数十年前失去了主人,只留下新鲜出炉的,亿万富翁孤儿--布鲁斯·韦恩。

失去长辈管教的小韦恩少爷在社交界沉寂了很久,宴会上人们偶尔会提起那个笑容甜蜜眼睛像最纯粹的蓝宝石般迷人的小少爷,一边浮夸的叹息,一边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像在上演一场无声默剧。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八岁的布鲁斯曾站在阴影的边缘,从高处俯视他们举起酒杯相撞。

面无表情。

十七岁,正是年轻气盛的青春期,布鲁斯告别自幼照护他的老管家,毅然离开这座罪恶之都,去探寻他所追寻的答案,他所梦寐以求的答案。

九年之后。传说遍布地球各个角落的布鲁斯·韦恩宣布回归,声势浩大,整个哥谭都因他而狂欢,更准确的来说是整个媒体界都为他而狂欢。

有谁不爱布鲁西宝贝呢?看看他那双迷人的蓝眼睛,蔷薇花一般的嘴唇,性感而诱人的身材以及大把大把的钞票。

更何况他简直是行走的新闻制造机,媒体界简直爱死了他,他的花边新闻可养活了一大批小报记者。

被一个大胆的女性记者戏称为布鲁西宝贝的男人陷进柔软的沙发,毫无所谓的礼仪可言,迷蒙的蓝眼睛倒映着奢靡的宴会场面。

金发碧瞳的女伴揽着他的左臂,柔若无骨似的靠在他的肩上,唇珠上点缀一点火红,引得人欲尝试一下那含进口后会是何等滋味。

布鲁西笑,无法可想已是成年的男人竟有如此甜蜜的笑容,夹杂着奇异的孩童式的天真。

高脚杯被高高举起,均一醇厚的红色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中熠熠生辉,他的目光透过阻隔延伸至不知名的远方,扬声:“敬哥谭。”

近年风头正盛的新贵企业家率先举起酒杯,高声道:“敬哥谭。”人群陆续反应过来,敬哥谭之声此起彼伏。

哥谭是个好地方,不是吗?她是如此热情而坦率,有钱的资本家在聚光灯下醉生梦死,没钱的小喽啰在大街小巷中狂欢乱舞,每个人都各得其所。

他将自己埋进柔软的沙发。女伴顺势挺直上身,银白色项链自雪白脖颈延伸至贴身的礼服之下,然后试探着靠近年轻的韦恩老爷,没有遭到阻碍。

她本不该如此小心谨慎,但也许是因为他看上去太不像一个寻常的花花公子,反倒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童,便由不得温柔了几分。

“宝贝,你叫什么?”布鲁西抓住女人的手,视线移动到项链上,他随手把高脚杯放入托盘,轻飘飘的开口说话。

他的手抚上女伴的侧脸,悠悠飘至脖颈,白种人与生俱来的肤色搭配后天精心调养的细腻肤质,构成恰到好处的美感。银白色项链被挑起,露出镶嵌紫宝石的吊坠,散发着幽幽荧光。

“安琪拉,我叫安琪拉,Mr.wayne(韦恩先生)。”安琪拉回应,男人的面庞更近了。

不可否置,布鲁斯有副好壳子,他若是幅图,那一定是画家竭平生之心血的灵魂之作,独一无二。哪怕他一无所无,也会有一群人自愿挥舞钞票为他奉上一切。

然后安琪拉吻上布鲁西,布鲁西有一瞬间不知所措,随后他立刻采取措施回应安琪拉。

唇齿相接,津液相交,吊坠落回原处。男人很有耐心,细细探寻着每一处角落,不放过一点,时而追逐另一位同伴,时而扫过硬质的贝齿,时而抵上舌底沿㡳边游走,巧妙一勾,碰上边缘的守卫……

他们终于分开,空中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无限拉长,然后断裂,散成透明的水雾。

布鲁西抽出一条手帕,亲自动手为安琪拉拭去残余的津液。

安琪拉取来随身携带的口红,旋出,补上缺失的那一点,轻盈的睫毛动了动:“亲爱的,我觉得我们该换一个地方了,你认为呢?”

“我同意你的看法。”布鲁西把手帕塞回原处,笑着说。



ps:在写最后一段对话时,我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一段英文对话,所以不知不觉就写成翻译腔了。

觉得我应该我觉得我应该加上一句,这篇小说里面的人物都是我理解中的ooc版的,原版的他们要比我笔下所写出来的更好,荣耀属于原著。

看到有小天使喜欢我的文笔,感觉很开心,就加紧又更了一章,其实主要是因为本子上有底稿,梳理情节比创造情节简单,所以才能这么快更新,等那些存稿用光之后,就真的只能随缘更了。

燕去---沉迷吸桶无法自拔

1:你好,穿越者

“嗨,彼得,今天也是崭新的一天。”  ___《彼得日记


命运是个婊子,总会在你以为万事皆允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眼一闭一睁,从纯白的重病监护室到狭小逼仄的黑医诊所,死于病榻的少女【】又活了。是命运的馈赠还是诅咒彼时的她,他尚不清楚,但穿越者的确为此而庆幸过,在那一切的开始。

在目能视物后,现名杰森·彼得·陶德的穿越者被年轻的母亲抱在怀中,抵着强烈的倦意好奇地打量着母亲及周围的环境。

灰黄的墙皮开裂,露出白花花的一角,却是偏向晦暗的,四角的正方形桌子大大咧咧的摆在房间中央,碟子、水杯、碗、消失了一半的三明治、裂了皮的面包、方便面料、香烟、...

“嗨,彼得,今天也是崭新的一天。”  ___《彼得日记


命运是个婊子,总会在你以为万事皆允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眼一闭一睁,从纯白的重病监护室到狭小逼仄的黑医诊所,死于病榻的少女【】又活了。是命运的馈赠还是诅咒彼时的她,他尚不清楚,但穿越者的确为此而庆幸过,在那一切的开始。

在目能视物后,现名杰森·彼得·陶德的穿越者被年轻的母亲抱在怀中,抵着强烈的倦意好奇地打量着母亲及周围的环境。

灰黄的墙皮开裂,露出白花花的一角,却是偏向晦暗的,四角的正方形桌子大大咧咧的摆在房间中央,碟子、水杯、碗、消失了一半的三明治、裂了皮的面包、方便面料、香烟、灯、卫生纸杂乱地堆放在桌面上,低矮的床榻铺着几乎看不出本色的床垫,簇新的被褥推开到一边,隆起高高的一堆。

就连灯光也是暗淡的,远不及记忆中医院的灯光明亮,他却分外喜欢。

偏向棕色的金发末梢微微卷起,阳光的精灵调皮的从尖尖角跳跃至另一个着陆点,女人的面孔逆着光,模糊不清。她轻轻吟唱着由字母组成的安眠曲,像山间潺潺流动的山泉,深远又幽静……

他闭上眼睛,在母亲的怀抱中远离疾病带来的苦痛与噩梦,在梦幻般的云间享受风的触碰,安然的沉落到黑暗的深处。

“浪迹世界各地多年的韦恩企业继承人布鲁斯·韦恩突然回归,韦恩企业宣布召开记者招待会,哥谭日报将为您带来最新的消息……”

标准的美式发音仿佛从天际而来,女性客观冷静地说着最官方不过的台词,末了她附上名号:“我是哥谭日报记者里娅,欢迎收看我们的节目。”

他醒来了,布鲁斯、韦恩、哥谭……瞧瞧他都听到了些什么。

穿越者彻底清醒了,这些单词分开来单论都无离奇之处,可当它们放在同一处,他第一时间只能联想起DC世界,有“超英满地走,神明不如狗”之名的DC多元宇宙。

哦,那个名字,那个本只是觉得亲切的新名字,也有了另一种阐释,他不仅拥有了新的身体,还穿越成了一个未来的蝙蝠家成员,一个未来的英雄。

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他有这么脆弱吗?有一瞬间穿越者这么想。也许是因为情绪波动过大,幼儿的身体又过于脆弱吧。他大口大口地吸入空气,尽可能地汲取更多人类赖以生存的氧气,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他开始感到不详。

凯瑟琳,这年轻的人母被吓到了,她抱起扑棱着手脚的的孩子,顺着他的背部一遍遍拂过,无措的在狭小阴暗的房间里来回踱步,唱着走调的童谣安抚不知为何而哭泣的孩子。

好在她的孩子很快就恢复正常,凯瑟琳松了口气。她爱怜的点了点孩子的鼻翼,甜蜜而无奈:“你可真是个小磨人鬼。”

时间推移。墙壁上的钟表指针已走到代表夜晚的时刻,犯罪巷最危险的时刻即将到来。

门外响起皮质鞋底与水泥地板亲密接触的碰撞声,那声音最终停在一扇门前,“咚咚咚”,男人伸出手指,木质门板发出沉闷的声响,随后是男人的声音:“开门,是我,凯瑟琳。”

凯瑟琳听到声音,把孩子往上颠了一点,换了个姿势,单手抱着她的宝贝。她能分辨出那声音属于威利斯,她的爱人。

走到门前,她用另一只手开门,脸上自然的浮现一层笑意,把男人迎进门来:“今天顺利吗?”语未毕,男人已经灵活的钻了进来,她也正好把门关上。

威利斯从鞋架上取出一双蓝色男士室内拖鞋,换好,在起身的过程中回答了凯瑟琳的问题:“老劳德卡死了,好在新任老大还愿意接留我们。”

“杰森怎么样?”威利斯扯开话题,问。

这个小家伙可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惊喜,在他降临世界的短短几月间,他们每日都会因他而甜蜜的苦恼一番。

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如此如此小的小家伙能拨动他的心弦,掌控他的心神,他却心甘情愿。这可真是个奇迹,不是吗?

男人站直,身材高挺而瘦削,伸出手去触摸凯瑟琳怀中的小家伙,似乎有点湿热,像是眼泪,又像是因为过于闷热而产生的汗水。

“刚才杰伊哭了很久,现在已经好了。”凯瑟琳亲呢的以昵称称呼穿越者,回应了威利斯。

“他现在肯定哭累了。”威利斯推测。

“是的,他睡着了。”凯瑟琳吻了吻小家伙的额头,威利斯凑了过来,在同样的地方落下一吻。

他们盖上被子,拉了灯,室内一片漆黑,威利斯突然说:“他真的很可爱。是吗?”

“亲爱的,别担心,我想我会一直爱着他的。”

他们彻底安静了,陷入寂静的梦乡。





ps:第一次在乐乎上发文。

感觉写的不太好,其实我知道这篇文应该更适合晋江,但是不想在那上面发,如果有人雷这种穿越者穿成原著人物的故事的话,那我很抱歉,但这种类型我想写很久了。

从前年起,我就在本子上写了一个短篇,写的是一个迷妹穿成男神后崩溃的故事,今年正好迷上杰森,便把那个男神换成了杰森开始写这个故事,希望你们能喜欢我的脑洞。

ps后的ps:佛系更新,不保证不坑,但只要还喜欢杰森就不会放弃这个故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