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与光同尘

4827浏览    129参与
阿瓦达啃大瓜

傻宝就这么把你师父抛弃了

[图片]

[图片]

影子好惨哈哈哈只能看着。

影子好惨哈哈哈只能看着。

阿瓦达啃大瓜

连续发糖,最为致命

[图片]

[图片]

好家伙……我有点慌,李叔同不会死吧……不会吧……

好家伙……我有点慌,李叔同不会死吧……不会吧……

阿瓦达啃大瓜

这……又发糖?

[图片]

[图片]

嘶嘶嘶完了,这剧情和我前几天写的同人好像。

嘶嘶嘶完了,这剧情和我前几天写的同人好像。

空之弦月

与光同尘

第三章  惊心动魄


       新生大会结束后为期一周的军训就开始了。附中是出了名的规矩多,管理严,军训作为“”下马威”更是不例外。训他们的教官都是部队里的老兵,管惯了人的,对这帮学生们更不会手软。尤其是这些教官们得到了校领导的指示:“只要训不死,就往死里训”。于是训练更加严格。


      新生们早上五点半就爬起来洗漱,六点准时集合,每天早上跑1000米,迟到的人再多加200米。内务若是不合格,那么就要罚整间寝室。军姿一站就是半小...

第三章  惊心动魄


       新生大会结束后为期一周的军训就开始了。附中是出了名的规矩多,管理严,军训作为“”下马威”更是不例外。训他们的教官都是部队里的老兵,管惯了人的,对这帮学生们更不会手软。尤其是这些教官们得到了校领导的指示:“只要训不死,就往死里训”。于是训练更加严格。


      新生们早上五点半就爬起来洗漱,六点准时集合,每天早上跑1000米,迟到的人再多加200米。内务若是不合格,那么就要罚整间寝室。军姿一站就是半小时,如果有人忍不住动了,全班都要跟着伐,五分钟起步......


      于萦觉得这帮校领导简直不把学生当人看,恨不得让他们也体验一把军训的滋味。才刚过了三天,全连已经快有一半人倒下了。大部分女生接受不了这么高强度的训练,男生们也没好到哪去。天气正值炎热,一天就倒一大片。宋兴阳身材瘦小,平时也缺乏锻炼,他站军姿站了大概十分钟就膝盖一软,晕了过去。于萦站在他身边眼疾手快地将他一把捞住,防止他摔下去。这边动静很大,教官问:“干什么呢?”


      “报告,有人晕倒了!”于萦说道。


      见是寝室长晕倒了,熊峰连忙跑过来,说:“我来背他,于萦你帮我把他扶到背上去。”


     “好”,于萦和熊峰合力把宋兴阳背上去,和教官请示过后就连忙赶去医务室。


      到医务室后于萦没想到会遇到简言之,他也是搀扶着同伴来的,于萦向他点头致意,简言之回以微笑。


      医务室就三张床,已经有一个被占了。医生见到同时来了两个人,顿时头大,抱怨道:“唉,怎么又有人晕倒了,也不知道这军训是怎么训的!非得把学生往死里折腾。”


       他们把宋兴阳放到床上后,医生给他简单做了个检查,“劳累过度外加中暑,问题不大,过会就能醒了。”然后吩咐两人去做什么。


      于萦去弄了条湿毛巾敷在宋兴阳额头上,看了他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地问道:“每年军训都这样吗?”


       医生听见了,说:“很多人晕倒吗?那确实是这样,每年我都建议校领导减弱军训强度,不然我们医务室人手不够啊,可惜没人听我的。”他叹息一声,“这是今天上午送来的第十五个了。”


      熊峰用手肘怼了怼于萦,“差不多该走了,不然教官又要发疯。”


      他这话可不是没有依据的,之前有同学送晕倒的同学去医务室,回来的稍微有点晚,就被教官骂了一顿,还连累他们跟着做了三十个俯卧撑。美名其曰“培养集体精神”。


      于萦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医务室里的一切,过了会儿他转身,眼睛随意一瞟,就瞟到了抱着臂靠在墙上的简言之,他此刻面无表情和于萦第一次见他时感觉有点像。感受到于萦的目光,他一抬眸,正好和于萦的目光撞上。于萦心一惊,竟忘了把目光移走,于是他就看到了简言之的那双眼睛——淡漠中带着深思,好像能看透人心。


      简言之也没有移开目光,他大大方方地看向于萦,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就看向了别处。


      于萦心脏漏了一拍,双拳紧握。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熊峰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问他怎么了,他只是笑着说没事儿,不过笑容很是难看。


      他不得不确认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的事实,简言之知道他在想什么,并且劝阻了他。


      他为什么?


      他怎么能?


      他居然知道他那叛经离道的想法。并且,他在叫他忍耐。


      于萦承认,在那一瞬间他确实有过冲动,想去直接找主任反映军训过度的不合理事实。也想过直接逃训甚至带着学生们反抗......但接触到那一道深沉又凌厉的目光后,这些想法都消失了。


      一个乖乖的三好学生,也会理解这种情绪吗?


      于萦忍住了,就剩三天,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但是他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直到军训结束后,他才喘了一口气。不过很快他就会发现这口气喘早了。


      附中实行重点班制度,将年级前五十分到一个班内,并配备最好的师资和教学条件。毕竟,学校指着他们出成绩。


      宋兴阳,何文清和于萦都进了重点班,只有熊峰成绩差点分到了差点的班级。


      军训的几日相处,让他们四人迅速熟络了起来。男生们的友谊往往建立得很快,闹起来就是好朋友了。


      熄灯的前几分钟,于萦来到走廊窗前,将窗户大大打开。新鲜的空气立刻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他深吸一口气,短暂地将自己的思绪放飞,远离这里,像是要飞到天上去。深呼吸后,他才有了几分轻松之感。说实话,自从那天和简言之对视,他就一直没能忘记,简言之好像能轻轻松松得就将人看透,让他猝不及防。


      幸好他和简言之不在一个连队中,偶遇的概率很小,要是哪天不小心碰见了对方,那于萦可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害怕的人,于萦无奈笑笑,只觉得神奇,想当初,谁见了他不害怕,不绕道走,现在可好......


       “于萦?”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清冷中带着一丝询问,于萦吓得一激灵,可他不想回头,因为他在这短短的一秒内已经分辨出这是谁的声音了。


      但身后那人显然没给他装傻的机会,“你怎么在这里?”


      于萦在心里叹口气,该来的躲不掉。


      “寝室里太闷了,出来透口气。”于萦努力地扯出一个笑容来,他希望面前这人赶快走,“真巧啊,你也来这里了。”


       简言之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头发湿哒哒的,像是刚洗过澡。他指了指一间房门,说:“我住在这里。”


       于萦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自己寝室...隔壁的寝室。


       于萦瞪大眼睛,“你住在这里吗?”


        “对,怎么了?”


        “没事。”于萦扯扯嘴角,“就是,我住你隔壁。”


        简言之突然笑了,声音带着几分愉悦,“那还真是巧,我们好像也是一个班的吧。”


         “......对。”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简言之打了个招呼就要走。


         于萦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等下!”


         然后他就想把自己的嘴巴缝上,这嘴不能要了。


         看着简言之的眼睛,他好像又回到了医务室那天,在这双温柔含笑的眼睛下,他无所遁形。他知道,自己得开口说些什么,“就...军训那天...你”他恨自己的笨嘴拙舌,这时候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简言之面对着他,向前走了一步,于萦下意识想往后退,但生生抑制住了自己的想法。简言之离他很近,那双眼睛就看得更清楚了。单眼皮,眼尾微微上挑,很凌厉的形状,带着笑意的时候不觉得凌厉,此刻没有了笑意,只剩下一片虚无的黑暗。


      良久,简言之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用放在心上。”简单的一句话,带过了一切。


      于萦知道,他不想深入这个话题,想一笔带过。但是偏偏今天,偏偏现在,他的逆反劲上来了,凭什么他一个人寝食难安这么久,简言之就好好的?他偏不让他如愿。


      他一把勾住简言之肩膀,将他带的踉跄了一下。然后大大咧咧,像是毫不在意地说:“兄弟,你真是神了,看得出我怎么想的,幸亏有你,不然我就犯错了。”


      简言之没想到于萦会直接“动手”,愣得半天没接话,过了会儿,他才说道:“不至于。”不知道是回答“看得出是想什么”还是“犯错”。


      于萦爽了,他拍拍简言之的肩膀,径直从他身边走过,“我先走了,回见。”


      第二天就要上课,所以四人起的都很早,他们争论了一番到底是去一食堂吃包子,还是去三食堂吃面条,然后就去了新教室。于萦心情很不错,直到他到了教室。目前的位置都是随机分的,于是不知道是哪位老师英明神武将他和简言之分到了一起。


      他仔细确认他的名字,确认没有重名串行之后,他沉默了。简言之来的很早,看到于萦来了,和他打了个招呼:“早,新同桌。”


       “早。”


       哦,上帝啊。



裤裆里有二踢脚
潇洒大叔和他的冷漠徒弟。 其实...

潇洒大叔和他的冷漠徒弟。

其实我是重度年下爱好者来着……但,咱就是说,真的没人能拒绝魅力大叔,庆尘也不行。

潇洒大叔和他的冷漠徒弟。

其实我是重度年下爱好者来着……但,咱就是说,真的没人能拒绝魅力大叔,庆尘也不行。

阿瓦达啃大瓜

夜的命名术的一个小oc文

CP:庆尘✖️李叔同

文笔渣,ooc

                                   分割线           ...

CP:庆尘✖️李叔同

文笔渣,ooc

                                   分割线                                         

庆尘有些懊恼,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师父了。


他也没想到李叔同这么绝情,说不在过问便真不再过问了,上次联系还是收李恪为徒的时候。


自从他与师父分别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对李叔同的感情恐怕不是父子情或师徒情,而是……


他不敢往下想了。


再穿越回去,就又是那个肮脏的、暗淡无光的猪圈了。


想到这里,他有了主意。


……


神代家族传来了消息,庆尘死了,被夺舍了数次之后,痛苦的死去的。


李叔同听到这消息后,经过核查发现是真的,浑身的骑士真气瞬间暴动了。


“小笑,你说,他们承受的了半神的怒火么?”


林小笑茫然,庆尘死了?!


“老板,什么时候报仇?”


“现在。”


很快,整个联邦传来了消息,李叔同血洗了整个神代家族,各个家族人人自危。


此时的庆尘正眩晕的躺在一颗梧桐树下,额头上全是血迹。


他现在状态并不好,至少挨了十几颗子弹。


可以说是活着万幸了。


李叔同似乎有些怅惘,走在树林里,他想把那些人埋了,种禁忌物。


然而,当他再回过神时,他发现,这眼前的不是他徒弟庆尘么?


似乎吊着半口气。


他忽然松了口气,命运真是跟神代家族开了个玩笑。


全白死了。


他小心的把庆尘抱起来,揽在自己怀里,问了句:“小尘?”


好吧,他晕过去了。


回到那些瑟瑟发抖的财团成员为他准备的酒店,他先是为庆尘清理了伤口,随后把他轻放到床上,给他上药。


庆尘感受到清凉的药膏和粗糙的指腹在他后背上划过,直接醒了(吓醒了)。


嗓子沙哑,他轻声试探了一句:“师父?”


“嗯。”李叔同成熟的嗓音沉闷的应了一声,头都没抬,依旧为庆尘处理着伤口。


他暗自想着,自己着徒弟这么zuo,万一哪天把自己zuo死了怎么办,那可表白都来不及了,想到这里,眉毛都拧成一股。


庆尘以为师父在生气,试图把头抬起来,转过身,却扯到伤口,抽痛的哼了一声。


“师父,对不起。我太鲁莽了。”他终是翻过身来,被伤口疼的眼睛蒙上一层雾,看上去很……


诱人?


李叔同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但他确实也回应了,叹了口气,把摁在庆尘腿上手收回来,将对方揽在怀里,揉了揉庆尘的头发。


“下次别这样了。”


却没想到,自己给庆尘抹的药(就是当初任小粟的黑药)起了作用。


庆尘尴尬的要死,拼命捂住那尴尬的地方。


回头去看李叔同,他只是挑了挑眉,庆尘以为他不在意,却没看到绯红漫过了李叔同的耳朵。


李叔同抓住庆尘的手腕,用提线木偶捆住,侧过身,直接口勿在了庆尘的嘴上,骑士最不缺乏的就是勇气和体力。


庆尘愣住了。


接着,李叔同好不怠慢,把庆尘被捆住的双手摁在床头……(刹车美学,问就是在彩蛋里)


……


庆尘承认,在这一天到来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那个看中老年养生手册的师父是没有这功能的。


链接打不开的话私信我吧。https://m.weibo.cn/7370310783/4721259886412497 


阿鑫Amireux.

«与光同尘»报告

从10.6开始到12.5,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与光同尘»就这样草草完结了


刚卡的设定,大纲什么的都理好了,为什么不按照剧情下去呢


可能因为那段时间出现了很多事故,再加上因为我是周更,一直在拖,一篇连载硬生生给我写成了小打小闹的故事


其实也挺好,草草完结只是我实在想不到娱乐圈的文的梗怎么写,况且大纲已经找不到了


我的墨水也就那样了,我真的就挺懒的一人,不管是在那一方面,我的原则就是能做到最懒就做到最懒


可以先透露一下马哥生日贺文,经过深思熟虑又是虐的,是罪犯和警察系列,我上上个星期看了一篇文之后有的灵感,以至于我上上个星期天就开始“奋笔疾书”...

从10.6开始到12.5,将近两个月的时间,«与光同尘»就这样草草完结了


刚卡的设定,大纲什么的都理好了,为什么不按照剧情下去呢


可能因为那段时间出现了很多事故,再加上因为我是周更,一直在拖,一篇连载硬生生给我写成了小打小闹的故事


其实也挺好,草草完结只是我实在想不到娱乐圈的文的梗怎么写,况且大纲已经找不到了


我的墨水也就那样了,我真的就挺懒的一人,不管是在那一方面,我的原则就是能做到最懒就做到最懒


可以先透露一下马哥生日贺文,经过深思熟虑又是虐的,是罪犯和警察系列,我上上个星期看了一篇文之后有的灵感,以至于我上上个星期天就开始“奋笔疾书”,但目前只有140个字


与光同尘是一个未完成的小遗憾,但总归是完结了,就带着遗憾去更加用心继续写文吧


我爱祺鑫

也谢谢喜欢与光同尘的大姐们

以后可以再尝试一次这种设定

番外再见



                                                                   2021.12.5  

                                                                              阿鑫


有点难受,下周再见吧!晚安各位

ㄜ八月萑苇

【与光同尘】李氏

《夜的命名术》

李叔同✖️庆尘


  “禁忌物ACE-002,这么多年了,该出世了。”


  李叔同站在18号监狱厨房门口,目光冰冷地扫过包括陈氏陈宇在内的3719个囚犯,就像在看一群死人。


  当然,现在还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


  囚犯们唯一的生路就在他身后的厨房里,但这3719个人,没有一个能活过今晚。


  李叔同抬头望去,他知道“神明权杖”就在18号监狱的上空,即使他此刻只能看见18号监狱恢宏的穹顶。


  今晚过后,18号监狱将成为历...

《夜的命名术》

李叔同✖️庆尘


  “禁忌物ACE-002,这么多年了,该出世了。”


  李叔同站在18号监狱厨房门口,目光冰冷地扫过包括陈氏陈宇在内的3719个囚犯,就像在看一群死人。


  当然,现在还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


  囚犯们唯一的生路就在他身后的厨房里,但这3719个人,没有一个能活过今晚。


  李叔同抬头望去,他知道“神明权杖”就在18号监狱的上空,即使他此刻只能看见18号监狱恢宏的穹顶。


  今晚过后,18号监狱将成为历史,3719名囚犯被献祭给禁忌物ACE-002,庆氏影子候选人庆尘以及当代骑士领袖——S级半神李叔同,都将在世人眼中被神明权杖击成飞灰。


  被禁锢了八年的骑士半神将重获自由,命运被既定的年轻影子也将迎来新生。


  壹操控浮空车接庆尘回到洛神大厦,打开门的刹那,庆尘知道,有人在等他。


  沙发上有一道人影,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


  “壹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庆尘没开灯,壹也没有,沙发上的人显然等了很久,两人一智能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您……没受伤吧?”


  “你也太小瞧一位半神了。”回答的是壹,庆尘甚至听出了不屑。


  他当然知道李叔同没事,只是此情此景,在真正面临过死别后,庆尘的大脑终究不能真正冷静下来,为他提供再见时的第一句寒暄。


  “壹,闭嘴。”


  李叔同制止了壹。


  因为他懂庆尘。


  “过来,小尘,”李叔同微笑着,尽管他嘴角的弧度在黑暗中并不明显,“小土这个名字所有人都知道了,以后我就叫你小尘。”


  庆尘没说话,算是默认,却没有坐到李叔同身边,而是走向餐厅的高脚凳坐下。


  “师父不是故意要骗你,你不也猜到了嘛,而且这个世上已经不再有庆氏庆尘,没有人知道李叔同是你的师父,你可以去开始一段属于你自己的人生,你成长得很快,我也可以放心离开去做我未完的事情。”

 

  庆尘没动,垂下头,两手抱胸,一个拒绝意味十足的姿势。


  “生气了?那再给你一个选择吧,”李叔同倏地笑了,逼近几步,捏着少年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两人的距离近到他甚至能看清少年漆黑眸子里的委屈难过,还有这些情绪的始作俑者——他自己。


  他大笑着把别扭的少年抱进怀里,故意揉乱他乖顺服帖的发丝。


  “不做庆氏庆尘,做李氏庆尘,李叔同的李,怎么样?”


  





自从去了禁断之海 爸爸已经好久没有出场了!

希望肘子识相点安排爸爸快点安全突破回来看小土!这几天推荐票都没给老八和红毛 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




ㄜ八月萑苇

【与光同尘】看一眼风景

《夜的命名术》

李叔同✖️庆尘

虽然我是年下重度爱好者,但是谁能拒绝魅力大叔啊!!

我不能,庆尘也不能!


  “其他时间行者看过的风景,我李叔同的学生也得看看才行,今晚,我带你去看18号城市最好的风景。”


  庆尘豁然看向李叔同的背影。


  原来,他渴望过的自由,近在咫尺。


  庆尘跟在李叔同身后,走出了18号监狱。


  18号城市第一区的日光阁位于永恒大厦88层,这里几乎可以俯瞰到整个18号城市,庆尘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昂贵与瑰丽,今晚,只为自己...

《夜的命名术》

李叔同✖️庆尘

虽然我是年下重度爱好者,但是谁能拒绝魅力大叔啊!!

我不能,庆尘也不能!



  “其他时间行者看过的风景,我李叔同的学生也得看看才行,今晚,我带你去看18号城市最好的风景。”


  庆尘豁然看向李叔同的背影。


  原来,他渴望过的自由,近在咫尺。




  庆尘跟在李叔同身后,走出了18号监狱。


  18号城市第一区的日光阁位于永恒大厦88层,这里几乎可以俯瞰到整个18号城市,庆尘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昂贵与瑰丽,今晚,只为自己开放。


  这座不夜城最璀璨的灯光,因自己而亮。


  “想什么呢?”


  李叔同先走两步,发现小徒弟没跟上来,回头看到怔愣的少年,不免有些好笑。


  庆尘摇摇头。


  “快走,我的红烧肉要凉了。”


  “……”


  庆尘抬脚要追上李叔同,才发现对方明明往前迈着步,却向后伸出一只手。


  更确切地说,是向庆尘伸出手。


  庆尘愣了愣。


  “这孩子,没发现你怎么这么呆呢,”


  李叔同失笑,索性回到他身边,揉揉他的脑袋,又牵起少年的手,带他一起向前走。


  少年在表世界里由于原生家庭而吃过很多苦,手掌纹路分明,有些粗糙,手心里是似乎怎么也捂不热的温度,带着少年人对世界特有的逆反与骄傲。


  老师的手修长有力,或许从前因为磨砺与战斗而变得伤痕累累,但又因跨入S级而脱胎换骨,被握在掌心里竟然让庆尘觉得很舒服。


  也很温暖。


  他们走向18号城市最瞩目的中心。




  “想吃吗?”李叔同笑着夹了一块红烧肉在少年面前晃了晃,看到少年偷偷吞咽口水的动作笑得更加开心,抬手示意侍应生,“给他来碗炸酱面。”


  “……”


  面很快就好了,即使日光阁从来没有做过炸酱面。


  待到屏退所有人后,李叔同示意少年摘下面具,可以享受日光阁也是第一次做的炸酱面了。


  红烧肉再好吃,吃多了也会腻,所以日光阁一份红烧肉的分量并不多,拿捏得恰到好处。


  李叔同很快就吃完了自己那份,一边品着解腻的顶级香茶,一边注视着正在专心吃面的小徒弟。


  一碗炸酱面,庆尘吃得很香。


  当然,面也的确很香。


  看得李叔同食指大动,但为了保持住在小徒弟面前的高人风范,他只是悄悄把“下次来也吃炸酱面”这个念头记在心里。


  庆尘正吸溜着面条,一抬头发现老师正看着自己,目不转睛。


  他无辜地眨眨眼,想提醒老师移开目光,毕竟这样被人盯着吃饭真的很影响胃口!


  李叔同领会到小徒弟的心思,拿起手边的餐巾,替他擦了擦嘴角沾到的酱汁,随后低下头吹浮起来的茶叶玩。


  庆尘:“……”


  不速之客来得很快,但并没有影响到师徒二人的用餐兴致。


  庆尘吃完,不等他自己动作,洁白的餐巾再次递到他嘴边,擦干净他嘴角的酱汁。


  庆尘:“……”


  他觉得老师看着他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只宠爱的娃娃。


  “走吧,回家。”


  


  庆尘站在永恒大厦的楼顶,这样的高度以及脚下正盘旋的直升机让夜风掠动他衣角和头发时并不温柔,顶层的狂风吹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风力突然一弱。


  庆尘看见李叔同挡在自己身前。


  眼睛有些酸涩,但他分不清是风的原因还是某些其他因素在作祟,他只知道这一刻他情不自禁地伸手牵住了那只曾温暖过他的手掌。


  李叔同也愣了愣,随后很开心地笑了,脚下不夜城里流淌的万千灯火都不及他弯起的眼睛里的神采万一。


  “一会儿回去了老师给你做红烧肉吃,比日光阁的好吃。”


  他把少年人冰凉的手回握在掌心,源源不断地传递着热量。


  “再看一眼下面,这是18号城市最好的风景了。当然,你不看也可以,我们下次再出来看。”


  在黑鸢-01制造出的巨大轰鸣噪声里,庆尘瞥了眼周围环绕的十几艘浮空艇,还有18号城的夜灯银河,又将目光定格回身前中年人的背影。


  他从前以为这些可以代表他一直渴望的自由,却在这一刻有了新的向往。


  “走吧,回家。”


  庆尘想,他才刚刚穿越回来三个小时,但这大概是自己人生十七年里,最畅快的三个小时了。


  因为他看过这两个世界里,最好的风景。


 


  

  




Poker_J

来点庆宝和他未婚夫(?)

来点庆宝和他未婚夫(?)

Poker_J

整理了一丢丢的糖,还有一堆特么截都截不过来,可能顺序上有错😇你品,你细品,尼玛,肘子你这次要写南通啊😇😇😇🙏我今早六点才睡,问就是磕疯了

整理了一丢丢的糖,还有一堆特么截都截不过来,可能顺序上有错😇你品,你细品,尼玛,肘子你这次要写南通啊😇😇😇🙏我今早六点才睡,问就是磕疯了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后代

ABO  没品段子当七夕贺文


李修睿当初说了两句回忆起来就肝儿疼的话。

一句是让李书同留下个血脉,再一句就是夸李家没有那么好的基因能生出庆尘那么好看的男孩。

他知道庆尘是李叔同的传承人,可万没想到庆尘还是李叔同的恋人。

李修睿皱眉,他李叔同怎么那么大脸啊?找了个小自己二十多岁的小男孩当恋人。但是转念一想,这好基因不就来了?

老头突然就有了活力,翻身下床,对着外面喊道:“来人,我要去秋叶别院一趟。”

……

李叔同摸了摸鼻子,拉开一点窗帘看向外面,疑惑道:“怪了,这个时候老头应该在休息呀,怎么来这了?”

庆尘走进屋里就听李叔同嘟囔,反应了两秒,蹙眉。“家主?...

ABO  没品段子当七夕贺文


李修睿当初说了两句回忆起来就肝儿疼的话。

一句是让李书同留下个血脉,再一句就是夸李家没有那么好的基因能生出庆尘那么好看的男孩。

他知道庆尘是李叔同的传承人,可万没想到庆尘还是李叔同的恋人。

李修睿皱眉,他李叔同怎么那么大脸啊?找了个小自己二十多岁的小男孩当恋人。但是转念一想,这好基因不就来了?

老头突然就有了活力,翻身下床,对着外面喊道:“来人,我要去秋叶别院一趟。”

……

李叔同摸了摸鼻子,拉开一点窗帘看向外面,疑惑道:“怪了,这个时候老头应该在休息呀,怎么来这了?”

庆尘走进屋里就听李叔同嘟囔,反应了两秒,蹙眉。“家主?”

“嗯。最近没什么事儿能来找我,可能闲的没事干吧,你不用理会,不想见可以到别的屋子里。”

庆尘摇摇头,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将洗好的水果放在李叔同身边。

庆尘不说,但还是很好奇的。李叔同回来待几天的事没多少人知道,今天也不是回来的第1天,这老爷子怎么在天黑时来了?

耳旁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庆尘又站起身,走出房间。“我去泡壶茶。”

“嗯。”

在庆尘离开的功夫,李修睿轻车熟路地进了院子,在昏暗的光线中一下就对上了窗帘后李叔同的那只眼。

李修睿啧了声,直接进了屋。

“庆尘不在?”

“泡茶去了。”李叔同给找了个坐垫,自己坐到床上。“说吧,您这大半夜来找我干什么?”

李修睿摆摆手,表情有些不耐烦。“你先别说话!”然后就打量起这屋子。

“这屋子的卫生都是谁在打扫?”

“一般是李恪,不过晚上人不在是庆尘。”

“你不打扫?”

李叔同挑眉:“这是我住这里的第二个晚上谢谢。”

李修睿还想再说什么,就听门板被敲击了两下,随后门开了,庆尘拎着一壶茶和两个杯子进来了。

看见李修睿平静的打了招呼,然后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倒在杯子里递给了对方。壶中的茶水则倒入杯子递给了李叔同。

对着李修睿的目光,庆尘无辜地说:“本来也不是给您的,这大晚上的,您这身子再喝茶不好吧?”

“是,我还年轻,您就别效仿了。”李叔同接过杯子抿了一口。

老爷子直接鼓掌,“诶呦,这一壶茶下肚子也没你俩给我气的严重。”

老爷子也不装了,指着放着一个枕头的床说:“你俩晚上分房睡?”

庆尘脸色一僵,眉头抽了抽,一时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李叔同面色复杂:“这是私生活吧!您大晚上来这里一趟为的啥?”

他可忘不了李修睿几个月前拉着他让他配种的事。

李修睿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我就想着关心一下儿子的感情状况,结果你就要把我往外赶是吗?”

李叔同:“?我没有。”

“行了,别说了,庆尘,你今年多大了!”老爷子转移了视线。

庆尘斟酌了一下,他虚岁已经成年了。可是感觉现在这个情况好像说成年不是特别好。

“17岁。”

“啊……”老爷子表情空白了一秒,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李修睿:“不小了……你怎么看我这儿子啊?”

庆尘:“……师傅很强,说话很幽默。”

李修睿:“就是总体很好是吧?”

庆尘:“是。”

李修睿:“我这儿子不是啥省心的主,可是喜欢玩命的,就哪一天可能就不在你身边了。”

李叔同:“咳咳!”

庆尘:“是,我会努力成长协助师傅,尽最大的力让那一天不会到来。”

李修睿:“那你就不想他吗?不想让他留什么念想给你吗?”

庆尘突然说不出话了,蚌埠住了,他已经能想到老爷子要说啥了。

李叔同及时拦了下来,“我就铁定死是吧?您瞎操什么心啊?这庆尘还没成年呢,把您那奇怪的话给我咽回肚子里。”

李修睿看着李叔同,沉默半响。

“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你啥。我只是想着你人也中年了,怕你解决完你的事儿之后,你就没那功能了!”

庆尘一口水呛嗓子了。

李叔同不说话了。

李修睿看看时间,起身,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长青多好一姑娘啊,唉,人也主动,怎么就比不过某些人啊?”

说完,不顾后面俩人什么反应,拿了个果子就出了门。

看着李修睿上车,庆尘用晦涩难懂的目光偷瞄了几眼李叔同。

李叔同:“睡觉去。”

“哦……”

虽然现在才晚上8点。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一夜

♦ABO 特殊时期

2K的OOC乱打


点不开的微博搜索 左拥叶修右搂陈歌怀里小克 。


♦ABO 特殊时期

2K的OOC乱打



点不开的微博搜索 左拥叶修右搂陈歌怀里小克 。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大纲文】雾里看花,花萼相辉

[图片]庆尘在与这位对自己极其疼爱的老师的相处中慢慢爱上了对方。

暗恋是痛苦的,对于早熟的乖小孩来说像是一把匕首插入心脏般。庆尘不会去表露心意,并不是因为这会让两人的关系疏离,而是因为李叔同本就不可能属于他,李叔同身上背负着的是要他拿命去尝试的,世俗情爱会耽误他。

爱已化作疾病,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一次洗浴,庆尘发现了自己尾骨处形似栀子花的花纹。

庆尘不知道那是什么,再确认没什么影响后也没再管,接着去海棠拳馆打拳。

衣摆之下的栀子花蠢蠢欲动。

今天要打的第一位是陆地巡航级的拳手,庆尘在发现观众席中没有李叔同之后有些兴致缺缺,心中闪过一丝苦涩,自己已经好久没和李书同见面了。

本想...

庆尘在与这位对自己极其疼爱的老师的相处中慢慢爱上了对方。

暗恋是痛苦的,对于早熟的乖小孩来说像是一把匕首插入心脏般。庆尘不会去表露心意,并不是因为这会让两人的关系疏离,而是因为李叔同本就不可能属于他,李叔同身上背负着的是要他拿命去尝试的,世俗情爱会耽误他。

爱已化作疾病,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一次洗浴,庆尘发现了自己尾骨处形似栀子花的花纹。

庆尘不知道那是什么,再确认没什么影响后也没再管,接着去海棠拳馆打拳。

衣摆之下的栀子花蠢蠢欲动。

今天要打的第一位是陆地巡航级的拳手,庆尘在发现观众席中没有李叔同之后有些兴致缺缺,心中闪过一丝苦涩,自己已经好久没和李书同见面了。

本想速战速决打完今晚的三场比赛,结果就在进攻对手时后背传来一阵强烈的烧灼感,使他身子一软拳头打歪,被对手按在了地上。

“长一张这样的脸出来打黑拳太浪费了,我也想留你一命让你跟了我,但是我老板交代我,今天要把你活生生打死在这里,给江小棠一个下马威。”

后背依旧传来蚀骨的疼痛感,庆尘感觉当初练习攀登时身上受的伤都不足为奇了。男人看他不反抗,想在打死他之前占点便宜,就上手去摸他的脸,结果这个动作冒犯到了庆尘,庆尘直接起来淦翻了这个拳手。

后面两场的对手直接弃权。

庆尘浑浑噩噩的起来,抹掉了脸上的血迹。刚起身,就听见热闹的观众席中传来一道道女人的声音。

“小土纹纹身了啊!”

“好Sex啊,还是从尾骨向上延伸的栀子花呢!”

“好好看啊,小土今天也辛苦了!”

庆尘摸了摸后背,他记得今天看见那花纹的时候,还只有小小的一片在尾骨处。

他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一双属于李叔同的眼睛。

李叔同在,一直都在,只是他故意隐藏起了自己。当一位半神不愿意让你发现他时,整个世界都会遗忘他的存在。

庆尘心情大好,回到休息室去和李叔同汇合。

回到休息室,庆尘先换衣服,李叔同正好进来,入眼就是庆尘后背向上生长的栀子花花纹。

李叔同眯眯眼,走过去触碰庆尘的后背,激的庆尘发抖。

李叔同:“栀子花啊…”

庆尘:“应该是吧。”

李叔同沉吟:“嗯…很漂亮嘛。”

庆尘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师傅,你知道些什么吗?”

“你师傅无所不知,但是不想告诉你。”李叔同笑了笑,手离开了庆尘的后背。“我有事,先走。”

庆尘点点头,目送对方离开。

江小棠没过一会儿就走了过来,红唇清扬,饶有兴致的问:“你怎么还纹了个身啊?怪好看的。”

“就是心血来潮。”

江小棠突然道:“他最喜欢的就是栀子花了。”

“谁?”

对方只是笑笑,没再说话。对于庆小土名义上那位父亲是李叔同的事情,她还是没有揭穿。

后来庆尘找不到办法去掉纹身,也只能任由它疯长。皮肤上的那些栀子花花纹,仿佛是真的一般,要从皮肤之下绽开,发出阵阵幽香。

这种症状还带回了表世界。

望着镜子中脖子上的花纹,庆尘有些苦恼。大夏天的,他犯不着穿高领衣服或者带围巾等着晚上江雪阿姨回来借点遮暇试试。

学校里,南庚辰刚坐下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那股香味。“尘哥你什么时候开始喷的香水?”

庆尘摇摇头,“沐浴露的味道太大而已。”

“那你这还挺好闻的呀。”

庆尘刚想回他两句就发现帽子被人撩开。他扭头就看见秧秧那张带着古怪笑容的脸。

“这是什么啊。”

“你不用管!”

对方笑了笑,看见时间还早,自说自话的讲了起来。“你这满身的花纹,让我想到自己之前看过的小说。其中一方因为暗恋太过刻骨,便患上了一种名为花纹症的疾病…”

庆尘一下子全明白,明白了李叔同和江小棠的异样。

一向以冷静自持的他脸色都开始发红。

这算不算舞到正主面前?

但是又想到李叔同当时的样子,又感觉一桶冰水自上而下的浇到了他的全身。

李叔同会不会真的疏远他?

毕竟对方经常说他天赋异禀还学的快,不用教。说不定就借着这个借口离开他了。

回到里世界,庆尘翻身下床,打算去找李叔同。结果一打开房门,就发现对方就站在门口。

脸上带着悠然自得的笑,低着头看着他。

庆尘联想到李叔同对他的隐瞒,心里有些怨怒,怀疑对方是不是只想看自己的笑话?

李叔同的手贴在他的脸颊上,抚平了他心中的不忿。“为师确实喜欢栀子花,可爱又漂亮……”

对方的手离开脸颊,去勾他垂在身侧的手。

“但是像这种开遍全身的,还是算了吧?”

宽大温暖的手掌与庆尘的掌心相贴,两只手最终缠在了一起。


我知道ooc了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omega

再次自产自销


这事儿说来是荒唐的,事先李叔同也没想到。


庆尘是个OMEGA。


那少年身上身上没有什么味道,李叔同看上了他的才华,先入为主认为对方是alpha。


然后事情就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庆尘打完拳后,身体就不太舒服,他和李叔同说身体热,李叔同回他:


“男人嘛,正常,这就是热血啊。”


庆尘只得无奈的低下头。


……


庆尘是知道自己是个omega的,不过他当时分化出了点问题,导致fq期总是不准确,而且时间短,有的时候甚至两个月才来一次。


他去看医生,医生检查后说他本来分化是偏向a、b的,但是中间出了点问题,转化成了omega...

再次自产自销



这事儿说来是荒唐的,事先李叔同也没想到。


庆尘是个OMEGA。


那少年身上身上没有什么味道,李叔同看上了他的才华,先入为主认为对方是alpha。


然后事情就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过去了。


庆尘打完拳后,身体就不太舒服,他和李叔同说身体热,李叔同回他:


“男人嘛,正常,这就是热血啊。”


庆尘只得无奈的低下头。


……


庆尘是知道自己是个omega的,不过他当时分化出了点问题,导致fq期总是不准确,而且时间短,有的时候甚至两个月才来一次。


他去看医生,医生检查后说他本来分化是偏向a、b的,但是中间出了点问题,转化成了omega。身体omega激素偏少,所以会这样。


简而言之:分化未完全。


庆尘倒是无所谓,这样还省了一大笔抑制剂的开销。毕竟他可是个穷的叮当响的高中生。


他一直以为分化会一直这样未完全下去,但是没想到,在里世界穿越的过程中,因为一次又一次心惊肉跳的经历,它的分化竟然慢慢完全了。


……

看微博吧,八次了,一天了,我妥协了 


北梦淑醒

【与光同尘小段子】目光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叔同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轻轻推了一下少年的后背。“去吧。”


庆尘点点头,迈出一步。


对方两腿发抖,抽起手枪安装子弹。满地的鲜血,仿佛早已注定服了他的结局。


李叔同靠在树上看着,手里上下抛着从秦以以那里赢来的苹果。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留给学生的教材和学生战斗的场面。


他仿佛看不到子弹擦着肩膀而过的场景,视线落在了少年裸露的皮肤上。


那里已经开始有了肌肉的雏形,十分有力的双臂卡住‘教材’的脖子一声咔嚓声响后,那人的头耷拉了下来。瞪大了眼珠子看向昏暗的天空。


他咬了一口苹果,满意的笑了笑。庆尘将人扔在地上,扯起衣服下摆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李叔同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轻轻推了一下少年的后背。“去吧。”


庆尘点点头,迈出一步。


对方两腿发抖,抽起手枪安装子弹。满地的鲜血,仿佛早已注定服了他的结局。


李叔同靠在树上看着,手里上下抛着从秦以以那里赢来的苹果。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留给学生的教材和学生战斗的场面。


他仿佛看不到子弹擦着肩膀而过的场景,视线落在了少年裸露的皮肤上。


那里已经开始有了肌肉的雏形,十分有力的双臂卡住‘教材’的脖子一声咔嚓声响后,那人的头耷拉了下来。瞪大了眼珠子看向昏暗的天空。


他咬了一口苹果,满意的笑了笑。庆尘将人扔在地上,扯起衣服下摆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李叔同嚼苹果的动作一顿,眸子暗了暗。心里回想起了在树林里换衣服时,秦以以偷看庆尘的事。


他云淡风轻的继续咬着苹果,招手让少年过来。“干的不错,你的力量运用的越来越好了。”


“感觉和掰冰棒一样……”庆尘垂眼吐槽了下。


李叔同哈哈大笑几声,让庆尘走在前面。“好比喻!”


他自上而下的盯着对方出了一层细汗的脖颈,纤长而白皙,脆弱又美丽。


怪不得总有女性赞叹他的外貌。


庆尘突然打了个机灵,回过头看了眼李叔同。李叔同只是对他笑了笑,用拿着苹果的手摆了摆。庆尘一阵无语,摸了摸后脖颈,扭过头去。


‘咔嚓——’


果肉带着甘甜的汁水流入口中,最终被李叔同狠狠咬碎,咽下去去。他舔了舔流下的汁水,视线从脖子上移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