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与我同行

128浏览    7参与
诺顿大叔

与我同行(短篇完结)

之前被lof 吞了,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


八岁之后,王源就再也不对任何人细说这件事。


人们排异的本能,会把所有他们无法理解的人当做疯子,即便王源觉得这件事理所当然,因为那也是他的本能。但事情总有例外,一旦感觉太浓郁,理智被推开,话语就挣开拴住它们的绳索,从他的嘴里自顾自地跑出来。


“啊,科恩的you have loved enough你知道有多神奇吗?它听起来是加了香草冰淇淋的烤松饼味道。”

“我更喜欢冬天里的太阳,想比之下,夏天的太阳有些味道太大了,那让人不舒服。”

“语文书的音乐比数学书好听太多,当然,物理书发出的声音才最可...

之前被lof 吞了,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


 

八岁之后,王源就再也不对任何人细说这件事。

 

人们排异的本能,会把所有他们无法理解的人当做疯子,即便王源觉得这件事理所当然,因为那也是他的本能。但事情总有例外,一旦感觉太浓郁,理智被推开,话语就挣开拴住它们的绳索,从他的嘴里自顾自地跑出来。

 

“啊,科恩的you have loved enough你知道有多神奇吗?它听起来是加了香草冰淇淋的烤松饼味道。”

“我更喜欢冬天里的太阳,想比之下,夏天的太阳有些味道太大了,那让人不舒服。”

“语文书的音乐比数学书好听太多,当然,物理书发出的声音才最可怕。”

……

 

有些人会带着惊恐和不善的眼光回应他,有些人会直接表现出厌恶和反感,有些人会不明所以地请求他再说一遍,有些人则什么都不会反应。


刘志宏属于第四种,老邓属于第三种,身边同学大多属于第一种。久而久之,王源控制述说欲的能力已相当老练,最长他试过两个星期不说一句话。

 

但那是在认识王俊凯之前。

 

王俊凯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王源的沉默彻底远走高飞。

 

奔跑的味道是浓烈的麝香,绿地的声音是Coldpaly 的yellow,打完球流的热汗是丛林中的沼泽地,吉他是巧克力,弹唱的声音是掐住心脏的手指……一旦信息过载,乱花渐欲迷人眼,王源就会像一台运行过多程序而不堪重负的电脑,头痛欲裂当机着。

 

幸运的是,总有应机之策。王源会在预设的那个警戒线提醒他之前,关掉一些官能,缓慢地,等待一条叫安静的河流将他掩埋。

 

孩子的取笑往往不必细究原因,王源早已原谅了八岁那年拦住他回家的路,轮流夹击称他为怪胎的小鬼们,他花了一些时间明白自己跟别人并不一样,并警告自己,不要轻易分享这些“通感”体验,哪怕在他看来这是多么美妙的感官狂欢。

 

“你说你会看见别人的颜色,黄色是刘志宏,千玺是红色?”王俊凯问,在他数学卷子写到一半的时候。

王源背英文的动作停下来,警惕回答:“我有那样说吗?”我妈是紫色,你的妈妈是橘红色,是感觉,而不是看到。

“嗯。”王俊凯头也不抬。

“这很正常,大家都在用各种比喻。”王源重新把目光放到英语书本上,木屑和墨水的味道是教堂里的晚钟和祷告。

“是吗?”

“是的。”

 

在王源看来,每个人都有颜色,气味,声场和触感,哪怕他们的颜色极其接近,气味也会也不太一样,如此,每一个人才构成了独一无二的个体。

 

那些人高马大的篮球队员,有些人可能颜色暗淡无华;而人群中不起眼的同学,有些反而更光芒耀目。普通人才有更多的惊喜,汇成一道道斑斓的彩虹,把城市变成烟火之地。

 

茶让王源看到绿油油的乡野,可乐是吉普赛人的流浪曲,面包是丰泽的雨季水稻,如果没有那位站在走廊上对着王俊凯表白的女孩,他的早餐会是一首完美的自然和原生态交响乐。

 

“你干嘛不吃了?”王俊凯的声音是让人烦躁的盛夏干燥草原,而他自己的恼火,有时候像硝酸的味道,有时候像缭绕模糊的雾气。

 

王源没有再说话。

 

王俊凯的颜色介于白色和海蓝色之间,是沸腾的薄荷香,又是月光下的海洋。

 

男生和女生的味道属于不同谱系,只要女人不擦太具侵略性的香水,她们的味道一般要比男人温润。汗味、体味、烟味、酒味,男生的味道像沙漠中被点燃的草。

 

身体的探索可以无穷无尽。当存在于一段关系中,感官会变成一道熨帖的X光,能描摹对方隐秘的器官和身体海岸线。欲(望)是一架紧急迫降的飞机,一辆刹车失灵的车,把人抛向众矢之的的万花筒中心,最后再脱敏。

 

他喜欢各种各样的吻,乐此不疲,反复尝试。当它们被种到不同的器官时,长出来的形态和味道全然不同。

 

当他第一次吻上王俊凯的时候,那种“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会比这更对”的感觉,像夏日里痛快的冲浪,从头到脚把他淋了个遍。

 

细软的头发是永远纠缠的藤蔓,王源坚持不懈地把手指插入它们之间,企图破解、理顺。但它们只是潮涨潮落地攀上他的手指依附着,就在他手指的抚摸与拉扯间,不顾一切地生长着。它们是危险而蛊惑的食人花。

 

浓黑的眉毛是一把冷光摇曳的利剑,当它们皱在一起的时候,王源偶尔希望能用自己的吻,化解那种紧张。不意外的话,在他们激烈地做完ai后,彼此爱(fu)的亲吻中效果最好。

 

浅淡的眼瞳偶尔如鹰一般犀利,偶尔似月光蒙昧,但王源最喜欢让它们在欲(望)中,如八月正午的太阳一般灼热。有时当它们全神贯注凝视着王源的时候,王源会用手掌遮住它们,威胁王俊凯停下来,如果他还没进入他就高(chao)了,那对他们来说都不算好事。

 

有时,王源则会任着它们倾泻而下,在其中忘乎所以地燃烧。更多时候王源会用尽一切办法,让那月光停留和追逐,彼此玩着寻找和躲藏的游戏。

 

颧骨是通关的谜语,探险家要深谙机关的雕刻和纹理,才能进入腹地。丘陵储蓄春天的雨水,王源一手掬起它们的甘泽和新生,品尝它们利刃下的羞涩。

 

刀砍斧削的脸是枕边讲故事的人,是山城密密绵绵的阴雨天,是牧羊的孩子。


它像记录着传说的羊皮纸,王源抚摸、亲吻、研究它,用额头唤醒它。当它扯开王源胸前的扣子时,王源把它宛若婴儿般抱住。当它埋在王源的脖颈时,时光以一种被烫伤的速度慢了下来。它是答案和地图,王源知道他正在进入的,是一片尚未开垦的神秘之地。

 

锁骨是摊开的匕首,割裂着王源的呼吸。是古典乐器,在王源的唇边和手指间起伏着弹奏。是收不住的蝴蝶,放开手就会扇翅而飞。王源喜欢去绘画它们的形状,听着它们在主人的呻(吟)中嬉闹的声音。他相信他可以用鼻尖,在它们静止的缝隙间沉睡千年。

 

修长的手指是一叶扁舟,在王源的皮肤上勇敢地航行。它们撑起帆,吹起号角,标记着占领之地。王源任由它们在自己敏感的绒毛和肌理中询问,回应着它们的旋律和节奏。他偶尔会惩罚它们,将它们留在齿间,舔(舐)、轻含、啃噬,直到它们的主人发出忍耐不住的声音。

 

这一切起源于那个蜜糖之地的唇。指南针在里面彻底失控,王源沦陷在舌头和口腔中,永远找不到出路。王源像一个迷路的人,在无尽的山脊和盆地中翻山越岭,气喘吁吁。

 

他们第一次的吻几乎是个意外。为庆祝一场比赛的结束,他们精力旺盛地在初夏的城市里穿城而过,不知疲倦地跟在队友们的后面,捧着酒踉跄而行。最后在其他人都东倒西歪睡过去时,只有他们坚持等到了日出,喷薄而出的天光中,他们晕晕乎乎地靠在对方身上。王源因为困,用眼睛蹭了蹭王俊凯的肩。

 

片刻之后,他看见了月光、桅杆,蝴蝶和藤蔓,听见了诗歌、号角、雨声和故事,闻见了古老、春天、海水和蜂蜜。

 

王俊凯突然一俯身吻住了他,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跟随着他的感觉都付之一炬。只有他唇间的味道,王俊凯的吮(吸)、挤压和推入。

 

王源闭上眼,拉近王俊凯,深深吻了回去。

 

The End

失眠一晚的练手产物,梗来自之前看到一部外国小说,名字我记不住了。。原文很好看。。

Arthur
Arthur
电影导航

奥斯卡获奖电影推荐之第17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与我同行》

片名:《与我同行》 Going My Way (1944)

导演: 莱奥·麦卡雷

编剧: Frank Butler / Frank Cavett

主演: 平·克劳斯贝 / 巴里·菲茨杰拉德 / 弗兰克·麦休 / Jean Heather / 吉恩·洛克哈特

类型: 剧情 / 喜剧 / 音乐 / 歌舞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



片名:《与我同行》 Going My Way (1944)

导演: 莱奥·麦卡雷

编剧: Frank Butler / Frank Cavett

主演: 平·克劳斯贝 / 巴里·菲茨杰拉德 / 弗兰克·麦休 / Jean Heather / 吉恩·洛克哈特

类型: 剧情 / 喜剧 / 音乐 / 歌舞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44-05-03

片长: 126 分钟

《与我同行》剧情简介 

  Bing Crosby is a young priest who wants the world to know that religion doesn't have to be stodgy. He teaches the local toughs to sing, brings a little peace to an elderly priest, and manages to work in a few rounds of golf along the way.

《与我同行》高清在线观看地址:http://dydh.tv/movie/yuwotongxing/

更多精彩电影尽在电影导航(dydh.tv)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