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丐明

41.4万浏览    2155参与
加油哦
陆老师的担忧

陆老师的担忧

陆老师的担忧

−李太白−

剑三【丐明】 千秋 第一章

食用前说明——

•本文cp为丐明,微明唐。

•背景有私设。

•本文没丐帮明教为盟友关系,但是之前是仇敌。

•明教唐门为合作关系,类似杀手和刺客的任务合作。

•作者文笔渣,不合口味麻烦退出,勿喷谢谢。

•此文暂定中篇,看情况定长短,另,更新速度不会过快也不会太慢,全看感觉。

•可能有肉,不过是肉丝儿。

以上没问题,请往下食用。。。。。


     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在这个盛世唐朝,存在如上江湖,其中丐帮和明教十年前因婚姻而达成盟友关系。不过,明教弟子却不是全部都这么想,毕竟刺客这个词,可不是说着玩玩儿的。...


食用前说明——

•本文cp为丐明,微明唐。

•背景有私设。

•本文没丐帮明教为盟友关系,但是之前是仇敌。

•明教唐门为合作关系,类似杀手和刺客的任务合作。

•作者文笔渣,不合口味麻烦退出,勿喷谢谢。

•此文暂定中篇,看情况定长短,另,更新速度不会过快也不会太慢,全看感觉。

•可能有肉,不过是肉丝儿。

以上没问题,请往下食用。。。。。


     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在这个盛世唐朝,存在如上江湖,其中丐帮和明教十年前因婚姻而达成盟友关系。不过,明教弟子却不是全部都这么想,毕竟刺客这个词,可不是说着玩玩儿的。

     刺客,拿钱办事儿,他们不介意多个生意,毕竟明教要真攻了丐帮地盘儿,还真不知道谁赢谁输,明教弟子那手伪装身法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破解的,丐帮弟子也不是什么人都是丐帮长老,这事儿还真说不准。

     而丐帮,倒是跟这个门派的风气一样,对盟友这个事也表示随缘,这样看来,两个门派倒是相敬如宾,只要不是双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儿,这浪也翻不起来。

     话是这么说了,但是郭痕不这么想,要他看,当初这婚事就不该答应。晃荡着手中的酒壶,郭痕无所事事的走在长安的大街上,耳边叫卖声交谈声此起彼伏,抬头看看月色,觉时候不早了,是时候去趟陈妈那里看看有什么新的姑娘没。

      唇角抹过一丝淡淡的邪气,使本来看上去还挺正直的脸变得羁傲不训。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压了下脖间戴着的金色钱币,随即抬手饮了口烈酒,随意擦了擦嘴角留下的酒液,直接轻功上天飞向青楼的方向。

    

      夜色正好,一抹黑影在霎那间窜上了长安最大的青楼的楼顶,轻轻揭开瓦片,看着楼里正在左拥右抱的痞气男人,咂嘴

“你可太悠闲了,费老子半天劲才找到你在哪,不过算了,看在你今天就要死了的份上,我下手会重点,尽量让你感受到痛苦哦”

      坏心眼的在嘴角拉出一抹诡笑,手里的刀拿的紧了些,瞧准时机准备下手。

      屋内的男人挥手将女人撵走,在床前准备换衣休息,楼顶蹲着的明教弟子眼中划过一抹痕色破墙而入,手中的刀在夜色下划过一道冰凉的弧度,刀锋就快抹上男人的喉咙,明教弟子眼中更是多了一分兴奋,然而事情就在此处变得不妙了。

      只见刀锋与男人喉咙之间多了一根青色的竹棍,竹棍上还环绕着青色的内力,整个棍身显得更加不凡。

      明教弟子皱眉收回刀,抬眼看向这个坏他好事的男人,恶劣开口


“你谁啊,这是我的任务目标,别来碍事!”

     

       郭痕看着眼前身穿明教特色衣物,异色眸的人,眼中有了一丝兴趣


“大庭广众之下,想要杀人,问过我手中的竹棍没有?”


“我杀人关你竹棍什么事?!”


“我的竹棍不高兴啊,你看他都来拦你了~”


“你!!”

      

      大概是气极了,明教弟子的脸都红了,胸膛大幅涨落,听着眼前的这个无耻男人的话,中原话本就不好的他更是说不出来话了,只能化悲愤为动力,提着刀就上去砍,也不管旁边吓晕了的任务目标。

      郭痕看着这只好看的像只猫一样的人抓狂的冲上来就砍,哼笑一声就轻盈的躲闪他的各路招式,在已经失去理智的人招式之间寻得一丝破绽打晕了他。

      摸了摸下巴,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挑了挑眉


“选人当然得是美人,你我就带走了~”


       抗起明教弟子打开窗,风一般的运起轻功飞向了之前为了大喝一顿而定好的客栈。


加油哦
天气冷了陆老师要记得保暖哦

天气冷了陆老师要记得保暖哦

天气冷了陆老师要记得保暖哦

°丐归归

【丐明】我在龙门学撸猫

游戏向/日常向

故事取材于游戏,如有雷同,你是我亲友。

大佬丐×喵切黑×BL

7.你和他有仇么?

陆昂兴致缺缺的打完了这把吃鸡,有陆黎墨在,轻轻松松混了个前五。

唐雁书玩着手里的弩机,看着一旁两眼无神的陆昂,“你到底怎么回事,见他就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他有仇呢?”

陆昂哭丧着脸,蹲在地上画圈圈,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算了,我回去了,有空再给你们说。”

唐雁书:???

陆黎墨:……

陆昂切回隔壁服的号子,打开好友列表,发现沈一酒还在成都,想着就当事情没发生,然后灰溜溜的去接了跑商任务。

没跑几步,就遇到了熟人。

陆焚影躺在树上擦...

游戏向/日常向

故事取材于游戏,如有雷同,你是我亲友。

大佬丐×喵切黑×BL

7.你和他有仇么?

陆昂兴致缺缺的打完了这把吃鸡,有陆黎墨在,轻轻松松混了个前五。

唐雁书玩着手里的弩机,看着一旁两眼无神的陆昂,“你到底怎么回事,见他就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他有仇呢?”

陆昂哭丧着脸,蹲在地上画圈圈,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算了,我回去了,有空再给你们说。”

唐雁书:???

陆黎墨:……

陆昂切回隔壁服的号子,打开好友列表,发现沈一酒还在成都,想着就当事情没发生,然后灰溜溜的去接了跑商任务。

没跑几步,就遇到了熟人。

陆焚影躺在树上擦拭着自己的阴阳往极,吃鸡哪有劫镖痛快。

陆昭昭光明正大的站在官道中间等下一个目标,回头一看,陆昂正站在自己身后。

“嫂子自己跑商啊?缺保镖么?”

陆昂头大了一圈,嫂???子???是个什么称呼。

转眼工夫,陆昭昭已经密聊了沈一酒“酒哥哥,嫂子自己在跑商唉!”

沈一酒看到这没头没脑的讯息,皱了皱眉道:“什么嫂子?陆焚影找情缘了?”

陆昭昭看着眼前和她大眼瞪小眼的陆昂,直接贴了陆昂的id在世界上“嘻嘻,那我可以杀你么?保证无痛无痒,瞬间结束。”

沈一酒撇了眼世界频道,站在他旁边的季子皓刚想说句什么,他人已经不见了。

陆昂还没来得及回复,世界就刷出了另一条信息。

沈一酒:“【陆昭昭】不可以。”

陆昂看着沈一酒的回复,加上喵萝刚才那句没头没脑嫂子的称呼,脸瞬间又红又热。

嫂子???谁???他么???谁的???沈一酒的???谁说的???沈一酒自己么???还是喵萝说的???或者是陆焚影???等等???谁答应了???

陆焚影跳下树,看着满脸涨红的陆昂咧嘴笑了笑,“呦!发春呢?”幻光步的技能亮了起来,瞬间瞬移到陆昂身边。

然后瞬间被亢龙几掌打飞了出去。

陆昂看了看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沈一酒,脸又烫了起来!

“那……那个,烟花是手误,我就是想试试。”

“哦”

陆昂听到这声哦,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沈一酒开始怀疑人生:这个人,哦是什么意思!

陆昭昭看着自己帮主吃瘪,恭敬的作揖,“昭昭在这里祝酒哥哥和嫂子百年好合,有空来明教玩!”转身就交了隐身,溜了溜了。

“不跑商了?”沈一酒看着站在身边低着头发呆的陆昂,有些不解的问。

“啊?哦!”陆昂反应过来,默默将自己的货物从背包中拿出来,然后点了放弃据点任务。

沈一酒突然觉得这只猫是个傻的,后退了一段距离,突然跑起来,一把拉住陆昂,带他上了天。

陆昂傻傻的任由他带着飞回了主城。

下一秒,沈一酒就下线了。







廿七

摸鱼复健

骗个漂亮喵哥回家


-

沙夏第一次来长安的时候有些害怕,他从没见过那么多的异乡人,却还是咬着牙怯生生地拉着师父的袖子跟了出来,帮着在集市传教。

沙夏喜欢吃甜的东西,师父在西市买了个糖人奖他,沙夏喜欢极了,舍不得吃,迎着阳光举得高高的,看上面亮晶晶的糖屑。

忽然眼前的人群动了一下,冲出来一个带着破帽子的小乞丐,抢了那个好看的糖人就跑,沙夏急了,从栏杆上跳下来追了过去,小乞丐被他撂了一记腿绊倒在地,沙夏去夺,那小孩就推搡他,还用急促的语气说着些他听不懂的话。

沙夏又气又急,只想着拿了糖人赶紧回去找师父,他追的时候跑了太远,都不知道让那个小乞丐引去了什么奇怪的地方,看了眼四周,中原的商客都聚...

骗个漂亮喵哥回家


-

沙夏第一次来长安的时候有些害怕,他从没见过那么多的异乡人,却还是咬着牙怯生生地拉着师父的袖子跟了出来,帮着在集市传教。

沙夏喜欢吃甜的东西,师父在西市买了个糖人奖他,沙夏喜欢极了,舍不得吃,迎着阳光举得高高的,看上面亮晶晶的糖屑。

忽然眼前的人群动了一下,冲出来一个带着破帽子的小乞丐,抢了那个好看的糖人就跑,沙夏急了,从栏杆上跳下来追了过去,小乞丐被他撂了一记腿绊倒在地,沙夏去夺,那小孩就推搡他,还用急促的语气说着些他听不懂的话。

沙夏又气又急,只想着拿了糖人赶紧回去找师父,他追的时候跑了太远,都不知道让那个小乞丐引去了什么奇怪的地方,看了眼四周,中原的商客都聚拢了过来,他被那少年按在地上拉拉扯扯的,又像只落入陌生人群的猫,惊慌害怕了起来,胡乱一番挣扎想把人踢开逃走,可把小乞丐挠花了脸也没能脱身。

沙夏都快哭了,虚张声势地吼那还在和自己纠缠不清的小乞丐,这时人群里钻出来了一个大一点的孩子,衣裳上都是补丁,穿得和小乞丐有点像,上来就把两个叽叽喳喳打成一团的小孩扯开,往那个小乞丐脑门上猛叩三下,骂骂咧咧地训起人来,一边劈手把糖人从小乞丐的手里抢了过去。

沙夏像见了救命稻草,本来被那大些的少年一推摔在了地上,赶忙爬起来跑到他的身后抓着对方的衣服,艰难地用还说得很生涩的官话向少年道谢,踮脚伸手去够自己那个已经在地上沾了些灰的糖人。

年纪稍大的少年一愣,没听懂沙夏在说什么,皱眉思考的功夫沙夏就已经从他手里攥了糖人小跑着远了。

小乞丐还不死心,擦了擦脸上被抓出来的血痕凑过来看,只见大孩子的手里多了一方小小的红色宝石坠子,中间一道猫眼似的细线阳光底下散发着浅亮的色彩,看起来像是急急忙忙从哪儿摘下来的饰品。


-

楚遥又在路上看到了一个眼熟又漂亮的明教弟子,穿了一身招摇又紧致的艳红衣裳,正在西市四处打听一个丐帮弟子的下落。

他总是忍不住对明教的人格外警惕,小时候遇见的那个西域小孩让他吃了大亏,到现在鼻梁上还留着一道淡淡的,猫抓似的疤。

可今天楚遥趴在酒楼的栏杆看得入了迷,那个波斯青年的耳环只带了左边一边,是个猫眼一样纹路的猩红的宝石坠子。

楚遥翻身落到了那个眼熟的明教弟子面前,拦着他的路说:

“在找楚骁?十枚银通宝,马上给你办成。”

明教弟子的眼神忽然想被点亮了一样,里冒出了激动又紧张的神采:

“你认识他?”

“他我师兄,昨天还一块喝酒呢。”

楚遥面上满脸笑容,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心里在骂:狗屁师兄。

那天是楚骁起的头,指使他招惹那个明教小孩,眼看打不过,又心急火燎地冲过来抢食。

好嘛,最后谁也没捞着。

就两人一块眼睁睁看着那个的波斯小孩一边道谢一边跑了。

楚骁转头就把那块宝石拿去卖了,楚遥依旧没分到一文钱。

果然狗屁。

楚遥把手一伸,那明教弟子就立刻心领神会地拿出一袋碎银,放在对方手里:

有劳了,请务必带我见他。

楚遥收的时候往袋子里少许瞄了一眼,数目还不少,心想几年不见官话说得利索,人也变好看了,傻倒还是一样的傻。





番茄

流水的cp,铁打的丐明,好久没截图了开心!

流水的cp,铁打的丐明,好久没截图了开心!

寂

丐明 一个摸鱼

名人朋友圈有点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喵哥7935的见面礼


我是一个霸刀,我有一个明教朋友。

很多人都问我,我两一个在大漠吃沙,一个在山脉饮雪,地理位置隔了整个祖国的大好河山,又不是什么T0的竞技场配置,怎么混到一起的。

哦,这得怪他。谁让他笑我穿驰冥,被我追着砍了一个赛季,要不是明教能隐身大轻功,我保证猫毛都给他拔干净。我气到飞起,大概老天都看不下去,于是新赛季也给他安排了一套未烬。

作为世家公子,我当然不会做出他那般,低级、恶劣、上不了台面的举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其实也没有笑得很大声。然后他也追着我打了一个...

名人朋友圈有点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喵哥7935的见面礼


我是一个霸刀,我有一个明教朋友。

很多人都问我,我两一个在大漠吃沙,一个在山脉饮雪,地理位置隔了整个祖国的大好河山,又不是什么T0的竞技场配置,怎么混到一起的。

哦,这得怪他。谁让他笑我穿驰冥,被我追着砍了一个赛季,要不是明教能隐身大轻功,我保证猫毛都给他拔干净。我气到飞起,大概老天都看不下去,于是新赛季也给他安排了一套未烬。

作为世家公子,我当然不会做出他那般,低级、恶劣、上不了台面的举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其实也没有笑得很大声。然后他也追着我打了一个赛季。幸好老子被缴可以散流霞。

一来二去就熟悉起来,他也越看越可憎。真的,一肚子坏水,活该情事不顺,被丐帮追着打。

诶,你在想什么东西,我是说他谈恋爱不顺,不是说那什么什么功能不行。不行也不碍事,反正他一看就攻不过丐哥。

他这个人就很幼稚,就算直男如我,也看得出来他对丐哥有点想法,可他非要跟个三岁小鬼头一样,用些诸如“剪掉别人的云幕遮”、“半夜摸进房逗隼”、“偷酒喝再渗水补满”这样那样的小手段来吸引丐哥注意。你说这不讨打吗?

他还乐呵呵的,半点没有被人追杀的自觉,全当鸳鸯嬉戏对方情趣。卧槽,丐哥那一掌把真龙都拍出来了,是真的要你死啊!长点心吧!

反正我也爱看戏,就随他去了,偶尔还能问一下他新的计划,好提前占个前排嗑瓜子。

但今天好像出了点意外。

明教跑了,丐帮居然没追。还朝我走过来。我一脸问号,想要拾起桌上的瓜子溜溜球。那一棍就下来了,拍得瓜子纷飞,险些废了我的手。

我顾不上瓜子,转身就要翻窗。第二棍贴着鼻翼直接钉上了墙。

我再迟钝也明白自己是被狗比明教搞了!

“丐哥,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明教说是你指使他来搞我?”

我疯狂摇头。

如果我能活着回去,一定要那煞笔明教不得好死。

“他向来骗人不用打草稿,不能信他的喵话啊!冷静!三思!我们才是真正的盟友啊!我可以帮你设计他!我对丐帮绝无二心!你看我丐帮声望尊敬的份上抬一棍……”

“帮我设计他?”


我是一个霸刀,我喜欢看戏,但我一点也不想演戏。

可我没得选,这都怪明教。

熟悉的君山,熟悉的水,常来的明教翻了车。废话,我们纠缠了两个赛季,丐帮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这蛇皮习惯往哪脱战跑路吗。一个小圈框出来,再接大墙裁骨死。

丐帮撕他裤子那会我就转身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喵之将被日,其言也善。我也不管他在背后喊我大哥还是大爷,临渊蹑云三个散,赶紧撤离战场。我还是一只单身貂,我不想看活春宫。


我是一个霸刀,今天难得没有吃瓜,干了件为民除害的大事。不愧是我。

江朔Kouhiya

元旦来几个表情吧_(:3」 ∠)_
因为不喜欢聊天被刷屏所以画的200x200大小,手机端可能会被强制放大成马赛克我也没有办法TvT

策藏:李思铉x叶清泓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苍→策:莫忘川→云平

元旦来几个表情吧_(:3」 ∠)_
因为不喜欢聊天被刷屏所以画的200x200大小,手机端可能会被强制放大成马赛克我也没有办法TvT

策藏:李思铉x叶清泓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苍→策:莫忘川→云平

衔蝉

2019总结+文包

2019年度总结,及列出所有文的下载

(之前的TXT被HX了,已经替换新的,但是BD完全没法传,只能用别的)

【TXT文包】无期限

谷歌云链接: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Xgm0Vq4iXcE6GSjBofTNo8chNzgjTeeu/view?usp=sharing

企鹅微云链接:https://share.weiyun.com/5dVNy5O 密码:5qu8ba

【PDF文包】7天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6YCwD5MFvAoHHp6tzBHFvA 提取码: 96fh...

2019年度总结,及列出所有文的下载

(之前的TXT被HX了,已经替换新的,但是BD完全没法传,只能用别的)

【TXT文包】无期限

谷歌云链接: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Xgm0Vq4iXcE6GSjBofTNo8chNzgjTeeu/view?usp=sharing

企鹅微云链接:https://share.weiyun.com/5dVNy5O 密码:5qu8ba

【PDF文包】7天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6YCwD5MFvAoHHp6tzBHFvA 提取码: 96fh


2019年度总结

从2月份开始续写16年坑掉的丐明,到10月中旬之前基本保持3天一更,不喜欢完结后开始周更

2019年一共写了:

丐明 14篇,苍霸6篇,苍策3篇,其他9篇

码字字数一共:60W字,其中丐明44W,苍霸89K,苍策11K,其他58K


【自己的脑洞】

[丐明]截杀:怂怂毒瘤喵(完结,53K字,包括1K3未写完番外)

[丐明]不喜欢:黑皮舞男喵(完结,30W字,包括番外2篇)

[丐明]北窗同短檠:FZ年上,双(完,2K字)

[丐明]天山月明:回纥王子喵,丝路金盒子(完,1W字)

[丐明]满庭芳:双孪生,双儿,(完,7K字)

[丐明AO]对影:女王喵(未完,8K字,包括800字未完成中篇)

[丐明]画堂东:双儿,拍MAI场,纹身(未完,12K字)

[丐明]单相思:键游,第二人称视角(后续待定,3K字)

[丐明AO]孀嫂:嫂子(未完,5K字)

[丐明]贪猫儿婪食儿:猫妖,胖胖猫(算完结也不算完结,7400字)

[苍霸明]侵陵雪色还萱草:叠罗汉,双A苍霸,百人斩喵(未完后续为苍霸,1W字)

[苍霸]拍卖场:名字还没正式确定,丐明画堂东姐妹篇,当众(可能有后续,3800字)

[苍霸]三秋:P友(完结,23K字)

[苍霸]余乃一游僧:瞎瘠薄乱写的一篇(完,800字)

[苍策]垂耳兔用刀盾玩弄自己:BE(完,2100字)

[苍策]天策府都尉惨遭玩柰:凹陷柰子(也许有后续,2400字)

[唐明]猫儿犯:贪猫儿姐妹篇,NP(未完,7800字)

[唐花]此事情:机器人炮(完,17K字)


【脑洞借用】

[丐明]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来源于一个表情包,键游(完,3K字)

[丐明]泥玉:阿谨的脑洞(完,6500字)


【点文】

[丐明]浇腻玉:11丐X1喵,双(15K字)

[丐明]竹马儿,与君记:肆哥的点文,青涩(?)竹马,双儿(1W字)

[歌明]朱弦:双儿喵(完,4K字)

[唐明]锢(完,3200字)

[策明]风花影:猫妖,双儿(5600字)

[策藏AO]洗璗:温泉(完,4K字)

[苍霸AA]棘:阵营指挥,恶人苍X浩气貂(扩写成中篇连载中,44K字,其中13K字未发表)

[苍霸AO]更无雁门雪:没标记但是一发入魂的幸运苍(完,8K字)

[苍策]堞:壁K(7K字)


【古剑】

[黎风]碾空山(完,3800字)

[斩风X珑瑛]却斜阳:私设的狐耳小石头(未完,6K字)


【魔童哪吒】

[地笼]氲香注(完,6800字)



天知道我怎么写了这么多……果然GHS是永动力,年底几天休息一下,明年继续码字,不过以后都是周更,因为想多花些时间看书

最后谢谢大家一年来的陪伴~明年见~

何是我

从左至右阅读。
《果然夏景不寻常》剑三丐明丐gl向漫画。
首章,一些对于媒介和材料应用的练习。
手法笨拙,望多担待。
分镜有参考,仅作练习,切勿二转。

从左至右阅读。
《果然夏景不寻常》剑三丐明丐gl向漫画。
首章,一些对于媒介和材料应用的练习。
手法笨拙,望多担待。
分镜有参考,仅作练习,切勿二转。

江朔Kouhiya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5/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长度超了截成两段了,手机端记得往后翻。


初见梗画完啦( ノ * ・ω・) ノ !!

喵哥毛的感情,想要逗猫的丐哥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_(:3」 ∠)_

最初画这对的时候脑内形象喵哥是各种角度被帽子遮脸的,但是实际画起来只有下巴好难表现感情啊,于是几乎每格都把脸露出来了,真是太失败了【美喵子就没有惊艳的感觉了QwQ

对于云术来说,因为窝棚里光线昏暗,其实没太看得清楚脸。他只是单纯觉得会帮同伴殿后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以仗义出手帮了...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5/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长度超了截成两段了,手机端记得往后翻。


初见梗画完啦( ノ * ・ω・) ノ !!

喵哥毛的感情,想要逗猫的丐哥反而把自己搭了进去_(:3」 ∠)_

最初画这对的时候脑内形象喵哥是各种角度被帽子遮脸的,但是实际画起来只有下巴好难表现感情啊,于是几乎每格都把脸露出来了,真是太失败了【美喵子就没有惊艳的感觉了QwQ

对于云术来说,因为窝棚里光线昏暗,其实没太看得清楚脸。他只是单纯觉得会帮同伴殿后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所以仗义出手帮了一把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列喵因为生长环境的关系,习惯独来独往,自己为自己的行动负责,不管是生是死都独自一人面对。对他来说,没有在云术进门时就把他杀掉,其实是一种很大的战略失误(如果是以前他肯定直接就杀了,死人不会开口,百分百安全。但他因为一些事情正处于一种动摇不安定的状态,他很怀疑以前那样只为缄声就随便杀人是不是对的,所以在云术进门的瞬间他绕背但没有捅刀,只是逼着云术,希望他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能乖乖闭嘴。这其实是非常不安全的)果不其然云术选择反抗,在两人交手的过程中,列喵其实还是有机会能杀云术,但他又放弃了(这段作画略过了),他很明白自己犯了两次致命的错误,这种错误以他的身份来说是不允许的。在听到神策军叫嚷的时候他其实已经做好准备自食其果了(1.云术被他挟持肯定要报复,2.他是明教骨干交出去重重有赏,3.丐帮和明教有枫华谷之仇),哪想到云术不仅放过他还帮忙掩护他(血迹的事情列喵心里有数,他本来就没准备长时间躲在这里,只是想先找个隐蔽地方把伤口处理一下,偏偏云术这个时候进来了)列喵向来是非常谨慎的,云术这个行为就让他感到很不理解,所以会问他为什么要帮自己。云术压根就没当成什么大事,在列喵的一再追问下,就应付了一句“叫花子高兴”。列喵见问不出来,也只能算了,但他不想欠别人人情,就说不管怎么样我一定把人情还给你。那云术就不高兴了,叫花子乐于助人怎么搞的和趁火打劫一样,我又不是为了要你还人情所以才帮你的。死正经好烦啊,来来来你亲我一下咱们就两清了,妥不妥?妥!结果就真亲了2333333母胎solo丐哥一下就炸了呀,卧槽我只是逗他一下他怎么就当真了?!列喵:是你要的呀,我也不明白啊,嘴唇碰一下能怎么样啊?不懂你们中原人(本来想喵喵应该亲完就走留着丐哥一个人原地爆炸,结果那个透视怎么都有毛病就算了)

_(:3」 ∠)_就是这么个故事。


虽然画了5条其实没讲出来多少剧情,如果以后接着搞这对会用文字+插图的形式吧

放我起来

谁还不是个恶人呢。

虚假的恶人军娘x真正的恶人二小姐。

能打且流氓的丐姐x无助可怜的喵姐。

你来干什么,李雪涛看着将剑放回腰间的黄衣女子开始发问。

当然是来帮你,我来还能干什么?看你出丑吗?月光之下,叶清妃侧过头半眯着眼睛看她,眼里写满了戏谑。

这个女人永远那么欠揍。一边想着李雪涛一边握紧了手中枪。

不活说实在的,倘若叶清妃真的没有及时赶到,说不定这长空令未必能到手。

李雪涛吹了声口哨召来了自己的坐骑踏秋,但上马之后她并未开始前行,而是静等在原地,等着慢悠悠的叶清妃跳上马,待她坐稳之后,策马离开。

接下来干嘛。

老陶让我们去一趟昆仑,据说老郭也在那。

好。

两人前行了数日才到达了昆仑的恶人领地...

虚假的恶人军娘x真正的恶人二小姐。

能打且流氓的丐姐x无助可怜的喵姐。

你来干什么,李雪涛看着将剑放回腰间的黄衣女子开始发问。

当然是来帮你,我来还能干什么?看你出丑吗?月光之下,叶清妃侧过头半眯着眼睛看她,眼里写满了戏谑。

这个女人永远那么欠揍。一边想着李雪涛一边握紧了手中枪。

不活说实在的,倘若叶清妃真的没有及时赶到,说不定这长空令未必能到手。

李雪涛吹了声口哨召来了自己的坐骑踏秋,但上马之后她并未开始前行,而是静等在原地,等着慢悠悠的叶清妃跳上马,待她坐稳之后,策马离开。

接下来干嘛。

老陶让我们去一趟昆仑,据说老郭也在那。

好。

两人前行了数日才到达了昆仑的恶人领地,郭晓笑已经那奉候多时。

你们怎么才来?等了好几天的郭晓笑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路上有些事耽搁了呗,你也知道某人是出身大户人家的小姐,讲究多。

大户人家的小姐没有反驳就白了她一眼,后打算钻进了营帐找了个暖和的地方缩着。却不想在营帐室内见到了被捆的严实的陆钰。

叶清妃冲刚进营帐的郭晓笑吹了声口哨,问她什么时候也学米丽古丽做起了人口贩卖的生意来了。

只是因为她太不老实了我才把她绑起来的。说完就没有了其他解释开始跟李雪涛讨论要事。

叶清妃没有加入她们的谈话之中,她对那些需要动脑子的事儿并无兴趣。反正闲着也是没事儿,叶清妃渐渐将魔掌伸向了角落里的陆钰。

你叫什么名字啊。

陆钰没理她。

西域人?浩气的?

陆钰没理她。

来跟我说说,你怎么被那个臭丐帮逮到的。是不是上来就对你一顿敦敦敦。

陆钰还是没理她。

阿笑!你是不是抓回来一个哑巴啊!叶清妃冲着郭晓笑那边喊了一声,郭晓笑听见了但也没理她。

叶清妃也不恼,她拿过一席被毯在陆钰旁边铺开,又点了个火盆在旁边,之后就开始跟陆钰开始了无休无止的“讨论”。

叶清妃说的无非就是一些关于她在恶人谷做的事儿,杀人,放火,抢劫掠夺,别看她原来是个小姐,但其实这些事儿她都做过。

话说这陆钰也是倒霉,先是不幸落入了郭笑的手里被无故暴揍了一顿,现在又要听着叶清妃在自己耳边叨叨个没完。要不是她现在嘴被堵上了不然肯定会让叶清妃这个家伙速度滚开。

今天对于陆钰来说真的没有一件好事儿。

小猫,你知道落入我们恶人手中的浩气最后都会怎么样嘛?

本来陆钰是没想理过她的,打听到叶清妃忽然变怪的语气,她忽然感觉背后一凉。

会被杀掉哦~叶清妃用着最轻快的语气说着最恐怖的话,说完还不忘给陆钰表演一个抹脖的动作。顿时就把没怎么见过世面刚加入浩气盟的小明教吓得汗毛直立。

不过,你要是能伺候好本小姐说不定我还能网开一面,饶你不死。叶清妃一边说一边戳了戳陆钰漏出来的胸,那手感是真的软。

万幸李雪涛并没有给叶清妃继续为非作歹的机会,等她和郭晓笑聊完之后就连夜带着叶清妃离开回谷了。

郭晓笑抬眼看了一下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陆钰,走过去把她嘴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这样就被吓到啦?

郭晓笑指了指自己刚刚包扎好的小腹。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把我打成这样的。

放心,刚才都是那丫头骗你。我们确实会杀浩气的人,但现在还不会杀你的。

为…为什么。陆钰声音颤抖的说着。

当然是因为,我还没玩够啊。郭晓笑生的漂亮,笑起来自然好看,但陆钰在哪微笑之中却只能看到戏弄和杀意。

江朔Kouhiya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4/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我觉得第五条能搞定( ノ * ・ω・) ノ !!

丐哥一条龙服务真是好啊哈哈……


最后一格隐藏花羊_(:3」 ∠)_墨谦x云极

众所周知阿谦作为一朵奶花是被丐哥墩出了心理阴影的,看似软弱好欺实则战斗力云家第一的云咩说,「阿谦,你不能对丐帮用恐惧啊,丐帮其实很好打的,我叫七弟来陪你练练」,于是云术就来了,「大哥夫请指教(⊙ ▽ ⊙)!」
墩墩墩墩墩墩墩墩墩——
一边打还一边掉药瓶。

事后云咩对着地上一坨马赛克浇护发素,「...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4/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我觉得第五条能搞定( ノ * ・ω・) ノ !!

丐哥一条龙服务真是好啊哈哈……


最后一格隐藏花羊_(:3」 ∠)_墨谦x云极

众所周知阿谦作为一朵奶花是被丐哥墩出了心理阴影的,看似软弱好欺实则战斗力云家第一的云咩说,「阿谦,你不能对丐帮用恐惧啊,丐帮其实很好打的,我叫七弟来陪你练练」,于是云术就来了,「大哥夫请指教(⊙ ▽ ⊙)!」
墩墩墩墩墩墩墩墩墩——
一边打还一边掉药瓶。

事后云咩对着地上一坨马赛克浇护发素,「弟啊不是要你轻点打嘛!」

云术挠头,「我看到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
(丐明组CP以后,列喵的背包里被云术塞满了万花秘药)

(列喵:我一般不会受伤的啊_(:3」 ∠)_……)

丐明丐摄取不足zzZ

每次回来看LOFTER都有新粮 快乐!!

每次回来看LOFTER都有新粮 快乐!!

江朔Kouhiya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3/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第二条我明明记得放在合集里面了的,难道因为被系统莫名屏蔽一次,从合集里面扔出去了……


因为作者是个纯pve打斗场面实在过于苦手咱们就略过了吧TwT

战斗力是列喵>云术,但是因为带伤+内心纠结(以后会解释)最终错失良机被撂翻在地。云术能感觉到是对方放水,有点莫名其妙,但他相信会给同伴断后的人绝对不是坏人,所以帮了列喵一把。

云术平常闷闷的,但是讨饭嘛,当然要会演啦——!!最后一格真是放飞自我23333你们云家都是演员_(:3」 ∠)_


顺说抓列喵的是神策,这个时期云平和思铉都还不...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3/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第二条我明明记得放在合集里面了的,难道因为被系统莫名屏蔽一次,从合集里面扔出去了……


因为作者是个纯pve打斗场面实在过于苦手咱们就略过了吧TwT

战斗力是列喵>云术,但是因为带伤+内心纠结(以后会解释)最终错失良机被撂翻在地。云术能感觉到是对方放水,有点莫名其妙,但他相信会给同伴断后的人绝对不是坏人,所以帮了列喵一把。

云术平常闷闷的,但是讨饭嘛,当然要会演啦——!!最后一格真是放飞自我23333你们云家都是演员_(:3」 ∠)_


顺说抓列喵的是神策,这个时期云平和思铉都还不在扬州。

唐藏心

【丐明】那一次擦身而过的回眸

尹天明x泰安




【丐明】那一次擦身而过的回眸

尹天明x泰安





江朔Kouhiya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2/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咕了这么久了我也不说啥了_(:3」 ∠)_

写脚本根本没多少剧情,哪想到画起来已经到第五条了……先把第二条放出来吧。

苍老板最初点这对的时候丐明组的建设还没完成,导致设定做完以后发现和第一条的构想出入挺大(第一条最后一格重画了)。这组是个话不多但还挺温柔的丐x自闭又敏感的喵。

这篇连续性比较强可能连着看观感会比较好,但是第五条不知道啥时候能画完,一直拖也太久了,就慢慢放出来吧(希望不会爆页到第六条)。


【丐明】「我的情缘每天都在作死」(2/5)

丐明:云术x列奥纳多

前回见合集。


咕了这么久了我也不说啥了_(:3」 ∠)_

写脚本根本没多少剧情,哪想到画起来已经到第五条了……先把第二条放出来吧。

苍老板最初点这对的时候丐明组的建设还没完成,导致设定做完以后发现和第一条的构想出入挺大(第一条最后一格重画了)。这组是个话不多但还挺温柔的丐x自闭又敏感的喵。

这篇连续性比较强可能连着看观感会比较好,但是第五条不知道啥时候能画完,一直拖也太久了,就慢慢放出来吧(希望不会爆页到第六条)。


Tamako鸫

又是我,来搞丐明百合了,丐姐都是散件混搭。为了满足老亲友丐帮的“需求”,a游已久的我又下海了!(颜色有时间再上( ͡° ͜ʖ ͡°)✧)

又是我,来搞丐明百合了,丐姐都是散件混搭。为了满足老亲友丐帮的“需求”,a游已久的我又下海了!(颜色有时间再上( ͡° ͜ʖ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