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丑陋

641浏览    86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1 20:08
Yougo舒雅
我的墨镜是用来放在腿上的😄?...

我的墨镜是用来放在腿上的😄😄😄

我的墨镜是用来放在腿上的😄😄😄

Yougo舒雅
此身最得意的就是长了一双好腿!

此身最得意的就是长了一双好腿!

此身最得意的就是长了一双好腿!

Yougo舒雅
我的眼神只想告诉你,我也在默默...

我的眼神只想告诉你,我也在默默地关注着你,谢谢你也注视着我。😊

我的眼神只想告诉你,我也在默默地关注着你,谢谢你也注视着我。😊

Yougo舒雅
当别人说你穿的很性感时,你记得...

当别人说你穿的很性感时,你记得回复:我不穿更性感。

当别人说你穿的很性感时,你记得回复:我不穿更性感。

Yougo舒雅
有会养小猫猫的吗?

有会养小猫猫的吗?

有会养小猫猫的吗?

Yougo舒雅
为自己拍张照,再不拍照夏天就要...

为自己拍张照,再不拍照夏天就要过去了~

为自己拍张照,再不拍照夏天就要过去了~

芜芙荒,白露霜

美丽

向往的世界太过美好
所以我只能看见无尽的黑暗

当你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黑暗时
身边发生的一切就又显得那么美妙
丑陋与美丽并存
只在于你是否能听到
美丽呼唤你的声音
                                      -...

向往的世界太过美好
所以我只能看见无尽的黑暗

当你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黑暗时
身边发生的一切就又显得那么美妙
丑陋与美丽并存
只在于你是否能听到
美丽呼唤你的声音
                                      ------芜霜 2017.9.24

小桃砸

和魔鬼的交易

用灵魂,交换永恒的青春。

——这是你跟魔鬼做的约定,没有修改权限,也不能毁约。

牧师坐在隔壁的隔间里,透过格子小窗看着你哀求的双眼说:“灵魂,只有上帝才能看见。”刹那,痛苦在你眼里渲染开来,随着“我能看见,自己的灵魂。”这句苦涩的话落地,牧师的双眼里,大片大片的恐惧抽紧了瞳孔。

冲进自己的秘密房间,看见那幅画腐烂,变形,变臭。那是你的灵魂的样子。可怖。


镜子里的你和几十年前的那个20岁的你,一模一样。


看上去,很完美。

20岁的你,看见了巴兹尔为你画的肖像,发现了自己惊为天人的绝美。

“真美,真好!”你说。

“画比人更好,你会变得和巴兹尔的老父亲一样丑陋,而这幅画永远美...

用灵魂,交换永恒的青春。

——这是你跟魔鬼做的约定,没有修改权限,也不能毁约。

牧师坐在隔壁的隔间里,透过格子小窗看着你哀求的双眼说:“灵魂,只有上帝才能看见。”刹那,痛苦在你眼里渲染开来,随着“我能看见,自己的灵魂。”这句苦涩的话落地,牧师的双眼里,大片大片的恐惧抽紧了瞳孔。

冲进自己的秘密房间,看见那幅画腐烂,变形,变臭。那是你的灵魂的样子。可怖。

镜子里的你和几十年前的那个20岁的你,一模一样。

看上去,很完美。

20岁的你,看见了巴兹尔为你画的肖像,发现了自己惊为天人的绝美。

“真美,真好!”你说。

“画比人更好,你会变得和巴兹尔的老父亲一样丑陋,而这幅画永远美丽。”亨利一边说,一边将那火红的玫瑰花瓣靠近蜡烛的火舌,“如果让你跟魔鬼做一场交易,让这幅画代替你老去,你会答应吗?”

本是一句玩笑话,但你却认真的回答:“我会的。”

玫瑰火红。

 

放纵,堕落。年轻变成了你挥霍的资本,贪念从你开口说yes的那一刻变本加厉。

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残暴,越来越不安,越来越恐惧,越来越愧疚。当在你手中死去的灵魂出现在你恍惚间的眉眼里时,崩溃瞬间兵临。

忏悔,不是毁约的理由。改过,也换不来回头的借口。画像里的灵魂面目狰狞,腐烂可怖。

 

我们从来也不能违背自然法则,获得永恒的美好。一旦破坏,必然意味着惩罚。当灵魂的变化被赤裸裸的在我们面前被剖析,泪水再悔恨,也洗不掉腐臭的魂灵。

为什么非要到最后一刻,才能想起灵魂最初美好的模样呢?

 

 

 

Yougo舒雅
起床吧孩子们,一天又开始了☀☀...

起床吧孩子们,一天又开始了☀☀☀☀

起床吧孩子们,一天又开始了☀☀☀☀

HUIYI灰蚁
画的《帝犬联盟》——成有翰……...

画的《帝犬联盟》——成有翰……好吧一点都不像……随便画画……

画的《帝犬联盟》——成有翰……好吧一点都不像……随便画画……

夏之点滴
学会欣赏这个世界的优点而非每件...

学会欣赏这个世界的优点
而非每件事都只看到负面的丑陋~

学会欣赏这个世界的优点
而非每件事都只看到负面的丑陋~

Gerion

丑陋

肿胀变形的破皮球
塌陷的鼻子
手与脚
极不相称的瘦弱

我和别人说
我热爱他病态的狂跳的心脏
他低眉垂胸
我不确定自己有心房
但是 你听
总有声响

我吻了吻他的泥巴脸
我爱回忆与早逝者的细语和喊叫
这如出一辙
丑陋同样让我联想到永恒
越是丑陋就越要接近

昨天登山
他汗涔涔几步一扶额

肿胀变形的破皮球
塌陷的鼻子
手与脚
极不相称的瘦弱

我和别人说
我热爱他病态的狂跳的心脏
他低眉垂胸
我不确定自己有心房
但是 你听
总有声响

我吻了吻他的泥巴脸
我爱回忆与早逝者的细语和喊叫
这如出一辙
丑陋同样让我联想到永恒
越是丑陋就越要接近

昨天登山
他汗涔涔几步一扶额

芜芙荒,白露霜

人在被揭穿时


总会显露难堪的恶意

人在被揭穿时


总会显露难堪的恶意


妖茶
#丑# 咧嘴大笑着啃食着别人这...

#丑#

咧嘴大笑着啃食着别人
这感觉让你很快乐吧
你从中感受到爱了吗?
噫,连这种爱都感受不到
你可真是丑陋

可我依然爱着你
哪怕自己一点点被吞噬
可是这样的话
我和你都是在杀人吧

连这些都想不到
你可真是丑陋至极
但我还是那么爱你
连这都感受不到
噫,真是丑陋

蚕食着我的生命
咧着嘴笑得开心
像一个怪物
不断地索求,索求

这么丑陋的人怎么配得上我的爱
可我真的好想爱着你
你连这些也感受不到
看来是真的丑陋吧

感受吗?你大概是做不到
你那么愚蠢
果然还是感受不到
那么我为什么要爱你呢?
我可不喜欢没有结果的爱

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那么丑陋,愚蠢的身体和灵魂
怎么就让我如此地爱着?
你这样的人
也许只有我会爱吧

所以嘛,我自己...

#丑#

咧嘴大笑着啃食着别人
这感觉让你很快乐吧
你从中感受到爱了吗?
噫,连这种爱都感受不到
你可真是丑陋

可我依然爱着你
哪怕自己一点点被吞噬
可是这样的话
我和你都是在杀人吧

连这些都想不到
你可真是丑陋至极
但我还是那么爱你
连这都感受不到
噫,真是丑陋

蚕食着我的生命
咧着嘴笑得开心
像一个怪物
不断地索求,索求

这么丑陋的人怎么配得上我的爱
可我真的好想爱着你
你连这些也感受不到
看来是真的丑陋吧

感受吗?你大概是做不到
你那么愚蠢
果然还是感受不到
那么我为什么要爱你呢?
我可不喜欢没有结果的爱

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那么丑陋,愚蠢的身体和灵魂
怎么就让我如此地爱着?
你这样的人
也许只有我会爱吧

所以嘛,我自己一定也好不到哪去
那就一起丑陋下去吧

(听八爷的一个弃曲,有感而发)

试图脱非

p1滤镜。mtxx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不得不说我szd爱最初的法斯……我杀市川

p1滤镜。mtxx滤镜比我会画画系列

不得不说我szd爱最初的法斯……我杀市川

芜芙荒,白露霜

美丽的丑陋

我不敢接受月光的洗礼

怕被照耀出内心的丑恶

我怜爱地在阴霾里看着那温润的流淌

心头生出了名为小心翼翼的花朵...


我不敢接受月光的洗礼

怕被照耀出内心的丑恶

我怜爱地在阴霾里看着那温润的流淌

心头生出了名为小心翼翼的花朵

                                                  ------芜霜 2018.4.28

曾某人是鸽子

大概是凯柠(?)
瞎画,辣眼警告!
我也不知道在画啥¯\_(ツ)_/¯

大概是凯柠(?)
瞎画,辣眼警告!
我也不知道在画啥¯\_(ツ)_/¯

南国又几秋

被遗忘者【反派自述】【一点都不搞笑】

纯白空间中,对坐两人:

一个,套着白袍,只露出冷漠的淡色眼睛;另一个,穿着褴褛垂着头,额前过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和面容。

淡色的眼睛眨了一下,空间忽然回响一个清晰的声音:[请说出你的故事。]

褴褛之人低低地笑,抬头露出充满血丝的眼睛,还有仿若车祸现场的面容。

他扯动沙哑疲惫的声带,胸腔中震荡出满腹的遗怨。


我从小就喜欢说故事,等我长大了,我也就很喜欢写故事,幻想那些英雄传说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传达给周围人的那种喜欢……所有看过我故事的人都很喜欢……【笑】可惜愿意看我故事的人只有他……可偏偏是……


骗了我。


“OO,你写真好!”面前俊秀的男孩脸蛋因为激动红扑扑的,“我都没...

纯白空间中,对坐两人:

一个,套着白袍,只露出冷漠的淡色眼睛;另一个,穿着褴褛垂着头,额前过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和面容。

淡色的眼睛眨了一下,空间忽然回响一个清晰的声音:[请说出你的故事。]

褴褛之人低低地笑,抬头露出充满血丝的眼睛,还有仿若车祸现场的面容。

他扯动沙哑疲惫的声带,胸腔中震荡出满腹的遗怨。


我从小就喜欢说故事,等我长大了,我也就很喜欢写故事,幻想那些英雄传说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传达给周围人的那种喜欢……所有看过我故事的人都很喜欢……【笑】可惜愿意看我故事的人只有他……可偏偏是……


骗了我。


“OO,你写真好!”面前俊秀的男孩脸蛋因为激动红扑扑的,“我都没有想过他们还可以这样!”

“那只是一种可能性。其实他们……”自卑的自己竟然得到了广受宠爱的小孩的夸赞,受宠若惊得忘记了自己的缺陷,就这么与他讨论起来。


明明自己那么丑陋,被大家说是丑八怪、怪物也好,和那个犹如被太阳神祝福的孩子站在一起,就是块泥巴——但是好高兴哦,能和他一起玩,一起思考。

他是那么想成为一个英雄。

于是我就塑造了一个英雄。

冠以他的名义。

在故事里,他是拯救了王国的勇士,是腿踢炎魔脚踩恶龙手握光明之剑的大英雄。

HERO……仿佛天生就属于他这种闪亮的人。

而丑陋者,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仰望那份不可能照拂的阳光,渴望又兴奋地为阳光写下赞歌,让阳光的温暖遍及自己所不能达到的地方。

真是温暖的故事啊。

如果不是我的故事越来越受欢迎,他更受欢迎、追捧的话,一切都美得像故事里的阳光啊。


“既然我都是主角了,你就把王国也写给我呗。”俊朗的少年笑得张扬,那种浑然而成的精神让人无法自拔。

“可是……这样会破坏故事的整体性……”嗫嚅的声音仿佛垂死的挣扎,期待着,对方根本不可能会有的回应。

安静地看着对方的滔滔不绝,他在阐述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理念、自己的故事,唯独,阳光的故事里没有安置下他的位置。


我真是傻,那时候竟然没看出来那种迹象,那种可怕的、残暴的迹象。


“为什么删了我的名字……”颤抖的声线就像秋天濒死的蝉的哀鸣。

“没有为什么啊。”那么理所当然的笑容,为什么摆出那么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啊!

“我……”“是我出的面,你的书才可能出版的,而且都是我出的力哦。”

“……”“而且哦,大家都知道,那些书的作者,是。”

笑得那么好看,说的话为什么那么刺痛。


为什么理所当然的剥夺了我的一切,为什么!

【笑】因为上天赋予了他太多的恩惠,所以连我的努力也要被夺走吗?


“额,你好,你就是OOO的那个什么朋友吧……我觉得你最近不要再打扰他了,他很心烦……请你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他了,有点自觉吧……我是谁?我是OOO的女朋友啊,我们俩可是因为他的书才结识的呢……像他那么棒的男人,和你做朋友也不过是品德上的高尚,你还因此纠缠他,哼……自觉点吧……”


所以,自觉点吧,丑八怪。


…………

……


只是因为,丑。

所有的努力和才能在美貌面前都是黄叶和着烂泥。


我恨他们。

我恨他。


不过只要我长得好看了,他们就都会接受我了吧。

呵呵,真是浅显易懂的道理。

【笑】所以呢,我就割下了他们的面皮,像我故事里的那些邪恶的反派会做的事情一样——甚至我写进了我的故事里;那些美貌的、天赋的美好,为什么不可以用人类的手段来获取呢?

多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呢。


当然,一开始我就知道了这样的结果会是正义人士的绞杀,但是过程很愉快。我也不会后悔。

揭下面皮,听着他们大骂丑人多作怪,心情格外的明朗。

正因为我们没有,所以我们要努力呀,不管做什么,我们都不过是在弥补内心的缺憾和空洞——被遗忘的寂寥和痛苦。

是谁做的怪呢?

都是我的错,都是丑八怪的错。

嘿嘿。

他们旋转他们跳脚他们吵闹他们大叫,都是因为我啊。

无数的花从枝头凋谢,留下的都是黄叶啊。【笑】


可是到最后,那些家伙还是将我遗忘了啊。

我所做的努力, 都成了笑话。



[真是弱爆了的反派。]

空间里回荡着这么一个评价。

褴褛者嘿嘿的笑着,不回话。

白袍微微前倾,淡色的眸子一闪而过金色的流光。

[那么你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反派吗?]

“怎么做?”

[你比我清楚:一个成功的反派,一个受读者喜欢的反派。]

“你是说……”他歪头狡黠笑,“我来定义我的下一世。”

[反正都最后都被正义之士判处死刑,你随意。]

淡色的眼眸眯起,似乎有些愉悦。

“哈哈,那真是——十二分有趣啊!”


那就这么说吧。

一个自幼父母双亡的男孩,金发碧眼挺可爱的,被他叔叔婶婶收养,恰好那个叔叔有恋童癖,试图侵犯男孩却被男孩失手误杀了;不明真相的婶婶惊恐地喊他怪物,镇民们的古怪眼神和若有若无的排斥,同龄人天真的诅咒和辱骂,使他再次流离失所。了无音讯多年后,那座小镇怪事不断,之前的婶婶因为受惊过度得了失心疯,疯疯癫癫的成了乞丐,嘴里始终喃喃着怪物的字眼。

英勇的正义小队啊,路过了这座城镇,得知了这里的怪象,义不容辞地接受了镇民们的委托,种种艰辛后他们找到了当年那个男孩,不,已经可以说是大人了。

俊美的青年如此冷漠,仿佛高山上永不融化的冰雪;他的心灵被坚硬的果壳保护,没有一丝阳光可以穿透那层硬壳,照耀入他的心里,照到那片柔软的地方。当他承认这一切都是他所为,不止一个人为他心碎——啊,上天多么美丽的造物啊,竟然被遗弃落入泥垢,多么恼人的命运啊!多么残酷的命运啊!


一切对美好事物的不公平都可以诉诸命运的无情,可他们偏偏就把对丑鄙的不公平当做是自作自受的活该。【笑】


哦,对了。为了增加他的悲情度,可以安排一个他爱慕的邻家少女,因为离开城镇无法在一起,只能在暗处默默守护她,看着她出嫁,看着她含泪望着自己被勇者斩杀;嗯,那个少女也是爱着自己的,但是不得不分离。

他们,最爱这种爱别离、求不得的了,就算是骂着、哭着,还是爱着这种残忍的事情。

最好在结尾加上他是含笑死去的。

看看,多么完美的反派。


[有点落魄英雄的影子。]

“嗯……那是一定的,那些反派不过都是失败的英雄罢了。”褴褛之人耸耸肩,瘦骨嶙峋的身躯看上去十分脆弱,他的胸腔中却低低地回荡着沉闷的笑。

[你果然还是想当英雄,无论是怎样的。]

“不然呢,因为我得不到啊。”

[不过作为一个编故事的人,你竟然把自己写的这么惨。]

“反派有能善终的吗?”

[洗白。]

“那样还算是什么反派?不过是勇者的一个伙伴罢了。”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你们都是勇者的磨刀石啊。]

“我们……”褴褛者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摸着下巴。

[是的,你们。]

“那么勇者……嘿嘿。”褴褛者阴森地笑起来。

[我可以帮你。]

“哦?代价呢?”

[只要你杀掉勇者,嗯,勇者们。]

淡色的眼睛愉快地眯起,仿佛刚刚分享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有意思,有意思。”

[我会为你安排新的身份,保守秘密的话,接下来的一切,将会十分有意思。]

随着白袍话音减弱,四周的纯白空间由头顶开始瓦解,露出其虚无的本质。

而虚无仿若雾气般逐渐散去,那是他所熟悉的味道、那个王国、那个大陆,不过是换了个身份。

[不过问一下,你还喜欢收集面皮吗?]

“哦,那不过是放松的调剂。”

[你的第一张面皮是谁的?]

“你会不知道?”褴褛之人低头拍拍身上焕然一新的服装笑了,“当然是我最恨的人的喽~”

[撒谎。]白袍的身影逐渐隐去,[不过我没兴趣知道,下次见。]

“再见。”他抬腿跑向自己现在的家,那里还有父母等着他处理呢。


勇者们,正义之士们,你们好,我又回来了。

噐がわ

丢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画的自己!
以及很久很久以前的丑陋自拍!
要好好画画乐!!

丢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画的自己!
以及很久很久以前的丑陋自拍!
要好好画画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