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丕女王

154浏览    5参与
河豚是鼓鼓囊囊

寻剑

(穿越寻人的叡叡


曹叡在等人。


等一个他也没把握会不会等到的人。


他的青丝高高梳起,从头顶的斗笠中空又掏出来,垂在身后。


斗笠遮住了他的脸,他也不想让别人看见。


远处一个青年缓缓走来。


是他吗?曹叡不确定。


当青年渐渐从日出的光晕中走出来,曹叡认出了他。


如此年轻。


如此张扬肆意。


曹叡利剑出鞘,向他刺去。


青年身手矫捷地躲开了。


“你是何人?”


“打败你的人。”...

(穿越寻人的叡叡

 

曹叡在等人。

 

等一个他也没把握会不会等到的人。

 

他的青丝高高梳起,从头顶的斗笠中空又掏出来,垂在身后。

 

斗笠遮住了他的脸,他也不想让别人看见。

 

远处一个青年缓缓走来。

 

是他吗?曹叡不确定。

 

当青年渐渐从日出的光晕中走出来,曹叡认出了他。

 

如此年轻。

 

如此张扬肆意。

 

曹叡利剑出鞘,向他刺去。

 

青年身手矫捷地躲开了。

 

“你是何人?”

 

“打败你的人。”

 

“我没兴趣。”

 

青年说着就要收剑入鞘。

 

“你是怕了吗!害怕被我打败,害怕我夺走你天下第一剑的名号!”

 

青年笑了笑,“你再回去练二十年吧。”

 

曹叡忽然叹气。

 

“我没有二十年了。”

 

 

 

酒馆里,雨滴沿着屋檐流下。

 

酒顺着瓶口流下。

 

“你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而已。”

 

“是啊,可是我为了见到你,做了一些交换。”

 

“天下第一这个名号,就这么重要吗?”

 

“或许我们还有一点私人恩怨。”

 

“可惜我并不认识你。”

 

曹叡喝了一口酒,

 

“你为什么封剑?因为那个女人?”

 

“你认识她?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了,一个会击败你的人。”

 

青年见他不回答问题,摇了摇头,笑着端起酒。

 

“寿命非松桥,谁能得神仙……”

 

说罢一饮而尽。

 

“我答应过她,一定会活着,会爱惜自己,所以,我不会再和别人论剑了。”

 

“很可惜,你来晚了,”

 

青年走到曹叡的身边,拔出他的剑,细细欣赏着。

 

“我一生比过太多的剑,也擦过不少血,有对手的,也有自己的,”

 

他盯着曹叡的剑柄。

 

“其实我早已不是天下第一,我也输了。”

 

曹叡皱眉,不解地看着他。

 

“我输给了自己的心。”

 

“我师傅告诉我,一个剑客,最重要的是一颗强大的心,一颗无隙可乘、无坚不摧的心,才能刀枪不入。”

 

“一旦心动摇了,有了裂痕,便不再坚定,挥舞剑的双臂也会迟钝。”

 

“不还是为了那个女人么,”曹叡惹不住放大了声音。

 

青年看着他的脸,第一次笑了笑。

 

 

 

风过竹林留下萧萧声。

 

风撩起青年身后的发带,吹动曹叡的衣衿。

 

青年亮出了他的剑。

 

飞景依旧流光如星,你还是这么美丽。

 

曹叡心想。

 

 

“不比了…”

 

曹叡一甩手,剑直直插进草丛中。他坐在地上

 

青年望着他,随后缓缓将剑入鞘。

 

转身就要离去。

 

“元仲,回去吧。”

 

“……你怎么知…”

 

“从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

 

“你的剑法、招式,都是我教的,我又怎么会看不出呢。”

 

“你不该冒险来这里找我。”

 

“很遗憾知道你快死了。”

 

曹叡放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你快死了,我想你也不会来找我。”

 

青年并没有转过身来,“于你而言,我是天下第一的剑客,却不是合格的父亲。”

 

“这把剑,你拿走吧,可能我对不起你吧,但是我也不欠你什么。”

 

“元仲,剑于我们而言,或许不是最重要的,你觉得的呢?不要让你的心有裂痕啊……”

 

曹叡还在回想青年说的话,而人已远去。

 

他站起身,只余渐小的身影和隐隐约约的对话。

 

 

 

“郭姐姐,让你久等了。”

 

“什么事这么久?你的剑呢?”

 

“送人了。”

 

“哦?有意思,是什么人能让你送出那把剑?”

 

“……一个很重要的人吧。”

 

“那你呢?小剑客,你以后用什么剑?”

 

“我的剑始终在心里。”

 

二人相伴着走远。

 

 

 

“你改变主意了?我早说过,我做过太多交易,许多人即使见了日思夜想之人,也改变不了执念;有些人又如同你一样,可以轻松放下。” 

 

说罢向曹叡伸出手。

 

曹叡把飞景放在她手中。

 

“好剑。”

 

“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之前不是还打算以性命来同我交换吗?”

 

“因为……我还差得远,我还想练二十年。”

 

“你的剑都给我了,你拿什么练?”

 

“手中的剑其实是虚无之物,心中的利刃才是真正的武器。”

 

曹叡说罢扬长而去。

 

“何为自苦,使我心悲?……”

 

远方飘来他隐约的声音。

雨魄云魂

【丕郭】春寒又至

(现代背景)

(第四次)

屋外连下几日雨 ,春寒恍然又至。但这毕竟是五日暮,窗外连翩下了雨。日晚时,斜晖似乎是一封书信的信纸,所以郭女王总会收 到曹丕橙蓝紫渐变的书信。 她住这儿是为了等待子桓,,这 样,才让她独居山中别墅。她偶尔用电脑写写文章但书信 总会在傍晚送到。她对镜梳了头,细细端详一阵,下楼去拿信。她穿了雨衣雨鞋,浑身素白,只差头上绑白绳了。

她下楼后穿过走廊,天一点点一点点暗了。岚气茫茫罩了庄园。只有女佣周妈在这儿陪她,但周妈却与女王无话可聊。周妈喊了声“郭夫人”,女王回应:“嗯?”“夫人,今晚晚饭——”

女王回复了,然后周妈...

(现代背景)

(第四次)

屋外连下几日雨 ,春寒恍然又至。但这毕竟是五日暮,窗外连翩下了雨。日晚时,斜晖似乎是一封书信的信纸,所以郭女王总会收 到曹丕橙蓝紫渐变的书信。 她住这儿是为了等待子桓,,这 样,才让她独居山中别墅。她偶尔用电脑写写文章但书信 总会在傍晚送到。她对镜梳了头,细细端详一阵,下楼去拿信。她穿了雨衣雨鞋,浑身素白,只差头上绑白绳了。

她下楼后穿过走廊,天一点点一点点暗了。岚气茫茫罩了庄园。只有女佣周妈在这儿陪她,但周妈却与女王无话可聊。周妈喊了声“郭夫人”,女王回应:“嗯?”“夫人,今晚晚饭——”

女王回复了,然后周妈拖着拖鞋扑突哗啦地下楼,女王坐窗口看日落。她读完信,少女的拙劣的爱意浮上心头,但又趋于平静。如窗外飞翻的火烧云。

到夜晚,女王坐电脑前,台灯光芒昏黄,在地上滴溜溜地转,只是她尚不知子桓何时归来。

门外还是雨,天蒙蒙无迹。她看完书,才蓦地发觉因为五月,白蚁扑楞楞地飞,房间中全是水,白蚁倚墙上,把翅膀叠整齐,四只叠成一双,周妈在打,晚饭己在桌上。

子桓夹着伞进来,他看见周妈,问个好,白蚁已开始抖翅膀了。女王摇头:“这几天都这样,白蚁多,繁殖,完了来这儿完婚。”

她此时衣服全打湿了。

他解衣,她颤抖着解下。“不怕着凉?’她小心道, 便如幽静深锁的庙堂, 重帘深帐中供奉的圣女。他是惟一的香客,也是看守的庙祝。

“小姑居处,独处无郎。” 

“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茫茫的带了蛙鸣的海上,他们是暴风雨洗刷的小岛上的野人。

五月了呀,五月了呀……

于是交甫得佩,神女来临。雨洒江南,春景明秀。弦超见成公,自然有意;花草逢蝴蝶,谁许无情?发湿脸红,形神俱交。公子带笑,美人见娇。无不欣然登舟,来渡彼岸。见寒光无数,芳草几许。冷月无声,浮云蔽之;栏杆雨落,窗户大开。地上水波横流,如盈盈之目,似翩翩之衣。

 二人疯了似的,一看表3:00 a.m.,二人才洗澡 ,互相取笑,回床上。

屋外连下几雨,春寒悄然又至。




写于2021.5.19

江南烟雨中


雨魄云魂

春水方生(12)

曹魏班。

子桓阴着脸回班,人屏息敛声。

大家这时见一个少女,跑进班来低声说了什么。于桓点头,说:“这锁要换了。”

郭照起身,上前问:“什么事情如此惊动班长。”

“这几天我们班上广播报销了在修,有人趁机放忘川的歌。郭照大惊。

子桓心烦,说:“诸位,容我说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众所周知 ,2020. 2.27之后,又爆发了‘忘川事件’,其中苻秦曹魏是重灾区。前——苏——联时 ,因为历史虚无主义蔓廷,人们对国家历史产生了怀疑,从思想上动摇了国本。刚刚,老师刚走, 有人私自去广播站播放《栖凰》与《多情岸》,苻秦班副班长亲自去阻止那位同学的疯狂行为。...

曹魏班。

子桓阴着脸回班,人屏息敛声。

大家这时见一个少女,跑进班来低声说了什么。于桓点头,说:“这锁要换了。”

郭照起身,上前问:“什么事情如此惊动班长。”

“这几天我们班上广播报销了在修,有人趁机放忘川的歌。郭照大惊。

子桓心烦,说:“诸位,容我说一下刚才发生的事。”

“众所周知 ,2020. 2.27之后,又爆发了‘忘川事件’,其中苻秦曹魏是重灾区。前——苏——联时 ,因为历史虚无主义蔓廷,人们对国家历史产生了怀疑,从思想上动摇了国本。刚刚,老师刚走, 有人私自去广播站播放《栖凰》与《多情岸》,苻秦班副班长亲自去阻止那位同学的疯狂行为。在这里,我必须感谢那位副班长。

“同学们,因为苏联血的教训,我们国家作出了‘坚决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决策。 我们要了解国家的历史,,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中国人,何况, 西方列强,他们亡我之心不死。韩国又窥视我们。这时,蹦出了这些跳梁,怎不令人厌憎!而那位私自动广播的人,将会被严惩。长路漫漫,从今以后希望大家多多注意。”

这时,郭照 坐了回去 。

郭照有些无奈,对同桌薛灵芸说:“妹妹,这些企划,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灵芸点头。骂了一句。

子桓却咏唱着《燕地离歌》,唱至“愿飞安得翼,欲济河无梁”,泪痕满面,说:“我为了广播站、曹魏做了那么多努力,为什么锁还换不成!四处拖拖拖,就是没经费。那些我们的老爷们……”

郭照知道锁也有等 级之分。以目前广播室的锁的等级,一张锡纸,便能开门。她安慰子桓,子桓靠在她肩上。春风拂面,二人相偎。郭照低声说:“子桓,你有时太敏感了。”

子桓摇头:“我生性如此而已。女王,你不让我这样,我也就写不得绣口锦心的文章了。

郭照说:“我也知晓。但你知道苻秦班那位副班长,让可足浑怎么奚落吗?”

“可足浑太恶心了。那位副班长精明强干,临危不乱,心思缜密。诚吾辈楷模。”

我听同学说,可足浑一回去,大骂那位副班长:‘长得没我好,成绩没我好,男友找不到,SB一个,还给诺脑得人不人鬼不鬼,MLGB啥不懂只BB。’得说可足浑长得也媚,成绩不到那位副班长一个零头。至于别的,为什么她还不走。”

子桓说:“且进杯中物’,教室不能喝饮料,我们17岁不能喝酒,不如到走廊上吃雪糕喝可乐。”

郭照说:“特殊时间,不能吃冰。”

子桓点头。于是二人只好在座位上呆着,子桓看本《乐府诗集》,郭照喝了热水。

这时,班主任曹操回来了,一边是历史老师荀彧。文若笑着说:“子桓,我去培训了,你们一定想我。”子桓拍头,这书翻至《二我薄命》,中间正好是“满酌胡姬酒,多烧荀令香”一节。文文若含笑摸了摸子桓的头,说:“你要的笔记本我给你和女王带了。 你和女王都是教师子女,我亲眼看着你们长大。”子桓低头,文若又说:“听说你学习之余有有《三国志》,我很欣慰。历史小论文写完了吗?

“已经发了,但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获奖。”

“既努力了,就该问心无愧。写什么?”

“《关于曹魏诗文 与战乱的关系》。”

文若笑了笑,说:“儿之成,则可待乎?”

郭照说:“荀老师,这次您们走了,燕班有人私放忘川歌。”

文若很惊讶:“不放是共识啊。”

“是可足浑放的。”

文若方想起燕班有可足浑,风流放荡,风评极差。于是他叹气说:“她这样还长久吗?”

雨魄云魂

邺城风雨连天草(2)

(是丕女王的粮! )

(原因是我本人是直女,BG才是我的真实愿望。而且最近曹丕tag给一群猪拱了,吓得我几天不敢进。连甄氏人设都塌得东倒西歪阴间的一批的阴间游戏,0C飞起,还说自己“尊重历史”?yue)

车子东摇西晃,终于到了曹子桓府上。

“公子 ,这是小人府上赠给公子的礼物:宝剑一柄、九华扇一副、绫若干、素....美人一个。”

子桓听见有美人,招手让人引她进来。

左右便忙引她入内,子桓只见一位美人,轻衣款款,淡施脂粉,登上台阶。 他见她眉如新月, 秀如远山,眼波流转,好似流云,忙道:“只此便佳,不用其他之物了。”左右便赏了,那些礼物退还只留下...

(是丕女王的粮! )

(原因是我本人是直女,BG才是我的真实愿望。而且最近曹丕tag给一群猪拱了,吓得我几天不敢进。连甄氏人设都塌得东倒西歪阴间的一批的阴间游戏,0C飞起,还说自己“尊重历史”?yue)

车子东摇西晃,终于到了曹子桓府上。

“公子 ,这是小人府上赠给公子的礼物:宝剑一柄、九华扇一副、绫若干、素....美人一个。”

子桓听见有美人,招手让人引她进来。

左右便忙引她入内,子桓只见一位美人,轻衣款款,淡施脂粉,登上台阶。 他见她眉如新月, 秀如远山,眼波流转,好似流云,忙道:“只此便佳,不用其他之物了。”左右便赏了,那些礼物退还只留下了这个美人。

曹子桓携她入房, 喜她落落大方,不似别人羞怯,于是带她进了内室, 焚上香,顷刻间满室香雾。

她行礼:“参见公子。”

“你姓什么?”

“郭”

子桓点头,让她坐在自己旁边

对了,”子桓突然问,“可有小字?

她抿嘴轻笑:“女王。家父在世时,认为妾身是女中之王……”

她自觉失言,没有再说。这种娇羞挑动了子桓。

子桓大笑,见她珠翠随身体摆动,笑了半天,说:“居然是‘女王’?好名字!”

女王裙子下得有些怯地拖在地上,子桓说:“女王,你愿意给朕当小妻吗?”

她吃吃笑了:“愿意。既然都是公子的礼物了。”

子桓半躺床上,女王为他捶腿,二人又说了许多话,无非是闲聊家乡家人之类的。子桓渐渐喜欢上她的论俐聪敏了,于是笑了笑,说:“这甄夫人,有了客儿,是某之长子,国之储君。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你今夜去拜见了, 再回我房中。”

女王 依言行了,回到房中。 月移窗影,女王持灯,解下簪子。子桓摸着她如云长发,把她头靠在自己肩膀上。 是个温软的身体 ,有着淡淡的香味 。二人当晚对月相望,女王也开始看着子桓的眼睛。二人当夜同处一室,女王一直一直看着熏炉上的驾鸯。

她突然觉得她是被勾住的转篷,随长风上下浮动明飞,在人间离转,却在这一刹那在虫鸣声中有了依靠。她一直一直在等这一天,因为当她在为他铺枕席的时候, 他的眼神如同火光,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往后,她开始成为他的屏障。她知道 他需要什么,他需要的并非花瓶,他喜欢她的聪慧。她会帮他策划计谋,也愿意与他学习诗文。他愈发觉得,她是珍贵的礼物,是他的支柱。他会把她留在身边,去帮自己。邺城处 处是双栖的影子。

于是最后,有一天,她坐在许都的宫中,拿到了皇后之室。她对镜微微笑了,便更换了礼服,走出大殿。

而皇上,早己等候多时了。

(丕女王我太可了。但是她是怎么进曹丕府的,我不知道。这里设定是礼物。她也算是我喜欢的人物之一)

傀儡师的小蔷薇

三国魏晋的小段子1.0

一.if郭嘉张绣在乌桓活了下来


1.建安十二年:没想到竟然捡回小命一条,真是老天眷顾了(。ì _ í。)


陈长文的唠叨都没那么烦了!


(⊙ω⊙)戒酒!!!文若,快饶了嘉吧


2.建安十三年:贾大爷!贾老头!!快帮忙!!!看在你家枪王的份上!我们四个一起去劝主公放弃这个不靠谱的计划!


3.建安十四年:还好,躲开了瘟疫。程将军,不如赌斗酒,这次,天命在我方。

呃,不赌就算了,请我一杯总可以吧~

・゜・(ノД`)・゜・。


4.建安十五年:青青子衿吗?主公真是好记性,原来已经十四年了。


5.建安十六年:公达……有一言,嘉不解其意,...

一.if郭嘉张绣在乌桓活了下来


1.建安十二年:没想到竟然捡回小命一条,真是老天眷顾了(。ì _ í。)


陈长文的唠叨都没那么烦了!


(⊙ω⊙)戒酒!!!文若,快饶了嘉吧


2.建安十三年:贾大爷!贾老头!!快帮忙!!!看在你家枪王的份上!我们四个一起去劝主公放弃这个不靠谱的计划!


3.建安十四年:还好,躲开了瘟疫。程将军,不如赌斗酒,这次,天命在我方。

呃,不赌就算了,请我一杯总可以吧~

・゜・(ノД`)・゜・。


4.建安十五年:青青子衿吗?主公真是好记性,原来已经十四年了。


5.建安十六年:公达……有一言,嘉不解其意,想请教一下,你与……令君: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6.建安十七年:要是当时死在乌桓该多好呀



二.我们哥五个


魏五谋的年龄大小


程昱 贾诩 荀攸 荀彧 郭嘉


魏五谋的死亡顺序


郭嘉 荀彧 荀攸 程昱 贾诩


程将军表示:贾诩,你不按套路出牌呀!


不过还好


魏五谋的寿命


程昱 贾诩 荀攸 荀彧 郭嘉


成功保持排序



三.三代情缘,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1.曹操郭嘉


2.曹丕郭女王


3.曹叡郭皇后


问:123哪项与其他两项不同


A.1是bl,23是bg


B.1是鳏夫,23是寡妇


C.1的两个人都会(后宫)起火,23只有一个人会后宫起火


D.2是年下,13应该是年上


第一个表面曹郭,真荀郭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这句话本意不是这种意思,但只看话感觉超级合适就用了,还请大家不要误用名句!!!

排遣期末考复习的绝望,自喂糖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