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世界

58365浏览    6786参与
现象
勇气 第一个人是怎么死的?第二...

勇气

第一个人是怎么死的?第二个人杀死的。第二个人是怎么死的?自杀的,他知道他不死,第三个人也无法活下来,恨是需要勇气的,爱是需要勇敢的。

How did the first person die? The second man killed it. How did the second man die? If he commits suicide, he knows that he will not die, and the third person will not survive. Hate requires courage, and love requires courage....

勇气

第一个人是怎么死的?第二个人杀死的。第二个人是怎么死的?自杀的,他知道他不死,第三个人也无法活下来,恨是需要勇气的,爱是需要勇敢的。

How did the first person die? The second man killed it. How did the second man die? If he commits suicide, he knows that he will not die, and the third person will not survive. Hate requires courage, and love requires courage.

첫 번째 사람은 어떻게 죽었습니까?두 번째 사람이 죽였다.두 번째 남자는 어떻게 죽었습니까?자살한 사람은 그가 죽지 않고, 세 번째 사람도 살아남지 못한다는 것을 안다. 미움은 용기가 필요하고, 사랑은 용기가 필요하다. 

六线星

世界 第一章 开始的开始

九月一日

     安和42年

     如往常一样,星起一中又迎来了一批高一的学弟学妹。

     宫倩兮站在一中刚建的大门前,略显得与周围景物有些奇怪的脱离感。一波又一波的稍显懵懂的高一学生,穿着上身红色,下身黑裤的校服,从她旁边经过。

   若是以前,升学这件大事发生在她身上,宫倩兮定会激动的前一天晚上觉都睡不着。只可惜经历了很多之后,调节这些感情宛如家常便饭一样简单。...


九月一日

     安和42年

     如往常一样,星起一中又迎来了一批高一的学弟学妹。

     宫倩兮站在一中刚建的大门前,略显得与周围景物有些奇怪的脱离感。一波又一波的稍显懵懂的高一学生,穿着上身红色,下身黑裤的校服,从她旁边经过。

   若是以前,升学这件大事发生在她身上,宫倩兮定会激动的前一天晚上觉都睡不着。只可惜经历了很多之后,调节这些感情宛如家常便饭一样简单。

   想一想昨天还跟着师父在她宫殿里的场景,这一批批的学生以及“星起一中”的大门,有些似梦似幻的感觉。

    

   星起一中,椛国彡省一个名叫坞县的小县城中最大的一所中学。说是最大,其实不过只拥有几幢教学楼,一幢实验楼,和一个小型竞技场。而竞技场作为全县唯一一个符合国家标准的小型竞技场地,自然也少不了被除学校以外其他组织来使用。

   彡省的特殊人类主要是魔法者,作为一个县级中学这样的配置已然算是不错,更何况为了兼顾普通人类建了一幢实验楼。但即使如此,星起一中与市级的中学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高一重点三班

    教室上的牌子"重点"二字特意被红色标了起来,格外显眼。

    宫倩兮再次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班级,背着书包走了进去。教室里的人还没有来全,也因为刚刚才聚在一起,显得有些安静。

     说是有些安静,其实在县级的中学,大街上走着的两个人几句话都能扯上关系。所以,在高一重点三班的教室里,大部分的人都能互相聊上两句,有的人更是和自己的初中同学在一个班,正聊的兴高采烈。

    与其他中学不同,星起一中从五年前就采用了位置随机分配的模式,只为了避免五年前发生的冲突事件:

    那还时谁来的早谁有选位置的优先权,一名六点半来的男同学和另一名六点三十一到达教室的男生,因着第三排的一个位置争执了起来。虽说差了一分钟,可是谁也不服谁,争着争着,两名男生就动起了手。

    无巧不成书,两名男生都是那年一中特殊能力者排名数一数二的人,在年级部主任通过监控发现急忙赶到现场时,一名男生断了手臂,另一名男生早已倒在血泊中没有了呼吸。

    市教育局的人直接介入了这起事件,年级部主任、校长均降职处理,额外安排了对那个班里的同学一年的心理辅导。

    从那以后,一中便随机的安排起了座位,等考试后再按照成绩由同学选座。

    

    

    倩兮走向第四排最右边靠着窗户的座位,她的同桌已然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的很熟。

    倩兮无奈,用手扯了扯在同桌身上略显宽大的校服。

    谁知手还没碰到袖子,同桌已经直起来了身子。

    两双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倩兮,专注的几乎让倩兮怀疑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你……你好呀,小姐姐?”

    女生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在压抑着什么激动的事情,话音都在颤抖。

    第一次被女孩子这样称呼,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奇妙的感觉。倩兮对着女孩笑了笑,侧着身子进到自己的位置。

   

    早上的太阳被云遮得死死的,哪怕让天气预报给出了晴的威力也无法在现在突破束缚,将光芒洒向大地。

     倩兮摆好学习用具,有些随意的人倚着墙壁想要打量一下进教室的同学。

     只可惜想法没来得及实现,她可爱的同桌就主动聊了起来。

    “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两个圆圆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没有了先前的紧张。

    倩兮对前面的称呼很是不解,但又不方便说什么,于是道:“你好,我叫宫倩兮,你呢?”

    女孩眼睛一亮,道:

    “是巧笑倩兮的那两个字吗?好适合你呀……”

    倩兮没有想到她还真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历,夸奖道:“没想到你知道这么多。对了,你的名字呢?”

    女孩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夜里两点的那本名为《巧笑倩兮》的小说,为自己叹了口气,道:“对了对了,我叫可欣,以后我们两个可就要在一起了。”

    少女甜甜的笑了起来,脸颊有两个小酒窝。

    尝起来一定很可口……

    倩兮有点想念师父做的最美味也是唯一会做的菜——弱水炒灵蜗,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和同桌愉快的交换了QQ以后,教室里聊天的声音也逐渐大了起来。十五六岁的年纪,鲜少有这样那样的想法,正是喜欢交朋友的时候,一群少年少女很快的熟络了起来。

     "宫倩兮,你听说了吗?这次我们班有二级一星的魔法师!"可欣激动的对着倩兮道,眼睛还不时的看向门外。

     “听说是男生,你觉得会很帅吗??”

     可欣一边说着一边环顾教室:位置大多已经坐满,但也没有发生过一次见到二级一星魔法师的激动情景。

     她突然想起,宫倩兮的名字好像也在县里的能力者排行榜上看到过,便问道:“同桌,你是魔法者吗?”

    宫倩兮点了点头。

    可欣更加激动,问道:“你是几级呢?是什么方面的……还是叫什么系来着?”

    世界上特殊能力者的觉醒概率约在百分之十左右,大部分都是魔法者,其次按人数依次降低的排序为:超能力者、吟诵者、带有“仙骨”修炼法术或武功的人,还有许许多多地方特有的能力者,如东方的蛊师、康斯大陆的诅咒之人等等等等。

    由于在椛国,高中以前对于特殊能力者与普通人类一起教育,不将任何关于特殊能力的内容列入教学大纲,再加上作为世代未出现过特殊能力者的家族一员的可欣,对于特殊人类的好奇便可以理解。

    于是宫倩兮便自我介绍道:“宫倩兮,一级二星,火系魔法者。”

    说完还行了一个特殊能力者专有的礼节——左手呈掌在上,右手握拳在下,左手右手相贴,冲着可欣顿了一下。

    抱拳礼只是想逗一逗同桌,可倩兮真的没有料到圆圆的眼睛发着光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可欣,还缠着非要让倩兮展示些魔法。

    “在无老师监督的情况下使用特殊能力可是违反校规的……”

    倩兮无奈的道。

    对于普通人类可能不太了解,但对于每一个特殊能力者来说,这是熟到不能再熟的铁律。

    轻者记过,重者退学甚至追究法律责任,这既是对特殊能力者的约束,也是对普通人类的保护。

    “啊……这样啊……”

    可欣和倩兮坚定的表情对视了一会儿,失望的微微撅起了嘴巴。

    那模样宛如一只因为个子不够吃不上小鱼干的猫猫,委屈的让人想把所有的鱼干都给她。

    倩兮叹了口气,从储物戒里摸出来一块发着红光的、和硬币差不多大的红色石头。

    “不过可以玩一下这个。”

    倩兮手里的东西又把可欣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刚才的委屈,以及什么二级一星的魔法师,早就抛去了脑后。

    可欣把那块发着微弱红光的石头拿在手里看来看去,除了有些温热以外好像没有生命特殊的地方。

    倩兮道:“你把她攥在手里,脑海里想象一朵花的样子,然后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石头的上方。”

    可欣照做,心无旁骛的连呼吸的忘记了——可还没有出现什么。

    倩兮用手指轻轻点住一点可欣的背,只一瞬间,红色的石头便变得与普通石头别无二致,而一朵火焰莲花,以石头为平台,绽放开来。

    “哇……”

    可欣小声惊叹道。扑面而来的热度说明了那就是火焰,可组成的莲花美丽精致的好像艺术品一般。

    大概持续了五六秒,莲花便消失了,只剩下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

    可欣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这、这”个不停。

    倩兮解释道:“所谓的魔法者其实就是一群拥有运算外化能力的人。这块石头首先是被储存了一个类似于电脑程序的东西,程序的运行结果便是那朵莲花。这样的话,要形成那朵莲花,所需要的便不再是由你构建一个程序,而只是需要你规定一下程序结果出现的位置,这种能力,基本上每个人都拥有。”

    “至于还有其他很多的细节,那我也就不清楚了。”

    看着可欣圆圆的大眼睛,倩兮就知道自己白说了这么多。她又拿出了一块石头,塞到了可欣手里。

    “送你了,千万不要浪费哦。”

    金木水火土石,也是玩具的一种,只不过因为造价太高流行的不算广。但倩兮有她自己的“秘密生产线”,所以便随手送了出去。

    没等到可欣道谢,教室门外来的两个人便让教室慢慢安静了下来。


    一阵不寻常的魔法波动从教室门口传来,吸引着全班的目光看去。

    那位女教师大概三十五六岁的年纪,个子一米六左右,但气场却不输于一米八的大汉。两只脚穿着运动鞋走着却也是掷地有声,站在了讲台上。

    另一位少年也是显得自信非常,倒也是有他自信的理由——一枚纯绿色的徽章就带在他的胸前,象征着对他魔法等级达到了二级的认证。

   

     "同学们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一起度过三年的时光。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姚娷蓼"

     和走路的气场不同,女教师也就是他们班主任说话的声音显得是严肃却又温柔,俨然一副大家长的模样。

    “对了,我还要自我介绍一下。姚娷蓼,水系魔法者,三级一星。”

     开口便引得学生尤其是魔法者们一阵惊叹。

     对于从小到大没有见过专门培养的魔法者的他们来说,三级一星便是他们世界里最顶级的存在。

     姚娷蓼心里苦笑,上一年去了市里学习更加看到了他们与市一中的差距。

     市中学里三级一星以上的老师一只手都数不过来,而他们县一中却只有两名二级以上的魔法老师,与她一名三级以上的老师。

    无奈又能如何?起跑线不同,便只能靠他们的努力。

    星起一中的重点班可是创造过奇迹的班级。五年前的市普通人类考试与魔法考试双状元全在星起一中,全在她的班级。

    虽然这几年考的愈来愈差,但每一次接新生时她总是充满着激情。

    看着下面这一群略显稚嫩的孩子,不知道他们又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好了好了,没什么厉害的。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我选的班长——陈耀。”

     全班的目光再一次集中起来,看向那个少年。

     少年身材高挑,自信却不让人感到自负,开口便是不像这个年纪的沉稳。

     “大家好,我是陈耀。二级三星的木系魔法者。很荣幸能够被老师选为临时班长,我会在这一个月里尽心尽力的为大家服务。一个月后,班主任将会再次举行选举,大家便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选取合适的人。”

    少年鞠躬,班级里掌声一片。

    相貌算是帅气,语气中坚定沉稳又自信,但也不是死板,还有着少年的活力。

    陈耀一来便给所有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班主任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陈耀坐回他的位置后,开口道:“就如班长所说那样,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相互熟悉,一个月后我们再举行选举。”

    “高中不像你们初中一般,可以任性可以无所顾忌。你们从现在开始便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是想科研还是进入军队?是想出门历练还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你们大家都是坞县的佼佼者,别的我不多说,高中开学没有任何的适应期,从进入学校开始,你们就需要为了自己学习。”

    班主任的话一下子让许多心里面还在放松的同学紧张了起来。三年的时间,不到一千一百天,他们将真正的成长,为了自己的命运而踏上这一全国性的精神心理学习多重维度的较量。

    而想要获得胜利的第一步,就是从过好每一天开始。

    姚娷蓼说完这话后,许是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严重,又安慰了几句,便吩咐陈耀跟着她去搬书。

    发书的地方在一楼,全班三十人,十六七名男生几乎全部去了,把书搬了上了四楼最左侧,重点三班所在的位置。

    重点一班二班的人也是如出一辙,班主任的个性也体现了出来:三班的班主任早已回到办公室,让学生自主发书;而二班班主任在指挥着学生;一班的班主任正在和学生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语数外理化生政史地九本书自然必不可少,习题册地图册也是必需的东西。除此以外,所有人还有了一本魔法常识课的课本,和生物图册、植物图册、魔法相关知识简明本三本书。

    文化素质课本感兴趣的同学不算多,倒是有很多普通人类翻看起了魔法常识的课本,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而大多数世家都是魔法者的学生,只是看了几眼魔法常识课本的内容,发现果真是常识后,便去翻越其他课本去了。

    

     上午学校并没有安排课程,课程表从今天下午才正是开始。为了方便管理和学习,学校的中午允许学生选择吃完午饭后回到教室午休或自习,从而节省更多的时间提升自己。

     餐厅是两幢两层的小楼,分居南北。虽说学校没有什么规定普通人类要与特殊人类分开就餐,但餐厅里还是每天呈现了相同的场景:特殊人类,在这里基本上是魔法者,显得较为随意,餐厅里随处可见;而普通人类集中于北餐厅,很少有人单独去其他地方。相较于大城市分开就餐,甚至国外在就餐时也需要有保安巡逻保护普通人类的情况,已经是十分和谐。

       

     “一份土豆和一份百一菜,谢谢”

     宫倩兮刷了饭卡,端着餐盘,向饭桌走去。

     可欣抱歉的告诉倩兮自己有约,只能让倩兮一个人去吃午饭。倩兮挥了挥手看着自己刚刚一个上午便结交的朋友,心里面不得不承认还是有些开心。

      倩兮找到了一处偏僻的餐桌,埋头对着她的百一菜吃了起来。

     百一菜,匝洲大陆最常见的食材之一。根据椛国的传说,在"康斯大陆"未被遗弃之前,一位叫做百一的魔法者,在一条溪流旁睡了一觉,一觉百年,肉体已死,精神仍存留世间。众神还未见过这种情况,便赐他以百一菜的身体,让精神储存在其中,继续他的生活。百一菜,名百一,不仅如此,还因为它生命力极其旺盛,有了一株,就会长出百株,且口感酥脆,味道甘甜,无任何魔法特性,特殊人类与普通人类皆爱食用,老少皆宜。

     一觉百年。还可以一觉千年,你知道吗?倩兮自嘲道,又像是对着百一菜说话,双眉间尽是回忆。



     "舞雩,舞雩,这边,这边!"一位短发的少女选中了倩兮隔着一条桌子的位置,挥手喊着她的朋友。

    被叫做舞雩的少女娇嗔道,端着菜放到桌子上

    “知道了,知道了”

    柔和的声音穿过了不知道多少重声音阻碍,进入了倩兮耳朵。抬起头来 ,恰巧将整个少女收入眼帘:瀑布般的长发搭在了她身体两侧,小巧的鼻子,清澄的眼睛,和朋友谈笑间微微咧开的唇,白皙的皮肤,穿着校服的样子好似误入凡间的神明。

     倩兮以欣赏的目光看了好一会,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也丝毫没有意识到对面的人已然注意到了自己。

     舞雩手在桌下戳了戳朋友,小声问短发少女道。

    “叶子,对面那个女生你认识吗?”

     叶子看了一眼,随即摇了摇头,不解的看向舞雩。

    舞雩解释道:

   "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我还以为你认识她呢。"

    叶子低着头朝着嘴里扒着菜,毫不在意的说:

    "管她干什么,怕不是被你勾住了魂。我们舞雩这么漂亮,勾个女生也是正常。吃饭吃饭。"

    叶子又用筷子夹住一块肉,大口吃了起来。

    “乱说什么!”舞雩嗔笑道,便与自己的闺蜜聊起来了其他的事情。

     留下倩兮一人突然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嘴里的百一菜突然便失去了味道。

    吃饭时偷看女生被抓,师父听说了怕不是要打死我才好……

    倩兮想了想师父那个顶着骷髅头的拐杖,身体条件反射般的打了个哆嗦。

     

现象

多少

更多的快乐既是更多的悲伤,很多的游戏既是更多的烦恼,你只需要一个足以,多既是少,频于应付,自顾不暇。


More happiness is more sadness, a lot of games are more troubles, you only need one enough, more or less, too often to deal with, too busy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多少

更多的快乐既是更多的悲伤,很多的游戏既是更多的烦恼,你只需要一个足以,多既是少,频于应付,自顾不暇。


More happiness is more sadness, a lot of games are more troubles, you only need one enough, more or less, too often to deal with, too busy to take care of yourself.

frezzing

铺天盖地的繁杂讯息冲洗着我,血肉被带走了般,变得无限接近于透明:漂浮在海、在天空,在宇宙的真空。

分明在巨大的簇拥中却是如此寂寞。

铺天盖地的繁杂讯息冲洗着我,血肉被带走了般,变得无限接近于透明:漂浮在海、在天空,在宇宙的真空。

分明在巨大的簇拥中却是如此寂寞。

站长科技
国产2200兆帕超级钢,打破西方国家封锁,技术领先世界10年
国产2200兆帕超级钢,打破西方国家封锁,技术领先世界10年
三维地图观世界
世界上最冷的十个国家,俄罗斯零下71度排第二,我国没有上榜?
世界上最冷的十个国家,俄罗斯零下71度排第二,我国没有上榜?
六线星

未有柒的“后宫”之旅(2)

    似是有感应一般,未有柒刚刚带着少女和灵鹿姐妹一落地,就有一只小小白虎跃了出来。

     虽然小,可她身上的灵力却不容小觑。灵鹿姐妹乍一看道,便欲屈膝行礼。

    “鹿姐姐,你们还对我行什么礼嘛!”

    再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白虎,只有一小巧的少女朝着灵鹿姐妹扑了上来。

    灵鹿当中的姐姐接住少女,有些无奈的接受着来自白虎专属的亲昵。...


    似是有感应一般,未有柒刚刚带着少女和灵鹿姐妹一落地,就有一只小小白虎跃了出来。

     虽然小,可她身上的灵力却不容小觑。灵鹿姐妹乍一看道,便欲屈膝行礼。

    “鹿姐姐,你们还对我行什么礼嘛!”

    再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白虎,只有一小巧的少女朝着灵鹿姐妹扑了上来。

    灵鹿当中的姐姐接住少女,有些无奈的接受着来自白虎专属的亲昵。

    小白虎的一头秀发被蹭的凌乱不堪,一边朝着灵鹿姐姐怀里钻,一边发出呼噜呼噜的舒服声。

     也许是因为老虎的食谱里有鹿的缘故,白虎一家家主的女儿——白灵,打一见面就对灵鹿姐妹亲近的狠。

     不过看着少女毫无恶意的眼神,灵鹿姐妹从来没有觉得一丝一毫的畏惧。

     顺手撸了两下小老虎,灵鹿姐姐便放手由白灵去蹭自己的妹妹。

    在白灵发达的嗅觉里,灵鹿姐妹味道相近却不完全相同。

    灵鹿姐姐的气味是梅花的味道,夹杂着一点点西海岸食人花的气味,而灵鹿妹妹却是梅花里夹着一些下雨后草的腥气。

    不管是灵鹿姐姐还是灵鹿妹妹,她都好喜欢!

    总比那个渣女要好的多。

    未有柒还期待着白灵也给自己一个拥抱,结果站在一旁等到现在只收获了一个白眼。

    未有柒自讨没趣,抱着怀里的少女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少女的伤在未有柒眼里显然有些不够看,不过考虑到只是一名普通人类的女孩,未有柒的眼里带上了几分怜惜。

   女孩没有生命危险,可她身体状况却不容乐观。

   常年的营养不良,被鞭打刀划的痕迹,随处可见,甚至还有几处焦了的皮肤,似乎是被电击所致。

    真不是人。

    未有柒用手轻捻着少女手上的穴位,把自己的黑暗力量化为涓涓细流,一点点的去灌溉少女的身体。

    许是少女实在太过虚弱,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才缓缓醒来。

    自己这是……被买走了?

    少女心底忽地掀出一股恶心,那些所谓的“小动物”被人买走后的下场,用脑子想一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醒了?”

   女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少女不解的向左看去,却被温暖的手心覆住了眼睛。

   “你的左手没了,害不害怕?”

    少女试着动了动左手,果真没有一点反应。

    她摇了摇头,那温暖的手心这才挪开。

    含着些许不舍的感觉,少女侧眼望去她的胳膊。

    没有她想象之中的血肉模糊,只有一团黑色的雾气取代了自己的胳膊,让人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她注意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一件丝制的衣服所取代,洁净的宛若梦境。

    也许自己早就死了,否则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地方……

    少女看着眼前略带笑容的女人,怀揣着不确定,但又感激的问道:“是您买了我吗?”

    未有柒看着面前的女孩,腿部无意识的缩成一团,显然对自己还有些防备。可是眼睛里面的期待诉说着她的期望:想要温柔,渴望被爱。

    她点了点头,让少女靠在自己的怀里,随手一挥,一杯热水和一盘小馒头便浮在她们两人的胸前。

    “为你准备的,趁热吃了吧。”

    未有柒把自己的声音放的十分温柔,贴在少女的耳旁说道。

    一直被锁在笼子里的女孩哪被人这么贴近过,当即红了耳朵,赶忙拿起馒头吃了起来。

    馒头极香,细品之下还有着淡淡的甜味;那水也绝不是普通的水,仅喝下去一口便感觉全身都舒畅起来。

    “这馒头是被我们家灵泉滋润磨出的面粉,这水呢,自然是我们家的灵泉。”

    未有柒仍贴在少女耳朵解释道,羞的少女全身一阵,水杯便向下倒去。

    未有柒一个眼神便将水杯停住,怀里的女孩却僵住了身体。

    她感觉到了少女想动用左手时肌肉的抽动,在女孩耳边的声音更加温柔。

    “如你所见,我是能力者,我有法子帮你塑造左手,只不过……”  

     少女听了这话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转过头来,和未有柒一下子碰了鼻尖。

     未有柒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整个脸通红的女孩,继续说道:“我可以用黑暗的力量为你塑造一个左手,但是你也要清楚,一个人被黑暗力量沾染之后意味着什么。”

    女孩当然知道,拥有了黑暗力量的人类比喻成过节喊打的老鼠也不为过。

     可她感受到身后漂亮姐姐的热度与温柔如此清晰,虽然被黑暗力量沾染,但与那些围观自己的观众,到底是谁是光明谁是黑暗?

    未有柒感到了怀里女孩呼吸的变化,知道她已经做好了决定。果不其然,下一秒女孩就点了点头。

    未有柒抬起手来,轻抓住少女的左肩,那团黑雾变得愈加浓厚,慢慢的扭曲变形,形成了一个几乎与正常人类相同的手臂——除了颜色是黑色以外。

    未有柒凭空掏出了一件连着手套的套袖,为女孩穿上,这样,左胳膊便看起来再与常人无异。

    少女讶异的看着自己的新胳膊,眼神都变得明亮起来。

    未有柒心情也跟着开心起来,又道:“你的新胳膊力量可能……有些大,你可以试一下。”

   她令一块石子落到了少女左手上,女孩略一用力,那坚固的石子便被压成了齑粉。

    少女张大了嘴巴,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

    自己也有了力量,自己也可以保护自己,那是不是,是不是……

    她的脑海里又想起了自己被装在小到直不起身子的铁笼,被施以电刑的情景。

    想到了刚被抓走时自己的幼时伙伴保护自己被斩首在自己眼前的场景。

    想到了周围观众看着自己受虐的情形

    ……

    她慢慢的攥紧了拳头。

    “你觉得凭你自己的力量能斗得过他们?”

     少女被当头泼了碗冷水。

     对了,自己的“主人”是喜欢那种东西的人……

     少女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她似乎看到了身后女人在自己血肉模糊时的叫好与兴奋,看到了所谓表演即将开始时她的激动……

    “想什么呢,小朋友。”

    未有柒有些无奈道。普通人类的思想在她面前就如同一本任意浏览的书籍,只不过她不想去读女孩的思想罢了。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去了不过是送死,让我来帮你,好吗?”

    未有柒微微歪头,直视着怀中人的眼睛,做出的承诺让人不由自主的信服。

    “主人……”

    少女反过身来跪坐着,仰起了头颅,暴露出了最为脆弱的脖颈。

    这是在他们被带走时就教给他们的——在他们被买走时要做的事情

    未有柒轻轻抬手,给自己买来的女孩戴上了专属于她的项圈。

    “主人……”

    少女轻声道,被未有柒搂到了怀里。

    “你有名字吗?”

    未有柒撸着少女的头发,无缘无故的想起了白灵的手感。

    各有各的特点。她这样评价道。

    少女摇了摇头,仰起头一双发亮的眼睛看着未有柒。

    “乐余生如何?”

    少女头一次笑了起来,接受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一生前十数载饱尝苦难,但我仍希望你能够在余下的岁月里,平安喜乐,再无磨难。

  

    虽然口上说着,心里想着,未有柒这个渣女,但作为自己芳心暗许过的女人,白灵还是特别在意未有柒为什么会抱着一个少女进到房间里。   

    而且还待了两个多小时一直没出来!

    白灵在未有柒的房间外转悠着,已经脑补出了那女孩穿着凌乱的衣服跑出未有柒的房间慌乱之中被自己救下,躲藏在自己的身后,一脸依赖的看着自己怒斥着未有柒的所作所为。

    只可惜白灵看到的是牵着未有柒的手,十分幸福的带着项圈的少女。

    什么?带着项圈?

    白灵难以置信的看着少女脖子上的东西,一声怒吼,抬起手呈虎爪状直冲未有柒面门攻去。

    “未有柒,你还是不是人!”

    未有柒一愣,刚出门便被白虎家的经典招式虎爪手给打了招呼。

    而且还是带着白灵十成十的能力。

    未有柒赶忙将乐余生推向一旁,瞬间调动起周围的黑暗力量,建立起来将自己隔绝起来的一堵墙。

    当她还在准备着接下白灵的招式时,却因被那堵墙挡住了视线,让白灵将十成十的力量散到空气中,抓起乐余生,施展了和青龙一家中的“龙腾”并列的“虎跃”,几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留下小心翼翼撤了“墙”之后的未有柒,看着空无一人的无期谷,彻底懵在了原地。


    不是余生不想反抗,而是白灵跃的实在太快了一点。

    几个瞬息之间,无期谷便不见了踪影。周围的景物模糊成了残影,最后停到了一片草地之上。

    乐余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景象——满眼望去,皆是绿色,没有了无期谷繁茂的大树阻碍,蔚蓝的天空一览无余。空气之中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就算他是普通人的鼻子,也清楚的闻出了这里与无期谷空气的区别。

    “你好香啊……”

    白灵确定未有柒没有追来后,踮着脚在乐余生的脖颈嗅了起来。这个女孩的气味要比灵鹿姐妹的更加让她喜欢。

   那是一股暴雨下过之后空气的清新,在看似被摧残到凌乱不堪的土地上蕴含着无数让人讶异的生命力…

    真的好对她的胃口呀……   

    乐余生全身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身旁小巧女生的鼻息一下一下的扑在自己的柔弱脖颈处,虽然带着个项圈,但却挡不住那让人全身松软的痒意。

   向后退的话会不会不太礼貌……

   突然脖子处一凉,惊的乐余生一连后退了几步。

   白灵有些歉意的走上前来,害羞的道:“对不起,姐姐,我没忍住……”

   乐余生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脖子,湿漉漉的好像被动物做下的标记。

    她后知后觉的认识到了事实,面前少女还在意犹未尽的用舌头舔了下嘴唇。

    她需要时间来缓一下,刚被买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大脑已经全面慌了手脚。

    白灵却以为面前的人因为自己的不礼貌行为十分生气——毕竟是人类不是老虎,摇身现出了原型。

    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没有人能抵挡住自己本体的撒娇。

    一只幼虎打着滚来到了乐余生的脚下,露出了毛茸茸软乎乎的肚皮,四条腿乖巧的收拢起来,百兽之王俨然变成了超级的小可爱。

    乐余生一愣,眼前的动物她认识的不能够再认识。

    自己的左手就是拜这种动物所赐。

    可脚边毫无恶意看着自己的幼年白虎又和他们有着多少不同。

    乐余生终究是伸出了手,抚摸起了白灵的肚子,手感好的让她只想把白灵搂进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不过毕竟理智还在。乐余生知道这是刚刚那小巧的少女,虽然自己见识不多,但也能初步判定,这老虎才是女孩的本体。

    不过真的好可爱……

    不论你抚摸哪里,毫无杀伤力的老虎都只会舒服的眯起眼睛,让你感到特别可爱的同时带来极大的满足感。

    广阔的草原上,一人一虎倒是其乐融融。

    跟随着白灵踪迹摸索而来的未有柒,终是技高一筹的成功隐匿下自己踪迹,站在天上开始了深思。

    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妹妹,就这样被以前的妹妹抢走了?

    这样的事实几乎让她感到羞耻,她挥手离开了草原,准备回去朝着灵鹿姐妹撒娇。

    还有准备下一次的旅程。



    

    

    

    

    

    

    

    

   

    

    

    

   

    


    

现象

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

好人渴望世上没有坏人,坏人企图消灭所有好人,夜以继日,乐此不疲,于是,神让他们都梦想成真,世界末日就此降临,不懂的宽容的人是寂寞的,除了他,一切都没有意义,没有意义的世界就是世界末日。


The good guys yearn for no bad guys in the world, and the bad guys try to destroy all the good guys, day and night, so God makes their dreams come true,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comes, and the tolerant...

世界末日

好人渴望世上没有坏人,坏人企图消灭所有好人,夜以继日,乐此不疲,于是,神让他们都梦想成真,世界末日就此降临,不懂的宽容的人是寂寞的,除了他,一切都没有意义,没有意义的世界就是世界末日。


The good guys yearn for no bad guys in the world, and the bad guys try to destroy all the good guys, day and night, so God makes their dreams come true,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comes, and the tolerant people who don't understand are lonely, except him, everything is meaningless, and the meaningless world is the end of the world.


선한 사람은 세상에 나쁜 사람이 없기를 갈망하고, 나쁜 사람들은 선한 사람을 모두 없애려고 하며, 밤낮으로 즐거워하기 때문에, 하나님께서는 그들 모두의 꿈을 이루게 하십니다. 세상의 종말이 닥치고, 너그러운마음이 없는 사람은 섭섭합니다. 그분 외에는 모든 것이 의미가 없고, 의미 없는 세상이 세상의 종말입니다.

现象

孤独的内涵

孤独的内涵

如果,只有一个人,他既是好人也是坏人,

如果,有两个人,一个一定是好人,一个一定是坏人,

如果,有三个人,一个会创造世界,一个会毁灭世界,一个会思索世界。

孤独时,人格会分裂,当他分裂为三重人格时,就已经处在世界边缘。


If there is only one person, he is both a good man and a bad guy.

If there are two people, one must be a good guy and one must be a bad guy.

If there are three people, one will...

孤独的内涵

如果,只有一个人,他既是好人也是坏人,

如果,有两个人,一个一定是好人,一个一定是坏人,

如果,有三个人,一个会创造世界,一个会毁灭世界,一个会思索世界。

孤独时,人格会分裂,当他分裂为三重人格时,就已经处在世界边缘。


If there is only one person, he is both a good man and a bad guy.

If there are two people, one must be a good guy and one must be a bad guy.

If there are three people, one will create the world, one will destroy the world, and one will think about the world.

When he is lonely, his personality will split, and when he is divided into a triple personality, he is already on the edge of the world.


만약, 단 한 명만 있다면, 그는 좋은 사람이자 나쁜 사람이며,

만약, 두 사람이 있다면, 하나는 좋은 사람이고, 하나는 반드시 나쁜 사람이고,

만약, 세 명, 한 명은 세상을 창조할 것이고, 하나는 세상을 멸망시킬 것이고, 하나는 세상을 사색할 것이다.

외로울 때는 인격이 분열되고, 그가 삼중 인격으로 분열될 때 이미 세상의 변두리에 있다.

Different World

1月18日,全球最大独立公关公司爱德曼发布2022年度“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报告。今年的调查是在去年11月1日到24日完成的,形式为网上问卷。调查对象为28个国家超过36000人。

观察者网发现,中国政府在2017、2018年都在“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里拿到了最高信任度。今年,中国政府的信任度达到91%,为十年来最高。(注:美国39%

1月18日,全球最大独立公关公司爱德曼发布2022年度“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报告。今年的调查是在去年11月1日到24日完成的,形式为网上问卷。调查对象为28个国家超过36000人。

观察者网发现,中国政府在2017、2018年都在“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里拿到了最高信任度。今年,中国政府的信任度达到91%,为十年来最高。(注:美国39%

K
Different World

qwq

18日,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期间举行了有关疫苗公平问题的边会。会上,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发言表示,人们可能永远也无法消灭新冠病毒,这种病毒或将最终成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18日,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视频会议期间举行了有关疫苗公平问题的边会。会上,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发言表示,人们可能永远也无法消灭新冠病毒,这种病毒或将最终成为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站长科技
打破垄断又领先世界十年,水冷变气冷,中国第4代核电技术有多牛
打破垄断又领先世界十年,水冷变气冷,中国第4代核电技术有多牛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与世相逢(瓶邪和世界联动)

“该去给张起灵送药了,这,谁去?”“你去吧,新来的,熟悉一下,练练胆子,免得以后给吓疯。”海流云听见这话,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那三个护士。那个被派去送药的小丫头应该是个大学生,眉眼尚透着青涩,两条乌亮亮的辫子垂在脸侧。听到吓疯这样的字眼,小丫头有些犯怵,大护士拍了拍她的背,“没事,你一定要保持安静,别闹出动静,把药放下就走,不会有事。”小护士还是怕,张嘴想说些什么,海流云这时走过去,问:“怎么了?”大护士瞟了她一眼,倒也不避嫌,劈口道:“张起灵。”海流云来了兴趣,“他很麻烦?”“很麻烦。”海流云就笑,“精神病院不是有义务保护病人隐私吗?”大护士头疼地叹气,“三天两头一闹,早就人尽皆知了,哪儿是什...

“该去给张起灵送药了,这,谁去?”“你去吧,新来的,熟悉一下,练练胆子,免得以后给吓疯。”海流云听见这话,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那三个护士。那个被派去送药的小丫头应该是个大学生,眉眼尚透着青涩,两条乌亮亮的辫子垂在脸侧。听到吓疯这样的字眼,小丫头有些犯怵,大护士拍了拍她的背,“没事,你一定要保持安静,别闹出动静,把药放下就走,不会有事。”小护士还是怕,张嘴想说些什么,海流云这时走过去,问:“怎么了?”大护士瞟了她一眼,倒也不避嫌,劈口道:“张起灵。”海流云来了兴趣,“他很麻烦?”“很麻烦。”海流云就笑,“精神病院不是有义务保护病人隐私吗?”大护士头疼地叹气,“三天两头一闹,早就人尽皆知了,哪儿是什么秘密啊。”

接着,大护士给她讲了一个简短的故事。

在广西巴乃那里有个村子,村子里有个叫阿坤的孤儿,性格孤僻,跟村里人鲜少有走动,后来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时,浑身脏乱得像个野人,举止更像个疯子,逢人就打,实在没办法,才一针麻醉了,打发远远的,塞了钱送到这个精神病院来,诊断书写的是躁郁症,是真是假,无从而知。但是,在提及他的名字时,一直缄默不语的阿坤忽然抬头,野狼般的眸子直刺到人心里去,他很清晰地说:“张起灵。”他叫张起灵。

后来,精神病院被现在的院长接手,张起灵也就一直留了下来,但他病情反复,三五不时就要拆一次病房。甚至有次打断了保安的肋骨,惹得人人自危,生怕哪天撞见他犯病,就见了阎王爷。

“这院里最奇怪的两个病人,一个就是他。”“两个?”海流云挑了挑眉。这另一个人,该不是她要找的人吧?海流云又问:“另一个呢?”“另一个叫吴邪。听说他以前性格比较内向,学习好,又长得好看,结果到了高中那会儿遭了罪,险些给打死,又遭了精神上一些折磨,好好一孩子,中度自闭,重度抑郁……他和张起灵一样,不理人,从没听他说过话,夜里失眠,就盯着窗外,一动不动。”“唉。”海流云叹了口气,不知是松口气,还是叹惋,但她姣好的面容还是透出淡淡的惋惜,“他们……”“嘭!”一声巨响轰然打断海流云的未尽的话语,她一个激灵,就看见大护士脸上惨白如纸,一副极其恐怖的神色,大喊:“张起灵犯病了,快!通知安保部!取麻醉针!”

海流云心里一阵慌乱,犹豫要不要跟去,片刻,咬了咬牙,远远地坠在大队伍尾巴后面。

周围围了一圈人,中心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瞬间扣住冲上前的保安的脖子和肩胛骨,将他的往下压,臂膀往上抬,“咯啦——”“啊!!”保安发出一阵惨叫,张起灵一脚踹在他的膝弯,按住他的后脑勺砰地往墙上猛地一磕,额骨和墙壁碰撞,发出剧烈的声响。他一个扫腿瞬间扫翻身后的两个人,顺势一把拧住麻醉人员的胳膊,往后一拧,另一只手捏碎针管。他倏然抬头看向海流云,海流云心里咯噔一下,被那个眼神吓得窒息,张起灵陡然冲她所在的方向突围,一瞬间掠过她。周围骤起一声惊叫:“天哪!那是吴邪的病房!!!”“快!拦住他!”一大群人慌慌张张拼了命地挤过海流云身旁去追张起灵,而她呆愣地站在原地,片刻,忽然急剧地大口喘气,腰身像煮熟的虾子,慢慢弓起。她轻轻叩住脖子,起了一身白毛汗,那个杀意凛冽的眼神——尽管那个眼神并没有看他,那股杀意也不针对任何人,仍然使她感到有如实质的恐惧。

她咽了咽口水,转身向张起灵的去向小跑起来。张起灵奔跑的速度比他们快得多,一大帮人被他远远甩在身后,他好像已经失去了理智,只知道闷头往前跑,毫不犹豫地冲破了那扇房门。“砰——!”“吱——吱——吱!”房门剧烈摇摆,发出一阵急促的吱呀声,尖利地刺人耳朵。“啊!!!”海流云听见前面的几个人惊叫起来,她赶忙挤上前。张起灵已经冲进了房内,他冲进门时的力量几乎掼裂了门上的钉子,房门猛烈地拍击墙壁,掀起恐怖的震动。

墙壁的震颤传导到立式空调上方的花盆,原本就出露空调机身边缘一半的花盆几乎瞬间失去了平衡,直直冲着坐在床上的人头上砸落。“啊!”“快躲开!!”人群里又是一阵惊叫,海流云也不免跟着叫出声,往屋里横冲直撞的张起灵忽然调整了方向,几乎没有任何缓冲地向吴邪奔去。

完了!海流云的头皮一下子炸开,脱口而出“小心啊!!!”“咚!”“喀——咯啦——”花盆重重砸在张起灵背上,被弹开到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花盆的碎片晃了晃,不动了,病房里的画面似乎被就此定格,如同一张被捕捉的瞬间照片。

“天哪……”海流云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起灵在到达吴邪身边时,不带任何犹豫地把整个身子撑在他身上,完成了一个保护的动作,整个过程片刻不曾停息,完全没有思考的停顿间隙,简直就像——就像野兽的本能。海流云的老公对她是极其好的,两人之间感情很深,但要说在碰见危及性命的极端时刻,当然,她男人一定会保护她,可像这样仿佛刻进基因的强烈保护欲,海流云想,这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

张起灵把吴邪牢牢保护在由他的身体支撑起的小小的空间内,肩胛骨渗出的血液浸渍了衣衫,拳头大小的血布贴在他背上,面积还在扩大。

但他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低头看着吴邪,那双眼睛里独属于野兽的游离的冷漠倏然崩塌,透出一种难言的热度。张起灵眼珠子都黏到吴邪身上了,周遭一片寂静,莫名的氛围在空气中流动。海流云看向吴邪,身形很单薄,背对着他们看着窗外,但他坐立的体态仍然使人看出几分文雅,裸露在外的皮肤呈出剔透的玉白,或许是因为长期待在病房里,不可避免地有些病态白,脖子的曲线很好看。海流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嚯,连男人都不如了。

她还在打量,这时候,一直静坐在那里的那个纤瘦的背影好像突然被清脆的碎裂声唤醒,肩膀很微弱地动了动,随即,慢慢转过头,抬眸望进那双黑漆漆的眼里。他和张起灵的世界线于此刻不可避免地交织了。他们久久地凝望着,一切都安静下来。吴邪的面容如海流云所想,清隽俊逸,即使用秀美来形容都不为过,长长的睫毛在窗外白光下透出朦胧的意味,眼下黛青。睫毛长的人,看别人的时候更显得多情,那双乌润的眼眸,此时正直勾勾地望着张起灵。一千多个日夜踯躅于自我囚笼荒僻孤芜的病患,好像将他世界里的绝对缄默流淌进了困兽眼里深重的躁动不安,那份如骨附蛆的躁郁轻轻地,像春风的唇瓣飘拂而过,被忽而抚平了。

目光交汇,万籁俱空。时空好像突然凝结在那一刻,只余静默。

张起灵安静了下来​,呼吸不由自主地放得很轻很轻,他浑身僵住了,野兽般空泛锐利的黝黑瞳仁微微收缩,似是猛兽蓄势进攻的动作,然而那双黑漆漆的眼里却很细微地透出那么点儿明媚的色彩来,有些微末的,愉快的,欢欣的意味,使得他的眼睛倏然散尽阴翳,一个圆溜溜,轻飘飘,色彩斑斓的泡泡,在阳光下反射的烂漫的光斑,似乎沁入他眼里去了,晶亮亮,明晃晃。

海流云脑海里蓦然划过一个诡异的念头:他像与世界相逢。

这个念头,却不可避免的透出温情和绮丽的色彩。

吴邪的睫毛抖了抖,窗外的白光投落的一小片阴影随着晃了晃,他的眸子透出一股迷蒙的意味来,身子打了两摆,一张白净的小脸儿埋进张起灵胸膛里去,寻了个舒适的位置便不动了。

淡淡的香杂着药苦,钻进张起灵鼻子里。​吴邪清浅的呼吸喷洒在他胸膛上,闷闷的湿热,但不使人感到黏腻。

张起灵两只手撑在吴邪身侧,​一动也不敢动,看着傻不愣登的,他连伸出手抱住吴邪的动作都不去做,只是垂下眼看他小小的发旋。

门外的一干人都陷入沉默,年龄最小的那个护士丫头忍不住捂了捂唇,惊讶地小声​道:“吴邪,这是睡着了?”

张起灵的动作太过小心翼翼,他们也像受了什么影响​,担心搅扰了吴邪的梦乡,悄悄将门虚掩,踮着猫步离开。

海流云想着那个半投半送的拥抱,眯眼笑了笑。

在他们的目光与彼此交错瞬间,世界五彩斑斓,珊珊可爱。

她拨了拨头发,迈步上楼,去找那个,有可能解决他们目前局面的,大作家。​

天光正好

#一闪瞬的碎碎念 关于一些理想

       持久的封锁之下,突然发现,那份对世界的好奇和渴望依然在心底,也许有一天,可以实现转转这个世界的浪漫梦想。我的世界很小,是一座城市的距离,从南边到北边,来来往往,有时候,大多数的时间蜷缩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锁住了身体,唯独思维还是跳跃,幻想还是永存。可是如果人一辈子都只能活在幻想里,不能拥有友情 爱情 各种丰沛的情感,是不是会枯萎呢?年轻的时候吃下些许的苦痛还是值得的,有着年轻的姣好容颜,有着充足的力气和明媚的梦想,如果付出些就能收获不同的人生,去看不一样的风景,是不是就算得上值得。那种关于美...

       持久的封锁之下,突然发现,那份对世界的好奇和渴望依然在心底,也许有一天,可以实现转转这个世界的浪漫梦想。我的世界很小,是一座城市的距离,从南边到北边,来来往往,有时候,大多数的时间蜷缩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锁住了身体,唯独思维还是跳跃,幻想还是永存。可是如果人一辈子都只能活在幻想里,不能拥有友情 爱情 各种丰沛的情感,是不是会枯萎呢?年轻的时候吃下些许的苦痛还是值得的,有着年轻的姣好容颜,有着充足的力气和明媚的梦想,如果付出些就能收获不同的人生,去看不一样的风景,是不是就算得上值得。那种关于美的探索和追寻,永远没有尽头。我还是一个爱表达的人,时间用在了别处,却还是让我在岁月里慢慢沉淀了。读书和旅行,大抵就是我人生的必修课了。哦,对了,还有关于美的一切。

三维地图观世界
袁老对世界贡献有多大?杂交水稻技术被夸大?为啥有人说不好吃
袁老对世界贡献有多大?杂交水稻技术被夸大?为啥有人说不好吃
站长科技
从落后到世界领先,中国研制新型发动机,反超美国成世界领头羊
从落后到世界领先,中国研制新型发动机,反超美国成世界领头羊
压路机来了

关于替身那些事

沙雕的很,自觉避雷


今天主要是采访一下各位替身(第三部和第四部)

问题一:先说一下对自己本体最想说的话吧

白金:我,白金之星,每天勤勤恳恳的为你空条承太郎付出,你让我满口拔牙,画素描,当望远镜、起搏器,甚至扔狗我都一点怨言没有,你居然称这么全能的替身为恶灵,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世界:我虽然是个年轻的替身,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情,时停搬人就算了,dio,你当初为什么要去搬压路机,我是替身,不是拆迁的

法皇:花京院一直都很温柔,对我很好

银战:我以为我波鲁那雷夫已经很不正经了,但是我没想到他会去舔厕所

疯钻:仗助只要不说他的发型就好

轰炸空间:亿泰的脑子不太好使,总是忘记他有...

沙雕的很,自觉避雷


今天主要是采访一下各位替身(第三部和第四部)

问题一:先说一下对自己本体最想说的话吧

白金:我,白金之星,每天勤勤恳恳的为你空条承太郎付出,你让我满口拔牙,画素描,当望远镜、起搏器,甚至扔狗我都一点怨言没有,你居然称这么全能的替身为恶灵,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世界:我虽然是个年轻的替身,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情,时停搬人就算了,dio,你当初为什么要去搬压路机,我是替身,不是拆迁的

法皇:花京院一直都很温柔,对我很好

银战:我以为我波鲁那雷夫已经很不正经了,但是我没想到他会去舔厕所

疯钻:仗助只要不说他的发型就好

轰炸空间:亿泰的脑子不太好使,总是忘记他有替身

回音:S H I T,康一总是紧张,不过我可以教他怎么战斗

问题二:有没有换本体的想法

白金:没有,我还挺喜欢欧拉人的,如果换人了,就不能天天欧拉了

世界:想,非常想

法皇:没有,我很喜欢花京院

银战:没有

疯钻:没,不过我希望仗助不要对发型那么敏感

轰炸空间:虽然亿泰不是很聪明,但我不嫌弃

回音:没有

问题三:问一下各位对白金和承太郎的看法(专指第三部)

世界:可怕,非常可怕,我现在想起白金之星的脸,我的膝盖都隐隐作痛,我……

啊————!

白金:没什么,你继续(世界,卒

法皇:白金之星性格不错,就是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把我的准星打坏了,不过后来承太郎道歉了,我对他们印象很好

银战:印象很好(怕被欧拉)毕竟都是速A

卖鸡小子:是个很不错的替身呢,承太郎也很好,小声哔哔:就是打人很疼

此时一位自称丹的先生闯入片场

钢铁阿丹:各位反派,珍爱生命,远离白金啊!这是我用脸接了三页半欧拉悟出的道理啊!

白金:我看你还想再被欧拉一次

铁蛋:我约了索马里去开罗哒,啊啊啊啊!

恋人,再起不能


很沙雕




科学博士
中国打破外国技术垄断,造出世界一流柴油机,技术超美日德
中国打破外国技术垄断,造出世界一流柴油机,技术超美日德
三维地图说世界
世界上最贵的盐,历经40多天9道工序,最终白色盐变成紫色盐
世界上最贵的盐,历经40多天9道工序,最终白色盐变成紫色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