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世界

21350浏览    5636参与
给未来要写书的自己。
在我笃定的明白这世界运转的方式...

在我笃定的明白这世界运转的方式时,终有不可逆转的时光破碎我还时有寄托的梦。只是破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事可梦。

在我笃定的明白这世界运转的方式时,终有不可逆转的时光破碎我还时有寄托的梦。只是破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事可梦。

Marlboro人间行走

他向着疯狂,如同向着光;他向着死亡,如同向着神。


他向着疯狂,如同向着光;他向着死亡,如同向着神。



泊清

【世界白金】相声

纯沙雕搞笑作品

真的非常ooc

结尾有轻微承仗暗示


白金:众位观众您好!

世界:您好。

白金:今天我啊,给您表演一段单口相声。话说啊……

世界:诶,您等等,等等,我还在这儿呢,怎么就单口相声了?

白金:呦,这儿还有一替身呐?

世界:嘿,什么叫还有一替身,我就一直站这儿好不好?

白金:对不住对不住,今儿太阳光太强了,怕反光,没往您那儿看。

世界:没听说过,您这五A替身,还怕反光?

白金:嘿,这哪儿跟哪儿啊,我五A,可这不还是有视力的嘛?您看您这,金灿灿的,往太阳底下一站,那也就银战还能直视您,别人可都受不了。

世界:诶诶诶,咱可别替身攻击啊,人家银战视力是不好,可是人...

纯沙雕搞笑作品

真的非常ooc

结尾有轻微承仗暗示


白金:众位观众您好!

世界:您好。

白金:今天我啊,给您表演一段单口相声。话说啊……

世界:诶,您等等,等等,我还在这儿呢,怎么就单口相声了?

白金:呦,这儿还有一替身呐?

世界:嘿,什么叫还有一替身,我就一直站这儿好不好?

白金:对不住对不住,今儿太阳光太强了,怕反光,没往您那儿看。

世界:没听说过,您这五A替身,还怕反光?

白金:嘿,这哪儿跟哪儿啊,我五A,可这不还是有视力的嘛?您看您这,金灿灿的,往太阳底下一站,那也就银战还能直视您,别人可都受不了。

世界:诶诶诶,咱可别替身攻击啊,人家银战视力是不好,可是人眼睛大啊。

白金:对,没错,银战眼睛是大,和法皇两个,晚上出门都提心吊胆的。

世界:怎么的?怕掉坑里?

白金:不是,怕让人把眼睛当灯笼摘走了!

世界:嗨,倒也不至于。

世界:哎,这话题扯远了,您还没说您今天来是干啥的呢。

白金:嘿,对对对,您瞅瞅我这记性。我今天啊,主要是想来吐槽一下空条承太郎。

世界:吐槽承太郎?

白金:对,就那个,195大高个,帽子粘在头发上,在衣服里塞垫肩的那个空条承太郎。我今儿个就是来吐槽他的。

世界:承太郎不是挺好的吗?有什么可吐槽的?

白金:嗨,别提了。自从跟了他,我这可就没一天过上好日子。

世界:怎么说?

白金:就说第一次见面吧,你看看别人的替身,像什么法皇银战啥的,那都是,啊,一出现,主人恨不能抱起来亲,至少也是能有个什么唯一的朋友的称呼。我呢?我一出现,又是撒盐又是扔豆子的,感情搁这儿驱鬼呢?

世界:嗨,那不是您出场太吓人了嘛,又是骨折又是捏爆的。

白金:那能怪我吗?那不是他自己想的吗?

世界:是是是,您说的对,但是这误会后来不是解开了吗?

白金:嗨,确实,我心胸宽广,就也没计较那么多。

世界:确实够宽广的。

白金:嘿!往哪儿看呢!心胸宽广,说我这替身大度,懂吗?不是字面理解!

世界:咳,那不是,您这身材好,身材好。

白金:嗨,您抬举,您身材也不差。

世界:行了,咱俩就别在这里吹这个了,您看台下那自由和黄体都快上台了。您接着吐槽吧,除了那恶灵以外呢?

白金:哎,多了去了,就说他拿我都干啥吧,画素描,打鲨鱼,捏心脏,钻木取火,您瞅瞅,这都是什么活儿啊!

世界:嗨,是有点儿过分。

白金:您知道他们都叫我什么嘛?

世界:什么啊?

白金:工具之星!嘿,您说这气不气人?

世界:是够气人的。

白金:更气人的还在后面。

世界:怎么哪?

白金:承太郎他还就默认了!

世界:啊?

白金:您看看他那办公室,小的跟什么似的,不知道的人以为一个海洋博士有多穷呢,其实根本不是那样。

世界:那是?

白金:还不是因为地方小点想拿什么我都够得着!

世界:嚯,这可真够懒的。

白金:可不是吗!而且啊,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世界:还有呐?

白金:那是,多了去了。就说他平时,注意形象,长风衣,尖头鞋,怎么潮怎么来,往街上一走,裤带都得上锁。

世界:这不挺好的吗?

白金:嗨,好什么呀!您不知道吧,他那为了维持形象,仗着自己有替身,笑也让我笑,脸红也让我脸红,上次徐伦一叫爸爸,您猜怎么着?

世界:怎么着?

白金:时停让我跳舞!

世界:嘿,够厉害的。

白金:大伙儿今天就给评评理吧,我好端端的一个替身,啊,英俊潇洒,五A面板,要颜值有颜值,要能力有能力,甚至还有头发,到哪个番里,不得是个偶像担当?结果跟了这么个主人,天天笑的像个反派,一群人在我脸上刷憨憨之星,我不要面子的吗?

世界:您这是积怨已久啊。

白金:那可不,我的话可还多了去了。

世界:哎,您不心胸宽广吗?

白金:嗨,心胸宽广它也架不住这么使唤替身的啊。

世界:得,您今天还有什么想说的,干脆就一并说了吧。

白金:那我可就说了。就说那年在杜王町,他一看见仗助……

场外传来喧闹声,工作人员满头大汗地试图拦住一位穿着白色风衣的男子,但被该男子用“呀卡吗洗”的方式震开。

世界:白金?白金?怎么白金突然去哪了?

世界:哎,承太郎,你来归来,你别把白金收回去啊!

世界:嗨,各位观众,对不住了,今儿的相声就先告一段落,剩下的啊,咱们等承太郎睡了再说。

幼稚鬼

是性转!!

白金时停2秒设定ヽ(。・ω・。)ノ

女孩子真香(*´﹃`*)

是性转!!

白金时停2秒设定ヽ(。・ω・。)ノ

女孩子真香(*´﹃`*)

沈严
画手:@涅奥 ↑我先夸爆了。...

画手:@涅奥 

↑我先夸爆了。

背景:普通莓和世界莓还有帝王莓三个不知道为什么凑在一起打UNO

人物简单介绍↓

普通莓:就原作福葛

世界莓:知道剧情的穿越者但觉醒了the world[所以有点DIO里DIO气的]

帝王莓:和迪亚波罗还有多比欧三人一体的福葛[日常和迪亚波罗斗嘴]

↑世界莓和帝王莓详情见我合集里的文(?)

*最后那格递的是字典。

**字典梗来源于福葛的炼铜老师。

画手:@涅奥 

↑我先夸爆了。

背景:普通莓和世界莓还有帝王莓三个不知道为什么凑在一起打UNO

人物简单介绍↓

普通莓:就原作福葛

世界莓:知道剧情的穿越者但觉醒了the world[所以有点DIO里DIO气的]

帝王莓:和迪亚波罗还有多比欧三人一体的福葛[日常和迪亚波罗斗嘴]

↑世界莓和帝王莓详情见我合集里的文(?)

*最后那格递的是字典。

**字典梗来源于福葛的炼铜老师。

尼菲林人

空中星點 第二章 第五節

  那荒島的男人張開了雙眼,長髮還在風中搖擺,像似秋天的枯枝被風晃過一般。他站起身並提起身前的黑槳向海畔的小船走去,這船船頭沒來由的發著金光,像清晨太陽初昇的陽光一樣刺眼。


  甯漁盤膝坐上發著金光的小船,小船並無人滑動卻向海上駛去,甯漁看著前方的白霧被金光照得漸漸清晰明朗,他鬆開烏黑的槳如從手中掙脫般沒入海中,快速的搖擺,小船因烏槳的擺動快速向前,進入了雷電風雨交加的西海中心。


  甯漁看見被困住的漁夫兩人,將黑槳往他們的方向一拋,槳似箭矢一樣飛了出去,那快速的滑過空氣,滑過白霧在空中發出鏗鏘鏗鏘的響,愈飛愈遠那鏗鏘聲只...

  那荒島的男人張開了雙眼,長髮還在風中搖擺,像似秋天的枯枝被風晃過一般。他站起身並提起身前的黑槳向海畔的小船走去,這船船頭沒來由的發著金光,像清晨太陽初昇的陽光一樣刺眼。


  甯漁盤膝坐上發著金光的小船,小船並無人滑動卻向海上駛去,甯漁看著前方的白霧被金光照得漸漸清晰明朗,他鬆開烏黑的槳如從手中掙脫般沒入海中,快速的搖擺,小船因烏槳的擺動快速向前,進入了雷電風雨交加的西海中心。


  甯漁看見被困住的漁夫兩人,將黑槳往他們的方向一拋,槳似箭矢一樣飛了出去,那快速的滑過空氣,滑過白霧在空中發出鏗鏘鏗鏘的響,愈飛愈遠那鏗鏘聲只剩下嗡嗡嗡如同敲擊實心的鐵石發出沉悶的聲音。


  還置身在浪濤中的老者見遠方有物體朝自己飛來,老者瞇眼定睛仔細的看又再仔細的瞧,他覺得十分疑惑,那到底是什麼,似箭又比箭粗,像似木棍確又發出白色的光芒,那是什麼,老者很不明白,在老者不解的深入疑惑的時候那物體已經飛至老者身前,他怕那不明的物體擊中自己於是往前一接,才知道那是一隻烏黑又同時散著白光的槳。


  還跪在船板上求天地拜四方告諸天神佛的黑髮漁夫,被那隻散著白光的黑槳吸了眼神,他也不知那是什麼神物能如此光芒四射。


  槳掙脫老者長著老繭的手掌,再一次沒入海中快速的滑動,想將他兩人帶離危險的海,可懼的雷電,打在身上會疼痛的風雨,槳也同時發著白光光亮得驅散似白牆的茫茫大霧。

Meredith·Traynor
How come, girl...

How come, girl in the parallel world?


Are we loosing too much to get justice

Or we gained so much that became greedy?

How come, girl in the parallel world?


Are we loosing too much to get justice

Or we gained so much that became greedy?

尼菲林人

空中星點 第二章 第四節

  想殺死人的西海邊隅坐落渺無人煙的一座小島,島上的海畔沙灘盤坐著身著青藍色袍子男人,長髮亂糟糟的飄在空中,雙手平在膝蓋上方,眼皮微微闔上,一動不動的靜靜坐在那裡,任憑風雨再大,白霧再多麼濃烈也一絲不動。


  他的前方放著一柄黑到反出白光的船槳,它材質像似烏鐵煉製,因天下也只有用烏鐵才能有黑到發亮的程度。


  這青藍色袍子的男人就是曾經征服過西海到蠻荒大陸,在海上漂泊數十載以海為生。餓了吃海中的鮮魚龍蝦,渴了捕來腔魚,這魚生於雪山淡水,游入海中成長,魚長三年廻游進雪山產子,因環境所需要體內有囊,裡頭存著雪山的淡水。...


  想殺死人的西海邊隅坐落渺無人煙的一座小島,島上的海畔沙灘盤坐著身著青藍色袍子男人,長髮亂糟糟的飄在空中,雙手平在膝蓋上方,眼皮微微闔上,一動不動的靜靜坐在那裡,任憑風雨再大,白霧再多麼濃烈也一絲不動。


  他的前方放著一柄黑到反出白光的船槳,它材質像似烏鐵煉製,因天下也只有用烏鐵才能有黑到發亮的程度。


  這青藍色袍子的男人就是曾經征服過西海到蠻荒大陸,在海上漂泊數十載以海為生。餓了吃海中的鮮魚龍蝦,渴了捕來腔魚,這魚生於雪山淡水,游入海中成長,魚長三年廻游進雪山產子,因環境所需要體內有囊,裡頭存著雪山的淡水。


  他,是京國眼中的英雄;他,是天下人口中的海俠甯漁。


  此刻的西海更加讓人站不住腳,浪濤如鯊魚般想將他們翻覆,雷電風雨如草原上狂奔的蒼狼一樣撕碎自己的獵物,他倆人則如同樊籠裡的鳥一樣,走是無法走了,更何況是飛呢!現在殺死他們跟到柴房撿一枝枯柴;打開案上的卷軸一樣簡單,有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海上黑髮男人苦苦求天求地的聲音,愈來愈大,愈來愈淒厲,愈來愈怕自己死在海中,愈來愈怕家中老小該餓死了,他的臉開始扭曲哭泣,知道自己準備死在這裡,但他怕,他很怕。


  老者則是坐了下來,因雨實在太過滂沱雙眼只能微微張開,看著自己面前的海,看著伴自己工作一生的小破船,眼神開始柔和起來,似春風一般的看著海看著船。自己做漁夫做了一輩子,小船跟著自己一輩子,大海也伴了自己一輩子,他沒有畏懼,不懼怕死亡,最起碼和自己的兩個伙伴一起,並沒有什麼懼怕之感,只是覺得這一刻十分平靜。

无用良品
大环境可以决定你的自由度,但你...

大环境可以决定你的自由度,但你内心还有一个小环境,那里有你对美好生活的自由裁量权。而这完全在于你的觉悟,在于你对生命、对世界的理解。 

by 熊培云《自由在高处》

大环境可以决定你的自由度,但你内心还有一个小环境,那里有你对美好生活的自由裁量权。而这完全在于你的觉悟,在于你对生命、对世界的理解。 

by 熊培云《自由在高处》

给未来要写书的自己。
梦里的疼痛反复折腾,像隔着浪的...

梦里的疼痛反复折腾,像隔着浪的海,平息又侵袭。你是破浪而行的光波,抵达便覆盖,覆盖即我消落。

梦里的疼痛反复折腾,像隔着浪的海,平息又侵袭。你是破浪而行的光波,抵达便覆盖,覆盖即我消落。

🌈信执ヾ

Chapter 6

这个世界——或者我们把范围放小一点——你周围的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要好一点,比你心目中的理想国要差一点。

它将是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这个世界——或者我们把范围放小一点——你周围的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要好一点,比你心目中的理想国要差一点。

它将是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