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世界女孩

340浏览    16参与
乔木

Mystery of Love

每十个人里就会出现一个同性恋者,边伯贤没有想过,他会是其中的一个。这个社会是开放的,它可以接受一切的可能性。这个社会是拘紧的,它否认一切人们所无法控制的现象。


夜里,噩梦开始不断的循环。


“边伯贤,我喜欢你。”第二十一次的告白。

朴灿烈的无所畏惧倒是把边伯贤衬的软弱不堪。


夜幕里,路灯堪堪的照亮着前方的路,却还是昏暗不清。


水流动的声音随着朴灿烈的“喜欢”一同传入边伯贤的耳朵。


“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

边伯贤直视着对岸的迷离霓虹璀璨,一如既往的答案。


“边伯贤,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可能。”

同样的答案听多了,朴灿烈也没有了以前的恼怒,反倒是平静的...

每十个人里就会出现一个同性恋者,边伯贤没有想过,他会是其中的一个。这个社会是开放的,它可以接受一切的可能性。这个社会是拘紧的,它否认一切人们所无法控制的现象。


夜里,噩梦开始不断的循环。



“边伯贤,我喜欢你。”第二十一次的告白。

朴灿烈的无所畏惧倒是把边伯贤衬的软弱不堪。


夜幕里,路灯堪堪的照亮着前方的路,却还是昏暗不清。


水流动的声音随着朴灿烈的“喜欢”一同传入边伯贤的耳朵。


“你知道的,我们不可能。”

边伯贤直视着对岸的迷离霓虹璀璨,一如既往的答案。


“边伯贤,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可能。”

同样的答案听多了,朴灿烈也没有了以前的恼怒,反倒是平静的反驳。


“朴灿烈,你能承受的了多少。你的自尊心又能为你的喜欢降低到多少。这种喜欢,你又能坚持多久。”

边伯贤像是听到笑话一样,不再逃避他们之间的问题,直白又现实的陈述着残忍的事实。


“边伯贤,你不试怎么知道我不能,不要不相信我,好不好?”

朴灿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顾虑,可朴灿烈跟边伯贤不能是这样的结局。


边伯贤挣扎过的,他败给了现实。


打开家门的边伯贤,迎面而来的是在他柜子最底层的日记本,疼嘛,心里发酸吧。


不被尊重跟认可的感情,被父母辱骂的是他对朴灿烈的情。


变态  神经病  丢人



周末工作的咖啡厅


“我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家儿子,他很优秀,未来的路很长。他还小,情情爱爱这方面他不了解,也希望你不要误会。”朴灿烈母亲目光打量着边伯贤,眼里的轻蔑不加掩饰。


“我跟朴灿烈没有关系,朴太太您不需要这样亲自来说些什么。我跟他不会再联系跟见面,您放心吧。”

无力的扯着笑


“灿烈下个星期就要订婚了,希望你能做到你所说的,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聊的,还有订婚的一些细节需要去处理,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


达到目的的朴母不想多留,在她眼里边伯贤只是个缠着她儿子的“变态”,跟他待的每一秒,她都觉得恶心至极


被自己父母送到了精神病院的第一天


边伯贤被关在病房里,为了防止病人自杀,四周围都被贴了了软垫。纯白色的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一扇通风的窗户,外围也钳了铁围。


压抑的感觉,逼迫着他的神经线,他快要疯了。


第三天,他望着窗外。


乌鸦,原来还有生物愿意呆在这里啊。


果然,压抑的地方,压抑的生物。


黑色。



第五天


他能到出来走动,但有时间限制。


边伯贤在长椅上发愣,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人。


空洞的眼神,面无表情,没有话语。


第七天


边伯贤一样在长椅上发愣,嘴了呢喃着


“他要订婚了。”


天台上


边伯贤坐在围墙边缘上,双腿晃悠着,嘴里哼着歌,他在笑。


他想到了朴灿烈,江边的第一次牵手,回家时朴灿烈单方面的拥抱。


身子往前一倾,没有犹豫,他终于可以解脱了。

我遇见了那个想终其一生的人,在无力的时代,不得善终。


关伯兰麒麟

【灿白】十七岁未成年(一)

商界精英x工具人富二代

(一)一顿火锅

房间不大,十几平米,但格外阴冷。没有窗,老式吊灯在头顶滋滋响。

边伯贤曲着腿瘫在椅子上,纤细的手腕被铐住。他垂着头,发丝遮住小半张脸,一动不动,像具尸体。而在他面前,站着的是几个猛男,一个个身强体壮,胳膊比他大腿粗。边伯贤轻抬眼皮,瞟一眼前面的人,又怯生生地看向地面。过了好久,他才整理好情绪,壮着胆子撒野。

“我最后说一遍。”边伯贤慵懒地坐起身,语气里充斥着疲惫与不耐烦,“小爷我叫边伯贤。还有三个月十八岁。我不认识什么烈哥。”

少年沙哑的声线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没藏住的恐惧顺势而出。

前天晚上,边伯贤如往常般去酒吧。一个拥挤的角落,他失...

商界精英x工具人富二代

(一)一顿火锅


房间不大,十几平米,但格外阴冷。没有窗,老式吊灯在头顶滋滋响。

边伯贤曲着腿瘫在椅子上,纤细的手腕被铐住。他垂着头,发丝遮住小半张脸,一动不动,像具尸体。而在他面前,站着的是几个猛男,一个个身强体壮,胳膊比他大腿粗。边伯贤轻抬眼皮,瞟一眼前面的人,又怯生生地看向地面。过了好久,他才整理好情绪,壮着胆子撒野。

“我最后说一遍。”边伯贤慵懒地坐起身,语气里充斥着疲惫与不耐烦,“小爷我叫边伯贤。还有三个月十八岁。我不认识什么烈哥。”

少年沙哑的声线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没藏住的恐惧顺势而出。


前天晚上,边伯贤如往常般去酒吧。一个拥挤的角落,他失去了知觉。醒来后,他就一直在这间小屋子里。最开始,边伯贤还以为是得罪了谁。但他一想,自己一没睡别人马子,二没和人呛火,整个一社会和平小标兵,何来仇家?

不过经过这几天的观察,这些人似乎还听命于更高的管理。而他们的头儿,除了不给饭,似乎并不想揍他。因此,他有时候敢大胆些,甩几个臭脸,看着那帮壮汉恨的牙痒痒的样子他就想笑。


来揍小爷呀,略略略。


偶然的一次,他听到门口的看守聊天。其中一个说:“烈哥怎么回事,抓这毛头小子还不让揍,就他那贱兮兮的样子,气得我浑身难受……”

烈哥?边伯贤get到这个关键信息。他估计这就是那位神秘大佬。但他并不知道这是谁,在他的社交圈子里,没有人叫“烈”。边伯贤身长了脖子,扯着嗓子喊:“喂!什么烈哥?我不认识叫烈的,你们找错人了!”外面的人用力敲了下铁门,凶神恶煞:“瞎他妈听什么,你他妈要是在外面,老子早把你脑袋拧下来了。”

回到当前时刻,边伯贤肚子里的响儿就没停过。他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前胸贴后背”。边伯贤最烦的就是饿肚子,人活着一辈子,不争一口气,也得蒸锅饭。他没好气的说:“我说,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别回头话没审出来,人先饿死了。我他妈两天没吃饭了,小爷我不做饿死鬼。”

生命安全保障了,稍微得寸进尺一点也是可以的。这两天粒米未粘,边伯贤发誓要报复这位烈哥。他从小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论膈应人,边伯贤是祖宗。

其中一个审问的人出去了,边伯贤又闭上眼,不理人。一会儿,那人回来问:“烈哥问你吃什么。”“火锅,涮肥牛和爆肚儿。”

边伯贤听到铁门关上的声音,微微睁开右眼。房间里的人都走了,从铁门的小窗上能看到门口的看守。此时,边伯贤才彻底放松下来,身体顺着椅背滑下去,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恐惧顺着发凉的后脊扩散至全身。

边伯贤怕吗?怕。他本以为这是什么误会,要找到是另一个同名同姓的倒霉蛋。但对方把他的个人档案脱口而出时,边伯贤瞬间萎了。

所以,在这之后,无论对方问什么,边伯贤都梗着脖子,一口咬定不认识烈哥——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


突然的安静,边伯贤脑子里很乱,耳鸣声犹如脑袋里有个加大马力的电钻运作。许多片段在他脑海里浮现:想他卧室里翻烂的武侠小说,想他年迈的奶奶,想起小区里斑驳的居民楼,还有雨后泥泞的路。

但他最想的,还是那一顿热腾腾的火锅。

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解决温饱问题才是重中之重。再强烈的感情纽带,都不如一顿饱饭来的踏实实在。

边伯贤仿佛都能听到火锅沸腾的声音,口中分泌出唾液。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咬着死皮。就在这时,铁门被推开,发出刺耳的声音,戳破边伯贤的白日梦。

“烈哥要见你。”


我操,小爷我要扑街!


这是边伯贤的第一反应。他感觉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天灵盖都爆开了。但顾不得想太多,下一秒,两个男人粗暴的把他推出房间。

坐上了电梯,边伯贤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天一直都在地下室。电梯的按钮只到5层,身边人按下最高层按钮,电梯缓缓上行。现在,他边伯贤要重见天日了。

他开始后悔,烈哥是不是被惹毛,要亲自动手干掉他。

“我们要干什么去?”

“吃饭。”

“这儿是哪儿?”

“……”

“我们要去哪儿?”

“见烈哥。”

“烈哥是谁?”

“……”

“他是不是要灭口?”

“……”

“我真的不认识烈哥,他找我干什么啊!我不吃饭了!放我回去!”

“……”

边伯贤开始挣扎,他试图甩开扣着他肩膀的手。但在对方眼里,他不过是个扑腾翅膀的小鸡雏。边伯贤猛地翻腾起来,电梯猛烈地震动。几个手下被惹恼了,扬起拳头朝他后背来了一拳。边伯贤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震颤,血都要吐出来了。他大叫了一声,音量没收住,脑子也跟着震颤起来。这一下倒好,边伯贤没劲头折腾了,弯着身子不住地咳嗽起来。

咳了一会儿,边伯贤才有力气直起腰,正打算转身破口大骂,就被往前一推,他下意识稳住身体,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入另一个房间。

那是一个巨大的办公室,干净到几乎看不见的巨大落地窗外,悬挂着一颗圆滚的落日,整片天空犹如泼满了红色油漆。边伯贤的眼睛刺痛,他紧紧闭眼,扭过头,又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直到眼睛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强光,边伯贤才微微眯眼,在仅剩一条小缝的微弱视线中,他看到了一整面墙的酒柜,陈列着形状颜色各异的酒瓶,红木的办公桌与会客桌,繁琐的水晶吊灯,柔软的羊毛地毯,边伯贤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像站在棉花上。

而这一切,都是在边伯贤的脑海里发生的。真实的世界中,除去华丽的装潢,比这一切更耀眼的,是站在落地窗前,西服革履的高挑背影。

“烈哥,人来了。”

房间里充斥着压抑的气息。

窗前的人转身,边伯贤立刻低头闭眼。对面那人见这反应,既不解又好笑。

你在做什么?”是低沉的嗓音,如同巨轮的汽笛轰鸣。

边伯贤紧紧闭着眼,他庆幸自己看过几集香港黑帮片,学到了点保命的技巧。这不叫认怂,这叫保存实力。

“我…知道规矩。不该看的不看。”

“啊?”对面的人跟不上思维,气息竟有些不稳,“什……什么?”

“黑道老大,不能看脸。”

空气凝结了几秒。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爆发的爽朗笑声,使边伯贤彻底懵了。

这不是电影里的套路啊。

“你们这群家伙,对人家做什么了?我……不算黑道,我是生意人。你抬头吧。”

“大佬您不用考验我,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您了,但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哈哈哈哈,你真的好可爱。”又是一阵爽朗的笑,“真的没骗你,别怕。”

边伯贤犹豫了四五秒,缓缓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锃亮的皮鞋。他一点点抬起头,一身服帖的西装,容貌是想象不到的俊朗。剑眉星目,大而明亮的双眸,深深地注视着边伯贤。夕阳在他周身笼罩出金色的光晕,更显得贵气。

边伯贤不得不承认,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好看的人。比女的还好看。

“看,我没骗你吧。”男人翘起二郎腿,坐到沙发上,“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我的火锅呢。”

我的对象是个小话唠

【灿白】劣ⁿ • 质品 scoundrel‥3

○   劣ⁿ • 质品   ○  ᴄʜᴀᴩᴛᴇʀ 3   ○  劣ⁿ • 质品

   不知夏深深深几许。

   边伯贤去到女朋友家里收拾东西。啊不,是前女友家里。好一个贤惠的前女友,边伯贤的东西全堆积在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行李箱里。

   前女友见边伯贤吊儿郎当踏着以往无虑的脚步,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看也看不见的灰。

   “哎,累死我了。收拾你的东西跟手动删QQ好友似的。”

 ...

○   劣ⁿ • 质品   ○  ᴄʜᴀᴩᴛᴇʀ 3   ○  劣ⁿ • 质品





   不知夏深深深几许。





   边伯贤去到女朋友家里收拾东西。啊不,是前女友家里。好一个贤惠的前女友,边伯贤的东西全堆积在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行李箱里。





   前女友见边伯贤吊儿郎当踏着以往无虑的脚步,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看也看不见的灰。





   “哎,累死我了。收拾你的东西跟手动删QQ好友似的。”





   边伯贤还有时间戏谑人家。





   “正好。我的电话你也删一下。”





   前女友翻了个白眼没搭理边伯贤直接走掉。穷光蛋管他要死要活,半毛钱关系她都不肯要。





   边伯贤看着前女友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掉,不忘跟她的背影摆摆手。





   于是,一个人,一只箱,一把纸,顶着夏日烈日光,走在街上。边伯贤一头乱糟糟,蓝色格子衬衫像是没有耐心似的散漫扣上,凡是裤脚沾了灰,抓一把水搓一搓就好了,然而,灰就更加浓了几分。





   边伯贤从来不管形象体不体面,因为他知道,有了钱,什么都体面了。





   边伯贤去到他签下五年合同的垃圾出版社。把之前囤好的一堆底稿拍在桌案上。





   “主编。这个月纸稿总共5万字我写好了。新书最近能出吗?”





   主编捏着眼镜柄子,往鼻梁骨上推了两下,又开始没有尽头的借口了。





   “边伯贤。你又不是东野圭吾,整天写这些悬疑推理小说。群众关注度不高的啊。”





   “人们喜欢的是一种比较感性的文章啊。”





   边伯贤感觉好笑,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朝主编鄙视了两眼。





   “主编。我不是个感性的人啊。”





   “我之前的悬疑小说《血遗》也有很多人买啊。你也不是数钱数得挺乐呵得么。”





   “不就赚了三四万块钱你得瑟什么。你看看我们出版社的招牌,裴秀智出的一本《锁芯》,十万的收入。”





   边伯贤嗤笑,还不是你们给她打的宣传多。





   “垃圾主编。”边伯贤从牙缝里呸出了这四个字。





   这主编,跟他说要出书的事他就整天当作耳边风。要是骂他点什么,这耳朵比狗还精,听得倒是一清二楚,一字不落。





   主编自己动口不动手,叫保安叫得很勤快,直接把边伯贤和东西扔到门口。边伯贤骨子里不服,连地爬起,朝保安身上呸了一口混浊。





   “你也是垃圾。”





   保安动手不动口,直接抄起手上的黑棍往边伯贤的背脊上打去。对于打架这种事,边伯贤还是可以的,直接一脚朝保安的肚上踹。





   可惜少了那么一点狠劲。





   接着又来了几个帮忙的,趁人不注意,黑棍直接敲到边伯贤后脑勺。一下打人顿时没了气力,吃痛地捂头倒地,那几个垃圾保安几脚踩在地上人的肉上。





   该死的是,纸质稿攥在手上在和他们抢的时候,撕裂了。





   该打的打了,踩的也踩了,踹到也踹了。





   “4v1算什么英雄好汉,直接用拳头来PK啊。”





   保安直接甩给他几个硬拳头吃。





   “牙龈血都给你打出来了。”边伯贤放声肆笑,瘫在地上,脸贴着冰冷的地,血迹染红了白齿,也染红了蓝色格子衬衫。





   “神经病。”保安收了手骂了几句进去了。





   边伯贤不住地颤栗着手臂,支撑着地才勉强能坐起来。撂了一把衬衫袖,几处淤青在嫩肉上肿胀着,十分活泼。找了一处公厕洗干净了脸,又重新走着。





   边伯贤坐在公园木椅上,从行李箱里翻出一本光亮犹新的《血遗》和小笔记本。





   边伯贤咬着笔盖,在小笔记本上簌簌罗列着自己知道的几家比较有名的出版社。





   带着唯一的《血遗》和零碎纸稿去找。




   找,你看这个字容易。一直折腾到月黑风高的时候,边伯贤就没力气走了。




   特别有趣的结果,没一个人要。




   “天生我材必有用。”边伯贤只能这么笑笑想想了。




   等到边伯贤捡了几张旧报纸,在路边长椅上铺着准备入睡的时候。冰凉的长椅磕着他的淤青,跟伤口上撒盐一样,只叫疼。边伯贤才不住地开始哭起来,眼泪越流越多,盖在脸上的报纸都被水雾浸湿了,跟泡了牛奶的饼干一样。这时候他的眼泪,星星看不见,月亮看不见,树叶看不见,人们看不见。疼着疼着竟有些好受了,眼泪也流着流着跑到大海里去了。




   边伯贤热衷于每一个入睡的夜晚,可以忘我做梦。




   痛苦可以无条件减少,微笑可以无限度增加。




   梦就是天堂,他总这么认为。




○   劣ⁿ • 质品   ○  ᴄʜᴀᴩᴛᴇʀ 3   ○  劣ⁿ • 质品

  

  

  

  

我的对象是个小话唠

【灿白】劣ⁿ • 质品 scoundrel‥1

○   劣ⁿ • 质品   ○  ᴄʜᴀᴩᴛᴇʀ 1   ○  劣ⁿ • 质品

   “我已经在夜莺门口等你了。”朴灿烈捏着黑色手套,轻轻一扯,骨节分明的手背已经是汗津津的。

   周围一团黑色混沌,远远看,这手就是一块上品和田,模样顶好。

   电话被对头的人挂掉了。

   朴灿烈敢一口咬定,金钟仁在夜店里玩脱了,毕竟,像他这样的纨绔子弟,在杂志圈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

  ...

○   劣ⁿ • 质品   ○  ᴄʜᴀᴩᴛᴇʀ 1   ○  劣ⁿ • 质品




   “我已经在夜莺门口等你了。”朴灿烈捏着黑色手套,轻轻一扯,骨节分明的手背已经是汗津津的。




   周围一团黑色混沌,远远看,这手就是一块上品和田,模样顶好。




   电话被对头的人挂掉了。




   朴灿烈敢一口咬定,金钟仁在夜店里玩脱了,毕竟,像他这样的纨绔子弟,在杂志圈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




   朴灿烈一拳头砸在方向盘上,火气被死死压在肺里。他本人最在行的事情就是,忍。




   以往都是朴灿烈甩臭脸色给那些杂志社的人,哪怕是朴灿烈一个“好”字,都像金子恨不得赶紧镶在牙上。




   可是连一个“好”字都懒得动笔的人,现在却闷在车里等一个A模去给LOYI拍封面。




   朴灿烈松了安全带,头发紧紧贴着座椅,眼睛等着夜莺门口出来的人影。




   是有一个人出来了。




   一双磨破了的皮鞋,迈着醉酒斜步,手里拖着酒瓶。这个人对准瓶口饮下,酒水还没落肚,便呛得不可收拾。这样,脸憋得更红了。扶着店门墙,用拳头拼命捶着胸口。等自己不咳了,好受些了,却又饮一口。




   只是小小一口,便要难受好一阵。




   朴灿烈在车里眯起眼笑,恶醉强酒,这不是明摆着自己为难自己么。




   这人哐啷一声把酒瓶甩在地上,玻璃渣嘣脆散了一地,像是在夏夜里撒了一把雪子。




   醉鬼看着他的杰作隐隐发笑,然后从耳背上取下一只烟,低头打上明亮的火光,在他眼里流光溢彩闪了一会。烟味在口里翻山倒海转一圈之后,才缓缓呼出来被放飞了。




   朴灿烈一直看着这个人,在眼中人被烟味呛出眼泪的时候,他又很不厚道地笑。




   醉鬼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抬眼与朴灿烈对视,才发现这边视眼的样子。车里的这位只是简单付诸一笑,随后收了跳起的嘴角,瞥头自顾冥神。




   朴灿烈的车是白色的,显眼的很。醉鬼踏着无声的步子俞走俞近,淡淡灯光让他的脸毫无保留地向世界抛头露面,生了一张无耻的脸,摆着无耻的笑,向朴灿烈走来。




   车门被打开,外头街市的热气冲掉了车内空调的冷,朴灿烈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




   “喂,出去。”




   醉鬼束紧了安全带,没把朴灿烈这话放进耳朵了。




   “看我是要收钱的。支付方式可以不一样,你家给我住一会就可以抵掉了。”




   “由于最近系统出了问题,自动帮你点了第二个选择。”




   朴灿烈被副驾驶的人给气笑了。今天这一天可真受气呢啊。




   “喂,你谁啊。”




   旁边的人飞过来一张皱不拉几的名片,这家伙原来叫边伯贤,还是个作家。




   朴灿烈一向很喜欢跟文化人打交道,不过真的大跌眼镜,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做正经事的。




   “我凭什么收你啊?”




   边伯贤没答,看样子是睡着了。





   后座的门却被打开了,钻进来的是金钟仁。朴灿烈睨眼看他。




   “开爷。你倒晓得回来了。”




   金钟仁眼里瞅着夜莺门口拿着高跟鞋跑出来的几个靓女人,后座的人把玻璃窗敲得叮当响。




   “朴灿烈把车开走,我几个情妇来砍我了!”




   朴灿烈停着不动手。




   后座的人眼看这些女人要涌过来了,带着求饶的哭腔。




   “我错了朴总。我给你拍一辈子的LOYI封面。”




   马达声轰鸣,车身窜了出去,赛过街灯。金钟仁整齐了衣衫,才发觉副驾上多了一个人。




   “哟,这人挺好看的。朴总,你的啊?”




   金钟仁翻了翻边伯贤的脸,瞧来瞧去,轻抚这副细皮嫩肉的好面相。




   “要我是个女的,他一定是我的备胎。”




   朴灿烈蹙眉打掉金钟仁附在边伯贤脸上的手,把一席毯子扔到边伯贤脸上。竟然不醒。




   “在夜店摸完女人就够了。脏手谁看了都想砍。小心点。”




   金钟仁风流惯了,男人他还真没正经想过,就就算了吧。冷风吹得他不禁吸了吸鼻子。




   朴灿烈在 M STAR 大楼下停车,金钟仁巴不得赶快远离这尊大人物。




   “开爷。明早我要看到成品。”




   “前几天,我封杀了个A模,叫林允儿。跟你同公司的,你晓得吧?”




   直接堵死了金钟仁想要赖账的路。




   “你这副居人之上的脸色该收收了啊。小心我曝光你前女友。”




   朴灿烈不以为然,撇撇嘴,耸耸肩,“随你便咯。”




   毕竟女人这一方面,还是金钟仁比较有料。恰好,朴灿烈和金钟仁,又是多年的好友。




   朴灿烈能曝光给记者与金钟仁有关系的女性,整整能列得和一部电影幕后人员名单一样长。




   再说,他朴灿烈,混进这个圈子,爱的能有几个。





○   劣ⁿ • 质品   ○  ᴄʜᴀᴩᴛᴇʀ 1   ○  劣ⁿ • 质品

  

  

   

   

啵甜是咸咸♡

世界女孩天下第一快乐♡
灿白每分每秒都是真的!
从最近的那个十二月的奇迹同框舞台和油腻应援!到无数个演唱会的绝美牵手!还有世纪拥抱!跨越大哥给你扇扇子!以及明明是啵甜打了鹅王然而鹅王却要教训灿烈👌
还有我最喜欢的系鞋带呜呜呜呜呜系完了以后小啵还晃了晃脚😭😭就好像跟所有人炫耀一样,我好爱😭😭

世界女孩天下第一快乐♡
灿白每分每秒都是真的!
从最近的那个十二月的奇迹同框舞台和油腻应援!到无数个演唱会的绝美牵手!还有世纪拥抱!跨越大哥给你扇扇子!以及明明是啵甜打了鹅王然而鹅王却要教训灿烈👌
还有我最喜欢的系鞋带呜呜呜呜呜系完了以后小啵还晃了晃脚😭😭就好像跟所有人炫耀一样,我好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