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世界晚安

508浏览    45参与
代号松鼠

【预告】世界晚安

  一个小合集,大多都是短篇,都是自己原创的,灵感来源于我的真实生活,可能文笔不好,望见谅

  一个小合集,大多都是短篇,都是自己原创的,灵感来源于我的真实生活,可能文笔不好,望见谅

Aurora

只想安安静静读几年书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生活不是选择是热爱

让过去过去让开始开始

我自渡彼方尚有荣光在

只想安安静静读几年书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生活不是选择是热爱

让过去过去让开始开始

我自渡彼方尚有荣光在

Aurora

亲爱的,唯你是独上荣光

    三月多云的天空下,电车放慢了速度,我让瞬间的宿命论,换上梅花的香馨,在可爱的电车沿线,除了春天禁止入内。--谷川俊太郎《春天》


“尽管没有风,可我觉得池中的月亮都粉碎了。”


“有人自远方来,扣我柴扉,许我桃花。”


    火车的窗帘破了一个洞,我背着全车厢的人,和春天交换秘密。

   走在一条开满桃花的路上,云蒸霞蔚,前途似锦。——季羡林

 “买一件浅色风衣,再买一件喜欢的衬衣,穿着露脚踝的牛仔裤,春风一吹,头发都在开心。”


“暮冬时烤雪,...

    三月多云的天空下,电车放慢了速度,我让瞬间的宿命论,换上梅花的香馨,在可爱的电车沿线,除了春天禁止入内。--谷川俊太郎《春天》


“尽管没有风,可我觉得池中的月亮都粉碎了。”


“有人自远方来,扣我柴扉,许我桃花。”


    火车的窗帘破了一个洞,我背着全车厢的人,和春天交换秘密。

   走在一条开满桃花的路上,云蒸霞蔚,前途似锦。——季羡林

 “买一件浅色风衣,再买一件喜欢的衬衣,穿着露脚踝的牛仔裤,春风一吹,头发都在开心。”


“暮冬时烤雪,迟夏写长信,早春不过一棵树。”




 “在石榴花丛中,那里有光有酒,有石榴花你不来的话,这一切都了无意义你来了的话,这一切也会变得了无意义。”


 明月高悬夜空,眼下是春天,我想起了你,内心是完整的。—— 佩索阿


   你且听这荒唐春秋走来一步步,你且听这风浪永远二十赶朝暮。


   春天里藏了一个可爱的你,像冒泡的汽水,黄昏的落日,和经常趴在窗台上睡懒觉的猫咪。




“青青的野葡萄,淡黄的小月亮,妈妈发愁了,怎么做果酱,我说: 别加糖,在早晨的篱笆上,有一枚甜甜的红太阳。”——顾城

“月亮渐盈的傍晚,厨房里的甜汤雾气氤氲,刀锋碰到案板发出的笃笃声很轻,你从身后抱住我。”


 在春天的日子里,扎上一条红纱巾,到野外的绿草地上,静静地晒太阳,听蚂蚁在石子上行走的声音。


 “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在春天的午后,将三明治、饼干和水果摊在野餐布上,穿着连衣裙和单鞋,就坐在面对湖水的草坪上,跟阳光捉迷藏,和你一下午。”——德卡先生的信箱

   日光嵌进人间四月处城南山茶又是一季花开,七月的风流经万物,作别的六月的野草,夜里明灭的星辰,持续着夏日特有的浪漫。


只要月光高高在上,一切就都来得及。


 像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春天在每个夜晚数她的花朵。--顾城


 晚春里,我是精灵欲飞时驮起蝴蝶的伞,是缀满风车的柳枝,和少女裙摆上绽放的白粉色落日。——惊竹娇





靡梦风染

【54 46 49星期一】

愿所有祝福可化为平凡之路上,乐观活着的动力,相依相随。没有了曾经历史的遭遇,时光淡化了铭记的历史。性质随时代而变化,或是浪漫或是欢呼,或是悲怆,或是惋惜。只有当下的真实是个体存在过的体现。愿一切安好,祥和而温馨。世界晚安!おやすみなさい!@鬼鸩枭 

愿所有祝福可化为平凡之路上,乐观活着的动力,相依相随。没有了曾经历史的遭遇,时光淡化了铭记的历史。性质随时代而变化,或是浪漫或是欢呼,或是悲怆,或是惋惜。只有当下的真实是个体存在过的体现。愿一切安好,祥和而温馨。世界晚安!おやすみなさい!@鬼鸩枭 

煦之

-降落

宇宙小甜文。问逻辑就是河外星系。

送给我的两位小粉丝儿。谢谢你们的回复。

人设致敬PlutoCharon,很浪漫的陪伴。

@昏赋 @努力家牙牙 


Day 1

浩渺的银河沉静且包容,星辰绚烂在深蓝的荧幕中拖曳出道道长芒,孙胜完独自驾驶着飞船向远方航行。


从第一天成为飞行员,已经是六年岁月晃晃而过。当她启程,略过无数美丽之后,旅途便开始漫长了。或者说,是她飞行了太久,久到已经忘了最后的目的地。


少年人常常迫不及待着想去探索未知的奥秘,二十岁的孙胜完也是如此。她恳切地孺慕着宇宙的艰深,并为之着迷。直到二十六岁的她,在幽暗的星系中迷失方向。...

宇宙小甜文。问逻辑就是河外星系。

送给我的两位小粉丝儿。谢谢你们的回复。

人设致敬PlutoCharon,很浪漫的陪伴。

@昏赋 @努力家牙牙 



Day 1

浩渺的银河沉静且包容,星辰绚烂在深蓝的荧幕中拖曳出道道长芒,孙胜完独自驾驶着飞船向远方航行。


从第一天成为飞行员,已经是六年岁月晃晃而过。当她启程,略过无数美丽之后,旅途便开始漫长了。或者说,是她飞行了太久,久到已经忘了最后的目的地。


少年人常常迫不及待着想去探索未知的奥秘,二十岁的孙胜完也是如此。她恳切地孺慕着宇宙的艰深,并为之着迷。直到二十六岁的她,在幽暗的星系中迷失方向。


孙胜完从来没有设置过全自动驾驶模式,没有飞行员不会不珍重自己的飞船,只是她实在难以将信任托付于机械,只有将手柄握在自己手中,她才能难得地感受到安心的实感。


也许是因为那该死的安全感。孙胜完自嘲着。


她将脑袋轻轻靠在飞船的舷窗上,眼前是星球的光影浮动,莫名地长吁了一口气,直到一道陌生的声音传来。


“您好?”


“?!”孙胜完当即坐直了身子,惊惶的眼神投向飞船上方发出声音的喇叭,抿唇顿了顿,确认不是自己的幻听,才缓慢地回复道:“您,您好。”


嗓音因为长久的静声,显得略带沙哑。


“原来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啊。”那道声音像是笑了笑,孙胜完听出对方是个女人,音色清冷,许是轻声讲话的缘故,显得又柔又酥。


“听,听得到的。”孙胜完连忙回道。


“我是Irene。我不知道我来自哪里,但我醒来以后,意识便在这艘飞船上了。”说到这,Irene顿了顿,随后才略带笑意地继续讲道,“我知道你,完妮。我看见那封信了。”


孙胜完霎时间涨红了脸,她好像知道女人说的是什么了。是她亲手制作的,与发小的终身朋友认证书。


写这封信的时候,俩人都还小,一笔一划地在认证人那儿写下了自己的大名。随后又分别写了一封信给对方,而发小对自己的昵称,就是完妮。想来女人是看见了。


“是我。”孙胜完轻轻地应了。


她出发时携带的物品不多,这封信便是其中之一。她印了一份,放进了背包的暗格里。飞行途中偶尔会拿出来看看。


只顾着自己幼时的杰作被对方看了去,孙胜完甚至忘记了去想,对方明明知道自己的大名,却还是喊出亲昵称呼来逗她害羞的理由。


“完妮。”女人似是无意地喊她,“我从苏醒开始,便没有自己的记忆,但冥冥中有莫名的信念。我需要回到我的星球。”


说到这,她停了停,明明只是一缕意识,孙胜完却分明感受到了被柔和眼光眷顾的温暖。


“那么你愿意,将此刻的目的地,设置成我的星球吗?”




Day 2

“所以,你真的不知道你的星球在哪?”孙胜完有气无力地躺在驾驶座上。


随后她听见女人嗓音响起,似乎很无辜的模样:“我都说了,是感觉嘛。”


“哦。”孙胜完面无表情。




Day10

按下了停止运行的按钮,孙胜完将安全带从身上取下,绕到了驾驶舱后面的空间,这是她平日休息的地方。淡蓝色的单人床,床旁只有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本翻开的航行日志。


上前去将航行日志关上,孙胜完这才抬头望向舱顶。尽管知道Irene的意识笼罩着她小飞船的所有角落,孙胜完还是喜欢对着喇叭讲话,较真又可爱。这一点总是让Irene无奈失笑。


“我们现在在一颗矮行星身上,我得下去收集新资源。”她耐心地向Irene解释道,“你可以在船舱里等我回来吗?”


Irene忍不住笑了一声,心想,这小孩未免太乖了些。她明明就只能待在这等她回来,小孩却还是认认真真地询问她的意见。


柔和的暖意弥漫心口,Irene轻声答应道。


“好。”


孙胜完回来的很快。她其实是谨慎纠结的性子,只是一想到Irene还在等自己,连一向困扰她的选择也不是那么重要了,迅速将见到的未知物质放到单肩包里,她就又迈开腿,颠颠地跑回了小飞船。


“跑这么快干嘛?”Irene好笑地嗔了一声,“我又不会把你的飞船偷偷开走。”


孙胜完红了脸,但不肯认输似的强撑着,嘟嘟囔囔着:“我是怕王子来把睡美人劫走。”


“睡美人?你是说我吗?”Irene忍不住笑出声。


“……”孙胜完没再说话了,只是耳廓红了彻底。她甚至想,飞船的恒温系统是不是该修理一下了。


半晌,船舱内都只有机械运作的声音。孙胜完狂跳的心脏逐渐平静下来,似是专注地驾驶着飞船。直到她耳边传来女人好听的声音,有意压低的嗓音,且柔且溺。


“所以,是你吻醒了我吗?”


“……”她瞬间呼吸一窒,手上轻抖。


“!!!”


“孙胜完!好好驾驶啊!!!”


“方向偏了!!要撞上了!!!”




Day 21

“胜完呐。”


“什么?”孙胜完习以为常地答应着,配合着偏过头去。


“你看右舷窗,好美的星云。”


孙胜完听话地看着,然后轻笑了一声,给Irene说:“我们好像离冥王星不远了。”


她见过这片星云的照片,比起平面的不切实际的美丽。实物的确更具有震撼的效力,淡紫的银光波澜,逐渐在虚空中施展,让人瞧着,仿佛连呼吸都慢了下来。


“胜完好像已经飞行了很久,不觉得孤独吗?”


“正因为飞行了太久,所以不会感到孤独了。”


孙胜完随意地拨弄着操作杆,淡淡地回道。空气默了默,她不由自主地捻着衣角,紧张地舔了舔唇,语气却强装镇定道。


“只是。”


“你正在陪着我。”


“我好像。”她的长睫颤了颤。


“以后都无法再重新忍受孤独了。”




Day 29

与往常偶尔会搭几句话的情况不同,今天的Irene似乎格外沉默,孙胜完心中有些疑惑,沉吟了良久,还是担心地询问了。


“Irene?”她试探性地喊到。


“……”没有回应。


是再次沉睡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情?孙胜完心中焦急起来,又紧接着喊了好几声。


这次没过多久,得到了回应。


“……我在。”


她舒了一口气,来不及深思自己如此焦灼的更深层缘由,带有安抚性的语气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我……”女人的语气许些迟疑,显得踌躇不定。


“我似乎能想起来一点记忆了。”


“那很好啊。”孙胜完愣了一下,随后发自内心地笑到。


女人没有回话,孙胜完眨了眨眼,正想再说话,便听见Irene用着和寻常无异的语气说道。


“对啊,太好了。”


“我总算知道我的星球在哪了。”


听着女人语调俏皮的回话,孙胜完强压下心中莫名的惆怅,调试着速度按钮,使飞船以更加迅速的动作向前方驶去。


“请给我指路吧。”


“我一定会安全送你回家的。”




Day 67

“太不好意思了。”裴珠泫坐在副驾驶上,对着她笑,“我家有点远哦。”


孙胜完无奈地瞥了她一眼,又转头专心驾驶飞船。


Irene记忆已经恢复了七八分,通过意识联系到飞船的投影技术,将自己的样貌体征传输到数据库,从而构造出了与真人无异的投影。


裴、珠、泫。孙胜完暗暗在心中默念,Irene告诉她的本名。心中的欢喜活跃得仿佛能雕出朵花来,赠给名字的主人。


“能讲讲你以前的生活吗?”


“我?”裴珠泫懒散地倚在舒适的驾驶座上,正不安分的把玩着孙胜完搭在操作盘上的手腕。孙胜完怕痒,忍不住缩了缩,却被她猛的扣住。


“就那样吧。”她语气慵懒。


“我们的文明很古老,延续了数千年。只是不论是岁月的洗礼,亦或是战争的混乱,王室始终屹立不倒,掌握着莫大权利。即使如今现代技术迅猛发展,王室家族仍然说一不二。”


“那我猜到了。”孙胜完有些得意地接道,“你肯定是皇室的公主殿下。”


“哦?”裴珠泫好笑地偏头看她,“那我要是不是呢?”


“那就成为我一个人的公主殿下。”


“咳。”裴珠泫不自然转开了眼,抬手拨了拨头发,掩住发红的耳尖,“我的确是。”


“我有四个妹妹。”提到妹妹,女人清冷的声线都软了下来,“她们性格各异,很吵,聚在一起就没完没了,常常连正事都不放在心上。”


“但是你们感情很好。”


“你又知道了?”裴珠泫笑偏了头,脑袋抵在孙胜完肩上。


“因为你提到她们的时候,眼神都柔了嘛。”


“我很想她们。”女人的语气陡然低落了下来。


“尽管她们在我的订婚典礼上,实在闹的过分。”


“订婚?!”孙胜完的音调猛的上扬,“你订婚了?”


“嗯?”裴珠泫挑了挑眉,似乎不太明白她反应这么这么大。


孙胜完也发现自己的反应过于激烈,可心尖被攥紧的憋闷实在令人窒息,她想不明白,只好先放在一边不去思考。


“没什么。”她闷闷地回答。


闻言,裴珠泫静静盯了她一会,眼眸深邃。孙胜完莫名觉得背后发冷,她磕磕绊绊地开口:“怎、怎么了吗?”


“你觉得没什么?”裴珠泫神情冷淡,连五官都透着矜贵感,冷白的肤色映在灯光下分外优越。


“?”孙胜完眨了眨眼,以为是激烈的反应冒犯到她了,手忙脚乱地想要表达歉意:“我真的只是没想到,太惊讶了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我,我衷心的祝福你。”


不料她解释的越多,裴珠泫的表情便越冷。见此,孙胜完只好闭了嘴。好嘛,她默默看了一眼自己被裴珠泫攥在手中不放的手腕。


只是有一点点疼而已。




Day 81

垂眸看着导航仪上面越来越近的星球,孙胜完咬着唇,迟疑了一会儿,招呼了一声裴珠泫。


“姐姐,快到你的星球了。”


“嗯。”


自从那天以后,裴珠泫对她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却心安理得地躺在孙胜完的小床上看电子杂志。孙胜完瞧着只觉得好笑,像猫一样。


她没有在意裴珠泫的冷淡,偏头看向舷窗外的星系,轻声讲道。


“我很小的时候就憧憬宇宙,没有人不会被这样强大的美丽所折服。亦或者是我个人的原因,单单向往这样永远探究不到答案的谜题。”


“我知道,从我出发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回不去了。不仅仅是因为我迷失路线,却是因为我心知肚明,我向前走的路途,是奔赴信仰的方向。”


“我没有终点,也甘愿将一生都奉献给茫茫星海。银河的秘密是我心之所向。


孙胜完眨了眨眼,觉得眼圈有些发热。


“我只是想说。”


“以后再也见不到的话,你会想我吗?”


“……”回答孙胜完的是一阵静默,她抬眼去看,操作台显示裴珠泫切断了和飞船的连接,再回头,裴珠泫果然已经不见踪影。叹了口气,孙胜完只觉心中莫名酸涩。




Day 83

昨天就和裴珠泫分别了。


孙胜完兴致缺缺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这种无力的感觉支配了她整个上午,直到桌上属于她的航行日志映入眼帘。


她随手捡了过来,翻了几页。前面很厚的一叠都是她所记录的,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与其说是航行日志,不如说是孙胜完自己分享心情与想法的日记本。


只是,孙胜完翻页的动作顿了顿。自从裴珠泫苏醒后,她便再也没有写过这本日志,因为她所有的心潮澎湃,都有了倾诉的对象。


可是她们已经分别了。孙胜完故作轻松地想到。


让她意外的是,日志的内容有了变化。接在她最后一篇的后面,显然是另外一个人的字迹,内容断断续续的,似乎是想到什么便写上去了。字也小小圆圆的,很可爱。


“星际2020年,3月21日。

我醒来了。在一艘陌生的小飞船里。我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和隐隐约约的印象。我该如何回去。”


“星际2020年,3月31日。

胜完真是很尊重别人的孩子啊。会不经意间让人心颤。”


“星际2020年,4月11日。

这小破孩跟谁学的情话。我没有心动!没有!”


“星际2020年,4月19日。

我想起了。全部,所有,一切都想起来了。我们的国家因为未知行星的突然袭击,所有人民都丧生于母星。我的家人,朋友,无一生还。

只有我,因为体质的特殊性,意识在宇宙中随机飘荡。遇见胜完真是太好了。

不能告诉小孩这件事,她会担心坏的。”


“星际2020年,4月28日。

孙胜完到底明白不明白。

孙胜完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孙胜完你怎么这么笨。”


“星际2020年,4月29日。

我不是喜欢她,我只是想。数百年以后,我会逐渐堙灭成宇宙中的粒子,希望到时候也能足够幸运,幸运到遇见你。”


看到这,孙胜完猛地瞪大眼睛。合上日志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能发现日志后半部分,显然属于裴珠泫的笔记被下载了加密程序。只是这本日志原来就属于孙胜完,裴珠泫设计的程序不过是一层保护膜,在她离开飞船以后,程序便自动解体。


于是孙胜完得以看见这几页字。


她急忙回到了驾驶舱,查看控制界面,却发现经过一天的高速飞行,飞船早已离裴珠泫的星球远的不能再远,况且,她从来没有记录途经路线方向的习惯。


也就是说。


她好像真的,不能再见裴珠泫一面了。


甚至不能告诉她,她没有向谁学习过情话,说给裴珠泫听的每一句话,都是内心恳切的愿望。也不能安慰她,使她面临亲人朋友离去的痛苦时,能稍显平和。


孙胜完垂头丧气地趴在控制台上,耳边突然传来机械的电流声:


“飞行员您好,自动驾驶模式启动。请设置目的地。”


她惊讶地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误触了自动驾驶的开启按钮。沉了沉声音,她小心翼翼地讲道:“目的地是,一天前降落停靠的星球。”


“目的地设置成功,飞船准备返航。”


返航。


孙胜完默默咀嚼着这两个字,尝出几丝甜味来。


“是的,返航。”




Day 85

孙胜完降落的那一天,裴珠泫正躺在中心城堡的瞭望塔上晒太阳。尽管生命迹象全无,但幸于文明千年的积蓄,建筑却是丝毫未损。


没想到到头来,死物永存,活物灰飞烟灭。裴珠泫心情复杂地想着。


然后她便看见一个点从远方飞速袭来,随着愈来愈近的距离,她认出来,俨然是孙胜完的飞船。撑着手肘从躺椅上坐起来,裴珠泫眯着眼打量已经近在眼前的飞船。


舱门打开了,孙胜完探出了脑袋左右看了看,随后看见了裴珠泫,眼睛都亮了起来,舱门直接跳了下来,平稳地落在瞭望塔上。


她动作流畅地向裴珠泫奔去,微风带过衣角。


裴珠泫挑了挑眉,勉强算是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显得不那么惊喜。她淡声道:


“你回来干什么。”


“送你一个礼物。”孙胜完眉梢带着笑意,温柔鲜活的少年气溢了出来。


她将藏在背后的旅行日志递了出来,裴珠泫半信半疑地接过,随意地翻开了一页,只见上面用星辉磨成的笔墨写着一句话,灿烂辉煌。


“你是已知宇宙唯一的秘密。”













-

啰里吧嗦几句:

是我高估了自己...以为自己能很快写完这篇文....

没想到还是拖了两天....






坐着小船去流浪

在磅礴的世界里,做最真实的自己。

明天加油,生活加油,未来加油。

你好啊,旅行中记录的不同夜晚。

晚安~

在磅礴的世界里,做最真实的自己。

明天加油,生活加油,未来加油。

你好啊,旅行中记录的不同夜晚。

晚安~

Ⓜ️!ckey❄️❄️❄️
早点休息就不会乱想很多啦 皮肤...

早点休息就不会乱想很多啦

皮肤也会好好的呢☺️

✩ ɢᵒᵒᵈ ɴⁱᵍʰᵗ ✩🌕ིྀ

早点休息就不会乱想很多啦

皮肤也会好好的呢☺️

✩ ɢᵒᵒᵈ ɴⁱᵍʰᵗ ✩🌕ིྀ

甜甜der发发cy
少年·北京 (Live) - 群星

刘丰!三弦!超棒!用来睡觉的时候听最棒了!推荐!

刘丰!三弦!超棒!用来睡觉的时候听最棒了!推荐!

是怂不是萌

事情很多
有些很烦

只有一件一件解决
还好今天已经处理一件

还剩下....
还剩下挺多好像😂😂


明天居然就周三
这周过太快
感觉什么事情都没做

不能这样
要好好工作


好好工作
敷衍给谁看
逃不过自己难受

事情很多
有些很烦

只有一件一件解决
还好今天已经处理一件

还剩下....
还剩下挺多好像😂😂


明天居然就周三
这周过太快
感觉什么事情都没做

不能这样
要好好工作


好好工作
敷衍给谁看
逃不过自己难受

Island
自己的生活还是灰暗一片呢 还妄...

自己的生活还是灰暗一片呢

还妄想做别人的太阳

怎么就那么傻呢


一切尘埃落定
生活还是会继续

一边写着论文,一边心里忐忐忑忑
一说有什么消息不管是好的坏的就立刻抱着手机看看
一直在心里祈祷十二月千万要有奇迹啊
上帝不会那么残忍的。
结束了,结束了
求求你2017年赶快过去吧
过去就不痛苦了
过去就能在2018年许新的愿望了

希望所有的哥哥们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好好活着就好。

做自己的太阳好吗,不要管我们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做别人的太阳的时候
自己却在黑暗中摸爬滚打

哥哥们
你们痛苦吗

聚光灯下的你们总是这样
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我们看
从来不愿意和我们分享你的痛苦

可是,我们想了解你呀,你的全部呀。
我们想知道你辛不辛苦
我们想知...

自己的生活还是灰暗一片呢

还妄想做别人的太阳

怎么就那么傻呢


一切尘埃落定
生活还是会继续

一边写着论文,一边心里忐忐忑忑
一说有什么消息不管是好的坏的就立刻抱着手机看看
一直在心里祈祷十二月千万要有奇迹啊
上帝不会那么残忍的。
结束了,结束了
求求你2017年赶快过去吧
过去就不痛苦了
过去就能在2018年许新的愿望了

希望所有的哥哥们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好好活着就好。

做自己的太阳好吗,不要管我们了。

不知道多少人,在做别人的太阳的时候
自己却在黑暗中摸爬滚打

哥哥们
你们痛苦吗

聚光灯下的你们总是这样
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我们看
从来不愿意和我们分享你的痛苦

可是,我们想了解你呀,你的全部呀。
我们想知道你辛不辛苦
我们想知道你开不开心

所以,在成为我们的太阳之前,先照亮自己吧

答应我,辛苦了,痛苦了,坚持不下去了
告诉我们
和我们说一声


哥哥要退出了
哥哥累了
就好
千万不要一声不吭的就走啊

就允许你自私这一次哦
枕着星星入睡吧

哥哥啊,辛苦了
别害怕
有我们呢
我们陪着你呢
去做自己喜欢的吧


来世做自己的太阳吧。

浮生茶

ID:陆煌

        这是一条来自大半夜偷偷摸摸出现的圣墓山客户端的消息。
        我已经在淘宝买了两套衣服,还有些零碎的东西,统统寄到学校,到时候代收点一取就好……
        ……虽然也花光了我仅剩的软妹币。
        明天我可能就会饿死街头( •̥́ ˍ •̀ू )
    ...

        这是一条来自大半夜偷偷摸摸出现的圣墓山客户端的消息。
        我已经在淘宝买了两套衣服,还有些零碎的东西,统统寄到学校,到时候代收点一取就好……
        ……虽然也花光了我仅剩的软妹币。
        明天我可能就会饿死街头( •̥́ ˍ •̀ू )
        香菇。
        希望喵带之前我至少能穿一次新衣服……
        跟老妈发微信说我要临时回学校办点事……老妈打过来的电话也被我挂了……
        怎么跟老妈交待她的小棉袄突然变成了一件皮夹克……这事想想就脑壳疼╯▂╰
        寒冷的冬夜中我带着被我挟持的毛毯君一起窝在商场厕所门口的拐角里瑟瑟发抖,估计是没法睡了。
        有家不能回的感觉so酸爽!
        但是躲着也不是个事啊……
        啧,人生还是得直面现实……虽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要不要再睡一觉,说不定醒了就变回去了也不一定→_→
        不管咋样,柝柝,还有媳妇,咱仨明天先见个面吧!
        如果你俩看到了,老地方见!
        饭钱算我借你们的!
        TAT晚安

于子菲
迷路 - 张国荣

你只是把它藏起来了 我猜的没错吧

我哪有不开心

你只是把它藏起来了 我猜的没错吧

我哪有不开心

于子菲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芋头丸子牛奶怪
在普通平常的日子里做个有理想的...

在普通平常的日子里做个有理想的女汉子。

在普通平常的日子里做个有理想的女汉子。

于子菲
世间所有的繁华 都不及你一处温...

世间所有的繁华 都不及你一处温柔乡

世间所有的繁华 都不及你一处温柔乡

于子菲

忘了要说的是什么

天气热得不行 傍晚却忽然起了风

"这个月要坚持住 不用花呗透支一块钱" "吁 鬼才信" 两个你在打架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但大部分时间 理智都败给某一瞬间的冲动 "人老了就是容易冲动啊" 你想 总会用 再不做就来不及啦 错过这一次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了哦 来鞭策自己 好在 冲动之后绝不后悔 也算是仅有的几个优点之一了

周五晚上那一场有点疯狂的骑行 算是难忘的经历了 大概以后想起来 会记得有一瞬间是开怀的吧

你要沉淀 不失望 也不失心 要记得 也要忘记

迷失的人迷失了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我大概还有救吧
或许有...

忘了要说的是什么

天气热得不行 傍晚却忽然起了风

"这个月要坚持住 不用花呗透支一块钱" "吁 鬼才信" 两个你在打架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但大部分时间 理智都败给某一瞬间的冲动 "人老了就是容易冲动啊" 你想 总会用 再不做就来不及啦 错过这一次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了哦 来鞭策自己 好在 冲动之后绝不后悔 也算是仅有的几个优点之一了

周五晚上那一场有点疯狂的骑行 算是难忘的经历了 大概以后想起来 会记得有一瞬间是开怀的吧

你要沉淀 不失望 也不失心 要记得 也要忘记

迷失的人迷失了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我大概还有救吧
或许有酒也可以?

于子菲

出了管庄站地下通道里是长久不变的煮玉米味儿 小三轮上的煮锅冒着热气 这样的天气 煮玉米的确比通道里卖唱的流浪歌手销路更好 男生还在忘情地唱着 有没有人能告诉你 我很爱你 才从出口露出头已经感受到了细密地雨 你撑伞 人依然沉浸在刚刚在看的小说情节里 冰凉的雨丝和风却毫不留情地召你回归现实 你到底是盼着这场雨多一点 还是厌恶多一点呢 午休的时候听到有人踢踏着被水浸透的鞋在楼道里路过你还恶作剧般地怪笑 现在的你同样控制不住了灌进鞋里的雨水 便有些丧气地放弃了挣扎 雨伞早已遮不住四溅地水花 有些狼狈 如此你也只是想 还好昨天没下雨 你是喜欢夏天的 以前不见得喜欢雨 但现在是喜欢的 大概是喜欢那种迷失的...

出了管庄站地下通道里是长久不变的煮玉米味儿 小三轮上的煮锅冒着热气 这样的天气 煮玉米的确比通道里卖唱的流浪歌手销路更好 男生还在忘情地唱着 有没有人能告诉你 我很爱你 才从出口露出头已经感受到了细密地雨 你撑伞 人依然沉浸在刚刚在看的小说情节里 冰凉的雨丝和风却毫不留情地召你回归现实 你到底是盼着这场雨多一点 还是厌恶多一点呢 午休的时候听到有人踢踏着被水浸透的鞋在楼道里路过你还恶作剧般地怪笑 现在的你同样控制不住了灌进鞋里的雨水 便有些丧气地放弃了挣扎 雨伞早已遮不住四溅地水花 有些狼狈 如此你也只是想 还好昨天没下雨 你是喜欢夏天的 以前不见得喜欢雨 但现在是喜欢的 大概是喜欢那种迷失的感觉吧 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这是一到雨天你必然要听的歌 大雨确实让这座城市变得焦虑 马路上的轿车裹挟着泥水飞驰而过 不消片刻便消失在雨幕中 打在地上的水泡被车灯照亮 树下的雨点要比外面更大 打在伞上也更响 啪嗒啪嗒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酸了鼻子 你终究觉得一个人太清苦太寂寞了么 你想着 啊 大雨的夏天 大雨的夏天

于子菲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边拥有 边失去...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

边失去着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

边失去着

于子菲
奇迹 - くるり

晚饭是一块二公斤重的西瓜(吃完之后 体重果然从48公斤跳到了50公斤)

是那种只靠西瓜就可以过完整个夏天的人

残留在记忆里的学生时代的夏天 是徬晚下课回到宿舍坐在阳台的门槛上 捧着一牙西瓜不顾形象地大口大口地吃 瓜皮覆盖了半张脸 汁水沾在鼻梁上 大口的果肉在嘴巴里发出呜啦呜啦的声音 吃完用力抹抹嘴 一脸的餍足 绵长的蝉鸣由远及近 记忆里的夏天
水果店总是能把服务做到极致 比如菠萝切成小块放在塑料盒里 木瓜去籽切割整齐用保鲜膜包起来 西瓜切好还能帮你去皮 但是称重的人问要不要帮忙去皮的时候 我的答案从来都是否定的 好像那样吃到的不是真正的西瓜 也好像 没有暴雨的夏天就算不上夏天一样

傍晚的时...

晚饭是一块二公斤重的西瓜(吃完之后 体重果然从48公斤跳到了50公斤)

是那种只靠西瓜就可以过完整个夏天的人

残留在记忆里的学生时代的夏天 是徬晚下课回到宿舍坐在阳台的门槛上 捧着一牙西瓜不顾形象地大口大口地吃 瓜皮覆盖了半张脸 汁水沾在鼻梁上 大口的果肉在嘴巴里发出呜啦呜啦的声音 吃完用力抹抹嘴 一脸的餍足 绵长的蝉鸣由远及近 记忆里的夏天
水果店总是能把服务做到极致 比如菠萝切成小块放在塑料盒里 木瓜去籽切割整齐用保鲜膜包起来 西瓜切好还能帮你去皮 但是称重的人问要不要帮忙去皮的时候 我的答案从来都是否定的 好像那样吃到的不是真正的西瓜 也好像 没有暴雨的夏天就算不上夏天一样

傍晚的时候在厨房烤燕麦饼干 定时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 隐约听得到窗外的蝉鸣 时间已经过了七点钟 橙色的天光还照在高耸的住宅楼上 葱葱郁郁的树木遮住了一大半的人行道 小花园里坐满了乘凉的人若隐若现 从楼上看出去显得那么小那么小 在一遍遍回忆春天是什么时候过去了的时候 夏天倏忽就到了
两天的周末 也只是在最后这个傍晚才让自己真的忙碌起来 下楼买了牛奶 边准备食材边用沾着面粉的手翻手机里的食谱 然后听着歌等烤箱的的倒计时结束 总是迫不及待地在叮地一声响后立刻拿出烤盘想要尝一尝 然后免不了把舌头烫伤 从小到大在吃这件事上就是猴急脾气 好像不长记性似的 总也改不了
把烤好的饼干晾摆在烤盘里晾起来 收拾好厨房 短暂的周末就到了尾声 第二天就又要开始忙忙碌碌的生活

—————————————————————————
生活啊生活 最近的自己 大概总在对 坚持下去的意义 这个话题避而不谈 出来独立生活 本意是好的 但是自己的自控力的确是差强人意 要早睡觉 要好好吃饭 要把零散的时间拿来画画 学习 看书 写东西 要少玩手机 要过有意义的生活 从来都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的很好 而且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但是 一个人那么孤单地坚持 好像看不到这样下去的意义 还是觉得太寂寞了吧 说不害怕是假的吧 未来的未来 你也说不清楚 你期待让它变成什么什么样子 终究是在逃避 逃避你没有做到 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很快乐这件事

到此为止

明天的早饭是牛奶和燕麦饼 去洗澡了 晚安
—————————————————————————

——唔 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傻诶

——嗯 不是好像 是真傻

于子菲
我们总是一遍又一遍看到对方最狼...

我们总是一遍又一遍看到对方最狼狈的样子,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说,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知道还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我们总是一遍又一遍看到对方最狼狈的样子,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说,这个世界不会好了,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知道还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