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世界的恶意

330浏览    15参与
芙世嫣羽

【錯亂】(六)《堅憶》2<世界的惡意>

距離嫂子敞開心胸和我成為好姐妹自願幫我打聽消息之後,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不知覺中自己連時間都忘了


陽光灑進窗戶 ,照亮了坐在窗邊椅子上的我


每天的陽光越來越強烈明亮,也越加刺痛了我的眼——

以及心


回過神來來才發現已經要準備進入了春天了,離家不遠處在窗戶附近有幾棵櫻花樹正準備綻放展現它的美麗


難得從這幾個月的渾渾噩噩中清醒了點想去門口晒晒太陽,呼吸新鮮空氣,感受一下這多彩世界


緩步走到門口,剛閉上眼準備好好享受這份難得自己想去接受的陽光


但是下一秒————


“這不是那個寡婦嗎?”一位中年婦女非常的訝異


“她不是死了嗎?這麼還在這裡?...


距離嫂子敞開心胸和我成為好姐妹自願幫我打聽消息之後,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不知覺中自己連時間都忘了


陽光灑進窗戶 ,照亮了坐在窗邊椅子上的我


每天的陽光越來越強烈明亮,也越加刺痛了我的眼——

以及心


回過神來來才發現已經要準備進入了春天了,離家不遠處在窗戶附近有幾棵櫻花樹正準備綻放展現它的美麗


難得從這幾個月的渾渾噩噩中清醒了點想去門口晒晒太陽,呼吸新鮮空氣,感受一下這多彩世界


緩步走到門口,剛閉上眼準備好好享受這份難得自己想去接受的陽光


但是下一秒————


“這不是那個寡婦嗎?”一位中年婦女非常的訝異


“她不是死了嗎?這麼還在這裡?”幾個比較年輕的姑娘驚訝道


“見鬼啊啊啊啊啊啊!”幾個女孩看到我被嚇暈了


“唉,你沒聽說嗎?據說她自殺沒死成就整天在家,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也是可憐。”鄰家的婦女對著那第一個開口的婦女說


“年紀輕輕就當寡婦真可惜,反正也沒人要,不如讓我去‘照顧’這美人?”幾個中年大叔面色不善的這麼說


“聽說啊………”瞬間一堆稀稀疏疏的交談聲傳入我的耳中


原本享受太陽的興致沒了,臉色倒是越發的黑暗





我錯了,好像不該對這世界有所期待,它充滿了惡意,隨時都有可能會使人重傷甚至死亡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轉身準備回到那擁有兩個人回憶的家裡




原本交談的人看到後,較年輕的男女和較會察言觀色的人立刻關上談論的嘴巴,有些趕緊離開有些則默默在一旁看戲不嫌事大,而忘我的人交談則更變本加厲



那是一抹優雅美麗又黑暗,燦爛溫柔又恐怖的微笑

在看到那抹微笑時,所有的人不禁打了個冷顫,那強大恐怖的黑色威壓沒有人承受的住,只有少數幾人替她感到難過



真是…

充滿惡意的世界啊…

昭墨_薰风入帝台

【大明王朝1566/阿根视角】管家手册·一

无论是从一个仆人的角度来讲还是从管家的角度来讲,阿根都属于绝对合格的那一类。手脚干净,勤快本分,该明白的都明白,不该明白的也绝对不明白——最后这一点尤为难得。不得不说,当年王家的主母选中他跟随在王用汲身边,算是这位世家贵女的先见之明。

就比方说先前,阿根得了嘱咐只记得乖乖抱起瑱姐儿去给海老爷看,不曾多想个几回一非结亲二非通家这看从何来。再比方说眼下,海老爷亲来看瑱姐儿,阿根得了嘱咐又前一日为绪哥儿准备了与诸位同窗游湖的行囊,也不曾问过海老爷看瑱姐儿将绪哥儿赶走又是个什么道理,很是省了王用汲一番口舌。

他更不知道,自家端肃稳重的小公子吃起味来却是个不容人的。海瑞与王肇绪相处实在是尴尬,面对父...

无论是从一个仆人的角度来讲还是从管家的角度来讲,阿根都属于绝对合格的那一类。手脚干净,勤快本分,该明白的都明白,不该明白的也绝对不明白——最后这一点尤为难得。不得不说,当年王家的主母选中他跟随在王用汲身边,算是这位世家贵女的先见之明。

就比方说先前,阿根得了嘱咐只记得乖乖抱起瑱姐儿去给海老爷看,不曾多想个几回一非结亲二非通家这看从何来。再比方说眼下,海老爷亲来看瑱姐儿,阿根得了嘱咐又前一日为绪哥儿准备了与诸位同窗游湖的行囊,也不曾问过海老爷看瑱姐儿将绪哥儿赶走又是个什么道理,很是省了王用汲一番口舌。

他更不知道,自家端肃稳重的小公子吃起味来却是个不容人的。海瑞与王肇绪相处实在是尴尬,面对父执王肇绪不敢质问他怎么对父亲如此这般,而海瑞又缺乏应对王肇绪这样面上温柔谦恭、内里却是十足十骄矜小公子的经验。一来二去,苦了王用汲,苦了阿根,更苦了襁褓之中就被亲兄长记恨上的瑱姐儿。

来日为瑱姐儿送嫁的,还得是绪哥儿。

王用汲没来得及遮掩脸色,倒让海瑞瞧出一丝端倪。只是海瑞向来不通人情世故,女儿也尚没有长到要考虑添妆与送嫁的年纪就匆匆夭折,是以他还以为是王用汲在为他与绪哥儿之间的僵持担忧,倒很是大度道:“我无碍的——绪哥儿如今不过才十岁么,正是幼童,品性竟如此磊落,实是难得。”

王用汲正列数各家与王肇绪年岁相当的女孩儿,闻言手顿了顿,话再出口就很有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隔岸观火,何其自在。左不过来日是绪哥儿送瑱姐儿出阁。”

海瑞一眼瞥见女儿粉白的小脸,心先软了一软,又一眼瞥见王用汲脸上带了怒气,眼里秋江像是要流出来变作潮水淹没海瑞一般,心下又是一动,自个儿笑了,禁不住伸手揉了揉王用汲的发顶。

“绪哥儿也好,瑱姐儿也罢,总归有我在。”

王用汲也笑了,却是难得的冷笑。

“你替我为绪哥儿择选名门淑女作冢妇?为瑱姐儿早早相看起相熟人家的小郎君?”

海瑞摸摸鼻尖。瑱姐儿出世之后,王用汲气性大了许多,落进他眼里却是说不尽的娇俏,倒像是比原先更动人似的。王用汲看海瑞神情,怒气未消悔意先起,耳颊处兀自红成一片,掩饰般偏头扬声唤道:“阿根!”——一片微红却都落进海瑞眼底。

以上,阿根全然不知。

王肇绪往常在王家上下眼里是第一等温厚稳重人物。王家世代仕宦,却少有幼龄举科第的子弟。王用汲自个儿耽误到近而立年上,王用华科场蹭蹬到了四十一岁才算是勉强如意,他二人的父亲更是晚成。就是王用汲的祖父王鹤翁,中举后看同列的士子,也有“妒他青鬓怜我黄发”之叹——那少年士子倒是国朝数得上名姓的,后来也算是成就一番勋业,暂且按下不表。而王肇绪,天分过人功名在身不说,平日里行事极是稳重,难得是心性温厚,全无骄恣轻狂之态,倒称得上少年老成。王鹤翁数次向王用汲道:“此儿当光吾宗”——称赏风骨却是向着王肇绪去。

阿根却觉得,先前真是失了眼,竟从未看出小公子稳重表皮下深不见底的内里。

“父亲这般说?”

“是。”

“如此,”王肇绪笑了,“我也很该去拜别父亲的。”

 

球璇儿
校园网还能更坑些么!我觉得我以...

校园网还能更坑些么!我觉得我以后要走上省饭钱省饭钱省饭钱……来上网和买衣服以及化妆品的道路了。

家里一个月给我1.5k几乎是不可能的…

校园网还能更坑些么!我觉得我以后要走上省饭钱省饭钱省饭钱……来上网和买衣服以及化妆品的道路了。

家里一个月给我1.5k几乎是不可能的…

冉阿让
热搜第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热搜第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热搜第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的沉默

看到一句话,“ 有些事你永远无法选择也无法抗拒,比如生老病死,比如月有阴晴圆缺,比如爱上一个人。”

我相信存在一些或者很多无法选择也无法抗拒的事,这些事里是否包括感情。为什么你们认为可以控制的感情就不那么珍贵,可以控制的感情就不那么深厚,可以控制的感情就要比不可控的感情低劣。那么你们说的感情是什么,你们会不会有点高估了感情。


看到一句话,“ 有些事你永远无法选择也无法抗拒,比如生老病死,比如月有阴晴圆缺,比如爱上一个人。”

我相信存在一些或者很多无法选择也无法抗拒的事,这些事里是否包括感情。为什么你们认为可以控制的感情就不那么珍贵,可以控制的感情就不那么深厚,可以控制的感情就要比不可控的感情低劣。那么你们说的感情是什么,你们会不会有点高估了感情。


我的脸好痛_(:з)∠)_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nna、

小年

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不要说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愤世嫉俗。


这样的攀比让我觉得生活真的很艰难,


不要让我感觉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


自己这样的不合群,


缺乏的热情,


懒得要死,


零优点。


除了不想要的巴结,


就只想躲起来过自己的生活。

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不要说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愤世嫉俗。


这样的攀比让我觉得生活真的很艰难,


不要让我感觉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


自己这样的不合群,


缺乏的热情,


懒得要死,


零优点。


除了不想要的巴结,


就只想躲起来过自己的生活。


酒子
嗯下午又去沐苜了√边喝奶茶边写...

嗯下午又去沐苜了√边喝奶茶边写作业,然后就看到这个熊被抱来了´∀`然后临走前摸了两下……然后它竟然倒了"(º Д º*)……感受到世界深深的恶意
2014.11.30

嗯下午又去沐苜了√边喝奶茶边写作业,然后就看到这个熊被抱来了´∀`然后临走前摸了两下……然后它竟然倒了"(º Д º*)……感受到世界深深的恶意
2014.11.30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